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京门风月小说结局:谢芳华早产,南秦打败北齐

发布时间:01-08 阅读: 次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谢墨含点头。

“按理说,他和齐云雪,兄妹相认,理该相护。如今却这般,隐瞒齐云雪,是为何?”秦钰看着谢墨含,“子归亲眼见了他,可解了疑惑?”

谢云澜想了想道,“虽然他如换了个人一般,除了谈此事,再未谈及其它,十分寡言。但我却觉得,凭他如今的能力和本事,哪怕在我们周密的部署,已经绞杀雪城两万兵马的情形下,应该,也能扭转局势,若是硬拼,就算绞了雪城兵马,我们这十万兵马怕是也会所剩无几。可是,他并没有如此做,除了为了雪城外,我却觉得,他对南秦,无心兵战,对我,也是有着昔日的手足之情在。”

“他不是记忆被清空了吗?连芳华都不认了。”秦钰道。

谢墨含道,“我却觉得,云澜,像是没有失忆。否则,不该是如此作为。”

“若他没失忆的话,为何不与秦铮和芳华相认,见面不识?难道是另有内情?”秦钰道。

谢墨含道,“兴许是另有隐情。”

“什么隐情呢?他对芳华不是向来最好吗?当初,芳华被秦铮兄所伤,据说,他可是直接和英亲王府翻脸了。”燕亭道。

崔意芝点头,“是啊”,秦钰没言声,似乎在思索。

“当时,情况紧急,拿了城主令,达成交易后,云澜带兵离开,我和孝扬急急赶回来渔人关。没细思。如今仔细想来,恐怕是与齐云雪有关。”谢墨含道,“因为,他当时说,便让天下人以为雪城的兵马尽毁吧,尤其是齐云雪。”

“啊,我懂了。”燕亭忽然大声道,“齐云雪背后里做了那么多坏事儿,据说,当初谢云澜是不想离开南秦的,后来,被她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焚心发作后,应该是迫不得已回去了。兰长老为了救他死了,那么,会不会在兰长老死后,谢云澜依旧受制于齐云雪?所以,秦铮兄和芳华在雪城时,他碰面当做不识,是为了迷惑齐云雪,而齐云雪从雪城带走兵马来攻南秦,他也不管。如今却出现,时机还这么刚刚好,很难不让人如此推断,他和齐云雪,根本就不是一条心。”

“有道理!”崔意芝点头。谢墨含也慢慢地点了点头,“大概是这般,只有这样解释得通。”

“我聪明吧?”燕亭得意地看着秦钰,“皇上你说,是不是这样?我猜测的对不对?”

秦钰笑了笑,将雪城的城主令牌递回给谢墨含,道,“是有些道理,不过猜测总归是猜测。”话落,又道,“雪城兵马除掉和再不出现,对我们南秦来说,没有二样。解决了就是胜了。”

“皇上收着吧。”谢墨含不接令牌。秦钰摇头,将令牌塞进他手里,道,“谢云澜给你的,你就收着,朕拿着它也是无用。”

谢墨含想了想,将令牌收回怀里,“雪城的令牌,早晚会有人来收回去,不知道云澜还会不会再找来,那我便先收着。”

秦钰颔首,对燕亭道,“放消息出去,就说昨日子归兄和孝扬带兵绞杀了雪城十万兵马。”

燕亭坐着没动,对秦钰道,“谢云澜不会反悔吧?若是那八万兵马再出现,我们的消息放出去后,可就麻烦了。”

“应该不会。”谢墨含道,“我相信云澜,雪城城主令,是雪城数千载传承的诚信。若没有诚信,他也就不配做雪城的城主了。”

“那好,我现在就去放消息。”燕亭站起身。

“论对外放消息的手段,让其快速地传遍天下,你不行,还是我去吧。”郑孝扬站起身。

燕亭看着他,“你不是累吗?”

