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佳期如梦》番外:与子偕老

发布时间:10-31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爸爸!爸爸!这里!这里!”纪念琅琅的声音轻脆如玉,落在机场大厅喧哗的空间里,分外清晰动听。旁边一个年轻男子闻声转头,了然地冲她们微笑,佳期有些尴尬地低下头,掩饰地轻轻抚平女儿微有些散乱的鬓发,为纪念的急切,和她的急切。

抬起头,正好迎上那张每晚睡前静静思念的面孔,挺直的鼻梁,如黑夜般深邃的眼睛,还有,他眼角的细纹。

孟和平抱起女儿,倾身在佳期脸颊轻轻一吻,“又在发呆?”她的皮肤白净细腻,在怀着纪念的时候,更是透明得仿佛一触即化,以至他一闲下来就喜欢亲她的脸,温温软软,真实地在他唇边。

纪念掩着小嘴“嘻嘻”地笑,大眼睛忽闪忽闪,闪着是孩子特有的敏锐和顽皮。

“快走吧!回家给你们做好吃的!”佳期不好意思地整理女儿的发带。

孟和平痴痴地看着她,这样柔和好听的声音,这样让人听着便觉得温暖而舒服的声音,属于佳期,他的佳期。

“耶!妈妈,我要吃蛋炒饭!”纪念高兴地挥舞双手。

车载屏幕上闪烁的小红点,沿着地图正缓慢闪动,提示着他们目前处于的位置。她在前面开车,孟和平就抱着纪念坐在后座。纪念手足舞蹈,连比带划地给爸爸讲今天都做了什么,而孟和平也神情专注地听她讲,比听上亿元的开发案还认真。纪念从参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讲到不小心又踩了赵小炜的脚,笑得前仰后合,最后又想起故居纪念馆照片里一个剪发少女的指环,“和妈妈的指环一模一样哦!”纪念不忘补充。佳期从后视镜里看孟和平的脸色,而他只是低着头整理女儿的发带,声音很轻:“下次不要掉队!”

纪念没想到这次的礼物不是洋娃娃,而是伦敦塔桥的立体模型。几千块零散、切割平滑的紫檀木,在灯光下闪着神秘的光泽,香气若有若无地盈绕在鼻间。她新奇地爱不释手,抓了一把在手里:“爸爸,你和我一起拼?”

孟和平还没来得及回答,佳期已经走进来:“孟和平,你让纪念先去洗澡!”塞了一块大毛巾在他手里,又匆匆赶回厨房。

纪念扁了扁嘴,孟和平笑着把毛巾递给她:“快去吧!”

孟和平从主卧的浴室出来,疲惫地一头倒在床上,习惯性地去枕间去寻找熟悉的气息,身体怀念久违的舒适,心却满满地在叫嚣。他终于按耐不住起身去厨房,路过书房又想起什么。推开门,果然看见纪念跪坐在他的大椅子上,专心地拼图,塔桥的底座已经初见端倪。而她的头发并没有擦干,水顺着发丝滑下,在发梢慢慢聚集,一颗,滴落,又一颗,滴落。纪念性子急,有什么新东西,一向等不得,这一点像佳期。他们还在念书时他便记得,热的东西佳期等不住,所以他喝茶总是习惯替她也凉上一杯。孟和平走到她身边,拿了手里的毛巾给她擦头发。

“别动!弄散了我的桥!”纪念一手挥开毛巾,一手护着拼了一点的模型。孟和平抓住她的双手放在她身前,再次拿起毛巾:“先擦干头发!”纪念的头发乌黑浓密,这也像佳期。想到在厨房忙碌的佳期,孟和平的嘴角不自觉地慢慢扬起来。一时间父女两个人都不说话,孟和平专心地擦着,纪念竟然也乖乖不动,怪不得佳期曾经对他抱怨,“她拗起来只有你能治得住!”语气不无羡慕。

轻轻带上书房的门,孟和平径直来到厨房,佳期系着淡绿色的碎花围裙,正在将青菜下锅,油锅里咝咝作响,串起的白烟迅速地被抽油烟机吸进去。德国橱柜,佳期的德国橱柜。为了纪念上学方便,他们便搬到市区来,选房装修都是佳期经的手,之前一直不让他看。他还清楚地记得搬进来那天,她站在崭新的德国橱柜前,冲他顽皮的笑。那个笑容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那样久,那样久以后,他终于又见到了这样的笑容,和那个曾经鼓起腮帮子瞪他的佳期。纪念有一次眨着乌黑的大眼睛,一脸认真地对他说:“爸爸,你是不是有多动症?”他按耐住惊讶和笑意,以平静的语气问:“为什么这么说?”纪念振振有词,还用手比划:“要不然你怎么一回到家,就一会儿窜到我这里,一会儿窜到妈妈那里?”孟和平忍俊不禁:“那个经常乱窜的,是你吧?”纪念的否认很大声:“才不是呢!”想到在书房专心“建桥”的纪念,孟和平的嘴角不自觉地慢慢扬起。因为那是他一天最快乐的时光,他怎么能坐得住?

