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浪漫言情小说 » 田园之一等童养媳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我喜欢晓晓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八十二章 我喜欢晓晓

小说:田园之一等童养媳作者:云如歌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你还说你不是心机重,故意骗我说你是沈然的妹妹,和还不是心机重吗?”刘茵茵看着秦晓晓,冷哼的说道。

    秦晓晓看着来来往往那么多的顾客,这刘茵茵是死活抓着之前的事情说事呢。

    她笑了笑,只说了一句,“那刘姑娘这么认为,那我就是吧,你要的饭菜就上上去了,刘姑娘还是先吃饱了再说吧。”

    秦晓晓做了个请的手势,指着饭菜的方向。

    刘茵茵脸色不好,但是现在这样大吵大闹也不像大小姐该有的作风。

    她想了想,只有忍下怒气,压低了声音,跟秦晓晓说道:“秦晓晓,你别想和我斗,我就看上沈然了,我要从你手上抢过来,我一定,会把他抢过来的!”

    刘茵茵信誓旦旦,秦晓晓看着她那个样子,笑了笑,“你要是能抢,就抢过去吧,我无所谓的。”

    秦晓晓对沈然还算是有点了解的,他可不会这般随随便便就喜欢别人,更何况是刘茵茵?

    如果哪天沈然真来说爱上某个姑娘,秦晓晓自然会成全的。

    至于这刘茵茵,以秦晓晓对沈然的了解,他不会喜欢这个样子的姑娘,太过自大,太过的娇蛮。

    秦晓晓太过冷静,让刘茵茵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

    她就好像感觉自己的一拳都打在了棉花上的无力,这秦晓晓,哼,她是不会就这么轻易算了的!

    回到座位,刘茵茵还一直用眼睛看着秦晓晓,眼神之中带着的都是愤怒和厌恶。

    当然,刘茵茵怎么讨厌秦晓晓,对于秦晓晓来说,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

    只是,刘茵茵看的秦晓晓看的太紧,这来来往往的小二以及秦晓晓那两个姐姐都能感觉到刘茵茵的目光。

    秦花不解的上前,询问道,“晓晓,那姑娘为何一直看着你?”

    秦晓晓闻声,抬头看了刘茵茵的方向一眼,然后冲着自家大姐笑着说道:“估计是看我长的好看吧!”

    秦花闻声,笑了,“就你那小身板也说自己好看,都没长大呢。”

    秦晓晓愣了一下,看了自己身体上下,才发现,还真是没长大呢。

    不过她很快的又说了一句,“过两年就好了。”

    秦晓晓说完,只见沈然从后院的方向走了出来,两人双目对上,因为之前的事情,两人或多或少还是有些尴尬的。

    见是沈然,秦晓晓又想到大姐那句话。

    她寻思着自己,难道真的就那么没身材吗?

    不会啊,她才十三岁,还早呢。

    再看刘茵茵,这会突然看见了沈然,眼睛倏然睁大了看着沈然那边。

    刚好沈然看向客人的时候,也掠过了刘茵茵的身上。

    不过,沈然也只是突然惊讶了一下,却目光移走,不敢去多看刘茵茵。

    而刘茵茵看见沈然,连忙的起身,可沈然却没有再看她,而是走到秦晓晓的面前,两人在说话。

    刘茵茵讨厌这样子,但是也知道这事情急不得,反正不管如何,她都要争取争取的。

    “晓晓……”沈然上前,见秦晓晓正在看账本,走了进去。

    秦晓晓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句,没说太多的话。

    而沈然见刘茵茵在这里,也不好在外头呆着,没一会就离开了。

    刘茵茵见状,心里也着急了,但是也不能直愣愣的过去跟沈然说话。

    这一天,刘茵茵只是吃了一顿饭就离开了,倒是没有再说什么。

    而这一切只是一个前奏,之后,秦晓晓和沈然出去的时候,总能看见刘茵茵,她或来食坊吃饭,要么就是在外头和秦晓晓他们遇上。

    这刚开始一次两次的,倒也觉得没什么,可次数多了,秦晓晓就觉得这刘茵茵怪异了。

    偏偏人刘茵茵根本就不怕秦晓晓,每次经过秦晓晓身边的时候,总是一副挑衅的模样看着她,仿佛一直斗胜的公鸡在炫耀。

    的确,除去秦晓晓有个小相公之外,刘茵茵可以说是样样比秦晓晓好,不管是出身,还是学识,还是其他,总之,外人一看,就是刘茵茵比秦晓晓好。

    但是秦晓晓觉得,这东西也不是随便可以比较的,真那么好比较,就要人比人气死人了。

    这天,秦晓晓刚好有事情没和沈然出去了。

    沈然一个人前去拿食材,而刘茵茵也刚好出来,就远远的看见了沈然。

    可以说,这一次刘茵茵不是专门去看沈然的,刚好的看见了。

    她脸上一喜,光看着沈然一个背影,就忍不住的激动。

    她上下看了自己一圈,又让琴儿给认真看看哪里有什么问题没有?

