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且试天下番外:平淡夫妻事事悲

发布时间:10-06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风息篇

话说兰息和风夕领着那五十车的行李和一群属下,一路行去,一个月后,到了某座山下,再一日后,到了某座山谷。

山谷四面环山,谷内十分开阔,又早有先到的属下打点过了所以他们到时,这里已是有湖,有溪,有田,有花,有树,有房,有舍……的世外桃源。

"倒是个耕读的好居所。”当时风夕是这样感慨的,然后就个新近升为她夫婿的人商量,“到了这里,不用处理朝政,也不用打仗,我们可以过一过男耕女织的田园生活了。”

“丰息欣然点头,”那我们如民间夫妻那样过一过男主外女主内的日子“

夫妻两边如此拍板了。

那些屋舍是先前来的属下建的,如今两位主上到了,自然是要按他们的要求建更大更好更舒服的庭院来住,于是在属下们忙着给他们建居所的时候,两夫妻这暂时住在属下腾出的一间屋舍里,开始过起男耕女织的日子。

所谓男耕女织,简单的来说,就是男人在外耕作种出谷物,菜蔬,以保证全家能吃饱,女人则在家做饭,打扫,裁剪,以保证有熟的饭食可吃,有干净的屋子可住,有衣裳可以穿。

于是乎,白天,丰息让一名懂耕种的属下领着,去耕地挖田,去播种蔬菜,风夕则在家里圣火做饭,打扫屋舍,洗涤衣物。

如此过的3天,第4天薄暮。

丰息拖着锄头扶着腰往家走,到了门口,便看见坐在阶前揉着手腕等着他的风夕。

夫妻两人彼此打量了一番,再对视一眼,然后齐齐叹气。

“郎君”风夕捏着嗓子,“可怜这风吹日晒的,你脸都成枯树皮了。”

那声“郎君”让丰息抖了抖,然后他一脸深情的道“卿卿,可怜这油烟熏染的,你都快成黄脸婆了。”

一声“卿卿”,风夕连打了2个哆嗦,不再捏嗓子了,而是一脸温柔的道“郎君。你这手……哎呀,都长水泡了,这后还这么写诗吹笛呀。”

要表情温柔,丰息自然是信手拈来,当下柔情似水的牵起妻子的手,“卿卿,你这手……哎,可怜的,都长茧了,这以后还怎样弹琴画画呀。”

两人似乎没有感觉自己的“辛苦”,只是“怜惜”对方,执手相看,颇为动容,差一点就能达到“无语凝咽”的境界。

“含情脉脉”地对视了会儿,还是风夕先败下阵来,“我看着男耕女织的日子不大好过,我们换一种吧。”

丰息自然是求之不得的,环顾四周,道“以前我们要做的事太多了,老是感慨没有闲暇,如今既然来到了这山清水秀的地方隐居,那我们就过着安乐的日子得了。”

于是乎,两人放弃了田园生活,改为清闲度日。

对于他们这几日的劳作,一干属下悄悄点评:2位主上完全是吃饱了撑着,没事找事做,结果自讨苦吃。

***

清闲度日,顾名思义,整日啥都不做,自己想如何过就如何过。

第一天。

丰息扛了根鱼竿,去湖边钓鱼,只是当丰公子看见属下给鱼钩挂上的鱼饵--一条扭动的蚯蚓,当即恶心的甩了鱼竿,并且下令,以后饭桌上严禁出现鱼。

风夕则去山里转悠,想看看有什么珍禽异兽没,要有中意的就捉只回来养着或吃着,不过转了大半天,别说没看到珍奇,就是老虎,狼,虎,豹这类凶猛的半只都没有,只有几只灰毛毛的野兔,野鸡,野猪,而对于这种没有半点挑战性的小东西,风女侠指尖都不想动一下。

第二天

丰息觉得可以做做他擅长的事--种花。于是指挥者几名属下,挖出几块花田,将带来养在院子里的珍稀兰花自花盆里移到花田里,想着以后一定要让着山谷里开满兰花。只是次日他再去花田时,却发现栽下的兰花全不见了枝叶,田里只留有几行野猪蹄印。丰公子看着昨日还青青翠翠今日却只剩光秃秃化根的花田,心里头割肉似的痛。

