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恐怖校园小说 » 军婚难耐 »  170:一百七十(万更)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70:一百七十(万更)

小说:军婚难耐作者:心静如水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远航,我们现在去哪儿?”祁新澜把阿林交给一个在婶照顾,自己走致以了船上头起,问着顾远航。

    顾远航终于能逃离那座海岛,心情相当不错,所以对祁新澜也和颜悦色起来了:“回家。”

    只这二字,却是让祁新澜既喜又忧的,回家呀?她还有家吗?

    祁新澜的父母在她小时候便双双因车祸而离开人世,虽然大伯祈忠义夫妇视她如亲生女儿一般,那到底也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

    祁新澜是个自尊心特强的姑娘,特别是无意间知道祈忠义这所以那么疼自己,仅仅是因为自己的母亲是祈忠义的初恋情人的妹妹之后,这心里就有点受伤了。

    故而考入军校,进入部队,有幸在部队里结识了顾远航,她喜欢这个男人身上的阳刚之味,向往那种夫唱妇随的军旅生活,所以她努力着,一心为能站在顾远航的身边而努力着。

    不曾想,一场海难,会让把他们分离,如果现在问祁新澜,重回那一刻,她还会不会为了这男人连命都不要,她的答案还是如当初一样。

    别人都当她是为了完成任务的烈士,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为了让个男人能看到她,更好的记住她而已……

    而如今,眼看着就要回家了,可是真的回家吗?

    她还有家可言吗?

    祁新澜看着眼前这一望无际的大海,心底里是万般的不舍,她宁愿就这么一直在海上飘荡着,也不愿意真的回家……

    但一直飘荡在海上,她们又不是海盗,所以这个想法是不现实的……

    不曾想,有时候上天还是能听到人们的祈祷的,但上天却是分不清好坏的……

    天朦朦亮的时候,在距离那座死亡海岛得有十几海里的地方,一、二、三、四、五艘跟他们所乘坐的渔船一样大的船只正安静的停在前方。

    远远的顾远航看到后就琢磨出这事不对劲了。

    要么这是毒贩们接应的船只,要么就是黑吃黑来抢货物的船只。

    “快,放小船,让这些人全上小船往另一个方向走。”顾远航急急的下了命令,还好这船上还有逃生用的小木船。

    这一命令一下,船上的居民顿时都有点慌了神的,毕竟小船的数量有限,虽然在这样的大海之上,小船也不见得能有多安全,但是人前也都看到了前面的几艘大船,所以眼前来说,坐上小船是有活命的机会,可是大船上的人却是危险一点。

    祁新澜到底也是练过的人,所以她抢了一条小船,但她让顾远航一块儿坐小船时,顾远航却是拒绝了。

    祁新澜急的眼晴都红了:“顾远航,你清醒点好吗?不管那几艘船只是接应的还是黑吃黑的,跟你都没有关系,你难道就不想回家,不想跟家人团聚吗?”其实祁新澜更想说你就不想跟老婆孩子团聚吗?可是她说不出来,也不想说出来那些话。

    顾远航冷眸一转,似有一道寒光射出,眼神清冽的直视眼前之人,若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就这么冷然看着祁新澜:“祁新澜,你还记得你是一名军人吗?”

    只此一问,倒也是让祁新澜无地自容的想直接跳进海里去算了,顾远航那鄙视的眼神、质问的语气,都让祁新澜生不如死,但活着真的是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

    渔船之上,总计有数十条小船,一条小船可以乘坐六个人的容量,几十号人挤在数十条小船,也不大可能,所以难免有一些人就要留在渔船之上。

    好在这群劳力们在见识了顾远航以一抵八干掉八名毒贩时,心中的敬佩之情也更深一层,也都相信顾远航不会是那么容易倒下的人。

    他们的渔船虽然停在了海上,可是不远处那五只渔船在看到他们的船只时就朝着他们开了过来。

    顾远航紧绷着身子,只能在心底里祈祷这不是来接应的船只,如果是黑吃黑的还好说一些,如果是来接应的,那就真的要葬身这火海之中了。

    距离五十米左右时,顾远航所在的渔船让那五只渔船围住了,呈全包的形式给围上了。

    还好,上天是听到了顾远航的祈祷,是黑吃黑。

    人家放了话,只要让他们把货物搬走,完全可以放了人的。

    但顾远航也知这就是个好听话,把货物搬走,这船上的人就别想有活命的机会了。

    “凭什么?你们当真敢截船不成吗?”