    “没有,小姐,你很美很好看。”琴儿在一旁上下打量着刘茵茵,这个姑娘,的确长的好看。

    琴儿是刘茵茵外祖母林家那边派遣过来伺候刘茵茵的,因为刘茵茵年纪也不小了,很快就要嫁人,多一个丫鬟,也相对的高人一等。

    而刘茵茵外祖母家在另一个城里,也算的上书香门第,大家族,即便是小房的人,也不容小觑,这一个丫鬟,那是随便都能给出来。

    刘茵茵见琴儿说了之后,脸上露出了笑容,上下的看着美美的自己。

    “嗯,还真的挺好看的。”刘茵茵笑着说道,随后连忙的跟上沈然离开的方向。

    沈然带着沈贰正在市场之内选取需要的材料。

    这些事情,本来是其他人可以代劳的,不过沈然自己也没有什么事情,加上快中秋了,这到处都忙活起来,沈然想着自己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多帮忙。

    之前的几天,都是晓晓和他一起过来的,不过今天,倒是他一个人过来。

    沈贰跟在一旁,帮忙提着东西,因为市场人太多,这马车也不好牵过来,只能是两人进来帮忙提着东西。

    当他们大包小包的拿着东西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刘茵茵站在那里笑着看着他们。

    沈然感觉全身就像被电流突然击了一下,有些惊愕,甚至有些害怕看到刘茵茵。

    可偏偏人刘茵茵却笑着走了上前,“沈公子,好巧啊!”

    沈贰看着这个姑娘,他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看见她了,之前还以为这个姑娘和主子家是认识的,所以会经常见面也不奇怪,但是主子家似乎并不想和她说话,而且她看主子媳妇的眼神,也是带着敌意的。

    可见,这并不是什么好人。

    沈然尴尬的微微咧着嘴,不好过于得罪,但是也绝对不想和这个曾经打过晓晓的人有什么话说,而且,刘茵茵还是个女子,沈然更不可能和她有所接触。

    想到这里,沈然朝着沈贰连忙说道:“沈贰,我记得还少买了花椒,你先把东西放上去,去东街那边等我,我马上买了和你会合。”

    说着,沈然看了一眼刘茵茵,说了一句,“刘姑娘,我还有事情,告辞了。”

    沈然脸色不好,甚至说,带着一种嫌恶的看着刘茵茵,刘茵茵可以看的一清二楚。

    “诶……”刘茵茵还想说点什么,可沈然已经是把东西往沈贰手上一方,然后人就一溜烟跑走了,刘茵茵根本就追不及。

    沈贰冷眼看着刘茵茵,见她挡着自己的道,轻声说了一句,“姑娘,麻烦让一下,让我过去。”

    刘茵茵这看着沈然一走,小姐脾气瞬间就上来了,直接推了沈贰手上的东西一下,恶狠狠的说了一句,“这路是你家的吗?我想站在这里就站在这里,你不会从其他地方过去吗?”

    沈贰被她推的踉跄了两步,手上的东西有些也掉落下来。

    他脸色阴骛,但是秉承好男不跟女斗,决定不去理会对方,这样女人,就活该没有人要才对。

    他忍着怒意,把东西放到马车上,剩下的,连忙捡起来。

    可刘茵茵看着那地上的菜,又看向沈然离去的方向,一个生气,直接抬脚朝着那菜踩了过去。

    “哼……”

    她很生气,可这菜还没被她踩到,沈贰连忙的将菜给抽走,声音带着不悦的说道:“姑娘,菜不是你们家的,踩坏了得赔!”

    沈贰说完转身就走,也没有再理会这个蛮不讲理的女人!

    这是沈贰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女人,想想和自家主子,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这女人,就让人感觉恶心,让人不喜欢。

    刘茵茵看着马车离去,气的直跺脚,可是她也没有办法,总不能大街小巷的拉着沈然吧!

