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文学名著小说 » 玉堂金阙 »  第三卷 终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三卷 终

小说:玉堂金阙作者:看泉听风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刘毅死了?陆希有些不可置信,他身体这么好,怎么可能会死呢?他死了阿姑怎么办?

    高严并不意外听到这个消息,“刘毅在三年前就突然晕过去一次,醒来以后他的腿脚就一直不大方便,但要是不注意,还看不出来,所以一直瞒了下来。这次奔丧回来后,他身体就一直不舒服。”只是他脸色并不好,刘毅的死他不意外,可也不再他的预期之内。他年纪还太轻,就算有军功在身,也不可能现在接替刘毅的位置。当年刘毅也是三十出头就当上了四征将军,可他是陪着先帝打天下的人,开国时期情况特殊,而现在宋国可没有条件让他如此年纪就一飞冲天,他的资历并不足以服众。

    陆希也想到了这个情况,她不由有些担心的握住了高严的手,朝中如今也没什么确切可以接替刘毅的位置的人,而今上原本就是广阳王的世子,还有两个嫡亲的兄弟,一个接替广阳王的位置,还能再分出一个出来……这样的话,蓟州未来的格局就很微妙了……

    阿兄是刘毅一手带起来的,刘毅的嫡子为人老实、才华平庸,几个孙子中最成材的就是刘铁,陆希曾听高严说过,刘铁是个武学天才,任何招式他只要看过一遍就能准确无误的施展出来,刘铁十岁的时候,光凭招式就已经没几个人可以打得过他,因为他可以在打斗过程中学习对方的招式。当然如果是老手,完全可以凭借经验打败他。

    可想而知如果给刘铁成长时间,他将来的武艺是何等的才惊绝艳,刘毅最初发现孙子天赋的时候,又是何等的惊喜。不过有句话叫天才和白痴往往只有一线之隔,刘铁就是这句话的完全体现。他这辈子所有的优点就完全的展现在他的武学天赋上了,余下的兵法也好、学也罢,就没一样能学成的,从小个xing又顽劣不堪,年过弱冠,既不肯外放当官,也不肯娶妻,刘毅足足花了十五年的功夫,才对这孙子彻底的死心,这样的孙子可以当一个游侠,也能当个小将军,但却没法子担下他四征将军的职位。

    高严是刘毅选中的继位者,一来高严有高家,二来也是陆希跟豫章的关系,这些年高严在蓟州如鱼得水,除了朝中有人支持外,主要还是刘毅的主动避让,不然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他这个位置有多少人眼馋,与其坚持让子孙继位,最后给刘家带来灭门之祸,还不如痛快放手。

    刘毅年纪大了,当年的武夫锐气早就化为对晚辈的担忧,他要在自己死之前把一大家子安排好,刘家暂时没人没关系,只要刘家在,找到机会总能一飞冲天,但是要是刘家跟高家两败俱伤了,得宜的只会是其他人。这方面高严跟刘毅早有默契,所以他这些年对当年提携的自己刘毅一直尊敬有加,陆希逢年过节总会去拜见刘毅,高氏夫妻面子情做的到位,刘毅也心里舒爽。

    “突然昏迷吗?是不是浑身抽搐,四肢无力,嘴角还歪了?”陆希说。

    “是的。”高严有些奇怪,刘毅的病也算是一个秘密,他得知了消息后除了施平外,谁都没说,皎皎会知道?施平绝对不可能跟皎皎说这种事。

    “我以前在医术上见过这种病症,这是绝症啊!”陆希叹了一口气,中风就是现代科技也治疗不好,中风能救回来的病人是大幸,一定需要好好休养,可先帝去世,刘毅跟高严快马加鞭赶去京城,又一路疾驰赶回,对身体的损伤可不是一般的大,难怪支持不住了。

    “哦,你那本医术上有说过这是什么原因吗?”高严问。

    “怎么?”陆希偏头问。

    “我听父亲说,我祖翁和几个叔伯似乎都死于这种病症。”高严说。

    陆希脸色一变,都是中风?难道高家有家族xing高血压之类的病?

