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好书推荐平台

秦时明月小说结局:天明月儿归隐江湖

发布时间:11-04 阅读: 次

「杀光你们……我杀光你们……」徐让运起千狱寒圣手,原本只积聚在他两只掌心的那层白霜,渐渐开始向外扩散,迅速遍及周身,疏疏落落地覆上了他的耳际、颈项、嘴唇、白发……徐让蓦地发出凄厉已极的长声哀啸,那啸声像一把刀子似的,切过秋天的树林,切过山脚下那片空旷泥地。

众人闻声色变,方更泪口中急喝:「快快掩闭双耳!」连同花升将在内的数十名各派弟子识得厉害,立刻撕下衣衫布条,塞入耳洞。还有一些内力低微的年轻弟子们抵敌不住,索性紧紧捂起耳朵,拔腿奔逃。方更泪、朱歧、陆元鼎、贾是非、唐过天等人运气专心抵御,谁也不敢轻易开口。卫庄此时以已身受重伤,再经徐让这么一震,旋即昏厥。

荆天明口中也是一声长啸引吭而出,与徐让啸声对抗,手下同时以一招「七零八落」便向徐让打去。原来荆天明看徐让两眼泪流不止,口中狂啸不休,似乎已无章法,只是疯也似地拍击抓劈,但只要被他拍到的人非死即伤,立即出手相救众人。

「真是多事。」珂月跺脚斥道,却也递出一招直击徐让下盘。方更泪、花升将两人随即也以百夫棒法中的「桑女绞丝」去绊徐让。风旗门唐过天、八卦门贾是非却大打手势要本门弟子快快逃走,自己也脚底抹油,随即开溜。

荆天明、珂月等人,但觉一股又一股凛冽的寒气,从徐让的掌力中铺天盖地而来,冻颊

刺骨,几欲窒息,就连原本自己身上的汗水,都渐渐地化成肌肤上的一层薄霜。

荆天明绷着脸紧闭双唇,这时别说是要开口油嘴滑舌,就连想笑都已经动不了脸皮,眼角余光瞥见珂月也是咬紧牙关勉力撑持,原本鲜红欲滴的嘴唇竟已发青,双颊更毫无血色。方更泪、花升将两人更惨,倒像雪人一般。原来一直在旁边观望的八卦门掌门陆元鼎,此时见状,竟然仍有胆抽剑加入围攻徐让的战局。

「快想个办法。」荆天明手下不敢有丝毫懈怠,招招皆以十分真力送出;珂月亦然。两人虽使得正是徐让千狱寒圣手的死对头九魄降真掌,但两人内力与年破百岁的徐让相去太多,实在不是对手。两人脑中虽然急转,却一丁点儿办法也无。

此时荆天明以一招「四顾茫然」右掌内翻朝外推出,似攻实守,左手反掌斜拍,挡下徐让一手自上而下的扒抓;珂月则左肩下压,右肘略提,便是「六神无主」的起手式,好来架开徐让另一手由下往上的拍击。怎料徐让完全不将两人的攻击放在眼中,正中拍出两掌,势道磅礴,犹似山崩地裂,霎时间,老人的全身已被白霜覆盖得只见两双眼珠子。荆、珂二人不及变招,闪亦不得,挡亦不下,眼看二人皆要受上重击。

「荆兄弟危险!」花升将高声叫道。

「珂月宫主小心!」陆元鼎也喊道。

「此番再无侥幸。」荆天明、珂月两人心意相通,知道徐让这一掌送到,两人即将同时毙命,都是调转过头,望向彼此。荆天明瞪大双眼和珂月四目相对,两人平生第一次如此靠近,鼻尖与鼻尖只不过间隔寸许。便在此时,徐让那两掌送到,荆天明、珂月一人挨了一掌。两人咬紧牙关,紧闭双眼,各自以真气抵御。岂知徐让这两掌虽打中自己身上要害,但那冷若寒霜的阴毒掌力,却不知为何迟迟没有逼向自己体内?

荆天明、珂月两人仿佛等了半年那么久,终于忍不住睁开双眼望向徐让。只见徐让全身被自己的白霜覆盖,眼中犹有泪痕,面目狰狞,双手还硬生生撑着;但人却已经气绝了。原来在刚才那一瞬间,这个一百多岁的老人,终于油尽灯枯、寿终而亡了。

「真是侥幸。」方更泪吐出一口气,身体一松,居然脚软站不住瘫倒在地。荆天明、珂月也有隔世之感,珂月轻轻将徐让一推,这个与她家有四代冤仇,害得珂月从小颠沛流离的老人,便像僵硬的木偶一般,向泥地倒了下去。

「咦?」珂月拿手抹脸,这才发现不知何时早已泪流满腮,原来自己内心深处真是怕得要死。「哭什么?」荆天明安慰她道,「你应该笑啊,徐让一死,端木姑姑不就安全了吗?」

「嗯。」珂月收起眼泪,走到端木蓉与卫庄身边,问到:「姑姑,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乌断姑姑人呢?」端木蓉此时正在照看卫庄的伤势,听珂月问,连头也不回,只是扬手一摆,回道:「死啦。」