    琴儿没有想到,自家小姐这般出手,却铩羽而归!

    “小姐,别气馁,可能那位沈公子只是觉得这大街上和小姐说的太多,会惹人嫌话吧!”

    琴儿的话安慰着刘茵茵,虽然说的好听,可刘茵茵的脸色还是很差。

    “哼,我不会这么算了的。”刘茵茵说道,跺脚连忙离开。

    她还以为够缘分的,没想到沈然会这么对她。

    不过想到之前她打秦晓晓的事情,估计是因为之前的事情,所以现在沈然还没有原谅她呢。

    这样想着,刘茵茵才没有那么的生气。

    但是她觉得,应该找个时间来跟沈然说清楚,上次的事情是她做错了,可当时她也是气愤的太厉害了,才会这样的。

    走着回去,刘茵茵经过盛宴食坊,脚步微微停顿了下来,这时候的沈然和沈贰已经是回了食坊了,正在后院的厨房里头。

    沈然觉得今天运气不好,又遇到了刘茵茵,加上看着那菜掉的坏了,他问了沈贰,更加的觉得这刘姑娘也真是够了。

    秦晓晓进入后厨房的时候,就看沈然正把食材给放好。

    “阿然,挺快的。”秦晓晓笑着看着沈然,最近因为忙碌中秋的事情,秦晓晓可以说是没有好好休息过一天,每天都忙碌着。

    沈然身影微微一滞,抬头看向秦晓晓,总觉得各种的对不起她一样。

    其实沈然并没有做错什么,但是他却不喜欢和刘茵茵见面,特别是在没有秦晓晓在的时候,让他有一种心虚。

    他虽然对于夫妻间的很多事情其实也不明白,毕竟他生活一直都这样,根本就不懂那些所谓的夫妻相处之道。

    不过秦晓晓的大姐和沈然说过很多,沈然也经常看着大姐和大姐夫互相敬重。

    虽然这个大姐夫脸上的面容看着有些狰狞,但是却是一个仁厚的人,根本就不像这脸那样。

    他们两个人是沈然要学习的榜样,樊猛不管有什么事情,都会和大姐商量的,要是哪个姑娘多跟他说多几句话,大姐夫都会和大姐解释,不让她有所误会。

    有几次他看见大姐似乎误会了大姐夫和一个女子,大姐夫连忙的解释,不过还是惹恼了大姐。

    再想自己的情况,沈然觉得,有必要和秦晓晓坦诚才行,不然会被秦晓晓误会他的。

    想到最近刘茵茵的举动,他纠结了一下,把秦晓晓喊到了后院。

    “晓晓,你过来一下。”沈然有些拘谨的说道。

    秦晓晓狐疑,看着他,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说。”沈然说道,神色之中带着一种迫切。

    秦晓晓狐疑,但是还是跟了上前。

    等两人走到后院,秦晓晓才询问他究竟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

    “我……我今天去进货,看见了刘姑娘。”沈然犹豫着说道,一边说,一边看着秦晓晓面容上是否有生气的样子。

    秦晓晓一听,微微一愣,随后答道:“这事情我听沈贰说了,她还把我们的菜给推地上了。”

    沈然一听,脸上神色微微一愣,问道:“你知道?”

    “沈贰回来的时候,我看见里头的菜有些弄脏了,问他,他跟我说的。”

    “那……他说了刘姑娘……”

    沈然说着一顿,因为他也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

    这刘姑娘这阵子的做法,沈然都看在眼里,他不得不承认,刘姑娘个人看起来样比晓晓好多了,毕竟她大小小一岁,从小吃穿不愁,大家小姐的样子是有的。

    但是沈然觉得,没有一个姑娘,可以和面前的秦晓晓相提并论的。

    沈然这些日子也算想明白了,他和晓晓不只是简单的亲人关系,晓晓是他的媳妇,他喜欢晓晓,这点,毋庸置疑。

    他虽然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人,但是自己仔细的捋一捋,就大概的清楚了。

    或许这只是淡淡的喜欢,但是对比刘茵茵,他是讨厌刘茵茵的,这个打过晓晓的人,要不是刘茵茵是个女人,沈然也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刘茵茵。

    “你别担心,我不会怀疑你的。”秦晓晓看着沈然这般停顿踟躇,笑着回答道。

    沈然听秦晓晓这么一说,更连忙的说道:“我……晓晓,那刘姑娘我是不喜欢的,真的,她这些天想做什么我也清楚,我不是笨,不过我想跟你说,我不喜欢刘茵茵,她家里虽然好,虽然她比你高,比你好看一点,但是……”

    “嗯?”秦晓晓没等沈然话说完,眼神带着杀气的杀过去,“阿然,你说什么?刘茵茵比我好看?”

