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浪漫言情小说 » 田园之一等童养媳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开张大吉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七十七章 开张大吉

小说:田园之一等童养媳作者:云如歌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秦晓晓找了几个现代比较好吃,又比较容易做,而偏偏这个时代很少考虑这样做的菜,一一让人尝试,看看哪个好吃。

    这些买来的人,就成了白老鼠,这几天都在试菜,对着各种菜赞不绝口。

    最主要这些菜其实很便宜,花的不过是手脚功夫,比如麻婆豆腐,这些酸辣土豆丝,花费的只是一些工序,不像这个时代很多人只是土豆焖焖,豆腐随便煮煮。

    秦晓晓心里想的就是,这个时代没有难吃的菜,只有不会做菜的人,只要用心去做,就没有不好吃的。

    特别是凉拌,各种凉拌已经拌面,现代的时候,秦晓晓吃的最多,像什么凉拌凉皮,也不贵,东西也放的多,好吃的很,酸爽的很,众人吃了,都说这好吃,吃了还想吃的冲动,而且能当主饭吃,也不饿。

    秦晓晓把这些人提的意见一一的采纳,然后再融合。

    凉皮这些,倒也常见,主要就是凉拌的材料之类的,这些放的好就好吃,古代没那么多花花肠子,估计不知道把辣椒蒜蓉和醋加在一起会很好吃吧,特别是加上麻油的,简直香到姥姥家了。

    而这些东西,秦晓晓都一一去找寻,凉皮专门和一家人合作,那些花生米自家炒,辣椒酱,自己做。

    秦晓晓会做各种各样的辣椒酱,不管是干辣椒还是生辣椒,所以从市场买了许多回来,一群人在厨房里就是剁剁剁,拼命的剁辣椒剁蒜蓉,以及各种调料。

    秦晓晓因为剁的辣椒多了,这晚刚好刚弄了辣椒忘了吸收,然后眼睛进了一只虫子,她下意识的拿手去揉眼睛,接下来,就辣的她哭了。

    她那会刚好回房间,所以沈然进来的时候,就看见秦晓晓泪流满面。

    沈然吓了一跳,当即是愣住了,随后连忙跑了过来,询问道:“晓晓,你怎么了?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

    沈然想到秦晓晓之前还在厨房的,不明白怎么出来就哭了?

    而秦晓晓辣的眼睛疼,只能委屈的说道:“没人欺负我,就是辣椒辣的,好疼。”

    她正打算洗眼睛呢。

    正好屋子里放了一盆水,沈然连忙把水端了过来,声音着急的说道:“晓晓,你赶紧的,把眼睛洗干净,别辣伤了眼睛。”

    沈然声音说话的时候都是着急的,手都在颤抖,拿着帕子的也有些不稳了。

    秦晓晓也是郁闷,没有想到会把眼睛给辣了,连忙拿冷水冲着眼睛,可不管怎么冲,这眼睛都是疼的很。

    她眼泪越流越多,沈然也着急,看在眼睛里,却不知道怎么办。

    他最后,直接把秦晓晓的眼睛扳正,“晓晓,来,我给你吹吹,辣的话,吹吹就没有那么热了。”

    秦晓晓根本就没有反抗的机会,就被沈然捧着脸开始吹眼睛了。

    沈然吹的缓慢,暖暖的,轻轻的,眼睛闭着,也相对的没有那么**辣的了。

    沈然不敢掉以轻心,给秦晓晓吹了之后,又拿冷水敷着秦晓晓的眼睛,随后又再次的吹风,这样来来回回弄了好多次,秦晓晓和眼睛才算是没有辣了。

    而秦晓晓睁开眼睛,就能看见沈然在那细心的吹着她的眼睛,那认真的模样,秦晓晓都不好意思去打扰了。

    她突然觉得心暖暖的,就像被什么瞬间撞击了一下,心口噗通噗通的乱跳。

    “好……好了,我没事了。”她有些害羞微微的退后。

    “真的好了吗?”沈然似乎还是有些不大敢相信。

    秦晓晓羞红了脸,连忙的点头,“好……真的好了,你放心吧!”

