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恐怖校园小说 » 军婚难耐 »  175:一百七十五(加补更)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75:一百七十五(加补更)

小说:军婚难耐作者:心静如水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而顾远航跟苏齐洛刚经历过一个多小时的暴雨的袭击,这会儿两人早就成了落汤鸡。

    话说那一场暴雨到来前,顾远航就有先见之明的把苏齐洛给背到了沼泽之外的一处干地,就是白天里他们呆着烤蛇肉吃的那地方,让她呆在了树下,又弄来了好多的芭蕉叶子。

    在暴雨下来时,就这么把数片叶子高高的举起,给她挡着一点点雨,所以这场雨下了一个多小时,苏齐洛也跟着哭了一个多小时,倒也没有矫情的不让顾远航为她挡雨。

    她知道,自己的脚受伤,没用药,这会儿早就肿了,如果再淋了雨水,发炎不说,再生病发烧,那就真的成了顾远航的负担了。

    故而没有矫情,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立在那一片树叶之下,任暴雨狂肆而下,淋湿了衣衫,但也是拿着大叶了护着自己的脚,没让脚上淋到雨水。

    而这会儿,暴雨刚过,顾远航就生起了火,这火还不能生在干地上,不然见到火光,难免会把林中的野兽引出来,所以只能还是回到那一处温床之上,不过那床也成了湿淋淋的了。

    这地儿,就这样,也不能要求太高,顾远航照例生起火堆后,就把二人的衣服给脱了,支起来在火堆边上烤着。

    苏齐洛除了那只脚是干的之外,身子其它地方早让淋透了,这会儿湿辘辘的头发披散在脑后,光溜溜的身子在火光下瑟瑟发抖着,这一场暴雨淋的让她头都晕呼呼的,这会儿恨不能扑到这火堆这上,让这火把自己烧了才能暧和一点……

    顾远航伸手想把她抱到自己怀里,可是自己这身子比这小女人的还要冰冷,所以,只能先烤衣服,而苏齐洛却是伸出小手,摸上男人的腰腹……

    男人的身子僵硬了一下,这三天来,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忧心着怕这女人生病,就是暧玉温香都没敢往别处想的,而此时,小女人那带点温热的指尖触上他时,顾远航的心都禁不住的狂跳了几拍……

    手中的衣服也让他攥的紧紧的,虽然脑子里是失忆了,可是身体却是饥渴了近三年的时间,光是无意间的一个碰触都能触发的火苗在这会儿,更是如这汹汹烈火一般的烧的那叫一个旺呀……

    两具冰冷的身体紧紧的抱在一起,碰触之时,倒激的两人同时一怔,四片唇紧紧的贴在一起,就这么,紧紧的相依偎着,以天为被地为席,让这原始雨林,让这燃烧的篝火见证了他们的爱情……

    但这时间,这地点,都是不对的,正当二人火热聊聊的要进行下一步时,不远处却传来声响,顾远航虽然身处这火热的激情之中,倒也是耳听八方的,听到有动静,当下就摸起身边的手枪,进入戒备状态,倒是苏齐洛多有不习惯,还处于呆愣当中……

    顾远航人倾听了一会儿,拍拍苏齐洛的pp,指了指树上,而后伸手把苏齐洛送到树上,他听到在船划过水的声音,不确定是敌是友,所以只能先把苏齐洛给送到树梢上去。

    于是乎,苏齐洛就这么光溜溜的让送到了树上,这叫一个汗颜呀,她发誓这一辈子都不会有比此时更窘迫的事情了……

    把苏齐洛送上去后,顾远航速度的踢翻了身边的篝火,而后猫在那一颗老树后面,手中的枪已然瞄准了方向。

    而这船正是阿木划过来的,阿木才五岁,能划这么远,已经不容易了,先前看到这边有火光的,所以就朝着这儿划来,可是到了地方,火光又没了,阿木纳闷的皱起小眉头,船里他点了盏小油灯,所以这会儿顾远航倒是在夜色中看到了小小的阿木,心里放松了一点……

    不过还是呈现戒备状态,一直到阿木的船又近一点,看清船上只有阿木之后,顾远航才开了口:“阿木……”

    苏齐洛一听顾远航喊阿木也朝那儿看去,发现真是阿木,当下激动的差点喊出来,但想想自己还光着身子,就没有开口。

    阿木听到顾远航的叫声,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再早熟这也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子罢了,能早熟到那儿去呀……

    这些天发生的事情,阿林的死,祁新澜残酷这些事,都给了阿木无形的压力,一个人划到这沼泽之中时,阿木也是害怕的,他怕没划好翻船了,那就真的等于带着阿林葬身在这雨林之中了……

    顾远航走过去,把阿木的小船拖了过来,看一眼里面的东西,看到阿林时,眼神黯淡了一点,听阿木说是阿强帮忙弄的后,顾远航倒是放心了不少……

    “阿爸……不是,那个叔叔,阿姨呢,你没有找到阿姨吗?”阿木抹了把眼泪有点担心了。

    经阿木一提醒,顾远航才想起那个让自己放到树上的小女人,于是赶紧的马树叉上烤的差不多的衣服抖了抖……

    阿木却是从船里拿起两件衣服来:“叔叔,你换上这个吧……”

    顾远航默默的接过,先给自己穿上衣服后,这才让阿木先转过身子去,从树上把苏齐洛抱了下来,并快速的给她穿上衣服……而后再把她抱在船上去。

    阿木感觉到船的重量下沉,故而转头一看,看到苏齐洛时,这才放下心来,人一松下心来,阿木两眼一黑就晕倒过去了……

    “阿木,阿木……”苏齐洛跟顾远航一块儿喊了起来,最后还是顾远航看了下阿木确定这孩子只是暂时性的昏厥之后,才让苏齐洛抱着阿木到里面坐好。

    “我们必须离开这儿,在天亮前离开。”顾远航说完就开始划起小船,好在这儿有条水路,可以通往大海,这条水路,阿强告诉过他。

    于是开始朝那一处划去,苏齐洛抱着阿木到船舱之时,看到那睡在里面阿林,眼泪哗哗的往下落,这么小小的阿林,身上的血衣还没有人为她换下,而她的母亲祁新澜却在这样的时候要二嫁,丢下他们的孩子……

