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文学名著小说 » 玉堂金阙 »  荷花荡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荷花荡

小说:玉堂金阙作者:看泉听风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阿妩,你喜欢这件吗?”未央宫内,崔太后让人将自己多年的珍藏的首饰全部的挑拣了出来,仔细的给外孙女准备着嫁妆。

    “喜欢。”陆言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

    崔太后见小孙女恹恹的样子,正欲说话。

    “太后,崔侍郎、木夫人求见。”宫侍前来禀告道。

    “让他们进来。”崔太后说。

    崔陵经历多年波折,终于从安邑再次调回建康,依然当他的黄门侍郎,虽没有升职,可崔陵这几天走路都带风,谯王上位比他自己升官还开心,有了乐平在还愁他们家没有前程吗?果然之前偷偷推一把是明智的选择。

    倒是木夫人眼眶红红,脸色也一下子憔悴了许多,她真不明白,太子都废掉了,谯王当太子了,为什么孟姬还要自尽?

    陆言看到崔陵满面红光,心中就越发的不豫了,崔孟姬刚死,他就算不伤心,有必要表现的这么开心吗?陆言起身。

    “阿妩,你去哪里?”崔太后问。

    “大母,我想带木木和夭夭去外面走走。”陆言说。

    “好。”崔太后见陆言愁容不展,心中暗忖,要找个机会跟阿妩好好谈谈了。

    木木和夭夭这几天在陆言的精心呵护下,已经很熟悉宫里的环境了,只是夭夭还不时的要着阿娘,木木却已经很懂事的明白阿娘不会回来了,小大人似的照顾着夭夭。

    陆言每次看到这对姊妹,就想起她和阿姊小时候,四年前父亲和阿娘在一年之内都离开了她,那时候她还有阿姊陪在身边,可现在……陆言低着头努力的眨着眼睛,要把泪水眨回去,可泪水还是止不住的涌出。

    “从母不哭。”木木搂着陆言的脖子奶声奶气的说,“木木亲亲你。”

    夭夭也偎依陆言怀里,糯糯的叫着“从母、阿娘……”她年纪小,以前侯莹在的时候,她不会叫错,这这几天她每次叫阿娘的时候,陆言就会出现,渐渐的她就以为陆言是自己阿娘了。

    陆言搂着两个外甥女软软的小身子,听着夭夭的叫声,泪水更是止不住,“咦?”陆言泪眼迷离中隐约看到了一块绢帕,她眨了眨眼睛,才看清站在她面前的人,“谯——太子。”她忙起身行礼。

    “县主不必多礼。”以前的谯王,现在的太子郑桓温言道,手里依然握着那块绢帕。在太子的印象中,陆言一直是爱笑的人,哪怕是站在人群中,她都是最出色耀眼的,“人死不能复生,县主不要太伤心了。”

    陆言沉默,这几天很多人都在恭喜她要成为太子妃了,大母也兴致勃勃的给自己准备的嫁妆,所有人都很兴奋,除了她自己。她从小在皇宫长大,对她来说皇宫是比陆家更亲近的存在,可这几天发生了太多的事,让陆言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她很想走,远远的离开这个地方,可离开了这里,她又能去哪里呢?陆言很茫然。

    “县主——”陆言身后的侍女轻轻的唤着陆言,太子殿下还拿着绢帕呢。

    “多谢太子。”陆言迟疑了下,亲手接过郑桓手中的绢帕,对着他行礼,“言失仪……”是温热的湿帕,陆言背过身体,低头拭了拭泪。

    “都是自家人,阿妹不用这么多礼。”郑桓说。

    木木也跟着陆言一起行礼,而夭夭则怯生生的偎依在陆言身边,懵懂的望着郑桓一会,抬头张开双手让陆言抱。她今天梳着两个包包头,小脸粉嘟嘟的,身上穿着陆希给她做的精致蕾丝小衣,漂亮的就跟画里走出来的小玉女。

    陆言刚想弯腰抱她,郑桓上前一步,拿出一个精致的小荷包逗着夭夭,“夭夭,让阿舅抱抱好不好?”

    夭夭瞅瞅陆言,再瞅瞅郑桓,最后眨巴着大眼伸手要去抓小荷包。

    郑桓笑眯眯的将荷包往上抬了抬,“让阿舅抱抱,阿舅就给你。”

    夭夭咬着手指认真的思考着,是让阿娘抱抱呢,还是要漂亮小包包。

    “从母说我们是香香的小娘子,不可以随便被臭臭的小郎君抱,不然我们也会变臭臭的。”木木口齿清晰的说,可大眼也不住的往那小荷包溜去。

    陆言迥然,这是阿姊小时候对她说的,她就上次随口哄了这两个娃娃,结果木木居然记住了。

    “可是阿舅不臭啊!”郑桓诱哄着小女娃说。

    “真的吗?”木木狐疑的望着郑桓。

    郑桓张开手臂笑道:“你们让阿舅抱抱不就知道了吗?”

