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恐怖校园小说 » 军婚难耐 »  169:一百六十九(万更)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69:一百六十九(万更)

小说:军婚难耐作者:心静如水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祁新澜的心中一喜,她就知道一个男人怎么能没有欲望呢,两年了,她不是没有暗示过,可是之前有阿娘在,做任何事也不方便,多少次她都暗暗的肖想过顾远航的,虽然这种想法很可耻,但那却是最真切的欲望。()

    “远航……”祁新澜娇喃一声,大有化成一滩水的柔嫩模样。

    顾远航的两眼却是放着冷光,唇角勾起一抹笑来:“很好,你还知道我是谁。”

    祁新澜急急的表态:“远航,我当然知道你是谁,我爱你呀,在队里的时候我就爱你的,一直爱的都是你。”

    顾远航点头:“很好,那你感觉到了吗?”他抓着祁新澜的手犹如铁钳一般的,灼的祁新澜眉眼音都是春意。

    祁新澜本来是要娇羞的点头的,但却发现有那儿不太对劲,对,就是那儿不太对劲。

    顾远航的神情太过冰冷,喝在在笑,可却是冷笑嘲讽的笑意,还有自己的的手下,那一团软绵绵的,毫无生机的某物,一切都在昭示着一件事……

    祁新澜的脸色瞬间就从通红到苍白还带着点腊黄一般的,身子也是瑟瑟发抖起来。

    顾远航把她的手甩开,并没有避讳看祁新澜的裸体,但那一双冷眼中,有同情,有鄙视,有许多,唯独没有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欲望。

    不……祁新澜心中大惊,急急的把自己柔嫩丰满的身材往顾远航的身上凑去,顾远航却是大手一伸,胳膊挡上了她凑上来的身子。

    那铁一般的硬臂直直的撞上祁新澜丰满的胸部,这种带着疼痛的感觉,竟然让祁新澜娇喘出声。

    顾远航嫌弃的别过脸去,虽然这是队友,可是几年的时间到底是让这个女人改变了许多。

    “祁新澜,你听好了,我不是你的丈夫阿郎,请你自重。”

    祁新澜不依,泪眼涟涟的开口道:“不,你就是,你就是,远航,你就不想吗?你刚才明明就有欲望的。”这男人刚才有一瞬间看到她的身子,也是呼吸急促的。

    顾远航点头:“没错,我刚才是有欲望的,不过不是对你。”而是对心中的小妻子,是在看到祁新澜的裸体时,第一时间就在心中yy起了那具白嫩的娇体,那是属于他一人的独享,所以祁新澜并没有看错,那时候他的确是起了欲望,但从幻想回到现实中,看到那祁新澜时,那火热的欲望,瞬音就熄灭了。

    “不,我不信……”祁新澜嗷嗷叫着,像是疯了一般的,就靠近这个男人,虽然自己不是大美女,可好歹这副身材也是极诱惑人的吧。

    特别是在这岛上,她可是最美的女人,是个男人都会y主下自己的,她不相信顾远航会没有欲望。

    “她比你白,我只要一闭上双眼,就能想到她,除了她,我对任何人都没有欲望……”顾远航说这话时,眼眸中是深情的柔情,可是却是说着另一个女人的好。

    那一字一句,像是针一样直直的扎进了祁新澜的心中。

    长长的一段话说完,顾远航看向祁新澜的眼神变成了犀利的神色:“我感谢你的丈夫阿郎救了我,所以我会尽最大的努力把你们救出去,如果你还念着我们从前的战友情,就别做这种伤兄弟和气的事情。”战友之间不分男女,是战友就是兄弟,对兄弟有感情?那断然不可能,他又不是断袖。

    顾远航说完这些,就甩开了祁新澜的手,头也没回的就往屋外走去。

    独留下祁新澜一人在屋子里,跌坐在地上,不甘心的瞪大了双眼,而后瘫在地上,双手抚摸着自己那凸凹有致的身体,慢慢的抚慰自己受伤的身心……

    顾远航走到门外时,心中默默的念着:媳妇儿,我可是很听话的,就连小远航也是很听话的哟,你呢,你有没有像我一样的只要想到你,就会有强烈的冲动,但只要不是你,谁不行……

