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恐怖校园小说 » 军婚难耐 »  099:苏心蓝自杀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99:苏心蓝自杀

小说:军婚难耐作者:心静如水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顾清妍站在浴室里的镜子前,得意的一笑,心想,哼,气不死你才怪呢:“也没什么,就是想给我哥说一下,带顾惜早点回来,别让那…”

    说到这儿还故意的停了一下,又说:“也没什么,对不起嫂子,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你知道我哥今天带惜惜出去是…”

    苏齐洛这下算是明白顾清妍是个什么意思了,既然想让她知道顾远航带着顾惜出去,还要这么装模作样的,不是故意让她知道的,这代表着什么意思,她这会儿还没有想明白的,不过有一点心里却是倍儿清的,那就是顾清妍没有安好心。

    顾清妍这后面没有说的话,苏齐洛大概也明白了,顾远航定是带着顾惜去见苏心蓝了,而且照苏心蓝发来的那些短信来看,这是让苏心蓝看一眼,又把顾惜给带走了,要不然的话,苏心蓝不会发来那样的短信。

    似乎一切明朗化了,只是苏齐洛不解,顾清妍这个小姑子到底想做什么?故意这么说给她听,如果不是她看到顾远航的手机,那是不是…。

    “嫂子你别生气,我哥也不是故意的,都是那苏心蓝,她缠着我哥的。”顾清妍这么劝着说时,苏齐洛才恍然大悟,原来,这顾清妍那会是不咬人的兔子呀,这分明就是一只狡猾的狐狸才对呀。

    “我知道,你放心,我没有生气。”苏齐洛特别平静的说着,心里想着,顾清妍会很失望吧。

    果不其然,顾清妍那边传来一声惊呼:“嫂子,你真的真的不生气?”似乎很不相信苏齐洛会不生气一样的。

    苏齐洛长舒一口气,不是第一次觉得,她宁愿和大大咧咧的顾清萍说话,也不愿搭理这顾清妍了,真tmd艹蛋,你这是到底想让我生气,还是不想让我生气哇。

    很明显,人家这是故意想让她生气的,但是为什么呢?

    苏齐洛想不明白,这顾清妍算哪根葱那颗蒜的,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呢?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想让我生气,还是不想让我生气,但我真的没有生气,你哥出去时和我说了,带顾惜去玩的,苏心蓝是顾惜的妈妈,所以见她没有什么不对的。”

    苏齐洛的一番话,可算把顾清妍给说的哑口无言了,顾清妍挂了电话后,气得直差没有把手机给甩碎了,气死她了,该死的女人,她怎么会不生气呢。

    想了想,心里还是不舒服,于是抓起手机就打电话,这次是真的打给哥哥顾远航的,可惜没有人接,苏齐洛也是皱眉头看着那闪烁的号码,这顾清妍有病吧,没事找事呢。

    只得把这手机按了静音,而后坐在沙发上,等着顾远航回来,想了一会儿,又拿过手机来看,却是点开顾清妍发来的一条短信。

    短信是这样发来的:哥,对不起,刚才我打你电话没人接,所以打到嫂子的手机上了,无意中说漏了嘴,嫂子知道你带惜惜去见苏心蓝,好像有点生气的意思,哥,对不起…后面还附带了一个笑脸。

    苏齐洛无语的拿着那手机,真想直接回一个给顾清妍,问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想了想,还是没有那么做,反倒是回了一条:没事,她不会生气的。

    反正她本来就是没有生气的,可是这短信刚过去,那边顾清妍又回过来了,一大堆上的说词,无非就是道歉外加不要让嫂子生气,回头给嫂子道歉之类的。

    苏齐洛这次终于弄清楚一点了,这顾清妍是故意想增加她和顾远航之间的矛盾呢。

    可是这么做,对顾清妍有什么好处呢,苏齐洛是百思不得其解呀。

    顾远航的确是带着顾惜去见苏心蓝的,手机也真的是忘记带来的,这事,他没有和苏齐洛说,一是觉得没必要,说了这女人也不一定会在意,二是也不想说,因为他压根就觉把苏心蓝的事当回事。

