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好书推荐平台

倾世皇妃小说结局:祁佑馥雅自杀

发布时间:11-08 阅读: 次

一年,我陪祈佑在边关呆了整整一年,我目睹了战争的残酷,目睹了血腥的杀戮,目睹了满目的疮痰。最夸我触目惊心的便是军中内变,因为没有粮食,受不了饥寒,原本并肩作战的战士们相互厮杀。弱的则会被丢八滚烫的水中煮熟了,十几个战士国成一圈吃的津津有味。

看到这样的场景我知道最难过的便是祈佑,他却将我护在坏中,不许我看那灭绝人性的场面。感觉到他厚实冰冷的手轻抚着我的脊背,很想在他怀中大哭一场,但是我不能哭。因为祈佑的心比我更痛,那皆是他的子民。

在走投无路的情观下,祈佑派幕天与连曦谈判,要求速战速决。连曦考虑了片刻,便接受速战速决这个提议,他也不愿再拖下去了,我知道,昱国的钱粮也将空虚。在那场战争中,亓国败了,我早就预料到了。

因为亓国将士已经不再上下一心,他们求的只是温饱,斗志早已被那饥寒交迫的日子培磨光。这场战争我们等于不战而败,连曦的三十万大军轻而易举的战胜了祈佑四十万大军。

最后,我们被俘虏了,我,祈佑,幕天,苏景宏四人被严密押送至昱国,亓国的军队则逃的逃,散的散,投降的投降,战死的战死我们四人被关押在昱国同一问天牢中,这已是我第二次踏八这阴冷的天牢。

不同的是,我身边有祈佑,他至始至终都握着我的手,始终没有松开过。

与他坐在在冰凉的角落中,祈佑出奇的平静,一路上到现在没有说过一句话。我靠在他坚实的胸膛中,我也没有说话。而幕天与苏景宏则靠坐在牢中另一端的墙角边,发丝凌乱,胡腮遍布。唯有沧桑狼狈能形容我们此刻,我们被关进来两日,相互之间都没有任何言语,如今我们已是阶下四,说再说的话语也是枉然,我们能做的只是面对,面对死亡的来临。

这场战争输了,骄傲如祈佑,他能接受吗我知道,他接受不了,他如此高傲,如此强大,这一生中不论是战争与宫廷斗争他从来没有输过。唯独这一次,不仅输了,而且输的如此狼狈。

紧紧环着他的腰,将头深深埋在他的胸膛中,他的身躯很是冰凉,我想为他暖暖身子,但似乎怎么都暖不热啊。

忽然之间苏景宏大笑出声,笑的如此狂放真实,我怔了怔,目光授射在仰天大笑他身上。

“展相,你我相斗朝廷也有近四年之久了吧,今日竞一同沦为阶下四。想当初老夫的女儿苏月因为你而与我断绝了父亲关系,直到我的孙女出生现在都两岁了吧,我还没有见过一面呢。”苏景宏豪放粗矿的声音朝展幕天逼了去。

展幕天也一笑,俊选的脸上写满了无奈,却打趣道,“苏老头,你不会是怕死了吧.”

“老夫在沙场上征战近二十年,哪次不是提着脑袋浴血奋战?只是没见到孙女有些遗憾罢了……老夫这一生从来没有遗憾的事,唯独这一件。”他的眼神闪现出缕缕悲哀,这是我唯一一次在狂妄自自的苏将军脸上见到的悲哀。

展幕天笑了笑,“若月儿听到此番话定然会非常开心的,你可知月儿一直在咱们之间为难着,其实你这个父亲在她心中一直是个最好的父亲,只不过她为了孩子所以选择了与你分开。多少次看着月儿因你偷偷垂泪,我的心也很难受“罢了,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怪就怪咱们曾经太不懂得珍惜啦。”

他拍了拍幕天的肩膀,露出遗憾的一笑。

“吵什么吵,吃饭了。”牢头用铁鞭敲了敲牢门,恕喝一声,然后将四人份的饭菜放在牢外,便离去。

苏景宏眼睛一亮,立刻起身将饭菜旁那一壶酒取了进来,“好小子,这牢头这饕竞给咱们送了酒。”才仰头要喝,幕天使丢出冷冷一句,“你就不怕里面有毒。”

他‘哈哈’一声大笑,“老夫都沦落至还怕里面有毒吗?就算死也做个饱鬼吧!”头一仰,壶一低,酒洒八口中。

“苏老头,别一人把酒喝光了。”他一把上前夺下手中的壶,有些酒洒在枯黄的稻草之上。

祈佑依日僵硬的靠在冰凉的墙壁之上,一动不动,对他们之间置若罔闻。我害怕这样的他,伸手轻抚着他的脸颊,“祈佑,你要不要吃点东西?连日来你滴水未沾,这样下去你会出事的。”

