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恐怖校园小说 » 军婚难耐 »  167:一百六十七(万更)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67:一百六十七(万更)

小说:军婚难耐作者:心静如水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苏齐洛十分纲闷的看着顾父顾母那一脸伤感的神情,还有那个祈忠义看她的眼神,如果她没有会错意的话,那该是一种怜爱吧!

    苏齐洛的心得里忐忑着,是不是顾远航有消息了,可是如果有消息,那该是好消息呀,为什么他们的神情会如此的沉重。

    可见并不是什么好消息,那是不是如她说的那般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不会是……

    想到此,苏齐洛有点顶不住了,急急的开口:“告诉我吧,是不是找到顾远航了,你们放心,不管什么样的消息我都能接受得了。”

    苏齐洛说完这话,屋子里的三位老人都是一怔,特别是顾父顾母二人,更是百感交集的。

    还是祈忠义开了口:“齐洛呀……”

    苏齐洛呆呆的听着,闷闷的坐着,而后跟着祈忠义和顾父出了门,去了医院,就在她生宝宝时的那家医院,而却一直都不知道。

    那家医院里,还住着她的亲生母亲王凤仙。

    王凤仙在苏齐洛生娃儿之前,的确是往b市赶了的,只是不巧在赶往机场时,乘坐的出租车出了事故,而后让送入了医院。

    那时候苏齐洛的手机上接到了医院的电话,不过她刚生完娃儿在昏睡中,所以是顾父接的电话。

    得到消息之后,顾父就着手处理这件事情,直接飞到了王凤仙所在的城市,车祸的事情调查下来之后,的确是一场意外。

    随后顾父在那座城市呆了一周的时间,再然后就把王凤仙转回了b市的医院。

    但王凤仙的伤势较重,基本上没有什么痊愈的可能。

    就算是最好的医生最好的药,王凤仙还是即将面临死亡的威胁。

    “原来,她这一次没有骗我。”苏齐洛低喃了这么一句。

    她一直以为母亲总是骗她的,可是这一次,她真的没有骗自己。

    苏齐洛傻笑着落了泪,当了妈妈之后,她好像很容易哭,有时候是开心的哭,有时候是难过的哭,总之成了一个爱哭的人。

    可是她不明白,她母亲出了车祸,关祈忠义这男人什么事情?

    不过她也没有多长时间来想的,因为很快她就知道祈忠义跟她是什么关系的了。

    到了医院,王凤仙住在加护病房里,苏齐洛站在外面隔着一层玻璃看到那个躺在病床上,全身都插着管子,只露出一双眼晴的女人,以手捂着嘴,才让自己没有哭出来的。

    顾父开了口:“齐洛,你妈妈坚持不让我们告诉你她的事情,可是她现在时日无多了,你还是多陪陪她吧。”

    苏齐洛点头,穿上隔离服之后,才走了进去。

    病床上的人几乎都是半昏迷状态的,医生说随时都可能睡过去,但苏齐洛走进去的时候,王凤仙却是睁开了一双大眼。

    不过那昔日里双眼放着光彩着美目,如今深深的下陷了进去,然后呢,无神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等有了焦距之后,才看向苏齐洛的方向。

    “……”嘴巴张了张,却是没有发出声音来。

    苏齐洛急急的走上前,想要拉着母亲的手,可是却不知该把手往何处去放,因为王凤仙这会儿全身都是让包着纱布的。

    苏齐洛呜呜的哭着,王凤仙终于看到了苏齐洛,激动的眼泪湿了眼角,苏齐洛无助的站在病床前,喃喃的喊着:“妈妈,妈妈,妈妈……”

    王凤仙的眼泪流的更凶了一点,苏齐洛拿着纸巾帮她擦着。

    病房外玻璃墙之外,顾父跟祈忠义还站在那儿,祈忠义那一双老眼也是通红一片的,眼前这一幕让她……

    王凤仙的病情原因,所以苏齐洛不能在病房里呆的时间太长,半个小时后就出来了。

    苏齐洛出来后,看着眼晴通红的祈忠义,满脸的不解神情,这首长哭什么呀?跟他有毛线关系呀?

