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京门风月小说结局:谢芳华早产,南秦打败北齐

发布时间:01-08 阅读: 次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英亲王妃握住她的手,“华丫头,我明白你的意思。自从铮儿喜欢你,非你不娶,那些日子里,我就想过了以后会出现最坏的那一种情况,来的路上,我也想过了。但这不怪你。只能说是命。命里有时终须有。你和铮儿,姻缘是该有这个劫。你凡事儿,往开了想,往好了想,兴许真能平安地度过去呢!万一,度不过去,娘也认了,就如老侯爷抚养你和子归一般,我和你爹,就给你们抚养这个孩子。一定让他好好长大成人。”

谢芳华听罢,顿时落下泪来,哽咽地喊了一声,“娘……”

英亲王妃伸手抱住她,眼眶发红,也哽咽地说,“你这孩子,哭什么?你怀着孩子,最忌心思重。要好好养胎,生出来的孩子才能健健康康。”

谢芳华强行将眼泪收了回去,点了点头,低声说,“能做您儿媳妇儿,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英亲王妃顿时笑了,“这些酸麻的话,就别说了,铮儿娶了你这丫头,才是我几辈子的福气呢。通情达理,心性坚韧,有家国大义,南秦的百姓们都颂扬你,我这一路走来,听了许多赞扬你的好话,心里美滋滋的。”

谢芳华好笑,轻声且坚定地说,“娘放心,不到最后一刻,不到万不得已无力回天时,我决不放弃。”

“好孩子!”英亲王妃拍拍她的手,欣慰地点头。

第二日,秦钰启程,前往军营。与他一同离开的还有燕亭、程铭、宋方、秦倾。英亲王本来也想随着去军营看看,但被秦钰给拦住了,又考虑到谢芳华身体状况和肚子里的孩子,终究是不放心,陪着英亲王妃一起,待在了渔人关。

秦铮自然不去前线,守在谢芳华身边。谢芳华想去前线的打算,因为英亲王和英亲王妃的到来,自然也打消了。她心中清楚,英亲王妃说什么都不会再让她去前线的。

她私下小声地问秦铮,“若是齐云雪再用魅术,我们南秦,谁来对付她?”

秦铮还是那句话,“会有人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谢芳华问不出什么,也只能作罢。毕竟如今齐云雪还是有伤在身,短时间内,想必不会下杀手锏,前线应该无事儿。

秦钰离开后的第二日,谢墨含回到了渔人关。谢芳华见了他,上上下下将他打量了一遍,伸手捶他,“哥,你可将我吓死了,幸好有初迟,否则爷爷白发人送黑发人,你想过没有?”

谢墨含任她捶了两拳头,笑着说,“当时没想那么多,只想着,南秦可以没我,却不能没有皇上。后来皇上背我回来的路上,我就想着,若是我真挺不住去了,爷爷年纪大了,可怎么办?你身子不好,若是伤心过度,可又怎么办。”

谢芳华上前一步,靠近他怀里,“哥,你一定要好好的,后面还有很长时间的仗要打,齐云雪心狠手辣,若是你再有个好歹,初迟再没法救你一次了。”

“我知道。”谢墨含伸手抱住他,“后面的仗,秦铮兄、皇上商议的结果是稳着点儿打。不会太危险了。你别担心我,照顾好自己才是主要的。”

谢芳华点了点头,谢墨含在渔人关歇了一日后,就要启程回军营,秦铮拦住了他。

谢墨含不解,秦铮道,“等一个人来了,你带着他一起走,他这两日应该就到了。”

谢芳华在一旁纳闷道,“谁来?”

“他来了你就知道了。”秦铮道。

谢芳华瞪了他一眼,“你还跟我卖关子?”秦铮摸摸他的脑袋,不是卖关子,是不想提他的名字。谢芳华更是纳闷,但秦铮牙关咬的紧,她也问不出什么来,只好作罢。谢墨含听他这样说,便也不急着走了。

两日后,渔人关当真来了一人。王意安!

谢芳华听闻来的人是王意安,愣了许久,才看向秦铮,“原来你说要来的人是意安?”

秦铮“嗯”了一声。谢芳华恍然,“你派青岩出去办的重要的事儿是将意安请来了渔人关?”

秦铮又“嗯”了一声。

谢芳华又问,“你说让哥哥带着他走,是让意安相助,对付齐云雪?”

秦铮又“嗯”了一声。

谢芳华看着他,“你是用什么办法将意安请动的?”

