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好书推荐平台

京门风月小说结局:谢芳华早产,南秦打败北齐

发布时间:01-08 阅读: 次

北齐王闻言笑了,“你放心,朕会派人将他安排好,于北齐,他这些日子也是有功之人。你不放心的应该是国舅吧?所谓,虎毒不食子。”顿了顿,他道,“更何况,言宸有自己的人,他的人十分忠心护主,会照看好他,不会让他出事儿的。”

齐云雪点点头,北齐王叫过身边的老太监,对他吩咐,“你去安排,送小国舅回玉家。”

“是。”老太监下去了。

傍晚,齐云雪派出去的人回来了,禀告,“回公主,断尾岭……”那人顿了顿,一脸沉痛,“确实如探子所报,全军覆没。”

齐云雪手中的茶盏“啪”地脱手而落,摔到了地上,一碎数瓣。那人看着她,不敢再言声,垂首而立。营帐内,十分的安静,安静到,几乎听不到任何人的呼吸声。营帐外,也十分的安静,安静到,几乎全营的士兵,都没有任何的声响。

齐云雪如木人一般地坐在桌前,浑身似乎被冻僵了,从杯子脱手后,便那样坐着。若说不相信北齐的探子来报,那么,她此时,如何还能不相信自己的人来报?雪城的十万雄兵,真的就这样全军覆没了?秦钰到底用了什么办法?

雪城威名震震的十万雄兵啊!曾几何时,这十万雄兵,威震天下!如今,被她带出来,这刚几日?她不在,便出师未捷了?她一时间,大脑嗡嗡地响,几乎要将耳膜炸裂。过了许久、许久,齐云雪才僵硬地开口,“怎么回事儿?如实禀来?”

“回公主,据说,是南秦的谢墨含带领了谢芳华私下养的五万兵马与郑孝扬带领的秦钰私养的五万兵马,制定了周密的计划,在断尾岭上游的水源之地做了手脚,联合绞杀了雪城的十万兵马。”那人道,“断尾岭断骨残骸,满目苍夷。粮草器械,均被南秦收缴。就在北齐王攻渔人关的当日夜。”

“好个秦钰!”齐云雪挥手打在了桌案上,桌案顿时四分五裂,她声音如地狱里来的鬼魅,“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营帐内发生震天响的动静,惊动了不远处中军帐的北齐王。他闻声问,“去问问,出了什么事儿?”

“是。”有人立即前往齐云雪的营帐询问。

不多时,那人回去禀告,脸色发白,“回皇上,据说,公主派出去打探的人回来了,说是果然如探子所报,雪城兵马,全军覆没。”

北齐王闻言,一时间也惊骇住了。任谁也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是真的,雪城的十万兵马,就这样全军覆没了!这怎么可能?秦钰是怎么做到的?谢墨含和郑孝扬是怎么做到了?

在北齐王身旁的齐言轻也惊住了,南秦竟然一夜之间覆灭了雪城的十万兵马?这么悄无声息地斩断了北齐的臂膀?小舅舅又中毒昏迷不醒长睡不起被送回了玉家,如今的北齐,还拿什么来对付南秦?

他一时间也不能接受,脸色发白地看着北齐王。北齐王也陷入了长久的沉默。禀告的人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过了许久,北齐王揉揉眉心,靠着软榻,闭上了眼睛。

齐言轻站起身,“我去找小姑姑!”

“站住!”北齐王喝止住他,“如今她正在气头上,恨不得杀人,你现在去撞她的刀口做什么?回来。”

“父王!”齐言轻看着北齐王,“如今我们怎么办?北齐怎么办?雪城兵马全军覆没了,我们指望不上了。秦钰定然不会善罢甘休就此罢手。那我们北齐的江山……”

“让朕想想。”北齐王疲惫地道。齐言轻闻言住了口,又慢慢地走回来,坐在椅子上。

入夜,北齐王道,“如今她应该冷静了下来,你去将她喊来,我们重新商议。”

齐言轻立即站起身,出了中军帐,去喊齐云雪。齐云雪已经恢复常态,见齐言轻来请,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地到了中军帐。

转日,雪城十万兵马被南秦全军覆没的消息慢慢地传散开来。同时,谢墨含身死,秦钰借机杀人的消息,也如火如荼地传遍了南秦和北齐。

南秦京城,听闻消息,朝野哗然,百姓们更是如预料一般地炸开了锅。与此同时,李沐清收到了谢墨含的亲笔手书。他读罢手书,英亲王、左相、永康侯等人早已经坐不住,找到了右相府。

