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浪漫言情小说 » 田园之一等童养媳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大年夜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大年夜

小说:田园之一等童养媳作者:云如歌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沈然听着她这话,担忧的脸色才缓缓的松开,“没事就好。”

    说着,沈然看她也睡了那么久了,又问道:“饿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秦晓晓摸着肚子,之前疼的厉害,晚饭那顿肯定是没有吃的了,现在肚子空空的,什么都没有了。

    沈然没等她说话,就明白她的意思,说道:“我去给你煮面条吧,你喜欢加什么东西?青菜瘦肉面?”

    秦晓晓笑着点头,“你明白我的口味,就喜欢清淡的。”

    “嗯,我知道,我这就去煮,你先等会。”

    沈然说着,匆匆忙忙的出去。

    房门被打开的时候,一股寒风吹了进来,秦晓晓就算盖着被子,也能感受深刻。

    她看着沈然出门的背影,穿的也不厚实,不知道会不会冷到了?

    她连忙起身,去把草木灰的布给换掉,然后穿上厚实的披风出门,直接往厨房的方向去。

    房间距离厨房并没有多远,秦晓晓还有进去,站在门口就看到厨房里头一盏煤油灯,沈然在灶台前忙碌着。

    秦晓晓没有想到,沈然煮面条烧火那么有速度,那面条的香味飘出来,秦晓晓就觉得饿的慌。

    这个男人,愿为她洗手作羹汤,这说明,是个值得托付的人。

    这大寒冷的天气,在所有人都睡梦中的时候,沈然却怕她身体还不好,又是益母草又是准备面条。

    正这时候,肚子应景的咕噜了两句,秦晓晓下意识的捂着肚子,而沈然也听到了脚步声,回头,刚好和秦晓晓眸眼对上。

    沈然看见她一怔,随后反应过来,连忙出去拉住秦晓晓。

    “怎么出来了?这外头怪冷的。”沈然带着责怪的声音传来,却担忧心疼多于责怪。

    他可没有忘记大姐嘱咐的,说女子每个月这几天,要特别小心的照顾,不要冷到累到,这样对身体不好的。

    而秦晓晓傻笑着看着沈然,摇头说道:“我没事,我穿的那么厚实,不怕的。”

    说是这么说,然后还是赶紧把秦晓晓拉进厨房,把门关上,生怕寒风吹了进来。

    他把凳子拿到秦晓晓面前,连忙让她坐下。

    “晓晓,你坐着。”

    秦晓晓点点头,笑着应着。

    随后沈然勤快的回到灶台前,看着那锅里的面条就快好了,连忙上前了去搅拌,然后把青菜葱花小心的撒上。

    不一会,呈现在秦晓晓面前的,就是一碗热腾腾的面条了。

    沈然还怕秦晓晓端着累了,连忙给拿来一张小桌子,把面条放在上面。

    “晓晓,你饿了吧,快吃。”

    黑暗的厨房里,沈然说话的时候,眼睛如星光般摧残。

    秦晓晓看着沈然,面上有些怔然,这小男生,已经会疼人了,真好。

    而秦晓晓失神那会,沈然却连忙的说道:“晓晓,快吃,可别发愣了。”

    “哦哦。”秦晓晓回过神来,冲着沈然笑笑。

    沈然只希望媳妇赶紧吃饱吃好,指着碗里,“你看看,味道怎么样?”

    秦晓晓哧溜一声,把面条快速的吸进了嘴里,因为滚烫的很,她差点让烫到了。

    “嗯,好吃,挺好吃的。”可能是饿的狠了,秦晓晓觉得沈然做的这青菜瘦肉面挺好吃的,清香扑鼻,很开胃。

    “你慢点吃,别着急,这刚盛上来,烫的很,小心点。”沈然紧张的看着她在那扇着嘴巴,仿佛被烫到了。

    “我没事,没事。”秦晓晓摆手,又是一大口一大口的吃着。

    沈然就这么看着秦晓晓,他觉得,光是看着媳妇那可爱的小样子,都觉得十分的高兴,仿佛,这就是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了。

    秦晓晓吃了几口,才发现,沈然一直在盯着自己看着,眼睛都不眨了。

    她抬头看着龙九烨,哧溜一声,把嘴里的面条吃完,问道:“阿然,你也吃啊,你别光看我吃啊!”