「是吗?死啦。」珂月如痴似呆地重复着,「死啦……死啦……」

「嗯,死啦。」自从亲眼看见汤祖德吞下长生不老药,证明自己多年来的苦心研究确然成功之后,端木蓉整个人有种被掏空了的感觉,总觉得自己的生命中仿佛少了什么,却又号不是很明白缺少的那一块拼图到底是什么?端木蓉轻轻为晕厥过去的卫庄把脉,冷冷地吩咐荆天明道:「你过来。用三分内力,在这儿……」端木蓉指着卫庄左手手腕内侧,「朝这三阴聚会之处拍下去。记住,只要三分力道,你若用力过度,把他打死了,我可不负责。」荆天明点点头,依言向卫庄左手手腕内侧拍落。只拍了一下,卫庄真的便悠悠转醒过来。

「好了,好了,卫大叔醒过来了。」珂月拍手笑道:「大伙儿都捡回一条命,即使如此,我们也快走吧。」珂月望望四周,众人早已走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他们四人。

「嘿嘿!只怕碍难从命。」赵楠阳、春老、白芊红三人慢步从树林中走了出来。赵楠阳一脸狞笑,春老满面惊慌,白芊红却心怀愤怒。荆天明等人适才全心全意在抵抗徐让,竟没想到被这三人围住。「咳咳——咳咳——」卫庄一开口说话,便牵动伤势咳个不停:「我早该想到你们会埋伏在树林外,说吧,你们带了多少人来?」卫庄硬睁着双眼,瞪视赵楠阳问道。

「也不过就带了三十队弓箭手。」赵楠阳摆摆手,狞笑道:「右护法也不是不明白,保护仙药,事成后除去端木蓉、乌断,乃是方上交与我们的任务嘛,我怎敢有丝毫懈怠呢?」珂月闻言,翻身上树。但见阳光穿过枝叶,疏疏落落地映耀出点点箭尖银光,宛若夜空繁星。阴暗的树林中俱是身穿铁甲的秦国士兵,数量竟有上百成千。珂月登时忧心忡忡,暗想着,「卫大叔身受重伤,端木姑姑的功夫只怕也不济事,要想在箭雨中安然离去,几乎是不可能……」荆天明也望向树下半倚半卧的卫庄,寻思道,「照理说师叔手中应该有月儿的黑剑才是,怎么空着手?八成是刚才扶她来此的时候,从师叔的手中滑落了。月儿的白剑已失,黑剑也不在此,如今赤手空拳,怎么抵挡这么多弓箭袭击?」想着也是面带愁容。如今之计,只得摆出二皇子的身份,看看赵楠阳肯不肯退兵了。

今天么虽没有把握,也只好扬声喊道:「怎么我父王今日竟派了这么多人来接我?春老爷子、赵护法,这排场也太过盛大了吧?哈哈哈哈!」「呵呵呵呵!」春老露出笑容,摸着胡子回道:「让二皇子受惊了,老夫着实惶恐。但方上特别交待不得任月神、神医走脱。这些鬼谷弟子都是一等一的弓箭手,要他们射中左边那片树叶,便没有人射得中右边那片树叶,二皇子莫要担心,是万万不会射中您的。」

「见鬼!这样我更担心了。」荆天明心中暗骂,脸上却笑,「这就不好办了。这神医端木蓉乃是我的救命恩人,更是我的师父之一,我怎能让你们杀了她?还是请几位高抬贵手,让她走了吧。日后我禀明父王,人是我放走的便是。」

「嘿嘿嘿!」赵楠阳接口道:「二皇子既然这么说,何不与属下一同回到仙山圣域,直接禀告方上。有您在方上面前担保,方上必定同意饶了端木姑娘的命。」赵楠阳见荆天明眼神飘忽,知他心中定是在打主意带人逃走,为防荆天明这一手,赵楠阳早有主意;于是,他将手一扬,命道:「将人带出来!」

几个鬼谷弟子身着黑衣黑裤,听赵楠阳有令,当下同声答道:「谨遵左护法之命!」说着便到树林间拖出一个人来。辛雁雁双手反绑,长发散乱,走路也有些困难,显然是被俘虏了好几天了。

「雁儿!」荆天明大惊失色。珂月也吃了一惊。

「荆大哥!就我。」辛雁雁见荆天明便在左近,忍不住也叫出声来。

见了辛雁雁委屈的模样,荆天明恨不得立即冲上去,救出她来;只是几个鬼谷弟子,用刀架在辛雁雁颈间,只怕自己稍动一动,辛雁雁马上有性命之忧。「姓赵的,你说吧,到底想怎么样?」这个赵楠阳先杀了盖聂,又转头依靠项羽,如今又抓了辛雁雁来要挟自己;自己却对这老奸巨猾的家伙,毫无办法。荆天明满肚子气,说起话来也就无礼了。

