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文学名著小说 » 玉堂金阙 »  婚礼(上)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婚礼(上)

小说:玉堂金阙作者:看泉听风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高严和陆希的婚期,早在去年就定下了,今年年初陆希去了孝,行了笄礼后,婚事就彻底提上的议程,陆家从两人亲事彻底定下后,就开始准备陆希的嫁妆了,别的不说高家主宅中,特地开辟给高严作为婚房的新宅外,就是高严远在涿郡的别院,陆家也全部修建好了。陆家除了让高家搭建了一个外架外,就是窗上的窗格都没让高家费心。

    院子里错落有致的栽种了各式的花草树木,一座从震泽湖挖来的玲珑假山摆在花园中,潺潺的清泉从山上流下,迎春柳盛开正艳,一簇簇的仿佛正在燃烧的黄云。后院种了一片青竹,微分吹过,竹叶发出瑟瑟的清音,素的粉墙黛瓦掩映在这一片美景间……

    “阿妹,这里装点的还真不错啊。”娄英啧啧称奇的赞着高严的新院落。

    娄夫人望着这间院落,也勉强笑了笑,“是啊,他们光是修整就修整了两年。”除了比高家其他的院子精致了些外,也没其他什么特别的地方,当初她可是花了很大的心血将院落精心的修整了一遍,可陆家的人一来,连地上的青砖都翻了出来,就差没把屋架给拆了,就差没明着说看不惯高家的屋子了。这气派和当初乐平下降时也差不多了,唯一的区别就是乐平当初大婚时,皇家动用了几千名工匠,日夜不停的修整,不过三四个月就完成了,而陆家不过用几百人,一天还只工作四个时辰,轮上雨天还有休息,这一修就修了足足两年。院落里所有的家具,也是陆家派了工匠量了尺寸,一件件打造出来的。

    “陆家不愧是陆家,出手果然不凡。”娄英一路走来,地上的鹅卵石小道,每隔几步就有一个用不同色的鹅卵石拼成吉祥图案,花园中的花草树木,摆放的错落有致,有些大树一看就知道年份不短了。屋檐廊角并没有用彩绘图案,而是直接雕刻了无数精美的木雕,线条流畅、雕工精美、人物鲜活,显然雕刻的工匠技艺高深,绘图之人也出手不凡。花园之内,无论走到那个角落,看到的景色都能成一景。

    娄英夫家是关中士族河东薛氏,娄英夫家虽然只是和嫡系隔了很远的旁支,但公婆夫君在世之时,家境还算可以,娄英眼界要比妹妹高上许多,“阿妹,有人说好园七分靠养,这养院子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你看那些树木,枝繁叶茂,一看就是养了十来年,才移栽过来的,还有这些花树,别看现在不起眼,过上几年,这院子绝对能说美不胜数。还有你看这窗格,像什么?”

    娄夫人瞄了一眼,“桃花?”

    “不错,桃花是春天开的花,院子里目前桃花开得正艳,又有桃夭诗,用来装饰新房最好不过,但等夏天的时候,这些窗格肯定都会换了。”娄英肯定的说。

    “换窗格?”娄夫人困惑的问,“好好的换窗格做什么?”谁家没事会换窗格?

    “当然是为了应景,旁的人家或许十来年不换一次窗格,可像陆家这么这么讲究的人家,这窗格定是备上了许多种,随着花园花换了一种,这窗格定也会随景换了。旁人都当修一个院子,移栽些花木、盖几间房子就够了,哪里知道这里面学问可大了,光是在水上盖个水榭,也不一定是风。”

    娄英说着,有意瞄了娄夫人一眼,“这陆家近千年的富贵,论风富贵,是人家几十代润养出来的,有几个世家能比不上?你老说这个儿媳妇和善,看我看她将来未必比你那大儿媳好伺候,光说吃穿度用,比起她就有过之而不及。”