    实在这段时间让苏心蓝给烦的了,才这么做的,到了约定的地点,是约在顾家附近的一家kfc里,小娃儿最喜欢这里的儿童乐园,顾远航到的时候,苏心蓝早点到了。

    这对相处了三年的夫妻,相对而坐,顾惜在顾远航的怀里怯生生的看着对面的妈妈,想说话,又不敢的样子。

    苏心蓝看女儿这样,心里一阵的难过,倒是顾远航,拿了蛋挞给喂女儿吃,一边说着:“喜欢吃这个不?”

    顾惜点头,而后奶声奶气的说着:“爸爸,回去时可不可以打包一个呀?”

    顾远航会心一笑,故意的问道:“噢,你个小馋猫是在这儿还吃不够,还要打包么?”

    顾惜让爸爸这么一说,鼓着小脸,气呼呼的说着:“才不是呢,惜惜才不是小馋猫,小妈咪才是,小妈咪最喜欢吃这个了。”

    顾远航会心的一笑,苏齐洛喜欢吃这个,的确是事实,所以刚才他才会那么说,他就是想让苏心蓝看看,她的女儿,已经完全能接受另一个女人当妈妈了,能让苏心蓝死了这份心,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苏心蓝这几个月来,爱情虽然是丰收了,可是生活上的不如意之处也颇多,特别是对女儿的思念,这会儿,听闻顾惜的话后,心里狠狠的一疼,这是她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可是才两三个月的时间,她就管别人叫妈咪了,她就忘记了亲生妈妈了么?

    顾惜看到苏心蓝哭了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的开口了:“妈妈为什么哭了?”

    顾远航冷冷的看一眼苏心蓝说:“可能妈妈也想吃蛋挞了吧。”

    苏心蓝抺了一把眼泪,心里有点后悔,以前没离婚的时候,在顾家也是小姑子顾清妍帮她带孩子的次数居多,刚生完顾惜的那一年,可以说顾惜半岁前,都是她一把屎一把尿的带大的,可是等顾惜半岁之后,她回到学校里上课,认识了陈明之后,就没有把心思放在顾惜身上,从那之后,顾惜大多数时间是跟着顾清妍或是顾母的。

    所以很大的程度上来说,顾惜和苏心蓝并不想一般母女那样的亲密,就是苏心蓝刚走那一阵儿,顾惜吵过要妈妈,但也禁不住姑姑和奶奶说的,妈妈不要她了,在小娃儿的心里,妈妈肯定是不喜欢她,所以才不要她了,这会儿有了新妈咪,虽然不至于说不认妈妈,但对苏心蓝的感情也就那么一回事,自然没有多亲蜜了。

    而苏心蓝在得知陈明不能给自己一个孩子时,心里就越发的想念起自己那两岁的女儿了,而现在顾惜的话,犹如一把利箭一般,狠狠的插进她的心间。

    “妈妈,给,那给你吃好了,你不要哭了,小妈咪说,爱哭的孩子都不会漂亮的,妈妈不要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顾惜奶声奶气的童音,让苏心蓝生生的止住了哭泣,伸手接过女儿递来的蛋挞,心里百感闪集,她都做了什么,为了女儿也不该走到这一步的,可是她却…。

    “来,小宝贝,你去玩一会儿,爸爸一会带你去找小妈咪玩好不好?”顾远航抱过女儿,把她放在地上,指着不边上的儿童乐园,让顾惜过去玩。

    这一整个过程,也就十分钟左右,苏心蓝甚至都没来得及抱一下女儿,可是顾远航却开口了:“看到了吧,没有你,顾惜也过得很好,有爸爸有妈妈。”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你不是说想看看女儿过的好不好,现看到了,以后就不要再打扰我们了。