    顾父带着苏齐洛要走进,祈忠义却是开口了:“齐洛,我是你爸爸呀。”

    苏齐洛愣愣的定住身子:“爸爸?”

    祈忠义满脸兴奋的神情,这个女儿……

    苏齐洛回了神后,看一眼祈忠义,不悦的开口道:“又不认识你。”的确不认识。

    祈忠义神情悲切的看向自己的女儿,初见面时,她只觉得这丫头很眼熟,跟祁新澜长的很像,却不知,竟然是和自己有这么一层关系,可惜,他错过太多了……

    苏齐洛笑了笑:“我爸爸是齐民,已经去世了,我现在还有两个爸爸,一个是我公公,一个是我养父苏富,请问你是我那个爸爸?”

    祈忠义让苏齐洛这话给问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是呀,自己是那个爸爸,明明是她的亲生父亲,可是他却从未为她做过任何事情。

    苏齐洛是知道祈忠义是谁的?她听说祁新澜的事情,自然知道祁新澜有个很疼爱她的大伯,把祁新澜当亲生女儿一样的大伯,可是她从来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地是她的亲生父亲。

    不知为何,当祈忠义说出是她父亲时,苏齐洛就信了,是真的信了。

    但她却不想认这个父亲,先不说为什么母亲王凤仙会怀着她的时候给了养父齐民,就说这祈忠义为了一个祁新澜让顾远航出这次任务,害得她现在丈夫是生是死都不知道,苏齐洛就得记这祈忠义一笔的。

    苏齐洛跟着顾父离开了医院,没有再管祈忠义的事情。

    回到顾家,顾母担心的问着:“怎么样了?”

    苏齐洛笑了笑:“没事,妈妈,我上楼休息了,好累。”

    顾母赶紧的让她上楼休息,并让陈姐把锅里的甜汤给她先凉着,一会给送上去。

    苏齐洛走了之后,顾母才拉着顾父问:“到底怎么样?”

    顾父耸耸肩:“比我们想想的要坚强些。”顾父把医院里的情况说了一下,顾母也是叹气。

    “就想不明白了,祈忠义跟王凤仙那怎么看也不像是一对呀。”

    顾父却是摇头:“不,王凤仙长的很像赵小清。”

    这赵小清正是当年顾父他们的女战友,也是祈忠义一直暗恋着的姑娘,两个人还在队里的情侣,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这赵小清最后是死在顾父的枪下,而前临死前,还说出了自己一直喜欢的人是顾父,所以祈忠义跟顾父也是结了那么多年仇的,当然这是祈忠义单方面的记仇而已。

    好在现在祈忠义倒是没有计较那些,要不然这两家还是仇家呢,不过现在苏齐洛可是记恨起祈忠义来着。

    顾母也是知道这赵小清的,不过那时候她还是顾金朝的女朋友,知道赵小清这人,到没见过长什么样,听顾父这么一说,心里还有点不是味的:“你现在还记得这赵小清的眼晴长的像谁呀?”

    顾父还没听出个所以然来,接着说:“是呀,现在想想,和咱家齐洛的眼晴长的也像,还有那神态,要是咱家齐洛也穿上军装,肯定有赵小清当年的范儿。”

    顾母听到这儿脸都黑了,冷哼一声,看着顾父:“我倒不知道,我看你是不是也偷偷的暗恋赵小清来着。”要不然能记这么清呀。

    顾父一听这话,才会过意来,不自在的轻咳一声:“什么呀,那时候一个他里十几号男人,就赵小清一个女的,我敢说十个有九个半都会记着她的。大哥也说过赵小清特有味的。”顾父这么说时还不忘兄弟拉下水。

    顾母气呼呼的走到沙发上坐下来,气得说不出话来了,这死老头子……

    就在这时,不知那儿冒出来的顾清萍来了一句:“爸,你闻到一股子酸味没?”

