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恐怖校园小说 » 军婚难耐 »  092:你TMD的能不骗我吗!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92:你TMD的能不骗我吗!

小说:军婚难耐作者:心静如水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b市,阳光明媚,草长莺飞,到处都透着春天的气息,顾家也是详和的一片。

    顾远航哼着小曲儿在厨房里忙的跟采蜜的蜜蜂似的,这哥们这几天心情超好呀,母亲似乎是放软了姿态,对小妻子也没像以前那般冷着脸了,时不时的也会关心一下,这样的生活,太tdm的美妙了,他都觉得前些时间也不知是怎么的了,觉得糟糕透了的生活,一下就充满了阳光,明媚又灿烂。

    像这会儿,他在厨房里忙着准备晚饭,母亲在外面带着女儿,小妻子在楼上休息,这样的生活,真美好。

    “妈妈,马上就可以吃饭了,今天的汤按你说的做的,一会儿你尝尝够不够味。”

    顾母这一次生病,心态也变了很多,再看苏齐洛时,发现其实这也就是个孩子,比自家儿子小那么多呢,平心而论,这要不是苏心蓝的妹妹,这要不是和儿子以那样一个混乱的婚内出轨而有了交际,这如果就是一个陌生人,顾母对苏齐洛也不会生成那么多的讨厌来,讨厌完全来自于自己的心结,来自于心里的硌应,其它的真没什么。

    这几日来,是顾母最为放松的生活,顾清妍去了t市出差,家里有儿子儿媳妇在,什么也不用她操心,更不用担心小女儿会加害儿媳妇肚子里的孩子,这种放松,让她心情也变得好了点,最起码不用时刻的绷着一根弦,真希望小女儿这次是想明白了。

    听到儿子这么说话时,顾母虽然坦然接受,可是心里还是有点酸酸的,这个儿子呀,真把他媳妇疼心坎里去了,这几天,顾母也是想开了,真就那句话,儿孙自有儿孙福,她活了这几十年,连自个儿的婚姻都没整明白,就不缠合小辈们的事情了,只求着一切平平稳稳的过下去就可以了。

    “恩,按我说的做,肯定不会错的。”顾母应了一声后,对小孙女说去楼上喊姑姑和小妈咪吃饭了。

    小娃儿这几天也越发的喜欢苏齐洛了,很喜欢粘着,有副漂亮的皮相就是好,看起来赏心悦目,小娃儿都喜欢看,晚上睡觉还要和小妈咪睡,顾母担心会伤到孕妇的身子,所以并未同意。

    顾惜小娃儿迈着小短腿,蹦蹦跳跳的上楼去了,没一会儿,顾清萍抱着顾惜,跟着苏齐洛一起往楼下走了。

    顾清萍其实本来对这小嫂子也没啥意见的,特别是这次母亲生病后,她和妹妹一说让哥哥搬回来住,苏齐洛也同意,并没有使小性子,顾清萍心里就觉得,其实这个嫂子也不错,再加上,她在玩网游时,看那些不顺眼的玩家,还能让小嫂子这电脑高手给黑了别人的号,端了老窝,这点太爽了,刚才在论坛上,一不要脸的贱人穷得瑟,她二话不说的让小嫂子出马,直接黑了那人的号,发了些乱七八糟的广告,这下那个贱人的号,是别想用了的。

    “小嫂子,你太强悍了,这样都行,呜呜,下次再看谁不顺眼,直接找你帮我黑了丫的,太牛x了。”顾清萍一脸崇拜的表情,满眼都写满了羡慕嫉妒恨呀。

    苏齐洛心底直冒虚汗,这还真不能当常事,老去黑别人的号,那不成黑客了么?