    “不,不不,不是的。晓晓,你最好看。”沈然结结巴巴的说道,脸色带着紧张。

    他那话不是要这么说的,只是这刘茵茵整天打扮的相对的一副贵态的样子,所以他才这么说,但是晓晓好看的。

    而一脸“生气”的秦晓晓,看着沈然这紧张的模样,反而是突然的一笑。

    “我没生气,你说吧,她哪里比我好了?你都说说。”

    沈然这一听,显然晓晓是生气了好吗?如果她真的没有生气,又怎么会说这样的话呢?

    “晓晓,你其实是最好看的,那个刘姑娘不如你一半,她就是年纪比你大一岁,长的比你高点,喜欢打扮罢了,其实你要是打扮起来,也和她一样好看,不是,是比她好看多了,晓晓,真的,我没有骗你。”

    沈然紧张了,这嘴巴不会说话就是这样,明明想说点好话的,可是说出来却不是好话了。

    秦晓晓越看沈然紧张,心里头就越乐。

    她脸上也故意板刻着,只点点头,回答道:“这刘姑娘家里殷实,什么都没有做,比我好看也不奇怪的,阿然,你不用解释的。”

    沈然以为秦晓晓这是生气的征兆,也连忙的解释,可惜,遇到这些事情,沈然就不大会解释,越解释就越乱。

    秦晓晓看着他这个样子,忍不住的捂嘴偷笑。

    沈然被秦晓晓这么一笑,人也懵了,连忙问她。

    “晓晓,你笑什么?”

    秦晓晓摇头,“没什么,只是突然之间,觉得你好可爱。”

    沈然不懂,看着秦晓晓一脸的笑意,自己也跟着傻呵呵的笑着,只是,他心里依旧是忐忑的。

    只看秦晓晓看着他这个样子,只觉得好玩。

    等笑过了之后,秦晓晓才一本正经的跟沈然说道。

    “阿然,你放心好了,我相信你的,脸色什么样的人,我比外人还清楚,至于那个刘茵茵,就随她去吧,她要真喜欢你,喜欢坚持,就让她坚持呗,要是你真能喜欢她,也是她的本事,到时候你要怎么样,我都听你的。”

    秦晓晓是认真的,不是开玩笑的。

    沈然一听秦晓晓这么说,前头的话还觉得没什么,但是后头的话,他却忍不住的着急了。

    他连忙的解释:“晓晓,你听我说,我不是……”

    “不过,如果是刘茵茵的话,我想想还是不会赞同的。”秦晓晓说着,脸上闪过一丝狡黠,“毕竟,我不喜欢她。”

    沈然愣了,这晓晓说话怪怪的,时时变化,他都猜不到她究竟想说什么了?

    “不过,如果真的比我还要出色的,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秦晓晓看着沈然这一惊一乍的样子,倒觉得挺好看的。

    她脸上带着笑容,只说道:“阿然,我意思就是,我不怪你什么,那刘姑娘找你,也不是你能阻止的,不是吗?”

    沈然点头,的确如此,他来和晓晓报备一声,就是不想她误会什么。

    “所以,她找你的话,我生气做什么?只要你不会对我怎么样就行了。”

    “不会的,晓晓,我不喜欢刘姑娘,她没你好。”

    “哦?刚才你还说她好看呢。”秦晓晓笑着看沈然那张憋红的脸蛋。

    只听沈然解释说道:“不是的。”

    “那你说说,我和她区别在哪里?我哪里比她好?我都觉得刘姑娘比我好多了。”

    沈然热汗涔涔,想了想,才说道:“你的眼睛比她大,鼻子也好看,脸颊皮肤都好看……呃……”

    沈然觉得自己说不下去了,而秦晓晓看他这个样子,也忍不住的笑了。

    “你这说的,我都没法接话了,我真那么好看?”