    原来顾清萍是听到苏齐洛回来了,就想下楼来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刚站在楼梯边还没下来时,就听到自己父母这样的对话,当下就笑眯眯的调侃出声来。

    顾母听到女儿说的话,老脸一阵的通红,顾父这才哦哦了两声,再看妻子那脸上飞起的红云,心情甚好的冲女儿挤挤眼,随后哈哈大笑出声。

    顾母窘迫的不知如何是好,狠剜一眼顾父后,看向楼下笑眯眯的女儿,咬着牙说了句:“顾清萍,你红姨昨天又给你说了个对像,对方条件不错,明个你就给老娘相亲去。”

    顾清萍嗷嗷叫着回了房间,楼下顾父欣慰的看着妻子,心情别提有多好了。

    ……

    夜色带来迷离的氛围,苏齐洛去婴儿房看了看睡熟的儿子,走回房间时,卷缩在自己的大床上,双手抱着膝盖看着窗外的月光。

    这房子里早装修过的,不过一直没有住过人,所以苏齐洛是第一个入住这房间的,比起这儿,苏齐洛更愿意去自己的小公寓住,最起码,那儿还有顾远航的影子。

    可是为了孩子,她得住在这儿。

    苏齐洛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她现在的心情,很不好,很乱很乱。

    祈忠义的出现,让她有点恐慌,不知该如何办才好了,如果顾远航在的话,一定会告诉她该怎么办?可是现在顾远航却不知道在那儿?

    顾远航,你知不知道我生了一对双胞胎?你知不知道我……其实很想,很想你……

    苏齐洛如是的喃喃着,眼泪无声的落下,她不知该如何的面对那个所谓她生父的祈忠义,也不知该如何面对现在盘薮怪躺在病床上不知何时才会痊愈的母亲王凤仙。

    曾经,她想过,如果可能,她宁愿当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最起码那样的话自己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也不用管别人会怎么想,怎么看。

    但现在,她其实还是庆幸,在这世上,她还有父母。

    这种心情是复杂的,难耐的,明天醒来,也许她还会一样的恨祈忠义,虽然自己的生母王凤仙也不见得是多好的女人,可是祈忠义这播了种,却没有洒水的父亲,比起王凤仙,他更不够格当一个父亲。

    ……

    同一片蓝天之下,那座死亡海岛上,顾远航也是辗转难眠,这儿的阁楼就这样,三间通屋,阿娘跟祁新澜住一屋,阿木跟顾远航睡。

    顾远航从来没有跟小娃儿一起睡的经验,这些日子倒是也习惯了。

    可是那隔着一间正屋的,祁新澜的房间里,那几个月大的小女娃阿林却是一直的哭。

    没办法,这儿的一活水平有限,祁新澜没有奶水喂阿林,只能是米粥上面的汤喂孩子,几个月大的孩子,愣生生像是刚出生的婴儿一样,没见长一点点的。

    白日里阿娘曾说过,这孩子怕是活不成了吧。

    这在岛上就这样,生病了就用土办法,根本就没有医生,更别说想给孩子弄点奶粉什么的,那更是想也不要想的。

    顾远航也是忧心的,也不知多少天才能攒够那些炸药的。

    起床,坐起身来,看着窗外的明月,这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抬头,白日里抬头看看天上的太阳,夜间就看看天空的月亮。