“一会儿的功夫就办好,回头天塌下来,老子也要睡觉,再别喊我。”郑孝扬走了出去。

燕亭又重新坐下,秦钰看向谢墨含,见他也十分疲惫,道,“子归也快去歇着吧。”

“如今北齐王退兵了,雪城之兵也解决了,皇上也可以去休息一下。”谢墨含道。

“清扫战场之事就交给我们吧,皇上和谢侯爷都去休息吧。”崔意芝看了燕亭一眼。

燕亭点点头,道,“我不累,北齐王退兵,雪城之兵如此轻易解决,这是载入史册之事。我如今还兴奋着呢。你们都去休息,我和意芝来安排这些事儿。”

秦钰点点头,“既然如此,就交给你们了。”

燕亭大手一挥,“好说,皇上记得回京后给我们封赏就行。”

秦钰笑了笑,点了点头,与谢墨含一起前去休息了。

燕亭和崔意芝安排清扫战场,安抚救治伤员,安抚城中百姓等,待诸事毕,已经是第二日。话说,北齐王撤兵,回到玉霞坡后,便听闻探子报,说援军带兵入了渔人关。领兵将领是谢墨含和郑孝扬。

北齐王挥手摔了玉盏。

齐言轻震惊地道,“谢墨含难道真没死?完好无损?他什么时候出的渔人关?难道那日中了父王箭羽的是另有其人?不是谢墨含?否则他焉能活蹦乱跳?还能带兵打仗?”

北齐王脸色发青,“谢墨含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齐言轻摇头,“早先探子来报,说谢墨含中了父王那一箭后,第二日,无事儿人一样,和秦钰在议事。儿臣又派人去打探,依旧是如此。便对外放出消息,说谢墨含死了。”

话落,他将昨日对外放出消息和放出消息的目的说了一遍。北齐王听罢,道,“谢墨含之事,有两点:一是,那日来北齐军营中了我的箭被秦钰带走的人的确是个易容的替身,毕竟天黑看不清;二是,就是他真的被人救好了,如今一切所为,皆是他本人。”

“怎么可能?谁能有回天之术?就算有回天之术,可是也不能让濒临死亡的人一夜之间就活蹦乱跳吧?”齐言轻摇头。

“世间还真有这样的人。”北齐王道,“你别忘了,还有个魅族。”

齐言轻一噎,北齐王道,“世间之大,无奇不有。魅族存在这世间,便是个例外。”

齐言轻惊了半响,“秦铮和谢芳华在北齐军营,这么说,是谢芳华救了她哥哥?可是谢芳华正因为魅族血脉的原因,不是快要死了吗?”

北齐王道,“此事还需要再仔细探查。”

齐言轻点头,咬牙道,“父王昨日那般攻城,都没能攻破渔人关。如今谢墨含和郑孝扬带了十万兵马入关。这回更不好攻城了。”

北齐王忽然道,“云雪呢?”

“小姑姑昨日睡了一觉,今日又找寻办法救小舅舅呢。”齐言轻道,“若是小舅舅没中毒就好了,有他在,兴许就能攻下渔人关了。我不及秦钰,也不及小舅舅。”

北齐王揉揉眉心,“轻儿啊,你是第几次体会在秦钰面前输的感受了?”

齐言轻抿唇,看着北齐王,发现父王似乎从昨日进攻渔人关后,就老了些,神色也沧桑了。

“你去把云雪叫来,我有事情找她。”北齐王不等他回答,吩咐。

齐言轻点点头,走了下去。齐云雪正在研究破解言宸中毒的解法,见齐言轻来到,冷声说,“滚一边去。”

齐言轻恼怒地道,“小舅舅愿意救我,小姑姑跟我生什么气?若非我父王让你过去,我才懒得来看你脸色。”

“他找我做什么?”齐云雪冷着脸问。

齐言轻摇头,“你一心救小舅舅,可能还不知道吧?昨夜,父王带兵攻城,秦钰死守渔人关。父王几乎是用尽了攻城手段,可就是没能攻破渔人关。”

“无用!”齐云雪冷声道。

“你说我无用,也就罢了。父王可不是无用。”齐言轻道,“那一日,秦钰和谢墨含前来北齐军营,本意是想让我中毒,小舅舅救了我,父王射中了谢墨含后背心一箭。父王说他并未手下留情,谢墨含若没有神医的回天之术救他,必死无疑。可是,转日,他就活蹦乱跳地议事了。且昨日,还不知道从哪里调了十万援军,如今,渔人关更难破了。”

“十万援军?”齐云雪站起身,扔下手中的事情,看着齐言轻。

齐言轻点头,将事情经过简略地与她说了一遍。齐云雪听罢后,脸色发寒,“你说谢墨含和郑孝扬的援军是从雪城方向而来?”

齐言轻点头,“探子报是这样。”

齐云雪立即问,“你父王在哪里?”