    “皎皎?”高严见妻子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连忙安慰道,“也不是很多人,你知道我们家兄弟姐妹多。”

    陆希摇了摇头,“阿兄,这种病是可以预防的,只要你多吃蔬菜,每天坚持多练。”也不一定是家族遗传病,高家的人都爱吃肉、不吃素,很多人不到三十就挺着一个大肚子,再建康的人也经不起这种糟蹋,陆希相信高严不会,家里的饮食是陆希最注意的,也是她严格控制的。

    高严摸着她的肚子,“我已经吃素六个月了。”自从皎皎怀孕后,他就没碰过她了,最多每天吃点小豆腐。

    陆希白了他一眼,“你去找施祖翁吧。”这些年施祖翁似乎是在高严身边彻底安顿下来了,高严找了五个亲卫服侍他,施家也从建康派了几名小辈过来照顾祖翁。

    “嗯,你让人陪你去散步。”高严亲了亲她的额头说。

    “好。”

    施平接到刘毅的过世的消息后,心微一沉,让僮儿给自己换了衣服后,就慢慢踱步去高严的书房,散步是施平常年的养生习惯,他喜欢散步,陆璋也喜欢散步,当年在前梁的时候,陆家遇上的很多问题,都是他和陆璋在散步中商议解决的。

    “施先生。”高严到书房的时候,施平也刚到。

    “郎君。”施平对高严略一拱手,书房里高严的其他幕僚都到了,一见了两人进来都起身相迎。两人坐定后,幕僚们就七嘴八舌的说起了自己的想法,很多人都赞同,刘毅死后陛下会让广阳王的同母胞弟接替刘毅的位置,前任广阳王,也就是当今陛下的生父,已经被接去建康荣养了,目前的广阳王是新帝的大弟。不过也有人认为,陛下并不会让幼弟接手征北将军,毕竟今上的幼弟年纪还小。

    高严和施平听着众人的讨论,众人将自己的观点说了一遍,目光看向高严,高严沉吟了一会,“施先生,你怎么看?”他比较偏向蓟州暂时不会有新人来的情况。

    施平捻须道:“老夫认为陛下暂时不会另立新征北将军。”征北将军是什么职位?那是直面魏国的大将军!要是给了一个ru臭未干的小皇子,这不是让人笑话吗?更别说今上在没有过继给先帝前,有两个同母的弟弟,大弟小他三岁,幼弟小他五岁,都是年富力强的时候,没有人比施平更了解帝皇多疑的脾xing了,今上再兄弟情深,都不可能做出把蓟州完全的交给两个弟弟的损己利人决定。

    如果不是广阳王的兄弟,那么其他官员想要接手这个位置,还要掂量下他们是否有这个能力。而且四征自谢芳自尽后,也一直虚悬,从郑启迄今,历时三任皇帝都没有提过要让人顶上谢芳的缺。施平也是从这一点看出,或者皇家已经不想再立四征将军了。

    刘毅的去世给蓟州带来的震动很大,他的丧礼办很隆重,灵堂上放置了满满的冰块,陆希来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准备,披上了厚厚的白裘衣,但入灵堂的时候,还是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噤。

    高严走在前面,陆希一手牵着一个儿子,两人先是给刘毅灵位上香,然后以晚辈身份给刘毅磕头,家属还礼。豫章和刘女君等人此时还尚在赶来的路上,在灵堂主事的是刘毅的长孙、长孙媳,他们辈分比陆希低,同两人回礼后,刘毅的长孙系卢氏就恭敬的请陆希入厢房休息,高崧崧跟着高严,他是高严的长子,又快八岁了,高严外出的时候,时常会把他待在身边。

    陆希不是外人,又有身孕在身,刘毅的长孙媳就把她领到了内院,要说年纪她还比陆希大上几岁,她出自范阳卢氏,卢氏祖宅就在蓟县,所以她跟陆希要比刘家其她媳妇都熟,“从母,喝点姜茶暖暖身体。”为了保存的刘毅尸身,灵堂里寒气就是血气方刚的年轻男子都待不满半个时辰,所以刘家早让人准备了姜茶。