    阿木带着阿林在沙滩是玩沙子呢,顾远航靠站在阁楼下面的柱子边,耳边有海风呼啸的声音,还有楼上祁新澜发出的声音。

    蹙了下眉头,顾远航走远了一点,心中却是计划着,也许该加快脚步,早一点离开这儿才是真的。

    当下心里就决定了,一定会尽早的离开这儿,也打算尽快的行动。

    ……

    再说苏齐洛这边,从去了赵飞那儿上班之后,开始只是在b市带点小团,好在这跟她以前的工作是一样的,也算是熟门熟路的,没有太难。

    终于回到了两年前一样的生活,宝宝们一岁多了,顾母就把他们送到一些早教班,每周还要去上几次课,大点的宝宝让人省事多了,没多久就会自己动手吃饭,说话也越来越清晰了。

    这样,苏齐洛除了每周休息时,回顾家跟宝宝们玩两天之外,其它的时间倒也能全心的补到了工作上。

    这天是周末,是回顾家的日子,赵飞却是在下班的时候叫住了她。

    “齐洛,一块去看你家宝宝吧。”

    苏齐洛大囧,赵飞这公司,还好多以前的同事,谁也没有想到,两年的时音,大boss非但没有交女朋友,还把两年前一直喜欢的小学妹又请回了公司,而且这小学妹还生了两个儿子,同事们都可怜悯着大boss的同时,也都知道苏齐洛的丈夫牺牲了,同情之余,也是希望苏齐洛跟大boss能发展一下的。

    这于赵飞来说,两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是爱上一个人,也许只需要一秒的时间,但忘记一个人可能一辈子的时间也不够。

    这两年来,环肥燕瘦的女人,不是没有出现过,但却没有一个是他心中的她。

    本以为自己也只不过是喜欢她而已,可是却在她结婚之后,蓦然清醒,学妹那么多,为什么自己就独独的帮了她,那不是喜欢,那是超越喜欢的一种爱。

    但却是失去了……

    他能说自己一直都默默的打听着她的消息吗?

    也许有点卑鄙,也许有点无耻,当知道她的丈夫牺牲了之后,他急急的找了一个跟她偶遇的机会。

    结过婚又如何?只要她愿意,二嫁时,他愿给她最好的婚礼,乃至最好的生活。

    生过孩子又何妨?只要她愿意,他会把她的孩子视若已出,而且他是孤儿,嫁给他,没有婆媳问题更没有家庭纷争。

    赵飞觉得自己完全可以争取的,所以在这个机会放在眼膀胱,顾家父母也没有反对的时候,主动出击的机会是比较多的。

    苏齐洛倒不是没有察觉到,但赵飞这一次,比较谨慎,总是似有若无的那种,让她想说些什么,也无从说起。

    “学长,不用了,你上周才去看过他们的。”苏齐洛说完后咬了唇,囧死,说这什么话呀。

    果然,赵飞一副受伤的神情逗着她:“齐洛,你是不是怕宝宝们跟我太亲了,不要你这个妈妈呀?”

    苏齐洛大囧,这什么跟什么呀:“学长,难得周末,大好时光,学长也老大不小了,该约约女朋友,给我找个嫂子了。”

    好吧,既然不能明说,这样暗示总行吧。

    “哎,年纪大了,不如小年轻的时候,那有心思约会的,要不你给我找个吧。”

    苏齐洛无语,这话,她绝对不会笨到再接着问下去。

    实际上以前她问过,然后下面会变成这样的:

    “好呀,那学长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像你这样的。”

    “……”一般赵飞这样回答后,苏齐洛都会囧的找不到话来回,所以下次会换个方式问。

    “那学长想找什么样的,身高呢?体重呢?或是脸型呀?身材呀,学历呀?”这些她都问过,然后,真飞的回答,永远只有这几个字。

    “跟你差不多就成。”