    因为天空只有一个太阳和月亮,不管他在何方,跟那个人看到的都是同一个月亮和太阳。

    每当这时候顾远航才会觉得自己的活着的,自己离小妻子也不是太远,正因为有这样的信念,所以一日日的重复着一样的工作,他才不会觉得厌烦。

    起了身,拿了外套就往外走去,却是让一个小小的人儿给拉住了:“阿爸,我也要去。”是阿木,这个少年有着超乎一般小朋友的成熟。

    阿郎死后,祁新澜只给阿木说过一次,从此之后,管叔叔叫阿爸,不管任何人问起来,都要说这是阿爸。

    从那之后,阿木一次都没有喊错过。

    “阿木听话,先睡觉。”阿木习惯了,可不代表顾远航也习惯呀,他到现在都不能接受阿爸这个称呼的,虽然明知这是作戏,可他也不想让别人的孩子管自己叫爸。

    最后呢,阿木还是跟着去了,顾远航照例是利用夜间的时间,一点点的把炸药收集了起来,而后想了想,从海里抓了一条鱼儿,天蒙蒙亮的时候,才和阿木一起回去了。

    把那抓来的鱼收拾了之后,交给阿娘,让炖点汤给祁新澜喝,多喝点汤奶水总会好一点的。

    顾远航绝对想像不到,他在这儿给别人的妻子抓鱼弄鱼汤,好下点奶水喂孩子,而自己的妻子却是从生完娃儿就没一点奶水的那种。

    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苏齐洛以后那傲人的身材也得多亏了没有奶水的原因。

    ……

    再说b市这边,苏齐洛这会儿,每天都担负起了去医院陪王凤仙的任务,每天她去的时候,王凤仙都是清醒的,倒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就是说说自己的两个儿子。

    就这样,一晃就是两个月过去了,王凤仙身上的管子也是越来越少了,在小顾天和小顾宇白日的时候,王凤仙总算是被医生允许去参加了外孙的百日安席。

    那一天,也不是大办,可是苏齐洛觉得这数百人的宴席,比起大办来也差不多了。

    这一天,来的人中,多了一对夫妻,祈忠义夫妻二人。

    祈忠义的妻子汤月华早些年也是部队的,早些年因为救祈忠义受伤,子弹穿过子宫而没有办法生育,所以二人一直没有孩子的。

    汤月华听说了祈忠义跟自己结婚之前有个私生女的时候,心里就算有些不舒服,但还是想要把苏齐洛给接回祈家的,最起码祈忠义也算是有个后人呀。

    当苏齐洛看到祈忠义带着一个女人过来时,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母亲和祈忠义的事呢,苏齐洛也是听说了的。

    那时候,母亲还是个少女,长的漂亮,在外打工时,认识了祈忠义,从初见面祈忠义就把王凤仙当成了赵小清的替身,因为太像了,那双眼晴太像了。

    那时候的王凤仙长的漂亮,上班的地方多的是人追,她那会是在部队的招待所当服务员的。

    就是那时候,认识了祈忠义,面对那么一个有前途,又高大英俊的祈忠义,小姑娘家家的自然是爱在心中口难开。

    而祈忠义那段时间因为刚刚失去了赵小清,队里怕他惹事,才把她送到机关那边学习。

    住也是住的招待所的,一来二去,两人从见面问声好,到后来的可以一起聊天,祈忠义那会儿也是喜欢王凤仙这个从山村走出来努力生活的女子的。

    那会儿的王凤仙,满脸子都让爱情充昏了头,人家祈忠义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来,但她却是认定了自己爱这个男人。

    漂亮的女孩总是不乏人追的,王凤仙也不例外,就算是个小服务员,可是追她的人还是很多,其中不乏一些军官之类的。

    可是王凤仙一个也看不上,她喜欢那个可以和自己讲部队事情,叫自己仙儿的男人。

    机会终于来了,有一次,一个追王凤仙的男人,在求爱不成,想要强上时,祈忠义又正巧赶上了,一次英雄救美记,更是让王凤仙的少女心沦陷了。

    很俗套的一个故事,灰姑娘恋上了白马王子。

    那一次,祈忠义送了王凤仙回到出租屋里,王凤仙受了惊吓,拉着祈忠义的手没有让他走,就是那一夜,他们吃了禁果,祈忠义那天也是喝了点酒,救了王凤仙后,迷迷糊糊的就跟王凤仙上了床,醒来后看到床上的点点红梅,心中虽然懊悔,可是咱当兵人,既然睡了人家,那就得负责吧。