    其实也有些辣辣的,但是秦晓晓可不敢再让沈然帮忙吹眼睛了,这姿势怪怪的,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沈然当时也是没有想那么多,等回神过来,看着秦晓晓这般,才发现,两人刚才那举动有点暧昧过头了。

    他也不敢去看秦晓晓的眼睛,只说道:“你没事就好,那……我就先出去了。”

    “嗯,好。”

    等沈然出去了,秦晓晓这才看向房门的方向,她摸着火辣辣的脸颊,懊恼不已。

    “我刚才是怎么了?怎么脸红了?那小屁孩只是个小屁孩,我脸红什么呀?”

    可是,越是否认,那心里却越想着这件事,于是,秦晓晓的脸颊红的更厉害,这心跳声也在加快。

    她赶紧的捂住自己胸口的方向,对着自己说道:“别想了,别想了,这算什么事儿嘛,我还是赶紧做辣椒酱去。”

    她说着,整理整理情绪,又再次进入了厨房战斗。

    这个时代的人,已经可以接受辣椒了,但是太辣也不行,因为他们这边的气候并不算什么大北方,吃辣也只是开胃,并不能吃的太辣,所以秦晓晓做的各种辣椒酱主要也只是微辣还有香麻而已。

    几天的时间,秦花秦叶已经适应了食坊的生活,虽然秦晓晓一直让她们不用忙活,先把家里的情况照顾好,把自己的身体照顾好。

    可这两个姐姐却不愿意让妹妹一个人做那么多活,让妹妹难堪。

    在她们心里,还是不希望自己的事情,连累了妹妹,让妹夫讨厌他们一家人的。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沈然一点都不讨厌他们,只觉得这三姐妹太苦了,晓晓太劳累太苦了。

    他想好好的守护着秦晓晓,所以能帮的忙都会帮忙着做的,完全没有把自己置于一个高高在上的地位,反而那么的平易近人。

    他的行为看在秦花秦叶姐妹两人的眼睛里,只觉得沈然教养好。

    以前去桃花村的时候,他们也见过沈然两次,只是不过一瞥,靠眼睛看那是一个清秀安静的小少年,至于脾性什么的,都只是从那对父母的行为举止猜测。

    不过不管怎么样,妹妹虽然做人童养媳,好歹也不用像以前那样在家忙碌被赵氏打骂了。

    而现在看来,这个沈然倒真的不错,没有半点架子,这让秦花想到自家的丈夫,对她也是呵护至极,当然,樊猛的条件和沈然不同,樊猛年纪大,而且脸上那道疤,让他没有女人敢嫁给他。

    几天的时间两姐妹适应好了,这做辣椒酱看着秦晓晓做一遍,她们也会尝试着做,味道都差不多。

    因为开张之前,太多时间要忙碌,所以这些天里,秦晓晓和众人都在蛮女着。

    “晓晓,这沈然对你好的没话说。”只听大姐看着院子外面忙碌着竹笋的沈然,说道。

    秦晓晓看着后院的沈然等人在帮忙清洗挖好的竹笋,笑着说道:“大姐,他哪里对我好了?”

    秦叶也刚好拿着鸡脚进来,笑道,“妹夫对你好,我们可都是看在眼里的,晓晓,这妹夫什么都愿意干,什么都听你的,能不好吗?”

    秦晓晓噗哧一声笑开,“就因为这个就算对我好吗?”

