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番外是什么意思

番外一般出现在小说和漫画界,就是故事主干外的一些分枝故事,将故事中的人物另作处理开辟一个新的小故事或是类似主体的故事但是是另一些人来讲述或上演。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就是讲述主干故事中提到的但是没有细说的一些细节部分,将它们完全的在这里展开,给读者一个交待。

番外的来源

番外一词来自日本,番外就是对正文做的补充,通常不录入正文,是作者主动在题材中加入的部分。

日本语中的“番外”其实是沿用汉语中的“号外”,“番”即是“号”的意思。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日本语的“番外”与汉语的“号外”的意义是一样的。

小说番外列表

  • 《君子之交》番外:童话

    “舅舅,再给我讲个故事吧。”在脚边抱着他的小腿的是他的小外甥女。表姐来T城休假,带来一双儿女,大儿子正是叛逆期,小女儿正是磨人期,每天都要听很多童话故事,从早到晚就没歇过。任宁远略微疲惫地,把她抱起来,让她坐在腿上,而后翻开一本童话书。然而故事刚念个开头,小鬼就说:「舅舅,这个我听过了。」小孩子记性

  • 《君子之交》番外:任店长的世界

    任宁远在进入大学的时候,就已经对自己的人生方向和准则,有着非常清晰的定位,对于麻烦也有着一套高效且独特的解决方式。然而他后来的困扰在于,他从来都是狼的生存法则,却突然不知从哪跑来一只小白羊崇拜着他。他不知道这男人到底眼睛是被什么东西蒙住了,竟然看不到他的恶,成天死心塌地跟在他身后,觉得他是大英雄,觉

  • 《君子之交》番外:女儿的心思

    曲同秋自从搬过来住以后,就三天两头地腰酸背痛,贴药膏,请人推拿,好像也都起不了什么作用。女儿看着老爸跟个老头子似的一个劲揉腰,不由地要担忧,曲同秋只能说:「没事,爸爸老啦,老了都这样的。」曲同秋在厨房里给他们做点心的时候,就看见曲珂走到正坐着喝茶看报纸的任宁远面前,「啪」地把两只手掌都拍到桌上去。「

  • 《君子之交》番外:新手上路

    曲同秋也跟随潮流,在三十来岁的“高龄”跟一群十几二十的年轻人挤在一起去考了驾照。他原本是觉得有公车计程车坐,闲时有个自行车骑骑就够了,但曲珂孝顺,他过生日,居然买了车送给他开,慌得他就赶紧去报名驾驶班了。而且任宁远这段时间去了美国办事,他也想等任宁远回来,给个惊喜,证明自己是有在不断充电的。曲同秋学

  • 《君子之交》番外:曲记便当店的客人们

    (一)曲记便当店的老板是个非常温柔好脾性的人。他从来不跟人急,什麽事也不容易让他上火,即使客人忘记带钱,或者送外卖的工读生在路上把便当打翻了,他也总说“没事没事”,然後给赊个账,或者重新装便当。这样总是一团和气的老板,这天看见一个年轻人杀气腾腾的姿势推开店门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年轻人一坐下,就摘下

  • 《宸宫》番外:恨蹉跎(周浚篇)

    天色已晚,周浚的营帐中,却是灯火通明。“大将军,京中终于有了消息!”副将面露焦急,将京中的密报递到周浚的手中。“有人扣下了公文,我们的三千人马根本准备不及!”周浚接到手,略一展看,道:“也就是说,晨妃失败了?”声音并无异样,副将却心中一凛,硬着头皮站直了,“是!”他应声道,满以为接下来便是雷霆之怒。

  • 《宸宫》番外:元旭

    元旭从梦中醒来时,映入眼帘的仍是天顶明黄色的五彩龙纹。他叹息一声,惊动了一旁的李禄,他连忙上前,笑问道:“万岁今日起得早......”“夜不成寐,不过平白睁眼罢了......”他淡淡说着,眼中无限寂寥,因着这一份淡漠的闲适,越发让人心中发寒。李禄偷瞥着皇帝青白的面色,又禁不住多看了眼那眼下的青肿,情不自禁的,打

  • 《宸宫》番外:风雪夜归人

    已是日暮时分,冰雪将窗纸都映得莹亮,清敏站起身,从楼阁顶端下望。街上雪色初霁,仍是白芒芒一片,行人并不很多,三三两两,手里都提着置办的年货,急匆匆往家赶。各街各户的窗中,倒是透出了灯烛光芒,星星点点,琐碎,然而温馨。她伸出手,把窗推开,一阵清冷的空气,夹杂着炮仗的烟火气息,扑面而来。远处,依稀传来孩

