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好书推荐平台

京门风月小说结局:谢芳华早产,南秦打败北齐

发布时间:01-08 阅读: 次

她忍不住落泪,扑进秦铮怀里大哭出声。英亲王妃见此,也难受地哭了起来。

秦铮轻轻地拍着她,低声说,“也许,这才是她最想要的结局。不能让秦钰娶了她,却能成为他肋下的刀口,阴天下雨就会疼。”

谢芳华想起谢伊的音容笑貌,谢氏的女儿里,她与她最是亲近,更是哭得伤心。

英亲王府见她哭得伤心欲绝,连忙止了泪劝她,“华丫头,小心身子,所谓人死不能复生。你肚子里还有孩子,千万要……”

她话音未落,谢芳华面色一变,忽然伸手捂住肚子。

秦铮立即看向她,“怎么了?”

谢芳华泪痕犹在,脸色发白,“我的肚子……肚子……好痛……”

秦铮大惊,连忙对外面喊,“来人,快去喊初迟。”

小橙子应了一声,慌张地向外跑去。

“快,将华丫头放去床上。”英亲王妃连忙道。

秦铮抱起谢芳华,快步走到床上,见她脸白的跟纸一般,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华儿,你怎么样?除了肚子痛,还有哪里难受……”

谢芳华摇头,紧紧地反扣住他的手,“我……怕是要生了。”

“这还有一个月呢。”英亲王妃脸刷地白了,声音发颤,“华丫头,你……”

谢芳华肯定地点头,“娘,我感觉……感觉宫口裂开了……”

秦铮闻言整个人懵了,颤着身子问她,“什么裂开了?”

“你出去!”谢芳华松开他的手,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伸手去够英亲王妃,“娘,快请产婆……我……”

英亲王妃毕竟是过来人,她从京城出来时,虽然走的匆忙,但还是没忘了带上了四个产婆。闻言立即对外面喊,“来人,快,去请产婆。”

侍画、侍墨闻言吓坏了,想着还有一个月呢,小姐这是要早产,连忙向外跑去。

“既然华儿要生,铮儿,你出去。”英亲王妃上前一步,赶秦铮。

秦铮僵硬地摇头,紧紧地握住谢芳华的手,强硬地道,“我不出去,我就要在这里陪着她。”

谢芳华喘息地道,“我没事儿,就是生孩子,我受得住,你……”

“不要再说了,我说什么也不出去,我不放心你。”秦铮强硬地道,“我就在这里。”

谢芳华见赶不走她,身体又难受得厉害,看向英亲王妃。

英亲王妃一咬牙,道,“虽然自古没有男人在产房待着的道理,但是你的情况不同,若没有臭小子在,娘这心也慌得上。就让他在这里吧,有他陪着你,你别怕。”

谢芳华闭上了眼睛,艰难地点了点头。秦铮看着她难受的样子,恨不得替她难受,过了片刻,他脸色大变,骇然地道,“华儿,你流血了。”

“臭小子,别大惊小怪地吓人,你要是在产房里待着,就不准说话。”英亲王妃伸手给了秦铮一巴掌,连忙上前,亲手帮谢芳华脱了衣服,给她盖上被子,血顿时染红了被褥。

秦铮看到了刺目的血红,受不住地闭上了眼睛,须臾,又睁开,睁得大大的,沙哑恐惧地喊,“娘。”

英亲王妃舍不得再骂他,宽慰说,“没事儿,宫口裂开,孩子才能生出来,这正常。”

秦铮稳了稳心神,住了口,浑身如雕像一般,一动不敢动。谢芳华咬着牙关,承受着身体带来的剧痛,她不敢叫出声,生怕吓坏秦铮。

“华丫头,要疼就叫出来。”英亲王妃心疼地道。

谢芳华摇摇头,英亲王妃看了一眼秦铮,拿出一块帕子,叠好,放在她嘴边。谢芳华张口咬住了帕子。

秦铮立即说,“娘,你给她塞帕子做什么?把她捂坏了怎么办?”

英亲王妃板起脸,“你若是再说话,就给我滚出去,没生过孩子的人,你知道什么?”

