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且试天下皇朝番外篇:千秋功业寂寞身

发布时间:10-06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题记---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

广袤的草原此刻黄草折地尸陈如山。

残损的旗,断缺的刀剑,染血的盔甲,到处散落着。

偶尔响起战马的哀鸣。

落日仿若血轮斜斜挂着,晕红的光芒洒下,天与地都在一片绯红中,分不清究竟是夕辉染红草原,还是鲜血映染了天空。

“蒙成草原以后便是皇朝的马场!”

无边无垠中,一骑矗立若山。

瞭望广漠的原野,俯视足下征服的土地,却已不再有热血沸腾的兴奋。

抬首,晚霞如锦。

将蒙成王国五万里辽阔的草原纳为自家的马场。

这样狂妄的话语仿佛曾有前人说过,只是他却已想不起来也不愿再想当年是谁告诉他的。

九天之上,除了云和落日,可还有它物?

“恭喜陛下!”身后有人恭谨的道。

“雪空,你是否也觉得朕就如世人所讲‘好战成性’?”绯芒中紫甲的君王平静的问道。

那个雪发雪容的将军深思了一会儿,然后才道:“陛下为的是千秋功业。”

“千秋功业么?”淡淡的似有些不置可否的语气。

风拂过来,凛凛的带着血腥之味。

“千年之后,又有谁能知我皇朝?”似是疑问又似是自问。

“皇朝壮阔的山河会记下陛下的丰功伟业!皇朝骁勇的铁骑会万世传承陛下无敌天下的武功!”身后的将军真诚的道。

在他的心中,他的陛下当是千古第一君!

“无敌天下?”轻轻嗤鼻,不以为意。

极目遥望,是无边无际的域土。

君临天下万民臣服。

整个天地间,此刻唯予是主。

可这一刻却是无边无际的空虚与……寂寞。

“雪空。”悠悠吟叹,“无敌并不是幸事。”

挥手扬鞭,天地任我驰骋。

可是……南丹臣服了,芜射已从历史中消失了,采蜚也倾国拜倒了……再到而今这以彪悍著称的蒙成王国,也败于足下了。

这么多年下来,竟然没有一个……竟连一个敌国都没了!

这么多年,在这广阔的天地奔走,从东至西从南至北,他只是……想找一个对手,一个势均力敌、一个能畅快而战的对手!

一个匹敌的对手。

一个可激起他斗志的对手。

一个可令他热血沸腾的对手。

一个与他对等的灵魂。

拨剑而起,他的对面站立一人。

而非眼前,环视四宇,寂寂苍穹……与足下无边的域土及万千的臣民。

谁曾想,自东旦之后,竟再无对手了!

至高至尊之处,无人可与比肩。

拨剑四顾,唯影相随。

至高必至寒,至尊必至寂。

“雪空,无敌并非幸事。”轻轻的、长长的道出。

这一句寂寥而惆怅的话令皇朝大将萧雪空记念一生,也恐惧一生。

当那长长的叹息还在草原回荡时,朝晞帝却从马背上一头栽倒。

“陛下!”萧雪空大惊。

“陛下!”远处守候的臣将惊叫奔走。

“快,快请萧夫人!”有人急道。

《皇书·本纪·朝晞帝》记:昔泽八年,帝征蒙成,大胜。宿疾发,幸大将萧涧妻善医,随军,救帝于危。

昔泽八年秋,皇朝大军征蒙成凯旋而归,皇朝百姓欣喜之余却更忧心于皇帝陛下的病情。这位陛下虽有些好战,但不损百姓对其的爱戴,他们不会忘了是谁终乱世之苦缔而今这太平强大的新天下。

“品玉,陛下怎么样了?”

“萧夫人,陛下病况如何?”

君品玉才踏出宫门便被守候在外的人团团围住。抬眼一看,晖王、昕王、昀王、秋九霜、皇朝六将及丈夫萧雪空无不是紧紧盯着她,面对这么多双隐藏焦灼与希翼的眼睛,饶是君品玉看惯生死,此刻却也是默然垂首。

“难道皇兄……”昀王皇雨一看君品玉神情不由惶急,“你……你……你不是活菩萨吗?你要……你快给我治好皇兄!”皇雨手一伸便紧扣住君品玉的手腕,那模样似乎她不把兄长医好他便绝不罢休!