    秦晓晓也看见锅里煮的面条她一个人肯定是吃不完的,怎么能让沈然光看着她吃呢?

    而其实,沈然煮那么多,并不是想给自己吃的,而是怕秦晓晓饿着了,所以煮多点,以免秦晓晓吃不饱。

    可在秦晓晓看来,这是煮了两个人的份量啊,太多了,她肯定是吃不完的。

    所以,沈然摇头说不饿的时候,秦晓晓直接说道:“你也吃点吧,我一个人吃不完的,等会也是浪费。”

    “可你晚上都没有吃饭,这面条煮的也不多……”

    “还不多啊,你可别说,这么说的面条,都是给我吃的,毕竟,有些太多了。”秦晓晓郁闷的脸蛋说道,“我可不是饭桶,哪里吃的来那么多啊,你赶紧盛一碗坐下,陪我一起吃,我一个人吃也没意思。”

    沈然执拗不过秦晓晓的意思,最后还是听话的去盛了一碗,陪着秦晓晓一起吃面条。

    两人哧溜哧溜的大口大口吃着面条,整个寂静的厨房,就只听到这面条哧溜入口的声音。

    偶尔,秦晓晓会抬起头来看沈然,沈然也刚巧抬头看她,两人互相对视一眼,忍不住的笑了。

    这一顿简单的宵夜,两人仿佛吃了新的天地来。

    等吃饱喝足了,沈然还生怕秦晓晓不饱,问了三遍秦晓晓是否真的饱了。

    打着饱嗝的秦晓晓看着沈然,撅着嘴,十分讨喜可爱。

    “你看我这像是没吃饱的样子吗?”秦晓晓笑着问道,指着自己的肚子,“我这肚子都吃撑了,好像要爆开了。”

    沈然顺着她的手指的方向,看着秦晓晓的肚子,那是扁平的肚子,什么都看不到。

    沈然笑着说道:“怎么会爆开?你吃的也不多。”

    “够多了。”

    沈然摇头,“你太瘦了,还是吃多点,吃胖点才好看。”

    沈然总觉得,秦晓晓还是太瘦了,不管是记忆中刚来到沈家的秦晓晓,还是现在的秦晓晓,他都觉得不够胖。

    都说女孩子胖点比较好,比较健康,所以沈然总觉得秦晓晓这太瘦了不好。

    秦晓晓听他这么说,心里乐开花。

    但她还是表现出不悦的问他,“怎么,你还想把我养成大胖子啊?我可不要做大胖子,那么丑,可都没人要了。”

    “我要!”秦晓晓一说完,沈然连忙的答道,面上没有半丝开玩笑的意思,“晓晓,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要你的,你放心。”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要你!

    咚——

    秦晓晓感觉心脏被狠狠的撞击了一下,随后仿佛塞了很多蜜糖一样,甜丝丝的。

    她怔愣的看着沈然,张了张口,还没说话,这心跳却跳的厉害。

    沈然估计自己一下子说的太多了,让晓晓尴尬了,连忙收拾碗筷,“我先去把碗洗了,你再坐会。”

    秦晓晓点点头,看着沈然立在灶台前洗碗。

    很快,两个碗让沈然洗干净。

    他走了过来,才说道:“晓晓,走吧,我们回去。”

    秦晓晓点点头,这心脏啊,一直在加快的跳动着。

    回到了房间,沈然又让秦晓晓赶紧躺下盖好被子,甚至还询问她是否会冷,如果冷,就再加点棉被。

    秦晓晓摇摇头,“没事,不冷,你回去睡觉吧,是否不早了,明天大年夜,可不能睡的太迟了。”