    顾远航是这样想,也是这样做的,如果不是怕苏心蓝一直缠着烦人,可能连今天这一面也不会让苏心蓝见的。

    苏心蓝泣不成声的抬起泪脸来:“远航对不起,我知道当日离婚的事是我不对,我不该那么着急,不听你解释的,但求求你,能不能把顾惜还给我,我以后都不可能再生孩子了,你们也还会有你们的孩子。”

    “闭嘴。”顾远航狠狠的喝了一声,大手也紧紧的握成拳,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这个女人,这女人怎能这么的自私,怎么能这么不要脸,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记住,你没有资格,也没有权利说这样的话,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从来没有认识过你。”顾远航冰冷的嗓音,带着沙哑,如果没有和苏心蓝的婚姻,也许他现在的生活是另一种光景,如果不是苏心蓝的设计,也许他不会和苏齐洛走到今天,不过关于这一点,他还得感谢下苏心蓝呢。

    “不过,我还是感谢你和我离婚,并且把你妹妹送上我的床,因为我爱她,她可比你好多了。”顾远航也从来就不是一个善良的人,他知道怎么样才能刺疼苏心蓝的心:“其实就是你不和我离婚,没准我也会提离婚呢,你大概不知道吧,三年前,我想娶的就不是你,就是苏齐洛,你说,我是不是得感谢一下你呢。”

    苏心蓝圆睁着双目,一脸不相信的表情:“怎么会?”

    顾远航轻轻的一笑,眸中满是陷入回忆时的那种甜蜜,一字一句的说着他和苏齐洛三年前的事情,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总结一下就是他心里喜欢漂亮的女人,可是却不想娶漂亮的女人回家,所以才娶不漂亮的苏心蓝。

    男人那慷锵有力的低觉嗓音响起,字字珠玑,脸上还挂着最温和的笑容,却不知这笑之于苏心蓝,就如那淬了毒液的玫瑰一般,刺疼,辛辣。

    “好了,我要说的话,也说完了,以后你就别再肖想别的了。”顾远航站起身来,走到乐园那儿,抱起在里面玩的正欢的女儿:“走喽,咱们回家了。”

    苏心蓝就这么怔怔的看着那越走越远的父女,满脸子都是悔意和恨意,顾远航竟然也懂爱,对呀,怎么会不懂,上次她清楚的看到苏齐洛被照顾的有多好,今天又亲耳听到顾远航说出的那个爱字,而她的女儿顾惜,也只是在顾远航抱着离开时,对着她挥了下小胖手,从头到尾,没有一点苏心蓝想像过的,母女相见后,那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待顾远航抱着顾惜离开后,苏心蓝才惊醒一般的,追了出去,可是已经找不到顾远航了,不,她是不会放弃女儿的抚养权的。

    所以苏心蓝给顾远航打了电话,却不知顾远航今天根本就没有带手机出来。

    所以那些短信呀,电话的,包括顾清妍的,全都让苏齐洛看了个正着。

    苏心蓝也是没有办法的了,最后还是把电话打到了苏齐洛那儿。

    “齐洛,求求你,把顾惜给我好不好?”苏心蓝站在大街上,就这么哭着说的。

    苏齐洛心烦,这tmd的怎么什么人都有呀:“对不起,顾惜又不是我的,我没有这个权利。”

    苏心蓝这是铁了心的了,顾远航那儿是捞不着好的了,只能从苏齐洛这会下手了。

    “齐洛,你记得你刚来苏家时么?有一次妈妈要打你,还是我护着你的,你记得你大一时的学费,是谁给你交的么?…。”

    苏心蓝说了很多过去的事情,都是她曾为苏齐洛做过的事情,苏齐洛对此很是无语,以前苏心蓝的确待她不薄,但是那是从前:“苏心蓝,亏你还好意思说过去,亏你还记得我是你妹妹,那么你呢,你怎么对我的,自己想离婚,就得把我送你老公床上去,这会儿你倒还想从我这儿讨人情了。”