    娄夫人迟疑道:“不会吧,我瞧着陆大娘子挺乖巧的,也不曾听说她有什么奢靡浪费的事。”要说娄夫人目前最头疼的,就是乐平的度用,按说乐平是公主,有自己的封邑,养一个公主应该足够了。可郑启对功臣、对子民非常大方,对自己、对后宫、对子女却是非常小气,册封的封邑基本都不是富庶之地,连税收都只许他们收取十分之一。自大宋立国以来,宫殿还没有翻修过一次,据说后宫有不少地方已经漏水了,亏得郑启妃子不多,不然说不定会传出两三个妃子挤一屋的笑话。

    郑启小气也是没法子,先帝登基后就开始轻赋税,他继位后更是注重恢复民生,轻赋税、减徭役,皇家的内库迄今还是空的,高皇后身为皇后,贵夫人间流行的花间裙她一件都没有做过,衣服也是三四年才做一次新的,首饰更是从来没打过新的。皇后都如此,宫中嫔妃公主,平时也很少会有奢靡之举。而高家是行伍出生,对吃穿度用一向简单,一年内宅度用不过三千贯。

    而乐平进门后每月就要新作一条裙子就要一百贯,娄夫人无论都想不通,她那个知书达理的继女怎么会养出这么一个不知轻重的公主。偏偏高威轻飘飘的一句话,难道我们高家的媳妇还要自己养自己不成?乐平的开支,就成了公中支出,不动自己封邑了,娄夫人一个月脂粉钱也不过二十贯,二娘不过五贯罢了。

    “你不信?”娄英指着一间明显是书房的小厢房道:“你瞧。”

    娄夫人顺着姐姐的指向,就见一间装饰致的书房,院角种了一株芭蕉,蕉下有一套石凳椅,蕉旁有用太湖石围出的小池子,池中锦鲤悠游,娄夫人看了半天没看出什么来,“怎么了?”

    “你不觉得这里的小草长得特别好吗?”娄英说。

    娄夫人这才注意到院子里居然还种了不少小草,一片清新柔嫩的绿意,格外的讨人喜欢,“那又如何?”

    “这种草叫蒲草,不是一般的小草,按说如今都是三月天了,这蒲草不应该是如此新发的样子,显然有人翻了旧草,种上新的。我阿翁以前书房前也常种这这么一片蒲草,一旦新芽长老长长了,就有人立刻换上新的替代,光这项我阿翁每年就花费五百贯。”

    “五百贯?”娄夫人听得目瞪口呆,她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有人会为了书房外一点小草每年花费五百贯!

    “以陆大娘子的教养,自然不会做出一月做一件新衣的举动,可——”娄英一笑,“我阿翁在世之时,对金银俗物从不在意,就爱些风之物,有时候他会花上几千贯就为了一盆花或是一件古物,大儿媳你都养了,难道二儿媳你不养?”

    娄夫人只能苦笑,“谁让我们家尚了金枝玉叶不说,又迎了一颗稀世明珠呢?”

    “要说你们家也真怪。”娄英说,“按说父母在不分家,我夫君在时,除了我的嫁妆外,赚来的一针一线都是给高堂的,哪有像你们家一样,居然允许成年的郎君置办自己的私产,每年交点米粮就行了,平时家用开支倒是要从公中拿的。”

    娄夫人知道阿姊说的是高囧、高严两兄弟,高囧是天子近臣,又直属司隶校尉,平时莫说下官了,就是上官的孝敬都不少。高严在蓟州一待就是八年,随便一个卖卖都能赚翻了。按说这些产业都应该属于家族的,可高威却觉得这些是儿子赚来的,当年他打天下的时候,他老子也没拿他赚的,所以他也不拿儿子的。

    偏高囧、高严两人除了练武外,并无其他嗜好,身上衣服也是最简单的,故两人的到底有多少家底谁也不知道。为此娄夫人没少在高威面前提起让他举荐儿子高回当官的事,高威只说他阅历不够。阅历不够?当初高囧、高严十二三岁都上战场了,两人二十出头都已经是比两千石的大官了,他们阅历就够了吗?娄夫人咽下苦涩,“横竖他们都姓高,总归跑不掉的。”

    “你啊!就是太软弱了!”娄英不以为然,“你是嫡母,让他们孝敬你不是应该的吗?”