    在秦晓晓看来,这事情很平常的好吗?他们互相尊重,什么事情都有商量,也不会抱怨什么,这是双方最基本的尊重,于秦晓晓来说,并不算是什么对她好不好。

    而她这话听在练歌姐姐耳朵里,却十分的不认同了。

    “这对你还不好啊,这沈然现在像这种情况,很多男人没准都翘起二郎腿,就等着人伺候了,沈然还什么都干,要知道,他腿脚可不方便呢。”大姐眼睛瞪大了说道,总觉得自家小妹是过惯了幸福日子,不知道这样的日子最的难能可贵了。

    而秦晓晓却只是说道:“这也不是什么很重的活儿,其实也没有什么,阿然自己也喜欢做呢。”

    “所以说啊,这妹夫对你好,你可要好好把握住啊!”二姐秦叶也笑着说道。

    这几天休息下来,秦叶已经从那段失败的婚姻走出来了,三姐妹又聚在一起,让她仿佛瞬间找到了人生的希望了。

    正因为如此,她才希望妹妹也能把握住此刻的幸福。

    她想到当初的林风,就算说的再怎么喜欢她,可很多事情,都还是她在让步,而林风呢,懦弱不堪,他爹娘说什么就是什么。

    可以说,秦叶从嫁到林家就没过过一天的好日子。

    反而是现在,她好像瞬间满血复活了,觉得生活依旧美好,她有妹妹,有姐姐,还有可爱的女儿,一切的一切,都太美好了。

    至于婆婆公公丈夫,这些,她都不要了,有姐妹一起相互的扶持就够了。

    而听了二姐的话,大姐也赞同的说道:“叶儿说的对,晓晓,你是阿然的童养媳,并不是正的媳妇,所以,你可要趁着这段时间好好把握,可不要让其他小妖精有机会可趁,到时候,哭有你的。”

    在她们看来,沈然过了年也已经十六岁了,是个大人了,这男人都会思考着某些事情的,而他们的妹妹现在还没有长大呢,才十三岁,这玩意有些和沈然差不多年纪的,把沈然拐跑了就不好了。

    秦晓晓知道两个姐姐都是好意,想了想,不准备去反驳他们的话。

    至于沈然嘛,她倒一点点都不担心,反正,沈然真要跑,她也抓不住,要是他不跑,她怎么赶也不会走的。

    再说,他们也不是什么男女关系,更不是夫妻关系,所以,想这些事情,未免有些早了。

    加上秦晓晓是现代人的思想,她清楚,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勉强的,人家沈然真要是有喜欢的人,秦晓晓完全二话不说,把沈然拱手相让,毕竟她和沈然除了童养媳这层关系之外,也没了其他关系了。

    只是,想到沈然以后长大会有个自己喜欢的姑娘,为什么她总觉得这感觉怪怪的。

    ……

    在后院天井帮忙洗竹笋的沈然,看见屋子里的三姐妹不知道在说什么,叽叽喳喳的,不过他可以肯定的是,他听到他们说他的名字了,很清晰。

    他想竖直了耳朵去听,可惜,周围的水声哗啦声有些响,他也听不大清楚。

    下午的时候,沈然借着秦晓晓在厨房里忙活切竹笋的时候,也去帮忙。

    看着秦晓晓切好的竹笋,他也用同样的刀法将竹笋切成一条条。

    “这竹笋,是用来腌?”沈然询问道,看着一条条切的均匀的竹笋条。

    秦晓晓点点头,“嗯,腌制好的竹笋爽脆开胃,做开胃菜挺不错的。”

    秦晓晓也去别的地方考察过了,这个时代的客栈饭馆什么的,可不像现代那样,在吃饭前给你上个什么竹笋花生米什么的,就空空荡荡等吃的就是了,最多给你一壶白开水。

    她是想着,这竹笋其实也不贵,自己山里挖了来,然后直接洗干净切好再腌制,最多也就浪费点盐吧,但是服务有所提升也是不错的。

    而且,腌制的竹笋除了做开胃菜之外,还可以做很多美食的。

    沈然点点头,他其实之前就已经听秦晓晓说过了,现在询问,不过是找个借口问问秦晓晓后面的事情罢了。

    “今天,我看你们三姐妹在厨房里,有说有笑的,在说什么?”

