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恐怖校园小说 » 军婚难耐 »  093:男色也可餐之亲密接触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93:男色也可餐之亲密接触

小说:军婚难耐作者:心静如水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顾远航只要一想到小丫头不让他碰,少数几次也只是应付的让他亲亲,再加上今天顾亦北的那些话,都说明了一点,这丫头不爱他,所以不想让他碰,只要一想到这儿,顾远航那心里就燃起了熊熊的大火,不让碰么?他偏要碰,还有狠狠的碰,喝了酒能壮胆是一点,还有就是小丫头前几天的产检,一切都很正常,而且过后,他还偷偷的咨询过关于房事的问题,医生说可以进行不太剧烈的某项运动。

    顾亦北那小子刚才也说了,要想征服一个女人,就先在床上征服了她,还说什么,不光是男人,女人也会因性而爱,所以…

    顾远航双眸血红,脑海中闪现出涟漪的画面来,眼前浮现出小丫头白花花的身子,嫩嫩的肌肤,一掌无法掌握的柔软,口干舌燥的吞咽了自己的口水,大步流星的往卧室跟了去。

    苏齐洛只是刚走到床边,她也才洗完澡,头发还是湿的,但没有什么情吹头发,就这么要上床时,一身酒气的男人却从身后抱住了她。

    她正弯腰,他就这么恰到好时的抱住,所以苏齐洛感觉到身后男人所带来的热源,心跳不自觉的漏了一拍,大脑中的某根弦也嘣的一声就这么断掉了。

    苏齐洛一动也不敢动的,她知道这段时间,这男人忍的有多辛苦,可是她并不想和他再发生什么关系,经后会怎么样她不知道,但现在,她不想,真的不想,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男人的求欢,但今天,男人似乎并不想听她说不。

    因为这时候,男人已经把她转过身来,低下头来,眼看就要亲上去了。

    “不行,你没洗澡。”苏齐洛偏过头去,这么说了一句。

    顾远航本为也是生气的,这会儿又让拒绝,想到过往的种种,强硬的扳着苏齐洛的脑袋,狠狠的亲了下去,她不张口,他就伸手掐着她的下巴,使了力气,不所她不松口。

    待到苏齐洛不得不松口张嘴时,男人灵巧的舌钻了进去,勾缠住女人的香舌,辗转缠绵,深深的吻着,再亲,再吻,好像要把女人吃到肚子里一样的狠劲。

    “不…”苏齐洛使了全身的力气想要反抗,顾远航根本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用吻直接的堵住的红唇,从她嘴里说出的话,没一句是他想听的,这会儿没有胶带,要是有胶带的话,顾远航会考虑把这女人小嘴给粘起来的,这样的话,自己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了。

    苏齐洛的一双美目里盛满了水雾,不能想像这男人,真的就这么要她么?

    假意的配合,松了手上推拒的力道,男人感觉到她的放松,大手在她的身上流连往返着,并不说话,就这么一直以行动来证明他的爱。

    湿吻一点点朝下,苏齐洛总算是可以自由呼吸了,深深的几个呼吸后,开口说了:“有宝宝,不能做。”

    顾远航吻的投入,但还不忘记回了她一句:“我问过医生,说轻一点没问题的。”

    待苏齐洛张嘴还想说什么时,男人冷眼一瞪,血红的一双眼,散发着嗜血般的狠冽,咬着字的说了句:“我们是夫妻,你还有什么理由。”

    苏齐洛没有想到这男人会这么说,一时找不到什么借口了,但嗅到男人这一身的酒味,还晃舒服的皱紧了眉头:“你喝酒了。”

    顾远航面无表情的回了句:“喝酒并不影响这事。”脸上是冷的,手上的动作却是热乎的,苏齐洛恐慌,身上的睡衣,早让男人给解开了,这会儿,男人的大手,几乎要触到…

    “不行,你还没洗澡。”一急之下,苏齐洛也只喊出这么一句话,手紧紧的摁着男人想往下的大掌。

    顾远航抬起对来,脸色通红,眼眸中却是异常坚定又认真的说了句:“好,等我洗完就做。”

    苏齐洛心里是就骂起来了,做你妹的做,这男人怎么一天到晚就想这事儿呢,她们明明在生气,怎么还想着做这种事呢,她不想做,不想做呀!

