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文学名著小说 » 玉堂金阙 »  母子叙话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母子叙话

小说:玉堂金阙作者:看泉听风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阿直还说西平王平日一直深居简出,少数几次外出都是跟着太子殿下的。”司漪说,这也算不上什么。西平王跟太子是亲兄弟,太子又是储君,两人又来往在正常不过了。

    大娘子刚嫁入高家的时候,陆家也派人打听过高家的情况,对高威的庶子也有大概的了解,那时候司漪对他们的印象就是安分,可这些天那些郡王的举动却让司漪暗暗感慨,高威那几个儿子除了高回外没一个是省油的灯,最安分的就应该是高威的幼子,册封了郡王后就带着家眷去封地了,一点时间都没有耽搁,不过他也比崧崧、山山大不了几岁,自知自己年纪太小,远远比不上上面哥哥们,才会那么安分。难怪高威连娄氏都不肯册封皇后,不然现在的高家还有的热闹呢。

    “大娘子,要不要多派几个人跟在二少君身边。”司漪问。

    “不用。”陆希摇头,就算高家不在这个位置,只要山山长大了,他身边的诱惑就永远少不了,这种事防是防不住的,只有靠自制。外面那些带坏山山的是外因,她这次回来主要先解决内因。

    “王直已经派人去盯着西平王了。”司漪说。

    “崧崧和山山一起干什么都在一起,以后还是让山山跟着崧崧吧,一旦他不懂事了,还有崧崧看着。”陆希垂目看着手中的茶盏。在蓟州的时候,高崧崧和高山山都是同进同出的,做什么都在一起,而两人到了建康后,也就早上一起上学的时候在一起了,余下的时间兄弟两人极少能见面。陆希在宫里的时候就知道这件事了,她知道不妥,但没有马上阻止,毕竟她在宫里脱不开身,她就算吩咐两个儿子,儿子也不会当回事。

    “大娘子。”司漪欲言又止。

    “阿漪在我心目中,崧崧和山山是一样的。崧崧是长子,他将来会继承阿兄的一切,可是山山也是我的儿子,他跟崧崧没有任何不同。”陆希放下茶盏道。

    陆希语气很温和,却让司漪心下一凛,大娘子这话是给她说的,也是给王直他们说的,这也是陆希第一次明确的表明自己的立场,司漪硬着头皮道,“大娘子,每一家都是如此的,即使在陆家。”

    华夏自古就是嫡长继承制,长子在出身后,地位就跟余下的弟弟身份完全不同,哪怕弟弟跟大哥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自从崧崧和山山到了建康,王直他们就开始有意识的分开了崧崧和山山,一切以崧崧为主,对崧崧的教育十分严苛精心,而相对的对山山的教导就没有那么严苛,不是说不重视,只是培养的方向不同,甚至在很多方面将山山隔绝在外。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并非是针对山山,而是明确树立崧崧嫡长子的地位。就如高威对待高囧和高严一样,高严有出息,高威也愿意帮儿子一把,但是家族的继承权跟高严是完全无关的,除非高囧没有后嗣,不然高威的身份、高家的族产永远都跟高严没关系。

    很多家族在孩子出生后,就下意识的抬高了长子的地位,大部分家族的次子都明白他们跟大哥的身份是完全不同的,想要成功就得靠自己,父亲的身份只有大哥才能继承。可在高家,陆希对三个孩子都非常好,好的让高山山完全没有意识他跟大哥其实是不同的,这点曾让高严手下的那些幕僚亲信头疼不已,熟悉高家的人都知道,郎君的怎么想不重要,重要的是女君怎么想。幸好那时候高家还没有登上那个最高位,高严最多也就能当上四征将军领个爵位,陆希在高山山出生就跟他要了山县子的爵位,以高严和陆希的手段,完全可以给陆希所谓的平等。

    可现在情况完全不同了,高严现在是蓟王,高严就算本事再大,也不能让高威、高元亮松口封高山山也为州王,大兴拢共也就没几个州,除非高严能更进一步……但要是更进一步,那位置就更只有一个了,怎么分?如果不能让山山认识到自己身份,将来说不定会出更大的事情,故等山山入京后,高严的亲信和幕僚也下意识的分开了两兄弟。高崧崧处在其中,又忙晕了头,自然无所察觉,高山山身为大家特别关照的对象,感觉就特别敏感。他年纪本就小,陆希又不在他身边,他更是感到格外的委屈。这种情况如果不及时阻止,哪怕是一起长大的亲兄弟,都会产生隔阂的,陆希绝对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那是因为他们给不起孩子想要的东西。”陆希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着让司漪骇然的话。

    “可大娘子,很多东西就只有一份。”司漪低声道,无论是蓟王抑或是更上一步的……

    “或许有,但肯定不是我们现在拥有的东西。”地球都不见得只有一个,更别说地球上一个区区小国了。现在的大兴还不及将来的中国的一半地方,科学技术纵然是这个时代的世界第一,可远远还不到后世的水平,巨龙还没彻底的腾飞起来,还需要很多代人的努力,这种情况下有什么好争的?