“咝……”君品玉倒吸一口冷气。

“皇雨你抓痛她了!”离得最近的秋九霜一掌拍开丈夫的手,自己却又紧紧抓住,“品玉,陛下……陛下没事吧?”一贯英姿飒爽的寒霜将军此刻却也有些懦弱有些自我欺瞒的望着她,就盼从她口中说出自己最想听的答案!

君品玉张口,却无法出声,她断人生死无数,可此刻心头绞痛无法出口。

一双略带凉意的手从人群中伸过握住了她的手,令她浑身崩紧的精神一缓。

“品玉。”萧雪空触及妻子冰凉入骨的手,顿时心头一片沉寂,冰眸刹时淀蓝,再也无法启口。

“你说啊!”众人齐声催着。

君品玉抓紧丈夫的手,深吸一口气,抬首,看着西边那一轮红日,缓缓道:“日……要落了……”

“砰!”皇雨直愣愣的摔倒在地上,可他却浑不觉,牙关死咬,仇人般的恨盯着她。

秋九霜呆呆的看着她,似乎不明白她说了什么。

晖王、昕王两腿一软倒靠在墙上,却还是止不住瑟瑟发抖。

六将脸色惨白。

宫门前顿时一片死寂。

朝日又升了。

皇宫内外却依如夜般沉郁。

“陛下,该喝药了。”

两旁的宫女挑起杏黄的床帐,华纯然舀一勺试了试温度,然后递至皇朝唇边。

皇朝偏首想要避开,可看一眼华纯然,终含勺吞了,然后伸手自己端过药碗一口气喝光。

华纯然接过药碗递上清水给他嗽口,一旁的宫女捧了盆接着。

“你们都下去。”皇朝吩咐道。

“是。”一时侍从退得干净,房中便只余他们两人。

“陛下有话要说吗?”华纯然在床沿坐下,看着她的夫君,当朝的皇帝陛下。

叱咤风云臣民敬仰令敌国闻风丧胆的一代雄主,即算此刻病入膏肓,可一双金眸依锐利如昔,光芒闪烁间依是傲然霸气。

“皇后与朕成亲有多久了?”皇朝看着眼前依容色绝艳的妻子。

“十年了,陛下。”华纯在微微笑道,倒是奇怪他会问这个。

“原来这么久了。”皇朝眼眸微眯,似在回想着什么,淡淡勾起一抹笑纹,“皇后容颜依旧,令朕觉得似乎是昨天才娶到了天下第一的美人。”

“陛下取笑臣妾了。”华纯然美眸流盼妩媚依然。

“朕娶到你那是幸事。”皇朝伸手握住床沿边那空无一饰的素手,“只是却委屈了你。”

“臣妾能嫁陛下那是前世修来的福气。”华纯然有些惊讶又有些惊喜的看着皇朝,这么多年,他似乎从未说过这般温柔的话,也从未曾有如此温存的动作。

皇朝摇首,道:“朕知道的。这些年来,聚少离多,朕真的对不起你。”

“陛下那为的是国家,臣妾完全理解,陛下为何要这么说。”华纯然回握住皇朝的手。

“朕已时日无多,再不说以后便没有机会了。”皇朝淡淡道。

“不要!”华纯然反射性的抓紧皇朝的手,“陛下万寿之体,臣妾不要听陛下说这样的话。”

“什么万寿之体,那都是些哄人的话。”皇朝有些嗤笑,“朕虽然病了,可从没糊涂过。”

“陛下……”华纯然心一酸,无语以继。

皇朝摆摆手,示意她不要再讲。

“皇后,朕已下旨,华氏一族全迁往白州敦城。”

白州敦城地处极北,荒凉芜绝之地。

“臣妾已知。”华纯然垂首道。

“皇后可有疑虑?”皇朝看着垂首的人道。

“臣妾知道是陛下爱惜臣妾。”华纯然抬首,笑得略带苦涩。天家的怜悯爱惜也是如此的防惫、冷漠。

“你虽明白,却依难掩委屈。”皇朝明了的看着她。

“臣妾不敢。”华纯然眼眸一垂。

“不敢?”皇朝笑,“却实有之。”