    顾远航看她没有反对,还果真松开了她,而后往浴室里走去。

    顾远航一起身,苏齐洛只觉得身上一阵的凉意,赶紧的把衣服扣子扣好同,她正扣着时,顾远航又扔过来一句:“别扣了,扣了一会还得脱,倒不如自个儿脱光光了吧。”

    卧槽!苏齐洛心底骂道,这男人还可以能再无耻一点么?能么?

    顾远航不用回身也知道小丫头这会儿肯定在扣扣子,所以就说了这么一句话,说完后,心情大好的哼着小曲儿进了浴室,还啪的一声,把门给锁上了。

    而后没一分钟,又啪的一声,把门打开说了句:“要不,咱们一块儿洗,算了,你都洗过了,那要不你想偷看我洗澡的话,可以随时围观。”

    苏齐洛目瞪口呆的看着那没有关上的浴室门,心想,这男人不会是邪了吧,今天很不一样呀,这喝酒也不像喝酒的样子,走路一点也不晃的,可是你说他没有喝醉的话,怎么那么多废话还是不要脸的废话呢。

    苏齐洛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浴室里的某男,正兴奋之极的把自家兄弟洗了一次又一次,看着一直高升的兄弟,顾中校心里美的都要飘了起来,说他色也好,说他不要脸也罢,想要一个女人没有道理,这是正常生理和心理欲望。

    嘻唰唰……嘻唰唰……男人这边心里美得欢天喜地,女人那边可是愁眉苦脸的想对策呢。

    当男人只围着一条浴巾出来时,苏齐洛彻底的傻眼了,白色的炽光头下,男人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染着红晕,浴巾只围着了下身,正好把那纤瘦的腰腹也给露了出来。

    苏齐洛以前就和别人讨论过,看女人要从胸到脸再到条儿这么看,但看男人,苏齐洛最喜欢的还是看那腰身,腰线,总觉得像顾远航这样五大三粗的男人,是那种典型的肌肉男一样,没什么可看的,以前也一直没有注意过,这次,就这么赤果果的,这么明亮的情况下,她看到了。

    用劲腰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竟然也有似女人那般玲珑的曲线,而且顾远航一点也不肌肉,可能身高在那儿放着,再加上骨架子有点大,所以才显的五大三粗,但这么古铜色的肌肤,配上玲珑的曲线,还有那腰腹线,苏齐洛心底还是忍不住的荡漾了一下,心底的角落里有一个声音惊叫道,完了,秀色可餐完全可以换成男色可餐了!

    男人一步步走来,走动间,那胸膛上倘下来的水珠子,一滴滴的顺着肌肤的纹理慢慢滑落,像是调皮的小精灵那般,盅惑着女人的心灵。

    苏齐洛这会儿,也是完全的忘记了所有,一直到男人低低的笑声传来时,她才蓦然惊醒。

    “顾远航,能不能不要…”身子往后退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她早就穿好了。

    可是也禁住男人大掌的撩拨,就这么几下,扣子全解开了,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来。

    灯光下,古铜对雪白,两种颜色竟然组合出一种奇异的美感来。

    “不能,你是我老婆,不能拒绝我。”顾远航一边说着,一边动手去脱女人身上的衣物。

    苏齐洛是真不想和他发生什么关系的,可她好像没有办法反驳一般的,但还是垂死挣扎着:“你不能强迫我。”