    “……”娄夫人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阿姊,她是高家的夫人不假,但高威原配那三个孩子她真不管上,尤其是高严元旦那一幕,真把她吓到了,至此之后她对高严避之不及。

    “阿妹,你真准备让阿回白身成亲?他两个也是比二千石的大员,一样是嫡子,他当个六百石的小官也不过分吧?我家荣娘也是河东薛氏的嫡女。”娄英说,娄夫人的儿子高回未来的妻子就是她的女儿。薛家在北地也算是一方大族,娄英是因为公婆和夫君相继去世,薛家虽没人欺负她孤儿寡母,可日子远没有公婆在时那么好过,娄英思忖了半天,干脆变卖了大部分家产,来建康投奔自己妹妹了。她的选择果然没错,到了建康后,不仅妹妹很热情的接待了自己,甚至她那位位高权重的妹夫,还让高回娶了自己女儿,这让娄英的心彻底的定了。

    “我再去问问吧。”娄夫人说的很是犹豫,高威对她还不错,但要说她的话能对高威有什么影响,那是做梦。

    “也不用太为难。”娄英说,“毕竟妹夫也有自己的难处,家里已经出了两个比两千石的年少官员了,总不能再出第三个吧。”

    娄英的话让娄夫人暗暗咬牙,从小到大阿回就一直被哥哥牢牢的压在下面,如果他都快成家了,难道真让他白身不成?他也是高家的嫡子啊!

    娄英望着妹妹变幻不定的神色,微微而笑。

    自从和姐姐谈过之后,娄夫人一直想找机会和高威说高回的入仕的事,但高威一直忙于政事和高严的婚礼,见高威兴致勃勃的询问着老管家各种婚礼的事宜,再三嘱咐婚礼不能出差错,就知道他对这件婚事的重视程度完全不亚于高囧的婚礼,娄夫人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提了。几番迟疑下,很快就到了陆希送嫁妆的日子。

    又恰逢是沐休,高威叫上高囧几兄弟,早早的就来到了高严的新居,给高严新居添点人气,娄夫人带着侍女正在做最后的轻点。高氏几兄弟几乎都是第一次来高严的新居,看到花园的不由连声称赞,高家可没有这么精巧的花园,练武场倒是有不少。

    “咦?二哥,这是什么?”高团和高严最熟,说话也没什么顾及,他好奇的指着一栋高严新居中,位置最好的向阳的砖瓦阁楼问,这阁楼有三层,看起来也不像是两人的寝室,走进就闻到一股略显刺鼻的味道,他忍不住捂住了鼻子,“这是什么味道?”

    “这是书阁,里面家具应该都是樟木做的,所以才会有这么浓的味道吧。”高严说。

    “书阁?”高威一怔,随即欣喜的问:“老二,难道你媳妇还会陪嫁书过来?”

    “先生曾和我说过,陆家女儿出嫁,陪嫁可以没有珠玉古器,但一定要有书。”高严说,所以他走之前特地让人盖了一间书阁。

    “对对!这才是书香世家嘛!”高威连声附和,想到高家居然也有一个书阁了,就乐不可支!哈哈哈——他们老高真是祖坟冒青烟了,才会娶到一个可以让老高家盖书阁的媳妇!哈哈哈——天底下除了皇家和那少有的几家士族外,谁还有能力盖书阁?他元昭平时在嚣张,可家里的书也顶多填满半个书房而已!高威一想到自己以后出门就能说自家有书阁了,不由眉飞色舞,更喜欢这个二儿媳妇了!这孩子一看就知道是福气人啊!就该是我们家媳妇!