    司漪困惑的望着陆希,陆希一笑,“阿漪你觉得我们大兴大吗?”

    司漪是见过大兴舆图的,非常广阔的地方,她要是想走遍整个大兴,恐怕要多年时间吧,可听大娘子的话语,她又觉得事实似乎并非如此。

    “大兴太小了!对于整个天下来说,我们大兴不过只有一个巴掌大小罢了。都说建康景美,可你知道天底下景色美的地方多的是。有一望无际的广阔海洋、沙漠,有终日不融的雪景、有巍峨雄伟的高山,甚至还有太阳、月华可以保持半年不坠,一年轮流交替两次的极北之地。即便是我们的大兴,目前也就建康、吴郡那么几处大城才能算城池,云南、岭南物产那么丰富的地方,在大家的印象中也不过只是蛮荒之地……”说起这些事,陆希声音都忍不住微微抬高了,“天下之大、地方之广,终其我们一生都不一定能达到,这么广阔的天地难道还容不下我两个儿子?”

    司漪目瞪口呆的望着陆希,陆希的话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

    “就是蓟州,郎君努力了这么多年,才不过有那么一点小成绩,别说整个大兴了。现在外有羯族、鲜卑族,西域被各个小国占领,前汉开拓的丝绸之路如今荡然无存,更有吐蕃虎视眈眈……这么多疆土需要开拓、这么多事需要去做,你们就看得到眼前那么一点点吗?”陆希到最后几乎是怒斥了,她骂得并不是司漪,而是王直那些混蛋,他们是脑子被虫蛀了吧?“再说是谁允许你们如此自作主张的?郎君有发过话吗?我有允许过吗?”

    “大娘子恕罪!”司漪跪倒在地上,身体簌簌发抖。

    “退下。”陆希对司漪冷然道。

    司漪嘴动了动,最终还是没说话,默默的退下了。

    陆希偏头对着一扇偏门道:“你们明白了吗?”

    “阿娘——”高崧崧和高山山移开偏门,神色惊疑。

    陆希招手示意儿子过来,两人愣怔的走到陆希身边坐下。

    “阿娘,我从来没想过要独占耶耶的爵位,那是耶耶的。”高崧崧从来没想过要排挤过弟弟,哪怕是蓟王的名分,山山要他也可以给他,阿娘一直对他说过,好男儿志在四方,她跟耶耶会为他提供他们所能提供的最好条件,他们的**比耶耶高多了,所以他们将来的成就也要比耶耶更高。

    “阿娘,我也是没有要抢阿兄的爵位。”高山山也茫然说,阿娘说过想要的东西要自己去争取。

    “阿娘知道,你们都是好孩子。”陆希安慰着两个孩子,温和舒缓的声音让,两人不由自主的如幼时般靠在陆希身上。

    “阿娘,为什么直叔他们要离间我跟山山?”高崧崧不理解,直叔他们是父亲的亲信,在战场上是可以交付xing命的人,为什么他们会做这种事?诚然他们没有诱拐山山学坏,可如果不是他们有意冷落山山,山山也不会因为受了委屈而去跟不三不四的人来往。

    “他们不是离间你们。”陆希训斥司漪的时候自然要说重话,可对两个儿子,她就站在相对比较客观的立场说话,王直他们的做法是错了,他错在自作主张,但他绝对不是想挑起他们兄弟失和,不然陆希早容不下他了,“很多家族都是这样,长子为主、次子为辅,各人职责不同。长幼不分,成为乱家的根本。只是他们没有想到,你们要的不是他们想要的,他们不知道这个天下很大,人一辈子也有很多事可以去做。”陆希从来不认为自己比其他人聪明,但是相较于这个时代的人,陆希有个优势就是她知道华夏几千年历史的发展,她知道这个世界其实很广大,她儿子能做的事有很多,完全不需要局限这么一块方寸之地。

    “他们是担心我们跟大伯家一样吗?”高崧崧若有所思的道。

    “对。”陆希叹息,高元亮那才是一团乱麻。高峥被当成继承人教养了那么多年,可现在高囧再娶妻,眼看马上就要有嫡子了,高峥的地位就尴尬了,要是在之前,高威怎么会允许发生自己孙子成亲,新娘母族不能完全到场的情况呢?可他现在管都不管这件事。

    “大伯可以让祖翁给阿峥封王,让他去封地。”高崧崧说,他跟高峥也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但看高峥现在这情况也觉得他挺可怜的,大伯还是不要把阿峥留在京城了,不然对阿峥太残忍了。

    “可是谁能保证你大伯一定会有嫡子,又有谁能保证这孩子平安的长大,然后才华还比阿峥更好?”陆希说出了高威和高元亮迄今最大的顾虑,无疑他们是更重视嫡子的,但是同样他们也舍不得丢弃精心培养出来的高峥。