“在中军帐。”齐言轻道。

齐云雪立即快步向中军帐走去,齐言轻想了想,还是跟在了她身后。来到中军帐,齐云雪见了北齐王,也不见礼,立即问,“找我何事儿?”

北齐王刚要说话,外面突然有人大喊,“报!”

北齐王改口,对外面问,“何事?”

那人立即道,“回王上,渔人关传出消息,谢墨含和郑孝扬带着十万兵马绞杀了雪城按扎在断尾岭的十万兵马。雪城的十万兵马全……”

“什么?”齐云雪腾地挑开了帘幕,走了出去,一把揪住那人的衣领,竖起眉头。

那人骇然地看着齐云雪,见她柳眉竖立,他结疤地说,“公……公主……”

“说!”齐云雪怒喝。

那人不敢再结疤,哆嗦地说,“雪城按扎在断尾岭的十万兵马全军覆没。”

齐云雪“啪”地松了手,那人栽到了地上,她眼睛几乎冒火,咬着牙,一字一句地道,“你再说一遍!”

那人下的身子软腿软。

齐云雪怒道,“说。”

那人又哆嗦地道,“雪城按扎在断尾岭的十万兵马全军覆……”

他没字没说完,齐云雪一掌劈了过去,那探子当场暴毙。

“你这是干什么?”北齐王皱眉看着齐云雪。

“你没听到吗?雪城十万兵马,全军覆没。”齐云雪转向北齐王,大声说,“这不可能!雪城的十万雄兵可抵三十万兵马,怎么会全军覆没?我不相信。”

北齐王颔首,“我也不信。”话落,她道,“可是你把探子就这么杀了,怎么再多问些情况?”

齐云雪沉声喊,“来人!”

“公主!”有人立即现身。

“速去断尾岭打探,一有消息,立即禀告我。”齐云雪吩咐,“不得有误。”

“是。”那人立即去了。

齐云雪脸色森寒,看向渔人关方向,如火的衣裙似乎要烧着了。

齐言轻也惊呆了,道,“这不可能,应该是渔人关故意放出的消息,想让我们方寸大乱,他们再趁机出兵。是敌人的迷惑之计。”

北齐王点点头,镇定下来,“雪城的十万兵马,自古威名赫赫,不是徒有虚名。否则这么长时间,南秦和北齐,早就由不得雪城立在两国边境了。”话落,他对齐云雪道,“云雪你先息怒,兴许是秦钰的诱敌之计。”

齐云雪深吸了一口气,冷静下来,回头看北齐王,冷声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儿?”

“就是要说雪城这十万兵马之事,如今既然出了这种情况,暂且还是不必说了。”北齐王道,“等等消息。”

齐云雪点头,她明白北齐王大举兴兵没攻下渔人关,自然相要借助这十万兵马之力了。可是如今竟然出了这个消息,不管真假,总要先放一放了。她不相信雪城十万雄兵被谢墨含和郑孝扬十万兵马轻易绞杀了。

“言宸的毒怎么样了?你可想出了解毒之法?”北齐王问。

齐云雪摇头,“没有,他的毒,我短时间内恐怕是解不了。”

“那怎么办?小舅舅难道救不了了?”齐言轻立即问。

齐云雪道,“我发现了,这种毒不致命,只会让人沉睡,死不了人。”

齐言轻怔了一下,“难道,就让小舅舅这么一直沉睡着?”

齐云雪抿唇,沉声对北齐王道,“派人先将他送回玉家吧,着人好生照顾。解毒之事,我慢慢想办法。如今一时半会儿,想不到。”

“既然解不了毒,如今这个时候,也不是你过多沉入心思的时候。既然不致命,只会让人沉睡,就先这样吧。”北齐王颔首,“稍后朕安排人,送他回玉家。”

“他虽然沉睡了,但我与他的婚约,依然奏效,婚书我都收了,他就是我的夫君。”齐云雪道,“送回玉家后,我不准任何人为难他,不准照顾不好他。”

京门风月小说结局:谢芳华早产,南秦打败北齐
京门风月小说结局:谢芳华早产,南秦打败北齐

一日后,齐云雪绕过渔人关到了玉霞坡,北齐王和齐言轻听闻她来到,都匆匆迎了出去。齐云雪看了北齐王和齐言轻一眼,脸色沉冷,不待二人说话,也不给北齐王见礼,

一本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