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浪漫言情小说 » 田园之一等童养媳 »  第二百零三章 出手相救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二百零三章 出手相救

小说:田园之一等童养媳作者:云如歌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秦叶跑的太快,怀里的妞妞哭的伤心,看着不长的一段路,秦叶此刻却觉得,仿佛要走一生那么长。

    林风像个疯子一样,她十分的害怕,可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能拼尽全力的奔跑,赶紧的离开这个鬼地方。

    林风跑的太快,很快的,就要追赶上他们了。

    秦叶突然脚下绊倒了什么,踉跄了两步,却走的不快了。

    她看着林风快速的上前,抓住她的肩膀,恶狠狠的说道:“秦叶,你倒是跑啊!”

    他的力道很大,直接把秦叶给拖了过来,秦叶抱着孩子,为免孩子摔倒,把自己往地上的方向摔去,而把女儿紧紧的抱在怀里。

    “啊……”她惊呼一声,感觉就要和大地来一个可怕的拥抱。

    她想着,自己一个人倒是没有什么,但是如果抱着女儿,她就害怕孩子会不会因此摔伤。

    可是,不等她摔倒在地上,一个黑影闪了过来,一下子搂住了她的腰肢,然后往自己的怀里一带,稳稳的接住了秦叶。

    秦叶当时还是懵的,她以为自己铁定要摔个半死,所以当自己被林敬文紧紧的抱住的时候,她都不知道怎么回神过来。

    “秦二娘子,你没事吧?”林敬文问道,眉头紧紧蹙着,看着秦叶。

    秦叶好一会才回神过来,看着眼前的林敬文,显然是吓的一愣。

    “林……林捕头……”

    一旁的林风没有想到,秦叶居然就这么被人抱住没能摔倒。

    那一下,林风就是想摔一下秦叶,她太可恶了,居然欺骗他,欺骗他!

    他那么信任秦叶,可秦叶,却还是要跑。

    看见抱着秦叶的男人,是当初在火锅店给秦叶解围的男人。

    想到这里,林风更是气狠了。

    他连忙的冲了过去,想要狠狠的教训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男人。

    “啊!”他奋力的跑过去,朝着林敬文打去。

    “小心!”秦叶惊呼,身子却让林敬文下意识的往后推了两步,免得她再次受到伤害。

    林敬文从小跟着师父习武,虽然和那些武功高强的人比不了,但是在这种秦州城的小地方,却也不是人人都能对付的。

    像林风这样的弱鸡,林敬文直接上前,一掌推开朝前来的林风的胸口。

    林风只是在田里干活的小青年,或许和同村的人还能打上那么几下,但是在林敬文的手上,不用一招,直接就能把他给推开了。

    林敬文用的力道也不大,就推了一下,林风直接往后倒去,屁股和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林风看着林敬文,没有想到自己连林敬文的身都没有近到,就让对方给打倒了。

    他连忙的站了起来,直接指着林敬文,恶狠狠的说道:“是你,又是你,你和秦叶什么关系,你凭什么来管我们的事情?说,你是不是秦叶的姘头,我知道,秦叶现在眼光高了,看不起我这些乡下里来的人,倒是喜欢你们这些官老爷了。”

    林风笑着,用自己最嫌恶的眼睛看着秦叶,仿佛在鄙视她在出卖自己的身体和灵魂,想要达到自己的目的。

    秦叶一听,脸上顺便憋红了,那是被林风气的。

    “林风,你嘴巴放干净点,我和林捕头什么都没有!”秦叶连忙的解释说道。

    她觉得林风怎么误会她误解她都无所谓,反正她是一个被休过的女人,也不妄想这辈子再嫁其他人,就算别人再怎么评价她,她都不用去在乎。

    可是这个三番五次帮助她的林捕头,她却不想让他蒙受这种不白之冤。

    可林风哪里听秦叶的话,秦叶越解释,林风越觉得他们两个有不清不楚的关系。

    他冷笑的看着秦叶,舔着嘴唇,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

    “秦叶,你心里想了什么,我比你清楚,你们两个奸夫淫妇,也就只会欺负我这种乡下人。”

    “嘴巴放干净点!”林敬文也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蹙着眉头,冷声说道。

    也许是当不同有几年了,林敬文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威压,让林风害怕。

    可是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现在只能破罐子破摔了。

    “哼,我放干净点,你们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秦叶,我今天就是要你给三百两,否则,妞妞是我的女儿,到时候,我会来找她的。”

    秦叶一听,那还得了?