    只能说他们很幸运,阿强指的这条水路,如若平时,全是泥沼,小船根不可能划过去,但是现在刚经一场大暴雨后,水势上涨,小船划起来倒也很顺利……

    不过却不能走自安岛,需要在海上绕一下,整整六个多小时,终于在天色大亮时,顾远航已把这船划出了自安岛跟吉利岛的范围之内……

    但船却还是漂浮在在海之上的,必须找一处停靠点才行……

    周边的海岛,顾远航也不敢冒失的去停,只能不断的前行,这么长时间的负重划船上,就是体力再好的人也撑不住的,况且顾远航在晚上还刚让暴雨那么一通的淋,这会儿全身都有点发虚了,不过却还是机械的划动着船浆……

    再说这吉利岛上,当祁新澜参加完篝火晚会回到家里,没有见到阿木时,心里就有点明白,阿木可能真的走了,也许去找顾远航了,也许不知道去哪儿了……

    第二日天空放晴,是个好日子,村子里的人也都兴高采烈的,今天可是族长巴图木大婚呢……

    村民们热闹了起来,游客们也跟着闹哄了起来,好不欢乐的场面,正在闹着时,头顶上哄轰轰的声音响起,抬头看,是飞机,倒也没有什么好吃惊的,可是一身红色嫁衣的祁新澜在看清那辆直升机时却是脸色大白。

    军歼63号直升机是他们海军陆战队的一号战机,而此时盘旋在这上空代表着什么,祁新澜懂的……

    果然……

    直升机徐徐的降落在无人的沙滩之上,而后从上面先下来一队全副武装的海军特种兵战士,之后一个个走下来的,是这次跟随而来的祈忠义、方子谦、顾竞然和顾亦北,中间加着一个去而复返的朱莉安……

    朱莉安小姑娘这次下了飞机后那叫一个雄纠纠气昂昂呀,只差没有吼一句跨过鸭绿江了……

    村民们围在这直升机的周围,都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朱莉安却是先看到祁新澜,气的跳脚又手指的,嗷嗷嗷叫了起来:“就是她,就是那个阿新,就是她想了杀死苏姐的。”

    随着朱莉安的手指的方向,祈忠义等人看向那个一身红衣的祁新澜……

    方子谦的双眼微微红了起了,几年了,五年多,快六年了,以为再也见不到的人,却出现在眼前,而且还要杀死自己曾经的战友的爱人,这事……

    “新澜!”

    祈忠义面色阴沉的喊了祁新澜的名字,这场迟来的团聚,本该是喜悦的。

    可是在知道祁新澜做的那些事之后,祈忠义也时喜不起来的。

    在来的路上,祈忠义一直在想自己要怎么处理这件事情,一个是自己当亲生妇女儿一样从小疼到大的亲侄女,为她的下落,自己可是没少费心思的,但另一个却是自己一直没有付出过一点点关爱的亲生女儿。如何处理?这是一个两难的问题。

    “阿新,他们是你的家人吗?”

    巴图木早给手下使了眼色,他们这儿的人都有自卫的武器,而且这样直接未经当地政府允许就把飞机开入他们的领地,是违法的,必要的时候,开战也不是不可能的,但,如果是阿新的家人,那就另当别论了……

    祁新澜知道这会儿,如果她点头就没事,如果说不是,将会有一场恶战,看到那曾经的战友方子谦,还有自己的伯父祈忠义,祁新澜最后还是颓废的点了下头……

    事情的经过呢,朱莉这几天已经说了个差不多,祈忠义就是背都能背得出来,所以这会儿倒也不用问什么话了,直直的走到祁新澜的跟前,啪的一巴掌就甩在祁新澜的脸上……

    “祁新澜,苏齐洛可是你的妹妹,是我的亲生女儿,顾远航也是有妇之夫,你怎么能做如此糊涂的事情。”

    听了祈忠义的话,祁新澜的心里倒是畅快了点,也许她就是该打吧,阿郎对她好吧,还不错,真心的不错,当年她出事了之后是阿郎救了她,阿郎比她大了几岁,除了在床事上是阿郎强上了她之外,其它的真的说得过去,可是她那时候,满心眼的都爱慕着顾远航,心底里有个人,所以当另一个男人在自己的身上发泄着欲望的时候,她就特别的恨……

    阿郎的毒隐就是她弄出来的,她故意在吃的饭菜里一点点的加量,一直加到阿郎真的燃上了毒瘾,可以说阿郎的死也是她一手造成的,阿郎是死于毒瘾,可是那也是因为吸毒过量而死,一个长年吸毒的人,怎么会吸食过量呢,而且又是阿郎这样的原著民,那是她故意多放的,阿郎太过信任她,从来没有怀疑过她,所以阿郎死了,而顾远航顺利成章的留下来,代替了阿郎……

    那怕只是挂名的夫妻,祁新澜的心里都是高兴的,她爱顾远航那个男人,爱到可以连自己的丈夫,自己的孩子都牺牲掉都在所不惜的……

    而现在,祈忠义的这一耳光,打的她无怨无悔,她真的该打,为了爱情,毁灭了良知,设计害死阿郎的时候,她告诉自己,她恨那个男人,而且那个男人已经染上了戒不掉的毒瘾,所以她是帮那个男人解脱的,可是当她亲手打死自己的女儿阿林时,她以为自己的心不会疼的,她以为自己是恨这两上像污点一样生存在她生命中的孩子的,可是当昨晚上,没有看到阿木,连阿林的尸体也没有见到时,她才发现,原来她的心不是不痛,而是麻木掉了……

    而此时,祈忠义却是把她打醒了一般的,祁新澜跪倒在地,泣不成声:“伯父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巴图木傻眼了,还真是阿新的家人,这可如何是好,如果阿新和他们一起走了的话,那自己怎么办?