    “人心不足蛇吞象,‘取舍’这两字以后你们一直会面对,就看你们怎么选择了。”陆希摩挲两个儿子面颊,“阿娘也不能替你们做主,阿娘只希望你们能记住,这个你们是嫡亲的兄弟,血缘关系是永远改变不了的。”

    “我们会记住的。”两人异口同声的答道。

    “阿娘,直叔他就算做了很多人都会做的事,可他还是错了对嘛?毕竟耶耶和阿娘没有让他们这么做,我也没有让他这么做。”高崧崧说。

    “对。”陆希点头,“他的确是自作主张了,那也是老人常会作出的事。”关系太过亲近了,很多人就会自以为是了,“只要是人就会有私心,无论那人你们认为他会有多忠心,只要他有所求,就一定会有私心,有了私心,他们就会不由自主的想满足自己的私心,同样他们还会提出以为你们好的借口。你们现在这地位,需要学的不是四书五经,也不是处理政务的法子,这些都有人会比你们做的更好,你们要的就是学会判断,他们的所作所为到底是不是正确的,到底应不应该支持。”陆希顺势教了孩子一点如何御下,“只偏信几个人会造成你们错误判断,要多听多看,才不会被人蒙蔽。”

    “那——”高崧崧和高山山都有点不甘心。

    陆希莞尔,“你们可以给他们一个教训。”至于西平王,看来他们在建康过的太滋润了,还是去封地清醒清醒吧。陆希想着,要是连带阿兄也能回封地就好了,他们一家子也不用一直分离了。

    “阿娘、阿兄!”高年年披着散发,咚咚的跑了进来。

    “怎么不擦头发就出来了呢?”陆希笑着搂住了女儿。

    “二哥给年年擦。”高年年巴到了高山山的腿上。

    高山山笑着给妹妹擦头发,高年年看着陆希,“阿娘,我们今天跟阿兄一起睡好不好?”

    “一起睡?”陆希一怔,“怎么一起睡?”

    “就跟以前在家里一样啊,大家在房里一起睡觉啊。”高年年说,“阿娘,年年好久没跟哥哥一起玩了。”

    蓟县的冬天很冷,很多时候大家都窝在房里不出门。陆希的房里是烧地龙而不是烧炕,整个房间都是暖和的,所以高严、崧崧和山山时常会来陆希房里看书、处理政务,也会在房里午睡一会,这情景对他们一家五口来说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可是到了建康后别说是一家子一起午睡了,就是大家待在一起的时间都不多。陆希想告诉女儿,建康不比涿县,不能这样,但看着女儿渴盼的小脸,陆希想了想,对女儿道:“今天不行,哥哥都累了,明天我们去哥哥书房找哥哥玩好不好?”

    “好!”

    西平王这几个月很郁闷,他总感觉有人好像是盯上他了,让他最近霉星高照。首先是自己长子,因为嫌弃自己未婚妻太丑,居然在外面养了一个美貌如花的小外室,他养就养了,居然还给高家的小娘子知道了,然后高家娘子就上门把那外室给毁容了,再跟听到消息前来的儿子大打出手,然后——两人就闹到了父亲那里。

    父亲大发雷霆了一顿,但还是把事情压了下去,接下来就是自己次子出了状况,这次倒不是女色,但长子那件事如果还算是风流小事的话,次子就是大问题了,他居然仗着自己的西平郡王的身份在外面放贷,甚至还强夺民宅,最后被人一纸诉状告到了丹阳尹,幸好现任的丹阳尹是大哥,大哥将诉状压了下来,喊他过去狠狠训斥了一顿。然后再是他妻子的娘家又出了问题、紧接着再是三子……西平王这些天已经被高威喷的麻木了。

    “郎君,我们现在怎么办?”西平王妃忧愁的问,她娘家出问题也就算了,现在连他们在建康的很多田庄商铺都出问题了,这段时间她一下子就老了许多。

    “没事,大不了就我们离开建康去西平。”西平王说,“怎么说我都是父亲的儿子,没人能拿我们如何!”

    “郎君,难道真是那位在出手?”王妃问。

    西平王摇头,“不是。”从头到尾,那位都没有出手过,不然绝对瞒不过父亲和大哥,可让他相信那位没动手,他还真不信,他现在都已经是郡王了,要是没有她在后面推一把,事情怎么会闹成现在这样?西平王苦笑,他原本以为那人不在京城,他那一家子弱的弱、小的小,却忘了那人的妻子到底是陆家的女儿,陆家才是玩这种的老祖宗,“算了,去西平就去西平的,大哥不会亏待我们的。”

    王妃落泪,西平郡哪有建康这么舒适,离开了建康就是离开了帝心,就靠一句大哥不会亏待我们,能过日子吗?

    “西平王、王妃!”下人焦急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太子妃——太子妃小产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