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文学名著小说 » 玉堂金阙 »  愉快的祖孙见面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愉快的祖孙见面

小说:玉堂金阙作者:看泉听风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嘿!哈!”高家的练武场上一群穿着劲装的小萝卜头动作整齐划一、虎虎生风的打了这一套拳法。

    高威手里拿着一条藤鞭,负手站在一旁,看着小辈们打拳,但凡有一人动作不正确,他手中的藤鞭就毫不留情的抽了上去。不过今天的高威明显有点心不在焉,眼神一直的往门口溜去。

    高家的几个小子眉来眼去的,一个个手脚开始偷懒了,只有少数几个人依然在认真打拳,其中一名站在最前面,一名看起来只有六七岁左右的小男孩,格外引人注意,他抿着嘴一丝不苟的打出每一个标准动作,身上的衣服都汗湿了,汗水不断从额头上滑下,可他擦都不擦一下,不少人看到那认真的小男孩一个个撇嘴挤眉,似乎很不屑。

    “太尉!二郎君刚刚派人来传话说他们已经渡江了!”一名小厮一溜烟的跑进来说道。

    “他们已经渡江了?太好了!”高威一听哈哈大笑,“来人备马!”他一回头,见后辈们一个个软趴趴的打着拳不由大怒,抡起藤鞭就朝小崽子抽去,“你们给老子打王八拳吗!”

    高威虽然退了下来,可身手还没落下,小崽子们一个个被打的嗷嗷直叫,满cao场的乱跑,“全部给我绑起来,一人打二十板子!”高威怒吼一声,一旁侍立的侍卫们立即上前,一人一个将那些满场乱跑的小崽子压在了地上,熟稔的抽出绑在腰间的麻绳,把人捆成了一个个肉粽子。

    “祖翁,我没有偷懒啊!我一直在打拳啊!”

    “太翁,我也是啊,我也没有偷懒啊!”

    有好几个叫屈的人扯着嗓子喊冤,而之前一直站在最前面的小男孩一声不吭的任人绑上,丢到长凳上开始打板子。

    “给我好好打!说话的人,每说一句多打一板子。”高威话音一落,现场顿时鸦雀无声。

    高威满意的点点头,“给老子好好想想,为什么老子要一起揍你们!想不通的明天继续揍!”说完后他威严的负手往外走去,等走出校武场后,高威就忍不住摸着胡须笑着想,也不知道崧崧这些年长了多少。

    高家的小崽子被打了后,都被下人抬着下去,一个个叫声震天。

    “阿岿,你没事吧?”成娘子接到下人的通报匆匆走来,看到宝贝儿子趴在长凳上直哼哼,不由大为心疼。

    “阿娘。”高岿看到自己娘亲了,连忙往她怀里蹭,一手要让她摸自己屁屁,“疼。”

    成娘子心疼的忙让人把小郎抬下去,叠声的叫大夫。

    “四女君,夫人让你过去。”成娘子的丫鬟对她微微屈身道。

    “什么事?”成娘子问。

    “是二郎君和二女君要回来了,现在已经快渡江了。”丫鬟说。

    “二娘子的闺房收拾干净了吗?”成娘子一听陆希他们快到了,叠声问道,“大夫请来了吗?安神的汤药熬好了吗?”

    “都备好了。”这些是女君一早都吩咐过的,她们也知道出嫁的二娘子是因为生病才回娘家的,所以不敢耽搁,早早的准备好了。

    成娘子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柔声问,“阿岿还记得阿娘跟你说的话吗?”

    “记得,看到小姑姑要问好,不能欺负表妹。”高岿乖乖的说。

    “好孩子。”成女君满意的对孩子一笑,示意下人想送儿子下去上药,自己则往大家房里赶去。

    高峥打完板子后就站了起来,看着身边大部分都有心疼万分的母亲或是ru母接走,他不由微微低下了头,眼底偷偷的浮起了一丝羡慕,“小郎君,我先送你回书房吧。”一旁的侍从见高峥一个人可怜兮兮的站着,不由心一软说道。

    高峥的ru母在他五岁那年就被高威打发走了,之后高峥的一切就有高威亲自教导了,就是高峥的生母小柳氏都被高威打发去了高囧身边,高威对长子的偏爱毫无理由,他要告诉大家,高峥就是他认定的孙子!未来高家的继承人!也正是因为如此,高威对高峥教养格外的严厉,当然高峥也非常争气。

    “不用,我自己可以走。”高峥抬起头的时候,小脸已经恢复了以往的面无表情。

    侍从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

    “阿福,祖翁去接我的兄长了吗?”高峥问。

    “小郎,二郎君和二女君已经到健康了,他们已经有五年没回来了,所以太尉才会去接他们的。”侍从说道。

    高峥点了点头没说话。

    、

    、

    、

    “阿娘,你看这里路边全是树!”