    当顾远航这话说出来的时候,被留在船上的人们嗷嗷的叫了起来:“把货给他们吧,反正那也不是我们的。”

    这些人真的只是想着活命而已,完全没有想到这批货如若交到黑吃黑的这帮人的手中,那又得生产出多少的毒品来。

    “如果交出这些货来,这渔船马上就会爆炸。”顾远航淡淡的语气看不出喜怒,但船上的人却都听出他的怒意来。

    船上的人不敢讲话了,他们都看着这个天神一样的顾远航,这还是阿郎吗?总觉得阿郎不是这样的。

    不过还好,他们不是原著民,所以也不知道阿郎到底该是什么样子,只匆匆的几面之缘,见的最多的,相处最长时间的就是顾远航假扮的阿郎,所以倒也没有露出破绽来。

    这边的内哄算是暂时性的安抚了,可是顾远航知道,后面不会比现在更好的。

    果然,那边的人放出了话,只要交出货物,还重重有赏。

    俗话说的好,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果不其然,有两三个男子已经蠢蠢欲动了。

    顾远航早料到会有此情况,所以也算是有所防范,不过却有人比顾远航更快一步,三枪,枪枪毙命,开枪者不是别人,正是留下来的祁新澜。

    她是躲在暗处的,方才的事情,也是看得一清二楚,所以在这三个人想朝着顾远航走近时,祁新澜连发三枪,三个男子直接倒地。

    船上的众人也都吓了一跳,祁新澜这时候才走了出来:“谁还敢来?”冰冷的话语一出,所有人都不敢讲话了。

    顾远航蹙了下眉头,不太喜欢祁新澜这时候的狠冽,这些人只是受了眼前利益的引诱而已,而祁新澜却是直接的杀了他们,几年的时间,这个女人真的变得太多了。

    顾远航还记得以前的祁新澜,出任务杀掉第一个人后,精神失常了很长时间,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碰枪,用了半年的时间才走出阴影,队里人照顾她是个女生,所在凡是有射杀任务,都没有让她亲自动手。

    不曾想,五六年后的今天,这个女人,可以连杀三人,还眼晴都不带眨巴一下的。

    不过也正因为有了祁新澜这样的举动,船上的众人在之年的战斗中还算是齐心协力。

    祁新澜知道顾远航是不可能把货物交出去的,而如今最好的方法就是把这条渔船炸掉,这样话,货就毁掉了,可是如若把船炸掉,船上的这些人,该如何在这茫茫大海中活下来,可是一个大问题。

    而祁新澜想的,正是顾远航的想法,不过祁新澜自私了一点,她要的只是她跟顾远航活命的机会,可以就说是她的孩子摆在她跟前,只有一个活命的机会,她绝对会选自己而不是让孩子活下去。

    顾远航最终和那边谈判了之后,最后的方法就是对方给他们小船,然后让船上的人全部离去后,这船就归那些人了。

    当然这只是权益之计,好在那些人见他们只是为了活命,当下也同意了,下水了数十条小船,顾远航指挥船上的人纷纷坐上开走之后,这才上了最后一条小船。

    这数十条小船,是电动的,所以比起小木船来说,可以行驶的更快一点,可是谁也没有想到,顾远航会在船开出去之后,只身一人游回了原先的渔船。

    没错,他要炸掉这条渔船,可是方才那些人没走远这时,他也没有机会炸掉。

    而现在正是黑吃黑这帮人最放松的时候,人往往在得到了胜利之后会有短暂的时间失去戒备之心,而顾远航正是利用了这一点。

    潜入了海底,手上拿的是从渔船上拿下的海中捕鱼网,只要把这鱼网缠在渔船之下的轮子上,如此以来这渔船就是停在了这海上。

    但是要把五艘渔船全困在海上,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特别是在没有人帮忙的情况之下。