    顾远航轻吻她:“没有强迫,你也没拒绝不是么,试一试,你要真不想要,那就不做成了吧。”男人的话说的异常的清晰,声音也很明亮,真心的想着,如果女人真不愿做那就不做,这事还是两情厢愿来的舒服点,再说他也不是发情的种马,强上那种事,有一次就足够他痛彻心扉的了,万万不会再来一次的。

    有了顾远航这句话,苏齐洛似乎再无话可说,还要怎么说,这男人这么明摆的说了,你可以拒绝,但不能不试,身体的反应才是最真实的。

    唇压下,吻落下,这个夜晚开始…。

    一场虽然不能畅快,还带一点点温吞的性事过后,顾远航感动又满足的抱紧怀中熟睡的女人,终于,他终于在这女人清醒的状况下得到了她,开始的时候,他没有自信的,他没有自信这女人会愿意给他,更没有自信会得到这女人的配合,但是真的完成了,做到最后的时候,顾远航几乎感动的快哭了。

    顾远航这三十二年来,只有过两个女人,一个是前妻苏心蓝,一个就是怀中的小丫头,如今,这么抱着小丫头,他心里只有两个字,满足!

    这种感觉别人是不能理解的,在顾远航心里,觉得小丫头肯定会闹别扭,不会和他做的,可是没有想到,小丫头开始的时候是闹点小情绪,但后面还可以,怪不得顾亦北那小子说床上攻身,床上攻心呢,这招还真tmd的好使。

    顾中校就这么抱着全身雪白加粉嫩的小妻子,这么小小的一个人儿,抱在怀中,能软到心坎里去,柔柔滑滑的,别提有多美了。

    但这也很容易动情,所以没一会儿,那大手就乱走起来了,摸摸这儿说了句:“唉,怎么能这么软呢,一点也不一样。”

    捏捏那儿再来一句:“真是嫩呀,跟那剥了壳的鸡蛋一样…”

    男人动起情来,没几个温柔的,特别是像顾远航这号的,本来在这种事上,就带着点急燥和粗暴,刚才那一场温吞又小心意译的性事,他那能吃的饱。

    可是这会儿,小丫头却睡着了,可是真睡着了么?

    苏齐洛是囧的,觉得太丢人了,开始时,她还反抗来着,可是男女力量悬殊,而且她也根本就不是顾远航的对手,就这么丢兵投降了,她从网上看到过说孕妇的性欲也很强的,今天这一试,果然如此,不矫情的讲,那种时候,没有爱与不爱,单纯的性,她真的有那种欲望。

    过后,她就装睡了,由着顾远航给她清洗时,也都没有睁眼,这太没脸见人,巴不得挖个地缝进去呢,那还好意思睁眼。

    但是现在,这男人越来越过份了,手上动着,嘴里吮着,这还不够的,还在哪儿胡言乱话的。

    苏齐洛憋的满脸通红的,大吼一声:“你能不能闭嘴呀。”那些胡话,越听越听不下去了。

    顾远航嘿嘿的贼笑,他就知道这小丫头是装的,估计是不好意思了吧。

    “小乖,这儿可真软。”这么说时,手上的动作狠了一点,捏的苏齐洛点生疼,狠瞪男人一眼,可是这一眼,可是把男人给勾坏了,这小眼神,得有多媚,多娇,多艳,心肝儿都酥了的感觉。

    另一只大手也没闲着,一溜儿的往下跑:“这儿可紧了呢,刚才咬的…”

    苏齐洛这样别说是脸红了,全身上下估计都通红了,囧的没法了,伸手就去捂男人的嘴,不想再听她讲那些胡话,刚才做的时候就这么,混蛋话一句接一句的,说得羞死人了。

    男人的舌轻舔着她的手心,时而轻触,时而狠顶,模仿着某些运动,搞得苏齐洛又是一阵脸红脖子粗的。

    眼看着男人又要情动,欺身而上,苏齐洛也顾不得别的了,小手使了力的推着,小嘴儿一噘,双眼还乏着氤氳可怜兮兮的喊着:“顾远航,不要,疼,我疼着呢…”