秦铮摸摸她的头,“你如今还是不知道的好。”话落,柔声哄她,“乖,好生待着,我出去迎迎他。”

谢芳华只能作罢,秦铮出去了两个时辰,之后是自己回来的。

“意安呢?”谢芳华问,“怎么没见他跟你一起进将军府?”

“他说不累,随子归兄启程去军营了。”秦铮道。

谢芳华瞪着他,“这么急?”

秦铮道,“齐云雪的伤应该好的差不多了,那个女人伤一旦稍好,就定然会出兵。河阳城的兵事不能耽搁太久,更何况南秦粮草本就不充裕,若是王意安不来相助,我和秦钰商议,稳着点儿打,既然他来相助了,那么,还是要速战速决的好。战事拖久了,国内亏空,军饷应急,对战事不利。”

谢芳华看着他,虽然不知道他是用什么办法请到了王意安,但想必自有打算,这打算里包含的东西十分不易,她谈了口气,“有意安相助自是最好,齐云雪应该奈何不得他,言宸中了毒,昏迷不醒,北齐王又受伤了,就算不受伤,他也不是秦钰的对手。齐言轻更不必说。这样一来,南秦大胜,指日可待。”

“嗯。”秦铮点头,“所以,你就好好安胎吧,什么也别想。”

“好吧。”谢芳华靠近他怀里,不得不说,王意安相助南秦出兵,她这心一下子就踏实了。

谢墨含带着王意安回到河阳城外三十里的南秦军营,秦钰亲自出营迎接。第二日,南秦出兵河阳城。齐云雪伤势未愈,但也不惧南秦,毕竟她知道谢芳华身体定然不能再拿魅术对付她。但在战场上,她没想到南秦竟然请到了王意安。

她恼怒地看着王意安,“你怎么相助南秦?谢芳华不顾你的性命,执意嫁给秦铮,拖着你一起去死,你竟然还帮她。”

王意安冷然地道,“我来是给父亲报仇。”

“报仇?”齐云雪大笑,“王意安,你脑子没毛病吧?谁是你的父亲?青云关的王老将军?”

“生父和养父一样都恩重如山。”王意安道,“你杀了他,这笔账,我是记得的。”

齐云雪见再说无意,无法用言语劝退一心要为王老将军报仇的王意安,只能与他交手。

齐云雪得了兰长老真传,对于魅族术法,显然刻苦地修习过。但王意安毕竟是真正的魅族王室继承人,术法纯正浩然,清灵之气恰能克制齐云雪身上的戾气。二人交手后,齐云雪明显不敌,但她聪明狡诈,在王意安的手下还是逃脱了。

三日后,南秦攻陷了河阳城。北齐王、齐云雪、齐言轻带着兵马撤退到了风谷口。南秦修整了几日,进攻风谷口。十日后,南秦攻破风谷口,北齐再次败退,撤退到了虎口山。虎口山顾名思义,山势的入口如老虎张开了血盆大口,要吞噬进入虎口山的人。

玉兆天在虎口山养了千只猛虎,这位被废了武功的国舅,依然有着余威,千余只猛虎都交给了齐云雪。齐云雪自知魅术抵不过王意安,便发了狠地运用兵谋布置猛虎看山,势必将南秦阻挡在虎口山外。

南秦士兵、马匹、都甚惧猛虎,一时间,无法攻山,在虎口山前止步不前。消息传回渔人关,秦铮对谢芳华道,“我怕是要去一趟虎口山。”

谢芳华看着他,“你去驱虎?”

秦铮道,“驭狼术与驱虎术想必不相悖,能驭狼,自然能驱虎。”

谢芳华点点头,“我也与你一起吧,我不放心你。”

“有王意安在,你有什么不放心的。”秦铮低头吻她,柔声哄道,“带着你我才是不安心,爹娘也不安心。你好好在这里带着,你放心,我处理了那些猛虎,会尽快回来。多不过半个月。”

谢芳华无奈地点了点头。秦铮出发,前往虎口山。十日后,虎口山传出消息,千余只猛虎皆被秦铮收服,反噬北齐军,齐云雪气得吐血,北齐又撤兵到了凤凰谷。秦铮折返回渔人关,正好半个月。

谢芳华已经怀孕五个月了,比四个月时,显然肚子又大了些,她的身体虽然一直有初迟在调理,但到底也十分耗费心神,每日有大半日在睡觉,剩下的小半日,在府内略微走动。

秦铮离开这些日子,谢芳华虽然知道他会平安无事儿,但每日晚上都睡不安稳。英亲王妃陪着她,一夜要起来照看她数次,短短半个月,王妃也给累瘦了,谢芳华十分过意不去。

王妃却宽慰她,“我这算什么,比起你怀孕这么辛苦,娘这差得远了。你别有太多心思,好好养胎,这才五个月,你便大半日在睡觉,后面还有五个月呢,要打起精神来。”