    沈然好奇的很,所以就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

    秦晓晓切着竹笋的手一愣,抬头看向沈然这边。

    而沈然直接被她看的各种心怦怦跳。

    “怎么了?”沈然问道。

    倒是秦晓晓忽的一笑,“应该是我问你这句话吧,你今天偷听我和大姐二姐说话了?”

    沈然闻声,这脸蛋瞬间憋红了然后赶紧的摇头说道:“我没偷听,你们说的声音有些大,我听见了。”

    “哦?那你听见什么了?”秦晓晓就喜欢看着沈然拘谨无措那个样子,觉得软绵绵的,任由她拿捏。

    而沈然哪里敢说他听到了什么,其实他就什么都没听到,所以才好奇的。

    秦晓晓看他憋红了脸,也只是摇摇头,也不逗他,只说道:“我大姐二姐也没说什么。就是吧,他们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看的比我多,所以让我小心一些,可不要像二姐这样,落的那么惨。”

    秦晓晓何尝不明白大姐二姐的苦心呢?只是她和沈然关系不像外人看来的夫妻关系,于她来说,沈然不过是一个她一起陪着奋斗的男人罢了。

    以后的日子,谁知道是怎么样的?她也不想想的那么长远,只要过好眼下就好了。

    而沈然见她这么说,压低了声音说道:“他们是不是怕我以后对你也这样不好,所以,希望你小心一些?”

    他声音不大,但是字字句句都传进了秦晓晓的耳朵。

    她笑了。

    “没想到你还有自知之明呢。”

    沈然一噎,想着猜也猜的出来。

    “不过晓晓,你放心,我不会负你的,我爹娘说了,就算是童养媳,那也是媳,我不会像你二姐夫那样,抛妻弃子的。”

    沈然说的十分的认真,脸上紧张的看着秦晓晓。

    秦晓晓微微抬头,就能看到沈然脸上带着紧张的担忧。

    “你还真听你爹娘的话啊!”秦晓晓笑着说道。

    沈然没说话,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

    秦晓晓知道他的意思,拍拍他的肩膀,“你放心吧,我在沈家住了那么多年,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比别人清楚,就你这个样子的,想变坏也很难,反正,好好过日子就是了,不要整那些幺蛾子,日子也过的舒服的,不是吗?”

    沈然点点头,同意着秦晓晓的观点。

    的确,不去弄那么多事情,日子过的才更加的太平。

    沈然最怕就是那些吵吵闹闹,总是算计来算计去的生活,那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好了,别想了,赶紧切吧,不然切不完了。”秦晓晓见沈然还在想着这事情,连忙的催促道。

    沈然点点头,心里头也坚定了自己的事情。

    以后,他都会对秦晓晓好的,因为他知道,他有今天,都是秦晓晓这个姑娘给的,没有秦晓晓,也没有沈然的今天,而他现在能站在这里,也都是托了秦晓晓的福。

    越是忙碌起来,这开张的日子就近了,因为准备的事情有些多,最后开张的日子,定在了四月初一。

    而在开张之前,秦晓晓除了准备各种菜式,培养小二这些之外,还让人帮忙去吆喝发传单!