    顾远航没理她,手嘴齐用的动作着,心里不满这女人的称呼,心想,这床都上了,还连名带姓的唤他,心下有气,手上的动作就使了点力。

    苏齐洛不明白那儿错了,她都求饶了,这男人还想怎么着呀,顾远航看她一脸迷糊的表情,凑近她的耳边,低语了句:“喊声好老公,好哥哥…”

    苏齐洛扑哧一声就笑出声来了:“还哥哥呢,老大哥还差不多,你比我大那么多呢。”

    顾远航满脸黑线,恨不得一口咬死这没良心的小丫头,不知道他在意年龄呀,还在嫌他老:“对,我比你大很多,那你叫叔叔吧,叫好叔叔…”

    苏齐洛看他变脸心里就叫糟糕,靠,叫叔叔,这男人也太变态了点吧,但是眼看着男人这动作,马上就有提枪冲锋的意思,她要不服个软,那估计又要来一次,她可真吃不消的。

    叫声好听的,好听的多了去了,她完全可以叫声老公,估计这男人也会放了她的,可是她不想叫,就是矫情上了,这老公可不是乱喊的,她知道上学时,男女朋友之间叫老公的多了去了,可是她叫不出来。

    所以一咬牙,红霞密布的小脸羞答答的喊了声:“好叔叔,我疼呢,不要了好不好…”

    柔似水儿,娇似花儿,嫩如竹笋,脆里当响儿的声儿一出,顾远航颓废的翻身而下,他也真没想要,可是刚才做的时候,不管他怎么说,小丫头就是闭着嘴巴,不叫出声,也不喊外好听的,后来这又听连名带姓的唤他,这心里就如扎根刺儿一样不舒服,可眼下,这小丫头宁愿喊叔叔,也不喊老公,他更不舒服了!

    苏齐洛这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嘀咕了一句:“别吵我了,困死了,我要睡觉。”说着拿起边上的睡衣要穿,却让顾远航一把给扯了过来,男人动手给她穿好衣服,这才抱着她睡觉。

    第二天,天微微亮起来时,顾远航就醒来了,抱着怀中的娇妻,心情大好,完全忘记了临睡前,那心里的小别扭了。

    轻手轻脚的起了床,而后穿上衣服,这小区属高档公寓,小区内就有一健身房,前些天,顾亦南告诉她,他这房子在那儿办过会员卡的,到那儿报上房号就可以了,顾远航先去了一趟健身房,而后去附近的菜市场,挑了一些新鲜的食材,买齐了这些之后,回到家里才六过半。

    先把食材放好,推开卧室门,看到小妻子在还在熟睡,心里特别的满足,而后开始做早餐。

    把粥熬上之后,站在厨房的油烟机下抽着烟,想着昨天的事情,母亲也不知道生气没,都怪自己没事去喝什么酒,不就是卡么?

    她爱用谁的就用谁的,再说了,小丫头还把钱还上了呢,不过有一点,他必须要和小丫头说清楚了,以后要用钱,不管是还谁钱,那怕是给苏心蓝钱,也得用他的卡。

    再想到家里的事情,他就头疼,想了想,还是拿手机给父亲打了个电话,把家里的事情,给父亲说了一下,父亲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说让他好好照顾下家里,连问母亲一声都没有,顾远航也有点急了,毕竟从小到大,他可是跟母亲在一起的时间最长的。

    “爸爸,妈妈生病了,你要工作忙回不来,打个电话行么?”