    所以,次数多了之后,苏齐洛就再也不会问这样白痴的问题了。

    而现在又是这样,每次都拿赵飞没有办法的,好像她就是这样的人一样,以前是拿方子谦没有办法,现在是拿赵飞没有办法。

    可是她知道自己给不了赵飞什么的,她真的知道。

    “学长,我们谈谈吧。”苏齐洛这么说,赵飞愣了一下。

    赵飞真的没有想到苏齐洛会想找自己谈一谈的,这个谈话,可以说赵飞一点也不谈的,也可不认为苏齐洛会找自己谈情说爱,所以他更愿意去顾家,陪着小宝贝们玩才是真的。

    “有什么话,到家里再说吧。”赵飞说完后低头开始收拾桌上的文件,心里却是在想,到了家里,有宝宝们混着,想谈也谈不成呀。

    总之,赵飞现在就是要避免和苏齐洛谈话的。

    苏齐洛却是把他办公室的门一锁,一副不谈不行的架式。

    赵飞苦笑,这一幕如果能换个方式,或是苏齐洛能换个心态,自己会很乐意的。

    “学长,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不?”苏齐洛实在是无奈极了,所以这要问出的话,虽然知道伤人,可是却不得不说,不然最后肯定闹得跟方子谦那一样的了。

    真飞见躲不过了,就苦笑着开口道:“恩,问吧。”希望真的就是一个问题而已。

    苏齐洛坐在她对面,先看了眼自己,而后十分不解的问了句:“学长,你喜欢我哪儿?”

    赵飞愣了一下,这个问题,不是他的料想范围之内,所以一时没有答上话来,心中却是在想,喜欢她那儿?如果知道喜欢她那儿,她那里好的话,那么自己大哥以去找个跟她一样好的,可是喜欢那个人,就是不知道她那儿好,但就是喜欢她,爱她,想给她最好的一切,如此而已……

    苏齐洛却好像并不需要她回答一样的,残忍的说出了下面的话:“学长,求求你了,你告诉我你喜欢我那儿,我改还不成吗?”

    赵飞如遭雷击一般的坐在位子上僵直了身子:“什么意思?”

    其实真飞懂的,这是一个学生时代,同学们爱津津乐道的笑谈,说是某男一直追某女生,女生让缠的烦到不行时,就问了句:“你喜欢我那里我改了还不成。”换句话来说,我改掉你喜欢的地方,求你不要再喜欢我了。

    但此刻,赵飞很想自己可以不懂,可以不知道这话的另一层意思。

    “学长,求你了,别在我的身上浪费感情了,我给不了你什么,我有家有孩子,有丈夫的。”

    苏齐洛终于是残酷的说出了现实,拒绝的话,听的人觉得心痛,说的人又何尝能快乐的了。

    赵飞的深情,苏齐洛不是看不到,而是看到了又不能接受,虽然她接受了顾远航可能永远不会回来的事实,但却不代表她能接受这么快生命中就另一个男人代替那个她爱的人。

    是的,她爱顾远航,是这是顾远航离开她之后,这日积月累的思念中,她确定自己是爱那个男人的。

    其实不光是男人会因性而爱,女人也会因性而爱的,最起码,她跟顾远航在一起时,不管是生活中,还是床事上,默契都是十足的。

    两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如果不是爱,她如何能这么坚持的守着一个空无的名份呢?

    赵飞站起了身,高大的身影走到苏齐洛的跟前来,微微弯下身子,扶着她的肩膀,叹了口气:“齐洛,清醒一点好吗?他不会回来了不是吗?你又何必这么快拒绝我,我保证不会逼你的好吗?”

    苏齐洛嗅到的是赵飞那身上淡淡的古龙水味,苏齐洛以前很喜欢男人身上带点这种味道。

    可是不知何时起,她好像只习惯了一个男人的味道,那就是顾远航身上的味道,即便是两年过去了,她还能记得顾远航每次沐浴身上那淡淡的薄荷味……

    “不,学长,是你不清醒,你该知道,这是无望的,一定要这样给我压力吗?”苏齐洛也是很头痛这样的事情。

    她真不想招惹那么多男人的,可是从秦沙漠到赵飞,这两人真的是她不想伤害的,但却不得不拒绝。

    长痛不如短痛,开弓没有回头箭,所以,她是一定要解决这件事的。

    赵飞怔了一下,看着苏齐洛那嫣红的小嘴一张一合的说着话,真想把她的唇给堵上,看她还要不要说那些气死人的话,知道爱上她时,对她就不如从前那样的淡然了,会对她有欲望,想要拥有她,想要把她抱在怀里,压在身下好好的疼爱一番。