    叫伯父是吧。巴图木也跟着啪嗒一声跪倒在地:“伯父,请我原谅阿新,如果阿新做错什么,我巴图木愿意代她受罚。”

    “你是谁?”祈忠义愣愣的问出口,这个人是祁新澜的丈夫吗?有了丈夫还跟顾远航纠缠不清,这叫什么事!

    巴图木赶紧的拉着祁新澜站起身来,让众人看到他们身上的喜服:“阿新是我第三个老婆,今天是我们的婚礼,伯父你是阿新的家人,可以当我们的证婚人。”

    第三个老婆!

    祈忠义气的吹胡子瞪眼晴的,倒是好呀,当起别人的小老婆来了,这个侄妇女可是越来越出息了呢。

    “老首长,咱们先找齐洛吧。”顾竞然适时的提醒着祈忠义,管她祁新澜是别人的第几个老婆,现在该做的是找人,而不是在这研究祁新澜是谁的第几个老婆的事情。

    “新澜,远航呢,他们在哪儿……”方子谦也是着急的问出了口,心里着急的看到他们平安无事才能放心,天知道家里的小妻子在他来的时候泪眼涟涟的说一定要把人带回去,不带回去就不给他生儿子了……

    想到家中的妻子,方子谦有一种后怕和庆幸的感觉,后怕自己曾经差点变成祁新澜,庆幸在他回头时,那个人还在原地等着他。

    祁新澜没有说话,倒是村民阿强站了出来:“你们真的是来救阿郎的吗和那个苏小姐的吗?”

    方子谦点头:“是的,你知道他们在哪儿吗?”

    阿强开口道:“跟我来……”

    于是祈忠义对方子谦点点头,示意他带人马过去救人,而他自己则是留在了这儿,还留了一批战士,这里的村民跟游客一个也不许离开的,就是为了防止有人使坏。

    祈忠义看着祁新澜缓缓的开口:“新澜呀,你还记得你小时候,我给你说过做人的基本道理吗?”

    祁新澜的思绪好像飘到了小时候,她刚刚失去父母的时候,整天里只知道哭,怨天尤人,那会儿好嫉妒别的小朋友有父母,于是就偷偷的写纸条,学电视上扎小人,诅咒那个在她跟前炫耀自己父母对自己多好的小朋友的父母死掉……

    这事是祈忠义的妻子汤月华先发现的,最初是发现祁新澜的布娃娃怎么越来越少,而后是做针线用的针越来越少,最后就在祁新澜的睡房里发现了那些贴着字条,扎着针的布娃娃……

    因为祁新澜那会儿刚刚失去双亲,所以情绪很不稳定,汤月华倒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把那一堆娃娃拿给了伯父祈忠义看。

    那天祈忠义狠狠的收拾了一顿祁新澜,让她在父母的灵位前跪了整整的两天两夜,膝盖都跪的发红,最后是祈家奶奶背着祈忠义让祁新澜起来的……

    后来为这事,祈忠义特意弄了大堆的孔子论语三字经等让祁新澜学习,然后告诉她做人的基本道理是要有一颗和善的心,做什么事都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而这事,后来在祁新澜的成长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只是没有想到,二十多年都是让人表扬着的祁新澜,竞然在这几年内变得如此的不堪,祈忠义恨不能一枪毙了这个害人不浅的祁新澜,前提是,如查这不是自己的侄女的话……

    ……

    方子谦这边带人进了那座雨林,阿强找来了船只,众人小心的避开了直接触到水面,就进了雨林,找没一会儿就发现那搭在树叉之上的温床,而后再进入林子,除了顾远航在这儿烤了三天蛇肉的地方,里面倒不像是有人进入的样子,而且阿强说昨晚上有把阿木放到船上放进来,也许他们已经绕水路划走了……

    可是当他们的船只再到那处水路时,水位早就降下去了,没有昨晚上那么多的水,变成了泥沼,所以这一处从水路追的事情,根本就不靠谱,于是一行人又撤出了雨林之中……

    祈忠义听到这个答案,心底里到底还是松了一口气,如果有顾远航在的话,那应该不需要担心什么的……

    ……

    再说这赵飞吧,自己转机到自安岛的,可是也没有直达的,需要多次转机,大巴之类的才能到自安岛,偏偏那天,还没有赶上去自安岛的船只,只能买了去另一个岛上的船票。

    而正巧跟那在海上飘的小船遇上了,起初船上的游客们还都纷纷的感叹着:

    “天呀,太神奇了,这是当地的土著女人吗?可她是不是太白了点,不都黑黑的吗?”

    “是呀,看着也不像的……”

    “可是如果不是土著女子,她怎么会力气有担子撑着小船在海上票呢,这样的小木船一个海浪过去就能打翻的。”

    这些游客是用望远镜看的,所以赵飞就是看到那只小船也看不到那船上的人,故而也只是远远看一眼而已。

    过了没一会儿,有人又叫了起来:“天呀,我看到那个女人好像晕倒了呢……”

    而他们说的那个女人正是苏齐洛,先说顾远航是让累倒的,那种直接划船划着划着就晕倒的那种,而阿木一直没有醒来,苏齐洛在顾远航晕倒之后就接替了这撑船的任务,可是她根本就滑动撑过过样的船,只能是顺着水往处撑,但她也是淋过雨而且这些天担惊受怕,各种因素综合在一起,人也跟着体力透支,撑了没一会儿后,就软软的晕倒地船上了……