    顾父亲那边沉呤了下开口道:“儿子,三十多年了,不是三天,也不是三年,你妈要是这么钻牛角尖儿,我也懒得管了,这事还得你妈想明白,你不用操心,过好你的小日子就成了。”

    父亲的态度有点冷淡,顾远航不仅想到昨天顾清萍的话,于是开口问了句:“爸,昨天清萍说给你打电话是何秘书接的,这何…”

    顾父那边有点恼了:“儿子,谣言止于智者。”说完后啪的就切断了通话,顾远航无奈的皱眉,这下好了,老头这儿说不通,老太太那边也是一副不让多说的样子,就这么地吧,他是没办法了。

    做好了早饭,两个凉拌的小菜,一锅红逗粥,还有一锅小米粥,再热点小包子,这就齐乎了,把饭菜都拿出来后,才进屋去叫小丫头起床。

    苏齐洛让他烦的不行了,睁开眼,一摸床头的手机,看眼时间,才七点十分,啊啊啊的就吼了起来,这才七点多就叫她起来。

    顾远航心里汗滴滴的,七点多吃早饭正好呀,他们在部他都是七点就开饭了。

    苏齐洛怨恨之极的晃去浴室,看到洗手池上摆好的刷牙洗脸的,愣了下,心里有点暧暧的,水接好了,牙膏挤好了,水池里也放好了洗脸的温水,洗面奶,毛巾,都在边上摆着。

    叹口气,其实撇去开始的不愉快,这个男人,其实对她算好的了,她不高兴时,任她打骂,生活上也把她照顾的很好,对她的家人也好…

    有了这样的认知,苏齐洛又觉得自个儿先前太过矫情了,所以吃饭时格外的配合,顾远航给她盛红豆粥,她就喝红豆粥,再给她一碗小米粥,她也乖乖的喝了,连一向不喜欢吃的小包子,也配合的吃掉了。

    顾远航看她这样,心里可美了,把这全归于昨晚上两人的亲密接触,再次觉得顾亦北那小子还是靠谱的,女人果然是要床上征服的。

    刚吃完饭,顾远航就接到顾清妍的电话了,顾清妍这会儿在t市,马上就要回b市了,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给哥哥打电话。

    “哥,再过三个小时我就到b市了,哥你能不能来接我呀,我给你和嫂子还妈妈他们都买了礼物哟,还有一些特产,哥你能不能来接我呀。”

    顾远航刚想说让司机去接的,可是顾清妍又开口了:“家里的司机这些天请假了,哥,你要是忙的话,那我打车回去好了,就是东西有点太多了,我怕一个人拿不下的。”

    顾清妍都这么说了,顾远航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就问了坐个么车回来,得知是坐火车,顾远航都有点头疼,这么近的距离,学校难道都没有派个车送她们么?

    顾远航同意后,顾清妍开心的挂上了电话,而后站在那儿,挥手和大巴上的同事告别,学校是派了大巴车送他们来,接他们回去的,可是她可不想,她就要坐火车,就要让哥哥去接。

    顾清妍早买好了票的,拖了行李箱,站在路边,正等着打车呢,宾馆门口匆匆的跑出来一人,一边跑一边喊着:“喂,我还没上去呢。”

    顾清妍诧异的转身看到是陈明:“车都走了,你怎么这会儿才出来。”

    陈明叹口气:“我刚才接个电话,就晚了点,我给小冯交待了的。”

    顾清妍了然的点点头:“那没办法了,我先走了,你自个儿想办法吧。”

    陈明伸手替她拿过行礼:“我和你一块儿走吧。”

    顾清妍扬了扬手中的车票:“我去坐火车,你又没买票,等下趟大巴吧。”

    陈明却不管她说什么,坚决的拉过她的行礼箱伸手拦车,出租车来了,陈明把两人的行礼箱都放到后备箱里面,打开车门,站在那儿,就等顾清妍坐上车。

    顾清妍看着陈明眼里那坚决的神情,有点恼,但还是不想在这宾馆门口招人眼,所以就上了车。

    陈明随后也跟着上了车,给司机说了去火车站,而后就没再说话。

    顾清妍扭头看窗外,陈明从口袋里拿出口香糖来,捅了捅顾清妍道:“吃不?”

