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恐怖校园小说 » 军婚难耐 »  112:坏人的报应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12:坏人的报应

小说:军婚难耐作者:心静如水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顾远航听了顾清妍这话,还是看着前方,只不过手中却是有了动作,拧动了车钥匙,而后发动车子,把油门一踩,车子飞一样的就冲了出去。

    上了车,以为就是说说话的顾清妍,这会儿连安全带都没有系的,让这猛的冲出去的车子给带动的,身子直直的向前倾去,直接磕到了车前面。

    “哥……”顾清妍惊呼着,伸手抓紧车门,固定住身子,怕极了这样的顾远航。

    这时候的顾远航满脸都是阴戾的神情,那张本来就黑着的脸,因为怒火而有些话的扭曲,让顾清妍惊恐不安,这样的哥哥,她很怕。

    顾远航根本就不看她,顾远航的心情也是很复杂的,自己的亲妹妹,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现在想一想,以前有很多事情模模糊糊的不太清晰的事情,这会儿似乎都透亮了一样的……

    车子开的很快,几乎是顾远航前面开着,后面追着交警那样的,但是车子还是让顾远航稳稳的开到了警局去。

    “哥,你不相信我吗?”顾清妍看着车前面,那标志性的‘公安’二字,腿都有点发软了,满脑子都是哥哥不相信她,哥哥要把她送进警局……

    顾清妍有点慌了,哭喊着抓着顾远航的胳膊:“哥,我错了,我不该自作主张,我不该去帮叶恋果要那底盘,更不该去备份,我也不知道事情会这样的,我就是不看不惯叶恋果那样子,我是为了嫂子呀,哥,你相信我,相信我呀……”

    顾远航真是气坏了,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这事的幕后主使是顾清妍,可是先前苏心蓝的手机那回事,顾清妍就曾挑拨离间的,动过手脚,如今又发生这样的事情,顾远航就是再傻再笨,也不可能相信顾清妍的胡话,是为了苏齐洛好,为了苏齐洛好,就不会把这视频曝光,且不论齐悦的事到底真是齐悦自己所为,还是有人指使,就说这顾清妍故意那么散播这些视频就是居心不良的。

    顾远航一把甩开顾清妍的胳膊,而后推开车门下车,再走到另一边去,打开车门,顾清妍使拽着不让打开,不,她不要下去,她不要进警局……

    可是顾清妍的力道,那抵得上顾远航的力道呀,顾远航之所以没有上楼,只所以交待了顾清萍这事不要告诉母亲,就是想把顾清妍扔警局去。

    这样的妹妹,他宁愿不要,这会儿,还听着她的狡辩着时,顾远航只有这一个想法。

    顾远航黑着一张脸,把顾清妍从座位上扯了下来,顾清妍扑上去,缠上顾远航的胳膊,哭着喊道:“哥哥你一向最疼清妍的了,清妍知道错了,知道错了,我不该去帮叶恋果的,哥哥,求求你饶了我吧……”

    进了警局,她就完了,不是说这事有多严重,她怕查出以前的事情来呀……所以才命的求着顾远航。

    顾远航看着顾清妍,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了句:“清妍,都这时候了,你还不说实话是吗?只是认错,并不承认那些事是你做的是吗?”

    顾清妍点头:“我认,哥哥说什么我都认好不好,哥,求你了,咱们回家去,回家说好不好?”顾清妍现在一门心思,就是回家,回家,不能呆在这儿,呆在这儿她会发疯的……

    一方面心虚着,不想呆在这儿,可是另一方面,因为之前齐悦从郊区那屋子里事情败露了之后,有给顾清妍打过电话,所以顾清妍知道,就是进了这警局也不会有什么大事,可她怕的不是进警局,而是怕在哥哥心中的形象全毁了。

    顾远航摇头:“别给我道歉,进去给警察说去,等妈妈为看你时,你给妈妈道歉去……”