    这边游轮之上的游客看到后,就起哄着让船长开过去看一看原著居民,船长不同意改变航程,可是船上的游客叫的实在太厉害了,最后无奈,船长只同意把船先停在这一处,而后派一个救生船过去看看人家原著民是否需要帮助……船上的船员速度的坐上了快艇,而后就到了苏齐洛那一处小船之上,看到里面昏到的有大人和小孩子,看起来像一家四口中,于是快艇拖着小船就到了游轮之上……

    而赵飞在救生员抱起苏齐洛上了游轮之时,才看清那人,就是他心心念念要寻找的人,当下激动的就跑了过去……

    “齐洛,齐洛……”赵飞掐着苏齐洛的人中开始喊她。

    众人见状都问是不是认识了,赵飞急的不得了,也没顾得上回别人的话,只是赶紧的问船上有没有医生……

    苏齐洛幽幽转醒,看到面前的赵飞时,还以为自己在作梦呢:“学长,我不是在作梦的吧……”自己明明在海上的呀……

    赵飞激动的把她拥入怀中:“傻瓜,你没有作梦,没有,就是我,我来找你了,总算是找到你了,小丫头以后再也不许你去这么危险的地方了,你知不知道吓死你了……”

    而这时,另一边也慢慢醒来的顾远航却是睁开眼就看到了这一幕,看到那个抱着小女人的男人那一脸激动到落泪的神情,还有那深情的双眸。

    边上还有游客嚷嚷着:“原来这个男人才是原著民……”

    “是呀,你看这姑娘的皮肤这么好,也不像是原著民呀……”

    苏齐洛怔了一下,而后才弄清楚是怎么回事,眼角的余光看到顾远航那不解的神情和微微蹙起的眉头,心里一疼,急急的要推开赵飞的怀抱,可是她现在太过虚弱,力气也太小了,只是挣扎了几下,人也跟着又晕了过去……

    “齐洛……齐洛,齐洛你醒醒呀……”

    赵飞着急了,船长一看这事有点大,于是就赶紧让船员把这几人弄个救生船,火速的往岸边开去了……

    苏齐洛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天之后了,醒来时,没有见到顾远航,而自己的身边守着自己的却是赵飞……

    “学长,学长,顾远航呢?顾远航呢?”苏齐洛醒来时就急急的嚷嚷了起来。

    顾远航?

    赵飞纳闷,有点心疼的把苏齐洛给搂在怀中小声的哄着:“齐洛听话,你生病了,我叫医生来好不好……”

    苏齐洛着急,心想可能赵飞不认识顾远航吧:“不是的学长,我没有说梦话,跟我一起的那个男人的两个孩子呢?”

    赵飞蹙紧了眉头而后解释说,因为那其中一个孩子是受的枪伤,送到医院时已经死亡,所以医院报了警,而现在那个男人和孩子由警方看守着的,苏齐洛是因为有赵飞作的担保才没有事的……

    苏齐洛急急的扯掉自己手上的输液针,大声的吼着:“那个男人就是顾远航,是顾远航……不是杀人犯……”一边说着一边抹着眼泪就往外冲去,赵飞傻眼了,上前去拦她,伸手摸她的头,看她是不是发烧了。

    苏齐洛气的抓起赵飞的手,狠狠的咬了一口:“我没发烧,你快带我去看他,快点呀……”

    终于到了那一处由警察把守着的病房里,苏齐洛跟警察说明了情况,而后才得以见到顾远航的主治医生。

    “医生,我老公什么时候能醒过来……”苏齐洛着急的问着。

    医生看了眼病历而后开口说了:“人很快能醒过来,可是那两只胳膊估计暂时不能动,我们已经给打上石膏,三个月内最好不要动。”

    “为什么?”

    苏齐洛不解,打石膏,那不是摔断胳膊时才弄的吗?

    经医生的解释,苏齐洛才明白,原来是长时间的撑船,再加上太过用力,拉伤了肌肉,而且是重度拉伤,怕是一时半会动下胳膊都会疼的……

    顾远航还没有醒来,苏齐洛也不敢给家里打电话,而且她根本就不知道家里人现在已经知道她出事的事情,更加不知道祈忠义等人带了人马过去吉利岛正在找寻他们的……

    阿木到是先醒了过来,苏齐洛让赵飞帮着把阿林的尸体先送去当地的殡仪馆。

    而后阿木醒来,阿木倒是没有什么大碍,不过小娃儿这是第一次到原著海岛以外的地方,这里的医院也是大医院,跟自安岛上的镇医院也是不一样的,这儿的人和事,都让小小的阿木有点胆怯,只能紧紧的倚在苏齐洛的怀中才感觉到一点点安全……

    苏齐洛就这么守着顾远航,顾远航这两天也是时睡时醒的,不过都处于半昏迷的状态,胳膊的拉伤而后是身体的发热,各种症状全找上门来了一样的……

    终于在顾远航也清醒后的第三天,苏齐洛已经完全没事的时候,她才想起来一件事情:“对了学长,你怎么会在那船上呀?”

    赵飞这才囧囧的想到一事:“那个,也许我忘记了一件事……”

    忘记给顾家人打电话了,实在是这几天太过震惊,所以忙的都忘记了……

    苏齐洛经赵飞这一提醒,这才想起这事来了,一拍脑门子:“我也想到了,学长,你手机借我用用……”

    赵飞拿出手机丢给她,失笑,倒真是忘记这事了,三天过去,赵飞已经接爱这个黑的都快出油的受了伤的男人是顾远航的消息了。

    如果说赵飞的心里没有一点点的失落,那肯定是假的,但他更多了一种敬佩,医生说顾远航的肌肉拉伤到再晚到医院点就会残废,赵飞自问过,如果角色对换是他遇上跟顾远航一样的情况,他也会这样做吗?