    沈然点头,可是当他出去之后,却没有马上的离开。

    门窗倒映着沈然的身影,秦晓晓能看见他的身影立在外头没有走。

    她知道,沈然是怕她有什么事情还要叫他。

    她闭了闭眼,不再去看窗外的人,勒令自己赶紧睡觉。

    第二天,大年夜了,这食坊只做中午那一顿,晚上的时候,大家都回家过大年了,没有家的,买来的奴仆,则在食坊里。

    这个时代的人不像现代那样,大年夜喜欢在酒楼订座,这样一来,方便了自己做饭,乐的轻松,一家人也能坐在大桌子前吃饭喝酒聊天。

    古代的人都比较传统,这时候出外经商的人,除非是走不开的,不然他们都会回家过年,那些平常喜欢在外头吃饭喝酒的,这一天大多数在家团圆的,古代把阖家相聚看的比现代的人重多了,他们就希望一家人全部坐在一起吃年夜饭。

    秦晓晓因为大姨妈来了,大姐二姐都不让她干活了,就让她在屋内好好歇着,这吃喝都让别人送到房间里,不知道的人啊,还以为她这是手脚不能动呢。

    再说这二姐,早上回到食坊的时候,听到大姐跟她说的话,别提多高兴了,嚷着“晓晓是大人了”。

    所以,当秦晓晓起来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整个食坊里头的人都知道秦晓晓这大姨妈来了。

    她囧了又囧,不过幸好是待在屋子里面,她看不到食坊其他人,不然,还真要钻地里头去走路才行了。

    下午那会,这对联窗花,都已经让人给贴好了,对于现在秦氏三姐妹,还有这食坊里头的人来说,这食坊,就是他们的家,所以在食坊过年,比在其他地方过年更有家的味道。

    就连大姐的公婆和儿子小宝,在傍晚那会,也已经到了食坊了。

    秦花想的就是啊,一大家子热热闹闹的一起吃顿饱饭。

    这是秦晓晓第一次正式的见到大姐夫的父母,至于小宝,倒是经常见面。

    而樊家父母,虽然都是乡野农夫,但是,对待人方面,十分的有礼貌,那温温润润的话,一点都看不出来,对方是从农村出来的。

    在秦晓晓的记忆中,农村妇人都应该像婶子郭氏,和后娘赵氏,又或者是林风的母亲孙氏那样的,毕竟,那种缺德的人见多了,秦晓晓总会觉得,身为婆婆的刘氏,也应该有那种感觉的。

    可是,没有,秦晓晓第一次发现,有那么好的婆婆,对待她的大姐十分的好,仿佛把自家大姐当成了女儿一样的看待,而就算是对待他人,这刘氏也是客客气气的,一点都没有长辈的架子,秦晓晓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大姐的婆婆。

    至于大姐的公公,别看一脸黝黑,但是憨憨的笑着,很老实,说话各方面,都看的出来,是个很有礼貌的人。

    秦晓晓见到的极品太多了,一下子看到樊家父母两个,只觉得和两个人太好了。

    怪不得她大姐经常说公婆对她好,原来,这对公婆,还真的很好。

    在秦晓晓的心里,就算大姐再怎么说公婆好,秦晓晓内心里都有一种固执的念头,认为长辈毕竟是长辈,加上大姐又不是樊家父母亲生的,就算再怎么对待的好,难免有摩擦,难免不好的,她很少见过公婆跟儿媳妇好的跟女儿一样的。

    现在,接触了樊家父母,秦晓晓真的可以相信,这公婆是真的对自家大姐好了。

    一群人,忙活了一个下午,因为人多,大家各司其职,很快的,这饭菜也准备好了。

    可以说,这一天秦晓晓他们是一大家子人一起吃饭了,以前都是她和沈然两个人。

    看着那么热闹,秦晓晓还把在后院方向住着的张寡妇还有小洋叫了过来,一起凑凑这热闹。

    张寡妇如今和秦晓晓和算是走的近了,早已经没有了当初那些敌对,每个月,她可以白白从秦晓晓这里拿到所谓的地租钱,而且,她还在秦晓晓的店铺帮忙,也算是日子过的好起来了。