    这种事,一个弄不好就要葬身于大海之中,所以顾远航是自己一个人来的。

    当他力的想把鱼网支在正好停着在装货的渔船之下时,一个他没有想到的人跟了过来,是祁新澜。

    顾远航真的没有想到祁新澜会回头跟他一起做这样的事情,在他看来,祁新澜变得自私又贪婪,完全不是从前的祁新澜。

    在水中不能讲话,所以二人以手比划着,好像又找回了从前的默契那般。

    长长的鱼网,直接盘在了渔船的每个轮子上。

    如此以来,只要渔船起动,这些网势必缠绕之上,再把手上为数不多的炸药放在渔船的油箱位置,如此以来,只要渔船加足马力起动时,那热量足以让炸药爆炸……

    只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就在他们弄完这一切,大功告成之时,渔船之上的敌人却是过早的发现了异常。

    原来是其中之一的渔船先行起动,就发现动不了,当然就引起了渔船之上人们的警惕。

    这种时候,顾远航也顾不得其它了……

    让祁新澜先走了之后,拿起手枪来,站在小船之上,朝着一渔船的油箱位置连开几枪,子弹的热力穿透了炸药包……

    轰的一声镇天响,火光刹那间映红了海面……

    另一艘小船之上的祁新澜远远的看着顾远航那条小船受了爆炸的影响,瞬间淹没在大海之中……

    “顾远航……”

    这一长长的喊声,一直伴随着此起彼伏的爆炸声,顾远航成功了,那几艘渔船在看到一艘爆炸之时,加足了马力只想赶紧离开这一处,所以热力足够燃爆了那放在油箱之上的炸药。

    爆炸声整整持续了半个小时左右,祁新澜满脸是泪的看着那平息后的现场,心里恨极了顾远航这男人,这男人怎么那么笨呢?

    逃走了不就可以了吗?炸不炸得掉有什么关系吗?这世上犯罪的人多了去了,他怎么就不惜命呢,现在好了……

    祁新澜看到顾远航的那条小船都让炸掉了,顾远航还有活命的机会吗?

    ……

    再说b市这边,苏齐洛是一门心思的要把去吉利岛的事情给弄成的,但是事情并没有那么顺利,先不就这团成了的话,光是公司组织这次出游的团,需要多大一笔经费。

    其实赵飞这么做本来的意思,只是想把苏齐洛给留在公司里,能成团倒正好,不能成团倒也无碍。

    不过苏齐洛不一样,冥冥之中,就像有一根线牵着她一般吸引着她一定要去那个地方。

    不过,后来的事实也证明,幸好,幸好她去了……

    这个团公司那边策划划部给出的定价太高了,每人需配一个保镖,光保险费用就比一般的团要高。

    这种时候人员最低定在十人,少于十人无法成团。

    在这种情况之下,赵飞就是愿意出钱,那怕是赔钱也想满足苏齐洛的这个心愿,但是看到那昂贵的费用,那些原始发烧友们也是负担不起呀。

    但,苏齐洛被那座海岛勾的,不去不成那种,于是整天闷闷不乐的。

    倒是顾清萍一言惊醒了梦中人:“不行你自己个儿组个团,带几个发烧友去不就得了。”

    顾母一听这话瞪眼女儿,顾母可不希望苏齐洛去那么危险的地方玩。

    顾清萍却是不在意:“妈妈,你放心吧,都是是旅游区了,那会有那样的事,上次的旅游事件也只不过是那个男游客调戏当地的女人,才让那家的男主人给打死了,嫂子一个妇人,又不会调戏女人,所以没事的。”

    顾母还是不放心,但是顾清萍这话却是在苏齐洛的心中生了根的。

    公司不能组团,她可以找些发烧友一块儿组团,然后挂公司的名义,事前每人签一份协议,就是出事也跟公司无关,这样总可以了吧。

    还别说,真的有驴友想去那儿的,但是一来那一处海岛是禁止自由行的,换言之除非跟团,不然是进不了岛上的。

    所以很多人即便是想去,也让揽在了岛之外。

    而苏齐洛这一提议,顿时得到许多驴友们的青睐,纷纷给出了可行意见。

    苏齐洛现在做事也不像以前那样优柔寡断的了,当下有了想法之后就跟去公司找了赵飞。

    赵飞本想答应,可是顾母早先就打过电话,告诉他这事不可行,但是赵飞让苏齐洛的那种热情感染了,最终还是同意了公司挂靠。

    再加上苏齐洛有导游证,所以很快这事就定了下来,这是私人团,由苏齐洛全权负责。

    费用还是有的,但是却省去了请保镖的费用,驴友们都相信,这是一个最原始的地方,当地的土著民们用着最原始的生活方式,听说那儿连信号都没有的,但是却是最纯净的地方。

    一晃小半年又过去了,带着这种向往,苏齐洛终于在来年的春节后,把这一团的出行日期定了下来。

    临出发前,顾母看着苏齐洛道:“说好的,玩上些时间,差不多就回来,小天和小宇两周岁生日的时候要回来。”