    “嗯嗯,好看的。”沈然点头,随后话锋一转,来一句,“这世上每个人都长的不一样,看的人觉得好不好看也不一样,晓晓,我只知道你好看就是了。”

    沈然低着头,不敢去看秦晓晓的眼睛,因为他觉得自己说的这番话算起来是很大胆的了。

    而秦晓晓听到他这么说,脸上的红晕瞬间染上。

    她明白沈然的意思,反正就是她是沈然心目中最好看的。

    两个少年,彼时立在后院,互相看着对方,那简单的眸眼对视,却仿佛过了千年。

    秦晓晓知道,她对这个少年的看法已经在发生改变了,而沈然,已经从最初只是把秦晓晓当作家里人,到后面已经喜欢上她了。

    少年时候的懵懂,情爱却也渐渐的萌芽。

    沈然看着这张将倾倒他一生的脸,心脏跳的极快。

    而秦晓晓只感觉脸颊热热的,这般被沈然表白,心跳加速的同时,却暖暖的。

    两人也不说话,时间仿佛就静止在这一瞬间。

    正这时,二姐秦叶走了进来,看两人脸上的羞涩,谁也没有说话,忍不住的一笑,然后干咳两声,打断了两人。

    秦晓晓这才连忙的回神,只觉得脸颊火热热的。

    而沈然也有点不自在的笑着,却也不说话。

    “你们两个在这里干嘛呢,还不出去帮忙,这两天人多,可要忙活呢。”秦叶笑着看着两人说道。

    女人这辈子,最重要的,就是找到一个疼自己爱自己的男人。

    秦叶知道自己这辈子不可能再有男人爱她了,她有女儿,看着女儿长大,守着她,然后一辈子就这么过去就好了。

    不过这姐妹,她却是希望他们过的幸福。

    大姐夫和大姐恩爱是众所周知的,这并不是装出来的,大姐的婆婆公公也是明事理的人,大姐还有大宝,可以说,除了大姐夫长的比较狰狞之外,人生已经是圆满了。

    这小妹晓晓呢,现在才十三岁,这一辈子还长着。

    而小妹算起来是沈家买来的童养媳,也不算真正的结发妻子。

    有些人心坏的话,这日子好了,可能会不要这个童养媳,另娶别的姑娘。

    而且,秦叶也知道,最近有个小姑娘经常来,一来点了吃的就询问沈然。

    所以,秦叶也留心过。

    她希望妹妹幸福,所以妹妹的事情,她关注的比较多。

    不过沈然这个少年看起来倒也还不错,总的来说,对她家晓晓也挺好的。

    所以,她希望两人这样的关系维持下去,等大一点,两人来摆一次宴席,正式的成为两夫妻,然后生了孩子,那就万事大吉了。

    但是,秦叶也是担心沈然会是以后的第二个林风,至于两人的事情,秦叶觉得,还要小心的多棺材,不能然别人有可乘之机才对。

    秦晓晓不知道自家二姐为她想了很多事情,这会看见二姐,刚好解了这尴尬,连忙的回到食坊正厅。

    秦叶见妹妹一走,沈然还在,于是喊住了沈然。

    沈然不知道二姐喊他做什么?但还是恭敬的留了下来。

    秦叶把沈然叫到外头,沈然一脸的疑惑。

    “二姐是有什么事情吗?”沈然问道,之前刚被晓晓叫住,这会又被秦叶叫住,沈然更是不解了。

    其实算起来,秦叶和沈然也是同年纪的人,又或者说,沈然比秦叶还大那么几个月。

    可秦叶经历的事情比沈然多多了,沈然以前除了在家,就是去看病,除此之外,就哪里也没有去过了。

    他不像秦叶,经历的多了,人也看的透透的了,这懂的东西,也多了。

    秦叶闻声,叹了一口气,随后抬头看沈然。

    沈然被这眼神看的心里毛毛的,只询问道:“二姐有什么事情,但凡直说。”

    “其实呢,这些事情,我也不该插手的,是你和晓晓两人的事情,可是呢,我是晓晓的二姐,晓晓的事情,我还是想替她多关心关心。”

    沈然点头,说道:“二姐这话说的是没错的。”

    “不过,这说的事情,也是你们两个的事情,所以阿然,我希望你也别怪二姐多嘴。”

    沈然只是疑惑好奇,倒称不上的怪罪不怪罪的。

    “二姐有什么话直说就行,你是晓晓的二姐,也是我的二姐,你只要是为了我和晓晓好的,我自然会听的。”