    苏齐洛看到赵飞眼中的欲望,气的眼晴也发了红,她有时候恨不得把自个儿毁容了得了,怎么就这么招人呢,是不是变丑了之后,这些男人们看她就不再是这样的眼神了。

    眼泪不自觉的就落了下来,这个时候,她很委屈,是不是就是欺负她的丈夫未归呢。

    她发誓,只要赵飞敢亲下来,她就跟他绝交。

    但她也是低估了赵飞对她的用心,两年的时间都等了,赵飞要再忍不了眼前的诱惑,那就不是赵飞了。

    “傻瓜,哭什么,不想让我去,我就不去行了吧。”赵飞抽出纸巾来,本想帮她拭泪,可是知道自己的举动又会让她多想,所以就只是把纸巾递给她,而后快速的回到座位上坐好。

    苏齐洛诧异的擦着眼泪,心中也是在庆幸的。

    “学长,我想辞职了。”这工作虽然做起来比较充实,可是这么下去,赵飞会一直对她抱有希望,倒不如不要这工作了。

    赵飞心惊的看着苏齐洛,也知这些时间,是把苏齐洛给逼急了的。

    “是工作太累了吗?我就说了让你做一些行政的工作的,你偏不听。”赵飞埋怨的说着,而后顿了一下。

    “这样吧,如果太累的话,你先休息下,这会儿正旺季,招接替的人也不好找,你也算得上是老导游了,有个去吉利海岛的旅游团,最后就在筹划了,你着手这件事吧,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个月,然后开团时,跟上去玩几天回来后,差不多人事那边也能招来接替的人员了。”

    听赵飞这么一说,苏齐洛当下就来了劲头来了:“真的让我去吉利岛那儿吗?”

    吉利海岛是是一处民俗风景区,当地的居民,有一些居是海岛上的土著居民,苏齐洛知道那一处海岛的,以前的时候就超想去看看当地的人文风情,一直没有机会,现在有这么一个机会在眼前,她格外的期待着。

    赵飞点头,郑重其事的开口说道:“策划部那边刚开始策划这个团,因为当地有土著居民,治安上面不太好,所以,这个团不一定能成功,最少得也得十五人才能成团。”

    那意思就是你别抱太大希望了,苏齐洛一听这话,眼神黯淡了一点,不过心里却了舒服了一点,最起码赵飞是公事公办的吧。

    却不知,赵飞会公事公办,组织这样的一个个团并不容易,因为当地有土著居民,以前曾有旅游团去过,在当地出了事,死了一名旅客,再加上那吉利岛又是三不管的地方,所以最后还是旅游团给赔了死才家属赔偿才算完事的。

    这事业界人都知道,但赵飞更知道苏齐洛对那个小岛的渴望,其实比较起来,他更愿意自己带苏齐洛去那座小岛,但是他又知道,自己要带苏齐洛去那座小岛的话,苏齐洛肯定不会同意的。

    这事谈妥了之后,苏齐洛格外的开心,完全忘记了本来要辞职的事情了。

    那座上百度过,可是她就是莫名的喜欢,从前就喜欢,今天听到赵飞又说起来后,格外的心动,格外的向往。

    也许冥冥之中早有定数,注定她要在那座小岛之上寻到自己命定中的那人……

    接下来的日子,从组团的策划方案,到最后发布团的消息,苏齐洛都很用心,这一个月里,每一项细节上面,她都用心的去做。

    倒也不用天天去公司上班了,就在顾家,陪陪儿子们,再去想想要如何的完善这个团的策划。

    顾父顾母知道她要去这个团时,是极度的不赞成的。

    “小洛呀,要去玩,去哪儿玩都行呀,干嘛要去那个岛上,那个岛前些面旅游团过去不是出了事吗?那还有人愿意去呀。”顾母是第一个反对的。

    苏齐洛心知顾母是担心她的安危,所以也没有生气,走到沙发上,靠着顾母往那儿一坐,跟个小姑娘一样的抱着顾母的胳膊撒娇道:“妈妈,我想去呢,我十几岁的时候就想去,特别的向往那边的原始生活,所以很想去的。”

    顾父在边上也是打击着她:“那有什么原始生活,早开发成旅游景区,有政府的介入,那能有原始的味道来着。”

    苏齐洛眨巴着双眼,小嘴儿一撇:“可我就是想去嘛。”

    顾母对苏齐洛现这样子是一点辙也没有的,叹了口气:“小洛呀,你要知道,如果你出什么事的话,小天和小宇怎么办,他们从出生就没有了爸爸,再让他们没有妈妈吗?”

