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好书推荐平台

盛夏晚晴天小说结局:晚晴和津帆两人决定合并集团

发布时间:01-09 阅读: 次

如果不是爱太深,又何以伤到今。

晚晴没有留意到乔眀娇那亮晶晶的眼眸里羡慕的笑容,而是控制了自己流出来泪水的冲动,如果乔津帆需要,她一辈子都陪着他!

飞机的轰鸣声,吵醒了小夏岚,只见得她的小脸上,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眸在看到了面前的人不是妈妈时,忍不住挣扎起来。

“妈妈~”

孩子的呼唤声,如此柔软,让晚晴从沉痛中清醒,伸手就要抱过来她的时候,乔眀娇很是不舍。

“小宝宝,知道我是谁吗?”

乔眀娇居然能够挂着眼泪,笑的那么花枝乱颤,只见得她那明锐的眼眸,眉毛和唇角的弧度,让小夏岚不由好奇的打量着这个漂亮的女人。

而晚晴却隐隐中感觉到了什么,乔眀娇对于夏岚的喜爱,是如此的明显,难道她不怕~

晚晴不敢想,但是却在夏岚一笑的时候心中一动,她的小宝宝,虽然还带着满满的婴儿肥,可是在她笑的时候,眉眼间的神采,像极了一个人。

而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坐在身边的乔眀娇。

晚晴被这个发现怔住,心底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若不是怕吓倒了孩子,她真的想抱住宝贝女儿痛哭一场,复杂的,痛哭的眼泪,不知道该欣慰,还是该伤心,只知道难以克制自己的情绪。“宝宝,我是姑姑哦!”

小夏岚,果然乌黑的眼眸内升起了一丝好奇。

“姑姑?”

娇嫩的声音,吐字清晰,可爱的小手忍不住抓住了晚晴的衣襟,求证似的看着晚晴,小小的人儿,那副模样,急得乔眀娇忍不住催促。

“嫂子,还不告诉她我是谁?不然小宝宝真以为我是狼外婆了!”

乔眀娇着急的说着,晚晴不由笑了起来,眼底里已经波光凛凛。

“宝宝,这是姑姑!”

晚晴抓住夏岚的小手,让她去抓乔眀娇,夏岚还不明白姑姑的含义,但是也没有阻止乔眀娇伸手过来的拥抱,而是乖乖的伸出了手臂,被抱在了乔眀娇怀里时,又眨巴着眼睛,看向了晚晴。“叫姑姑,宝宝~”

晚晴声音有些哽咽,也许是因为幸福,也许是因为需要宣泄,她忍不住想起身痛哭一场。

“姑姑!”

乔眀娇得了这一声姑姑,满脸幸福灿烂,刚才的悲伤已经不见,爽快的答应了一声之后,叭嗒叭嗒在夏岚的小脸上亲了下来。

“宝宝跟着姑姑,妈妈离开一下,要乖!”

夏岚乖乖的点头,又好奇的打量着乔眀娇,晚晴起身去了卫生间,还没有打开卫生间的门,眼泪已经哗啦啦的流了下来,压抑的情绪,难以控制,终于忍不住痛哭出声。

“小姐,您没事吧?”

等着用卫生间的乘客,等了半天,终于见晚晴出来后,看着她两眼通红,好心的问了一句。

“我没事!”

晚晴连忙摇头,带着一种尴尬匆匆逃离的同时,忍不住整了整自己的妆容,不能吓倒了孩子。

而乔眀娇在看到了晚晴这番模样时,却是在她坐定了后,补充了一句:“在孩子刚出生那天,我哥就知道宝宝是自己的女儿了!”.

晚晴没有料到乔眀娇会说的这么直接,等到明白乔眀娇绝非说谎时,脸上有些难以置信。

“以前我不相信爱情,更不认为爱情有什么伟大的地方,简直就是狗屁,今天可以和这个人死去活来,明天可以和那个人山盟海誓,我总觉得人性就是这样,没有谁对谁天长地久,更没有人不顾一切,现在我相信了,爱情,有时候会让人变成圣人,也会让人变成傻瓜,不管你和我哥,都把自己变成了傻瓜,太珍惜这份在一起的幸福,所以不舍得放弃,和那些肉麻的‘我爱你’相比,我想,我更喜欢这样的!”晚晴久久难以说话,她还能说什么,乔津帆终究忠于他们最初的选择,从来不离不弃,跨越生死契阔的遥远,他还愿意在她身边。

他说,无论将来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都不离不弃!

他确实做到了。

而他在等着她也做到。

但是当她想做到,愿意做到的时候,他还知道吗?