他日光呆滞,似乎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脑海里再无其他人的存在。看他这个样子,我的胸口一阵阵撕心的疼,祈佑,如今颓败的你定然接受不了这样的失败吧。不是因为你没有帝王之才,而是骑在你没有粮。

直到祈佑的手抚过我的脸颊,为我抹去泪水,我才发现自己落泪了。

“别哭,我吃。”他的声音沙哑,目光终于有神,扯出一抹勉强的笑容。我笑了,跑至牢门将一碗饭端了进来,一口一口的喂给他吃。看他勉强将饭菜哂下的样子,我的泪水更汹涌的划落,如今的他该花多大的力气去哂下这口饭呢。

苏景宏和展幕天之间的谈笑突然敛了去,怔怔的凝望着我们两,目光低垂感伤。

当满满一碗饭见底之后,展幕天捧着酒壶到祈佑面前,“皇上,您要不要喝点。”

祈佑一把接过,仰头便猛灌,看那酒滴滴由嘴角划落,沿着颈项流八衣襟之内,我抢夺而下,澹澹说了两个字,“够了。”

他自嘲的笑了,目光扫过我与幕天,“你们说,我这个皇帝是不是很失败带兵打仗,竞沦落到士兵相互残杀食人内的地步?”

展幕天双膝一跪,急忙说道,“不是的,在幕天心中,您是最好的皇帝。您统一天下不是为了一己私欲,而是为了让百姓摆脱战乱受的苦,之所以没有成功,只因钱财外漏,给了昱国这样一个机会”

“我输了,你对我很失望,对吗。”祈佑凄惨一笑,侧首凝望着我。

“不是因为你强大,所以我才爱你。爱你,无关身份,只因你是纳兰祈佑,馥雅的丈夫。”我答完后,祈佑正欲再说些什么,我含着笑容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洗尽铅华,白发红颜。”

祈佑也笑了,温实的指尖抚上了我的脸颊,动情的唤道,“馥雅……”

“母妃。”却闻一声清脆动人的声音打断了他继续说下去的话。

我们齐日而望,站在牢门外的是一声白衣胜雪的初雪,还有她身旁立着的祈殒。祈佑皱着眉头,盯着我片刻,突然先笑,“什么时候你竞有这么大的女儿了“不是……”我忙着解释,但是被他眼底淡淡的笑容给遏制住,现在他竟然还有心情与我开玩笑。

初雪一双美目在我们之间流转着,倒是祈殒先开口道,“辰妃,皇上要见您带着笑,我一口回绝,“不,我要陪在祈佑身边。”

“母妃,您就去见见二叔吧,母妃……”初雪双手扶上牢门,可怜兮兮的望着我,眼中含着泪珠,不停的唤着母妃。

我的心头一软,不得不佩服连曦,竞将初雪搬到牢中请我出去,为的是什么呢“祈佑我”为难的望了眼祈佑,他黯然一笑,“去吧。”

我伏下身子,深深拥抱着祈佑,“你等我回来。”直到离开,身上的温度渐渐消失,失落感渐升。我不愿去,但是我知道,去不去不能由我。

么风阙殿飞檐卷翘,金黄的琉璃瓦被阴沉沉的天色笼罩着,金波顿逝。我被领进了风阉殿的偏堂,一把覆盖着鹅软毛的椅子被两位奴才扛了进来,小心翼翼的摆放在我面前,“辰妃请坐。”

我安然坐下,静静的等待着连曦的到来,心中也暗生疑惑,连曦要见我为何要在风阙殿直到连曦在众位奴才拥簇之下进入风阙殿之后,我立刻想起身,但是我看见他的身后还跟随了许多官员,我又安静的坐了回去。在偏殿,我能一览连曦脸上的表情,也能听到那批官员的说话声,只可惜,我在偏殿,那批官员根本看不见我。

“皇上,您快下令将亓国一干余孽皆斩首示众吧。”

“对啊,皇上,您还在犹豫什么呢?”

“难道皇上您想要纵虎归山,皇上可知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为保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基业,定然要毫不犹豫的将他们悉数斩杀。”

听着他们皆一致请求连曦将祈佑等人斩杀,我在心中暗暗一笑,难道连曦要我来只是为了听这样一番话吗?他认为我会怕死吗,与祈佑死在一起我此生无博“够了,你们给朕滚出去。”连曦愤然一声恕吼响彻整个大殿,众官员的跪了满满一地,“皇上息怒!”