    秦叶很满意的朝着沈然点点头,然后直奔主题,“阿然,二姐知道,你们有今天,少不得你们的努力,最重要的是,少不了晓晓的努力,你爹娘过世之后,晓晓也苦了,现在家里是好的,但是我希望,你别忘了,当初是谁帮忙才走到今天这般的好的。”

    秦叶说着,又怕自己说的太过隐秘,让沈然听不懂,又笑了笑,说了句,“二姐也不会说话,就是,晓晓这些日子为沈家做的事情,很多很多,二姐希望你以后,好好对晓晓,晓晓苦,那么小就离开了我们,所以,你以后就算飞黄腾达了,也别忘了,晓晓曾经对你的帮助有多大,就算你不要晓晓了,也该善待她。”

    秦叶对自己以前的婚姻都如此的不相信了,毕竟她和林风是真的爱过,可爱了又怎么样,还是到了今天这步田地。

    那么,晓晓和沈然现在好了,她也不能保证,以后沈然就会像今天那么对晓晓好。

    所以,她希望沈然给她一个承诺,承诺以后会好好对待她的妹妹,即便不要妹妹了,也请不要伤害她,要好好对她的妹妹。

    秦叶说完,沈然久久也没有说话。

    他知道秦叶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可能刘茵茵的事情让二姐知道了,所以才会这么说的。

    沈然知道自己对秦晓晓是如何的,他也知道,自己不该辜负秦晓晓,毕竟,他能有今天,全部都仰仗了秦晓晓,没有晓晓,就没有他沈然今天。

    再说那刘茵茵,他很不喜欢,甚至可以说,讨厌,恨着刘茵茵。

    “二姐,你放心,我不会对晓晓不好的。”沈然认真的说道。

    秦叶笑着,点点头,却没有说话。

    沈然知道,这样的承诺其实没有一丁点的作用,毕竟人生那么长,几十年的时间,他可以保证眼下,却不一定能保证以后的。

    毕竟,人心容易变。

    别人怎么变沈然不知道,就像前二姐夫为什么会这么变,他也不知道,但是沈然相信自己,一定会一直对着秦晓晓好的。

    “二姐,我知道你的顾虑,我也知道,我现在说这些话,不一定会让你们相信,但是我想告诉你们,我现在会对晓晓好,以后不管如何,都会对晓晓好的,我这命是晓晓给的,没有晓晓,也没有我今天,我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所以……”

    秦叶点点头,心里头带着感激的看着沈然。

    这个少年,年纪不大,但是承诺,却是有板有眼的,比当年林风对她,要好太多了。

    秦叶想,也许沈然和大姐夫是一样的,而不像林风那样,自己什么事情都不敢做主,见别人怎么说就怎么认为,这也是她和林风婚姻失败的真正原因吧!

    至于沈然,这个孩子看着还是挺好的。

    而沈然停顿了一下,看着秦叶,像鼓起了最大的勇气,然后跟秦叶说道:“所以,我不会辜负晓晓的,再说,我喜欢晓晓,她不只是我家买来的童养媳,在我心里,晓晓就是我的媳妇,唯一的媳妇,所以别人,我从来没有放在心上。”

    沈然觉得自己的这些话,在心里憋了好久好久了,这会说出来,只感觉整个人瞬间都放松了。

    他笑看着秦叶,而秦叶脸上丞相出微微的惊讶。

    不过秦叶没有再问太多,她今天说的这些话已经够多的了,剩下的,让两人慢慢去解决。

    “那好,有你这句话,二姐也很满意了,以后好好对晓晓,像你说的,那是你的媳妇。”

    “嗯!”沈然坚定的点头,没有丝毫的犹豫。

    秦叶笑了笑,之后直接进了铺子。

    沈然看着后门的放心,心里总算是舒了一口气。

    他倒不担心自己会不要晓晓,他只是担心晓晓,会不会太有主见,加上又那么能干,然后不要他了。

    这是沈然最担心的事情了。

    “这事情还早,以后再说吧!”沈然心里头安慰着自己,只觉得自己现在不用想那么多,反正不担心的,晓晓一定会和他一起的。

    而秦晓晓是知道二姐和沈然又跑出去说话了,至于说什么,秦晓晓却不知道。

    ……

    秦叶这边得到了沈然的承诺,等到了晚上,就把这事情和大姐说了,她希望大姐也清楚这些事情。

    这是她们两个人最疼爱的小妹,这食坊越做越大,这做姐姐的,就越担心会有人来破坏,会把妹妹的幸福给破坏了。

    “大姐,我都听说了,这几天经常来的那姑娘,是阿然以前看病时候大夫家的闺女,长的好看,这走路啊,就像官家小姐一样的姿态,算起来,也比我们晓晓好太多了,人家有前有后,晓晓干瘪瘪的,虽然比以前好看了,跟娘那样一天天的美,但是和那姑娘比着,还是人家姑娘好看一些。”