    顾清妍瘫软下身子,坐在了地上,而后顾远航的手机响了起来,顾远航看一眼来电显示,是家里的电话,想来母亲也知道了吧,就知道顾清妍那大嘴巴,藏不住话的,于是就接了起来:“喂,妈妈……恩,在我这……门口……恩,你说……”

    顾母那边,先是给苏齐洛打了个电话,语重心长的说了一番话,而后想了想,真怕儿子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可也不知道这件事,到底顾清妍参与了多少,又做了什么。

    于是就唤了顾清萍下来,顾清萍本来真的是打定了注意不说的,可是也经不住母亲的再三追问,最后就实话实说了。

    顾清萍没有参与去捉齐悦的事情,所以当然不知道这里面的内幕,只是说了在警局里的事情,可以确定,那份底盘,的确是经顾清妍之手有意泄露出去的。

    顾母听了这话,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心里骂着顾清妍真是不懂事,可是也担心,这事要是闹开了,毕竟都是顾家人窝里闹,那不是平白让人看去了笑话,再说了,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而且呀,这眼皮子一直的跳,跳的心里极度的不安,所以最后还是给顾远航打了个电话。

    这电话一打通,一问之下,顾远航还真要把顾清妍往警局里送的……可把顾母给气的血压升高了不少。

    “远航呀,再怎么说,清妍也是你妹妹,又没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有什么不利的,也是对我们顾家的,听妈的话,带清妍回来,妈妈让她给你们两口子端茶倒水着郑重道歉。”

    顾远航不耐烦的皱起了眉头:“妈妈,我们都长大了,再也不是小时候,犯个错无关痛痒的,能别拿哄小孩那一套吗?”

    顾母眼晴红红的,为儿子那不耐烦的语气,也为自己这么大岁数了,还要操心儿女的事情,偏偏儿女还不领情:“远航,那你想怎么样,那是你亲妹妹,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妹妹,再说了齐洛都不追究了,你上那门子劲呢?”

    顾远航的铁拳紧握,一拳捶在车顶:“妈妈,你找齐洛说这事了?你怎么能找她,你能不能不要插手我们的事了,从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你是不是就见不得我好过,等我再离婚了,你心里就满意了……”

    顾远航这话,也是没有经过大脑,就直接的蹦出来了,说完有那么一丝丝的懊悔,可是更多的是轻松,这些话,就像是压在他心里许久的话一般,从来都是隐藏在最深处,从第一段婚姻的开始,就一直隐隐的藏在一个角落里,这会儿终于是爆发了出来。

    是的,顾远航的心里不是不喜欢母亲事无巨细的亲力亲为,就拿顾远航和苏心蓝的婚姻来说。

    当年相亲的对像不少,可是苏心蓝是顾母最中意的,顾远航那段时间天天听着母亲说,苏家的女儿有多好多好,再加上,自己也是愧疚于常年在外工作,所以心里想着,反正结婚嘛,跟谁结不是结,娶个母亲满意的媳妇,就当是尽孝心了。

    好在婚后的生活,相处的时间也短,也没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

    出国一年后回来,女儿也出生了,顾远航也不是那种特别荡漾的人,所以按步就班的工作结婚生子再工作,一切顺水顺风的,如果没有离婚的事情,也许这一辈子,他的人生就这么过了。

    可是,苏心蓝却和他离婚了,离婚还不算,还设计了他和苏齐洛的开始。

    和苏齐洛在一起后,顾远航才感觉到以前的婚姻生活中,少了点什么,少了点激情,并非是某种有爱运动时的激情,而是那种,你想要时时刻刻的和对方单独的在一起,那怕什么也不做,只是那么静静的看着她,就觉得异常的幸福与满足的激情……

    所以顾远航并不恨苏心蓝的离婚,就连苏心蓝那婚内出轨的事情,他都可以装作不知道一样,一大部分原因,是心底里自私的想着,没有离婚,没有苏心蓝的安排,他就体会不到现在的这种幸福和满足。

    可是,为什么他以为的幸福,就不能让家人接受呢,你说这事怪谁?