    生气,前所未有的生气,苏齐洛觉得今天一定是她最倒霉的日子,刘爱梅那房子的事情窝着一股儿火呢,后来顾清妍又那么不阴不阳的一出,现在又是苏心蓝,怎么着,这些人就跟商量好的一样,一个个的来呀。

    苏心蓝对着电话一边哭一边说着什么,苏齐洛只是默默的切断了通话,而后把自己的手机也给静音了,这才清静了不少,有时候她就在想,就不该有个手机,要是没有手机,那得多清静呀。

    挂上电话后,心里想的却是苏心蓝的那句,就算你们对顾惜再好,可是你们想过没有,顾惜的心里就真的没有想过亲生妈妈么?

    苏齐洛是一个缺爱的人,特别缺的就是母爱,所以她明白那种感觉,生母就是再不堪,那也是她的生母呀,那种感情是任何人,对她再好都替代不了的。

    苏心蓝看着那挂上的电话,心里也是绝望了,顾远航这边找不到突破口的,而苏齐洛也不帮她,那她还剩下什么?

    陈明吗?她苦笑,有些时候,女人的直觉真的不要太准了,想到最近这些天,陈明的夜不归宿,苏心蓝就悲从中来,想也不想的就冲着那马路牙子上冲了去,随着一声长长又刺耳的刹车声响起,苏心蓝眼前一黑,彻底的晕倒过去了,晕倒前,苏心蓝还在想,如果就这么死掉了,那该有多好。

    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而这会儿,正在马路对面,刚调转过车头的顾远航也看到对面那让车给撞上了的女人,心里倏地一惊,竟然会是苏心蓝!

    一个急急的刹车后,险些引得后面几辆车都追了尾。

    而后才想拿起手机打电话叫救护车的,可是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带手机。

    踩一脚油门,前面的转弯处拐了过去,而后稳稳的停在了苏心蓝出事的那个地方。

    有路人的围观,还有那撞到苏心蓝的车主都围在周边,顾远航想也没想的下了车,大步走了过去:“让开一点。”

    而后抱起地上的苏心蓝,动作不怎么温柔的把苏心蓝给塞到后座,还好那撞到苏心蓝的司机是个女人,也是个生手,所以开的很忙,头上只有一点儿擦伤的血渍,所以估计是没有大问题的。

    顾远航带着苏心蓝走了之后,那围观的路人才松了口气,倒是那个撞人的女司机,颤抖着双手的捡起地上的手机,吓死她了,早知道就不开车出来了,要是让家人知道的话,肯定会骂死她的吧。

    这手机怎么办呀,这撞了人,也不能不管吧。

    于是拿起那手机,翻了下最近的通话记录,而后看到是两个号码,一个上面写着前夫,一个上面写着妹妹,女司机想也没想的就给那妹妹去了电话。

    这个电话打呀打呀的,可是就是没人接,这女司机也是个轴人,你不接我就继续打,已经有交警过来,把她的车给拖走了,她现在就是心里不安着那个让她撞了的女人,还有这手机总得还人家吧。

    本着这么一个心思,这女司机特别的有耐心,一直打到苏齐洛发完呆,看到手机上还是闪着苏心蓝的名字时,才火大的接了起来,靠,这是要怎么样呀,要把她的手机打没电么?

    “你烦不烦呀,我说过了,你们的事,不要和你说,别找我行不行。”这么大吼一声后,那边才传来一个女人怯生生的声音来。

    “那个妹妹,对不起呀,我不是你姐。”女司机这没头没脑的话,可把苏齐洛给雷着了,有这么说话的吗?