“陛下……”华纯然不由有些急切。

皇朝摆手,灿亮的金眸洞若烛火,“朕并不怪你。”看着她松一口气不由有些叹息,“纯然,你若是一个平庸女子,朕便也不必如此,华氏一族便也不必受此一番苦,偏你如此聪明……”

“陛下……”夫妻多年,这却是他第一次唤她名字,却是在此等情况下,华纯然心中酸甜苦辣皆有。

“你既如此聪明,当能真正明白朕之心意。”皇朝面容一整,声音已带肃严。

“臣妾真的明白。陛下实出于爱护之心,不想臣妾也不想华氏一族有丝毫机会铸成大错。”华纯然明眸直视皇朝,“臣妾决无丝毫怨怪之心,臣妾谨记陛下之恩。”

“你明白便好了。”皇朝闭上眼,“等皇儿长大了,自会召回他们,那时……一切自然就好了……”

“陛下,歇一会儿吧。”华纯然见他神色倦怠,起身想扶他躺下,脸上温热的触感却令她一怔。

“纯然,你还这么年轻,这么美……”皇朝睁眼,怜惜地抚着这张曾令天下群英倾慕的绝美容颜,“朕却要丢下你走了,真是对不住啊。”

“陛下。”华纯然眼眶一热,泪珠终于忍不住滚落。

“别哭。”皇朝伸手搂住妻子,“以后三个皇儿便全交给你了,会很辛苦的。不过纯然这么聪明能干,朕很放心。”

“陛下!”华纯然伏在皇朝肩头失声大哭。这些日子来的担惊害怕,这些日子来的辛劳忧苦,此刻终于得到了抚慰,刹时倾泻而出。

这么多年来,这是她第一次伏在他的肩头痛哭。

这么多年来,这是他第一次对她如此怜惜。

这么多年来,这是他们夫妻第一次如此的靠近。

这么多年啊,为何要到这最后一刻……

“朕走后,朝政便交给皇雨他们,他们会好好辅佐太子的。”皇朝抚着妻子的发温柔道:“朕说过纯然是个聪明的女子,他们会尊重你的,会听取你的意见。太子是国家的支柱,纯然一定要好好教导。”

“陛下……臣妾知道……陛下……臣妾会的……”华纯然哽咽着。

皇朝扶起妻子,擦干她脸上的泪珠。

十年岁月忽如走马灯似的在脑中回转,那有限的朝夕相处、从未在意过的点点滴滴此刻却鲜明起来。指下是美丽的容颜,难得的是这皮相下那颗聪慧玲珑的心,这样的好的女子,这些年来,某些地方他实有些亏欠了。而往后,悠悠岁月,她如此年轻美丽的生命却注定了消耗于这重重深宫。

“纯然。”皇朝轻轻唤一句。

“嗯。”华纯然凝眸看他。

“这一生,朕君临天下,你母仪天下,史册将万载留名。于你我可谓得偿所愿,也了无遗憾。”皇朝金眸中锐光涣散,渐渐迷离,“得偿所愿了无遗憾……却终有些意难尽,不是吗?”

华纯然闻言心头一紧,却只是轻轻应一声:“陛下。”

“纯然,我们去白湖吧。”皇朝金眸微闪,然后渐渐闭上,“我们去白湖……”

华纯然将昏迷的皇朝搂入怀中,抚着他瘦削的面容,温柔的道:“好,我陪你去白湖。”

一滴泪却落下,滴在皇朝闭合的眼眸。

终有些“意难尽”吗?

昔泽八年八月。

朝晞帝旧疾复发,皇后陪其往南州行宫休养,大将萧涧携夫人随驾,晖王监国。

南州行宫可说是朝晞帝———这位被后世极其褒赞、论功业千古帝王中唯与始帝比肩的英主———这一生唯一一件令人费解置疑的奢侈之事。但不论当年朝臣如何反对,朝晞帝依下旨,在南州西境的这座平平无奇的荒山耗巨资挖湖建宫。

且试天下皇朝番外篇:千秋功业寂寞身
且试天下皇朝番外篇:千秋功业寂寞身

题记---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广袤的草原此刻黄草折地尸陈如山。残损的旗,断缺的刀剑,染血的盔甲,到处散落着。偶尔响起战马的哀鸣

一本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