    “就是玩玩,你别太当真了,这要让人查出来是你这号的ip出的黑手,不定怎么黑你呢。”苏齐洛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的往下走。

    肚子三个月,已经有点显怀了,不过她很瘦,所以穿着比平时略松一点的衣服,还不太能看得出来,不过洗澡时,脱了衣服,就能看到有点凸起的肚子,想像着那里面孕育着一个小生命,心里别提有多美了,尽管开始不太美好,但相信这个孩子的到来,会是最美的结果。

    顾远航正好端着一盘子菜放在桌上,听到她们的讲话,眉头一蹙,冷声道:“顾清萍,我说过的,齐洛在睡觉,不让你吵她,你又吵醒她了是不是?”

    顾清萍抱着顾惜,赶紧的往桌前做好:“就占用了一点点时间好不好,别那么小气吗?”

    苏齐洛汗颜,快一个小时,这顾清萍还真好意思说一点点时间,随着月份大起来,她晚上睡觉时腿会筋,所以晚上腿一疼,就睡不好,白天里就会格外的困,今天刚睡下,不到一小时,顾清萍就把她给吵醒了,本来她挺烦睡觉让人吵醒的,可这是顾远航的妹妹,而且现在关系还不错,苏齐洛也不愿意再把这关系搞僵了,所以也没有发什么脾气。

    “清萍呀,不是你哥说,你嫂子这是怀着身子呢,以后可不许再这样了。”顾母也出言说了女儿一句。

    顾清萍求救的目光投向苏齐少,明明是比苏齐洛还大一岁的顾清萍这会儿却露也这种快救救我的小眼神来,苏齐洛只得心底叹气:“妈妈,没事的,也不累,那会正好我睡醒了呢。”

    顾母点了点头,对此很满意,儿媳妇嘛,就该是这样的。

    顾远航也是无奈,只是吃饭时,格外谨慎的伺候着小妻子,这顾惜现在也是赖上苏齐洛了,吃饭只让她喂,所以餐桌上常会出现,顾远航忙着给妻子和女儿布菜,小妻子吃一口,喂一口顾惜的场景。

    看这一幕,顾母这心里既欣慰也难受,欣慰于这一家的详和,难受于这儿子就这么伺候着别人,心里不舒服呀。

    但转念一想,当初苏心蓝怀孕时,她们一家也是把苏心蓝当宝一样,不过那会儿,顾远航不在家就是了,现在只不过在家而已,这样想,心里还好受点,人家肚子里怀着的是顾家的孩子,对她好一点也是应该的。

    顾母并不封建,她不认为男子就不应该下厨,也不认为媳妇就必需要做家务,这些都是相互的,像她和丈夫之间,也都是这样。

    想到吵架生气回h市的丈夫,顾母的心里就酸酸痛痛的,酸着那男人心里还有别人的影子,痛着从吵架到现在,一周多的时间了,她还生病住院,连顾金朝都去看过她了,可是丈夫却是连一个电话也没有打过。

    哀怨的叹了口气,吃着饭菜也没有什么味口了一样,本来就安静吃饭的一桌人,因这顾母一声叹息都朝她看了过去。

    “妈,怎么了,这个菜没做好么?”顾远航拿筷子夹起母亲刚才吃的那个菜,尝了一口道:“还成呀,不都这味么?”

    顾母强挂上温和的笑脸:“没事,就是没什么味口。”

    顾远航和苏齐洛对看一眼,同时在想着,这是心病,可是两夫妻却没有说出来,但是顾清萍个大嘴巴,可是永远也不藏话的。

    “哎呦喂,我的亲妈,你这又是伤春悲秋呢,想我爸了吧,嘻嘻…”顾清萍这话一出,顾母顿时老脸一通乱红。

    连正在喝汤的苏齐洛,也让呛了一下,轻咳了一嗓子,顾远航忙伸手去抚小妻子的背,瞪一眼就会乱说话的妹妹。

    顾清萍眨着一双无辜的大眼晴:“我说错了吗?本来就是么,妈都生病了,爸也不知道打个电话回来,太气人了,昨天我给爸打电话,竟然还是何晴那女人接的,气死我了,还说爸不方便接电话,不方便个毛线呀…”

    顾清萍说起这些就气呼呼的,她真想问问爸爸,为什么和妈妈吵架,妈都生病了,父亲还不回来,工作真的就那么重要,比母亲还重要么?