    “你是谁?”苏齐洛疑惑的问出品,她也听得出那不是苏心蓝的声音。

    “我叫秦越,那个不好意思,我刚才不小心把你姐给撞了,所以那个她的手机也掉在地上了…”秦越也是很无辜呀,她那知道,好好的开着车,她都没敢开快的,就30的速度,就这么有个女人愣生生的撞上了,看来自己真不是那开车的料呀。

    “你能不能说重点,你撞了这手机的主人,然后呢,现在给我打电话干嘛,不是该送人去医院的么?”苏齐洛听得迷迷糊糊的,于是就打断了对方那长长的解释。

    秦越深吸一口气说:“问题时,现在那个被我撞的人,让人抱走了,我只捡到了一只手机怎么办呀?”

    苏齐洛这才长松了一口气,照这人电话里说的,苏心蓝是出了车祸,又被人救走了。

    两人说了一会儿,秦越说要还手机,顺便要是把人撞坏了,医药费,她还要付的,本来苏齐洛也不想理的,可是这秦越挺能缠人,也挺能说的,所以两人约了个折衷的地点,苏齐洛拿了手机下楼,打了车就往那一处约定的地点赶去了。

    苏齐洛来到两人约定的地点时,就见到有一个年约二十多的女子,披散着乌黑的长发,正拿着个手机紧张的走来走去,不用想,就是那个电话叫秦越的女孩吧。

    “秦越?”苏齐洛试着叫出了声。

    秦越心里紧张呢,这毕竟是撞了人的呀,也不敢和家里人说,所以这会儿苏齐洛这么一声高喊,又是把她吓了一跳。

    转过身来,看到苏齐洛扬着手机时,秦越才回过神来,扶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说:“你是那个妹妹?”

    苏齐洛皱下眉头说:“我叫苏齐洛,你撞到的那个女人的妹妹。”心里补了一句,名义上的。

    两个年轻差不多的姑娘,凑到一块儿,秦越又是个话多的主,特别是一紧张就话更多了,说来说去就那几句,却是重复来又重复去的。

    苏齐洛总算是弄明白事情的始末了,这么说来就是秦越撞了苏心蓝,而后有一个开着好车的男人,把苏心蓝给救走了,现在不知道人在哪儿。

    苏齐洛犯了难,这要上哪儿找去?

    秦越说了一大堆,最后还十分认真的写下自己的电话,让有消息一定要通知她,还留下了苏齐洛的手机号,这才匆匆的告辞说要去警察局交罚款,领会自己的车子。

    秦越走了,苏齐洛坐在那儿,想着秦越刚才说的,那救人的男人,开了一辆好车,什么车,奥迪,黑色的,而且秦越说,副驾上还坐着一个小女孩,说那个男人长的很高,看着很壮,好吧,综合以上几点,苏齐洛不得不想到顾远航,的确有这个可能。

    而这个地方,离那kfc一百米不到,顾远航要带顾惜来的见苏心蓝的话,的确有可能会约在这儿。

    这么一想,倒是放心了。

    拿了苏心蓝的手机,打了车就往家赶去。

    一直到晚上,都没有接到顾远航的电话,人也没有回来。

    倒是晚上的时候,苏心蓝的手机响了起来,苏齐洛没有接,没一会儿有短信,倒是不是她想开,而是那短信来的时候,在上面滚动显示着短信的内容,好像是苏心蓝的男友发来的,发的是,怎么没回家?

    苏齐洛也没有管,这是没有办法了,苏心蓝的手机,顾远航的手机都在她这儿,所以根本就联系不上。

    苏齐洛一直等到晚十点,也没有等到顾远航回来,最后只得把那两个手机扔在茶几上,而后回屋睡觉。

    也不知道是习惯使然还是怎么的了,这一个晚上,她睡的极不安稳,总是会做噩梦,每每吓的醒来时,就会看一眼墙上的时钟,12点,3点,一直到早上五点钟的时候,才是沉沉的睡去了。

