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文学名著小说 » 玉堂金阙 »  暗流(六)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暗流(六)

小说:玉堂金阙作者:看泉听风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公主。”阳平从宫中回府的时候,宫侍们上前向她行礼,同时小声的通报:“驸马在陪大郎、二郎玩。”

    “他今天怎么早回来了?”阳平暗暗诧异,往房里走去,刚走进房中,就听到咯咯的笑声,房里崔振正和两个儿子玩闹正欢,大郎坐在崔振的脖子上,崔振在房里一颠颠的转圈,大郎还不时的嘴里发出“驾!驾!”的声音,二郎坐在小床上,看着父亲和大兄咯咯的笑,阳平不由嘴角微弯。

    “四娘,你回来了。”崔振见阳平回来了,笑着放下了大儿子,阳平在公主中排行第四。

    “阿娘——”大郎、二郎扑到了母亲怀里。

    “羽郎,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阳平摸了摸两个儿子,问着崔振。

    崔振笑容微敛,“在官署也无聊,我就先回来了。”

    “羽郎你心情不好?”夫妻多年,阳平对崔振的脾气了若指掌,一入门她就察觉出崔振心情有些不好。

    “父亲原本想让我去东莞郡当郡尉。”崔振道。

    东莞是徐州的大郡之一,比不上建康繁华,可也属于大宋相对富庶的地方。君子六艺中,丈夫也有骑射稍稍精通些,郡尉总比当官好,乐平暗忖道。

    “只是被驳回了。”崔振歉然的望着妻子,他知道妻子很支持他外放。

    “谁驳回的?”阳平略微吃惊的问。

    “元仆射。”他虽身为驸马,但并不太受陛下宠幸,目前的官职也只是领个闲职,他很明白论资历和才干,他远远比不上高元亮,也没想和他比,他只想外放领个实差好好干,总不能真靠崔太后和四娘过一辈子吧?

    “元昭?”阳平皱了皱眉头,“他为什么要驳回?”这元昭什么时候能cha手武官的升降了?

    “说我资历不够。”崔振神情还算平静,他是想外放,但也没想一开始**就这么高,再说郡尉这个职位,大部分都是本郡大家族成员担任,他不是高严,没有高家那么大的军中势力,过去说不定依然只是个闲职,还不如去个环境稍好点的县当个县令。

    那倒是,羽郎的资历的确不够,虽说他比高仲翼还大上几岁,可高仲翼毕竟那么多年军功是实打实的。

    崔振见妻子愁眉不展,笑着安慰她道:“不外放也不错,要真出去了,我还舍不得你和大郎、二郎呢。”

    夫妻多年,阳平听到丈夫体贴的话,心里还是甜滋滋的。旁人都说崔振是建康出名的纨绔弟子,和高元亮一个天一个地,可在阳平看来,她的驸马一片赤子之心,对于旁人捧高高元亮、贬低自己也不在意,反过来还会乐呵呵的安慰自己,平时沐休时陪儿子玩闹,都能玩上一天,她就觉得自己比乐平幸福多了。

    “是啊。”崔振叹了一口气道,“不过父亲还是入宫了。”

    阳平并不奇怪,家翁一向疼爱羽郎,会为了这事找大母哭诉也正常,她不好评价家翁的行为,只对崔振说,“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在一起也没什么不好。”

    “对。”崔振苦笑着摇头,他之所有会提早回来,就是想拦着父亲入宫,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阳平心里暗忖,让大母知道这件事也不错,这元家最近也猖狂了,让大母在宫里压压元妃的齐焰也不错,省得她没事老是找自己阿娘麻烦。

    、

    、

    、

    “呜呜……”崔陵坐在崔太后面前痛哭流涕,“阿姑,这件事你可要给子羽做主啊,这元家实在欺人太甚了!子羽有什么不好,凭什么他们家元尚师可以一帆风顺,我家子羽只能领个闲职?”

