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好书推荐平台

且试天下番外:天涯地角有穷时

发布时间:10-06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韩朴篇

“快!别让他跑了!快追上!”

“站住!韩少侠!你站住!”

夜幕下,一群人举着火把提着灯笼飞步追赶着前面一道人影。

借着朦胧的灯光,可以看见,后面一群人皆为家丁护院装扮的壮汉,前面飞跑的却是个年约十五六岁的白衣少年,眉清俊秀,一脸的不耐烦又带着两分不在乎随意,施展着轻功快速的飞掠着。而身后追赶的人虽然比不上他的功夫,却也都是练家子,所以跑的也是飞快,一路连连坠落,又兼人多势众,追的气势汹汹。

就在这一群人你追我跑中,漆黑的夜色里,忽然响起一道清冷的女音。

“哈哈……这可真有趣。”

前面飞掠的少年脚下一顿,然后一脸惊疑的神色,侧耳去听,似乎想知道方才是幻听还是真的有人说话。

“几年不见,你小子就这麼点出息?”女声再次响起,带着调侃与笑意。

白衣少年这次听清了,顿呆若木鸡,竟不知道是要欢喜还是愤怒,只是呆呆站着,目光望着前方。

幽暗的夜里,前方忽然亮起了一片柔和明亮的灯光,几丈外的地方,停着一辆极大的马车,马车周身漆黑,在车前挂了两盏水晶宫灯,灯笼里亮着的并非烛火,而是鹅蛋大的夜明珠,光华闪烁,将周围数丈内照的有如白昼。

“他在这里!追上了!”

“韩少侠!你别要再跑了!”

那群护院追上来了,看到前方白衣少年的身影,顿时大喜,一个个围了上去,手里拿着绳索,虽然是想要绑了白衣少年,待走到近时,看到那辆奇异的黑色马车,顿也有些惊疑,一时面面相觑,犹豫着是不是先上前把人绑了。

就在这时,马车“嘎吱”一声,车门打开了,走出一位女子,素衣雪月,髪如墨稠,额间一枚弯月玉饰,映着那清波凌凌的双眸,仿如新月坠湖,见得她清姿绝世,风华无双,顿将那群护院看呆了。

那女子却目光落在白衣少年身上,笑吟吟的看着他。

白衣少年看着那女子,看着看着,忽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此举顿时惊得那些护院一个个张大了嘴巴,不知要如何反应了。他们可是知道这白衣少年的厉害的,可怎麼也没想到他们眼中的绝代高手,竟然就这样无缘无故的哭了,一时护院们也傻了眼。

那白衣少年却只是嚎啕大哭,像个走失了找不到家的孩子般,哭的又伤心又无助。

那女子却只是静静看着他。

许久,白衣少年终於停止了哭声,抬眸看向白衣女子,目光又是怨恨又是欢喜,神情又是委屈又是渴望,那真是复杂又纠结。

“朴儿,你怎麼和小时候一样那麼爱哭啊?”女子轻声叹道。

这话一出,白衣少年再也绷不住了,飞身扑了过去,“姐姐”

女子伸手,轻巧的接住了少年。

“姐姐!你为什么说话不算话?为什么这麼久了都不来接我?”少年抱住了女子埋怨道。

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韩朴,这女子自然就是江湖已不见的风夕了。

“恩……”风夕含糊了一下,“姐姐有点事耽搁了,这不一回来就马上来找你了吗?”

“真的?你不是哄我?你是不死不想要我了?”

“当然是真的。姐姐怎麼会不要你了。”

“呜呜呜……你这麼久没来找我,害我以为……”

“乖,别哭了,姐姐才你这麼一个宝贝弟弟,怎麼会舍得呢?”

“你这回可不许再抛下我了。”

“不会了,从今以后,姐姐在哪,你也就在哪。”

两姐弟,一个百般撒娇,一个百般抚慰,只将一旁的护院们看的满脸抽搐。

这就是那位武艺冠绝的韩少侠?他们一个个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安抚完韩朴后,风夕总算有时间理会眼前这群人了,“朴儿,这是怎麼回事?”

“什么事都没有。”韩朴哪里肯说实话。

而那群护院这会儿回过神了,一听韩朴的话,岂能答应,当下一名看似首领的汉子上前几步,“韩少侠,请跟我们回去。”

风夕目光扫一眼那护院首领,再转向韩朴。

韩朴沉着脸不说话。

护院首领倒也直接,道“韩少侠,成亲的吉时不能耽误,你要不肯走,我们只好把你绑回去了。”

风夕一听这话,顿时眉头挑起老高,“朴儿,你订亲了?”