    现代就是发传单,才容易吸引人,只要给优惠,就会比较吸引人过来。

    这第一天,客人一般都是看情况的心理,要的,都是想便宜。

    而为了撑撑场子,不至于太难看,秦晓晓把秦花家的公婆请了来,还从村子里把李大哥一家,还有几个村民一同请了过来,像是请他们吃上一顿。

    这城里的,柳师父一家,除了林敬文之外,其余的人都来了,张寡妇也被请过来一起吃顿饭。

    那天,因为有宣传的作用,加上老百姓就喜欢图个热闹和便宜,于是,当天的人还真的去了不少。

    当鞭炮响起来,店铺总算是彰示着开张的时候,秦晓晓眼睛都是喜悦的眼泪。

    客人一一从前门后门走了进来,看着这神奇的食坊,看着里头的装潢,都和别的客栈酒家有所不同,这坐的椅子桌子,都看着好看。

    人就是多了好奇心,所以他们对这与众不同的食坊是充满了好奇,看什么都觉得新鲜。

    特别的那本来最初是后院,现在被改造成了大舞台的地方,请了人在那表演,也算是给撑撑人气。

    秦晓晓他们当天幸好饭菜都准备的充足,所以忙碌起来,也不会太慌乱。

    这天的饭菜钱他们都算的很便宜,打了五折,就为了能让客人在第一天能享受到便宜的饭菜,让更多的人知道这饭菜的美味。

    当天,秦晓晓和众人忙碌的腰酸背痛,只觉得原来做饮食做生意那么辛苦的。

    不过等食坊收档了,他们也还是很喜悦的,至少,吸引来了不少顾客,还有些外商,都来尝试。

    秦晓晓也试过询问客人的口味,不少都赞不绝口,而那些有意见想提的,秦晓晓也一一让小二们都好好的记住。

    因为刚开始做,秦晓晓倒也没有开放楼上的厢房,只做饮食先,等以后慢慢的好了,再让客人入住。

    当晚收了摊,关了门,秦晓晓便开始算当天的收益,总的来说,因为刚开始,肯定是不可能把花出去的钱赚回来的,但是客人多,倒也不会太差,钱也收了几十两。

    大家都十分的高兴,多少也算是有回报了,白天客人来了一批走一批,不少胡商经过这里的时候,都进来吃了,直夸味道爽辣的很,很下饭。

    胡商都是习惯了加辣椒花椒一类的,他们吃的东西都相对的比较重口。

    而当时秦晓晓也听了他们跟小二夸赞,说这里的城里,就他们这家食坊的饭菜最好吃,最合胃口了,虽然和他们平常吃的还有些区别,但是总体也算是不差的了。

    沈然去和那些外地来的胡商或者江南商人沟通过,也一一的了解他们的意见,虽然只是随便的谈了几句,但是至少,给这些外地的商人都留下了不少的好印象。

    秦晓晓看着众人脸上的高兴,笑道:“今天你们都忙活了一天,都累了吧,早点回去休息吧。”

    秦晓晓伸了个懒腰,其余的人见状,也纷纷的退下了。

    每个人脸上洋溢着劳动的喜悦看在秦晓晓的眼睛里,就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沈然在一旁看着一脸疲惫的秦晓晓,声音轻轻说道:“晓晓,去休息吧,你也累了一天了。”

    “嗯,马上,我得把明天的事情安排好,这可不能乱。”秦晓晓说道,看着账本,以及一些客人提出来的建议。

    她的一只手敲击着酸痛的手臂,脸上认真的看着这账本上的东西。

    沈然看她这般认真的看着,也想帮忙分担分担。

    “你是在看这些客人的意见?”沈然问道。

    秦晓晓点点头,“对啊,他们说的意见其实挺好的,我们这个城来往商客不少,可不能只服务这城里的人,反而我觉得商人来往那些,更要维持住,他们才是真正的大客。”

    沈然点点头,“你说的对,这往前了一些是个三国贸易的城,那里来往的商人很多,他们来来往往一年可能要在这里住好一段时间,就算不住,也会经常往来,如果留住这些人,反而比城里的人更有生意可以做。”

    他们都知道,商人有钱,一般除了自己来吃饭之外,还有就是把那些来往的商人顾客一同请来吃饭,这中情况下,点的饭菜都希望是好的,加上他们自己吃的味道也相对的口味重点,所以,一半以上服务他们,能让他们的生意更加的好。

    秦晓晓也是这么想的,朝着沈然点点头,笑着说道:“没想到阿然你见解很到位,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想看看有没有比较适合外商的人吃的饭菜。”

    不过这毕竟是第一天开张,很多东西都还在完善,秦晓晓也不能一次性的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只是可怜了她的老腰胳膊的,跟着进进出出的忙活了一天,也累的要命。