    可是她想问来着,哥哥不让她打,妈妈也不让她打,昨天她也是偷偷的打的,可是并未找到父亲。

    顾母的心里咯噔一下,何晴呀,那个跟着丈夫身边得有十年的女人,比自己年轻,比自己温柔,而且还是秘书,秘书呀,她从来没有想过…也不是没想过,而是没有在意过,可是现在听女儿这么一说,她的心里竟然难受了起来。

    顾清萍看到母亲越发难看的脸,也知道是说错话了,赶紧的解释:“好了,我是白天打的,可能我爸真的在开会什么的吧,反正他一直那么忙。”

    这话其实是抱怨的,没办法,从小到大,父亲在家的次数屈指可数,大多数时间都是要外地忙工作,她就不明白了,工作就那么重要么?

    “闭嘴,吃饭。”顾远航厉眼一扫,狠狠的剜了一眼妹妹,这个顾清萍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呀!

    顾清萍撇撇嘴,低下头来吃饭,没办法,家里所有人,哥哥和母亲一样,只要一生气,就特别的吓人,还是爸爸好,从来没见过生气,总是笑眯眯的。

    顾母没有吃几口的,就起身回屋了,说是吃不下,是呀,现在的情况,家里一片详和,那也只是孩子们看她生病后,顺着她而已。

    顾母离席之后,顾远航啪的一声,把筷子往桌上一扳:“顾清萍,我看你是光长个儿不脑子了,脑袋瓜子让门夹了是不是,非得说那些话,让妈不痛快还是怎么的?”

    顾清萍委屈的抬起头来:“我说的是实话,本来就是爸不对么,那有当丈夫的这样呀。”

    顾远航气的真想给这妹妹一巴掌,整个一胸大无脑,不管父亲做的对不对,这件事,并不是简单的吵架,顾远航理解父亲为什么一走了之,正因为理解,所以母亲生病后,他带着小妻子回家来住,这种感情方面的事,又岂会是他们这些当儿女的能左右的。

    “你就是猪,怪不得大学只能上个三流的,吃你的饭吧,吃完就回屋去,下次吃饭再说话,说一句就给我滚出去。”顾远航气坏了,这个妹妹,真是笨的够可以的了。

    顾清萍蹭的一下就站起来了:“顾远航,你有病是吧,我上个三流大学怎么了,怎么了呀,挨着你事了呀。”想了想不对:“啊呀个呸,我那不是三流大学,我那也是211的学校行不行呀。”

    顾远航慢悠悠的回了句:“对,还是地方扶持的学校,而且还是最冷门的专业,要不是这样,你说你能考得上么?不长脑子就算了,还话多嘴快,你说你还有点优点么?”

    顾清萍气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她就知道,自己读了个外省的大学,读了个冷门的林木园艺专业,得让家里人记一辈子,可她就是不想花钱上名校不行么?她有多大能耐考多少分,就进什么样的学校不行吗?

    苏齐洛对这一幕很是无语,觉得顾远航有时候也有点孩子气,你管人家读的什么三流不三流的学校,这也拿出来当事说。

    “顾远航,差不离得了,清萍是你妹呢,有你这么欺负的么?”苏齐洛扯着顾远航的衣袖,瞪了他一眼。

    顾清萍低下脑袋,把碗里的饭吃饭,瞪了一眼他哥远顾远航,而后说:“哼,总有一天,我要让你知道,我这专业也是有用处的。”