    苏齐洛笑着点头:“还有一两个月他们才生日,肯定能赶回来的。”

    但她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会错失了两个儿子的周岁生日,不过,她却给孩子们带回来了最大的惊喜。

    遥远的吉利海岛之上,一天之内可以感觉到四个季节的气候,早上的时候会像是春天一样的温暧,天也是早早的就亮了,中午的时候,太阳灼热如最炎热的夏季,到了下午夕阳落下时,就会有种秋天的萧瑟之感,再然后到夜幕完全垂下之后,会让你感觉到冬日里的寒冷,唯一不同的是,这儿没有下过雪。

    这岛上的白天时光较多,一般从早上四点开始天亮,到晚上九点天才黑,长达十六个小时的白天时间,日照时间长达十二小时之久,号称是距离太阳最近的地方。

    岛上的居民不多,只有几十户人家,可是岛上的却是不少,因为每天都会有各国的游客过来。

    所以,这几十户原著居民的人家,家家户户都是开旅店的。

    而且和这岛紧临着的,还有一座原始森林,是一处最原始,未经开发的原始热带雨林。

    也有不少探险者会进入小岛之后,再去这热带雨林中探险。

    苏齐洛带的一行人,连她自己在内,总的有八人,其中有三对是情侣,余下只有苏齐洛跟另一个叫朱利安的姑娘是单个的。

    提前早就联系好这小岛外围的一些旅店,他们要先在这小岛的外围住上几日,在后排号才能进入小岛之内。

    所谓的排号,就是要等小岛之内,有客人离开之后,各家户里有空出来的住房后,才能让岛外的人入内。

    这一天,天空很晴朗,苏齐洛等人先到了这一外围的一个名为自安岛的小镇上住了下来。

    “苏姐,一会咱们去镇上逛逛吧,买些日用品什么的,我偷偷的跑出来的,除了钱包,什么都没有带的。”朱莉安是个圆脸的姑娘,胖呼呼的十分可爱,跟着苏齐洛走了一路,就姐长姐短的叫着,好在两个人也是个伴。

    苏齐洛点头,拿了换洗的衣服,给朱莉安说让跟其它人说一下,要出去就结伴出去,虽然说只是挂靠在公司的,可是这事是苏齐洛组织的,她还是要负一点责任的。

    ……

    这自安岛是最接近吉利岛的地方,气候跟吉利岛上差不多,这会儿已经中午,外面的太阳热的灼人。

    而此时的吉利岛上,一家名为阿朗客栈的屋子里面,走出了几个年轻人,他们也是过来玩的,其中有两个大胆点的女子,拉着帮他们提行李的男人说道:“阿郎,我们一起合个影吧。”

    这阿郎是这儿这家的户主,只见他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犹如希腊的雕塑,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他的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那张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

    男人愣了下,以往不是没有人这么要求过,可是阿新说不能和外人合影,所以他一直没有跟别人合过影的。

    “来嘛,就照一张就可以了。”其中一个姑娘更是手快,啪的就摁了快门。

    “还是不要了,你们快点吧,不然一会船开走了,你们走不了,晚上也是没处住的。”男人的声线有点暗哑,但声音却是很好听。

    阿郎一家是去年才来这座岛上的,他们家原先是附近海岛之上的原著民,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就来了这座岛上。

    “阿爸,阿妈说让快点了……”一小黑黑的五六岁左右的小娃儿,穿着白布汗衫走到后院提醒着男人。

    男人点头,拎起几个女孩子的行李箱,往外走去,后面走着两三个女孩在议论着什么:

    “小玉我怎么觉得这阿郎对你有点意思呢……”

    “就是我也觉得,你看咱们来一周了,就小玉说话阿郎能回一句的,平时咱们说话,他都不理人的。”

    “就是就是,你这么一说我才发现来着呢,难道是看上我们小玉如花似玉的,所以才会……”

    “哎呀,你们不要胡说了……”那个叫小玉的姑娘拍拍两个好友,一副你们想多了的神情。

    三位姑娘挥手跟老板和老板娘告别,老板娘阿新去把自己家旅店里可以入住的人数报了上去,而老板阿郎则是看着那三个姑娘上了船,他的眼神一直追寻着那个叫小玉的姑娘。

    老板娘阿新走了过来,一脸吃醋的神情:“怎么,你舍不得人家呀?”