秦铮住了口,却更是害怕地盯着谢芳华咬住的帕子。不多时,初迟匆匆赶来了。与他一同来的人还有四个产婆。

初迟本是男子,按理说,不能进房间,但如今非常时期,再加之谢芳华的身体,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进了屋,只见谢芳华盖着的被子上全是血,他也吓得脸顿时白了,连忙冲上前,伸手给她把脉。

秦铮紧紧地盯着他,生怕他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来。

过了片刻,初迟松了一口气,“孩子的体位正常,不过她身体的原因,怕是难生。如今这刚开始,我去给她开一副药,熬了喝下。”

“那你快去。”英亲王妃相信初迟,连忙催促。

初迟连忙去了,侍画、侍墨拿着药方子下去煎药。产婆都是极其有接产经验的,进来后,将生产所用的一应物事儿都快速地准备妥当。半个时辰后,侍画、侍墨端来一碗药。

谢芳华喝下后,疼痛减轻了些,撤掉帕子,连喘气的力气也没了。秦铮心疼得如被人拿着大刀在砍,恨不得替她受罪,见她浑身被汗水血水包裹,哑着嗓子问,“华儿,你怎么样?”

谢芳华微微偏头,看秦铮,他浑身被汗水浸透,就跟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照镜子的话,估计比她的样子还要难看,这样的秦铮,怕是从来就没有过吧。她轻声说,“据说,女人生孩子,都这样。我没事儿,你别急。”

秦铮点点头,可是脸色依旧紧紧地绷着。英亲王妃见谢芳华松了一口气,她也松了一口气,“对,女人生孩子,都这样。有的人折腾几天才能生下来呢。”她话落,见秦铮的脸又变了。连忙道,“刚刚初迟不是给开了药了吗?华丫头这是早产,不会几天的……”

秦铮转头看初迟,初迟没敢出去,也守在房中,点点头,“喝过药后,很快就会再发作……”

他话音未落,谢芳华又疼了起来,秦铮握着她的手再次叩紧。

这一次的疼痛,比上一次更剧烈,谢芳华疼得心都揪在一起了,但她不想让秦铮害怕,便依旧咬着牙关。英亲王妃又给她换了一块帕子。

之后,便不间断地剧痛起来,足足折腾了小半日后,谢芳华连咬帕子的力气都没了,孩子依旧没生出来。

秦铮给谢芳华撤掉帕子,她想喊,都喊不出来了,整个人,似乎如风中飘着的落叶,屋中的人,任谁,似乎都能感受到她生命在流逝的样子,怕是下一刻,一口气就会喘不上来。

秦铮周身已经木木的,他即便文武双全,天赋聪顶,但也不包括会生孩子。对于谢芳华如此,他是半点儿办法也没有。

“华丫头,你要挺住,孩子还没有露头。”英亲王妃急得团团转,看向初迟,“初迟,怎么办?”

初迟也焦急心慌,摇头,“能使的办法,我都使了,可惜,我没有术力了,若是……”

秦铮猛然惊醒,“对,王意安!王意安呢?”

初迟看着他,摇头,“还在军营。”

“来人,快,去找王意安!”秦铮对外面喊。

有暗卫应声,连忙去了。初迟向外面看了一眼,如今虽然天色尚早,但是王意安还在军营,如何能短短时间赶回渔人关?就算是骑最快的马,也要三日了。

芳华焉能等三日?他看着被鲜血染红的大床,那人儿如霜雪一样的白,似乎随时就要被日光收了,心也紧紧地揪起。道,“除了王意安,还有一人。”

“谁?”秦铮问。

“谢云澜。”初迟道。

秦铮惊醒,立即对外喊,“来人,去找谢云澜!”

有人应声,又立即去了。初迟想着,谢云澜若是在雪城,比王意安距离军营要近些。骑最快的马,有一日,也能到了。不过如今他的妹妹死了,不知道他是否还愿意来救芳华。

一日的时间……

初迟看着谢芳华的样子,忽然对外面喊,“来人,拿一只碗来。”

有人立即拿了一只空碗进来,初迟伸手割破了自己的手,对碗里放血。

英亲王妃看着初迟,立即问,“初迟,你这是干什么?”