“我才没有!”韩朴连忙摇头,“是他们强自为难人。”

“哦?”风夕看着他,尾音微微拖高了一个调。

护院首领倒也直接,道“韩少侠,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们哪里强自为难人了,明明是你直接摘了绣球,自然就得和我们小姐成亲。”

“我又不知道那是绣球。”韩朴嚷道。

“那就是绣球,我们柳家招亲的事这方圆百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那护院首领也有了火气。

“我就不知我就不晓。”韩朴一句话就推乾净。

护院首领见劝说无果,手一挥,“把韩少侠请回去。”

那群护院顿时纷纷围上来,准备要绑人了。

“你们再强逼,可别怪我出手无情了,”韩朴也被惹出了火气,特别是这事还被他敬为天人的姐姐撞上。

眼看着双方就要动手了,风夕叹了口气,“朴儿,你给我把事情说清楚。”

她这话一出,韩朴立马缩了脑袋,而那帮护院却觉得有机可趁。他们不是姐弟吗,这婚事或许只要姐姐点头了,弟弟还不是得乖乖听话。

於是护院首领马上向风夕抱拳行礼,道“这位姑娘,你是韩少侠的姐姐,常言道长姐如母,这事你做的主了,可不能由着韩少侠这般任性行事。”

“哦,说说怎麼回事?”风夕先看了眼韩朴,才把目光转向壮汉。

於是护院首领将事情细说了一番。

原来这群人是撷镇柳家庄的护院,这柳家庄在方圆百里也颇有声名的,柳家庄的主人柳老爷柳夫人年年过半百,膝下只有一女,年方16,生的才貌双全,柳老爷夫妻爱若掌上明珠,舍不得女儿出嫁,想招个女婿上门,只是周围的适龄男子柳小姐全部中意,反而弄了个绣球挂在庄前的柱子上,说谁能摘了绣球就可以娶她。

那挂绣球的柱子,是柳小姐命石匠砌的,光秃秃的高达六丈,常人哪里爬得上,是以这绣球都挂了大半年,也没人摘到,但今日韩朴路过柳家庄时,看到绣球,轻轻一跃,便摘下了,这可不是天赐良缘么。

“韩少侠既然摘了绣球,自然就要和我们小姐成亲,走到哪里都是这个理,姑娘说是不是?”

“我都说过了,我根本就不知那是绣球,更不知道你们柳家招亲!韩朴怎麼肯同意,吼完了护院,立马转头望着风夕,一脸的紧张,”姐姐,我真是真的不知道,我就路过是,看到那柱子上挂了个花篮很漂亮,一时好奇就取了,哪里知道那是招亲的绣球。“说起来,他才真是冤。

“哈哈哈哈……“风夕听完前因后果,却是一顿大笑,”朴儿,你怎麼干出这麼乌龙的事啊,小小年纪的,这不是惹风流债吗?”

“姐姐!”韩朴恼羞成怒。

“这位姑娘……”听着风夕这语气,护院们心里没底了。

风夕却不理他,只目光上下打探着韩朴,然后颇为欣慰的点头,“哎,朴儿长大了,都可以娶媳妇了。”

“我才不要娶媳妇!”韩朴立时反驳,转头便又对那些护院叫道“我绝不会和你们小姐成亲的,你们快快回去,再纠缠不清,我就真的动手揍人了!”

“你这人敢做不敢当,我们还怕你不成!”护院们也恼了。

风夕叹气,转身回了马车,小孩子惹的事情得自己解决。

眼见一言不合就要开打时,远处忽传来叫唤声。

“你们别吵了!小姐来了!”

这少女显然就是柳小姐了,她手中捧着一个十分精致漂亮的花球,风夕看了才知道为何韩朴要说是花篮了。那花篮是以细竹编成,形状像半球形,周围绕着许多竹编地瞄着七彩的花,远远看着,真的像花篮。

柳小姐一到,谁也不看,径直往韩朴走去,将手中的花球往他前面一送,冷冷道“挂回去!”