    秦花眉头皱着,心里也想的深。

    她也是注意过那个姑娘的,只是,当时也没有想的太多,就觉得挺古怪的。

    可现在听妹妹这么一说,她倒是觉得,那姑娘是冲着沈然来的。

    秦叶见姐姐蹙着眉头,又连忙的说道:“我还听说了,那姑娘之前去过晓晓的村子,当时还打了晓晓呢,说喜欢沈然,这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像那说书的赵先生说的,凡是没有空穴来风,一定是有问题的。”

    “这些,我都听过一点点,倒不知道,是这姑娘?”秦花看着秦叶,突然觉得,这问题好像有些严重啊!

    “这事情你都听晓晓说的?”秦花看着秦叶,问道。

    秦叶却摇头,“晓晓没说,但是别人都告诉我了,那姑娘也是缠着阿然有些日子了,今天还出去遇到了,不过阿然没理会她,我估计阿然也不喜欢她。”

    秦叶说着,却又顿了一下说道:“但是,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那你想怎么样?”秦花问道,她觉得小妹的幸福一定要好好维持着,现在他们有今天都不容易,可不能让人破坏了。

    “我也不知道,这不是来找大姐你来问问,该怎么办?”

    秦花大气,这些年让丈夫宠的脾气也相对的大了,闻声直接说道:“下次她要再来,直接不让她来了,警告她,阿然是有媳妇的人,不会要她的。”

    秦叶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就不知道,能不能行?”

    “有什么不能行的,下次让门口的人,直接拦住那姑娘,说不让她来了就是,这样的人,看着也让人遭心,晓晓肯定是不想看见那姑娘的,所以最好就是不让她来就是了。”秦花想着,自家妹妹的终生幸福比较重要,就算不做那姑娘的生意估计也没有人说什么?

    再说了,那姑娘也只是个没有嫁人的姑娘,总不能在门口大骂吧,到时候丢脸的也是对方。

    秦花这么想着,秦叶也觉得有道理。

    而的确,当刘茵茵知道食坊的人不让她进去吃饭的时候,的确不敢大吵大闹,只问为什么不让她进去?

    那门口看着人愣了愣,说道:“姑娘,不好意思,具体我也不知道,要不,姑娘去隔壁这边吃吧,对面也有。”

    刘茵茵简直是一口老血都要喷出来了,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不让她进去了。

    不过刘茵茵当时虽然生气,也不好多发火,因为回家之后,爹娘和她说过很多事情,加上表姐这两天来了,也和她说,在外头不能乱来,特别不能粗鲁,不然的话,让人看了不像话。

    刘茵茵为了让人留下好的影响,也不好再骂人了,只能去隔壁的客栈吃饭,可惜也没有什么好吃的。

    因为刘茵茵出来之前,已经是吃过饭菜,所以这会,也只能是喝茶,心里想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而刘茵茵左想右想,只觉得这事情是秦晓晓干的,一定是秦晓晓,怕她抢走了沈然,所以连进去都不让她进了。

    如果说之前刘茵茵还是有那么一丁点喜欢沈然,所以才这么做的话,后来就是纯粹的想要从秦晓晓手上抢走沈然。

    她想着,怎么样把秦晓晓叫出来,骂她一顿。

    可这样也不妥,她总归是个姑娘,这样骂人,她的名声也不好听,而且,秦晓晓是个村姑,她会比较不在乎名声,到时候受影响的还是她。

    想来想去,刘茵茵决定回家。

    她终究是个姑娘,其实什么都没有经历过,就一腔热血认为自己喜欢的东西就必须是自己的,加上认为被秦晓晓这么欺骗了,那所谓的自尊心让她十分的难受。

    刘茵茵刚到家里,就突然的大哭一场,这让刘家人一时之间也不明白怎么回事?

    刘夫人连忙进了屋子,关切的询问着女儿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娘……他们都欺负我!”刘茵茵哭喊着说道,那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

    T(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