    顾清妍哼了一声,并不理他,陈明自个儿剥开了吃,还说了句:“还是那么爱生气。”

    前面的司机师傅笑了笑:“哟,这小两口出来玩,还闹别扭呢。”

    顾清妍转身,瞪一眼那司机:“乱讲话,那只眼看出是小两口的,我们不认识。”

    司机摇摇头,从车内后视镜里,向陈明投去,兄弟你这媳妇可够辣的神情,陈明点了点头,似乎是认同的,小声的和顾清妍说着话,从头到尾,顾清妍都烦透了。

    顾远航这边挂了电话,就给苏齐洛说了一会要接顾清妍的事情,算算时间,接完后,正好是中午,就寻思着一会先把苏齐洛送到顾家,再去接顾清妍。

    可是苏齐洛一想到昨晚上顾母说那话,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的,于是就说和顾远航一块儿去接。

    两个人吃完饭,在屋子里待到十点多钟时,才收拾了下,开了车去火车站,路上顾远航给母亲打了个电话,没说顾清妍回来的事情,只是说让顾母先买点菜,一会回去他做。

    到了火车站时,顾远航给顾清妍打电话,顾清妍说是刚下火车,马上出站,顾远航问需要不需要进站接时,顾清妍说有同事帮忙拿。

    所以顾远航就和苏齐洛呆在车里等着,远远的看到顾清妍拉着一小行礼箱,边上的男人拉着一大行礼箱,两人有说有笑的走出来,顾清妍指了指这边,好像和男人说有人接一样,就从男人手机拉过大行礼箱,挥手和男人道别。

    这隔了有二三十米的距离,苏齐洛是坐在副驾座上的,所以看的不太真切,但也觉得那个和顾清妍说话的男人有点眼熟但却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顾清妍也没敢真让陈明走到顾远航面前去,所以离一段距离时,就让陈明赶紧的走了,开什么玩笑,这要是让哥哥知道陈明是谁,那别说陈明了,哥哥估计连她都不会放过,所以她才选了恰好的距离,这样可以和哥哥说是男同事,一来杜绝一会到家,家里会问学校没派车的事,二来也可以造成一种假像,比如说母亲再说她不交男朋友时,她可以说有同事对她有好感这样的,哥哥也算是个见证人了。

    但顾清妍独独的漏算了苏齐洛,这会儿,苏齐洛正眯着眼,看着那向另一边走的陈明,那背影真的很眼熟。

    顾清妍得有多开心呀,看到顾远航那就跟蜜蜂见了花儿一般,眉开眼笑的:“哥,哥哥,我在这儿呢。”

    老远就招着手,拉着行礼箱往这边跑,顾远航刚才看到顾清妍时就下了车,还以为和顾清妍一块儿那男的,能把妹妹送过来呢,所就没上前,没曾想,人家倒是走了。

    于是大步向前,走到顾清妍面前来,本想接过行礼箱的,可不曾想,顾清妍真有点激动了,一把就抱住了顾远航,嘴里还嗷嗷叫着:“哥,我好开心你来接我呢,哥,这是我第一次出远门呢,哥…”

    后面的话没有说完,就停住了,因为顾远航把她推开了一点,她看到那车里坐着的苏齐洛了。

    “多大点事呀,高兴成这样,真是个小丫头。”顾远航接过妹妹手中的行礼箱,拍了拍妹妹呆愣的肩膀问了句:“怎么了?”

    顾清妍低下头,眼神有点黯淡,怎么会这样呢,明明电话里和哥哥说了的,可以送苏齐洛先回家的么,为什么还一块儿来了,她就想和哥哥这么单独相处一会儿的时间也没有么?