    边上也有来送行的住家户,也是开口调侃着:“阿郎,你媳妇儿吃醋了呢。”

    叫阿新的女人呸了一声,跟其它几户家的女主人聊了起来,而阿郎还是看着那已经开走了的船,还有那个朝他挥手的小姑娘,一种熟悉之感,让他头隐隐作疼,他不记得从前的事情了,醒过来后连阿新和自己的孩子都不识得,阿新说他出海捕渔遇上海盗,受了伤,所以才会这样的。

    好在除了没有记忆之外,其它一切正常,因为治疗就是自安岛上的医院,所以他病好之后,他们一家人就在这吉利岛上安了家。

    而那船上的三个姑娘还在继续们无聊的yy话题:“小玉,给你商量个事呗。”

    “恩,什么事?”叫小玉的姑娘长的十分白净,她的脸是鹅蛋形的,那一双明净的眼睛特是的有神,好像是眼晴会讲话的样子,十分的喜人。

    “就是,就是你把刚才拍的照片一会快洗出来,给我们一人一张留个念呗……”

    “就是,实在没见过这样的原始男人,好有力量的感觉……”

    “恩恩,我也是呢,估计那方面肯定特厉害……”

    “那肯定,你看他媳妇那水灵样,一看就是让滋润过的……”

    “啊啊啊,你们这群色女,我怎么跟你们为伍了呢……”

    笑笑闹闹间,倒是也到了自安岛上,几个姑娘下了船之后,小玉就上推着去了附近的快洗店,这岛上因为是旅游岛的原因,所以这种快洗店也是很多的。

    而此时苏齐洛正跟朱莉安和另一对情侣也在找快洗店,那本对情侣的数码相机没到地方就拍满了,而这岛上又没有同型号的内存卡,所以只得找快洗店先把相片给洗出来。

    有时候缘分就是这么凑巧的事情,苏齐洛带着那对情侣刚过来的时候,小玉他们刚好正在洗照片,这附近的店本来是很多的,可是这家店的老板特别的会揽人,热情的让苏齐洛都拒绝不了。

    就在边上等着小玉他们的冲洗完后,给她冲洗。

    相片终于洗出来了,三个姑娘人手一张,胆大的姑娘拿到照片后还狠狠的照着相片上的男人亲了一口:“靠,当时真想把这男人扑到了的……”

    “嗷嗷,小花,你太色了……”

    “哼,小玉,你就没想过吗?”

    “……”

    苏齐洛笑了笑,这几个姑娘看上去才二十出头的模样,好年纪呢,自己也有这么年纪的时候,追星时,也恨不得把那个喜欢的明星给扑倒的,而现在再看,感觉太幼稚了。

    但很快她的眼晴就定住不动了,就是那不经意的一瞥,心神俱颤起来,那是……那是……

    只是的匆匆的一瞥,可是她的男人,就是化成了灰她也识得。

    于是,苏齐洛几个大步上前,就追上了前面的几个姑娘:“哎,姑娘,能等一下吗?”

    前面的三个姑娘不解的看着苏齐洛:“你有事吗?”

    苏齐洛气喘吁吁的说道:“那个照片,照片,那来的?”

    几个姑娘倒是会心一笑:“哦,你说这个呀?”

    苏齐洛点头,纤手一伸就把那照片抢过去了,几个姑娘不悦的看着她,但很快就让苏齐洛脸上的泪水给震住了。

    说不清心中的感觉,以为那个人再也不会出现在生命中时,他又这么闯入了自己的视线之内。

    “苏姐,苏姐,你怎么了……”后面跟来的朱莉安,看到苏齐洛一脸是泪的模样,狠狠的看着眼产的三个姑娘:“你们敢欺负我苏姐。”

    三个姑娘纷纷摇头,叫小玉的姑娘解释着说:“我想她可能是因为这张照片,难道这照片的中的人长得很像她的故人吗?”

    小玉是个浪漫的姑娘,脑海里已经yy起苏齐洛的故人来着,苏齐洛却是抹把眼泪,抓紧小玉的手:“告诉我,他在哪里,他在哪里?”