    说着又拿出了一只小荷包,对着两人晃晃,夭夭终于抵挡不住漂亮小包包的魅力,张开小手、走了几步,往郑桓怀里一扑,小手紧紧的抓着两只漂亮小荷包。木木也想上前,但是见阿妹都喜欢,她往后退了退,仰头看着陆言,陆言爱怜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把自己身上的小金鱼吊坠取下给她玩。

    “谢谢从母。”木木开心的道谢。

    郑桓抱着夭夭,对陆言说,“县主,我们去东苑如何?我记得那里开了不少花,木木和夭夭一定喜欢的。”郑桓虽是征询的口气,可人已经抱着夭夭往东苑走去。

    见这情景,陆言还能说什么,只能牵起木木的跟在郑桓身后。

    两人一路走,郑桓不时的说些他以前在属地的见闻,陆言是见郑桓耐心的给两个娃娃采花,让人给她们抓蝴蝶玩,哄得两个小娃娃咯咯直笑,脸上忍不住浮起了淡淡的笑意。

    “我让人在东宫给她们置办了一间寝室。”郑桓突然说。

    陆言惊讶的望着郑桓,大母已经说过了,等她成亲后,就让她把木木和夭夭留在未央宫,陆言没反对,可心里是不愿意的。郑桓道:“大母年纪也大了,我想也不要让她费心了,就让她们住在东宫吧,平时你也有个伴。”

    “好!”陆言展颜一笑。

    郑桓看着她的笑颜,心头一松,看来这件事似乎这件事做对了。

    两人丝毫没有注意到,在御花园某处小阁楼上,郑启和高皇后看着两人谈笑甚洽,不由相视而笑。

    “这下你放心了吧。”郑启戏谑对高后笑道,“阿桓是我儿子,阿妩是我的外甥女,我还能看错不成?”

    “我听宫侍说,阿妩这几天精神都不怎么好,今天倒是精神了些。”高皇后见陆言和太子似乎很能谈得来,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她年纪小,听了些胡言乱语,就一心想着要和陆清微一样,说是不成亲,想出家当了道士,一辈子游山玩水。”郑启摇头,“小孩子脾气,只当游山玩水是好事,却不知路上有多苦,她哪里受得住?再说若非万不得已,哪有什么人真能孤身一辈子?”

    “谁年少时没个胡思乱想。”高皇后笑道:“我幼时还想跟父亲一样,当个将军呢,整天缠着阿父习武,后来被阿娘骂了,阿父才没有继续让我习武。”

    郑启朗笑:“若是当年宋夫人没阻止,我就少了一个皇后,多了个女将军了。”

    “那可说不准,后来我不想当将军了,想当仗剑的游侠儿了。”高皇后斜了郑启一眼道。

    郑启哈哈大笑,看着御花园花团锦簇的景致,他执起高皇后的手道:“阿予,我们也出去走走如何?”郑启今天穿了一件黄栌色的常服,致的服色衬的他面如冠玉,丝毫看不出他已经年过四旬,多年身居高位让他自带了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度,俊朗之极。

    高皇后面颊泛起微微的红晕,“好。”

    建康的腥风血雨,传到涿县的速度很快,但高严因陆希这些天一直郁郁不乐,也没有跟她多说什么,这种朝堂上的勾心斗角,没必要让皎皎知道,直到传来陆言成为太子妃的消息后,高严才跟陆希提了提,这时已经是七月了。

    “你说阿妩要当太子妃了!”陆希不可置信的重复了一遍。

    “是的,我们还要回京参加太子殿下的婚礼。”按理他是守边关的武将,不能随便离开驻守之地,别说是太子的婚礼了,就是皇帝大婚也不用回去,但陆希是陆言唯一的姐姐,陛下特地下令让他们回京,高严因陆希想回去,也想找个机会回建康一趟,这样就不会他让高威动脑子了。

    “呀呀——”陆希正在给儿子喂米糊糊,高崧崧嘴巴张了半天,不见阿娘给自己喂食,不满意的哼哼唧唧起来。

    陆希又舀了一勺送到了儿子嘴里,高崧崧双眼立刻弯成了月牙儿。

    高严不屑的撇了儿子一眼,猪食都能吃得这么津津有味,还能有什么出息!高崧崧已经长牙了,饭量也比之前大多了,光靠母ru,他基本上半个时辰左右就要喂一次,陆希就给他加了辅食,以软烂的米粥果蔬为原料,不加一点佐料,当然这种食物也就高崧崧能消受得起了。

    “皎皎,我一会要喝粥。”高严说。

    “你不会饿吗?”陆希奇怪的问,高严就是晚饭都很少喝粥的,更别说是午食了。

    “不会!”高严很肯定的说,随即搂着陆希的腰,“皎皎,我要喝你熬的粥。”

    “……现在不行。”陆希嘴角抽了抽。

    “为什么?”高严不满了,皎皎这几天是天天给这臭小子做饭!他都没享受过这待遇!高严心里万分不爽。

    “你见过就煮一会就好的粥吗?”陆希反问,“熬粥起码要一个时辰吧?”