    崔太后被崔陵哭的头疼,断断续续的听了好一会,才听清崔陵想让崔振去东莞郡当郡尉,但是元家反对,皇帝也没有答应,“你也真胡闹,郡尉是这么好当的吗?”崔太后没好气的道,她不是太精通政事的都清楚,郡尉若是家族在地方的势力不强,当了也和闲职差不多。

    崔陵抹了一把泪,对崔太后说:“阿姑,我之前也不敢给子羽找这种差事,可现在不是柳家把女儿送到了高家吗?我们也算是跟高家搭上一条线了,子羽也不是没能力的人,只要高家肯开口说一声,他未必会比高仲翼做的差。”崔陵对儿子是深具信心。

    “你说的是给高元亮当妾的那阿柳?”崔太后问。

    “是。”

    “你有把宋姬的家人当正经的亲家往来吗?”崔太后淡淡的问,宋姬就是崔振的生母。

    “当然不——”崔陵听着崔太后的话,下意识的反驳,但话还没说话,他就泄气的低下了头,也对,哪怕小柳氏生下来高元亮的长子,高家也不会因此把柳家当正经的亲家来往。但是让他放弃这个机会,他真不甘心,看到高家父子如此立功,崔陵也想着子羽功夫也不差啊,兵法他也有请先生正经教过,要是能有一个好机会,他肯定不会做的比高仲翼差的。

    “高仲翼十三岁起就在蓟州,直到两年前才当上了郡守,子羽就没出过京城,怎么和人家比?”崔太后知道崔陵在想什么,“元昭说的也不错,子羽资历是差了些,依我看你还不如给他找个环境好些的县,让他从县令慢慢磨练起来。”

    “县令有什么好当的?”崔陵嘟哝道。

    “怎么不好?王珏、元昭、罗静英……谁不是从县令当起的,天底下哪有一蹴而就的事?你这不是在帮他,而是在害他!”崔太后没好气道。

    “我知道了。”崔陵见阿姑生气了,也不敢继续说,他眼珠子转了转,凑到了崔太后身边,压低声音道:“阿姑,你说这些天,陛下的身体是不是——”

    “闭嘴!”崔太后听到崔陵的话,脸色非常难看的低声厉声呵斥,“你不要命了!陛下的身体是你可以随便打听的!”

    崔陵听到崔太后的训斥,吓了一跳,还是悻悻道:“阿姑,我就是随口说说嘛。”

    “这种事也能随口说?”崔太后毫不留情的骂道:“你一把年纪活到狗身上去了!连子羽都比你有分寸!”

    “嘿嘿,他是我儿子,当然要青出于蓝。”崔陵嬉皮笑脸的说,“再说这也不是我一个人在说,外面大家都在传,不然陛下怎么会突然退兵呢?”

    “谁?谁在传这种事?”崔太后勃然大怒,对她来说,郑启是她唯一的依靠,听到这种有关郑启身体不好的传言,她比谁都在意。

    “我也不知道。”崔陵呐呐的说,“也就是大家私底下说说。”

    “滚出去。”崔太后对崔陵冷声道。

    “唯唯。”崔陵知道这次阿姑是真火了,也不敢多逗留,连忙退下。

    崔太后等崔陵走后,神色阴沉的想了半天,吩咐女官道:“你去传疾医,我头有些疼。”

    “唯。”

    、

    、

    、

    “上腿膝足踝略发凉……肝胃不和……”

    安静的只听得见粗重呼吸声的寝室里,郑柢穿着一身整齐的太子礼服,双手珍惜的捧着一张洁白柔软的纸卷,他那双从小学习骑射的手,似乎承受不起那纸卷的重量般不停的发颤!纸上用略显潦草的字迹写着一行行让人触目惊心的记录。

    郑柢他现在做着一件如果被发现,哪怕以他太子之尊都不可能让父皇手下留情的事,可是他心里却诡异的涌现出一种快感,这种快感就像他和崔孟姬在一起的感觉,不——比那种感觉更畅快!郑柢俊秀的脸上泛起了兴奋的红光,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那纸卷,这是他那个高高在上的、无所不能的父皇的脉案!

    “陛下,太子妃求见!”寝室外,贴身内侍的通报声传来。

    郑柢不紧不慢的将那卷纸再次放入暗格后,起身道:“让太子妃进来。”郑柢喝了一口凉透的茶水,神色恢复了平静。

    “殿下。”谢灵媛由丫鬟扶着走了进来,“太后身体不适,已传了太医署过去了。”

    “大母不舒服?走,我们去看看。”郑柢说道。

    “好。”谢灵媛来找郑柢也是想让他和自己一起去看太后。

    父皇生病了,大母也要生病吗?郑柢眼底闪过一丝莫名的光芒,刚刚有些恢复正常的脸色,又开始微微的泛红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