    “阿娘,你看那是什么花?开的真好看。”

    “阿娘,为什么这些船这么小?”

    “阿娘,那是什么点心?山山也要吃。”

    “阿娘,这里房子好高,好好玩!”

    高崧崧和高山山自打记事以来,看到的都是北方广阔的天地,入目的是涿县的大片平原,涿县这些年在高严和陆希的打点下,治理的非常不错,但两人都不是喜好摆空架子的人,也就是把涿县破旧危房翻修,把下水道改建,并没有造太多太好的建筑。

    两个小胖娃第一次看到别具江南风情的建筑,小脸兴奋的通红,腻在陆希身边咯咯直笑。陆希看着两个儿子可爱的傻样,搂着儿子一人亲了一口,高崧崧和高山山同时傻笑,然后把另一面没亲的脸颊凑过去,陆希失笑,低头又一人亲了一口。

    高严沉着脸道:“教过的规矩都忘了吗?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高崧崧和高山山身体一缩,陆希笑着摸着儿子的小脑袋,“崧崧和山山长大了,以后有外人在的时候不可以那么大声的说话,知道吗?因为会影响到别人安静,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知道。”两人仰起小脑袋异口同声的说。

    陆希又在两人额头上大大的亲了一口,“但是对着阿娘、耶耶,你们就不用那么守规矩了!等过几天阿娘和耶耶带你们出去玩好不好?”

    “好!”两人开心的跳了起来,崧崧/山山最喜欢阿娘了。

    “咯咯——”娇嫩嫩的笑声传来。

    陆希抬头望去,就见二娘抱着小囡囡站在船头,囡囡这几天经过大夫的精心调养,陆希耐心的教导二娘如何跟孩子亲近,照顾孩子,小囡囡这几天精神好了许久,这会囡囡嫩乎乎的小手指着船头漂亮的鲜花,白嫩嫩的小脸上带着可爱的红晕,母女两人的笑容一模一样。陆希忍不住微笑,果然让二娘全身心的照顾孩子是正确的选择。

    高严握着陆希的手道:“皎皎你要是真喜欢女儿,我们领养几个如何?”高严暗自琢磨着,他记得家里有不少人都有胡姬小妾,总有人生下女儿,应该跟这卷毛小羊羔长得差不多吧?皎皎喜欢领来养着玩好了。

    高崧崧和高山山立刻小耳朵尖尖竖起,领养女儿?坚决不要!

    “我要领养女儿做什么?”陆希摇头,喜欢女儿,可目前为止,她还只是忍不住看到女儿就逗逗,要再养一个,她还真没精力,起码要等崧崧和山山再大一点吧。陆希琢磨着,其实古代也有好处的,结婚早、生孩子也早,等崧崧满十岁,她也只有二十七岁,到时候再生一个孩子完全符合优生优育原则。

    高严也觉得现在有两个孩子就足够了,再来一个也烦心,见陆希不肯,他也乐得没继续说下去。

    高崧崧和高山山松了一口气。

    “郎君。”下人进来通传道,“太尉现在在码头。”

    “什么?”陆希和高严互视了一眼,陆希心里有数,家翁一定是为了崧崧和山山而来,可二娘夫妻都在,她也不会这么说,“我们都先下去吧——”陆希话音还没落,“啊!——”一声尖锐恐慌之极的尖叫声,“哇——”紧接着是幼儿嚎啕大哭声。

    陆希被突如其来的尖叫吓了一跳,“蓁蓁你怎么了?”