    可是,林风说的对,孩子是她和林风共同孕育的,林风要来看孩子,她不可能拦着的。

    可是,林风来找她多半为了钱,她根本就经不起林风的折腾。

    她想,难道真的要给林风三百两吗?

    只是还没有想清楚,林敬文却突然的问道:“他说什么?”

    “我……”秦叶抬头,迎上林敬文那双眼睛,却不知道怎么把这家丑告诉林敬文。

    她知道林敬文是个好人,一直以来,对妹妹沈然他们都很好,就连她,也因为林敬文而化解了好几次危机。

    秦叶是个懂得感恩的人,这些事情她都记在了心上。

    可是,毕竟林风找她是要钱的事情,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的好?

    至于林敬文,他却无所谓,只想赶紧把这事情解决了。

    妞妞在秦叶的怀里哭泣着,估计声音都哭哑了,这大冷天的,再哭下来,孩子可能就要生病了。

    他知道秦叶的为人,所以只说道:“这天儿冷,把孩子捂紧别感染了风寒,你告诉我这究竟怎么回事,我替你解决。”

    “你凭什么管我们夫妻的事情?”林风怒道,直接扑上前,可惜,他依旧没有一丝一毫机会可以近林敬文的身,就被林敬文一拳头的打开。

    可林风仿佛发疯了一样,不停的扑上去。

    林敬文对付了他好一会,秦叶在喊着,林风根本就不听从她的话。

    “林风,你别打了,别打了!”她说的是林风,至于林敬文的事情,她却没有理会。

    林风也是不敌林敬文,就算他拼尽全力,对付林敬文这个捕头,也只是多丢脸而已。

    “林风,你不就是要钱吗?三百两我给你就是!你别再来找我和妞妞了!”秦叶觉得自己快被林风逼疯了。

    她以为林风还是以前那个她了解的林风,那样的软弱,什么都不敢反抗,就算找她拿钱,他也不会是那么的恐怖。

    妞妞在她的怀里,如果她记住了今天的事情,长大之后,她知道眼前的林风就是她爹,她心里会怎么想?

    秦叶想,妞妞肯定不喜欢这个爹的。

    当然,她也不强求孩子,就怕孩子身上产生了不好的阴影。

    而林敬文听到那个三百两,眉头轻蹙,看着秦叶问道:“什么三百两?他找你要三百两?”

    林敬文的手指着林风,带着嫌恶的语气。

    林风是被林敬文狠狠的揍了一顿了,这会虽然不至于鼻青脸肿的,但是脸色也很不好。

    他怒道:“我和秦叶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管!”

    林敬文厌恶林风这种男人,居然欺负女人,而且,刚才林风那一下,如果不是他刚好接住了秦叶,也许,秦叶和孩子都会摔伤。

    就算他和秦叶已经不是夫妻了,可秦叶怀里的那个孩子,却也是他的。

    虎毒不食子,林敬文却没有想到,林风为了所谓的银子,居然对自己的孩子下这般的黑手。

    “不能给!”林敬文没有理会林风的怒吼声,直接朝这秦叶说道。

    秦叶看着他,眼底里写着无奈。

    而林敬文却说道:“人心不足蛇吞象,这个道理,想必秦二娘子也懂的,你身上恐怕三百两是没有的,这不是一个小数目,他轻易就找你拿三百两,下次,要是他花完了,还会来找你,也许就是五百两一千两,甚至更多。人永远是不会满足的,你给他一次,就有第二次。”

    “我知道,可是……”

    秦叶眼中蓄着眼泪,她不希望自己的眼泪流下来,可是她想到自己这些年发生的事情,只觉得太过悲惨了。

    “既然如此,何必给他?他是谁?你凭什么要给他,难道,你的银子是大风刮来的?”

