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文学名著小说 » 玉堂金阙 »  宫宴(三)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宫宴(三)

小说:玉堂金阙作者:看泉听风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让耶耶和阿娘合葬?陆希眼眶微湿,这是她埋在心底最深处的遗憾和愿望,从耶耶死后迄今,她只跟阿兄说过一次,阿兄居然一直记得……

    “我会让全天下都知道父亲是和母亲合葬,而不是跟常山。”高严认真的说道。

    “不用。”让耶耶跟阿娘合葬很简单,哪怕把他从常山身边挖出来都不是难事,难得是耶耶是葬在郑启的皇陵里。华夏自古讲究死者为大,尤其是郑启还是皇者,基本上要脸面的皇帝都不会轻易去动前朝死去的帝皇陵。所以陆希一直打算的就是,找个机会去盗郑启的皇陵,只要能把耶耶的棺木偷出来,哪怕是名分上他还是跟常山合葬,陆希也无所谓。

    “皎皎你不信我?”

    “我信。”陆希手放在高严的手上,两人十指交叉,“所以我不需要这些虚礼,耶耶也从来没在乎过虚名,我相信他只要能跟阿娘在一起就很开心了。”阿兄现在的处境微妙,陆希更不想节外生枝,陆希靠在高严怀里,抬头对他笑道:“阿兄,我们还要活很久很久呢,有些事没必要急于一时是吧?”别说他现在只是蓟王,就算高威去挖前朝皇帝的皇陵,都要被言官喷死,反正他们有的是时间,不急于一时,她十七年都等了。

    阿兄不是没有耐心的人,但是只要关系自己,他往往会不计后果,陆希不愿意他这样,“阿兄,我太太曾今跟我说过,活人比逝去的人重要,大家族要顾及,但大部分时间要以小家为主。”

    陆希直起身体,亲了亲他耳垂,“我爷爷说过,其他胜利都是虚假的,能等到最后结果的才是胜利者。”爷爷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那些所谓的政敌几乎全死了,有了所谓的胜利又如何?他们最后的归宿就是那只小小的骨灰盒,所以爷爷跟她说,能熬到最后的人才是胜利者。人死如灯灭,死了就没有了,历史上多少胜利者就因为他们寿命长。

    “太太、爷爷?”高严挑眉,“他们是谁?”怎么没听皎皎说过?

    “就是几个长辈。”陆希说。

    高严也没多问,皎皎的长辈太多了,无论走到那里,都有她的亲戚长辈。

    “阿兄你什么时候走?”陆希不舍的问,高严也不是第一次出征了,每一次陆希都会为他担忧。

    “今天下午就走。”高严说,不然他也不会让人把陆希叫出来了。

    “这么快?”陆希微微吃惊,“难道崔振很棘手?”

    “兵贵神速。崔振这些年在益州混的不错,他是郡尉手下兵不少。”

    “益州?又是蜀郡,难道父亲当时没把孟达的旧部清理干净?”陆希问。

    “他那时候为了得益州民心,没大肆清剿叛军,还收了两个当地大族的女儿。”高严毫不在意的在妻子面前揭自家老头的短,这件事压根就是老头子自己留下的隐患。

    “父亲真是老当益壮。”陆希汗颜,她忍不住往高严怀里蹭了蹭,幸好阿兄不像他爹。

    “老头子是太无聊了。”高严唇贴在陆希的太阳穴,要是他母亲死的不那么早,老头子也不一定会那么花心。他记得阿姊说过,阿娘在的时候,老头子身边连个通房都没有。

    真是别致的打发无聊的方式,陆希不准备跟高严讨论,爱一个人是否该为那人守身这种事,几千年的代沟不是那么容易消除,她的想法在几千年后的现代还有很多人不认同,“阿兄,除了你之外,还有谁去带兵平乱?”陆希问。

    “还有阿团、刘铁和高昂,我们也不算平乱,能招安就招安。”现在高家刚拿稳手中的政权,也不想大动筋骨,“对了,高昂跟我提了一次,说是想把女儿嫁给山山,你喜欢她吗?”高严见陆希这几天一直在愁山山的亲事,就想起了高昂的提议,这不是现成的人选嘛,刚刚见皎皎似乎还挺喜欢这个小丫头。

    “这——”陆希有些为难。

    “你不喜欢?”