“我虽然术力没了,但毕竟还有血液,兴许,给她喝下能管用。”初迟道。

英亲王妃顿时没了声,初迟放满一碗血,他身体本来因为救谢墨含就损耗太大,如今一碗血放完,连抬手的力气都没了。对英亲王妃说,“王妃给芳华喂下吧。希望管用。”

英亲王妃连忙道,“你快自己包扎一下。”话落,连忙端了一碗血,走去床边。

秦铮此时,反而奇迹地冷静了下来,他伸手接过碗,对谢芳华冷静地说,“喝下。”

谢芳华疼得虽然没了力气,清晰地感觉生命似乎在消逝,但还有神智,慢慢地张开嘴。

一碗血喝下后,过了片刻,似乎见了些效用,她喘息的力气比早先大了。

“管用!”初迟大喜,立即说,“王妃,再将碗拿来,我再……”

英亲王妃转身,看着初迟,他的身体放一碗血都受不住了,若是再放,会要命的。

“你的血能用,我想我的血也能用。”秦铮打断他的话,“我毕竟已经与她血脉相融。”话落,他手指用力地一划,顿时鲜血流到了碗里,不多时,便接满了一碗血,又喂谢芳华,“来,喝下。”

谢芳华抬眼瞅着他,喊了一声,“秦铮。”

秦铮“嗯”了一声。

谢芳华张了张嘴,气息虚弱地说,“如果,我是说如果,我生不出来,就将孩子剖腹拿出来。你……别随我去……我舍不得让孩子没了娘,再没有了爹……”

“胡说什么!”秦铮大怒,“你不会有事儿的。”

“是啊,华丫头,不准胡说!”英亲王妃也板起脸喝道。

谢芳华看着他们,眼泪在眼圈转,“我真的觉得……我要不行了……”

“别说话,喝下。”秦铮看着她,咬牙道,“谢芳华,你记着,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对你剖腹,你生不出来,出了事情的话,那么,我们就一尸三命。”

英亲王妃身子晃了晃,手中的帕子掉在了地上。谢芳华看着秦铮,见他绷着脸,一副破釜沉舟的模样,她丝毫不怀疑秦铮说到做到,她慢慢地张嘴,将他放满的那碗血又喝了下去。

秦铮拿回碗,又继续放血。谢芳华没力气阻止他,“我……喝不下了……”

秦铮扔掉碗,用力地握住她的手,一字一句地道,“谢芳华,你记住我刚刚说的话没有?你若是出事,我们就一尸三命。所以,不要放弃,你辛苦了这么久,期盼了这么久,怎么能连他的样子都没有看到就死呢?你甘心吗?”

“不甘心……”谢芳华摇头。

“是啊,你怎么能甘心?我也不甘心!所以,你用力,没有力气的话,试着用心跟他说话。他会听话乖乖出来的……”秦铮道。

谢芳华困难地点了点头,秦铮转头,恼怒地看着那四个产婆,“你们都站着干什么?以往接生,该做什么?你们不知道吗?用我告诉你们吗?”

四个产婆惊醒,连忙围到床前,有人告诉谢芳华怎么用力,有人给她鼓气,有人用手法轻轻给她推身子。

英亲王妃也回过神,镇定地与谢芳华说着鼓励的话。半个时辰后,有人惊喜地喊,“小王爷,孩子露头了。”

英亲王妃大喜,“华丫头,你听到了没有?孩子露头了!”

谢芳华本来喝了初迟和秦铮的两碗血后,勉强提起的力气已经又消耗没了,可是如今听到孩子露头了,又有了力气,点了点头。英亲王妃和产婆继续的引导,可是一个时辰过去,孩子依旧不出来。英亲王妃大急道,“再这样下去不行,会把孩子憋坏。”

产婆道,“王妃,寻常这种时候,万不得已,就要拽了。”

“会不会拽坏?”英亲王妃问。

“不好说,孩子一般没事儿,就是大人,易雪崩。”产婆道。

“不行!”秦铮断然否决。

英亲王妃也摇头,“是啊,一定不能拽。”话落,她道,“铮儿,你再放一碗血吧。”

秦铮点点头,又放了一碗血,喂谢芳华喝下。谢芳华已经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了,只用很大的力气,睁着眼睛看秦铮,用眼神祈求他。秦铮无动于衷,面无表情地道,“爷说到做到,你若是死,我们爷俩给你陪葬。”

京门风月小说结局:谢芳华早产,南秦打败北齐
京门风月小说结局:谢芳华早产,南秦打败北齐

一日后,齐云雪绕过渔人关到了玉霞坡,北齐王和齐言轻听闻她来到,都匆匆迎了出去。齐云雪看了北齐王和齐言轻一眼,脸色沉冷,不待二人说话,也不给北齐王见礼,

一本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footfetishoffice.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