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恐怖校园小说 » 军婚难耐 »  091:顾清妍的姘头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91:顾清妍的姘头

小说:军婚难耐作者:心静如水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顾母这虽然说是出了院,可是经此一闹腾,那精神劲自然就不足了,每日里都没什么精神,自然也就顾不上顾惜了,顾远航只得每日里带了苏齐洛来回的往返顾家。

    这么一来,也是挺麻烦的,最近两人一商量,正值这个时候,就先搬回来住吧。

    苏齐洛对这个也是没有意见的,她听了顾家上一辈的这些事后吧,心里也听同情顾母的,而且她觉得顾母也许不是旧情难亡,也许不是对顾父无情。

    可是她所想的这些,也只能在心里想一想,就连是对顾远航也没有说过,那毕竟是老一辈的事情,之于她们这些做小辈的,不应该多言语的。

    顾远航夫妇搬回来住的前一天,顾母本是不同意的,可是心里也是难受,有儿子陪着还能舒服一点,于是就唤了顾清妍进屋里。

    顾清妍记得那是一个下午,阳光很好,暧暧的,很是舒服,可是母亲的话,却如冬天里的一盆冷水,直接泼到她的身上。

    那天,顾清妍推门进屋时,顾母就靠坐在床上,顾清妍看着几天时间跟老了几年一样的母亲,心里别提有多不是滋味了,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隐约的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清妍呀,来妈这儿坐,妈妈有些话要对你说。”顾母看到女儿进来问就这么说的。

    顾清妍走过去坐下后,顾母就拉着她的手道:“清妍呀,你也不小了,这些年,这个家,你比妈妈做的还要多,照顾惜惜,还要帮着妈妈做家务,真是难为你了。”

    顾清妍眸中带着柔情:“妈妈,我们是一家人,这有什么难为的。”

    顾清妍的话,让顾母的眼神黯淡了一点,今天这话说出来,也许不合适,但如果不说出来,以后出了什么事,让她这老婆子该如何是好呀。

    “清妍,你能这样想就太好了,这以后,家里有你哥,你嫂子,你姐,还有你,咱们一家人这日子也算是团圆了,妈都这把年纪了,也看开了,以后呀,就这么着了,倒是你们姐俩可别和你嫂子过不去了。”

    顾母的话还没有说完时,顾清妍就抬起了头,不可思议的看着顾母,心里惊悚极了,母亲这话的意思是,顾清妍只觉得呼吸急促,好像有什么掐住她的脖子一般难受。

    顾母拍拍她的肩膀道:“清妍,你知道妈妈是怎么想通的么?你哥结婚,妈这心里不舒服,先前的苏心蓝还好是妈选的,所以心里舒服一点,可这齐洛呀,可真让妈心里不舒服,养这么大的儿子,从来都那么听放在,可是却因为这丫头把清萍给打了,把惜惜给打了,妈这心呀,疼的难受。”

    顾母说到这儿时,还捂着胸口,眼晴却是一瞬也不眨的看着顾清妍,发现顾清妍眼中的惊恐之后,顾母直接的说了:“可是不管怎么样,家人要你哥眼中还是很重要的,你看妈妈这病了,你哥就搬回来了是不是,所以妈就想通了,你哥就是娶了媳妇,我这个当妈的在他心中,那也是不能替代的。”

    顾清妍听到顾母这话,心里踏实了点,母亲会这么委婉的说,那就说明不会说什么,长吁了一口气,在她以为可以松口气的时候,顾母又说话了。

    “同样的,你是远航的妹妹,这也是不可替代,而且永远不能改变的,你说是不是呀?”顾母来了大喘气一般的,终于把这最终的目的说了出来。

    顾清妍眸中带着水雾和难堪:“妈,我知道的,我会对哥好,对嫂子好的。”

    顾母欣慰的点了点头,始终相信这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是明事理的:“恩,你能想得开就好。”

    顾清妍点头,抱住了母亲,心里也是在挣扎着,有些话,想说却不敢说。

    “乖,妈妈相信你会处理好的。”顾母点到为止的说了这么一句。

    顾清妍恩了一声,而后想了想问了句:“妈妈,那个鸡汤…。”她还没有说完时,顾母却是打断了:“啊,你嫂子现在已经不喝那鸡汤了,好孩子,以后你就好好的上班,家务活让你哥干就成,咱们也得好好的享受一下了。”

    顾清妍的心里咯噔一下的,有什么东西碎了一般的。

    母亲这意思,那鸡汤的事情,肯定是知道了,顾清妍拼了命的压制住心跳,最后说了句:“妈,最近学校有个培训,去t市几天,我也想参加。”

    顾母满意的点点头:“恩,也好,什么时候去呀?”

