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好书推荐平台

且试天下番外:当时年纪小

发布时间:10-06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初夏的午后,阳光透过树枝在石板上落下零碎的阴影,轻风拂过,树婆娑影也婆娑,和着那知了的鸣叫,便是一支歌舞,这歌舞靡靡的催人昏昏欲睡,便是那要打起十二分精神的皇宫侍卫也不能阻唇边那一个哈欠。

可夏日的瞌睡虫并不青眛小孩子,大人们昏昏然时,他们却一个个精神抖数。

悄悄的绕过床畔那眯眼摇着扇的侍婢,轻轻的开启房门,再猫着腰从那昂首挺胸却半闭眼的侍卫身边跨过,缩首轻脚的穿过长廊庭院。

那是历帝十年四月十二日午时。

从皇宫的极天宫、凤影宫、缔焰宫、金绳宫各自悄悄溜出一个眉目精致的玲珑娃娃。

约莫七、八岁的紫衣娃娃出得缔焰宫后,稍稍确定了一下方向,便抬头负手极是气派的往左走去。别看他年小身量小,可剑眉星目俊容修身,顾盼间已隐有凛然之姿,紧抿着小红唇神态甚是严肃,再加头顶的七龙束发金冠、腰间的九孔玲珑玉带,一望便知身份不凡,是以那宫外的侍卫虽不认得他却也不敢上前问话,约莫都猜着这定是此次为贺皇帝陛下寿诞而来的六王中哪一位携来的世子,否则小小年纪怎来得这一身尊贵的气势。

紫衣娃娃昂着那小脑袋耀武扬威的“巡视”了这皇家侍卫一番,发现跟自家宫里的侍卫一比没啥不同后,便失了兴趣,决定去探探他一入宫就发现的宝地---被层层翠竹环绕的八荒塔---父王再三告诫无圣旨决不可入的地方,可才一个转身,便见到对面走来了一个玄衣娃娃。

那玄衣娃娃从身量看来和他大约同龄,只是神态仪容却是绝然的不同。肤白发墨长眉凤目,再加一脸温柔乖巧的微笑,令人望之即生亲近喜爱之心,是以玄衣娃娃经过御花园时,那些修剪花草的宫人们纷纷送他礼物,以至他现在满怀的黄白青紫红蓝的花花草草,衬着那张白嫩的小脸,倒似是天上掉下来的仙童,偶生兴趣逛逛这人间帝府。

紫衣娃娃与玄衣娃娃互相对看着,似都在掂量着、探究着,半晌后,两娃娃不约而同的撇撇嘴。

一个眼睛盯着对面娃娃怀中的花花草草,极是不耻对方堂堂男儿却拈花带草。

一个眼睛盯着对面娃娃反负在身后的手,极是鄙夷对方年纪小小却装模作样。

两娃娃紧紧盯睄了一会儿后,同时抬步上前,彼此都绝不肯落后对方一步,同样也绝不肯露出焦急的模样,一个依旧严肃凛然,一个依然微笑可亲,皆以一种极快又极镇定的步法向对方走去,到彼此只一步之距时却又同时一转,目标一致的踏上同一条青石大道。

两娃娃踏步时同时瞅对方一眼,又赶紧移开目光,昂首挺胸的以一种王者巡视自己领地的气势跨步前走,只是一不小心却是步法一致了,这让两娃娃非常不乐意,可又不能示弱的慢对方一步,你若快对方也加快,所以只好继续齐步走下去,可那心头的不乐意怎么着也得表示出来,这不,一个便更是微笑如花,一个则目射锋芒,同样的,彼此都不乐意看着对方,于是便一左一右的看着道旁的侍卫,这一下左右两旁的侍卫的反应却是反差极大。

左边的侍卫只见这么一个粉妆玉琢的小娃娃,抱着满怀的花草温柔的笑看着你,当下皆是不由自主的扯开僵硬了的脸绽开一抹僵硬的笑以作回报,生怕回得不及时拂了人家的意。而右边的侍卫却见这么一个明明不及自己腰高的小娃娃,抬头阔步的气势如虹的逼视着你,当下皆是不由自主的低头后退一步,生怕是自己挡了他的道令他如此不悦。等那些侍卫醒悟起来此道无旨不可通行时,那两娃娃已走得不见影儿。

翠竹森森,遮住了炙热的骄阳,舞起阵阵清风,沙沙凤吟,凑起悠悠清歌。

一入竹林中,两娃娃皆觉一阵清爽,不约而同的长舒一口气,待发现对方和自己行动一致后,同时冷哼一声转过头去。

正在此时,竹林中忽然响起一个轻微的声音,似是某种小动物睡梦中发出的咂嘴声。

两娃娃马上四处张望一番,各思寻思着是可以抓着一只小兔子还是能捉到一只小猫儿,可看了一圈却并未见着什么小动物,入目皆是苍翠竹枝,正凝惑间,那轻轻的咂嘴声又响起,这一下听得十分清楚,两娃娃这次不计前嫌的对视一眼,然后同时轻手轻脚的往声源处寻去,走出约莫两百步,又同时脚下一顿。