想到了这里泪腺难以控制,而夏岚在乔眀娇的提醒下,早已伸出了手臂,喊了一声妈妈,把晚晴的泪水又活活的给逼了回去。

“别这么难受,不然我哥知道了,又要心疼,会怪我的!”

乔眀娇终于忍不住安慰晚晴,而晚晴看了她一眼,忍不住堵了一句:

“他会知道吗?”

一个昏迷不醒的人,会知道吗?晚晴看着乔眀娇的脸,淡淡的疑惑,乔眀娇的情绪变化真快。

“本来是住医院的,奶奶说那边不适合哥苏醒,所以呢,住在那边的度假村!”

乔眀娇下了飞机后,如此解释着,晚晴抱着夏岚,因为急切要见乔津帆的心,而忽略了乔眀娇说这话时,眼神里的狡黠。

日式的别墅,有一种回到了古代的感觉,虽然是冬天,但是这里却很美,四季常青的植物,玻璃温室里的花朵,长长的走廊,斜斜的小道,此处诗情画意,多了一份柔美而恬静的味道。夏岚抱着晚晴的脖子,四处看着周围的一切,好奇的眼珠子乌溜溜的,直到她喊了一声:

“爸爸~”

晚晴一紧,她从会说话时就会喊爸爸,肯定是她不在的时候,英姐教的,现在突然间喊了一声爸爸,让晚晴心头一恫,忍不住看了一眼夏岚,却见得小家伙乌溜溜的眼珠子,盯着她后方的位置,手指还指了指~晚晴忍不住向后面看去,但是后面除了随风微微摆动的花草,哪里有乔津帆的影子,有那么一刻,她真希望有一个惊喜,乔津帆已经醒来了,该多好。

但是如果乔津帆醒来了,

如果乔津帆醒来了,她还会像飞机上那么坚定的要陪他一辈子吗?这个念头在脑海里一晃,没敢继续想下去。

是啊,她渴望留在乔津帆身边,是以为他做一些什么的愿景,却不是贪婪的留恋他的温柔。

“到了,就在这间房子里,进去看看吧!”

走了许久,终于在走廊的尽头,停了下来。

“宝宝给我,你进去看看吧!”

乔眀娇看着打着呵欠的夏岚,伸手就要抱走,晚晴略微迟疑,还是把孩子交给了乔眀娇。

她怕自己看到了乔津帆昏迷不醒的样子会哭,怕吓倒了夏岚,所以才放弃带夏岚进去。

打开了房门,晚晴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躺在了床上的人,已经被乔眀娇推了一把,带上了门。

晚晴有些不太敢走,躺在床上的乔津帆看起来没有什么异样,但是他那平静而安详的样子,以及旁边放着的医疗诊断设备,让她的心底里异常的紧张。

几年不见,他显得更成熟了,脸庞更清俊了些,整个人都有些冷冷淡淡的感觉。

“津帆~”

晚晴喊了一声,已经压抑不住情绪,一路上已经哭了太多,可是看到乔津帆就这么躺着,还是忍不住再度泪眼婆娑起来。

伸手想去摸他,可是停留在半空,没有足够的勇气,最后只得抓住他平摊在被子外面的手,忍不住的摩挲。

还好,他还是有着体温的,没有就那么无声无息在她的生命中消失,不然她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晚晴任由泪水流在了乔津帆的掌心,如获至宝一般的珍惜着。

“津帆,醒一醒!”

抬头看着纹丝不动的面庞,除了眉心似乎多了一点儿什么一般,仍旧是僵直不动。

伸手抚向了他的眉心,带着温柔与期待:

“醒一醒,你睡着了,我和宝宝怎么办,和我们的女儿怎么办?”

晚晴说到了这里,泪水更是汹涌,原来最伤心的最绝望的时候,也不曾这么的脆弱,就像是胸口放了压力水泵,每说一句话,喘口气,都疼的想哭,因为乔津帆就这么躺着,不再有半份动静。“是我错了,不该自私的逃离,不该明知道你痛苦,还以为这是最好的处理方式,还以为只要离开你,你就可以幸福!”

他依然不动,就像是这世上的一切再与他无关,就像是夏晚晴或生或死,或爱或恨,都与他无关,这种感觉,让晚晴惊惧,乔津帆是她心底里最温暖,最值得依赖的力量,这种突然间想抓,却抓不到的感觉,让她心痛不已。但这样的乔津帆,她不忍心再离开,当他不能够给她温暖,必须去面临外面的风风雨雨时,她却选择留在他身边,这就是夏晚晴的爱。

“乔津帆,谁说过不离不弃的呢?无论生老病死,都要在一起的呢?”