    “没,走吧,妈妈估计都等急了吧。”顾清妍说着跟着顾远航往车子那里走去。

    顾远航把行礼箱放进后备箱里,而后坐上车子,顾清妍坐进车子里,依旧温柔的笑着和苏齐洛打招呼,客气的说着:“嫂子,不好意思让你们来接我了,东西太多了,所以…”

    下面的话没有说完,那意思再自然不过。

    苏齐洛笑了笑说没事,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顾清妍看着前面那两人,一主一副的坐着,就她在后面,好像就是多余的一样。

    于是开口问着顾远航,问家里好不好呀,母亲这几天身体怎么样呀,顾远航都一一作答。

    开玩笑般的问了句:“刚才和你一块儿那是谁呀,同事,还是男朋友呀,听妈说你最处处着一个呢。”

    顾清妍咬咬唇:“哥,别胡说,那就是个普通同事,我们学校这次去了好几个人呢。”

    苏齐洛却是张嘴问了句:“那是你同事呀?”

    顾清妍不解的点头,心想,这苏齐洛不会是认识陈明吧,应该不会的吧。

    苏齐洛想问顾清妍这同事叫什么名字的,想了想没问,这么问顾清妍该不会多想吧,想想算了,管他是谁呢,和她又没多大关系。

    车子平稳的开了顾家的楼下,顾远航提了行礼箱下来,顾清妍亲热的挽着苏齐洛在前面慢慢的走着。

    顾清妍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走着走着,突然大叫了一声,吓和苏齐洛心里一惊,连顾远航也是快步跑了上去:“怎么了?”

    顾清妍有点尴尬的说了句:“哥,我忘记给妈妈打电话说我今天回来了,妈妈会生气不?”

    苏齐洛心里叹息了一声,心想,至于么?这么大惊小怪的,吓她一大跳。

    顾远航也是皱眉头说了句:“没事,下次别这么大呼小叫的了。”吓着小妻子怎么办,说话间顾远航已经把苏齐洛给揽在怀里了,大步往楼上走去。

    顾清妍跟在后面,咬了咬唇,一直到进电梯后,才怯生生的道歉着:“哥,嫂子,对不起,我吓着你们了吧,都怪我,下次我一定注意。”

    本来也没有多大的事,所以苏齐洛就说没说,顾远航也没有再黑着一张脸了,顾清妍这才长吁了一口气,她就是故意的,心里还惦记着苏齐洛肚子里孩子的事情呢。

    所以刚才那么大叫一声,就是想吓吓这苏齐洛的,不能成事,但也能吓吓她也是好的。

    回到家里,顾清妍在客厅里,就开始把她那超大号行礼箱给打开来了,每人都有礼物,顾惜的最多,顾惜高兴的直抱着顾清妍就亲,还一边说着姑姑最棒了。

    顾清妍送给顾远航夫妇二人的是一对护身附,说是庙里求来的,夫妻和睦的之类的寓意,还嘱咐二人一定要带。

    还带了一大堆的香囊回来,说是庙里看到的,说他们培训那儿就有一座庙,据说很灵验的。

    还有一大堆的物产,本来苏齐洛是要带几个香囊回去的,可是全让顾母给收起来了,说这东西,她喜欢。

    顾母看到那几个香囊时,心里就敲起了响鼓,生怕这里面,再是顾清妍弄的祸害苏齐洛肚子里孩子的东西,那些附到无所谓,家里每个人都有,她也看了,只是普通的护身符,倒也没什么的,独独这香囊,看不出好坏来。

    这顿午餐是顾清妍和顾远航一块儿做的,顾清妍刚回来,家里的气氛还不错,说着这几天的所见所闻,聊的也很热络。

    吃了饭之后,顾远航夫妇就让顾母给赶走了,说是让他们回去休息了。

    顾清妍咬着下唇,温柔的笑着,送了哥哥下楼,还一个劲的说会劝劝母亲,还让苏齐洛别生气。

    苏齐洛还真没生气,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她还不爱呆在顾家呢。

    顾清妍上楼时,靠在电梯里,心里就想着母亲这么做是在防着她的吧,刚才的香囊也是,就怕她使坏吧。

    如果真是这样,那可不太好的。

    顾清妍进了屋子时,顾母正好刚把电话放下,神情还有点不自然的样子。

    顾清妍笑了笑走进去,和顾母闲聊着,顾清萍一向很忙,中午不回家吃饭,所以这会儿屋子里就只有顾母和顾惜两个人。

    顾清妍和母亲说了一会儿话后,就说让母亲好好休息,她陪着顾惜玩一会儿。

    顾母回屋休息了,顾清妍抱着顾惜上楼,上了楼,就从口袋里拿出一小盒糖果来,食指放在嘴巴上嘘了一下,而后小声的说:“乖,不要大声说话,这是咱们的秘密哟。”