约丈来远的地方有一汉白玉石桌,桌上正卧睡着一个约莫五、六岁的白衣娃娃,桌下落了一地的吃得干干净净的骨头,而白衣娃娃口中还含着一根骨头,啧啧有味的吮着,睡得十分香甜。

紫衣娃娃与玄衣娃娃走近几步,围着那白衣女娃娃转了几个圈依不见她醒来,除间或响起几声咂嘴声外便再无动静,两人不由都觉得这睡娃娃十分可爱,当下一个伸手扯了扯娃娃散落在石桌上的黑发,一个从怀中抽出一朵白牡丹轻轻在娃娃的脸上碰了碰。

正睡梦香甜的白衣娃娃觉得头皮一紧又觉得脸上一阵搔痒,不由伸手无意识的挥了挥,嘴巴动了几动,那鸡骨头便滑了下来,但白衣娃娃却还是毫无所觉的沉睡。

紫衣娃娃与玄衣娃娃看着觉得非常新奇有趣,当下继续扯发的扯发搔痒的搔痒,白衣娃娃手一伸用衣袖遮了脸,脑袋缩了缩,闷闷的呓语便传来:“好哥哥,别吵我,等我抓着了人参娃娃炖鸡汤给你治病。”

“扑哧!”紫衣娃娃与玄衣娃娃闻言不由嗤笑出声。

“好哥哥,别出声,小心吓跑了人参娃娃,到时都没得吃了。”白衣娃娃迷迷糊糊的梦呓着。

闻言,紫衣娃娃与玄衣娃娃不由噤声,看着睡梦中的白衣娃娃,只觉眉目清俊肌骨柔嫩十分可人,同时伸手想捏捏那似可滴水的脸蛋儿,伸到半途的手便碰到了一块儿,两娃娃抬头瞪一眼对方,皆无声要求对方让自己先捏,只可惜彼此的目光及意志都是十分的强悍,僵持了半天却谁也不肯让谁。

手慢慢收回,目光紧紧绞着,五指微微张开,说时迟那时快,两只小手猛然出击,这一次都中目标,只不过顾得了速度便没顾着力量,只听得“哎哟!”一声痛呼,白衣娃娃反射性的抬起两手往脸上的“凶器”上狠狠一抓。

“咝咝!”连着两声吸气,却是紫衣娃娃与玄衣娃娃发出,捏在白衣娃娃脸上的手同时缩回,白嫩的手背上都多了五道红印。

白衣娃娃打个哈欠睁开眼,有些迷糊的看着面前的紫衣娃娃与玄衣娃娃,不明白怎么一觉醒来,这个让她清静的睡了两天午觉的好地方怎么会多了两人,而这两人却都还以一种很是幽怨的目光看着她。

“丝兰芙蓉鸡我已经吃完了,没有分给你们的!”白衣娃娃冲口而出,以为这两人发现了她从御膳房偷来的丝兰芙蓉鸡,想要分吃却没有分到而埋怨她,当下立即声明。要知道这丝兰芙蓉鸡普天也只有两只,一只她很有义气的留在了御膳房让皇帝陛下享用(听说明日皇帝陛下寿宴时会分给六位侯王每人一份,也许到时她乖乖的作个公主样父王说不定一高兴就将那一份也给她吃了),另一只当仁不让的先进了她的肚子,不过她还是悄悄留了一只鸡腿给写月哥哥的,只是这两人都没写月哥哥好看,凭什么分给他们!

紫衣娃娃与玄衣娃娃一听这话不由都气红了脸,什么“芙蓉鸡”的谁希罕啊!竟将他堂堂侯国世子与叫花子混为一谈!

呃?等等!丝兰芙蓉鸡?那稀罕得普天之下也只有两只的号称“地上凤凰”的只有皇帝才可以享用的鸡?

紫衣娃娃与玄衣娃娃同时将目光移向地上那些啃得十分干净的骨头,盯有半响再将目光调至桌上的白衣娃娃……难道她竟然……

白衣娃娃终于完全清醒了,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有些心虚的轻轻的滑下石桌,看着地上的骨头,以理直气壮的语气道:“这不是鸡骨头……”

被如灿阳似的金色眸子一射,那语气稍稍有些弱了:“这是……我吃的鸭骨头……”

那墨黑无一丝杂质的眸子定定的盯着她,令她声音又小了小,“这……这至少不是……丝兰芙蓉鸡……”

“这是丝兰芙蓉鸡。”玄衣娃娃语气温和笑容温雅。

“鸡冠如兰,普天皆知。”紫衣娃娃指指地上残留的鸡头骨上形状完好的兰冠。

“所以你偷吃了皇帝陛下的贡品。”玄衣娃娃满含惋惜。

“按律满门抄斩!”紫衣娃娃语气森然。

“这……真的是丝兰芙蓉鸡吗?”白衣娃娃稍稍有些迟疑有些胆怯的问道,足尖更是无助的在地上打着圈圈,那模样十足的无辜。写月哥哥说过,遇上强人不敌时示弱可攻其不奋。

“这是只可皇帝陛下享用的丝兰芙蓉鸡!”紫衣娃娃与玄衣娃娃同时肯定,皆是十分同情的看着白衣娃娃。

“那怎么办?我会要被砍头吗?”白衣娃娃双眼含泪小手绞着衣襟楚楚可怜的仰看着高她半个头的紫衣娃娃与玄衣娃娃。写月哥哥说过,女孩儿的眼泪可让男孩儿化为绕指柔,她虽然不懂什么叫“绕指柔”的,但平日父王的姬妾们经常会泪盈于眶的望着父王,以她的聪明要学还不是易事。