    如果不是最初母亲为了怕他跟苏齐洛在一起,非得要拉着叶恋果说看中了,想让他跟叶恋果凑成对,那么就不会有叶恋果的事情发生,那还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吗?

    顾母拿着电话的手都是颤抖的:“远航,你是在怪妈妈,怪妈妈管得太多了吗?”

    当母亲的,那一个管得不多,就像在饭桌上吃饭,孩子永远不会注意母亲这一餐,多吃了那几种菜一样的道理,当母亲的总会时刻的去注意着孩子,如果今天的鸡腿孩子多吃了一口,母亲都会想着,下次再做这样的给孩子吃一样的道理。

    这就是母亲和孩子的分别,看问题的角度不同罢了。

    “妈妈,我……”顾远航活了三十二年来,最感谢的人就是母亲,父亲常年在外,母亲养大他们兄妹三个不容易,所以他总是顺着母亲,从来没舍得对母亲说一句重话,可是今天,却说了这样的话,之于他来说,也是一种痛苦。

    “总之,妈你别管了,我会处理好的。”顾远航说完这句话,直接的切断了电话,看一眼坐在地上一直在哭的妹妹,蹲下身子来:“清妍,本来我不想这样做的,可是你太让我失望了。”

    顾清妍抬起她那双标志性的白兔眼,看着顾远航轻唤一声:“哥……”

    那可怜的小眼神,就跟她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或是这样的眼神在顾远航眼里,只剩下了虚假和做作……

    “好,就如你所说,这事,是你没有想到的,那我问你,先前苏心蓝手机的事情,你发的那些短信,打的那些电话是为那般?”

    面对顾远航的质问,顾清妍真想一头磕死在地上算了,这种让哥哥逼问,让哥哥嫌弃的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晴朗湛蓝的高空万里无云,像碧玉一样澄澈,本是这么美好的晴天,可是人世间,却是有那么多不美好的事情。

    顾远航正要站起身来时,手机又响了,他看都没看的直接接起来,没好气的说了:“妈,我会处理,会处理的行吗?”

    那边传来‘扑哧’一声女人的噗笑声,顾远航听得那笑声,脸上紧绷的情绪和不耐全都消失不见了。

    站起身来,靠站在车头,也不管还坐在地上的顾清妍了。

    “顾远航,我可没那么老吧……”苏齐洛也是耐不住顾母刚才又打了一个电话。

    苏齐洛不知道顾远航是怎么处理这事的,但是顾母方才的那个电话,一个劲的道歉,再也没有高高在上的那种语气,其实顾母待她也不错的,顾母说的对,不管如何还是一家人,以和为贵,真要对薄公堂,那是让别人当笑话看的。

    苏齐洛觉得这样的顾母让她心疼,虽然顾母心疼的人并不是她,而是顾清妍,但苏齐洛还是觉得没有必要闹的那么僵,再说了,她不也放过齐悦了吗?

    顾远航也真没有必要揪着顾清妍不放的,所以才打了这个电话,可是没有想到,顾远航却是这样的开场白。

    “鬼丫头,占老公便宜呢……”顾远航笑骂着。

    而坐在地上的顾清妍听到哥哥的这话,心底疼到不行,特别的难受……

    苏齐洛嘿嘿一乐,而后也没说这事,倒是说了句:“你赶紧回来吧,我饿了,想吃你做的红烧鱼。”

    顾远航低笑,小丫头其实挺聪明的,不说这事,反倒是让他回去,既给了他台阶下,也劝了他,唉,和小丫头一比,顾远航觉得自己做的好差劲,这么长时间,竟然一直纵容着顾清妍搞这些小动作。

    “恩,还想吃什么?快说,我好去买了回去一块做给你吃……”