    秦叶摇头,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的好。

    林风被林敬文气了个半死,怒目看着林敬文,可是,他想上前对付他,林敬文一个可怕的眼神看了过来,他整个人瞬间就萎靡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林敬文又说道:“就算你的银子是大风刮来的,也和他无关,更何况,你的钱,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赚的。”

    秦叶点点头,道理她都懂,但是她却很难抉择。

    “况且,三百两,数目不小,你想一辈子被他拿捏?”

    “那我能怎么办?”秦叶哭着看着林风,她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她和林风会闹到今天这个地步?

    林敬文看着她眼中的泪水,只觉得心脏不停的拉扯着。

    他目光正视着秦叶,说道:“这事情交给我,我把他交给衙门就行了,你不用担心,今日他威胁你,伤害你,还企图敲诈你,这些罪行,足以让他下狱!”

    林风一听,眼睛瞬间的睁大了看着。

    “下狱?你……你想干什么?”

    林敬文冷笑,只见巷子的另一头,大头正跑了过来。

    林风知道自己要被抓去官府,连忙的转身想跑。

    可是,林敬文却在这个时候喊道:“大头,把他带回衙门。”

    这大头也是刚刚好碰上了自家老大,还没追上去问个清楚,结果对方因为看到火锅店那秦掌柜,就跑远了,他追过来许久,才找到老大了。

    可现在,听了指令,大头也只能连忙去把林风给抓住。

    至于秦叶,看着林风离开了,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抹着眼睛的泪水。

    她笑着看着林敬文,有些歉意。

    “谢谢林捕头,今晚若不是你,我可能……”她不敢往下想,没有想到,曾经想要托付终身的男人,居然在这一天,会想要伤害她,伤害她怀里的孩子。

    林敬文看着她,心中有些不忍,想着要上前去紧紧的抱着这个女人。

    可是,他不能,他和秦叶什么都不是。

    最后,林敬文也只能劝慰道:“没事,我也没有帮到你什么?”

    “不管怎么说,今天若不是林捕头在,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林风要三百两银子,可我身上哪里有那么多钱?我知道他日子过的不如意,打算把五两银子给他,可他却不要,非拿孩子威胁我,说要三百两,我去哪里找三百两?”

    秦叶也相信,自己的妹妹家里肯定不止有三百两的,但是,那不是她的钱,不是他的份额,和她无关,她不可能去碰触这一笔钱的。

    林敬文知道秦叶的担忧,只说道:“以后,有什么事情不要自己硬扛着,要说出来,找人帮忙,像这样的无赖,你要是纵容着他,这一次给了,下一次他还会来找你的,永无止尽。”

    秦叶知道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林捕头。”

    “不用谢,帮你,是我应该做的。”林敬文声音的淡淡,醇厚的让人安心。

    妞妞待在母亲的怀里,仿佛知道事情解决了,惨烈的哭喊声渐渐的停了下来,用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瞧着林敬文。

    看见他走过来的时候,妞妞突然破涕而笑,铃铛般爽朗的笑声,在这个漆黑的寒冬夜里,显得特别的温暖。

    秦叶也没有想到,妞妞会突然笑开,刚才还哭成泪人儿的小家伙,现在却咯咯的笑着。

    林敬文看着秦叶怀里的孩子,一下子愣住,特别是看见妞妞那咧开嘴巴,露出的几颗小乳牙,莫名的想到前世自己的那个孩子!