    顾远航抚额,他也不是故意的,可是看这妹妹那心大的样儿,一点也不操心不说,什么事她还都能插上一嘴,你插上一嘴也就罢了,还总是坏事,像上次打架的事不就是她坏的事么,现在母亲这事也是,母亲本来就够心烦的了,这顾清萍还会时不时的来这么一出,真不知道到底没心没肺到什么程度了。

    顾清萍上楼后,桌上就只有顾远航这一家三口了,顾惜喝完碗里的汤后,擦干净嘴巴才开口道:“爸爸,姑姑学的就是弄花花草草,很好玩的,真的。”

    顾远航老脸一红,靠,让女儿给教育了一下。

    苏齐洛扑哧的笑出了声:“看看吧,还不如两岁的小奶娃儿懂事呢。”

    顾远航摇头,没办法,家里一群女人呀,他总是被围攻的对像。

    吃过了饭,收拾了屋子,苏齐洛也把顾惜给哄睡了,顾远航出来时,看到的就是顾惜睡在苏齐洛的怀里,赶紧的过去顾惜给抱起来一点:“给你说了,不要让她睡你怀里,压着了肚子怎么办?”

    苏齐洛笑了笑,这有什么呀,她们在l市那小地方,好多都有生二胎的,一般生二胎时,老大还很小,当妈妈的,那个不是这么哄着孩子的,人家的都没压坏,她这就压坏了呀。

    其实这几天,苏齐洛也觉得,顾家其实也不错吧,虽然说之前有结吧,但说实话,那个家里没有这些家长里短的事情,反正这几天感觉很不错,但很快,她就不这么想了。

    顾远航把顾惜给抱到楼上的儿童房,放到床上后,又下楼看了下母亲,也没说什么安慰人的话,只是给母亲说一下顾惜睡了就上楼了。

    到楼上时,小妻子正窝在床上看电脑呢,这是那天她们一起去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说是在家里也可以一人一台的玩,不用抢了。

    “你还玩呀,真是的,都怪你臭显摆,这几天让清萍给烦坏了吧。”顾远航一边说着,一边坐到床上,看小妻子在玩什么。

    苏齐洛在他进来时,双手一动,就把一页面给切画到游戏上面了,其实她正在帮着做一个网页,是从威客上接的活儿,虽然挣换钱不多,但比上班的时候强了,以前上班时,她也是为了增加见识,而后闲暇时也做些这样的活,现在她更想慢慢的重拾起这些来,以备以后的不时之需。

    “唉,那不是你妹么,再说也不是多大点活。”苏齐洛说着打开了网银,卡里这些天存了不少钱,有三万多块钱了吧,她打算把方子谦的那两万先还上,然后再给母亲打一万块钱。

    这两个月来,都没有母亲的消息,也不知她在那儿,给她打点钱吧,这样要收到钱,总会给她打个电话吧。

    顾远航去了浴室洗澡,苏齐洛从包里拿着卡来,用网银转账,没几分钟,把钱都转完了。

    再过几分钟,不远处桌子上,顾远航的手机嘀嘀的短信声响了。

    顾远航洗完澡,换了衣服出来时,苏齐洛告诉她手机响了,顾远航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过去看,看到是短信,点开看了之后,脑中一片空白。

    短信是存款成功提醒:你的农行卡,尾号为xxx的卡号,于xxx存入人民币两万整…。

    他不可思议的走到苏齐洛那儿,坐了下来,状似不经意的问了句:“玩什么呢?”看到一个网银的界面,苏齐洛正在退出。

    “哦,没什么,给我妈转了点钱,最近也没有她的消息。”苏齐洛一边说一边把网银盾给拔了下来。

    顾远航脸上一黑,心里说不清的难受,是给她妈转钱的么?他都不知道苏齐洛她妈什么时候改名叫方子谦了。

    深吸了一口气,顾远航还是忍不住,冷笑的说了句:“是么?真是给你妈转账呢?”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反正就觉得这女人总是…。

    “那还有什么假的。”苏齐洛一边说着一边打算关电脑,想再睡一会儿。

    可是顾远航却是气的站起了身子:“苏齐洛,你tmd的能不骗我吗?”