    苏齐洛那边又说了几个菜,顾远航笑了笑:“这么能吃,回头吃成小猪了。”

    两人说着电话时,顾清妍却是站起了身,不想再听他们讲话一样,往前走去,不过却不是去警局。

    在顾远航的心里,这事也就这样了,本来也就是要给顾清妍一个教训,没真想弄进去的,到底是从小一起起长大的妹妹,顾远航把话说的再狠,可是心还是软的。

    苏齐洛讲到最后的时候,还是不放心的说了句:“顾清妍呢,你别真给扔局里去了,我给你说,你就是扔进去也没用,反正这事也就这样了……”

    顾远航笑着点头,看着走了一些距离的顾清妍叹气:“媳妇儿,她要有你一般懂事,我都不会这样对她的,放心吧,自个儿先溜了的,等着,马上回去给你……”做好吃的这几个字还没有说出来时,顾远航就停住了……

    只见前面不远处的马路上,顾清妍穿过人行行道,穿过马路的辅路,走上了主路……

    这距离顾远航有二百米左右的距离,顾远航一只手还拿着手机,放在耳朵上,听得那边的苏齐洛喂了几声,而后又听得前方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响起,顾远航的手机十分应景的,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手机也顾不得捡了,飞快的奔着那出车祸的地方跑了过去。

    苏齐洛在电话里,只听到手机摔地的声音,于是在这边喊了几声,可是没有人应。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她也不敢挂掉电话,只能干等着。

    好在很快,有路上捡起了那手机,苏齐洛问发生了什么事之后。

    哪路人说,前方发生了车祸,这手机是掉在车边的。

    苏齐洛吓傻了,手机掉在车边,那说明不是顾远航出的车祸,那会是谁?

    顾清妍?

    苏齐洛急急的抓了包包,出了门,打了车就往警局那儿赶去,到了哪儿时,已经有交警在维持交通了。

    出车祸的人,也早让送往医院去了。

    苏齐洛又匆匆的赶往交警说的市人民医院,赶去的时候,问了下刚才送来的车祸患者在哪儿抢救时。

    护士告诉她,还在急诊室,正在手术中……

    苏齐洛紧接着又跑到了急诊室,果然,在急诊室的门外长椅上,坐着的人,正是顾远航。

    直到这一刻,苏齐洛才是松了一口气,走了过去。

    “顾远航……”苏齐洛轻声的喊着他。

    顾远航茫然的抬起头来,那神色中有着股惧意,一双大眼迷惘中又带着种不安,这样的眼神让苏齐洛一下子就红了双眼。

    顾远航看到苏齐洛时,愣了愣,张了张嘴,发现嗓子是沙哑的,话也没有说出来。

    苏齐洛赶紧的从包里拿出瓶水来,递了过去:“喝点水吧。”

    顾远航接过那瓶水,一口气灌了下去,这才清醒了一点,闭了闭双眼,那一幕就如电影的慢放镜头一样,就这么浮现在他眼前。

    他竟然逼得自己的亲妹妹去自杀……

    顾远航不知道该如何来说他这会儿的心情了,他真的没想要逼死顾清妍的,可是……

    “齐洛,齐洛……”顾远航扔下手中的瓶水,抱住了眼前的女人,把头埋在她的身前,低低的喃着她的名字,好像只有这样,自己才会舒服一点那样子。

    苏齐洛伸出手来,像一个大人安慰着受伤的孩子一般,轻抚着顾远航的黑发。

    良久,急诊室的灯还是亮着,不过门却是从里面打开了,出来一个白衣护屎,大声的嚷嚷着:“谁是病人的家属……快来签字。”

    “顾远航,医生出来了……”苏齐洛轻声的提醒着顾远航。

    顾远航的身子僵了僵,似乎是不敢面对一样。

    这时候,那护士似乎很着着急的又开口了:“谁是病人的家属……”

    “在这儿。”苏齐洛出声了,想挣开顾远航的手走过去,可是顾远航却是死抱着她不松手。

    那护士一着急,直接合报手术单跑了过来:“病人情况有点危机,可能需要截肢,你们家属还在这儿磨蹭什么,快签字,误一分钟都是生命的事呀……”

    顾远航蓦然抬起头来:“你说什么,截肢?”