    “你还是早些睡吧,这样熬着,身体也不好,反正做事情也不能急于一时。”沈然心疼秦晓晓一直在捶着手臂,想说帮忙给她捶捶吧,又怕秦晓晓不同意。

    而秦晓晓笑着点点头,“我知道的,很快就好了,就是看着,等会就睡觉。”

    “你手臂是不是很酸?今天端了那么多的东西?”沈然在她的身旁坐了下来,声音关切的问道。

    秦晓晓点点头,没想太多,“是挺酸的,以前也没干过这些事情,一下子做那么多活儿,多少也累,不过还好,我还能继续战斗的,等习惯了,上了轨道了,就不担心了,也没有那么累了。”

    谁都知道刚开始做生意都是又累又煎熬,怕生意不好,要摸索很多问题的,根本就没有外挂,可以让你一口气就赚好多钱,什么都要循序渐进,至于那些一夜之间暴富的,除非去买彩票吧,当然,这个时代可没有彩票给你买。

    “我来帮你揉揉吧!”沈然轻声说道,有种想被秦晓晓听见,又不想让她听见的感觉。

    “啊?你说什么?”秦晓晓并没有听清楚,不解的问道。

    而沈然脸蛋有种因为被窥见了心里最深处的秘密,脸颊瞬间一红。

    秦晓晓狐疑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这表情是个什么意思?

    沈然这人虽然有些不善言辞,但是对于其他人,也算是个能说的,至少,不会像现在那么难启口。

    他想了想,直接朝着秦晓晓说道:“你的手不是酸吗?我帮你揉揉吧。以前身体不好,大夫有教过我怎么揉捏身体,让身体好受一些。”

    秦晓晓听着,看着沈然认真的模样,而且,她身体今天也真的很酸,很难受。

    “你今天不累吗?我要让你帮我揉,那你也累,揉了不是更累吗?”

    沈然闻声,知道秦晓晓是愿意的意思,连忙的摇头,“没,没关系的,我今天不像你们端东西跑来跑去,我只是和客人说了几句话,不累,也不酸。”

    秦晓晓见状,沉吟了一下,点点头,“那好吧,你帮我揉揉手臂,挺疼的。”

    反正秦晓晓觉得这个免费的劳动力,揉揉也好,其他人她也没好去吩咐了,既然沈然愿意,那也没啥的。

    而沈然闻声,脸上瞬间露出了高兴的笑意,连忙的点头,“嗯,好。”

    他靠近了秦晓晓,询问着她哪里酸胀。

    秦晓晓自然不客气,把手伸了出去,指着酸痛的地方,“就这里,帮我捶捶放松放松就好了。”

    “好。”

    沈然说完,脸上其实还是有些拘谨的,因为他脑海里想的比较复杂。

    秦晓晓手伸在桌上,便继续的看着账本,沈然则小心翼翼的给她捶着手臂,这酸胀的手臂,这才得到了些舒缓。

    沈然怕她手累的厉害,光捶打也没用,他知道有几个穴位治疗肩膀疼痛的,一一的捏着。

    而这些,都是以前他从大夫那里了解到的穴位,肩贞穴肩井穴什么的。

    被压着穴道,秦晓晓只觉得整条手臂以及肩膀都舒服多了。

    她笑了笑,询问着沈然,“你捏的地方都好酸,平时不觉得,这捏下去,顿时舒服多了,好像瞬间放松了。”

    沈然被秦晓晓夸奖,这脸也红了,微微底下了头去,小声的说道:“以前一个大夫告诉我的,他说,人体上有很多的穴位,针对不同的症状的,不管是疼痛还是伤寒发热,找对了穴位都会一一治疗的了的。”

    秦晓晓知道穴位是能治疗的,中医博大精深,以前生病有点什么毛病,家里人更多是用中药来治疗,或者去找那些中医老大夫开方子,虽然比较慢一些,但是却是治本的,而西医虽然快捷,但是副作用一类比较大。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沈然居然也懂得这些穴位。