    当下就打了报告,打算跟王凤仙结婚的。

    但人算不如天算,祈忠义的家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祈家人怎么会允许自己的儿子娶这么一个小服务员呢。

    于是乎,各种俗套的施压,再加上当时还有家里给祈忠义安排的相亲对像三番几次的羞辱于王凤仙。

    心高气傲的王凤仙并不想让这么的侮辱着,每次想给祈忠义说的,可是那时候,祈忠义已经结束了学习,去了原部队工作。

    也是在那时候,王凤仙发现自己怀孕了,正巧那会儿,她想找祈忠义,可是她除了知道祈忠义的名字跟部队之后,别的一无所知,更没有联系方式。

    也就在那时候,王凤仙经历了改为她一生的一件事情,祈忠义的相亲对像,那个女人找了两个流氓,强—奸了王凤仙。

    也算苏齐洛命大,就在那样的情况下,王凤仙都没有流产。

    齐民是王凤仙的笔友,那个年代的人,没有像现在这样方便的联系方式,王凤仙虽然没有么文化,可是她喜欢文化人,齐民总在军报上发表文章,使得在部队招待所工作的王凤仙也可以经常看到他的文章。

    所以一来二去,两人成了笔友,王凤仙在跟祈忠义之前,也去见过齐民的。

    不过之后和祈忠义的这段情开始时,就把齐民给放在脑后了。

    当王凤仙让人侮辱,又怀着孩子时,走头无路的她,只能是去投靠了齐民。

    这是王凤仙的私心,为了她肚子里的宝宝,她要有给齐民。

    可是婚后的生活,并不能让她如意,心中爱恋的那个人不知在何方,最开始嫁给齐民时,王凤仙有做过美梦,说不好那一天,祈忠义就来找她了。

    可是这一个梦,做了好久,心中的痛苦没有办法给任何人倾诉,再加上生活所迫,让王凤仙也越来越坠落,最失落的时候,她甚至想过抱着孩子到祈家去,找到祈家要一笔钱,把孩子给祈家吧。

    但这种念头一出来,她就会想到祈忠义那鄙夷的眼神来。

    在祈家人对王凤仙施压的时候,王凤仙才知道祈忠义最爱的那个女人和她长的很像。

    这事,王凤仙几乎是没有问过祈忠义就认定了的,没有别的,因为她看到赵小清时,就想起来自己曾问过祈忠义的话。

    王凤仙问过祈忠义最喜欢自己哪儿?

    她记得祈忠义想都没有想的回答的是:眼晴。

    是了,的确是眼晴,因为那是和赵小清最像的地方,他们只发生过一次关系,从那之后祈忠义做的最多的亲昵举动,就是亲亲王凤仙的眼晴……

    如今这百日宴席上,让王凤仙见到了祈忠义的妻子,那是一个看起来很温柔的女人,她没有王凤仙漂亮,也不是那个当初追求祈忠义的女子,长的也和赵小清不像。

    但却是这么一个看起来平凡的掉到人堆里都捡不出来的女人当了祈忠义的妻子,王凤仙那心不可仰止的痛了起来。

    这是她的初恋,也是第一个男人,女人总是能把第一次看得很重,一生有很多个第一次。

    而这祈忠义就是王凤仙的第一次恋爱,第一个男人,那得爱的有多深,这会儿就有多痛。

    苏齐洛看着母亲变了脸的神色,当下不悦的想要赶走祈忠义夫妻,可是王凤仙却是拉住了女儿的手。

    “小洛,这是你家,他们来也是看你婆婆和公公的面儿,你不能冲动,要听话知道吗?”