那天碰到容博,聊完生意聊近况,他最后欲言又止,终于还是问:“真的不介意?”是在替东子问吧?容博是最绅士的人,如果不是如此在乎,不会忘记守礼;可是他毕竟不了解。不是“不介意”,是“感激”。他和佳期的不幸,从来与东子无关;而他和佳期的幸福,却全靠东子成全。没有他,佳期不会有勇气再面对他,本来,她自己放弃,放弃这一生,放弃今后,所有的幸福……

孟和平走过去,从背后环住佳期的腰。佳期的动作一滞,随即失笑:“炒菜呢!”

“佳期,我好想你。”

当午夜时分孟和平终于沉沉睡去,佳期这才慢慢地坐起来,回身轻轻地给他掖了掖被子。她不敢多动,只是默默地抱膝坐在那里。

孟和平回来了,可是她还是睡不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脑子里的一根弦突然一紧,佳期下意识地把手伸向枕下,摸索到那根线,轻轻一扯手里便多了一份重量。卧室的灯并没有开,世界黑暗而寂静,寂静,思绪像太空里的一粒灰尘,没有阻力,轻易翻滚回转,跨越七年的日日夜夜,她好像又看见上海那天鹅绒般漆黑而柔软的夜空,看到那场盛世烟花。

背后孟和平翻了个身,佳期蓦然回过神,知道是他醒了。“还睡不着?”孟和平低沉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分外清晰真实,佳期还未回答,已经被他拉进怀里。孟和平给她盖上被子,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怀里:“夜里凉,怎么不裹上被子?”

“对不起。”佳期愧疚地把头埋进他怀里。

“傻丫头,”孟和平轻轻拍抚着她的背,“你先睡,你睡着了我再睡!”

佳期突然觉得眼眶发热,飞快地闭上眼睛,这样的感觉,就像纪念出生那天。产房里,孟和平抚着孩子浓密的胎发,低声说:“就叫纪念吧!”佳期的眼泪刷的就掉下来,怕被他看到,慌忙地侧过头去。

佳期乖乖地一直闭着眼睛,从手到心,一点点温暖起来。她已经习惯依赖他,在这个时候依赖他。他总会给她最大的包容,最温暖的依靠---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她也许勇敢,却不够坚强;又或者她从来就不坚强,只是现在不再想逞强而已。因为,有他在。凡事有他在,佳期总觉得可以依傍,可以放心。

其实她一直是在依赖着孟和平的。

当年,是孟和平来接的机,佳期只是没想到会见到周静安,其实也没顾得惊讶,只觉得松了口气。孟和平去取车前脚刚走,周静安就兴奋地抓住她的手不放:“佳期,今早接到孟和平的电话,简直像做梦一样!我竟然接到孟和平的电话!孟和平的电话耶!你知道是什么感觉吗?就像你前一天刚刚在杂志上见到梁朝伟,第二天就看到他本人!余震犹在呀余震犹在!不过也真的和梁朝伟一样忧郁哦!”周静安双手交握在胸前,眼睛聚在空气中的某一点,深情回忆:“他的眼睛看着我,安静地、深沉地看着我,然后真挚地、诚恳地、一字一字地说:‘请和我去接佳期!’”

周静安转过头看她:“你说我怎么拒绝?”尤佳期勉强微笑:“所以你就没拒绝啊!”周静安的声音又低下来:“可惜一路上没怎么和我说话!”她又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大叫:“尤佳期,你怎么认识的孟和平?对,一定是通过阮正东!”她突然意识到说错话,连忙住了嘴。正巧孟和平的车停在她们面前,周静安立刻拉着她坐进后座,孟和平还没说话,她就自报了家门,回头对佳期说:“先住我那!”

佳期第一次如此感激周静安的好奇心,连连点头。孟和平一路都没有说话,车里只有周静安的声音,细细讲述佳期走后发生的事情,佳期努力听,用力地想把她的话听进去,却只觉得周静安说的话都变成一个个汉字,在空中围着自己徒劳地飞转。

车子到了周静安家楼下停住,孟和平回头:“佳期,我今天有点急事,过几天再来看你。”佳期不可避免地抬头看他,这是下飞机以来她第一次正视他,却觉得原来并非想象中的那么难。他的眼睛平静深邃得犹如清朗的夜空,并不逼人。她连忙点头:“好,你先忙!”

他又看了周静安一眼,静默了一会儿才说:“谢谢你!”

周静安难得地没出言讽刺,认真地说了句“不客气!”