韩朴本来打着12分的戒心,听到这一句,到时楞了下,那些护院更是一脸的惊愕。

“又不是给你摘的,你多什么手!”柳小姐满脸的好事被破坏的恼怒。

韩朴醒悟,顿时眉毛飞扬起来,“挂回去就没事了?”

柳小姐皱皱眉头,“要不是没人能跳的那麼高,谁麻烦来找你。”(好奇,一开始事怎麼挂上去的)

她这话一落,护院们可有意见了,“小姐,老爷和夫人可不会同意的,韩少侠既然摘了绣球,他自然是小姐的夫婿。”

柳小姐冷冷扫了护院们,然后目光盯着韩朴。

“朴儿,小姐的花球是在等人,你快挂回去。”马车里传来风夕的声音。

“好!”有了姐姐地吩咐,韩朴如奉纶音,眨眼间便消失于黑夜中。

柳小姐看了一眼马车,没做声,转过身,在仆人们地拥护下回去了。

这些护院面面相觑会儿,然后追着小姐走了,反正刘老爷夫妻回头有什么责难也可以推到小姐头上了。

一切归於平静后马车里传来一道凤鸣玉叩似的优美嗓音“一场闹剧!你这个弟弟可真是长进了”

“别急着笑话,我弟弟不就是你弟弟。”风夕哼了一声,又开了车门跳了下来。

登陆不过2刻钟,韩朴便回来了,一见到马车前的风夕,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脸上的焦灼也退了,“姐姐!”

两个起纵便落在风夕身前,伸手便抱住她。刚才他很怕回来时又见不到人,便是满天下去找,却是怎麼也找不到。他害怕那种恐慌,仿佛被遗弃了,世间就他一人。

风夕似乎知道他的感觉,伸手揽住他的肩膀抱了一下,才是放开他,“好了,我们回家。”

韩朴一震,抬头傻傻的看着风夕。

那样的目光令风夕有些心痛,有些愧疚,“傻朴儿,你不和姐姐回家吗?”

“我……我要去哪里?”韩朴傻呆呆的问。

“回家,姐姐是来接你回家的。”风夕温柔地看着他。

韩朴心头一震,然后眼眶一热,“哇”的一声又哭了。

他以为他没家了,也没有亲人了,这一年他找她都找的快要绝望了。一时心头酸甜苦辣委屈伤心全都爆发了。

只不过韩朴这次没哭几声,马车里忽然“哇哇哇!”地响起一阵洪亮的婴儿啼哭,把他的哭声给吓断了。

他呆呆的忘了哭了,愣愣的看着马车。

车门开启,走出一身墨衣的丰息,只是--他的怀中抱着一个婴儿,但就算抱了婴儿,也不能损他半分雍容高贵。

“他饿了。”丰息把怀中的婴儿往风夕面前一送。

韩朴瞪大了眼睛,看着丰息,再看着他手中的婴儿,然后转回头看着风夕。

风夕接过婴儿,哄了几声,不哭了,捧到韩朴面前,“朴儿,这是你小外甥,还没取名,你要不要给他取名?”

“你是不是去生孩子了,才没来接我?”韩朴梦呓似的问。

风夕语塞,发现怀着这个孩子是,人在碧涯海的岛上,害喜严重,吃不下,睡不稳,人躺在床上动不了,哪能坐船回来,只好等生下孩子,结果就过了约定时间。

韩朴见她不说话,顿时再次“哇”的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道“难怪你不来找我,原来你有了孩子,所以你不要我了。”

他一哭,婴儿也哭了起来,顿时哭声热闹,直惊得四野虫鸣鸟飞。

“朴儿,谁说姐姐不要你了,这不一回来就来接你了。”

“可你有了孩子。”

“有了孩子,可你还是我弟弟啊。”

“你还和这只坏狐狸成亲了。”

“这……朴儿以后也会成亲的啊。”

“我才不要成亲!”

“臭小子,话别说的这麼满。来,跟姐姐说说,喜欢什麼样的女人,刚才那位柳小姐其实也不错。”

“哼,我才不要娶那些又笨丑的女人。”

“……”

“我要娶姐姐这样的!”

且试天下番外:天涯地角有穷时
且试天下番外:天涯地角有穷时

韩朴篇“快!别让他跑了!快追上!”“站住!韩少侠!你站住!”夜幕下,一群人举着火把提着灯笼飞步追赶着前面一道人影。借着朦胧的灯光,可以看见,后面一群人

一本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footfetishoffice.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