    高回听得眼睛都亮了,“二哥,我以后可以来这里看书吗?”不经大脑的话脱口而出。

    众人顿时一静,高囧似笑非笑的望着四弟,高严眉头微皱瞪着他,目露寒光。

    “呃——我是说问二嫂借书……”高回连声道,“不是说要来这里。”

    “你阿嫂答应就可以。”高严没有拒绝,但也没有反驳,书是皎皎的,他无权给她做主。

    “嘿嘿,我知道!”高回幸福的望着那间书阁,也不知道这书阁能放多少书?二嫂是陆家出来的,陆家章天下,书应该很多吧。

    “郎君、少君!来了!嫁妆来了!”老管家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让他们都抬进来吧!”高威说道。

    “哎!”老管家连声招呼陆家的下人将嫁妆抬进来。

    时下流行富嫁富娶,为婚礼耗尽家财者不在少数,先帝和今上屡次下令禁止,但民间依然屡禁不止。高威之前和陆家六叔祖商议婚事的时候,两家人也谈到嫁妆和聘礼之事,高威对儿媳妇有多少聘礼完全不在乎,陆家也根本不会要高家半点聘礼,所以这方面讨论之时意外的和谐,高威对陆希的嫁妆只有一个大概。陆家递来的嫁妆单子,上面写着什么玉像、青铜之类的,比起乐平嫁妆那厚厚一叠单子,陆希就薄薄的几张。高威估摸着都是些古玩也没在意,就还给陆家了。可今天真正见到陆希陪嫁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震惊了!

    陆希的陪嫁队伍并不长,远没有达到十里红妆的地步,毕竟高家长媳乐平下降在前,陆希不可能越过长嫂,可数量不多,论起质量来,甩出乐平一百倍不止!撇去前面那代表陪嫁田的小小几块琉璃瓦当不说,接下来陆希的嫁妆,让高家兄弟大开眼界,高威跟着郑裕打家劫舍惯了,也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多稀世珍品出现。陆希的陪嫁中没有现钱,甚至连金银之物都很少,最多的就是各式的古董珍玩,商周时期各色精美的青铜器、先秦先汉的美玉玩件、前朝精美浑然如玉的瓷器……还有各式的珠玉宝石原石、璀璨华美的绫罗绸缎……陆止、陆琉对陆希的嫁妆,是精挑细选,非精品不要,两位神仙出手,陆希嫁妆里又怎么可能出现俗物呢?

    众人惊叹之余,也不奇怪,陆希的生母是前朝汝南长公主,萧令仪是景帝夫妻唯一的独生爱女,当年下降陆琉的时候,陆皇后和武帝的袁皇后几乎把前梁宫廷珍藏清扫了大半,袁皇后还对陆皇后打趣道,等阿仪生了女儿再嫁进宫给她当儿媳妇,这点嫁妆就还回来了。而陆希的祖母袁夫人是汝南袁氏嫡长女,当年陆氏一族在前梁喧嚣赫赫,陆止当年和谢芳成亲,嫁妆甚至把同为大士族谢氏都惊到了,如今这三人嫁妆几乎全给了陆希,陆希能有这么高质量的极品嫁妆并不奇怪。但是当陆家管家,读出陆希最后陪嫁的时候,让高威一下子站了起来!

    陆希足足陪嫁了三千本书籍!其中最珍贵的一百本居然是陆氏先祖亲手抄誉的孤本手抄本!陆航、陆机、陆朴、陆逊……陆说、陆璋、陆琉!这一连串名字,让大家几乎透不过气来,每一个都是青史留名的大人物啊,其中不乏书法大家!可以说这一百本书在很多人眼中是无价之宝!

    陆家的管事读到这些书的时候,心都揪疼了,若不是场合不对,他早就大哭一场了,一百本陆氏历代精英的手抄本啊!陆家统共也就五百余本,陆琉居然一口气拿了一百本给女儿当陪嫁,陆家的那些族老知道后,都气的破口大骂陆琉是败家子!当年陆止成亲,陆说都只敢拿了五十本,又在闲暇时抄了六年,给女儿抄满了一百本,让女儿陪嫁了过去,即使如此,都把谢家惊住了。而陆琉这次居然一口气拿了一百本!还不算他自己的!陆家各个族老已经虎视眈眈盯着陆希的肚子,谁都指着她早点生个女儿嫁回来,顺便把这手抄本也陪嫁回来,反正女婿人选都是现成的。