    顾父也是蹙紧了眉头,跟顾母是一个思想:“实在不行,带个保镖去吧。”

    苏齐洛点头:“这个公司那边会安排的,你们放心吧,再说我这也练了一年两年的胎拳道了,遇上坏人,也可以抵挡一下的了。”

    听苏齐洛这么一说,顾家父母倒是也不说话了,这倒是实情,苏齐洛在生完宝宝后,让顾母给养的长了许多肥肉,于是嚷嚷着减肥,后来顾父就提议学点防身的功夫吧,一个女人家学点这个总归是好的,还能减肥。

    于是苏齐洛就去学了胎拳道,如今虽说不是武林高手,可是也算有点防身的功夫了。

    “好吧,但你一定要小心,公司要没有保镖的话,那我们自己找人保护你。”顾母虽然同意了,可还是有前提条件的。

    这两年来,苏齐洛的品行如何,顾母看得比任何人都清楚,虽然之前跟方子谦有暧昧不清的关系,先前顾清萍结婚时,顾母还担心方子谦会是因为对苏齐洛有旧情,才要娶自家女儿的。

    可是这一年多的相处下来,顾母的心终于是放在肚子里,安心了,宽心了,没有了以往的烦心事,人也精神了不少,如果说有些遗憾的话,那也就是这么好的儿媳妇,儿子愣是没有享着福的。

    “妈妈,我们回来了……”门口传来顾清萍的大嗓门。

    苏齐洛叹气,本来之前还以为顾清萍变淑女了呢,没想到结婚后,又恢复到以前的傻姑娘模样了。

    顾母赶紧的迎了过去:“不是说在那边多呆两天的吗?”前些天方夫人身体不太好,所以顾清萍跟方子谦去方夫人那儿去呆了些时间。

    方子谦一手抱着孩子一手还提着行李箱,顾母赶紧的方静小姑娘给接了过去,埋怨的瞪一眼女儿:“怎么不知道搭把手呢。”

    顾清萍大大咧咧的把鞋一提:“妈,你可真偏心,我这些天可是做牛做马的累死了呢。”

    方子谦笑着把行李箱放下,先给顾家父母问了好后,又给跟苏齐洛打了招呼。

    这才做下来,挨着顾清萍坐的,陈姐倒了水之后,方子谦拿起水杯先递到顾清萍嘴边,让她喝,顾清萍喝了一大口水之后,摆摆手,示意不喝了,方子谦才自己喝了一口。

    而后开始给顾母汇报自己母亲的病情如何?也就是一般的小毛病,没什么大碍事的。

    顾母叹着说,要不方子谦把工作调动一下,或是让亲家搬到b市来也可以。

    顾清萍嗷嗷叫着说那样她会累死的,天知道她在婆婆家为了表现,什么活都是她做的。

    以前顾清萍不会做饭,可是跟方子谦结婚后,做的菜可以说,比苏齐洛的做的都好,反倒是苏齐洛这两年让顾母给宠的,真是做起了少奶奶,这做饭的手艺也是生疏了许多。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呢,那是子谦的妈妈,你就要当自己的妈妈一样对待。”顾母在这方面倒是从来不会偏着顾清萍的。

    顾清萍拐了一下方子谦,示意他讲话,要不然妈妈又要唠叨上了,方子谦笑着说:“妈,你就放心吧,清萍表现的很好,临走前我妈还给我说,这个儿媳妇娶的好呢。”

    顾清萍得意看向母亲,那样子好像在说,快点夸夸我吧,快点夸夸我吧。

    顾母白了她一眼,没有夸她,顾清萍不悦的撇嘴,方子谦倒是毫不避讳的搂了媳妇儿,在她的脸下亲了一记道:“恩,我老婆最棒了。”

    顾清萍这下闹了个大脸红,其它人看她脸红都是笑了起来,顾母也是感叹:“真没想到我这清萍也有脸红的时候,小时候跟个皮猴子一样的,还好咱家静静可不像妈妈,要不然就不可爱了。”

    小方静这会儿才五个多月,还不会说话,听着姥姥说话也听不懂,只是流着哈拉子往姥姥身上蹭着。

    顾清萍囧的赶紧的转移话题:“嫂子,你上班还好吗?今天周六怎么没见赵学长呢?”