没有十年八年,没有一世安然,他给她短暂的幸福,她已经满足。

“我会陪着你!”

晚晴抽泣着,将脸贴在他的手心里,如此承诺着,眼泪落下时,她是如此的揪心,直到那只贴着她脸颊的大手,轻轻抚摸了她眼角的泪,晚晴才赫然清醒,有些难以相信。

乔津帆的眸子,明亮,清澈,却不是温柔与关切,只是那么静静的看着她,看着她的错愕,看着她的了然,看着她的试图逃离。狠狠抓住,晚晴才知道这一切不过是个圈套,而乔津帆是要她亲自承认自己的感情,再也无处可逃.扣紧的手被狠狠一拉,晚晴的身子就跌入了大床上,熟悉的气息,萦绕在她的鼻翼里,久远到怀念。

乔津帆依旧没有温柔,没有关切,清澈的眸子,犹如第一眼见到他时那样,那么理性,那么淡然,那么让晚晴感觉到陌生,陌生的让晚晴终于明白,他在生气。

气她那么转身便走,气她那样天涯海角永不回头。

唇角抿紧的弧度,让晚晴有些惶恐,乔津帆好好的,没有事,她不由放心下来,原本难受的脸上,不自觉的泄露了这份放心,挣扎着想起身,却被乔津帆那淡淡清冷的声音给阻止。“夏晚晴,这一次还想逃吗?”

乔津帆眼波之中终于波澜起伏,隐忍的怒火熊熊的燃烧起来,清雅的脸上,多了一份晚晴所不熟知的威胁的意味。

“津帆!”

晚晴有些紧张,不知道如何解释,这个时候乔津帆发火是正常的,乔津帆生气是正常,乔津帆有任何情绪,都是可以理解的。

她的脸上有愧疚到理解,就像是当初发现了靖嫒回来时,他的彷徨和受伤时一样,她是理解的!

而这种深情,恰是最有力的武器,乔津帆抓紧了晚晴的手,久久的看着她,再也没有办法说出来残忍的话。

“三年了,调整过来了吗?”

最后,轻轻一叹息,吐出来的却是这一句,晚晴身心一紧,看着乔津帆眉眼里,不经意泄露的温柔和心疼,眼泪猝然滑落。

“我恨你!”

咬牙切齿三个字,晚晴却像是一个负气别扭的孩子,别开脸,不愿意看乔津帆,恨他傻,恨他笨,恨他痴,恨他看不开,恨他忘不掉!

“可是,我爱你!”

声音低哑,如同梵音敲入了僧人的耳鼓,渡她羽化飞仙,柔软的唇,吻去了她脸颊的泪,一颗,一颗,数尽了心里。

如此挚爱,如何放手,如此之恨,何其情深。

“姑姑,我要找妈妈~”

门缝里,小女孩的声音,稚嫩而清晰,床上入定的二人霍然有了知觉,大眼睛的美女抱着小宝宝,一脸无辜,那么肆无忌惮的看着房内的一切。

―――分割线―――

K市,临近市郊的香山花苑,一座略微古典的别墅,上下两层,古香古色,有着别样的风情,楼下客厅里,一个女人,正在系着围裙忙碌不已,略显英气的脸蛋上,一双小燕子似的大眼睛,即使没有转动,也是会说话一般。收拾好地上的残局,她又看了看二楼房门,眼底里微微的闪过了一抹无奈和苦涩。

一道声音打破了她微微发怔的表情。

“怎么样,我哥今天又没出书房?”

莫凌天看着书房关紧的门,又看着眼前的特级护理,有些担心的询问着。

“我觉得应该给他看一下心理医生,或者找到症结,对症下药,如果不根治了他的心病,即使他出了书房的门,也没有什么用!”

乐琴眼睛微微一转,冷静认真的分析着,莫凌燕更是不由叹息了一声。

二楼书房,书桌前坐着一个英俊冷漠的男人,唇角微微抿紧,目光如冰,似是没有直觉一般,他看着电脑,已经发怔了许久。

电脑的Msn上,传达着最新的消息:

“夏晚晴和她的女儿回来了!”

盛夏晚晴天小说结局:晚晴和津帆两人决定合并集团
盛夏晚晴天小说结局:晚晴和津帆两人决定合并集团

急诊室门口短暂的平静,莱凤仪尖叫一声,身子一软,直接晕倒在地,晚晴有些麻木的接受着这个事实.莱雪死了!刚刚还在试图将她送入地狱的女人,就这么没了!这个将

一本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footfetishoffice.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