    “妈妈,那你可不要上楼休息会。”苏齐洛心疼自己的妈妈,之前她猜测过自己的身世,可能是母亲给有钱的男人当了小三,自己就是那私生女。

    但却不是,原来母亲也有一段爱的纯粹的时候,最起码,她在带着肚子里的自己走的时候,也没有要祈家的一分钱。

    这种纯粹让苏齐洛对母亲王凤仙完全的改观了……

    “不用,妈妈没有那么没用的。”王凤仙似乎没有事一样的,笑着安慰着女儿。

    祈忠义跟顾父打着招呼时,祈忠义的妻子汤月华却是走了过来,苏齐洛对这汤月华也的确讨厌不起来的。

    因为这女人从一见面就是一种慈爱的眼神看向苏齐洛的。

    “您好,我是汤月华,我可以和你谈谈吗?”汤月华这话是对着王凤仙讲的。

    苏齐洛本想替母亲回了的,这汤月华找母亲有什么好谈到的,一来母亲也不是汤月华的小三,二来这汤月华是祈忠义后来娶的妻子,这论起来先来后到,也是王凤仙先来,汤月华后到的。

    但王凤仙却是点头,于是汤月华推着王凤仙的轮椅向后院走去。

    苏齐洛坐在客厅里,看着小床上的娃儿们生闷气,她觉得自己很没用,没能保护好母亲。

    祈忠义讨好的走了过来,唤了声:“小洛。”可是苏齐洛却是嫌弃找扭过脸去,而后起身,留下祈忠义一个人在这儿看孩子。

    顾母走了过来,笑着和祈忠义讲话,可是却没有接祈忠义送来的百日贺礼,这要是一般人的礼,顾母也就接了,可这祈忠义跟儿媳妇虽然说是父女关系,但是苏齐洛没有认,他们也不能强迫不是吗?

    百日宴散去了之后,苏齐洛先送了母亲王凤仙回了医院,回到顾家时,祈忠义夫妻还是没有走,看样子就是等着苏齐洛的。

    送王凤仙回医院的路上,王凤仙也把和汤月华谈的话,全告诉了苏齐洛。

    原来当年,祈忠义不是没有找过王凤仙,可是那时候,祈家却是把王凤仙和齐民结婚的照片给了祈忠义。

    从那之后,祈忠义才是死了心的,但并不知王凤仙还受辱的事情。

    事情的全部就是这样,而王凤仙也是希望苏齐洛可以认了祈忠义的,毕竟嫁入顾家这样的家庭,开始的时候还是那样的方式嫁入,难保以后不会让人说闲话。

    再加上顾远航牺牲了,苏齐洛的以后怎么办?二嫁吗?

    没有一个强势的娘家,二嫁的女人能好到哪儿去。

    这也是王凤仙在车祸后会让顾父帮忙找祈忠义来的原因之一,临死之前,她也想让自己的女儿能一个好的未来。

    这年头,社会就是这样,有个有钱的爹好办事呀。

    顾家父母体贴的给苏齐洛的祈忠义夫妻留下了说话的机会,纷纷借口去楼下看孙子去了。

    苏齐洛无奈的蹙起眉头看向祈忠义夫妻二人:“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祈忠义张了张嘴,最后没有说出话来,还是汤月华开口了:“小洛呀,你爸爸对当年的事情也很抱歉,而且我也跟你妈妈谈过了,你妈妈的意思,也是希望你可以认宗归祖的。”

    苏齐洛点头:“恩,我知道,我妈妈都给我说了。”

    祈忠义那一张老脸上写满了喜悦的神色,不过下一秒,他脸上的喜悦就变成忧愁了。

    “但我有一个条件。”苏齐洛看着二人开了口。

    祈忠义高兴的说着:“说,别说一个了,一百个也行。”只要女儿肯认他,一个条件算什么,一千个一万个都行。

    苏齐洛笑得很诡异,清了清喉咙说道:“把我的丈夫还给你,祈首长,你为了让人找你的侄妇女发,以公谋私,明知不可能的任何,非得让我的丈夫参加,如今,你要想认我,把我的丈夫还给我,只要把我的丈夫好好的还给我,我就认了你这个父亲,日后定把你当亲生父亲一样的看待。”

    祈忠义忧伤了,这叫什么话,定当亲生父亲一样的看,他本来就是她的亲生父亲呀。

    可是这有点为难了,一千个一万个条件都可以答应,但这个明显就是为难,就是刁难的呀?