    方子谦伸手在顾清萍的腰间掐了一下,不太喜欢妻子这么说苏齐洛,虽然知道是开玩笑的,但他也不喜欢。

    顾清萍狠白他一眼,笑着看向苏齐洛。

    苏齐洛倒也不生气,反正知道顾清萍是为她好的,顾清萍还私底下找她谈过赵飞的问题,傻姑娘还表明了立场,和苏齐洛分析了要是嫁给赵飞的三大好处。

    赵飞没有过来,可是有给顾母打过电话,所以顾母当然知道怎么回事了,心底里既欣慰苏齐洛这样为儿子的付出,可是又心疼这样的付出,年轻时一个人还好,难道就这么守一辈子吗?

    “好了,刚回来,先上楼换个衣服,一会就开饭了。”顾母适时的支走了顾清萍。

    方子谦连抱带拉的扯了媳妇往楼上走去,他们别然不常住这儿,但在这里还是有他们的专属房间的。

    顾清萍不情愿的让方子谦带上了楼,进了屋就给方子谦甩脸子:“你是不是还惦记我嫂子呢,见不得有别的男人追她是吗?”

    方子谦无语,这种事是用嘴巴说不清楚的,直接的把媳妇往门板上一摁,空气节节攀升,彼此间的呼吸近在咫尺,两双漂亮的眼睛望着彼此,视线如绞在半空似的,火热的气息马上就要攀生。

    顾清萍暗叹自己的不争气,怎么就这么喜欢这个男人,怎么就这么爱这个男人呢?

    他的眼睛,有着太多东西,组合成逼人的魅力散发,一旦碰触到他的目光,仿佛忍不住沉沦,整个人都被他蛊惑般。

    顾清萍鬼差神使的靠近他,吻他的唇。她承认她是中了这个男人的毒,爱他,爱到骨子里去了,所以忍不住会有点小小的吃醋。

    方子谦安心的享受着媳妇儿的吻,真的是很享受,跟顾清萍在一起,他很放松,这女人表面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可是却把自己放她心上那么多年。

    从十六岁到二十四岁,顾清萍把方子谦放在心上八年才表的白,但在得知方子谦对苏齐洛跟顾远航做的那事之后,就是再爱这男人,也是有立场的,一直到听说方子谦受伤之后,才不管不顾的又追了去。

    就是这样的深情,让方子谦慢慢从苏齐洛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从顾清萍亲他开始方子谦就知道自己这美男计是又成功了的,这个女人爱他,而他正一点一滴的把她也收进心里,只是以前的自己太混蛋了,所以这女人总是不能安下心来。

    一吻终罢,方子谦看着身下媳妇儿那如水的眼眸,想了想楼下还在等他们吃饭的一家人,深吸一口气道:“老婆,咱们还得下去吃饭。”

    顾清萍正是情动呢,可别小看刚生产过后的女人,也是有欲望的,而且对着自己的的男人有欲望也不可耻不是吗?

    双手似蛇一般的缠上男人的颈项,吻上他的唇,以唇抵唇的低语着:“你不觉得得先喂饱了媳妇儿,然后你再去吃饭吗?”

    方子谦听了这话差点失笑出声,他这是娶了一个怎么样彪悍的媳妇呀,心底早就笑翻了,不过却是苦着一张脸道:“要是一会有人敲门怎么办?”

    好吧,其实他很享受的……

    顾清萍一瞪眼,眉眼间加满是风情,勾的方子谦也起了劲,把媳妇儿紧紧往怀中一带,两具身体紧紧的贴着,咬着她的唇说:“我知道了,凉拌,咱先吃饱了再吃饭去。”天知道这些天虽说是休假呢,可是有了孩子之后到底是不方便的,动不动的娃儿醒了找奶吃呢,看得他好生嫉妒哇,有木有……

    楼上激情燃烧着,楼下苏齐洛抱过小方静,哦哦的哄着,顾惜带了两个弟弟去大伯家玩,这会儿是看到姑姑跟姑父回来了,所以就跑回家了。

    “咦,怎么没见姑姑呢,我刚才明明看到了。”小顾惜出落的越来越可爱了,长得也越来越像苏心蓝,那眉眼都能看到苏心蓝的影子。

    苏齐洛这两年会在苏心蓝的忌日时带着顾惜去看一看,虽然顾惜不见得能懂那是谁,但是对苏心蓝的记忆还是存在的。

    “上楼换衣服了,快来,妹妹回来了,陪妹妹玩来。”顾母回着话,招呼着小朋友们过来玩。

    顾天和顾宇小朋友非常不耻的撇嘴,迈着小短腿跟在顾惜的后面说:“姐姐,我们找小姑姑玩吧,不要跟泡泡妹玩好不好?”