    她以前也经常乱掐着穴位,但是也不懂这些,只知道一个太阳穴什么的。

    “这摁穴位的确是个好办法,不过我不懂这些。”秦晓晓坦诚的说道。

    沈衍也笑道:“其实我也不大懂,只是大夫看的多,他们会教我一些穴位按摩,这样不会枕头坐着躺着难受。”

    秦晓晓点点头,也大概知道以前沈然经常出去看病,所以他的事情,多少会了解一点。

    “不过现在你的腿脚都好,以后,就不用再看大夫了。”秦晓晓笑着说道,见沈然的手法十分的好,捏的酸痛地方都得到了缓解。

    秦晓晓突然灵光一现,看向沈然,然后说道:“阿然,我觉得你可以去学医呢,懂那么多,以后当个大夫,还不错呀!”

    沈然听着秦晓晓这么说,只是笑笑,“学医不是那么容易的,要有好的老师带着才行。”

    秦晓晓一听,也觉得这是个问题。

    不过这事情,她也只是说说的,至于沈然以后做什么,还是像现在那样开着铺子,做点小生意,她都很支持。

    沈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守护着秦晓晓的这一片天,和她共进退就好了,做什么,都变的不是很重要。

    而这段日子里,沈然也有去找过林敬文,向他请教了学武的事情。

    他觉得,学医不如学武来的快,因为学武能更好的保护他想要保护的人,当然,沈然没把这见识告诉秦晓晓,平时在食坊里,也只是在自己的房间锻炼锻炼。

    不过这事情,之后还是让秦晓晓发现了。

    当然,这些也都是后话了。

    两人聊了会天,这时间也不早了,秦晓晓收拾收拾,洗完澡就去睡觉了。

    第二天和第三天,客人虽然不比第一天的多,但是相对的,秦晓晓发现了几个商客都是第一天来过的,还有好些人也是第一天来过的,不少人都对他们的饭菜赞不绝口。

    当然,这些人都是冲着这三天饭菜打折,比外头便宜好吃才来的,也是图个热闹。

    到了第四天,相对的人就没有那么多,等都要排队等着吃。

    不过不管怎么说,秦晓晓这店铺,生意也算好的,秦晓晓每天都会发现各种小问题,然后慢慢的改善,毕竟,没有人是一来就什么都做的好的,在服务方面,在饭菜方面,秦晓晓都一一的改善着。

    而随着秦晓晓之前和沈然准备的各种故事搬上台,开始让说书先生说的时候,顿时也吸引来了不少顾客来看。

    因为这些人,很多都喜欢听说书的,下午的时候,无聊的紧,就可以在小茶馆里听说书,听故事,三五知己,一碟花生,一壶酒,也就能坐上一天了。

    那后院,以前是堆满杂物的,而现在,变成了不漏雨,周围一圈的桌椅条凳,可以听着说书先生说的故事。

    因为这些故事都是新颖的,没有人听过的,说书先生说的也精彩,自然吸引了不少人前来观看。

    而说到这说书先生,秦晓晓之前还费了不少力气去请呢,这事情,还得宠半个月前说起呢。

    这城里,茶馆不少,所以,秦晓晓他们也花费了一些时间,想要看看哪个师父更好,更容易吸引人。

    当然,这些茶馆的说书先生,都是人家请过来的,要想再挖墙脚可不容易,特别是那些有一定声望的,这脾气本来就古怪,加上习惯了一个地方,习惯了把自己的故事跟各种老朋友说,所以让他们换地方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秦晓晓和沈然也是花了不少时间,最后还是柳师父介绍了一个姓赵的老师傅,年纪已经不小了,而且脾气古怪,听说赵师傅和柳师父也算有点交情,秦晓晓这才找到了赵师傅,前去探望。

    当天秦晓晓和沈然准备了礼物。由柳师父带着前去见赵师傅。

    赵师傅住的地方不是在城里,加上因为年纪不小了,被茶馆的一个新来的老板亲戚也挤走了,在乡村里待了一段时间。

    而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赵师傅厌恶了城里的生活,觉得这些人也太势利了,他喜欢说书,在城里结识了不少老朋友,可是那茶馆老板说不让他继续说就不让了,一下子就把他赶回家了。