    顾清妍这个话题转移的很妙,也算是表明了态度一般,这件事,虽然没有点明,但是她知道母亲是知道她做了些事的,她庆幸最近她什么也没有做,要不然的话,不能想像,让哥哥知道了,她该如何是好。

    第二天,顾清妍就离开了,她们学校的确有一个教师交流培训的会在t市,这种活一般都是让没什么后台的老师去跑跑的,但是顾清妍却申请去了。

    b市这边,顾清妍走了,顾母的心情还算不错,虽然自己的婚姻和爱情弄的一团糟糕,但孩子们没有乱了套就是最好的,顾母对此还很欣慰,一点也不知道自己那个看似温柔乖巧的女儿其实是最阴毒的蛇蝎之女。

    顾清妍在交流之余,也乐得清静,她不喜欢和同事一起出去玩,这次她们学校来了五个人,三个男的,两个女的,陈明也来了,但顾清妍这次是出来调整心情的,所以根本不愿意和别人一起玩。

    一个人到了t市的商场,她逛商场的时候,会不自觉的想给家人买些东西,现在也是一样,选了一会儿东西后,手机响了,一看是t市的一个座机号码,就接了起来。

    接通后,听到那边人说话之后,顾清妍脸色一变就要挂了电话,那边传来男人的怒吼:“好啊,你要是敢挂了电话试试看,大不了就鱼死网破。”

    男人的威胁终是凑了效,顾清妍不敢挂电话了,反倒是不耐烦极了:“你到底想怎么样?我给你的钱还不够么?”

    那边传来男人的低吼:“老子tmd的不想要钱行不行。”

    顾清妍也是恼了:“那你想要什么,车子,房子,还是女人?”

    “你,老子就想要你成么?给你半个小时,风云酒店312房,你要不来,哼,我可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男人说完这话后立马就挂了电话。

    顾清妍回拨过去,却是无法接通,而她又不敢不去,毕竟那些事情,如果男人说出来的话,那么她在顾家就绝无立足之地了,特别是这种时候,母亲都已经发现了鸡汤的事情,如果这个男人再出来捣乱的话,那么,她的一切就毁掉了。

    顾清妍那张清丽的面容上,起了阴狠之色,暗骂了一句,而后把东西先存放在商场,又特意的跑去了女装部,买了套新衣服换上,把梳起来的长发散下来,而后一新款的太阳镜一戴,黑色的风衣,紧身的小脚裤再搭配上黑色的长筒靴,这样的她,完全和本来的自己变了一种风格,如果不是太熟的人,根本就不认出来的,而且这还是t市,她很庆幸是在这儿。

    出了门,叫了出租车,坐进去,告诉司机地址后就没再说话,专心的把玩着手机。

    车子开了近三十分钟左右才到了一个地方,这是一个不算高档的酒店,在t市郊区一点的地方。

    走进酒店,到了312的门前,伸手去摁门铃,门很快被人从里面打开,几乎是开关门的同时,顾清妍就被男人压到在墙上,男人的头低下,唇狠狠的压上,暴戾的亲吻,似夹杂了无尽的怒火一般。

    “你放开我,你知道的,我不能…”顾清妍满脸都是泪水,男人看到这一幕更加的发疯了。

    “清妍宝贝,给我好不好,我想你,想死了…。”男人一边亲着,一边动作着,身子紧紧的压住顾清妍,一副想她想得不行的样子。

    顾清妍哭的更凶了,双手使劲的想推开却推不动,只得无助的哭喊着:“你说过你不会勉强我的,你说过的,我接受不了,我会想到…。我会怕的,不要,不要好不好,你要想要女人,我给你钱,你去找别人好不好…”

    男人好像猛然惊醒了一般,不再像刚才那样的发疯,反倒是抱着哭泣的顾清妍轻声的哄着:“清妍,为什么就行了呢,我们试一次好不好,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我不想再骗自己了,现在这样的生活,我受够了,我爱你,只爱你,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好不好?”