    “有人要杀我!有人要杀我们!”高二娘身体不停的抱着囡囡缩着身体,拼命往墙角靠,惊惶的看着站着码头的高家的侍从们,眼睛几乎惊惶的瞪了出来,搂着囡囡的手都发白了,囡囡哭的小脸惨白惨白的。

    “蓁蓁——”娄泰看到妻女如此,急的鼻尖都冒汗了,“你快出来,没人会杀你的……”可高二娘已经完全听不见了,她已经彻底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啊——”尖叫声戛然而止。

    高严让人打晕了高二娘,“还不把她抱进去休息。”他对娄泰说。

    “哦?好!”娄泰连忙跟着丫鬟一起把二娘扶起来,而陆希也接过了哭的声嘶力竭的囡囡,安抚的摸着她的背,囡囡哭了大半天,嗓子也哑掉了,长长睫毛上还挂着泪水,可怜兮兮的看着陆希,陆希心疼的亲着她软软嫩嫩的额头,“乖乖,不哭了,舅母疼你——”说着让人拿水来,一口口给囡囡喂水喝,囡囡呜咽的往陆希怀里蹭。

    “哈哈哈——”朗朗的大笑声传来,高威大步的走进船舱,“我孙子呢?”

    “哇——”囡囡再次放声大哭起来,一面哭一面咳,小模样可怜极了。

    “呃——”高威笑声一滞,苦恼的抓着胡子,看着小外孙女,哎!女娃娃就是不好玩,都不经逗,一碰就哭。

    陆希连忙站了起来,抱着囡囡不停的踱步,“乖乖不哭了,不哭了——”

    高威低头就见眼巴巴跟着陆希身边的两个小胖娃,他不由大喜,上前一把抱起大一点的,“崧崧!”

    高崧崧对祖翁不陌生,因为高威时常会从建康送东西给他,虽然他对这个大胡子已经没什么印象了,但是阿娘总是在他和山山面前说,祖翁在他们小时候有多疼爱他们,高崧崧对高威印象还不错,“祖翁!”他大声的叫着。

    “哎!,祖翁的乖孙子!想死祖翁了!”高威大胡子在高崧崧脸上蹭,高崧崧小胖手一下子抓住了高威的胡子。

    高威哈哈大笑,拍拍孙子的小屁股,“崧崧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喜欢抓祖翁的胡子!”他四处望了望,“二娘和娄泰呢?”怎么不见女儿跟女婿?

    “家翁。”陆希上前行礼。

    高威对她摆手,“媳妇不用多礼了。”高威对陆希一向不摆任何架子。

    “蓁蓁有些身体不舒服,我先让她去休息了。”陆希说。

    高威点点头,“那你们就先回去吧。”对女儿的病他知道,但具体如何也不清楚,在高威看来也没啥了不起,不就是太害怕了吗?实在不行剁了那闹事的老娘们,蓁蓁看到她人头就不用怕了。

    陆希丝毫不知道高威凶残的想法,她哄睡了囡囡后,就让ru母抱她下去陪蓁蓁,省得一会蓁蓁醒来又要找囡囡。

    高威抱起高崧崧后,就再也不肯放下了,“崧崧,要跟祖翁一起骑马吗?”高威引诱着小孙子。

    “要!”高崧崧在涿县就有一匹小马,他最喜欢的就是骑着小马四处溜达。

    “走,我们骑马回家去!”高威低头又见高山山眼巴巴的瞅着他,高威不由一乐,也抱起高山山,“走,我们一起去!”他打量了下高山山,心里嘀咕,怎么山山这娃长得比崧崧还娘们呢?

    “哈哈——”高崧崧和高山山大笑。

    “阿兄,我想家翁今天是没时间见我们了,我们先去拜见大家吧。”陆希含笑看着祖孙三人离去。

    高严可有可无的点头,“我去准备牛车。”

    “好。”

    “大娘子。”穆氏等高严离去后,轻声叫着陆希。

    “什么?”陆希偏头。

    “二娘子这样,夫人她会不会——”这一路,穆氏思来想去,最担心的就是娄氏会责怪陆希,毕竟高二娘会这样也是因为郎君杀了宇浩,虽然不是郎君的错,可挡不住娄夫人会这么想啊。要是这样大娘子不是做了好事也得不到感激吗?再说二娘子这会又突然发病了……

    “我帮二娘又不是为了她感谢我。”陆希失笑,她帮二娘是因为二娘已经在生死边缘徘徊了,而她有能力帮二娘,就帮一把,至于娄夫人的想法,与她何干?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