    “多谢。”陆希接过姜茶客气的道谢。

    “阿娘,山山给你暖暖。”高山山在灵堂的时候,就发现了阿娘在打寒颤,等到了厢房后,就偎依到了陆希怀里,陆希爱怜的搂了搂贴心的儿子,给他理了理额发后,让人带他出去走走。高山山正是最调皮好动的年纪,让他这么坐着陪陆希也不打可能,一般都是他去花园玩,陆希坐在窗前看着他。

    卢氏看着母子两人的互动,心中多少有些诧异,她也有儿子,跟儿子关系也比较亲近,但也没有跟陆希这么亲近,卢氏询问着陆希肚子里的孩子,知道陆希一心想要一个女儿,提前恭喜她生个漂亮的小娘子。

    陆希也回道她要是有什么需要她的地方尽管开口,都是自家亲戚,不用讲虚礼,卢氏应了。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突然隐隐传来一阵悲戚压抑的哭声,刘家现在到处都是哭声,陆希到也不奇怪,她知道卢氏这几天忙得很,肯陪她坐这么一会,是非常给面子,就让她先出去应酬。

    高山山咚咚跑了进来,扑到了陆希怀里,“阿娘,有个老婆婆跪在墙角外哭,被阿嫂让人拉走了,我见她没看到我,就先出去叫了她,再回来的。”

    陆希摸了摸他的头,“山山真乖。”她目光望向陪着山山的小雀,春暄和烟微是打定了主意不嫁人,陆希劝了好几次,都不见两人改口,她也就不劝了。

    小雀几年前就成亲了,这些年她也历练出来了,陆希就让她来照顾山山,她一向做的很好,见陆希望向她,她上前几步道:“是刘将军的侍妾,刘将军的庶长子、次子、五子和庶长女都是她生的。她不好去灵堂哭灵,就跑到刘将军静养的别院前哭祭,被卢女君拖了下去。”

    陆希微微颔首,妾通jian籍,刘毅作为本朝大员,如果去世的时候,被人发现有小妾为他如此忧伤的哭灵,肯定会惹人嘲笑,他堂堂万石高官,居然会去跟侍妾谈感情,简直就是自甘下jian!卢女君当然不会允许出现这种丑闻,所以会把她拖下去也是正常。

    “阿娘,庶子跟嫡子是不是不是一个娘生的?”高山山问,“阿峥就是庶子,大家都说他娘是小妾,不是公主,是不是?”

    “这些你长大后就会知道了。”陆希揉了揉他的脑袋,这些陆希还真不好教儿子,山山现在还没有特别明确的辨别能力,等他再大一点再说。

    “阿娘,山山不会有庶弟的,对不对?”高山山搂着陆希的脖子说道,“人家都说如果家里有了庶子,耶耶就要被狐狸精抢走了。”虽然山山不喜欢耶耶,可也不愿意耶耶被狐狸精抢走!

    “不会,我们家里绝对不会有。”陆希语气肯定的安慰着小儿子。

    高山山忐忑的小心灵立刻得到了安慰,欢乐的在阿娘怀里蹭蹭。

    陆希跟高严去了刘毅府上奔丧后,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等豫章赶到,陆希觉得她这阿姑这辈子最苦,幼年丧母、青年丧夫、丧子、丧父,改嫁了后也没个孩子,临老还要再受一次打击。

    豫章赶到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月后了,她和刘毅的长子一来,整个刘府像是有了主心骨,刘毅的丧事也能真正办了下去。豫章一身素白,有条不紊的吩咐府邸众人行事,脸上除了木然外,并没有太多的悲色。这让刘府好些人都有些不满,可碍于她身份太尊贵,不敢在表露出来。

    “想不到他的命还是没有能硬过我。”到了晚上,豫章对着侄女的时候,才卸下了,淡淡的说道,“当初耶耶让我嫁给他,就是因为算出他命硬,耶耶说,他是武将又命硬,一定可以比我晚死,可想不到耶耶还是失算了。”