    “我怕山山不喜欢。”陆希斟酌的说,“这小娘子长得不是太出色。”山山长得比崧崧还漂亮,就想陆希少女时期希望找个帅哥当老公,后来真找了一个美男子老公一样,她相信儿子嘴上不说,心里肯定也希望找个小美人当老婆,高昂的女儿不丑,可对远远超出平均线来的陆家来说,她的相貌只能说普通……

    “他喜不喜欢有什么关系,你喜欢就够了。”娶媳妇是用来给他生孙子、伺候皎皎的,管高屾喜不喜欢?高严一直觉得皎皎宠孩子宠过头了,娶媳妇都要考虑儿子的想法,天底下哪有她这样的阿娘?亏得小粘糕的婚事早定好了,不然照着皎皎标准,非折腾的鸡飞狗跳不可。

    “那是山山的老婆,不是我的。”陆希没好气的说,李家也是士族,魏家小娘子长相是今天来的那么多小贵女中最出色的,陆希都没看上,更别说高昂的女儿了。不是她不好,而是不适合山山。也不能说陆希以貌取人,有门第之见,可她要是真给山山娶个什么都比不过阿平的媳妇,她这不是等着山山心里不平衡,夫妻失和吗?

    人最要不得的就是攀比,一比就容易心理失衡,可是人就有攀比之心,所以陆希明知道阿蕤比山山小了这么多,依然动了娶她当儿媳妇的心思,论出身阿蕤跟阿平相当;容貌才华,阿蕤现在还看不大出,可胚子已经足够好了,将来肯定不会长歪,这样山山的婚姻才容易幸福。

    除了嫡长子的身份陆希给不了山山外,余下的陆希都希望给两个儿子公平。陆希想着高山山小时候曾对她说过,他长大后要讨十五个老婆,每个老婆给他生最少两个儿子,这样他就起码有三十个儿子给她玩了,要是他娶了高家的小娘子……陆希脸色一下子青了,不行!她绝对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你有合适的人选了?”高严问。

    “我喜欢阿蕤。”陆希说。

    高严不想陆希看上了自己的侄孙女,“你喜欢就好。”

    “阿兄你不喜欢?”陆希跟高严夫妻多年,知道高严从来不会违背自己的意愿,即使心里不赞同都不会说,但她还是隐约能察觉阿兄不是很赞同这门亲事。

    “不是不喜欢,只是觉得没必要。”高严说。

    “没必要?”陆希不解的看着高严。

    “年年将来嫁给阿拙,她再嫁给山山就没多少必要了。”高严道,他知道像陆家这种一流大士族看着枝繁叶茂,可真要谈婚论嫁,能选择的人原本就不多,只要年纪和门第合适,不管辈分都会嫁娶。再说高家下一辈肯定要跟陆氏联姻,所以对妻子的提议也不反对,阿拙是阿劫的长子。就觉得哥哥比姐姐,弟弟嫁妹妹就有点浪费了,他也就三个孩子,送一个给陆家足够了。

    “年年嫁给阿拙?”陆希瞪大眼睛,“怎么可能?年年比阿拙大了三岁。”

    “大三岁不是很正常吗?”高严笑着摸了摸妻子面颊。

    “不行。”陆希摇头,“年年的夫婿一定要是她自己喜欢的。”

    “皎皎,只有年年生出来的孩子才会是下一任齐国公,这不是早说好了吗?”高严道,不然阿劫哪有这么容易继承齐国公爵位?当年齐国公世子之争,明面上不过只是陆琉嫡子早亡,故过继堂兄嫡孙为嗣,实则原因非常复杂。自古庶子都是有继承权的,爵位继承更是,当年郑启都肯册封阿劫为齐国公了,更别说是陆大郎这陆琉唯一的血脉了。

    若不是陆家族老百般阻挠,而陆琉死的又太突然,让郑启对陆琉心生愧疚,阿劫承爵也没那么容易。陆大郎傻人有傻福,遇上心慈的皎皎,不然哪能活到陆言为他求爵位、娶贤妻?他在阿劫出生后就已经没用了。皎皎嘴上说她不喜欢陆大郎,其实还是跟陆言一样,认为他是先生唯一的儿子,对他多有纵容。不然就陆大郎那么放肆的行为,哪能活到现在?