谢芳华遂放下了心思,如此地步了,她也知道自己的身体,生怕挺不住,不敢太耗心神。秦铮回来后,有他在身边,她顿时放宽了心,晚上睡得十分安稳,肚子里的小东西也不乱踢乱踹惹她不得好眠了。英亲王妃啧啧称奇,对秦铮道,“这娘俩看来还就得你照顾,娘累了半天,也照顾不好。你这一回来,顿时就安稳了,华丫头的气色也好了。”

秦铮好笑地看着累得瘦了一圈的英亲王妃,懒洋洋地道,“辛苦娘了,等臭小子生下来后,我替你教训他。有这么不给祖母面子的臭小子吗?该揍!”

“你敢!”英亲王妃顿时不干了,“不准打我孙子。”秦铮啧啧了两声。

英亲王妃瞪了他一会儿,笑了起来,“当初你皇祖母就护着你,我还有点儿不满,怕把你给宠坏了,如今总算是体会到了当祖母的心情。”

秦铮道,“说得好像您不宠我似的。”

“也是。”英亲王妃笑着点头承认,“我也宠,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怎么能不宠?”

谢芳华在一旁听着好笑。一个月后,南秦攻陷了凤凰谷、凌阳郡。两个月后,南秦攻陷了妃子关、沣州。三个月后,南秦粮草军饷告急。这时,已经入了冬,粮草军饷告急,又是在冬天,意味着将士们的性命被刀架在了脖子上。

谢芳华已经怀孕八个月了,一天十二个时辰,有十个时辰是在床上养胎。初迟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办法,因为救了谢墨含后使他气血亏损极重,本该好好将养,却因为谢芳华,整日里钻研医术,可是,却也没办法抑制她生命渐渐流失的迹象。

随着月份大,她的生命似乎流失的更快了,心头血似乎以着一日千里的速度在损耗。初迟整日里眉峰凝着,脸色难看。秦铮抿着唇,整日里绷着一根神经。英亲王和英亲王妃整日里提着心,日夜不能安稳,生怕哪一日刚睡着,突然就出事儿了。

整个渔人关将军府内的所有人,都不见笑容。粮草告急的消息传回渔人关后,秦铮对青岩吩咐,“联络舅舅和谢伊,你亲自去,将他们筹备的粮草,运往沣州。”

青岩犹豫地看着秦铮,秦铮意会,对他道,“你此次去,顺便告诉王意安,时间差不多了,让他不要再手软,再晚来不及了。你押送粮草到沣州后,让他尽快赶回来。”

“是。”青岩领命去了。

半个月后,传回消息,粮草军饷顺利运到了沣州。又半个月后,传回消息,王意安杀了齐云雪。同时,谢伊为救秦钰毙命在了齐云雪的掌下。消息传回后,谢芳华手中的药碗摔碎了。

齐云雪死了?谢伊为救秦钰也死了?英亲王妃看到谢芳华的样子,吓了够呛,“华丫头,你可不能激动……”

秦铮伸手抱住谢芳华,谢芳华身子发颤,眼圈发红,“伊妹妹怎么会……她一个弱女子……怎么会为救秦钰……”

秦铮没说话,“你说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谢芳华看着秦铮问。

“据说是齐云雪疯了,不顾一切地要杀秦钰,当时情况危急,偷偷扮做士兵的谢伊冲了过去,挡在了秦钰的面前。”秦铮抿了抿唇,道,“秦钰来信说,若非谢伊,死的人就是他,王意安当时也受了伤,营救不及。齐云雪的确是心狠手辣,以命搏命。”

以命搏命?竟然是以命搏命?谢芳华一时心中难受得说不出话来,为着齐云雪的疯狂!

她想起了在情花谷所看到的那句诗:锁情春恨晚,烽火人不归。难道,这是齐云雪的命?

可是她找死也就罢了,拉上了谢伊,那样鲜活年轻的生命,那样聪明伶俐的人儿……

只因她喜欢秦钰。用她的生命诠释了她的喜欢。

京门风月小说结局:谢芳华早产,南秦打败北齐
京门风月小说结局:谢芳华早产,南秦打败北齐

一日后,齐云雪绕过渔人关到了玉霞坡,北齐王和齐言轻听闻她来到,都匆匆迎了出去。齐云雪看了北齐王和齐言轻一眼,脸色沉冷,不待二人说话,也不给北齐王见礼,

一本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