李沐清暗暗叹了一口气,不待众人开口,便将谢墨含传回的手书递了过去。众人依次传着看罢,这才稳住了惊骇慌乱。

永康侯大骂,“北齐那边放出这样的消息,就是想要我们国内动乱,其心可诛。”

“不错。”李沐清点头,“所以,接下来就靠众位大人和我同舟共济,稳住国内的局势了。”

众人齐齐点了点头。

李沐清发布了安民告示,义正言辞地批判了北齐造谣生事,谢侯爷在边境十分安好,且与皇上和初迟义结金兰。安抚百姓们稍安勿躁。

告示在第一时间,由无数快马,发往了各州县。一日之间,南秦各地,都贴满了安民告示。百姓们惶惶的心一时间被安抚了下来。连李大人都如此说了,那么,谢侯爷真的无事儿了。北齐一直以来,善于对南秦制造混乱,所以,基于前因,百姓们的躁动情绪很快就消退了下去。

朝中满朝文武,也是真正地见识到了李沐清雷厉风行的手腕,纷纷称赞。安排好了朝中的一切事宜,李沐清亲自去了一趟忠勇侯府,将谢墨含的手书让老侯爷过目。

老侯爷笑着摆摆手,“我的孙子不会轻易死的,他手书中毕竟言谈了国事,我已经久不过问国事了,能帮的忙也不多,就不必看了。”

李沐清闻言笑着收起了手书,坐了片刻,离开了忠勇侯府。他走后,老侯爷对谢凤道,“凤儿啊,你想明白了没有?”

“爹,想明白什么?”谢凤问。

“北齐必败。”老侯爷道,“秦钰、秦铮、李沐清、燕亭,还有含儿,这些孩子,都是我看着长大的。他们拧成一根绳,天下就没有能斩断的剑。”

“所以呢?”谢凤问。

“所以啊,北齐王,受不受得住成王败寇的下场。”老侯爷道。

谢凤一时沉默,老侯爷看着她,苍老地道,“我可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谢凤起身,站到老侯爷伸手,伸手给他揉按肩膀,轻声说,“您放心,除了您,我还有两个孩子,还未娶妻。若是他受不住成王败寇,那么,我就亲手葬了他。若是他受得住,那么,女儿还是他的人。”

老侯爷点点头,拍了拍她的手,父女俩再不多言。英亲王府内,英亲王妃听闻了外面的消息,也吓了一跳,英亲王回来后,说了谢墨含的亲笔手书,她这心才踏实了,又问,“有没有铮哥儿和华丫头的消息?”

英亲王摇头,“信中没提到。”

“这两个孩子,怎么一点儿消息也不往回传!”英亲王妃忧心地道,“何况华丫头肚子里还怀着孩子。我这心啊,一直提着,万一真出个好歹来,我可怎么办?”

英亲王拍拍她,“所谓吉人自有天相,你别杞人忧天了。”

“我怎么能不忧天?”英亲王妃看着他,“我不管,我就要去边境一趟,不见到他们,我不放心。”

“边境在打仗,你去凑什么乱?”英亲王摇头不赞同。

英亲王妃顿时拿着帕子哭了起来,“我这些日子,总是做噩梦,我就生怕,我再不去边境,再见不到他们,以后恐怕就见不得了。我十月怀胎生的儿子,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儿子,还有好不容易娶的媳妇,还有未见面的孙子……”

“你……”英亲王看着她,无奈地道,“你哭什么?以前不见你哭,最近怎么说着说着就爱哭。”

“铮儿若是出事儿,你还有一个儿子。可是我呢?我还有什么?”英亲王妃哭得更厉害了。

英亲王一噎,看着英亲王妃,一时间,脸色十分难看,“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英亲王妃不再说话,哭得更伤心了些。英亲王一时又是心急,又是心疼,片刻后,咬牙道,“好,我答应你,让你去边境。”

“真的?”英亲王妃立即拿掉帕子,看着他。

“你整日里这么哭闹下去,我也受不住。”英亲王看着她道,“我陪你一起去。你别再说什么我还有儿子,你再没有儿子的话了。浩儿已经改了许多毛病,如今不同以前了,对你也孝顺了,你这话若是让他听到,心里也不是滋味。”

英亲王妃抽着鼻子道,“这孩子是出息不少,可是我的儿子我怎么能不要?”