    苏齐洛赶在祈忠义之前又开了口:“首长,你当初为了初恋的妹妹所生的祁新澜让自己女儿的丈夫为她送了命,你说你要不把我的丈夫还给我,我能认你这个父亲吗?我要认了你,将来的儿子们问起,他们爸爸怎么没的,我好意思说是外公非得让爸爸去求外公初恋情人的妹妹的女儿而让爸爸下落不明吗?我好意思吗?你好意思吗?”

    苏齐洛这长长的如绕口令一般的话话,让祈忠义无方以对,的确不好意思?

    可是那时候,他又不知道苏齐洛是他女儿呀!

    就这样,祈忠义这是明知道那是自己的女儿可还是认不得呀,因为女儿不认她。

    再说王凤仙这边,本来以为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从本来两个月前,连耳几道病危通知书,到现在身体的恢复情况,可以说很好的一种情况。

    就在医生以为王凤仙这是要痊愈了和时候,王凤仙的病情却是恶化了,原来王凤仙一直瞒着苏齐洛的不光是苏齐洛的身世,还有她自己的病情。

    这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王凤仙本来早几个月就查出了癌症,并且是晚期,但她拒绝了化疗,因为是晚期,所以只有化疗这一个途径。

    这一次医生看她情况很不好,所以也不能再不通知家属了。

    知情的,好像就只有顾父,现在,也只能是告诉了苏齐洛。

    苏齐洛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本来以来跟母亲之间那是雨过天晴了,但却还有这么一出事在等她呢。

    苏齐洛到了医院,本来是想劝王凤仙接受化疗的,这癌症就没有根治一说,化疗也只是拖着时间罢了。

    王凤仙对此也是了过的,而且王凤仙那么爱漂亮,怎么会怎么接受因化疗而变丑的事实呢。

    苏富得知了王凤仙的病情,第一时间就赶到了医院。

    要说苏富这人,对亲生女儿苏心蓝的死都没什么反应的人,可是对王凤仙那叫一个用情至深呀。

    就连得到王凤仙这病之后,还坚持想要娶王凤仙,还说只要王凤仙同意嫁给他,他就净身出户跟苏夫人离婚。

    对此,苏齐洛无是无语。

    “小洛呀,你不要劝妈妈了,妈妈是不会做化疗的。”王凤仙直接了当的说了这话。

    苏齐洛对此很是无奈,她早就料想到王凤仙会是这样子的,苏齐洛小时候是没有吃过母乳的,那是因为王凤仙怕孩子吃奶会影响身材,由此可见,想让一个爱美到极点的女人接受化疗,那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王凤仙并没有在b市呆多长时间,在小顾天和小顾宇四个月的时候,那个夏天,最热的时候,王凤仙给苏齐洛留了一封信就离开了b市。

    她的信中还是老声常谈的建议苏齐洛认了生父祈忠义,而后就是把自己名下的财产全部转移到了苏齐洛名下。

    苏齐洛从来没有想过王凤仙还会有给她钱的一天,不过给她的去不是现金,而是把手中的股票全转到了苏齐洛的名下。

    王凤仙离开了,去了哪儿没有人知道,只是有一次听方子谦打电话,说王凤仙去看过方父方恒。

    苏齐洛想,也许妈妈是想去看看那些她曾爱过,又爱过她的男人们,才能安心的离开这个世界。

    王凤仙的事情就这样告一个段落了,苏齐洛的生活中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只是闲下来的时候,会想想那不知在何方的母亲。

    也许她已经去世,也许她还活在这地球上的某个角落。

    她想她是理解母亲的,不想让最爱的人,看到她最惨的一面,所以才选择了远离。

    苏齐洛的生活还在继续着,有两个儿子作伴的生活,倒也不寂寞。

    顾惜小朋友在这年的秋天,开始上中班了,逢人就说家里有两个漂亮的小弟弟。

    暑假的时候,顾清萍离家出走了,说是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去了,这把顾母给气的不行,但又拿这个女儿无可奈何。