    男人的声音中带着点苦涩,顾清妍抬头看着眼前的林恩,如果她爱上的是这个男人,那该多好呀,可她偏偏爱上的是一个不该爱的男人。

    “我们不是说好了么,再给我点时间,很快就可以了,到时候我们再一起离开好不好?”顾清妍主动的伸出双手抱住了男人,凑过去,在男人的脸上亲了一记。

    男人蓦然的推开顾清妍:“顾清妍,仇恨真的就那么重要么?重要到让你…。”男人说到这儿,突然之间像是发了疯一样,把顾清妍一把抱起,走向屋子里的大床,这是一套开放式一室一厅的房子,没几步路,男人就把顾清妍扔上了床,跟着解开裤子,爬上了床。

    也不知道得是有多恨,男人做到最后的时候,看到身下不断流泪,身体干涩不已的顾清妍,终是颓废的翻身而下,眼眶也是湿湿的。

    男人冷静下来后,这才注意到顾清妍手上的伤口,着急又心疼的问:“怎么会这样,我才走了不到两个月,你就这样了,你让我怎么能放心呀。”

    顾清妍哇哇大哭,泣不成声的说着最近发生的事情,当然是她想要让林恩知道的事情,至于那些不能知道的,她还是不会说的。

    男人听完顾清妍的话后,皱紧了眉头:“都乱成这样了,你还不满意么?”

    顾清妍红着一双眼晴:“满意,怎么可能满意,我怎么会满意,我也要让他们不得安宁。”

    “清妍,听话,咱们走吧,离开b市行么?”男人带着祈求的说着,似乎是很痛苦的样子。

    顾清妍伸手去抱着男人,埋在男人的怀里说:“走,我们就这样走了,会过什么样的生活,你该很清楚吧。”

    男人让她这话说的,脸上一片的苍白:“清妍,为什么这样说,我们可以好好的生活,我们可以实现我们的梦想。”

    顾清妍看着眼前这个说着理想和梦想的男人,这个男人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她以为她可以接受的,她以为她可以学着去换一个人爱的,可是最后还是发现,她错了,爱情是不能替代的,她爱顾远航,爱的义无反顾。男人是从小地方出来的一个高材生,可惜生不逢时,光有才华,没有后台,也是没用的。

    那是顾清妍大二的时候,哥哥休假回来,却是要结婚了,对顾清妍的打击不是一般的大,于是她自愿委身于这个眼前的这个男人,她想这样的话,估计就能转移自己的视线,转移那种暗恋的痛苦,可没有想到,那种痛苦的感觉越来越重,但好在,老天开眼,终于有了那么一个机会…

    所以那一次,当男人的家里出了事故,急需金钱的时候,顾清妍以爱之名恨为由绑住了这个男人,哭着求着,让这个男人成了她手中的一枚棋子。

    “没有钱,没有权,要怎么实现理想实现梦想?”顾清妍放开抱着男人的手,坐起身来,拢起自己那让人揉皱了的衣服。

    “可是我怎么办?我爱的是你,是你呀,我不想和她结婚的,顾清妍你到底在乎过我么?那怕有一点点的在乎?”男人似乎是很苦恼,可是又没有办法。

    顾清妍冷冷的看一眼男人,心底满是鄙视之情,爱,说的多容易呀,真的爱她的男人,就不会和别的女人上床,真正爱她的男人,就不会受不了金钱的诱惑而自愿当一枚棋子,所以狗屁的爱,都是扯蛋。

    开口的话却还是温柔无比的,伏身去亲着男人的胸膛:“好了,别难过了,现在不是很好么?”

    男人让她的挑逗弄的心慌意乱的,也顾不得说什么,直接就把顾清妍给摁在了身下,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击。

    良久,当一切都沉静下来之后,顾清妍有点厌烦的推开男人放在她身上的胳膊,却了浴室,一遍又一遍的冲洗着自己的身子,一直洗到皮肤都乏红时,才穿了衣服走出来。

    “再帮我一个忙。”顾清妍坐在床边,从男人的手中拿过烟,狠抽了一口,吐着烟圈儿这么说了句。

    男人一把她抱在了怀里,嗅了几下戏谑的说道:“洗了得有三次吧,真没见过你这么有洁癖的女人。”

    顾清妍忍着那股子难受,窝在男人的怀里,红唇轻启的说了句:“你还没尝过小姑娘的味道吧。”

    男人的脸蓦然就黑了一半:“顾清妍,你到底还想做什么,把我当什么了?”

    顾清妍再抽一口烟,把那烟圈冲着男人又吐了一口,魅笑着说了句:“你帮我,咱们就有未来,不帮,咱们就一拍两散,这事你肯定不吃亏。”

    男人气的脸脖子通红的,但却是说不出一个字来。

    顾清妍的红唇一张一合,说着她需要男人做的事情,男人深吸了一口气:“要我做这事也成,但我也有个条件。”

    顾清妍双眼一眯,该死的男人,还敢和她讲条件,不过现在这男人还是一张有力的王这牌,所以还是不能得罪的:“什么条件?”