    苏齐洛愕然的看着顾远航:“我没骗你呀。”

    顾远航把手中握着的手机,扔到了床上,冷哼道:“我记得你妈好像姓王吧,什么时候方子谦也成你妈了!”

    苏齐洛木然,不明白顾远航是什么意思,但却看到那手机上的短信,皱了下眉头,而后说:“你认为我骗你了?”

    顾远航一副要不然呢的表情,苏齐洛也不说什么,黑着一张脸,重新打开网银,那上面有转账记录。

    把电脑扭了过来:“你自己看吧。”

    顾远航低头一看,上面的确在方子谦的那笔转账之后,还有一笔是转给王凤仙的,顾中校顿时有点懵了,早知道刚才就不那么冲动了,这下可如何是好。

    “顾远航,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可我不觉得我连这点自由都没有,而且我也没有用你的钱做这些事情,所以你大可不必为这事生气。”苏齐洛说的云淡风轻的,无波无澜,好像在说今天天气不错的样子。

    也许她要生气点,也许她换种态度,顾远航也不会怎么觉得的,可她这样的态度,顾远航的理解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女人不在乎他,一点也不在乎。

    “那你为什么从方子谦的卡上取钱?”

    苏齐洛在看到那条短信的时候,就明白,大该是方子谦的卡预留的顾远航的手机号码,所以知道上次取钱时顾远航估计就知道了,可是这男人那会心里就记着呢,却不说出来,这会儿爆发出来,这是翻旧账呢。

    “没为什么,我拿了苏心蓝十万块钱,花了两万,苏心蓝让我还的时候,我得把这两万补起来,就取了。”她说的这是实情。

    顾远航脸色更不好看了:“那你为什么要用方子谦的卡,我的卡也在你那儿放着,上面的钱绝对不会少。”

    苏齐洛眉头轻皱了一下,而后抬起头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当时她是心里纠结,拿着顾远航的钱去给顾远航的前妻,这事蛮囧的,而且她花苏心蓝那钱,也是在她决定嫁给顾远航之前,所以不该花顾远航的钱,那是以前的事,跟顾远航没关系的,再说了,当时她也是看天意,随便拿一张是方子谦的就用了,她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但顾远航这会儿的质问,倒让她觉得说不清楚了。

    “我都还上了,这有什么问题么?”苏齐洛不轻不重的咬唇问出了口。

    顾远航彻底的火了,可是怒极反笑的道:“没问题,tmd的没问题。”顾远航狠瞪了一眼这没良心的女人,穿上衣了,就摔门出去了。

    苏齐洛悠悠的叹了口气,心里怪怪的,没问题就没问题吧,不管也,她要睡觉了,困死了。

    顾远航下了楼,就开了车出去,这些时间,他还真没有出去玩过,以往也是是不爱去玩的。

    这次直接开了车往路上飙去,不愿意找白晓那几个人,不想让他们看到他窘迫,所以,打电话给了顾亦北,找他喝酒去。

    顾亦北正在公司里忙着呢,就让这哥们一个电话招去了。

    是在b市一家比较低调的会所里,不同于帝宫那样的奢侈场所,澜会所,这儿显然清雅了许多。

    顾亦北到的时候,顾远航已经点好了酒,在那儿喝起来了,顾亦北皱皱眉头,看着一屋了的烟雾缭绕,而后走进去:“靠,你这是怎么了,不是受伤了么?还敢这么喝呀,让我家老头看到你这样,保管不再夸你了。”

    这顾亦南和顾亦北两兄弟,一直没有按部就班的好好读书,或是按顾金朝说的参军之类的,反倒都是经商,所以这顾金朝一直把顾远航当亲儿子一样,事事都拿顾远航当典范来教育两个儿子。

    “废话那么多,陪哥们喝酒来。”顾远航心里难受呀,从坐到这儿开始,都抽了好几根烟了,他从来就不是这么放纵的人,可是这会儿,真心的难过,他这么挖心掏肺的对苏齐洛,可那女人,却是无动于衷。

    顾亦北看他这样,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得当起知心弟弟来了:“哥,喝吧,今个咱啥也不想,喝个一醉方休,完事了睡一觉,醒来,咱就啥也不想了成不?”