  • 红颜乱番外:林将军之错缘

    万木蔽天,寺门高开。颂佛声忽悠忽悠地飘进耳里,夹着人声鼎沸,倒格外有种宁静致远的韵调。“瑞恩,别总是这张表情,白白浪费了你这副好皮相,”鹅黄衣带飘转,林染衣薄嗔的面容折回他的眼前“再过几日,你就要回玉硖关,今儿个来祈福,你这冰块似的脸,可别把佛祖给吓着了。”低沉的一声恩,林瑞恩无奈之下扯起一抹淡淡的

  • 红颜乱番外:皇后的番外

    郑锍不再言语,皇后拿起床沿边的锦被,轻轻盖在他身上。殿内采光极盛,帐内纤毫毕现,床上人脸颊苍冷,下巴尖尖,整个面上浮着青色。她看着他的脸,胸口就像闷鼓被擂了一下,沉重无声,忙撇过头,以袖遮面,擦去面上泪滴。殿内鸦雀无声,静到了极致,郑锍刚才一阵折腾,此刻累极,似已熟睡。静悄悄的大殿中只听见他略显急促

  • 红颜乱番外:郑锍的番外

    天载五年春,漳州老将白巍领兵十七万挥师北上,解督城之围,弩王耶历被迫退兵。戍边停战两月余,启陵与弩族言和。耶历却在谈和期间再度整兵南征,白巍大败,在督城外损兵八万,退守桐戍,弩王英武,紧追不舍,先后连下三城,白巍一夜白发,自刎于西州。郑锍大为震怒。舒阀值此时自荐,无奈之下,郑锍命舒豫才为将,在西州领

  • 兰因璧月番外:华音、来生

    又是八月至,可在青冢山的深处,依旧是温润如春和风徐徐梨花若雪。列炽枫与云无涯一路穿花拂柳掠湖过林,终于到了梨花冢。“这数月来江湖不闻他俩消息,难道就是隐居在这里?”列炽枫看盯着前方道。“这地方倒是不错。”云无涯打量着四周道。若非兰家人的指引,他们可还真不知青冢山里还有这么一处世外桃园。“梨花冢?这么

  • 兰因璧月番外:殊途同归

    这是一间很大的屋,宽敞明亮。地上铺着厚厚的色彩妍丽的锦毯,那是产自织艺高超的山尤国,由商人千里迢迢运回,价值千金,由此可知此间主人非富即贵。只是再环视房中,却少见其它昂贵的摆设,触目皆是兵器。左侧一排枪、矛,右侧一排刀、棍,墙上悬着长短不一的宝剑,还挂着铜的、银的、金的各式长鞭,猛一看只当是入了兵器

  • 兰因璧月番外:约定

    半夜里,墨州州府官邸里传来一声惊恐的尖叫,把整个官邸里的人全都惊醒了,包括好梦正酣的州府大人皇曳。原来戴奚回去了,等到了昏时皇曳办完了公务回官邸了,他才赶忙派人前去州府的牢房里提人,可派去的人回来报说牢中没有公子要的人。戴奚不信,亲自又去了一趟,将大牢搜了一遍,还是没有看到美人的身影。难道是给狱吏们

  • 兰因璧月番外:过节

    要过圣诞节了,这进口节日在21世纪的中国颇是流行,于是乎在“东皇公寓”里住着的一些人也跟随朝流过起了洋节。风夕伸着玉足踢了踢卧在豪华沙发上的丰息,说:“这洋节日等同咱们的春节,所以我们也应该重视,要隆重的过。”丰息公子一手支颐,眼睛正看着电视机里的财经新闻,金融危机啊,世界形势一片大好,正可让他混水摸

  • 兰因璧月番外:兰烬玉屑之梦华空影

    明二公子被盗!明家明二公子明华严被盗!武林六世家之一的天州明家少主、被誉“谪仙”的明二公子明华严被盗!自此消息传遍江湖以来,人人入耳的第一刹莫不是心震神惊,但等缓过来,无不以为是以讹传讹,多当笑谈。可七天前刚从明家作客归来的武林名宿“折柳剑”杨诩杨老前辈亲口证实此事千真万确,确实有人从高手如云的明家