    “青梅竹马,总比突然成亲好,你看我们现在多幸福?”高严大言不惭,要是皎皎没生年年就算了,不然年年是肯定要嫁入陆家的,不管她嫁的人是谁,她生下的长子必定是陆家未来的齐国公!这是他跟先生早有的默契。

    “不要脸!”陆希抬手掐了他一下,“我让年年跟阿拙相处试试看,要是合得来就定下,合不来就算,我不想让她当长媳。”长媳宗妇岂是那么好当的?她家那个小娇娇怎么可能?她将来是要给年年养小白脸的!

    “你也太小看你那块小粘糕了。”高严不以为然,“宫里那么多孩子,女儿又不是儿子,怎么疼都无所谓,你见老头子和阿姊喜欢过谁?高囧那两个女儿还是阿姊养大的。老头子兴致来了,理朝政的时候都带着小粘糕玩,你见小粘糕乱说话了吗?阿姊平时经手那么多宫务,从来不避讳小粘糕,小粘糕有跟你说过吗?”

    “这不是应该的嘛。”她处事的时候也不避着年年,年年很小就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再说高威和高后说的那些事,小粘糕也不感兴趣,哪会记住?这丫头估计就记得好吃好玩的了。

    “所以有你这么优秀的阿娘,她怎么会差呢?”高严给妻子理了理鬓发,见妻子瞪他,他失笑道,“再说你真舍得父亲的血脉从此在陆家断了?”

    高严这句话让陆希打消了疑虑,阿兄说的也对,从小一起长大的,知根知底的总比外面找来的男人好。她想年年十九、二十再嫁人,要是找个比她年纪大的,人家不一定能等这么久,男人本来就比女人短命,且男人十几岁是精力最旺盛的时候,越往上精力越不济,女人恰巧跟男人相反……这么一想,还是男人比女人小好,反正也只差三岁,保养得宜的话,完全看不出,反正小白脸跟官职大小、能力强弱不冲突。

    “阿兄,你说山山会不会跟你和表哥一样,都折腾成剩男?”陆希好纠结,要娶个媳妇怎么这么难?山山的婚事陆希是真心急,阿兄对未来的媳妇的标准跟自己完全不同的,她真心担心他会随便把儿子卖了,更别说上面还有一个更不靠谱的高威。

    高严很不爽皎皎拿他跟袁敞那没人要的老男人比,“我是一门心思等你,袁敞那是根本没人要!”

    “……”陆希无语的望着高严。

    高严见妻子眉头紧皱,低头亲了亲她眉心,“山山也才十二岁,你急什么,放心,山山的婚事一定要你点头,我才会答应的。”把女儿嫁给阿拙,就当养个小女婿了,反正他对那块小粘糕就一个要求——别太黏皎皎。可媳妇娶进来时结两姓之好的,还是要找给儿子个更合适的岳家,陆家已经够亲近了,实在没必要。

    “真的?”陆希将信将疑。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高严拍了拍她的背,“对了,王珏这段时间已经三次乞骸骨,父亲应该会让你堂兄接替他的位置。”

    “堂兄要升职?”陆希又惊又喜,“太好了!”阿劫xing情温柔单纯,不适合官场上勾心斗角,陆家、顾家也无意让他在宦海沉浮,他就安心当他的史官,写史书就好。但堂兄就不一样了,他本身就属于能吏类型的,要不是郑家打压他们陆家,堂兄也不至于在外面蹉跎那么多年。“阿兄——”陆希紧紧的抱着高严的腰,轻轻的一声声的叫着高严,多少事她不说,阿兄都会给她做好了,她一定是上上辈子积了很多福,这辈子才能得到这么一个老公。

    “皎皎,相信我,我会让陆家恢复以前的荣光。”高严在陆希耳边轻而坚定的保证道。

    陆希再次回到赏梅宴的时候,正巧是各路大家闺秀展现才艺的时候,高后朝她投去问询的目光,陆希坐到了高后身边,举起茶盏喝了一口,“崔振叛乱,仲翼要去平叛了。”