    顾远航拍拍顾亦北的肩膀,他比顾亦北兄弟俩大了两岁,感情也不说顶好,但母亲不喜欢他和顾亦北他们走的太近,所以这些年一直不远不近的,可到这时候,他不想找白晓那几个发小,倒是很想和这个弟弟喝一杯。

    顾亦北喝的少一些,顾远航可没少喝,而且在顾亦北来之前,顾远航就喝了很多了,再加上心情不好,就更容易醉了,可是谁说醉了就能忘记了,他这是有点醉了,可是脑子里却清楚的比没醉时还要清楚,他清楚的记得那女人说,这有什么问题么时,那眼都没有眨一下的,表情就那么平淡,好像在说今天天气不错一样的。

    “亦北呀,你说tmd女人是个什么玩意,苏心蓝tmd的就不是个玩意,离就离了,老子也不稀罕,可这遇上了稀罕的了,你说犯一次错,就那么不可饶恕么?”

    顾远航这是喝高了,要不然不会这么说出来心底的话的。

    顾亦北是不知道苏心蓝有什么事,但让顾远航这么一说,倒是觉得也许真有什么事尼。

    可是顾远航这会儿说话,是乱说的,东一句,西一句的,顾亦北听了半天才明白了,这苏心蓝婚内出轨,而且还设计那么一出顾远航以过错方离婚的事情来。

    顾就北有点纳闷了,这顾远航到底是为苏心功难过呢,还是为苏齐洛难过呢。

    “哥,别想了,喝吧,一会就在这儿休息了。”

    顾远航又喝了一口,眼神有点迷离:“我tm那会真混呢,怎么就没接受呢,那会真不该嫌小丫头太漂亮,这不漂亮的都能出轨还有什么是值得信任的,我tmd就是个孬种…。”

    顾远航这么断断续续的话,凑起来就是这样的,顾亦北只觉得天雷滚滚,真就是那苏心蓝出轨了。

    “哥,你有证据么?你们那会是军婚,那苏心蓝要真出轨了,可以告她的。”

    顾亦北这么说时,顾远航苦笑了下:“要什么证据,老子出去一年半年的不回来,她能长期服着避孕药,这不明摆的事么,再说了,就是有证据,她丢得起那人,我还丢不起呢。”

    这就是男人,就算明知道的事实,也不愿意剥开伤口,赤裸于大众之下,那可是男人的面子,男人的自尊呀!

    “好好好,那咱不说那女人了,喝吧。”顾亦北看着顾远航那难受样子,心里也不舒服。

    “好,不说她,就说那小丫头吧。”顾远航喝一口,又开始说了。

    顾亦北叹气,这怎么还是说女人呀,不说不成么?

    “小丫头是说现在的小嫂子?”

    顾远航点了点头:“恩,你说就是苏心蓝那会,我也没这么在意过,就是知道苏心蓝出轨挺气的,但也不是现在这样,这小丫头就嘴个冰块一样,不对,tmd的连冰块都不如,冰块捂热了还能化点水出来呢,这丫头就捂不热。”

    顾亦北心想,这是什么比哈呀,冰块都不如,那就石头呗,不过石头也能捂热的吧。

    顾远航接着说,说他怎么弥补苏齐洛的,说他恨不得把心掏出来都行的,可那女人就是捂不热。

    顾亦北听这么多后,直接的下了一个定论:“哥,她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按顾远航说的,这两人都结婚了,孩子也有了,而且顾远航也帮助她照顾家里,尽力的伺候着,就算开始不太美好,但顾远航家世好,人品也不错,长的也不差,没有道理那个小丫头不动心的吧,可是顾远航说的那些都在说明一点,顾远航这是上赶子一头热,人家那边冷冰冰的没回应呢。