    顾惜点了点头,学着顾清妍的样子小声的说话:“姑姑,这都是给我的么?”

    顾清妍点了头,顾惜开心极了的,把那小盒子拿在手里把握着:“姑姑,这是什么糖呀,好漂亮哟。”

    顾清妍开心的笑了,她喜欢顾惜,不光是因为这是哥哥的女儿,还有就是顾惜很像她小时候,顾惜爱哭,顾清妍小时候就爱哭,顾母不喜欢别人这么爱哭的,所以在这一点上,顾清妍看着顾母对顾惜那种烦躁的时候,就像看到当年的自己,所以顾清妍就更加的疼爱这个小侄女了。

    “来小宝贝,给姑姑说,刚才奶奶给谁打电话呢?”顾清妍哄了一会儿后,就开问了。

    顾惜摇摇头:“奶奶说不让说的。”

    顾清妍温柔的笑着,嘴里说着:“你个小宝贝,连姑姑也不说么?”

    顾惜点点头,顾清妍又从口袋里拿出一小块巧克力来:“唉,看来这个只能是我自己吃了。”

    顾惜眼馋呀:“姑姑,惜惜要吃。”

    顾清妍也不说别的,马上就给顾惜剥开,等着她吃完,又问:“其实姑姑就是关心奶奶的,惜惜听到奶奶说什么了么?”

    顾惜想了想,皱着小眉头:“惜惜也听不懂,奶奶好像说香囊,化验什么的。”

    其实也不用听懂,就这么一两个关键词,顾清妍就明白了,还好,真的还好,她没有在这上面动心思,看来母亲还是不相信她的。

    顾清妍想到,刚才刚到家里,母亲那拉长的脸,说下次别让她找哥哥去接了的话,看来…。

    正在想着时,听到顾母在楼下喊她了,顾清妍站起身来:“来了。”

    站在楼梯口时,看到母亲一身外出的打扮:“妈,你这是要出去么?”

    顾母点了点头:“恩,约了你红姨出去做spa,你下午没事就在家先看会惜惜吧。”

    顾清妍笑着点头,而后下楼,送母亲打车离开。

    走到楼下时,刚进单元楼的安全门,但刚才好看到什么了,于是在安全门那儿又回头看了一眼,看到一个匆匆而过的身影有点眼熟。

    方才这人在信箱那儿站了好一会儿,她送母亲下楼时,就看到了,这会儿又看到。

    一直看着那人影出了小区,打车离开,顾清妍才想走的,但又看到邮递员来了,于是就等着看有没有自家的信件。

    邮递员打开各家信箱,正放顾家那信箱时,顾清妍却是来取来了,邮递员把那信件,连同信箱里的,都拿出来,给了顾清妍。

    顾清妍一边走一边看着那信件,有水电天然气账单,信用卡账单,还有一些无聊的广告。

    看着看着,站定那儿,看着手中的两封一模一样,机打的收件人全是谢素芬亲启的信件。

    两封都贴了邮票,只不过一封没有邮戳,另一封却是有的,看日期,是一周多前的寄件日期,没有发件人的地址,但看邮戳是本市发出的,而且还写着母亲的名字。

    顾清妍想也没想的就拆了那封信,打开后,愣住了,两封信,一模一样的内容,不是手写,全是机打的。

    而那信里所说的内容,让顾清妍脸色瞬间就白了,原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