    男人把她抱在怀里,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钥匙来放到她的手里:“每周回家陪我一天。”给顾清妍的那把,却是老房子的钥匙,男人口中的家,就是当初顾清妍借口住校而和这个男人同居的地方,后来被顾清妍买了下来。

    顾清妍真心不愿意的,可是她也知道这男人吃软不吃硬,于是低垂下脑袋:“不能一天,你知道的,他们都开始怀疑我了。”

    “好,那我什么时候想见你,你不能拒绝。”男人改换了条件的内容,不能一天那就不一天,对这个女人,他是极尽的容忍,总有一天,会等到双宿双飞的时候。

    “好。”

    一对男女达成了条件,男人笑的开心幸福,女人笑的温婉端庄,殊不知,女人那温柔的笑容背后掩藏的可是那最毒辣的计划。

    再说b市这边,没了顾清妍在,齐悦也是老实的上学放学回家,时不时的得看住她妈刘爱梅,看着刘爱梅一日复一日的痛苦纤悔,齐民都不松口,齐悦恨极时,都想拿刀把苏齐洛这小婊子给砍了。

    偏偏的,顾清妍还走了,没有人给她报仇了,顾清妍这个时候走,齐悦估摸着,顾清妍也是怕了吧。

    时间过的很快,苏齐洛已经怀孕三个月了,这一天是顾远航带着她去做产检,而且顾母也跟着去了。

    到了医院的时候,好巧不巧又遇上了叶恋果。

    叶恋果好像是值的夜班,所以这会儿八点多,穿着一身天蓝色的便装,在医院的大门口,就这么看到顾远航这一家子朝这边走来。

    顾母看到叶恋果的时候,脸上有着尴尬的神情,曾经她多喜欢叶恋果呀,就是现在,她也是喜欢的,却不得不接受了苏齐洛这个儿媳妇,怨只能怨造化弄人,有缘无分呀。

    “首长好。”叶恋果看到顾远航时,悄皮的打着招呼。

    顾远航有点紧张的搂紧怀中的小丫头,苏齐洛轻抿着唇,眼中带着笑冲叶恋果打招呼:“叶护士下班了么?”

    叶恋果看到顾远航小心谨慎护着妻子的动作,心底酸酸的,直叹上天不公,好不容易看上的男人,却是别人的丈夫,这事…。

    “是呀,苏小姐来产检的么?”叶恋果回一微笑,可这话却是带着明显的生疏。

    苏齐洛当然也能感觉得出来,只是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任顾远航搂着往医院里走去。

    顾母走在后面,顾清萍抱着的顾惜,看到叶恋果好像很高兴,开心的叫着:“果果阿姨。”

    “哎呦,小宝贝哇,一段时间没见,又漂亮了呢。”叶恋果伸手接过顾惜,亲热的抱在怀中,那喜爱之情,任在场的人谁看了都觉得她是真心喜爱这孩子的。

    小娃儿让夸了,开心的咯咯的笑。

    叶恋果抱着顾惜和顾母打招呼:“阿姨,我跟你们一道去吧,好长时间没和小顾惜玩了呢。”

    顾母有点尴尬,想拒绝的,可是顾惜却是赖在人家怀里,一副不想下来的模样,就在这时,叶恋果还对顾惜说了句:“小宝贝,阿姨带你去看小娃娃,要不要看哇。”

    顾惜一听说有小娃儿看,可开心了呢,所以这事没等顾母拒绝,叶恋果这个本该下班回家的护士,强行加入了顾家这个产检的队伍里了。

    今天顾竞然没在,所以产检的是另一位妇产科医生给做的,做了b超后,说是一切正常,但是在做血检时,顺便查了下支原体和衣原体。

    查完后,说衣原体这项不正常,可是这项不正常会怎么样呀?

    医生说,衣原体偏高,这有可能是孕期的原因,也有可能是孕妇本身就是这样,这可以等生产完过了恢复期后来复查,如果孕妇本身就是这样的话,很容易造成输卵管方面的问题,从而会造成不孕,或是不易孕,现在不用管就可以了。

    从医院里出来,顾母就是忧心忡忡的,回到家里,更是把儿子给拉到房里交待,这个孩了可一定要保住了,不然的话,就怕要真是苏齐洛本身有问题,这以后生不生得了还是个事,那可不行的。

    顾远航头疼母亲这样的行为,孩子,难道说没有孩子,他就娶不得小丫头了么?

    顾清妍每天都会给家里打电话,有时候是打给顾清萍,有时打给顾母,这边顾母在和儿子说话呢,那边顾清萍就把电话打给了妹妹。

    说了今天在医院里的产检结果,顾清妍挂了电话之后,若有所思,如果是这样,那就再好不过了,这个孩子,一定留不得,没了孩子,苏齐洛想要在顾家立足,那比登天还难。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