    那个孩子也一样的可爱,可惜,那孩子并不是他的,是妻子欺骗了他。

    现在再看妞妞,莫名的会想到那个孩子。

    虽然林敬文恨透了上辈子那些欺他瞒他的人,但是孩子却是无辜的,他却唯一没有怪罪没有仇恨的,就是那个孩子,毕竟,那孩子也叫了他那么多年的爹爹。

    而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妞妞突然朝他这边伸手,嘴里嚷着单音字,“爹……爹……”

    秦叶也被孩子这话吓了一跳,可是妞妞却伸着手,一口一个爹爹的叫着,叫的反倒让两个大人都不好意思了起来。

    小宝经常来秦州城,所以,他经常会叫唤大姐秦花娘亲,樊猛爹爹,小宝偶尔会和妞妞玩在一块,这爹娘,多少妞妞也是知道的,女的是娘亲,男的是爹爹。

    只是,秦叶觉得,妞妞似乎叫错了,那个之前抱着她,威胁着秦叶的林风,那才是她爹爹啊!

    秦叶也是一囧,有些慌乱的看着林敬文,抱歉的说道:“妞妞可能没认出你来,乱叫的,还请林捕头见谅。”

    秦叶笑的十分的牵强,她抱着妞妞,声音小声的说道:“妞妞,那不是你爹爹。”

    可妞妞哪里肯听,嘴里一口一个,“爹爹……爹爹……”

    这让秦叶不知所措,好端端的,女儿叫什么爹爹啊,这不是爹爹好吗?

    可她脸上的笑容挂不住,却也不能对孩子教育,毕竟妞妞一岁都不到,根本就不听大人的指挥,她说了也是白说。

    倒是林敬文,倒没有那么多的尴尬,只是他很好奇,为何妞妞会叫他爹爹。

    按道理说,林风在是妞妞的爹,怎么没见她叫林风呢?

    不过一想,这林风就想从秦叶身上捞钱,在孩子的心里,只有对自己好的,那才是亲人。

    秦叶表示有些无奈,只能尴尬的笑着,妞妞就一个劲的叫着,还伸手要抱抱的样子。

    这寒风呼啸的,林敬文走了过去,看小姑娘双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一口一个爹爹。

    林敬文看着她可爱,想了想,问道秦叶,“能让我抱抱吗?”

    “啊?”秦叶以为自己听错了,这脚步刚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

    等回神过来,她只能是尴尬的点点头,说了声:“能,能的,你抱……抱吧!”

    秦叶想到自己刚才走了一路,抱着妞妞也累了半条命,现在有人愿意抱抱妞妞,自己也不用那么累了。

    只是,对方是林敬文,衙门里的捕头头子,想想,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过她的还是递了过去。

    妞妞被林敬文抱了过来,瞬间的就笑开了,一口一个,“爹……抱……抱……”

    小家伙伸出的手,拍着掌,啪啪的响着,那露出的笑容,让人忍不住的欢喜。

    林敬文光是这么看着妞妞,心口的地方就仿佛瞬间塞满了棉花糖,瞬间的暖甜了起来。

    秦叶只能赔笑着,两人并肩而走,妞妞紧抱着的林敬文的脖子。

    两人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只有妞妞在那高兴的笑着,或者叫着爹,或者叫着娘娘……

    小奴找到秦叶的时候,秦叶已经和林敬文走到了热闹的大街上。

    秦叶脸上哭过,幸好周围的光线不是很足,所以小奴也没注意,只紧张的问道:“叶儿姐,你去哪里了,我差点找不到你们了。”

    小奴说着,看向秦叶身后抱着妞妞的林敬文,她的尾巴微微张大,不敢置信的看着林敬文。

    “林……林捕头……”小奴惊呼,看向秦叶,又看看林敬文,偏偏这时候妞妞还一口一句,“爹……爹……”

    ------题外话------

    推荐帝歌最新暖作《诱爱之男神手到擒来》

    他从雨夜里捡回来的一条狗,竟摇身变成了容貌清妍的美人。

    从此,一穷二白的他被一只妖赖上了。

    …

    为了撩到男神,她抛下矜持,每日变着花样来勾引。

    送花送饭、野宿看星辰、制服齐上阵,通通没能拿下男神,终于在某一天,感染风寒裹得严严实实的她,被男神给吃了。

    “没想到你口味这么重,不爱制服爱禁欲。”她缩在被窝里,英气漂亮的脸蛋浮出一抹绯红。

    他像只饱食的饕餮,狡猾一笑,“一剥到底,滋味无穷…”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