    “是呀,她当然有喜欢的人了,你是不知道那一次…”顾远航说那一次在h市拉到方子谦电话那次。

    最后的最后,顾亦北给了顾远航一句话:“哥,你想开点吧,她不爱你不是因为你不好,也不是因为你们那样的开始,而是因为她心里住着一个人,所以才不爱你,想开点吧,日子不就是那么过么,最起码现在他是你的妻子,不爱没关系,一年不爱,咱就三年,三年不爱咱就十年,有一辈子的时间呢不是么?”

    顾远航恍然大悟又惆然失落,大悟于他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失落于那个女人爱着别人。

    一直到晚上,顾远航也没有回来,苏齐洛睡醒的时候还不知道,顾清萍来叫她起床吃饭时,她才知道的。

    “嫂子,你是不是和我哥吵架了。”顾清萍上来时有点不高兴的问着。

    苏齐洛茫然的问:“没有呀。”下午只是争了几句,也不算吵呀。

    顾清萍皱眉头:“那我哥怎么跑出去买醉了。”

    苏齐洛啊了一声:“他…。”靠,这男人,行不行呀,这不制造矛盾的么?

    “唉,没吵架就是,刚才亦北哥打来的电话,说是我哥在他那儿,晚上不回来了,我妈问是不是喝酒了,亦北哥说喝了点,我还以为是你们吵架了,我哥才出去喝酒的呢。”顾清萍不解的说着。

    苏齐洛心里隐隐的有点明白了,但是很无语,她真心不觉得那有什么好生气的呀,可是那个男人竟然跑去买醉了。

    下了楼的时候,刚坐在椅子上,顾母就开口了:“齐洛呀,你和远航是不是吵架了…”

    顾母说这话时,紧盯着苏齐洛,顾清萍说是代为回答了:“妈,没有,我问过嫂子,没吵架,估计我哥犯病了呢,咱们吃饭,不管他。”

    顾母瞪一眼大女儿,意味深长的来了一句:“你哥不是那样的人,如果不是有什么事,肯定不会去买醉的。”说完时,还盯着苏齐洛看。

    苏齐洛觉得心里憋屈极了,这男人喝酒也怪她么!

    “妈妈,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出去喝酒,我们真没吵架,要是吵架,你们也能听得到呀。”

    顾母对苏齐洛的这个解释并未发表意见,但吃完饭时,却拉着苏齐洛的手说了这么一段话:“齐洛呀,以前的事,要是妈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了,你别往心里去,妈在这儿给你道歉了,远航这孩子从小就听话,为了你也没少和咱家里对着干的,我这当母亲的心里也明白,他是真心的喜欢你,妈现在也不求别的,只要你们好好的干,将来的日子还是你们的,等清妍回来了,你们还是回你们小家去住,有时间回家来吃个饭就行了。”

    苏齐洛那心里叫一个恼火呀,顾母这口口声声的没说一句怪她,可那话里话外,可全是责怪之意呀。

    苏齐洛上了楼,到了楼上,拿出手机就给顾远航打电话,这会儿顾远航刚让顾亦北给拖到会所的客房里,打算就让他在这儿睡一觉了。

    手机响时,顾远航没有听到,顾亦北听到了,也没有去管,可是是这手机响了一次又一次。

    最后不得已的,顾亦北给拿了出来,看着那上面显示的名子:小乖。

    顾亦北扑哧的就笑出声来了,很难想像的到天天板着一张黑脸的顾老大,也有这么柔情的一面,还小乖呢,怎么不叫宝贝呢。

    按了电话,顾亦北就开口了:“小嫂子,我是亦北,我哥有点醉了。”