    顾远航是早上六点多的时候,才抱着顾惜回来了的,昨天把苏心蓝送去医院之后,人一直没有醒来,顾惜也是吓坏了。

    本来想打个电话的,可是一来手机没带,二来也不知道该打给谁,而且苏心蓝身上也没有手机,就这么呆到晚上十点多的时候苏心蓝才醒过来。

    其实他大可以回来的,可是顾惜那泪眼汪汪的,以为妈妈要死掉的可怜样儿,愣是让顾远航心软了,怎么着也是夫妻一场,就那么把苏心蓝扔在医院里也不合适,所以就在那儿呆了一晚上。

    苏心蓝的伤到没有什么大碍,就是小腿有点骨折,主要是受了点惊吓,其它的都没事。

    顾远航也是太累了,这一路抱着个睡着的顾惜,他连车都没有开回来,是直接打车回来的,看到床上熟睡的小妻子时,顾远航心里酸酸的,他这一夜没回,小妻子还睡得这般香甜,他可真是失败呀。

    把顾惜放那儿之后,小丫头自动的就去找寻着温暧的方去,苏齐洛也是睡的熟,有这么个小娃儿靠过来,只是轻蹙了下眉头,而后又睡了。

    顾远航叹了口气,受不了身上那股医院的味道,所以还是去洗了个澡,而后出来才爬上床,把那一大一小两人儿,都给揽在怀里,甜甜的睡觉了。

    这一家三口,也就刚睡了有一个小时多点,就有人猛摁门铃的,就是再困的人,也得给摁醒了。

    苏齐洛迷糊的醒来时,以为自个儿穿越了呢,她竟然睡在顾远航的怀里,而且她的怀里还有个小娃儿,抽出一只手来,揉了下眼晴,再看,没错,就是这爷俩,也不知道这两人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顾远航火气很大睁开双眼,却看到小妻子那一脸迷茫的样子,那满身原火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的。

    本是如此的良辰美景,可恨那外面的门铃疯响着,顾远航也顾不得基它了,起了身,套了件裤子,光着膀子就走出去了。

    “谁呀,这么大清早的。”门一打开,叹了口气:“妈,这么七早八早的,你还天天来呀。”

    门外站的可不就是顾家母女么?顾母黑着一张脸“你说你昨天打个电话,不清不楚说晚上不送顾惜回来了,早上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顾惜今天还要去种疫苗呢。”

    顾远航揉揉发疼的眉心,而后让母亲进门来,转身往卧室走去,可是在进卧室门前,一个不经意的回头,竟然让他看到一向疼爱的妹妹顾清妍看他的那种眼神,那种赤果果的…。

    顾远航心惊的关上卧室的门,不可能吧,他不自恋,可是方才顾清妍那眼神,明显就不该是一个妹妹对哥哥的眼神,倒像是…顾远航说不出来那个词来。

    苏齐洛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所以这会儿正坐起身子,要下床呢,顾远航走了过来,抱着她坐在床上说:“今天顾惜要种疫苗,所以妈妈他们才过来的。”

    苏齐洛愕然:“嗯?”这是在给她解释么?

    顾远航没有说昨晚去了哪儿,反倒说:“昨天我给妈说惜惜留这儿和你玩的。”

    关于顾远航昨天什么时候回来的,苏齐洛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是在今天五点之后才回来的,所以这会儿,这么和她说,大抵是怕她说漏什么的吧,还是说顾远航带顾惜见苏心蓝的事,顾母并不知道。

    “好,我知道了。”苏齐洛说着,从顾远航的怀里起来,穿好衣服,洗漱了之后才开了门出去的,笑着和顾母还和顾清妍打着招呼。

    顾母看着苏齐洛起来,就问了一句:“惜惜还在睡么?”