“也许会吧。”玄衣娃娃模凌两可的点点小脑袋。

“正常情况是如此。”紫衣娃娃十分肯定的颔首。

“那……两位小哥哥会救我吗?”白衣娃娃赶忙求救。写月哥哥说过,男孩儿都喜欢当英雄,并且特别喜欢英雄救美,她虽然还没有见过“英雄”,但是她---至少每一个拜见父王的人都夸她将来会是个“美人”,那么如果这两人肯帮她,那她可以勉强承认他们是“英雄”。

紫衣娃娃与玄衣娃娃闻言围着白衣娃娃转了两圈,将她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半晌后,两娃娃皆是爽快点头。

玄衣娃娃心头暗道,平日常听父王讲道,宁多交一“小”友不多树一“小”敌,他今日不过“闭口”之劳即算救这白衣娃娃一命,宫人常说道: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他日有需时便可要她无偿无限效劳,实乃一本万利之事也。

紫衣娃娃则寻思道,平日父王有教导,示人以恩即得人以忠,而且看这白衣娃娃模样生得聪明,以后说不定堪为大用,至于这“大用”到底为何用他虽还没弄清,但以他的头脑再过一两年他便明白了,到时他就可以“大用”此人了。

白衣娃娃一见两人点头便不待他们开口承诺即非常大方的赞美道:“两位哥哥是大英雄!”说完还奉上一个大大的笑脸,以示感激。

紫衣娃娃与玄衣娃娃一见她笑不由有些惊异,只觉得她一笑清甜净美,竟是平日未见,没由来的浑身一松,通体舒畅。

“两位哥哥怎么会来这里的?”白衣娃娃开口问道,那笑容甜美纯真。

紫衣娃娃抬首透过枝缝仰望那高高耸立的八荒塔,以一种不符合他年龄的深沉语调道:“听说这八荒塔是整个帝都最高的建筑,站在上面连皇宫也踩在脚下!”

玄衣娃娃却温文浅笑,道:“只有这里我还没有看过。”

“你又怎么来这的?”紫衣娃娃反问白衣娃娃。

“因为这里凉快安静好睡午觉。”白衣娃娃答得干脆。

三娃娃答完后互相看一眼,心头忽同时生出一种感觉,模模糊糊的道不明,那时,未来被称为“乱世三王”的三人都还小,他们还无法分辨那是与命定的对手相遇时的紧张与兴奋。

“这个地方叫八荒塔吗?”白衣娃娃脆脆的声音再次响起。

“是的。”紫衣娃娃迅速作答,可一答完小小的心忽生警剔,往玄衣娃娃看去,正碰上玄衣娃娃转来的目光,两人不由心头一跳,也有些心虚的看向白衣娃娃,希望她不知道。

“原来这里真叫‘八荒塔’呀!”白衣娃娃一脸高兴道,眼珠滴溜溜的瞅着紫衣娃娃与玄衣娃娃,笑得好不灿烂,“听说这里没有陛下的旨意擅闯者杀无赦!两位哥哥,是不是呀?”

紫衣娃娃与玄衣娃娃同时盯着白衣娃娃看,刚才还觉得乘巧可爱,怎么眨眼间便变得狡猾可厌了?!刚才竟敢玩弄他们!

“两位哥哥,你们是怎么来这里的呀?”白衣娃娃声音也是甜美的,总算一报刚才处于下风之报。

三个娃娃互盯有半晌,最后……

紫衣娃娃从鼻吼冷冷一哼,指指地上的鸡骨头:“这不是丝兰芙蓉鸡。”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紫衣娃娃大度的想着。

玄衣娃娃笑如春风,温文尔雅的点点头:“这是鸭骨头。”能屈能伸方为真人杰,玄衣娃娃平和的想着。

“嘻嘻……”白衣娃娃笑容欢畅,连连点头,“我就知道两位哥哥骗我的,这里当然不叫八荒塔。”能欺负人不算了不得的事情,可能欺负看起来了不得的人却是非常愉快的事情!白衣娃娃在心底里非常有成就感的称赞着自己,回头跟写月哥哥说说,哥哥一定会说平日没有白教她兵法的。

且试天下番外:当时年纪小
且试天下番外:当时年纪小

初夏的午后,阳光透过树枝在石板上落下零碎的阴影,轻风拂过,树婆娑影也婆娑,和着那知了的鸣叫,便是一支歌舞,这歌舞靡靡的催人昏昏欲睡,便是那要打起十二分

一本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footfetishoffice.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