风夕没去山里转悠,想她做过公主,做过将军,做过女王,做过女侠,甚至偶尔还扮过乞丐和无赖,可就是没做过闺秀,于是闭门在家,寻了针线过来,想绣个鸳鸯戏水的帕子,回头甩在丰公子的脸上,也表一表她的贤良淑德。奈何,十根指头上都扎满了血洞了,那帕子上只纠结这一团线,以她十丈外也能看清蚂蚁爬行路线的眼睛看了半天,也没能看出帕子上那是个什么,至于鸳鸯……风女侠觉得还是去湖边看算了。

第三天……

大清早,丰公子与风女侠站在门前,环顾四周,还面面相视。

半响后,丰公子问“你今天打算怎么过?”不如她干什么,他也更着吧。

沉默。

沉默。

最后,两人长长叹息。

“这清闲日子也不好过”丰公子按按眉心,“我们不如再换一种。”

风女侠深表认同,“那你说过哪种日子?”

丰公子看着风女侠。

风女侠看着丰公子。

看着看着,丰公子脑子中闪过一个念头,于是他长吁短叹,“这半生都要过完了,可从相识到现在,你对我大半时候都是冷嘲热讽,要不就是一言不合就和我打一架,如今好不容易成婚了,也少有温言软语,更别说举案齐眉,琴瑟在御了。”

一番话说完,风女侠眨眨眼睛,明白了“晨起郎君画眉,夜来红袖添香?”

丰公子微笑点头“然”

***

丰郎画眉,风卿添香……想象一下,这是很美好很恩爱的旖旎风光。

第一天。

清早起床,当风夕洗漱后,坐在妆台前梳头时,丰息很自觉的走过去,为爱妻画眉。只是--他在妆台前扫视一番后,问“石黛呢?眉笔呢?”

风夕梳头的手顿住,目光也在桩匣上扫了一圈,然后很心虚。

妆匣上别说没有画眉用的石黛,便是胭脂水粉这些也没有,就几只钗环。

丰息无语,很想吐一句“你还是不是女人”,但看着爱妻清眉俊目得面容,顿时又笑如春风,“有道是清水出芙蓉,卿卿不要这些庸脂俗粉来修饰。”

晚上,自然是红袖添香了。

丰息决定画目前居住的山谷,于是风夕为他倒茶磨墨,丰公子认真的画着画,等觉得砚台没墨了茶杯没水了,抬头一看,风女侠已趴在桌上睡着了。

第二天。

鉴于昨日缺了画眉的必要工具,是以丰息从一名女下属那里弄来了石黛,眉笔,所以等风夕梳好了发髻,他便走过去,抬起眉笔,蘸好石黛,抬头要画时,他看着妻子的眉毛又顿住了。

“怎么了?”这回轮到风夕有疑问了。

丰息盯着半响,然后叹气,将妻子的头转向镜子,“要怎么画?”

明亮的镜身里,映出风夕的面容,光洁的额头下,两道眉毛修长平直,乌黑挺秀,画了反倒多此一举。

晚上,丰息继续昨日没画完的画,因为昨天不小心睡着了,于是今日风夕拿了卷书在手,以驱瞌睡虫。只是--

丰公子看着案前看书入迷的风女侠,提醒道“茶喝完了,添添一杯。”

风女侠也躺在榻上,翘着腿,听到这话,只是手一伸,茶杯递过来了,“给我也倒一杯。”

……

……

……

谷中呆了一个月后,某日,两人爬上高山。

风夕眺望远方,道“我们还是出山去吧”

丰息仰头,望向碧空“然”

是龙,就要游在大海里。

是凤,就要飞在九霄上。

且试天下番外:平淡夫妻事事悲
且试天下番外:平淡夫妻事事悲

风息篇话说兰息和风夕领着那五十车的行李和一群属下,一路行去,一个月后,到了某座山下,再一日后,到了某座山谷。山谷四面环山,谷内十分开阔,又早有先到的属

一本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