    顾清萍一走,顾家就只有苏齐洛这一个年轻人了。

    在儿子们六个月大的时候,苏齐洛终于是在家里呆闷了的,于是就提议要去上班。

    找工作呀,她是学计算机专业的,当然想找个和这相关的工作,不然手都生疏了的。

    在跟顾母商量了之后,苏齐洛就在网上投了简历到几家游戏公司。

    那知道,第二天就接到了一家名为今生缘的游戏公司打来的电话,说是请苏齐洛当们的游戏部的职员。

    这家公司正是苏齐洛当初总在做任务的那家公司。

    苏齐洛也没有想到工作会那么顺利就找到了,而且那公司的地址,距离顾远航送她的花园小区很近。

    于是权衡之下,苏齐洛就当起了上班族,本以为一年多没有上班,会很不习惯,也会很舍不得儿子。

    可是那工作,太有挑战性了,每天的工作时间也很准时,就八个小时,没有加班,每天就是看着那些游戏里美美的图画,那还有时间想儿子,想老公的……

    苏齐洛那工作做的是风生水起,没多长时间就是升职了。

    为了工作方便,她只有每周末的时候才回家看儿子,其它时间就是在花园小区里住着的。

    好在顾家现在住的距离顾老爷子那儿也近,所以家里的孩子倒是不用担心会哄不过来。

    偶尔晚间想儿子时,苏齐洛也会开车回顾家看儿子,生活倒也是过的有滋有味的。

    春去秋来,在苏齐洛上班的第三个月,八个月大的宝宝顾宇生病了。

    因为双胞胎的原因,又是感冒发烧,就是怕传染给顾天所以苏齐洛特意请了假把儿子接到花园小区里亲自照顾,这儿离医院也是近一点的。

    这是苏齐洛第一次面临孩子生病,很是慎重,就是在顾竞然在边上作陪,她还是紧张的不得了。、

    那么小的孩子,要输液时,还是扎着头上的,小顾宇,比顾天要难带一些,本来就是个爱动的孩子,所以这扎针时,那哭的让一个屋子的人们都在说这娃儿声可真大。

    孩子扎了针哭,苏齐洛就跟着孩子一起哭,终于抱着顾宇到了病房时,苏齐洛却又是舍不得放下,抱累时,刚一放下,小娃儿就哇哇的哭。

    无奈之下,苏齐洛就坐在椅子上一直的抱着,因为娃儿爱动的原因,扎上的针有点渗水,所以滴的特别的慢。

    小顾宇在妈妈的怀里睡着了,双手还是紧紧的抓着妈妈的衣服,生怕妈妈跑了一样的。

    顾竞然上班也忙起来,也只是吩咐了小护士过来看看。

    苏齐洛看着儿子那哭红的小鼻头,心疼的坐在椅子上一动也不敢动,想着,就这样睡吧,一直睡到把这瓶液给输完了就好了,不然又得哭,一哭起来小脸儿都红的发紫,很是吓人。

    苏齐洛就这么抱着儿子时,格外的委屈,整整三个小时,就一个姿势,腰杆挺的直直的抱着顾宇,像让定身术定住了一样的没有动过一下。

    这时候特别的想身边能有个人可以帮她一把,可是却是没有,就像刚才护士给扎针的时候,看到那些生病的孩子都有爸爸妈妈陪着,妈妈会埋怨一下爸爸儿子生病都不心疼之类的……

    苏齐洛就好羡慕,觉得儿子好可怜,自己也很可怜……这种悲哀是没有办法与人言传,只有经历过的才知道其中之苦楚。

    ------题外话------

    嗷嗷,还没写完怎么办?结局呀,结局呀,可是没写完,亲们,你们咋想,断个几天请假写结局,还是一日一更到结局呀?留言告诉我哇……让我好纠结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