    激动!

    狂喜!

    全都冲击着她的身心……

    三个姑娘也是让惊着了,心想不会是遇上疯子了吧:“小姐,你可能误会了,这是那岛上的原著民,你不可能认识的了。”

    苏齐洛心底已经咆哮起来了,狗屁的原著民,那就是她的男人好不好!但现在还是套出话来比较好的。

    “恩,他和我丈夫长的非常像,我想去看看,当我求求你们,告诉我,在哪儿可以看以他。”适当的示弱,终于让这三个姑娘同情起她来了。

    “小姐,不是我们不帮你,估计你这一副找情人的模样要是去了,阿新会把你赶出去的。”

    “就是,阿新可是母老虎来着……”

    “阿新是谁?”苏齐洛听出重点来了。

    朱莉安看出事情不一般,所以就请了三个姑娘一起到边上的茶水摊去坐下来讲话,苏齐洛从这三个姑娘的口中知道,这男人是吉利岛上一家叫阿郎客栈的店老板,还知道那个男人有个很凶的妻子,还有两个孩子。

    苏齐洛听到此时,有点不确定那是不是她的顾远航了,可是那照片上的人,那眉,那眼,那张脸,不都是她的顾远航吗?可是怎么会有妻子,还会有两个孩子!

    三个姑娘看出苏齐洛的落漠来,同情之余,叫小玉的姑娘也开口了:“要不,我把这张照片送给你好了,你别伤心了。”

    苏齐洛却是坚定的摇头:“不,我要的是他这个人,不是相片。”如果这是顾远航,她势必要将他带走,如果不是,她要一张别的男人的照片有毛线用呀!

    三个姑娘看她如此的执着,倒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

    好在苏齐洛知道了那家客栈的名字,所以在排号的时候,花了大价钱,把自己的号,跟别人的换掉了,但要在明天才能进岛。

    而这一天,对于苏齐洛那是一种煎熬,想过很多种方法,把顾家的人叫来一块去认人,或者干脆叫亲生父亲祈忠义弄一个连过来的,把这小岛给端了,或者找秦沙漠弄一群黑帮的人,悄摸的把人偷出来……

    但最后,这些全让她给否定了,因为如果那真是顾远航,他为什么活着不回家呢?

    晚上九点多钟,天黑下来后,苏齐洛坐在房间里,朱莉安白天玩的太疯,所以已经睡着了,苏齐洛拿出手机给家里打了电话,明天进了岛,这手机就没信号了。

    家里人也是在等她电话的,苏齐洛跟两个儿子先说了话,让他们先去睡了之后,才跟顾母聊了起来。

    “妈妈,你说会不会远航还活着?”苏齐洛实在太激动了,这些事,她好像给家人说,好像说,可是她又怕,万一不是的话,那不是让人空欢喜吗?

    果然,顾母叹气:“小洛呀,别想那么多了,好好的玩,开心的玩,有时间也给赵飞去个电话,他也很担心你。”顾母说这话,其实心里也是不舒服的,那有婆婆窜到着儿媳妇出墙呢,可是他们家这情况一不样呀。

    “哎,我知道了,妈妈你早点睡吧,明天我就进岛了,手机没信号就不给你们联系了,等出来时再给你们打电话。”苏齐洛又跟顾母说一会,就挂上了电话,可是她却是怎么也睡不着的。

    翌日,四点左右,天就完全放亮了,苏齐洛早就收拾好了,背着身上的小包,拍拍朱莉安的脸喊她起床。

    朱莉安看着顶着一对熊猫眼,反倒还神采奕奕的苏齐洛当下就从床上跳了起来:“苏姐,你怎么回事呀?一夜没睡吗?”