    说话的是小顾宇,这泡泡妹是顾天和顾宇给小方静起的外号,话说某一天,顾天和顾宇奉了奶奶的命在家里陪小表妹呢,小方静饿了想找妈妈,就一直哭,哭得鼻涕泪水的流。

    顾宇嫌弃死了,然后顾天还看到小方静的鼻涕都成泡泡了,所以小方静就得了这么一个泡泡妹的称号。

    “顾宇你说什么呢?”苏齐洛黑着一张脸,这个小儿子话最多,也最淘气。

    顾宇一听妈妈发话,当下就推了下哥哥,顾天小大人般的拍拍弟弟的肩膀冲着妈妈笑了一下,而后迈着小短腿,朝着妈妈就小跑过来:“妈妈,妈咪,娘亲,陪我们看动画片好不好……好妈妈,好妈咪,好娘亲……”

    这就是顾天,小时候很听话,长大点也很听话,而且很会哄人的顾天。

    顾宇跟在哥哥的后面,很狗腿的点头,要看动画片,可是他才不要像哥哥一样撒娇呢,好女生的行为。

    顾惜看着两个弟弟的行为,觉得他们弱爆了,自己还是去找小姑姑玩吧。

    于是乎小顾惜自己上了楼,可是到了姑姑的房门口时,就听到里面有打架的声音,这可不得了呢。

    小顾惜急急的跑了下来,苏齐洛这会儿正给两个儿子放动画片呢。

    顾惜小跑的挤到苏齐洛的跟前,把顾宇给挤了过去,凑到苏齐洛的耳边说着:“妈咪,姑姑和姑父好像在屋子里打架呢,怎么办,要不要给奶奶说呀?”

    苏齐洛囧了个囧,真庆幸顾惜没有当着大家的面说这话,不然的话,可得丢死个人了。

    “那个,惜惜呀……”苏齐洛真囧的不知道该如何给顾惜解释这事来着。

    顾惜却是小大人的眨巴着一双大眼道:“妈咪,我知道不能一告诉奶奶,不然奶奶会生气的。”

    苏齐洛愕然:“谁教你的。”

    顾惜一点也不隐瞒:“上次我看到姑姑跟姑父打架,姑姑说的,不能告诉别人,姑姑说她怕奶奶生气揍她。”

    苏齐洛听了这话咬的牙痒痒,都说了不能告诉别人,可你顾惜为毛线要告诉我呀,让我好尴尬呀好尴尬呀。

    ……

    再说顾远航那边,决定了加快行动的步伐,自然要找准时机的。

    每年的有段时间是毒贩们来岛上装货物的时间,而且经过一年时间的潜伏,顾远航了解到,每次来岛上取货的人其实并不多,而且是伪装成渔轮过来的。

    不得这说这些毒贩们也是用了心思的,如果是货船上,遇上巡海的舰队还会要查货,或是有海盗会抢货,而弄成渔轮就可以杜绝那一切的麻烦了。

    一般会有十个人,其中有两个是在开船的,其它八个个则是监管的,而搬动货物就需要这岛上的壮力们。

    搬运货物时,也会选择晚上的时候进行,也是怕白天里太过明显,遇上空中巡逻会出事。

    时间地点人员,顾远航完全都摸清了,而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找寻几个想要逃出去的劳力一起配合。

    而这个工作,必须得交给祁新澜去做。

    自从那次之后,顾远航就避开了祁新澜,衣服也不让祁新澜给洗了。

    对此祁新澜是有苦不堪言呀,但也没办法。

    而如今听顾远航说的这计划后,心里也是忐忑的,因为这事,要么成了,他们逃走,要么就是死在这岛上。

    但顾远航却是要赌一把的,祁新澜心里就是再忐忑,可也知道这是个机会。

    在这事上,祁新澜还是有点军人的自觉性,知道这座岛的存在,会产生更多的犯罪源产品,所以愿意协助顾远航。

    很快,这事就定下了,祁新澜这在岛上也是生活了五六年的了,对这岛上的人也都是知根知底的,她找的也不是当地的土著,而是后来让扔到这岛上的劳力们,真正这岛上的土著是很排外的,所以她没有找那些人。