    会的,赵飞的心里明白,那种为了心爱的女人可以拼尽一切的念头,他也会有,但事实是,顾远航现在根本就是失忆也能做到这一步,所以赵飞打从心底里敬佩顾远航。

    而且苏齐洛对顾远航的深情,赵飞也看得到,赵飞在心里对自己说,这样也好,不近不远的看着她幸福,最起码,他还是孩子们的干爸不是吗?

    当不了亲爸,咱总算还捞得了一个干爸的名号吧……

    如此想来,赵飞倒是开怀了许多,而苏齐洛正拿着赵飞的手机拍照呢,先给顾远航的正同拍了几张,这男人这几天似乎特别的爱睡,现在还在睡着呢,而后又跑过去,贴在顾远航的脸边来了张自拍。

    边上的阿木很羡慕的眨巴着大眼晴看着她这样的举动,阿木知道这是拍照,可是他都没有拍过,有时候有客人去村里玩时候也会给他拍点照片,但是那些客人都是把照片给带走了。

    苏齐洛当然也看到阿木这样的眼神,那是一种对未知事物的一种羡慕和渴望……苏齐洛突生一股子心疼来,想到自己的儿子,想到跟阿木一样大的顾惜,那么小小的时候都能拿着ipad切水果玩,而阿木……

    这会儿苏齐洛倒真有点理解,何为原始了,也许那是一种纯朴,但也同样代表着另一种意思,那就是落后……

    “阿木,来,我们一块儿拍一张。”

    苏齐洛冲阿木招手,阿木有点羞涩的捏着手指:“阿姨,我也可以跟阿爸,哦,不,是叔叔一块儿照相吗?”

    苏齐洛笑了笑,再听到阿木喊顾远航阿爸时,她的心里也有点释怀了,阿木这几天总是喊阿爸,喊完后会发现自己喊错了,由此可见,阿木叫顾远航阿爸的时间一定很长很长……

    点了点头,扯过阿木挤在他们中间,一张稚气的童脸,一张沉睡的男人的脸,还有一张娇俏的女子的脸,在这手机的相册里留下了永恒的一幕……

    拍完照片,苏齐洛直接摁了发送键,发到顾远航的手机中,她知道顾清萍一定是在家里的,所以这会儿,发给顾清萍,家里人也会知道的。

    果然,b市那边,顾清萍正在家里陪着顾母喝茶呢,收到彩信,看一眼,是赵飞发来的,还在纳闷呢,这一打开来,就看到那上面的照片……

    活像是一家三口的大头照,那小孩不认识,那张女人的脸是她小嫂子……还有那个面上黑的发亮还带道疤痕的在睡觉的男人,那不是她哥哥顾远航又会是谁?

    “啊啊啊啊啊啊……”顾清萍惊的连连尖叫,吓的顾母和一群孩子都朝她看过来,方静小朋友也让自己亲娘这失控的模样吓的哇哇大哭起来。

    顾母最先反应过来,抓了沙发上的抱枕就冲女儿砸过去,而后抱着小方静好一顿安抚。

    顾清萍也察觉到自己的失言,吐了吐舌头还是难掩兴奋的神色,不过她得确定一件事情。

    于是拿起电话,匆匆的就跑到院子外去了……

    顾父也是皱眉头冲顾母讲:“看看你的乖女儿,还有点样没,吓着孩子了……”

    “她从小就这样,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更过分,都是子谦给宠坏了的……”顾母虽然嘴上半是埋怨的,可是心底里也欣慰,能有一人待女儿如此之好,让她保有自己的纯真性情,当母亲的当然欣慰了……

    “我一会去个电话给子谦,昨个打电话来说海上没有寻到,已让人进那林子里了,不知道有情况没有……”

    顾父说着抱了小孙子下来,让他们自己玩的,自己则往书房去了……

    顾母也是担忧的双眼无神,这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找到儿子了?他们其实不敢抱太大的希望的,就怕希望越多失望越多。

    可是……心底里要说没有一点期待,那也是不可能的。

    作梦都想要有奇迹的发生,让儿子能回来,一家人能团聚,最差也得让儿媳妇能回来吧,不能让小娃儿们这么小就没了爸爸再没了妈妈,那可如何是好呀?

    想到此处,顾母又是习惯性的一蹙眉头,那种哀伤之情,连顾惜都让感染了,也跟着叹了一口气的……

    “奶奶奶奶,我刚听到姑姑跟我妈妈讲话了……”

    小顾宇是个淘气包,也是个鬼灵精,刚才看姑姑那兴奋的样子,就悄摸的跟了出去,偷听到顾清萍说话了,于是赶紧回来打小报告。

    虽然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妈妈不就是去旅游了吗?

    但好像不是的,要不然姑父不可能临走时,那么严肃的给爷爷和奶奶保证要带妈妈回来……

    所以小顾天跟小顾宇很忧伤,妈妈是不是遇上危险了,他们真的想快点长大,这样的话,就能像个男子汉一样的保护妈妈了……

    再说顾清萍还真是照着赵飞的电话打了过去,一听那边接通立马嗷嗷叫着问道:“赵飞你找到我嫂子了吗?那是不是我哥呀……”

    苏齐洛在那边清咳了一声才开了口:“顾清萍,你太失败了,怎么能连你哥都认不出来了呢?”

    顾清萍一听是苏齐洛的声音,当下高兴的都想跳起来,可是想了想自己好像不适合再乱蹦乱跳的,于是就开口道:“谁说的,我哥就是化成灰了我也能认得出来。”

    说完后想想自己说这话好像不太吉利:“呸呸呸,我这臭嘴巴,尽说错话,嫂子,你快告诉我,是不是方子谦他们找到你们了……”

    苏齐洛那叫一个惊呀:“方子谦?他怎么会去找我们?”