    苏齐洛点头:“恩,这丫头昨天玩的有点晚了,早知道今天有事的话,就不让那么晚睡了。”

    顾母这才放心的点点头,对于顾惜昨天没有回来的事,顾母是担心儿子让那苏心蓝给忽悠住,把顾惜给留苏心蓝那儿,所以才一大早的来看看。

    至于打疫苗的事,也是真有其事,但也不是非得今天打不可的事情。

    顾母点了点头,说是都没有吃早餐,于是就打算要做早饭的,顾母的这话刚说完,顾清妍就行动了,很是勤快的一姑娘,总是抢着干活,这是苏齐洛之前的感觉,但是自从昨天那电话和短信过后,就不得不用另一种眼光去审视着顾清妍了。

    怎么看都有一种怪异的感觉,好像这个家的女主人是顾清妍一样的。

    苏齐洛有点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但是也不愿意和这女人一块儿挤在厨房里,于是就坐在外面,打开了电视陪顾母看那早间新闻。

    顾远航在屋子里穿好衣服,也才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勾唇一笑,也跟着坐在了沙发上。

    顾母看儿子那两只熊猫眼,忍不住的斥责道:“晚上不要玩那么晚,年轻时不注意身子,等以后有你们受的。”

    这话说的苏齐洛和顾远航一愣一愣的,可是后来一看顾母那张老脸上的微红,夫妻俩对看一眼,而后又快速的移开了目光。

    这一幕自然让顾母看在眼里,心中更是觉得自己那个想法是对的,儿子这个年纪,正当时,可是也不能这样不顾身子的吧,昨天来,就是睡的晚起晚了,今天来,还是这样,可见这两个小夫妻定是胡闹惯了的。

    “唉,算了,你们还是搬回家住吧,回头我多给你弄点汤喝喝。”

    顾母一捶定音的这么说了句,苏齐洛倒是没听到别的,听到那个汤,心里就想到了什么,顾远航也是在想,妈呀,还喝那汤呀,他这都当了许久的和尚了,满身的邪火,再喝十全大补汤,那不得喝出事来么?

    “妈,不用了,等齐洛这身子好一点,我就回部队了,她一个人跟咱家住着也麻烦,让她自个儿住这里自由点吧。”顾远航这么说着,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他知道苏齐洛不见得多喜欢他们家的,所以也就没有打算让苏齐洛回顾家住的,借着这个机会,正好说出来了。

    顾母和苏齐洛都是一怔,连厨房里正在切着菜的顾清妍也是手上一滑,差点没切到手了。

    “你要回部队,什么时候决定的,什么时候走?”顾母紧张的问,这两三个月来,已经习惯了儿子在身边,这突然之间听他说要回部队,顾母这心里呀就涌起了一种难过来。

    苏齐洛也是抬起对来,为了突然而来的消息而诧异。

    顾远航笑了笑,揉一把苏齐洛的秀发说道:“这又什么好吃惊的,我早晚都得回部队呀,你们以为我就这么天天在家里当煮夫呢。”

    这么低笑的话,顾远航是说给苏齐洛听的,不得不说,刚才苏齐洛那一脸吃惊的表情中的错愕,顾远航把那当成了舍不得,也是,在一起两个多月了,这丫头也会舍不得的吧,恩,这么想着时,顾远航眉眼间都是笑意,那开心愉悦的神情,也让顾母扬起了眉头。

    当母亲的,盼的也不过是儿女好而已,所以儿子能这么开心,顾母也是打心里高兴的。

    顾清妍却是在厨房里,看着客厅里那一家三口开心的样子,心里的嫉妒和恨抗到了一起,这算什么,她在这儿像一个小保姆一样的忙东忙西,人家一家人多欢快呀,可是她习惯了的在顾家人面前的隐忍,特别是当着顾母的面,她还真做不出什么来的。