    事情很快的就安排妥当了,多了这些人,一起分头行事,利用几个黑夜的时间,把炸药全埋在了仓库的附近。

    很快就到了那些毒贩来取货的日子,这一天,天空很阴,整座海岛都闷的透不过气来。

    顾远航站在屋门前,如果事成,除了他们这些人,这岛炸了之后,岛上的几十人,怕是活不了命人的,可是他顾不了那么多,到时候随机应就吧,能救多少救多少的。

    夜色终于暗了下来,隐隐的能看到那不远处驶来的渔轮。

    顾远航蹙紧了眉头,这可是真枪实弹,那些人的手中全都有枪的,而他们有的只是手中干农活用的家伙事,这一场在力量跟武器上都有悬殊的战斗,是顾远航军旅生涯上最残忍也最残酷的一次,终其一生,再没有遇上过比这次更接近死亡的战斗。

    “祁新澜呆会儿你带着孩子和这几人的妻小先躲在礁石后面,注意隐蔽,不能发出任何惊动毒贩的声响来。”

    “远航,让他们做这些,你跟我一起隐蔽。”祁新澜担心的说着,她有私心,她怕顾远航出个意外的。

    顾远航那眉头蹙的紧紧的,冷冷的看着祁新澜说道:“祈中尉,这是命令。”祁新澜失踪前是少尉,失踪后祈忠义一直拒绝接受死亡通知,不过军部还是追加了祁新澜中尉的称号。

    祁新澜心痛的应声是,可是心中却是忐忑的,她发誓,这一座岛上的全死也不要紧,可是她不能让顾远航死,那比让她自己死这让她心痛的。

    终于渔轮越行越近,顾远航跟祁新澜对看一眼,二人分头行事。

    毒贩们做这样的事情,有好些年了,每年都是这样,所以并没有觉得今年有什么不一样的,当然必要的戒备还是必需的。

    当一切检查妥当,就拿着枪抵着岛上的壮年劳力让他们开始搬运货物。

    这几个劳力都是祁新澜特意安排好的,跟顾远航一组的。

    因为货箱很重,所以需要四个人抬一个箱子,顾远航这一小组的包括顾远航在内,早就协商好的,到了仓库后,其中一人就尖叫了一声,而后屋了里响起了另外的人打骂声。

    “怎么,你想偷货呢,你就是偷了货也不能出去的。”

    “打死他,打死他……”

    屋外两个毒贩看守,在外面嚷嚷着:“怎么回事?”从窗户看过去,就看到三个人在拳打脚踢另一个人。

    “要打死人打列人了,别打了……”另一个人这么喊着时,其中一个毒贩拿着枪进去了。

    “不许吵吵。”

    三个人闪过,毒贩看到那地上让人打的不成样的男人,心想,不会真死了吧,于是收起枪伸手去探地上人的鼻息。

    地上的人正是顾远航,这是一出苦肉计,从这仓库到渔轮,有一些距离,这八个人还是沿路分散的,其中仓库这边两个,渔轮上两个,沿途有四人。

    当那人去探顾远航的气息时,顾远航瞅准了时机,两手一伸,那动作快的让眼前的三个个都没看清,就那么一拧,那毒贩当场就毙了命。

    这可是标准的杀手杀人才会用的手法,顾远航为特种作战兵,这方面的能力,自然不输于一个杀手,只是这样的手法,平时不肖用罢了。

    屋外的人听到动静,一看不对,拿枪就要朝屋内射来。

    顾远航却比他的速度更快,抄起死掉那个毒贩的枪,砰的一声,一枪毙命,他该庆幸这些毒贩为了不引人注目,枪也是消音的。

    这仓库的两个毒贩解决掉后,手上又有了枪,那就容易的多了,一路解决掉毒贩,虽然不是很顺利,但好在没有人员伤亡,顾远航终于在沉没了两年后,第一次出手,就顺手的抢到了渔轮。

    站在渔轮之上,看着岛上一片火光,还有渔轮之上岛上的一些居民,几十号人挤在这一艘油轮之上,对未来都有些茫然的未知……而顾远航的眼中却是燃起了新的希望……

    ------题外话------

    这个那个,老顾的反应,意外不?意外不?我说过了要相信我的嘛,有没有想到老顾对不起小洛的,拉出去小皮鞭儿伺候着……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