    “阿姑——”陆希眼眶红了,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似地不停落下。

    “傻孩子,阿姑都没哭,你哭什么?”豫章轻拍陆希的背说道。

    “阿姑,皎皎陪你一辈子。”陆希趴在她怀里说。

    “嗯,皎皎一定会比阿姑晚死的。”豫章爱怜的摸了摸陆希的面颊说。

    “阿姑,你真要去刘家的老家吗?”陆希抬头问,豫章在灵堂说她要去刘毅老家给刘毅守三年孝。

    “对。”豫章轻轻叹气,“这是我欠他的——”当年她实在太年少气盛,左右就是看不上刘毅,他也容忍了她很多,如果不是耶耶bi着他娶了自己,他另娶的继室应该会给他生很多嫡子吧,他也不至于只有一子一女。

    后来耶耶过世,崔氏母子女上位,没他的庇护,她也不可能活得那么自在,她跟育郎(郑启)感情虽好,可崔氏毕竟是他生母。人死灯灭,豫章思及往事只有感慨,但她不后悔,不爱就是不爱,她的心早在表哥走的时候就没有了,希望下辈子刘毅不要再遇上她。

    陆希见豫章已经决定,也不再劝了,“阿姑,你要照顾好自己身体。”

    “当然。”豫章摸了摸她肚子,“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我会的。”陆希看着肚子里的孩子,满是慈爱。

    豫章爱怜的望着陆希,幸好皎皎很幸福,不过她也一定会幸福,还有阿劫,因为他们承载了陆家所有的希望啊!

    刘毅丧事在主事人到来后,很快就办完了,豫章等人也带着刘毅的灵柩回了刘毅老家守孝。正如施平所言,圣上并没有再让新人来接替刘毅的位置。不过这些消息,已经不能让陆希分心了,因为她终于在早春二月的时候生下了她期盼已久的宝贝女儿!

    那一天高严、高崧崧和高山山都在,再得知陆希生下女儿后,三人一拥而上,都挤到了陆希的产房,高严是看老婆,而高崧崧和高山山是看新妹妹。

    看着软绵绵红通通的小东西,高山山伸出手想戳丑妹妹的面颊,可碰倒那绵软如丝的面颊的时候,他不由自主的改成了轻柔的摩挲,“阿兄,妹妹好软!”他惊叹道。

    高崧崧则一脸纠结,怎么办?妹妹好像比王胖棉还丑?人家说女孩子太丑没人要的,这样阿娘会伤心死吧?不过没关系,以后谁敢说他妹妹丑,他就揍谁!大不了以后给阿妹招婿好了!

    “阿兄,你看到我们女儿了吗?”女儿小,陆希又生产过两次,这次生的很轻松,她现在精神也很好,拉着高严的手兴奋的问。

    “看到了。”高严随口说道,其实他压根没看,“跟你长得一样漂亮。”结婚多年,高严这种善意的谎言用的很顺手。

    “那是当然,我的女儿嘛!”陆希骄傲的说。

    “皎皎。”高严握着她的手,“累吗?要不要先睡一会?”

    “宝宝呢?”陆希问。

    “你等等。”高严起身,不一会就把女儿抱了过来,身后还跟着高崧崧和高山山。

    “阿娘。”两人趴到了床前。

    “别打扰你们阿娘休息。”高严把女儿放在了陆希身边。

    “不会。”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陆希小心的把女儿放在了自己胸口,听着她轻轻柔柔的呼吸声,心里全是满足,宝贝——她亲了亲女儿软软的额头,你可终于来了,可想死阿娘了。

    “阿娘——”高崧崧和高山山哀怨的看着陆希。

    陆希抬头对两人一笑,“崧崧和山山一起陪阿娘跟妹妹睡觉好不好?”

    “好!”两人一听,眼睛一亮,快手快脚的脱了衣服,爬到了陆希里面,陆希的床很大,两人很熟稔的找了位置,小心的没有去碰阿娘,因为穆阿媪再三说了阿娘刚生了妹妹,不可以乱动,也不能去碰她,两人记得很牢。陆希生了一天,两人也等了一天,早累了,一躺在床上,身边还有耶耶和阿娘,两人就睡着了。

    看着三个孩子甜美的睡颜,陆希抬头对高严满足的微笑,高严亲了亲她额头,“睡吧。”

    陆希闭上了眼睛,一会也睡着了。

    高严也脱去外衣,躺在了最外面,看着妻子和三个孩子,不知不觉间也睡着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