「二皇子,言重了。」赵楠阳稳占了上风,倒是帮自己留着退路,「属下岂敢伤了辛姑娘一丝头发。不过是想着二皇子需要有人陪伴,这辛姑娘倒生得貌美可人,这才将她留下,也好叫她侍奉二皇子。属下哪敢有什么要求,只是想跟着二皇子一块儿带着神医端木蓉回仙山圣域,好对方上交差罢了。」

「这……」荆天明没料到赵楠阳居然会利用辛雁雁来要挟自己,一时间也真不知如何才好。「天明……你……不懂,他们是想要逃掉那护丹失职的大罪。」卫庄强忍胸中剧痛,小声对荆天明言道:「你……你退开些……」

「左护法……」卫庄从怀中摸出一颗蜡丸,尽量高声对赵楠阳言道:「左护法放心,先前被人夺去服下的那长生不老药是假的!真药一直在我怀中。」说着便将那颗蜡丸轻轻向赵楠阳抛去。

「方才那汤祖德吃的仙药是假的?」赵楠阳、春老闻言都是一愣,两人虽然躲在暗处,但那汤祖德临死前返老还童的模样,两人都是看的清楚,怎么可能吃的是假的长生不老药?春老暗忖,「徐让镇日在旁严密监视,岂容你有丝毫机会调包换药?」正欲驳斥,哪知赵楠阳却收下蜡丸,忽然朗声回道:「原来如此!右护法果然有先见之明。这才骗过了反贼徐让,保住了仙药。」

「是啊。咳咳——」卫庄见赵楠阳领情,松了一口气,又道:「那月神乌断已死在反贼徐让的手下。神医端木蓉虽说逃走了,但也被我打得身受重伤,料想是活不下去了。」荆天明、珂月两人听得一头雾水,此时端木蓉人明明好端端地站在自己身边,怎么说她身受重伤?卫庄护卫端木蓉犹恐不及,又怎么舍得亲手将她杀伤?

荆天明、珂月两人听不懂,赵楠阳心中却一清二楚。卫庄言下之意,仙丹非但没有失去,月神乌断也依方上指令处死,日后就算端木蓉还活着的消息传到方上耳中,卫庄也一力承揽了后果;自己则护药有功,免去了失职的责罚不说,说不定另有嘉奖。卫庄这几句话说将下来,非但是赵楠阳,连春老脸上都放出来欣喜的光芒。

春老摸摸胡子,依样画葫芦说道:「正是!左、右护法今日立下了好大的功劳,这都是老夫亲眼所见。」

「是啊,那端木蓉受了右护法两剑,血流如注,只怕是活不了了。」赵楠阳本不欲与荆天明这个二皇子真正撕破脸,也空口说白话,顺手又推了辛雁雁一把。「至于这位姑娘嘛,唉!这位姑娘是谁,老夫从不曾识得,也无心探究,还是请二皇子代劳吧。」辛雁雁受他这么一推,脚步踉跄地跌到了荆天明身边。

「如此甚好。」卫庄点点头,「这就请几位先行一步,将仙药呈交方上。我随后便到,自会将两位护丹的功劳禀告方上。」赵楠阳、春老深知秦王对卫庄的信赖,听卫庄竟然肯为自己美言,都是高兴极了。两人带着「仙药」,率着三十队弓箭手,心满意足地离去了。

卫庄直到他们走得远了,这才放下心来。「天明……快!快带端木顾念走!咳咳——」哪知一口气松懈下来,竟然吐出一口鲜血,卫庄悄悄擦去血迹,只是一个劲儿催促荆天明送走端木蓉。

「庄哥……你……」赵楠阳、春老二人走后,白芊红就一直站在原地。她眼见自己丈夫身受重伤,担忧不已,宁可冒着性命危险,与珂月、荆天明等人留在一块儿;岂料自己丈夫对自己不闻不问,只一心一意想着端木蓉!加上卫庄方才用假药来换取端木蓉的性命,课件得卫庄他真的……「庄哥,你……你竟然这样想方设法,不顾性命地也要护得这女子周全吗?」白芊红再也无法忍耐,拔出闭血鸳鸯刀,指着端木蓉的鼻子说道:「庄哥,这女子跟你有何关系?为何你这样对她?」

「你想干么?」珂月往前跨上几步,挡住了端木蓉,「什么你啊我啊的,这两人一个是我大叔,一个是我姑姑,你别想……」

「不,你只要护住端木姑娘。」卫庄却道,「珂月,你让她过来。不要……我不要你们管……让……让她来。」珂月一愣,将端木蓉拉到自己身后,却让白芊红持刀上前到卫庄身边。

「庄哥。」白芊红心中凄苦莫名,「我有一事问你,你实说了吧。庄哥,你……你是不是……喜欢……端木蓉?」

秦时明月小说结局:天明月儿归隐江湖
秦时明月小说结局:天明月儿归隐江湖

「杀光你们......我杀光你们......」徐让运起千狱寒圣手,原本只积聚在他两只掌心的那层白霜,渐渐开始向外扩散,迅速遍及周身,疏疏落落地覆上了他的耳际、颈项

一本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footfetishoffice.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