    兴许是顾远航的反应太过激烈了,所以护士和苏齐洛都吓了一跳。

    苏齐洛拿过手术同意书,放到顾远航的手里,拿过笔,催着:“签吧。”

    顾远航几乎是看也没看的,就签了字,护士抓了手术同意书就进了急诊手术室。

    顾远航瘫坐在长椅上,受的打击不是一般的大喃喃的说着:“清妍那么爱美,小时候很喜欢跳舞的……”

    苏齐洛知道他难受,就任他说着,这时候,苏齐洛的心里也不好受,到底也不是什么大事,所以这会儿看顾清妍这样,心里还是为顾清妍难过的,这顾母要是知道了的话,那还得了……

    但这事,早晚还是得让顾母知道,而且顾清妍这还不知道能不能出来,最后苏齐洛只得跟顾远航商量着,让顾竞然去接顾母过来,顺便告诉顾母这事。

    顾远航点头同意后,苏齐洛就给顾竞然打了电话,说明了一情况,顾竞然挂完电话,拎了急救箱就出了家门。

    还别说,这有些时候,越怕的事情就越会发生。

    再说顾母这边,被儿子挂了电话就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而后呆坐在沙发上。

    顾清萍也是头大,顾惜吵着非要找顾清妍的,任顾清萍怎么哄也哄不着,母亲又是这样子,顾清萍急的都想跟着顾惜一块儿哭了……

    顾清萍只好打开电视,要给顾惜放动画片的,可是就在这时候,画面正好是一段插播的新闻。

    原来顾清妍出车祸的地方,本来就是在录节目的,刚好巧了,就把顾清妍撞车那一段给录成了现场直播,这会儿是事件回放,焦点解说的时段。

    电视里主持人还在解说着,顾惜依旧还在哭着,而顾清萍和顾母却是呆若木鸡一般愣在了当场……

    那个车祸的女子,他们只看到一个背影,可是那是件白色的衬衫,的确是顾清妍出家门前穿的,如果只是这样一件衬衫相同,那他们还能抱着侥幸的心态,可是那后面冲过去,神色慌张的顾远航,却是没有办法再说巧合了。

    而且解说的时候,也说明了,发生地点跟离某处警局不到三百米的距离。

    顾母以手扶头,眼前一黑,直接晕倒在沙发上了,顾清萍在叫着妈妈,跑了过去,顾惜看到奶奶晕倒,哭的更是厉害了。

    顾家一片混乱,顾清萍急的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了,只能先喊顾母,没见顾母醒来,就着急了,拿着手机,不知该给谁打电话了。

    就在这时候,门铃响了……

    顾清萍跑快去开门,门打开了,门外站着的是顾竟然,顾清萍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竟然姐,你快看看我妈,晕倒了……”

    是苏齐洛给顾竞然打的电话,让顾竞然去顾家看看,就是怕顾母知道顾清妍这事会受不住,有个医生在身边,最起码可以好一点的。

    没曾想,他们还没说呢,打算顾竞然到了之后再说的,可是没想到,顾母提前知道了。

    顾竞然快速的走进屋内,给顾母打了一针后,又掐了人中,顾母才缓缓的醒了过来,看到顾竞然本能的问了句:“你怎么在这儿?”