    当晚,很多人都喝了不少酒,高兴坏了,可以说,全场,就秦晓晓不能喝酒,毕竟她来了大姨妈,不能接触酒精的。

    而沈然生怕秦晓晓晚上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所以也不敢喝的太多。

    大家待吃饱喝足,就自己活动自己的,想睡觉等大年初一,还是坐着守岁,都由他们去了。

    秦晓晓这大姨妈第二天,也没有那个心情去守岁,反正守岁不守岁的,也不是很重要。

    她把红包让沈然发给了每个人,算是今年的年终奖,把大家伙都高兴坏了,只觉得自己跟了个好主子,真的就是吃香的喝辣的了。

    秦晓晓早早进了房间,跟随着的,是沈然。

    她率先进了屋子,见沈然跟了进来,狐疑的问道:“阿然,你不回去睡觉了么?”

    沈然憨憨笑着,说道:“等会就回去了,过来看看你。”

    “哦,我没事。”

    “嗯。”沈然低低了答了声,走上前,眼睛盯着她看,“你今天高兴吗?”

    秦晓晓听着,一愣,然后点头,“嗯,我今天很高兴,很久没有那么开心了,想想一年多以前,我们什么都没有,身无分文,没有想到,一年多后,我们居然可以在这秦州城立足,还带着那么多人,把生活过的更好了。”

    沈然心里默默的认同着。

    的确,一年多前,父母突然离世,家里的主心骨瞬间断了,他一个常年卧床的瘸子,还有晓晓这么一个小小的姑娘,根本就不知道拿什么养活自己,加上当时,还遇上了那么无良的亲人,这日子当时看着,根本就没有了盼头。

    沈然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将来还会大富大贵,当时想着,能活下来就不错了。

    可没有想到,原来人的未来,变数都是很大的,你永远想不到,接下来的日子,等待你的,会是什么?

    他上前,忍不住的握住了秦晓晓的手,眼睛直直的看着秦晓晓,声音沉沉的说道:“晓晓,若不是你,我不会有今天。”

    秦晓晓看着他那么认真的模样,一时之间,却不知道怎么接话了,只能呵呵的笑着。

    而沈然,却想趁着机会,把自己的心里话,在这个大年夜里面,说出来,然后,让晓晓明白他的心思。

    他想说,自己永远永远都会陪在她的身边,不离不弃,只要她在哪里,他就在哪里?

    被沈然看的十分的不自在,秦晓晓只能傻笑着,“呵呵……阿然,你也别这么说,当时那情况,谁也想不到我会和李大哥遇到了人参,毕竟发家致富,只能说,是我运气好,让我找到了人参,否则,以我们两个的本事,不一定真的能走到今天这地步。”

    听着秦晓晓谦虚的话语,沈然却笑着看他。

    他知道,就算当时没有人参,想必,秦晓晓也一定能有办法,让他们活的更好的,沈然坚信。

    只是,有了人参后,他们的步伐要比一般情况下快多了。

    当然,人参也不是光说运气就够的,如果有那个运气遇到人参,结果却不认识,就算再多的人参摆放在你的面前,恐怕也无法让你挖出来卖到钱的。

    沈然觉得,这一定是上天的眷顾,是上天看到了秦晓晓的努力,所以上天才会眷顾他们的。

    “不管如何,晓晓,这一切没有你,都枉然,我能有今天这番,都是你。”沈然说着,眼神渐渐的暗沉了下去,让秦晓晓觉得怪怪的。

    她想把手从沈然的手心里抽出来,可惜,却被他握的太紧了。

    她感觉,沈然肯定是有什么话要跟她说的,但是这种情况下说,她总觉得怪怪的,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

    再怎么说,秦晓晓也只是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小姑娘,前世就算活到了二十岁,可是,她也是个没有谈过恋爱,不过追过几个明星的小白痴,对于感情,可以说,沈然是第一个让她感觉到自己是真的喜欢的。

    所以,这会看沈然目光灼灼的看着她,秦晓晓总觉得沈然有什么重要的话要说。

    可是她却害怕听到那些话,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