    赵师傅也是有骨气的人,最后一气之下,直接和茶馆的老板掰了,在家里过着悠闲的生活。

    而赵师傅家其实也不穷,出去说书也不只是为了钱,他只是觉得能交朋友,又有点工钱,还能继续自己兴趣的事情。

    可没有想到,老板绝情,他在那说了两年,因为故事渐渐匮乏了,加上价格也高,居然就不要他了。

    秦晓晓和沈然以及柳师父到赵家村的时候,赵师傅正在外头的太师椅上晒着太阳,看着周围的母鸡带小鸡的转悠悠,嘴里哼着歌曲。

    “赵师傅……”只听柳师父还没到竹子围成的大门,就已经朝里头的人喊道。

    赵师傅微微掀开眼皮,看了一眼门外走进来的人,没有说话。

    等柳师父和沈然秦晓晓三人靠近了,赵师傅才打开眼睛,说道:“怎么,你小子什么时候有空来找我了?”

    赵师傅冷哼一声,嫌弃的眼神看着柳师父,最后眼神撇向一旁的沈然和秦晓晓。

    赵师傅只见两人手上拿着的东西,又说一句,“你还带人来呢,怎么,有事情求我?没事你这小子可不会来找我。”

    柳师父笑呵呵的上前了两步,示意秦晓晓和沈然也赶紧的上去。

    “赵叔真是了解我,这事情呢,也不算求你,就是给你某了份差事。”

    “差事?”赵师傅又是冷哼一声,“我一把老骨头了,你让我做什么事情?而且,我只会说书,可什么都不会,你找我难不成让我去说书?”

    柳师父一听,直接朝着赵师傅点头,“就是找你说书的,这两位,沈然,晓晓,他们想请你去说书呢。”

    柳师父说完,沈然和秦晓晓连忙把手上的买来的礼物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赵老,第一次来,不知道你喜欢什么,给你买了点吃的,还望不要嫌弃。”沈然礼貌的说道,而那一声赵老,是尊称,却也让赵师傅多看了沈然一眼。

    可他听到这说书的事情,却是冷哼着,脸色也难看了许多。

    “找我说书?我不去,你们也别来找我了,我日子现在过的悠闲,不搀和你们城里人的事情,免得哪天又被人给扫地出门!”

    赵师傅本来当年就是给人做师爷的,在别的镇子上,给衙门当师爷的,后来不做了,喜欢说书,就到处给人说书,最后在城里的茶馆说书,因为师爷的见识多,也算是身份尊贵,儿女也有出息,他说书也不贪那点钱,但是,老板无情,他也懒得去胡搅蛮缠,直接拍拍屁股走了。

    那茶馆,后来渐渐的人少了,也来过请赵师傅,可赵师傅这人本来就是个有气性的人,这尊严之前都被他们扫地了,现在又来请他,他自然不愿意,还不如看看鸟,栽栽花,过的自在。

    而他骨子里虽然喜欢说书,但是也不想被人再次的扫地出门,所以即便有人来请,他也懒得去了。

    再说,后来除了那茶馆的老板来找过他,其他茶馆的人也来找过他,但是他就不愿意去了,恨透了,反正儿女养活的了他,他也不用去受那份罪。

    谁都知道,这说书先生就是要一直说,嗓门要大,这肺活量要好,拼命的说很容易造成喉咙不舒服。

    外人看来容易的事情,却不知道,其实很难的,并且,说书可不是念字,要说的生动,讲的让人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这都不容易的,他也一把老骨头了,只是因为喜欢,所以觉得都没什么。

    可是,老板欺人太甚了!

    被人这样的没有颜面的扫地出门,他只觉得受了屈辱,想着再也不去城里了。

    这会听到柳师父带着的人是来请他出山说书的,他也不想去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