    顾竞然扶着顾母坐了起来,把事情说了一下,说是顾远航让她来接顾母过去的。

    在市院那边,刚才顾清萍已经说了,他们从电视上看到了直播,所以顾竞然也就没再提车祸的事,只是说了市院,顾母就知道了。

    顾竞然是自己开车来的,所以直接的就带着顾母和顾清萍去了市院。

    手术室的灯还在亮着,顾母看到坐在长椅上的顾远航和苏齐洛,走了过去。

    苏齐洛有点担心的看着顾母轻喊了句:“妈妈……”

    只听‘啪’的一声响,顾母给了苏齐洛一记响亮的耳光,还要打第二下时,顾远航反应过来,蹭的站起了身子,把苏洛拉到了身后。

    又是‘啪’的一声响,这一巴掌打在了顾远航的左脸上。

    顾母颤抖着嗓音说着:“就算清妍有再不对,你们夫妻就非得逼死她吗?现在好了,可以了,满意了吗?”

    顾母说着身子还晃了一下,一副要晕到的样子。

    顾远航紧绷着一张脸,母亲打苏齐洛那一下,他没有反应过来,这会儿,又见母亲这样,顾远航第一次体会到夹心饼的那种感觉。

    “伯母,你别太激动了,先坐下来休息吧。”顾竞然虽然也不太喜欢顾母,可是这会儿,还是劝着顾母别太激动了。

    顾清萍也是哭着说:“妈妈,你别打了,你这会就是把我哥我嫂子打死了,也是改变不了任何的,幸兴没事呢。”

    顾母那心里难受的厉害,顾清妍从小就是乖巧懂事的孩子,虽然不是特别的聪明,可是学习上很用功,长大后,也一直比顾清萍省心,总是会帮着顾母做各种家务,真衬了那边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这句话。

    比起大大咧咧的顾清萍来说,顾母一直认为顾清妍是最贴心的一个孩子,可是没有想到,本来没有多大的事情,可是儿子竟然为了苏齐洛,连她的话都不听,一直到成了现在这样,把女儿逼的自杀……

    那一幕幕的画面,生生的刺疼了顾母的心。

    三个孩子,顾母付出心血最大的就是顾远航,最少的就是顾清妍,可是这么多年来,为这个家任劳任怨最多的也是顾清妍,这会儿,顾母觉得自己先前有那么一丝一毫烦感顾清妍的心态都是一种罪。

    “清妍要没事最好,要是出了什么事,有个三长两短的,我看你们两这以后能不能活的踏实了,齐洛呀,得饶人处且饶人,妈妈都亲自替清妍给你道歉了,你怎么就不知道劝劝远航呢……”

    苏齐洛很想回一句,你怎么知道我没劝,这会儿,她也很委屈,又不是她非要把顾清妍弄警局的好不好……

    “妈妈,够了,不要再说齐洛了,这不管她的事,是我,是我的错,你要骂要打,都冲我来……”顾远航把小妻子紧紧的护在身后,对着顾母时,一副你要生气,就把火冲我这儿发来的样子。

    顾母叹息了一声,失望的看一眼顾远航,而后在顾清萍的搀扶之下坐到了边上的长椅上。

    等待的时间是最煎熬的,特别是他们现在这样,手术室的灯都亮了一个多小时了,可是还是没有一点动静。

    顾母忧心极了的抓着顾竞然问:“然然,会不会出事了……”

    顾竞然很无语,这都在手术室了,很明显是出事了,所以,只能是劝着顾母冷静一点。

    顾远航那边,这会儿倒是没有了先前那般惊慌失措,倒是有点心疼的揉了揉小妻子那印了五指印的小脸,低头说了句:“对不起。”

    苏齐洛苦笑了一声,心说,对不起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嘛?可是最张还是没有说出口。

    脸颊火辣辣的热着,灼的疼着,眼中也酸酸的,特别想哭……

    “乖,不委屈,等回家了,老公让你打回来,别生气好不好。”顾远航抱了小妻子在怀中,小声的安慰着。

    这儿的走廊很安静,所以就算顾远航这么小声的话,多多少少还是让顾母听到了的。

    顾母狠剜一眼没出息的儿子,再看向苏齐洛时,那眼眸中都带了点不屑之情。

    两个小时,三个小时,一直到下午两点多的时候,手术室的灯才熄灭了,医生和护士这才从里面疲累的走了出来。

    顾母站起身子就冲了过去:“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

    医生看了眼顾母叹口气说:“伤的太严重,心肺都受损,已经给做过手术了,马上送重症监护室,二十四小之内,只要醒过来,问题就不大,醒不过来的话,你们就做好心理准备吧。”

    顾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而后顾远航紧张的问了一句:“那她的腿?”