    “崔振叛乱?”高后眉头一挑,随即一声长叹,原本她听说崔振和阳平离开,心里还多少有些欣慰,至少阳平没嫁错人,可没想到崔振居然会如此。

    是男人总想着要建功立业,陆希放下了茶盏,当天下之主的位置看似谁都可以争的时候,就没几个人愿意放手了。

    一场赏花宴结束,收获最大的居然是成氏,她一口气帮自己的六个十岁到十三岁左右的庶子女都看中的人选,也跟那些贵夫人交流过了,双方都很满意,过几天就开始下聘。

    陆止等众人散去后,跟陆希先回长乐宫休息,陆希将陆纳要升职中书令的事先跟陆止说了,陆止一听陆纳要升职中书令,也是跟陆希一样又惊又喜,“太好了,陆家终于又有人起来了。”对于士族来说,没有比退出权力中心更难受的事了,所以谢家会不惜一切的跟高家联姻。陆家肯这么培养高严,也是打着高严将来反哺陆氏的主意,没想到这一天来得那么快,阿兄的眼光真好,他果然没给皎皎选错人,高严是个靠得住的人。

    “皎皎,你想让山山娶阿蕤吗?”陆止问。

    陆希羞愧的低下头,她真不好意思跟陆止开这口,明明是她自己看中的,结果却反悔了,陆希想想都觉得自己太过分了,“阿姑,我还没确定。”陆希支吾的说,“还是不要耽搁阿蕤了。”

    陆止心中了然,应该是高严不愿意,不过皎皎和仲翼也就三个孩子,两个都归陆家的确太浪费了,“谁让你不多生几个儿子呢。”陆止逗小侄女,“这下不够分了吧。”

    “阿姑!”陆希不依的揽着陆止的手。

    陆止笑着拧着她的脸,“你真当阿蕤嫁不掉?别说顾家了,就是王家、崔家,还有张家、朱家都跟婉如暗示过,婉如自己都挑花眼了。反正年年是我们家媳妇,她也不亏。”

    “可——”陆希想说她还没真没想把女儿的亲事现在就定下。

    “皎皎,年年一定要是陆家的媳妇,齐国公夫人、未来齐国公的母亲。”陆止神色严肃的对侄女说,年年的出生是陆家的大喜事,就在年年生下的那一刻,她就注定是齐国公夫人了。她跟阿劫的儿子生下的后代,是陆琉和陆璋完美结合,也是陆家再次辉煌的开始!陆家等这一天已经等了三十年了。

    “让年年现在跟阿拙一起玩,我不信两人养不出感情来,你跟仲翼现在多好。”陆止宽慰着侄女,“你真让年年自己找,大宋那么大,她去哪里找?还不是要你选?难道天底下还有比阿拙更适合年年的人?”陆止对自家孩子的有一百万分的信心。

    这倒是,现代哪怕是恋爱自由了,还有不少人找不到真爱,要么就是勉强结婚,要么就是坚持不婚,“等阿兄回来,让阿兄教阿拙习武吧。”陆希终于松口了。

    “好。”陆止一口答应,看崧崧和山山就知道仲翼对儿子没少花精力,高严看着个xing冷淡些,可真是少见的好父亲。

    高严当天就跟高团、刘铁、高昂兵分四路,直取各地民乱之地。赏梅宴结束后,高威也没让儿媳妇离开皇宫,横竖高严不在,她回蓟王府也没事,还不如留在宫里舒服,他顺便也能逗逗小孙女。

    高元亮的婚事也让高后白天忙得几乎连喝水的时间都没了,陆希住在宫里,正好被她抓了壮丁,连成氏都被高后逮着帮忙了,姑嫂三人忙了三个月总算将大兴立国迄今第一件盛世——太子娶妃给完美办好了。

    高元亮成亲后,高峥的婚事也提上了日程,人选是高威和高元亮划定的魏家小娘子;高昂的女儿则嫁给了高威三子西平郡王的长子,也就是西平王世子。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