上了楼,周静安竟然没有再追问她,催促着她洗澡、吃饭,然后拉着她坐在电视机前看韩剧,哭完了笑笑完了哭哭完了睡,佳期也不知道这样过了几天。每天什么也不想,只要听周静安的命令就好:起床!刷牙洗脸!吃饭!看电视!睡觉!……直到一天早上被电话吵醒,四处一看,周静安竟然不在家,接起电话才知道是她。

“你什么时候出去的?”佳期迷迷糊糊地问,声音里还带着睡意。

“七点啊!今天再不上班老板非扒了我的皮不可!尤佳期,老板让你今天过来上班!马上!”

“哦!”佳期下意识地答,放下电话,乖乖地去洗脸刷牙。

就那样重新开始的日复一日吧!生活没什么变化,她只是不敢想,思想还在,只是睡着了。直到孟和平再次出现。

走出大楼,佳期便看见他斜靠在车身,低头含着一枝烟,划着火柴,一下、两下……到最后终于划然,点着了烟,他抬起头。

还是那双眼睛,平静深邃得犹如清朗的夜空,并不逼人。

佳期下了很久的决心,才走到他面前,低头看着脚面说:“孟和平,我很好,你以后不用再来看我了!”话说出口佳期立刻后悔,她竟然连婉转都不会了;可是再解释只会越描越黑,佳期只有沉默。

孟和平也不说话,佳期低头呆呆地看着他指间的红芒明灭,也不知过了多久,才听到他开口:“东子的骨灰迁进了墓园,你要去看看吗?”

原来他那天说有急事是去上海……

佳期突然觉得一阵胸闷,她漏掉了这样多的东西,多到她无从想起,脑子里一阵轰鸣,各种情感涌上来,只觉得头痛欲裂。恍惚间听到孟和平低声唤她,佳期像是寻到依靠,循着声音慢慢地抬起头,直直望入那双眼睛,那双平静深邃得犹如清朗的夜空的眼睛。

原来,她一直可以直视他的眼睛。

孟和平鼓励地向她微笑:“佳期,我送你过去吧!”

她也曾担心近乡情怯,可是当最后终于站在墓前,她只感到心安。他在那里,就在那里,没有消失,没有不存在,他在那里静静地希望自己好好的,幸福地活着。而她,努力地幸福。后来,这便成了习惯,每年孟和平都开车送她去墓园。

孟和平也开始慢慢地约她,并不频繁。刚开始佳期还会试图理清一些东西,后来便渐渐放弃了。思考是如此的累,而她已经没有力气。孟和平是熟悉的、温柔的、懂她的,在他面前,她只是自己,不用提起力气刻意去做任何事情。佳期也曾经担心,在他面前这样无所遁形会无法自处,可是,他的眼睛,却只让她觉得安稳而舒适,那是比爱情还多了的一层东西……

佳期不确定那是什么,但是它让她想到相守,让她看到生活的轨迹在向远方延伸,而尽头,是一辈子。而她没法拒绝,只是恍惚觉得那是她渴望了很久很久的东西。

后来佳期还是搬回自己的地方住,每天朝九晚五,像以往一样上下班,闲暇和周静安喝喝茶、聊聊天、逛逛街。只要工作不忙,孟和平就来接送她上下班,偶尔一起吃晚饭,日子过得平安顺遂,直到有一天周静安点醒了她。“我每年春节都祈祷新的一年里工作顺利,从来就没管用过!如今才知道,什么祈祷?其实抵不过孟和平一辆Chopster!”佳期这才突然记起,上次孟和平来接她,她前脚坐进车里,老总后脚便过来打招呼,至于孟和平答了什么,佳期早已经忘了。

所以如今才恍然,平安顺遂,原来是因为这样。

工作顺利,生活安稳,这不是她要的幸福。佳期觉得害怕,原来最重要的东西她并没有抓住。佳期突然很想见孟和平,午休躲到一边打他的手机。乍然听到彩铃,佳期有片刻地怔忡,眼眶鼻头猛地一酸。那是《山丹丹花开红艳艳》的钢琴曲,而她第一次听到。

她忽然记起许久前孟和平那个电话。那时她故意慢慢地不回家,跟他说要加班,或者说自己忙,幸而孟和平也忙,隔了那么久见不到她,他忍不住给她打电话,问:“你什么时候回家?”她说:“晚上我要加班,就不过去了。”他语气可怜:“那我晚上去接你下班好不好,保证不吵到你做事,我想你,我有十来天没见着你了。”

《佳期如梦》番外:与子偕老
《佳期如梦》番外:与子偕老

“爸爸!爸爸!这里!这里!”纪念琅琅的声音轻脆如玉,落在机场大厅喧哗的空间里,分外清晰动听。旁边一个年轻男子闻声转头,了然地冲她们微笑,佳期有些尴尬地

一本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