    医生摇摇头,顾远航脸色一白,想到自己签那手术同意单,可是医生又解释着说了:“没有截肢,看这二十四小时的反应了,家属可以去办住院了,有什么问题,可以再来找我……”

    医生交待完后就离开了,顾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只要二十四小时能醒来,没有什么大问题就可以……

    顾远航和苏齐洛同时的松了一口气,诚如顾母所说,如果顾清妍真的有个三长两短的,那么,她和顾远航这一辈子估计都不会安心的,还好,还好没有截肢。

    顾清妍让转到了重症监护室里,顾惜哭着闹着要小姑姑……

    这医院里也是不让吵闹的地方,于是就有护士建议是不是让一个家人带着孩子先回家呆着,反正这么多人在这儿守着,也没有用的,病人刚做了手术,几个小时之内是不会醒来的。

    顾家的人,没有一个愿意离开的,就是顾惜都不愿意离开。

    顾竞然还有要去上班,于是这个带着顾惜离开医院的重任就落在了苏齐洛的身上。

    苏齐洛抱着哭着闹着要找姑姑的顾惜跟着顾竞然出了市院,坐上车子时,顾惜还是哭累了才睡着的。

    顾竞然看着小丫头总算是睡着了,这才长松一口气,从车上的急救箱里拿了一管软膏药出来给苏齐洛:“给脸上抺点吧,不然一会就肿起来了。”这丫头细皮嫩肉的,这么个五指印,估计得肿起来。

    苏齐洛抱着顾惜的,那还有心情弄这,肿就肿吧,烦死了,出这么多事,可这些事,跟她……

    “傻瓜,你烦什么,你就是傻,女人呀,就得对自己好一点。”顾竞然说着拿起软膏,打开后,挤到手上一点,让苏齐洛过来一点,帮她把药膏给抺上了。

    “竟然姐,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苏齐洛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全告诉了顾竞然,她覍得自己没有做错的呀,可是为什么在顾家人眼中……

    她忘不了刚才从医院里出来前,顾母的那中带恨的眼神,顾清萍那不敢看她的眼神,还有顾远航那歉意的眼神。

    顾竞然拿把那管药膏塞进苏齐洛的外套口袋里,而后才正色的说:“不管你做了什么,还是说了什么,都没用的,以后别瞎想,把自个儿养的白白胖胖的,才是硬道理。”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在想,这根本就不是你一个小丫头的事情,这种事太敏感,你一个儿媳妇,总归是外人,出了点事,所有矛头都会指在你头上。

    不过这话,也只是心里说说,并没有真说出来打击苏齐洛。

    顾竞然的车速开的不快,两人也聊了一路,下车的时候,苏齐洛那郁闷的心情总算是好了不少。

    苏齐洛带着顾惜回了公寓,听从顾竞然的建议,吃好喝好睡好,立争做到三好。

    自己先做了点吃的,中午都没吃,也是有点饿了的。

    中间给顾远航打了个电话,说了下到家了,吃完饭,顾惜还没有醒,于是苏齐洛就去洗了澡,跟着上了床一块儿睡了。

    这一觉就睡到了天蒙蒙黑的时候,看眼手机,六点多钟了。

    先去做了晚餐,然后弄好了粥之后,才去喊醒了顾惜,顾惜睁开双眼,看到苏齐洛又是哇哇的哭着。

    嘴里还说着:“你赔我姑姑,都是你都是你,我姑姑呢……”