    等陆希的嫁妆彻底送完后,高威对高严道:“这些书暂时放在你新居里,我会尽快让人早演武场里建立个书阁,你那些书之后全放那里去。”高威原本想着陆希能有几十书陪嫁已经很不错了,却没想到陆希居然一口气陪嫁了三千本,高威手都有点颤了,这个媳妇娶的太值了!演武场是高家护卫最森严的地方,把书阁建在那里,是最保险的。他想了想补充道:“我会另外开辟一条道,让媳妇随时出去书阁的。”

    高严点点头,他也没想到皎皎居然会陪嫁这么多书,放在他院落里肯定不安全了,他可不想没事就来一个不相干的外人打扰他和皎皎的生活。

    陆希嫁妆正式摆放完,也不过是中午时分,高家的管事领着陆家人去吃饭,高氏父子也难得在一起进食,因喜欢陆希这个儿媳妇,高威连带对高严也和蔼了许多,甚至还嘱咐了高严不少夫妻和谐相处之道,高严低着头,高威说什么,他都应是。

    一起吃完午食,高威就回书房静坐了,高严正想回新居,就小刀通传,说施先生来了。

    阿叔来了?难道婚礼出事了?高严快步走进书房,见果然是施温,“阿叔你怎么来了?难道是婚礼……”

    “不是婚礼。”施温微笑着打断高严的话,“仲翼,你可有空?”

    “现在吗?有。”高严说。

    “那跟我一起地方如何?”施温说。

    “好。”高严立刻答应了。

    施温见高严没多问,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但又想起他马上要做的事,顿时又苦了脸,仲翼都二十有一了,身边就算没侍妾,难道还没女人不成?观主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bi他带仲翼去那个地方……施温想到陆止吩咐他的事,额头就冒汗,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啊!他今天真是有违先贤教诲了!

    且不说施温如何纠结,陆希和陆止到了建康后,日子过得也挺悠闲的,婚礼的事,陆家自有一套流程,长伯和长嫂打点的妥妥帖帖的,陆希每天要做的就是早睡早起,将身体调养到最棒。

    在将嫁妆送去高家后三天,就到了高严和陆希成亲的日子,当晚陆希原本以为阿姑会拉着她的手,教她所谓的男女敦伦大事,却没想陆止睡的比她还早,陆希眨了眨眼睛,难道她猜错了,古代女孩子结婚前,其实没有这个课程?可是等到了没想到,到了第二天一大早,陆止把她喊了起来后,就丢了一本画册给她,“诺,这个给你看吧。”

    陆希将画册翻开一看,果然是古代的chungong图!咦?这画册是谁画的?画的还真不错啊,线条流畅、将女子柔美丰腴的身材,已经贴身的薄如蝉翼的衣服完全的展现出来,那欲迎又拒的娇态也表现的淋漓尽致,可比之前导师给她看过的chungong图质量高多啊!

    “好看吗?”陆止见陆希看的目不转睛,嘴角一抽问。

    “好看,阿姑这画是谁画的?有大师的水准啊!”陆希惊叹的说。

    “不知道,估计是某个先祖吧。”陆止当年也问过阿娘这个问题,但是阿娘拒绝回答,估计她也不知道吧,但肯定是陆家先祖的手笔。

    “阿姑,这chungong画是送我的陪嫁?”陆希抬头问。

    “做梦!这是陆家给女儿祖传画册,不陪嫁,这才是你要带走的。”陆止指了一册画功粗劣的画册道。

    “太丑了,我不要。”陆希果断的嫌弃,她画都比这个好多了!

    真是好熟悉的对话啊,陆止心中忍不住暗叹,果然是报应吗?当年她也是这么跟阿母说的,“你喜欢就多看一会,等到了下午再换衣服也不迟。”陆止说,婚礼是在晚上举行的。

    “嗯。”

    陆止的侍女等陆止走出房间后,忍不住问:“观主,你怎么不和大娘子说的详细些?”

    “她一未出嫁的小娘子我能说什么?”陆止反问。

    “可是——”

    “不用可是了,我心里有数。”陆止思忖着,皎皎是女孩子,这方面肯定脸皮薄,和她说这事估计也是含糊应付,再说这种事情女孩子懂有什么用?男人才最主要的!鱼水之欢,可不是两人两情相悦是够了,希望施温能不负她所托。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