连曦缓缓吐出一口凉气,用力平复着心中的怒火,“你们上的折子,朕会斟酌着考虑,都出去吧。”

“是。”

只闻脚步声渐远,连曦已朝我走来,眸子含着久战未褪去的沧桑痕迹。我立即起身向他跪行了一个礼,“参见皇上!”如今我已是阶下囚,连曦却已是一统天下的帝王,我该对他行拜礼的。

连曦站在我跟前,也没有让我起身,只是问,“你看见那些奏折了吗?”顺着他手指向的地方我望了去,在赤金的龙案之上摆放着堆积如山的奏折,只闻他继续道,“全是要求朕将亓国余孽斩杀的奏折,你说我该如何?”

“皇上是天子,您有自己的想法与主张。”对于他这样的问题我只是进而不答。

“为何不求我放了你们?或许我会考虑……”没待他说完,我便一声打断,“皇上,您作出任何决断,馥雅决不会有任何怨言。”

“我以为你会求我的。”他负手而俯视着我,眸子中闪现出让人异常有压力的亮光。

我句起一抹若有若无的淡笑,毫不避讳的迎视着他。“纳兰祈佑决不会卑微的乞求敌人放他一条生路,他的女人更不会。”

连曦先是一怔,后是大笑,笑的疯狂,“好一个纳兰祈佑的女人!在我将你送还培纳兰祈佑之时便说过,我会将你重新夺回来的。还有我们之间的承诺,你忘记了吗?如今昱国生,你必须与昱国同生。”最后一句话说的坚定不容质疑,我的心却漏跳了一拍,“不,我若要死,你绝对无法阻止。”

“又是为了你的纳兰祈佑吗?多年前为了权利险些要了你的命,而今你却还要陪他一同死,我真不敢相信世上怎会有你这样好的女人!”

我听到他原本那个‘使’字想出口,却改成了‘好’字,我笑了出声,其实我本来就是个使女人,“在这场仗之前,我就对他承诺过,生亦同生,死亦同死。祈佑这辈子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不能再弃他而去。”

他凌光一闪,嘴巴句勒出嗜血的弧度,“你相信吗,我会让你来求我。”

“连曦,何苦呢?战败之后我与祈佑虽然没有说过同死之语,但是我相信,在心中我们早已经作出了决定。既然不能陪他一同俯瞰江山,那便一同共赴皇权“你什么都不用说了,三天,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若三天之后你没有求我,那我便成全你与祈佑共死。”

看他说的如此有把握,我的心‘咯噔’一跳,他又想要做什么……不,现在连曦不论再做什么,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

踩着沉重的步伐与忐忑的心绪重新回到了天牢,还记得离开风阙殿的时候初雪扑了上来,紧紧接着我的腿哭了起来,“母妃,不要走,初雪不要母妃和那个男人在一起不要走好吗,和初雪和二叔在一起好吗……”

看她痛苦的样子,我于心不忍,却还是推开了初雪,“对不起,初雪,母妃爱的男人还在等我回去。”没有丝毫的犹豫,我转身离开,身后传来初雪肝肺寸断的声音。我强忍着没有回头,自己却落泪了。

连城,对不起,于你的愧疚,来生再报。

恍惚问,我再天牢中竞也听到了女孩的哭声,初雪?不会的,这并不是初雪的哭声。带着疑惑,我被递进了牢中,眼前的一幕却让我愣住。原本周遭几问空空的天牢内竞多出了许多人,被挤得满满的。

而女孩的哭声出自于苏月怀中的孩子,泪水蔓延了满面,噪音也微微的嘶哑着,我一怔,这难道就是幕天的女儿,苏景宏的孙女目光一扫,其中还有祈皓,苏姚,与他们的儿子纳兰亦凡。还有众多官员的謇眷,年幼的孩子,年迈的父母,样子狼狈,好不凄惨。

呵,我怎么没有想过,亓国战败,满朝官员皆是昱国的俘虏,这么多人即将面对的将是死亡。只是没有想过,连曦竟然连孩子与老者都不放过吗。我终于明白,为何连曦那么肯定我会求他……但是,馥雅不愿再心软,想自私一次。

我重新坐回祈佑身边,他伸出结实的手臂将我揽八怀,仿佛怕一松手我就会消失一般。我以为他会问连曦找我做什么,但是他没有问,只是紧紧拥着我。

倾世皇妃小说结局:祁佑馥雅自杀
倾世皇妃小说结局:祁佑馥雅自杀

一年,我陪祈佑在边关呆了整整一年,我目睹了战争的残酷,目睹了血腥的杀戮,目睹了满目的疮痰。最夸我触目惊心的便是军中内变,因为没有粮食,受不了饥寒,原本

一本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footfetishoffice.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