    等把饭做上后,简单的弄了点小菜,顾清妍在心底给自己打气,在心里想着,这女人总归不是这家人,早晚有一天,她会取而代之,所以就先让她高兴一会儿吧。

    这么想着时,顾清妍脸上的笑容就格外的明艳,心底的笑声也格外的响亮,把粥熬上了之后,顾清妍就擦了把手出来:“嫂子,我把粥给熬上了,我先给顾惜穿衣服,你一会儿帮看一下哟。”说着就要往卧室走去的。

    顾远航皱了下眉头,不太满意顾清妍的自作主张,可是转念一想,又不生气了,以前的时候顾清妍就是这样的,一直以来就是帮着苏心蓝,帮着顾母照顾着家里,所以现在这种自作主张也没有什么不对的,至于他心底那不可思议的想法,顾远航还是收了起来,只当是自己看花了眼吧,这个妹妹应该不是那样的人。

    顾惜睡的并不安稳,特别是没有了大人的怀抱之后,更是不安稳了,顾清妍走进卧室时,顾惜皱着小眉头,似乎是要醒来的意思。

    顾清妍赶紧的走上前去,把顾惜给抱了起来,轻声的哄着:“小宝贝,起床了哟。”

    顾惜听得姑姑的声音,迷惘的睁开了一双大眼:“姑姑…”

    小嘴儿一撇就有要哭的意思,昨天的事情,真的把小娃儿给吓着了,妈妈就那么像睡着了一样的,就跟电视里演的人死掉了一样的,她怎么喊妈妈都不睁开眼晴,一直到后来,爸爸才说,妈妈会醒的,妈妈果真就醒了,可是妈妈却一直都在哭。

    “乖宝贝,不哭,姑姑在呢。”顾清妍抱着小人儿,好一顿的安抚,而后才给顾惜穿衣服,看得出来顾惜像是受了惊吓一样的,顾清妍带了顾惜这么长时间,这点还是能看出来的,心里起了疑惑,难道说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把顾惜给吓着了。

    顾清妍一边哄親一边给小娃儿穿衣服:“宝贝儿,昨天玩的开心么?”

    顾惜眨着着一双湿碌碌的大眼晴摇头又晃脑的,小嘴儿一噘:“不开心。”

    顾清妍一听来了劲头了:“为什么呀?”

    顾惜的一双大眼,噙满了水珠儿,怯生生的问了一句:“姑姑,妈妈会不会死掉呀。”说着就要哭的样子。

    顾清妍吓了一跳,看来这昨天是苏心蓝吓着顾惜的了。

    顾清妍这么循循善诱之下,顾惜的童言童语,还是让顾清妍弄明白了一件事,苏心蓝在医院,肯定是出了什么事,而且昨天哥哥也没有回来,估计是今早上回来的。

    顾清妍抱着顾惜出来时,饭也已经好了,苏齐洛正在摆着碗筷,顾母看到小孙女一双泪眼,又是一皱眉头,这孩子乖巧是乖巧,可这爱哭的性子,也不知道是随了谁,就跟掉海里了一样,时不时的都能哭上一出。

    一家人一起吃了顿饭后,顾母才带着顾惜和顾清妍一块儿离开了,顾清妍临走时,什么也没说,但是却在心里想着找时间得去看看苏心蓝的,怎么会住院了呢,而且哥哥…

    顾家母女走了之后,顾远航长舒了一口气,而后抱了下苏齐洛说:“媳妇儿,你受累了,我先睡会儿,困死我了。”

    苏齐洛点了点头,心想昨个儿的事情,还是等这男人睡醒了再说吧。

    待她收拾完厨房出来时,想到顾远航手机还在她这儿,昨个一直让她给弄静音的了,于是就去茶几下面的抽屉里拿手机。

    看到顾远航那手机上有未接电话,也没有管,但是苏心蓝的手机上,也有未接和短信,而且还是正响着的,那来电显示上的三个字,让苏齐洛大吃一惊!

    ------题外话------

    今天是腊八节哟,祝各位看文的亲节日快乐!嘻嘻,今天还是俺的生日,挺好记的日子吧,祝福我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