    顾清萍跟着开口说的那叫一个口水横飞呀,把那热心的朱莉安小姑娘怎么不愿万里到了b市找到了顾家的事情,说了一下,又说祈忠义带人去了吉利海岛的事情……

    这么一通说之下,苏齐洛才知道,她竞然错失了她亲生父亲救她的机会,暗自感叹一声,也许这是天意,天意如此,注定她此身都享受不到那种血脉亲情吧……

    不过还好,她有这个男人,还有他们的家,她还没有失去他……失去他们的家……

    就在苏齐洛讲电话的时候,顾远航动了动眼皮儿醒了过来。

    苏齐洛跟顾清萍说了下,而后扶着顾清萍坐起身子,问了句:“你妹妹的电话,你要不要跟她讲话……”

    顾远航想了想,苏齐洛跟他说过,他有一个妹妹的,于是轻点了下头,苏齐洛把手机放到他的耳边,那边的顾清萍早听到苏齐洛的话了,听到一个呼吸声后,激动的眼泪都出来了:“哥……”

    只喊了这么一个‘哥’字出来后,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只剩下哭泣声了,抱着电话,顾清萍那叫一个嚎啕大哭呀……

    顾远航有点无措的看向苏齐洛,有点不知该如何回话了,苏齐洛冲他瞪眼,那样子好像在说,那是你妹,你不会跟她说话呀。

    “那个,你别哭了……”迫于苏齐洛的厉眼之下,顾远航终于开口对电话里的顾清萍说了这么一句话。

    没想到,顾清萍那边哭的更是厉害了……

    嗷嗷的哭着那叫一个委屈那叫一个伤心,那叫一个心酸,快三年了,顾家的每一个人心底都有一个小小的角落里住着一个叫伤感的名词,却又都小心翼翼的维护着那一块伤感之地,都不敢说,怕一胆说出来,其它人会更疼,可是如今,当得到顾远航还活着消息时,顾家人都隐隐的只敢在心底里期待,都如顾母那般怕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顾远航这边更是无语了,因为完全没有记忆的原因,再加上这几天看到的听到的女人的哭声,那简直比他过去半年来看到的听到的都要多,这让他很无力,虽然可以想像的到,那是自己的亲人,知道自己还活着,她们很高兴,高兴到如苏齐洛初见他时那激动的喜极而泣,但他真的没有一点记忆,所以对这些哭声也有点麻木……

    苏齐洛拿过手机,抹着眼角喜悦的泪水跟顾清萍说:“你别哭了把他给吓着了,我们都活着,都没事,你跟爸妈说一下。”

    顾清萍挂上了电话,蹲在地上又哭了好一会儿,这才转身,这一转身,就看到身后不远处,一脸是泪的母亲,想和方才听到自己的讲话了……

    没错,顾母是听到了,而且有点不敢相信……当她听到女儿喊那声哥时,顾母是极力的克制着自己抱紧怀中的小方静,才没有冲过去抢过电话,问一问那边的是不是自己的儿子……

    “妈妈……”顾清萍像个小火车头一样的冲到顾母的跟前,连同母亲跟女儿一块的搂在自己的怀里,嗷嗷叫着,兴奋的像一个小娃儿:“妈妈,我哥,我哥跟我讲话了……”

    顾母两眼一抹黑,身子也跟着晃了一下,顾清萍紧紧的拖着母亲,就冲屋内喊:“爸爸,爸,快来,妈妈晕倒了……”

    顾父出来的时候,顾清萍差点就撑不住母亲和女儿的重量要摔倒,顾父适时的伸手把妻子和外孙女稳稳的接住。

    顾母虚弱的一笑,安稳的靠在顾父的怀里:“老顾,儿子,远航还活着,还活着……”顾母就这样窝在顾父的怀里,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那样哇哇哇的哭了起来……

    顾父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动情的妻子,她双手还紧紧的攥着顾父的衣服,哭的就像一个小姑娘一样,虽然她都已经是个小姑娘的奶奶了,可是在顾父的眼中,这样的妻子依旧可爱,依旧让他视若珍宝……

    正在这时候,顾家大伯顾金朝正匆匆的赶来,方才就是听到顾清萍在叫喊,所以就赶紧的过来,正好看到这一幕……

    顾金朝愣在当场,这样的顾母,他见过,那是他们还年轻的时候,那时,她还是自己的女朋友,总是很强势的一个女子,在出了那样的乌龙事之时,扑到自己的怀中,紧紧的攥着他的衣衫,一拳一拳打在他的胸膛上,声声低泣的质问他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回首时,芳华已不在,蓦然间,物是人也非……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只是还好,他们还都在这错误中相交的人生中,找到了彼此相携一生,守护一世的另一伴,画满了他们人生的这个圆圈。

    顾家的大伯母柳如烟从后面也急急的跟来,看到的就是丈夫微微红的眼眶,走过去,把手轻轻的放在丈夫的手中,无言的安慰与支持……

    顾父跟顾母也注意到这一对夫妻的到来,多少年,他们四个人都没有这样的相视一眼过,就算是顾父回来b市后,两家住的如此之近,也没有像此刻这样过……

    春日的阳光下,这边一对夫抱着妻,深情无限,那边那一对,双手交握,似要缠绕一世……

    时光静好,与君语;细水流年,与君同;繁华落尽,与君老。

    属于他们这一代人的恩怨总算是在这一双双对望中圆满的化解了彼此间的心结,

    顾清萍虽然不想破坏这几个人的这种氛围吧,可是她真的很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的。

    “那个,我哥,我跟我哥说话了,爸爸,妈妈,大伯,伯母,我哥他还活着,你们看你们看,我手机上有照片的……”

    顾惜跟顾天两兄弟傻愣的站在那边,都让这一幕给惊呆了……

    小顾天扯了扯姐姐的衣袖问道:“姐,姑姑说的姑姑的哥哥,是不是说的爸爸呀……”