  • 蔓蔓青萝番外:安清王

    “你说什么?!”我跳了起来,臭小子实在太不像话,居然想求我这个月每次都输给阿萝。也不想想他爹一把年纪,好不容易国家安定,战事平息,闲赋在家,这点乐趣都要剥夺了,实在是太不孝了。刘珏双手抱臂看着老头子脸红筋涨地跳脚大吼,倚靠在门边倒也不急,缓缓吐出一句:“阿萝又在王上面前要值钱玩意儿,说是又输给你了,

  • 蔓蔓青萝番外:楚南

    我是陈国的二皇子,那晚请命带着陈国高手夜入临南城,准备与城中细作举事里应外合攻破临南城。那一晚,我们误闯进常乐酒家,居然擒住了平南王看重之,也让我看到了她。她破了我们的计划还杀了我们其中一个好手。在平南王下令一起射杀时,她竟然选择与亲人同死!那份勇气让我欣赏。天意便是如此,我瞧着她在我面前伸手解开发

  • 蔓蔓青萝番外:暗夜

    桃花宴后,安清王对我道:“你接近李相二小姐,娶了她。”我很吃惊地看着老王爷。“太子看中李青蕾,我要你靠着这重连襟的身份成为东宫之人。”他的解释很简短,我却在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我是宁国最年轻的状元,只一年就成了礼部侍郎。我与太子、四皇子、小王爷及天翔将军并称风城五公子。不知道有多少风城闺秀迷恋我的风

  • 蔓蔓青萝番外:王燕回

    我父亲是宁国的太尉,统领天下兵马。然而他却有一个遗憾,空自掌控着最强大的军队,他却连一仗都没打过。这怨不得他,天下五分,宁国最强,三百多年来慢慢成为五国中最富强的国家,其它四国都不敢挑起战争,所以近几十年来天下太平无事,一场战争也没有。能用上兵的地方比如山贼剪径、强盗扰民,但,也不可能让一国之太尉兴

  • 昏嫁番外:那个小药代

    陆程禹今晚带了个女人回来。时间有点早,新闻联播刚完,是以一路上遇着不少嗅觉发达的师兄师弟,大伙儿笑得暧昧。读了点书的单身汉到底不同,鲜少当着女人面调侃,至多待人走了,背地里相互笑弄几句,关系近的也会分享一下泡妹妹的经历,而鉴于没钱没房没时间,读书又读成了花岗岩脑袋,因此大多艳遇也无聊得紧,或者问题的

  • 昏嫁番外:一天

    一天,科室里来了位女实习生--这让有教学任务在身的外科男医师们有些儿头痛,各自推脱,而几位成绩好点的男实习生一早就他们被瓜分干净。外科里面,公然的性别歧视并不少见。原因无他,理论学得再出色的女学生,一旦进了手术室,多半是竖着进来躺着出去,她们的心理承受能力也许还比不上考试经常挂科的男学生。所以他们更愿

  • 昏嫁番外:情书

    涂苒和两个妞儿在汽车站等专线车。此刻正值周五下班的高峰时期,满大街的车流和人潮,在傍晚的薄暮之下迷迷瞪瞪的向前冲。专线车停一辆走一辆,每辆都人满为患,几个妞儿都是娇弱文静的特质,怕人多,怕挤着,又不赶时间,就慢慢等着。涂苒在学校里交的朋友都和自己差不多的类型,个头差不多,性格差不多,穿着打扮也差不多

  • 落落清欢番外:家庭聚会

    乔落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多,她一出机场贺迟的司机小赵就小跑过来:“老板娘,这里!”乔落行李不多,径自提了快步上车,小赵技术很好,三两下就倒车出位上了道。这时间北京正堵车堵的厉害,小赵不一会儿就急得满头是汗。小赵跟了贺迟干了三年多了,二十出头,机灵开朗,跟乔落混熟了,总是戏称她为“老板娘”。乔落

  • 晨昏番外:安栖之屿

    关于“夜航鸟”,其实我最早是从止怡那里听说的。那时我们各自躺在相隔不到一米的小床上,房间里熄了灯,看不见粉红色的窗帘和床头柜上堆着的布娃娃,止怡心爱的金鱼在玻璃缸里摆尾、转身、吐着泡泡......黑暗中的一切都是按照她的喜好布置的。他们都觉得我不会在乎这些,于是我也真的毫不在乎。“止安,你睡了没?”我用沉

一本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