“没不让你要。稍后,我去找李沐清一趟,再与左相和永康侯交代一些事情,京中的诸事,以后就让他们多担待些。我陪你去边境。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英亲王道,“你收拾一下,明日我们就启程。”

“还收拾什么啊?今日我们就启程,这天还早着呢。”英亲王妃道。

“也罢,听你的”,英亲王点头。英亲王妃见他答应,连忙止了泪,催促他快去。英亲王连连叹息,出了英亲王府。

春兰走过来,悄声说,“王妃,王爷这些日子心里也不好受,也是担心小王爷、小王妃和小少爷的,只是不表露出来罢了。如今也坐不住了。”

英亲王妃点点头,哼道,“他就是嘴硬。”,话落,道,“你快去收拾,轻装简行”,春兰应声,连忙去了。

李沐清对于英亲王妃这些日子急得坐不住闹着要前往边境之事有所耳闻,如今见英亲王来与他商议交代朝中的事情,笑着点了点头,道,“除了王爷和王妃自己带的护卫,我另外再安排一队人马送您二人去边境。京中的事情王爷就不必挂怀了。见到秦铮兄和芳华后,就说沐清在京中等着他们回来,别忘了约定。”

英亲王点了点头。左相和永康侯听闻后也是赞同,对英亲王道,“王爷路上小心,尽管去边境,京中有我们!”

英亲王回到王府后,英亲王妃已经收拾好了行囊,马车已经备好,等在了王府门口。李沐清派的一队人马也已经在王府门口齐集,领兵的人是程铭和宋方,跟随二人一起的,还有秦倾。

英亲王没想到准备得这么快,看向英亲王妃。英亲王妃催促他,“你的一应所用,我都给你收拾好了,若再没别的事儿,快走吧。”

英亲王看向程铭、宋方、秦倾三人。

程铭和宋方给英亲王见礼,齐齐笑着说,“京中方圆千里内的粮草军饷已经被我们搜刮空了。我们在京中,也再帮不上什么忙了,听闻王爷和王妃要前去边境,沐清兄派人知会了我们,我们正好有此意,便随同王爷一起了,看看路上,还有什么粮草军饷可收。”

英亲王点点头,“辛苦你们了。”

秦铮道,“大伯父,四哥和秦铮哥哥都在边境为南秦出力,京中有李沐清,我在京中,也帮不上多少忙,不如跟着去边境。我总归是秦家的子孙,不能哥哥们在前线打仗,我却在后方享福。”

英亲王问,“太妃可知道?”

“太妃知道,我已经禀明太妃了,太妃也同意。”秦倾道。

“好孩子!”英亲王拍拍他肩膀,“儿女私情,不是什么天大的事儿,男儿有志,当保家护国。跟着去吧。”

秦倾重重地点了点头。秦浩携着卢雪莹,前来门口送英亲王和英亲王妃。

“父王和母妃路上要多加小心。”秦浩道。

卢雪莹拉着英亲王妃的手,“母妃见到二弟和芳华妹妹替我问好,就说我和大公子等着他们回京。落梅居我会帮忙照看。”

英亲王妃点点头,欣慰地拍拍她的手,“王府就交给你和浩儿照看了。”

“母妃放心,孩儿一定好好照看。您和父王、二弟、弟妹也早些回来。”卢雪莹道。

英亲王笑着点头,拍拍秦浩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你除了是英亲王府的长子,还是秦氏的子孙。凡事,有可为,有可不为。大丈夫,生于父母,立于天地。浩儿,别让我失望。”

秦浩动容,“父王放心,孩儿一定守好英亲王府,协助李大人护好京城,稳住朝纲。等皇上凯旋,等父王、母妃、二弟、弟妹,还有小侄子早些回京。”

英亲王欣慰地点点头,上了马车。队伍启程,离开了英亲王府。秦浩和卢雪莹站在门口,目送着队伍走远。

秦浩低声说,“以前,我一直怨天不公,恼恨自己出身不如二弟。后来,娶了你,经历了一些事情,我渐渐明白了。这些年,二弟对我这个兄长,其实一直是纵容和包容的。王妃也对我宽容。父王更是用心良苦。”

京门风月小说结局:谢芳华早产,南秦打败北齐
京门风月小说结局:谢芳华早产,南秦打败北齐

一日后,齐云雪绕过渔人关到了玉霞坡,北齐王和齐言轻听闻她来到,都匆匆迎了出去。齐云雪看了北齐王和齐言轻一眼,脸色沉冷,不待二人说话,也不给北齐王见礼,

一本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footfetishoffice.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