    爸爸这个词,其实没有人教顾天和顾宇叫的,可是他们知道,那个在墓碑上,长了一张严肃的吓人的脸孔的男人,就是他们的爸爸……

    而且他们还知道,那个叫顾天宇的,他们的哥哥是他们的爸爸亲生埋葬的,而且他们的名字,也算是间接的是爸爸给起的……

    顾惜小大人的拍了拍两个弟弟的头:“恩,你们要听话,见到爸爸要乖乖的,爸爸好像失忆了,所以可能不记得你们……”

    顾天乖巧的点头,恩恩,自己一直都是个乖宝宝的,可是爸爸不记得他,这点让他好忧伤的。

    顾宇则是不屑的瞅一眼顾惜,再瞪一眼顾天:“哥,你点什么头呀,你傻掉了,爸爸既然是失忆了,那么就是连姐也不认识了,咱们这次是扯平了的……”

    哼,谁让姐姐总是一副,爸爸知道我,不知道你们的神情,那样的姐姐让小顾宇很生气,生气到想扑上去咬她一口的……

    于是乎,顾金朝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二话不说的,问了地址之后,就调了一架直升机来,小家伙们这还是第一次坐飞机,高兴的不能行,就这样,顾家的一行人,也踏上了去找儿子的路。

    而那边的祈忠义,则在村子里是安营扎寨的开始指挥着一队队的人马往那原始雨林里去寻人了……

    祁新澜跟巴图木的婚礼自然只能是暂时先作罢,至于怎么处罚祁新澜,祈忠义在没有找到顾远航跟女儿苏齐洛之前,还没有想好……

    巴图木这几日是来因着祈忠义是阿新的伯父,所以对祈忠义这个外来的入侵者还算是客气的,而祁新澜则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

    方子谦每日里都要去对面的自安岛上,给家里人报告这边的情况,今天也不例外,可是打去电话,妻子的电话竞然是关机……

    打家里也是没有人接,最后只能是忐忑的打到顾老爷子家里,顾老爷子年岁也大了,身子骨大不如前,所以顾家人全体出动去找顾远航的事情,没有人告诉他。

    方子谦也只能是简单候了老爷子,这才东打一个电话,西打一个,打到队里给顾金朝的秘书,得知旅长要了一架直升机,私人用,这就瞧出点明堂来了……

    莫非顾家人先一步找到了苏齐洛跟顾远航,方子谦想想,这个很有可能,因为他们这些人在雨林里找了几天敢没找到个人影,水路上,也没有找到人……

    方子谦带着这样的心情回到了村子里,心中也是焦灼难安的……

    当方子谦把这一个消息告诉祈忠义的时候,祈忠义一双老眼闪闪发亮,到底是老首长,利用飞机上的联络器,跟军部联系上,通过卫星系统定位到顾金朝私用的那架飞机在何地停靠,而后确定了方向,就马上要飞过去……

    但在临去前,不得不考虑到一件事,该拿祁新澜如何处置才好……冲方子谦使了个眼色,方子谦会意的走向祁新澜。

    “新澜,你是留在这儿呢,还是跟我们回去?”方子谦问的直接了当,对于祁新澜,方子唐谦以前以为自己是很喜欢的,可以说,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暗恋着祁新澜的,要不然也不会在上次明知是那么危险的任务,还要强撑着去。

    但事实证明,能救祁新澜的始终只有顾远航,而祁新澜却又因得不到顾远航的爱,而变得如此的自私又残忍。

    “我,当然要离开这儿。”谁会喜欢留在这里做些粗鄙的工作,而且还要给巴图木当小老婆,她才不要呢。

    她多的是机会享受人生,不过……看着眼前方子谦那有点不悦的神色,祁新澜的心里也是怯怯然的,她从前就知道,她在追着顾远航跑,而她的身后有一个方子谦在追着她跑……

    但是这一次再相见,方子谦对她的态度,没有了以往的热情,反倒是多了一丝丝同情或者说怜悯……

    说实话,私心上,方子谦宁愿祁新澜留在这小岛之上,永远也不要回去,这样的话,顾远航跟苏齐洛才能安心一点的,他也看得出来这事,祈忠义也是左右为难,俗说话的好,手心手背都是肉……

    “新澜呀,如果你跟巴图木要结婚的话,首长也不会反对的。”方子谦这么说着,猜着祈忠义也是这个意思。

    “怎么,你怕我回去,不想让我回去,还是你认为那个女人真的能醒得了顾远航,你知不知道,我这几年来跟顾远航经历过什么……”

    祁新澜又开始说她跟顾远航经历过的事情,那些事顾远航就是失忆不记得了,可是在祁新澜的心里却是记得很清楚很清楚的……

    方子谦头疼看到这时候的祁新澜,就像是看到了当初让爱迷失了良知的自己,还好自己也没有错的太过离谱,还好还有一人把自己从那泥潭中拉了出来。

    不然的话,所也是会如祁新澜这般的自私而又残忍到变态……

    “祁新澜,不管你跟他经历过什么,如果不是你做出失去良知的事情,你们还会是战友亲人,但是相信我,就冲你对苏齐洛做出的事情,顾远航一旦要回报给你,十个你也不够死的。”方子谦怒了,他都不知道以前自己是抽什么疯,喜欢上这个女人,而且还为了这个女人舍弃过苏齐洛,间接的失去了心中喜爱那么多年的女子,如今只能庆幸,自己是幸运的那个,还能获得爱情,如若不然,那不得悔一辈子的……

    而方子谦说的也是实话,如果祁新澜不是这半年,乃至最后做这样的错事出来。

    如果从死亡海岛上逃出来的时候,就直接的带着顾远航回到b市,找到家人,那样的话,顾远航跟苏齐洛就真的欠了祁新澜一份永远还不完的人情,可是祁新澜却是傻的,想要据为己有,据不成时,就想要杀了苏齐洛,这注定了她的悲剧……

    而祈忠义这边已经跟巴图木聊上了,那意思再明显不过,是支持祁新澜留在这儿的,所以方子谦也没有会错意,表达的很正确。

    祁新澜看情况不对,方子谦是不会贸然说出这样的话来着,是不是他们有了顾远航的消息,不想让自己知道,就是不想让自己去再缠着顾远航吧,所以才让她留在这儿的吧。

    冲进屋子,果然看着祈忠义一副看女婿的眼神打量着巴图木,祁新澜心冷,如今大伯这是有了女儿,就可以不管自己的死活了吧,非得让她嫁给这巴图木吗?