    “那——你给我煮鸡蛋?”高严说。

    “等一会。”陆希随口道,一心一意的喂着儿子。

    “皎皎——”高严手不规矩的从腰腹缓缓的往上摸。

    “啪!”不规矩的咸猪手被无情的拍掉。

    高严手被拍掉了,也不生气,只看着陆希微笑,惹来了高崧崧戒备的目光,这虐婴犯又想干什么?

    陆希喂完儿子吃饭,给他擦了牙后,就把他搂在怀里,哄着他睡觉。高崧崧努力的睁大眼睛瞪着虐婴犯,这个坏人一定有坏企图!高崧崧对着高严张牙舞爪了一段时间后,终于抵挡不住婴儿的作息,闭上眼睛睡着了。

    陆希将儿子放回小床上,“崧崧大了,越来越调皮了,午睡也越来越难哄了,而且睡一会就会醒,醒了就要闹着出去玩。”

    “他不爱睡就别睡,等困了自然就会睡的。”高严握着陆希的肩膀说:“皎皎,天这么热,要不我们进了午食后去泛舟?”

    “好啊。”陆希说。他们两人正在别院里,阿伦让人挖了一个小池塘,种了些荷花,让陆希夏季可以来此处赏荷。两人吃完午食后,下人也把小舟备好了,高严让下人下去,自己亲自撑着小舟在湖面上滑行。

    湖面上凉风习习,小船里又垫着玉凉席,池塘周围下人都退下了,陆希也就没多穿,只披了一件凉爽的夏衫,半闭着眼睛道,“也不知道阿妩现在如何了。”她应该不愿意当这个太子妃吧。

    陆希一向爱穿棉麻衣,在家的衣服又没怎么染色,透着单薄的白麻衣,高严清晰的看到里面鲜红的小衣,他喉结上下动了动,“不是说马上要回去了吗?等回去了就知道了。”他将小舟停在了一处荷花群中,丢下了铁锚,就靠到了陆希身边。

    “阿兄,你说我给阿妩带什么礼物回去?”陆希翻了个身,离高严远了点,冬天跟阿兄窝在一起很舒服,可夏天就太热了。

    “随便。”高严漫不经心的说,看着陆希的夏杉往下滑了滑,露出了一段莹白,他眸色越深,探身上前握住了陆希的腰,“皎皎——”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隐隐有哭声传来,高严脸一下子黑了,这臭小子!

    “阿兄,是不是崧崧在哭?”陆希问,她听力没有高严那么好。

    “没有!”高严斩钉截铁道,将妻子往怀里搂。

    “啊啊——哇——”嘹亮的哭声清晰的从岸上传来。

    陆希推着高严,“你快划到岸上去,阿崧哭了。”

    “他哪天不哭上几顿?”高严嗤之以鼻。

    “可是——”陆希正想说话,却不想身上的衣服被高严拉了下来,“阿兄!”陆希忙要拉回自己的衣服,阿崧还不会走路,岸上肯定还有下人,她不想给人免费看***。

    高严哪里容得了她拒绝,她一上岸肯定又要和高岳腻在一起了,他一手握住了陆希的双手,低着头爱怜的细吻着那片软玉温香。

    “你快放手!”陆希急的额头都快冒汗了,“外面有人。”

    “不会有人的。”高严安抚的亲着她的额头,“我安排了人,不会让任何人打扰我们的。”

    他安排了人,和被春暄她们看见有什么区别?

    “放心吧,她们看不见的。”高严手轻轻的摩挲着她紧绷的背,他哪里会允许其她人看到皎皎,哪怕是丫鬟也不行。

    陆希这才放松了下来,微恼的瞪了他一眼,高严见她放松了下来,轻笑着吻着她的嘴角,“你不是说水里不舒服吗?这会我们在船上试试看如何?”高严梳洗的时候,时常拉着陆希一起,但两人很少在水里亲热。陆希一来嫌太累,二来又觉得水里涩涩的不舒服。高严也没反对,反正可以亲热的地方多得是,船上她不会拒绝了吧?这船是他一早就备好的,里面让人垫了软垫,还铺了凉席,跟床也没什么区别。

    “你有本事下回去马上试!”陆希没好气道。

    “你愿意?”高严眼睛一亮,马上?听起来挺不错的,或许真可以试试看?

    “做梦!”陆希白了他一眼。

    “那就先试试船好了……”高严声音渐渐的低了下去,随即响起了低低的喘息声。

    船是无根之物,稍稍一用力,就随着水波荡漾,惊得船下的锦鲤纷纷甩着尾巴游走,一片片的水花溅起,一圈圈的水波从荷花深处漾开。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