    开始苏齐洛还好声好气的哄着,可是顾惜越来越过份,那张小嘴什么话都说,还开始骂了起来:“都是你这个坏女人,把妈妈气跑了,还把姑姑气死了……”

    两岁多的娃儿,一边哭着一边控诉着,让苏齐洛有一种深深的无力之感。

    最后直接的坐在沙发上抺眼泪,这时候,真想把顾惜扔回医院,让顾家人去管好了,可是想了想,还是不忍心。

    于是只能是干忍着了……

    正顾惜闹的最凶的时候,家里的门打开了,是顾远航回来了。

    顾远航本来是劝母亲回家休息的,可是母亲说什么也不回,好在有顾清萍在那儿守着,顾远航也担心家里的一大一小两丫头,所以就回来了。

    “你怎么回来了?她醒了吗?”苏齐洛赶紧的抺掉眼泪。

    顾远航歉意的走过去,把哭的正凶的顾惜抱过去,而后歉意看着苏齐洛:“媳妇儿,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只这一句话,苏齐洛低下头,那眼泪掉的更是凶了……这个晚饭吃的,简直是和着眼泪一块儿吃的了。

    顾惜那还闹呢,可是顾远航一吼,顾惜也是老实了,苏齐洛看顾惜也不闹了同,也乖乖吃饭了,心想,原来小孩也是欠虐呀,让吼一嗓子就老实了。

    顾远航见顾惜肯乖乖吃饭了,于是就赶紧的扒拉两口吃的后,就跑去浴室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又从厨房里装点了热粥,匆匆忙忙的交待苏齐洛晚上锁好门,就往医院赶去了。

    这一夜,苏齐洛哄着顾惜睡着后,自己却是怎么也睡不着,闭上眼晴,都是顾清妍那满身都插满管子的样子,挺恐怖的。

    睡不着时就容易想多,苏齐洛想着顾母当时打她那一耳光时的眼神,想想心里就发寒,不管她做的再多,可能她真的什么也没做,只要出了一点事,都是她的错。

    就算出这事,还不是因她而起的,也是她的错……

    第二天,天微微亮的时候,苏齐洛是让顾惜的哭声给吵醒的。

    伺候了顾惜穿衣洗漱,而后带着去小区附近的早餐店吃了早点后,打包了几份,这才打了车往医院赶去。

    到医院的时候,就看到重症监护室外面,坐着的顾母和顾远航,顾清妍坐在顾远航的身边,头靠在顾远航的胳膊上睡着了。

    顾母也是微微的闭着双眼,一眼之间,这个原本看上去还很年轻的顾母,好像一夜之间,连头上的白发也多了许多那般,显得苍老了不少。

    顾清妍还没有醒来,但也没有坏消息传来。

    苏齐洛带来的早点放在长椅上,一直到中午,除了顾清萍和顾远航吃了几口,顾母是一口都没有吃,甚至是连看苏齐洛一眼都没有。

    临近中午的时候,顾母因为劳累又一次晕倒过去,逼不得已,顾远航只得请医生给母亲注射一定剂量的安定剂,顾母才得以休息。

    顾清萍也是受不住这么长时间的等待,跟着顾母睡进了病房里加的一张床上休息了。

    苏齐洛陪着顾远航在外面坐着,熬那最后的两个小时。

    再过两个小时就是二十四小时了,而顾清妍依旧在重症监护室里,一动不动的躺着……

    时钟滴滴嗒嗒的走着,苏齐洛从来没有觉得时间过的这么慢过,终于,当时钟敲响到三点的时候……

    ------题外话------

    现在2:57上传,设的是7:55自动发布,明天编辑八点一上班,审过之后,就会自动发布,可能会晚个十多分钟,这个说不准,如果晚了,那就是审文晚了,以后都这个点更,可以不?有意见的速度提,没意见的话,明天照旧……ps:我真想把顾清妍一下写死了……唉,明天再说吧……晚安……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