    “不,我不要嫁人给巴图木作小老婆,大伯,我要回去,我要回家,我不要呆在这里……”开什么玩笑,现在想让她留在这儿了,她偏不……

    “阿新……”

    巴图木一脸不赞同的神情,虽然他很喜欢阿新,但是女人就是要听男人的话,这样的女人才招人疼,以前的阿新很听话,可是现在的阿新,他一点也不喜欢,但是除了阿新这村里再没有比她更美的女人了……

    “阿新,你不能走,你都要跟巴图木结婚了,全村里的人都知道了,你要走了,巴图木会很没面子的。”巴图木的大老婆站了出来这么说,当然不能就这样让巴图木没有面子的。

    祁新澜本来就叫喜欢巴图木的这个大老婆,这会儿,听这女人这么一说,当下就火了:“我本来就不是你们这的人,想走就走,你们管得着吗?”

    这群野蛮人当这破地方是天堂呀,不过是一个落地的小岛,靠着游客才生存的寄生虫而已,凭什么能管得住她的去留。

    “啪”的一声响,是巴图木一嘴巴子抽上了她:“阿新,当初你来咱岛上时,可不是这样说的,你还记你这张小嘴是如何的诱惑我,满足我的吗?”巴图木好像想到了什么美事,当着众人的面就以拇指磨蹭起祁新澜红艳艳的小嘴了……

    祁新澜想起这事就窝火,当初她想在这岛上定居时,的确求了到自安岛上办事的巴图木。

    这事说来是她一生的耻辱,她祁新澜什么时候为男人做过那样的事情,可是在她一方面想要给顾远航守着贞洁,一方面又想要从巴图木这儿拿到定居吉利岛的特权时,只有这一个办法……

    没有人知道祁新澜为了能留在这儿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可是最后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让她怎么能不恨……

    祈忠义的一张老脸有点挂不住,都是男人,方子谦从巴图木的眼神中也看得出点什么来,现场点尴尬。

    巴图木的大老婆在边上帮着腔:“就是,不能就这样算了,岛上的外来人在此岛定居者,想要走,那都得付出些代价,上次阿娇离开的时候,不也付出了代价吗?”

    而巴图木说的阿娇,也是嫁到这村子里给人当小老婆的,可是后来受不了这岛上的生活,要出岛,那一次,岛上的村民齐聚,而阿娇愣生生的让要剁掉一只手才离开的……

    祁新澜一眯眼,眼中闪过狠冽来,但是祈忠义这时候却也是开口了:“祁新澜,到一处地方就要守一处的规矩,你若想走,伯父也不拦你,家门还是为你开着,但你想好了,回去后如何的生活?”

    祁新澜咬唇,祈忠义这么说的意思就是你要走可以,但我不会强行和利用武装的力量帮你离开,你要自己堂堂正正的离开,就要守这里的规矩,付出些代价再离开……

    这是祁新澜没有想到的,付出些代价,那是不是真的让她付出代价来:“巴图木,你过来,我想单独的给你说点事。”

    巴图木想过去的,毕竞这个女人对他还是有一定的诱惑力的,可是巴图木的大老婆却是不干了,冲着祁新澜鄙夷的看了下说道:“巴图,有什么好说的,这个女人,当初多不要脸的,不想把身子给你,吊了你这大半年的,但最近这几天,你也吃饱喝足了的,这让人玩烂了的贱货,你跟她有什么好说的,这是咱这儿的规矩,你要是为了这个贱货坏了规矩,以后咱这儿的事,我可不管了……”

    巴图木的大老婆是个能干的主,一些巴图木解决不了的纠纷,都得依靠着这个大老婆,几天前,祁新澜还想碰上说,自己要嫁给巴图木话,一定要把巴图这个大老婆给干掉的,不曾想,自己还没有把别人赶掉,反倒要让别人把自己干掉了,耻辱呀!

    “好,不就是付出代价吗?我付!”

    祁新澜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动作神速度的从身上掏出那把灭音枪来,及不可闻的枪声响起,祁新澜愣生生的用枪打断穿了自己的左手,子弹从手背穿过,直直的打进屋子里的土地上,激起飞扬的灰尘来……

    “祁新澜……”

    祈忠义跟方子谦同时惊呼,他们都没有想到是这样的代价!

    “巴图,可以了吧!”祁新澜一直看着那个巴图的男人。

    巴图则是满目的不解,这把枪子直接打到自己的手上这种事,就是他这个大男人自认也做不到,可见阿新是真的想要离开,看来她不爱自己的……

    巴图的大老婆见状,喝在吓了一大跳,但是这也不算什么,在这儿,这种事,也不是没见过,断手断脚那是常有的事,不过这阿新也太精明了点,伤了左手,这手总归还是在的。

    “……”

    巴图的大老婆张张嘴,话还没说出来时,祁新澜右手中那冒着热气的枪却指向了她“想好你要开口说的话,子弹可不长眼晴的……”

    ------题外话------

    好吧,终于补回来了,说明人的潜力是无穷无尽的……嗷嗷,其实到这可以结尾了的……是吧,是吧……还要啥想看的没?速度的告诉我哈,再拖这个月都要过半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