    苏齐洛指了指外面:“快点,咱们早点去。”这种情况下她能睡着才怪呢。

    好在天亮了,这船每在有两班的,早上五点一班,八点一班,所以她们现在过去,可以赶上最早的一班。

    ……

    吉利岛上,阿郎客栈里的女主人正在交待着男主人接待客人的事情:

    “阿郎,不要接太年轻的小姑娘们,会惹事的。”惹事倒是小事,就怕那些小姑娘会缠上阿郎,这可是她的男人,她好不容易从老天爷那里救来的男人。

    这阿新不是别人,正是祁新澜,阿郎也不是别人,正是那场战斗之后,侥幸存活下来的顾远航。

    那一次,祁新澜真的以为顾远航就这样死掉了的,可是她不放弃,就算所有的船只,怕海警过来都走开了,她还是没有离开,只有她的小船,她把孩子放在小船上,自己一个人,顺着海流的方向,找了一天一夜,才找到了顾远航,而后就是顺着海漂着下来,到了这一处海岛,随后把顾远航送进了自安岛的医院里,因为爆炸伤到了头部,所以顾远航醒来后就失去了记忆。

    当时祁新澜曾想过,如果顾远航醒来的话,那么他们就回家,回b市去,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老天爷会给了这样的安排,不是她故意的,是天意,她把自己的私心理解成了天意。

    就这样,他们在这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顺理成章的住了下来,而顾远航这个名字,祁新澜再也没有提起过,就连自己的名字,祁新澜也没有说起过。

    “不行,阿木要读书了,听说到镇上读书很贵的,要多挣点钱才行。”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收拾着屋子,而后就往外走去。

    不知为何,祁新澜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所以在男人走到门口时,大叫了一声:“老公……”

    男人停了下脚步,转过头来,神情带点迷茫与冷漠:“阿新,你还是叫我的名字吧。”

    祁新澜走了过来,伸手抱着男人的腰身,把脸埋在他的胸膛之中:“阿郎,我爱你,我爱你……”心底里却悄悄的说道,你就是我的阿郎,谁也抢不走的。

    男人一双浓眉狠狠的蹙起,不知为何,到这种时候,总有一种心黄气喘的感觉,祁新澜抬起头来,想经送上自己的唇,可是男人却是投巧的别过了头,祁新澜只亲到了男人的脸上。

    “阿郎,走了,别抱媳妇了,接客人了……”来叫阿郎的是隔壁家的阿强,阿强是阿郎客栈隔壁的住户,平日里顾远航因为不怎么说话,所以跟村子里的人关系不太好,维护关系这些,全要靠祁新澜,而这阿强因为是邻居的关系,而且跟顾远航年纪相妨,所以做什么事时,总喜欢来叫顾远航一起。

    “来了……”男人应了一声,伸手掰开祁新澜的手,往屋外走去,转身之时还用衣衫在脸上擦了两下。

    阿强一边走一边调侃着顾远航:“阿郎,你家阿新可真够粘你呢,我听我阿娘说阿新说你家要有女客全换我家来的。”

    这阿强是个未婚的年青人,黑黑瘦瘦的,不过很壮实,为人也较为憨厚,他羡慕顾远航这么年轻就能有妻子有孩子,而他自己媳妇还没有讨着呢。

    他们这些原著民,在别人看来能生活在这里多风光呀,可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说好听的他们这是原始,说难听点就是落后,没有文化,寸步难行,如果不是靠着游客的租金有点收入,以他们之前的生活,靠捕渔为生,那么几辈子都会一直穷下去。

    所以当地村子里的姑娘们,长大后都喜欢外嫁,而本地的汉子们想娶媳妇,就需要花一大笔钱才能娶到,而且娶来的还都是歪瓜裂枣类的。

    顾远航没有说什么,各家户的男人们已经在岸边等候着大般的到来了,远远的,苏齐洛站在船头,往这边看去,还有一百米左右的距离,因为早间有雾,所以什么也看不清,但她还是往前看着,好像那儿就有人在等着她一样。

    船终于慢慢的走近后停了下来,岸边来接客的男人们议论了起来:“瞧,人家外边的姑娘就是好看……”

    “就是……”

    “喂,阿郎,你快看,那个姑娘可比你家阿新漂亮多了……”

    顾远航本来对每次来接客这些男人们总是会对船上的姑娘们评头论足的行为很是不喜,所以每次都是低着头看脚下,可是阿强却是叫他看姑娘,本来他是抬头瞪一眼阿强的,但是不经意的一眼,他在心底想,果真是很漂亮,比阿新还漂亮……

    他家阿新的皮肤是黝黑发亮的那种,而这姑娘的皮肤却是白的如羊脂白玉一般,还有那一又淡雅的双眸如水一样纯净,就跟昨天他送走的那个姑娘的眼晴一样的灵动,让人看了就不想移开目光。

    ------题外话------

    嗷嗷,终于见面了,见面了,见面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