    苏齐洛心里难受,委屈,也不管是顾亦北说的是什么,就直接一句话:“让顾远航听电话。”

    顾亦北愣一下,听得出那边的声音里,带着点哭腔,心想,不会是坏事了吧,刚才他电话过去时是二婶接的,他只说要和远航哥一块儿喝点酒,难不成因为这二婶怪小嫂子了。

    顾亦北浑身打了个激灵,而后拍醒了顾远航:“哥,嫂子的电话,你接下。”

    顾远航喝醉酒后,一般不会太闹,就是睡觉,这会儿困的眼都睁不开的,让顾亦北给吵醒,直接的就来了句:“滚蛋,管她谁的电话都不接。”

    顾亦北心想,好你丫的牛x,直接对着电话来了一句:“嫂子,我哥说了谁的电话都不接,你的也不接。”

    苏齐洛那叫后个气呀,气和咬牙切齿的,这顾远航要在她跟前,她指定的得咬上那么一口的。

    “你把电话放他耳边,我给她说。”压下怒气,这么给顾亦北说了句。

    顾亦北很听话的配合了,苏齐洛等了一会儿后,开口说了:“顾远航,你要是不想过的话就趁早的说,你这算什么呀,我跟跟你吵了还是跟你闹了,你说你这么个大男人,怎么就针尖一样的心眼呢,你这样,让你家人怎么想我呀。”

    顾远航起初还很烦,听到后面,蓦然就惊醒了,特别是小丫头最后那句,让你家人怎么想我,更让他心惊,家里最近正是多事之秋,这会儿!

    苏齐洛说完之后,就把电话给切断了,顾远航反应过来劲,赶紧的就回拨,可是人家的电话已经关机了。

    眯了一双黑眸问顾亦北:“你往我家打电话了。”

    顾亦北点头:“恩,说你晚上不回去了。”

    顾远航一点这话,蹭的从床上爬起来:“靠,你小子,害惨我呀。”说着跌跌撞撞的就往外跑去,顾亦北只得追了上去。

    苏齐洛挂断电话后,就穿好衣服,她不想呆在这儿,心里难受,于是就下了楼给顾母说是去找顾远航的,顾母本来不让她去,可她坚持,于是顾母就让司机送她去。

    苏齐洛坐上车子,她根本就不知道顾远航在哪儿,走了一段路之后,就让司机放她下来,但这司机也是顾母交待过的,要安全的把她和顾远航接回家,所以这会儿不肯走。

    于是苏齐洛只得说实话,不知道顾远航在哪儿,最后没办法,司机也只答应送她回他们的小家。

    所以,当顾远航由顾亦北送回家时,才发现,小妻子去找他了,可是他都回来了,小妻子呢。

    顾母给司机打了电话,得知苏齐洛去了小家之后,才叹了口气对顾远航说:“你们还是回你们的小家住吧,一到这儿来,就不痛快,以后就少来了吧。”

    顾远航也没有想到会这样,于是又赶紧的往他们的小家去了。

    到了楼下,看到楼上那亮着灯的房子,顾远航这才放心了,顾亦北拍拍他的肩膀说:“哥,努力吧。”还凑到顾远航的耳边说了句什么,说的顾远航那本来就因喝多了酒而通红的老脸,更是一阵的爆红。

    顾远航上了搂,拿钥匙开门,门刚打开,就看到一身睡衣的小妻子,正拿着一个扫把紧张的站在卧室的门前,这画面挺喜感的。

    苏齐洛刚才是听到外面有动静,还担心是不是遭小偷了,毕竟他们几天没住这儿呀,所以就抄了一扫把,准备着呢,看到是顾远航,把扫把了扔,冷横一声进卧室了。

    顾远航喝的有点高了,可他的酒量在那放着,还不至于烂醉,看小妻子这样,他心里不禁想起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