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文学名著小说 » 玉堂金阙 »  陆大郎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陆大郎

小说:玉堂金阙作者:看泉听风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武直收手,昂然站立于大厅之上,手中宝剑依然低吟不止,瓒也收手,将琵琶放于一侧,两人同时向珠帘内的陆止行礼。

    他们之前还困惑,来这里也有一个月了,陆止同他们见面从来不挂珠帘,怎么今天突然讲究起来,后来他们才发现原来里面似乎还坐着另一人,隔着珠帘隐约望去,见清微子对来人极为亲昵,两人似乎坐在一起,瓒略一思索就了然,能让清微子如此亲近,又必须要垂下珠帘的,怕是只有陆家大娘子一人吧?

    这时武直也想到了,帘中另一人的身份,比起瓒的内敛,他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好奇,目光直愣愣的瞪着珠帘里面的人影。瓒见武直如此,轻咳了一声,才让武直收回了目光。

    武直最后一招精妙绝伦,但还不起陆止、陆希的惊叹,有资格到她们面前献艺的人,基本上都有这手绝活,见惯了也就不怪了,陆希轻轻的拉了拉陆止的袖子,努了努小嘴,示意陆止把这两人打发了。

    陆止笑着起身,出了珠帘同两人说了几句,两人便退下了,陆止回头对掀帘出来的陆希问:“什么事,值得你这么急巴巴的过来同我说?”

    “阿姑,我想问你要个人。”陆希问。

    “好啊,是谁?”陆止爽快的一口答应。

    “奔霄。”陆希说。

    “奔霄是谁?”陆止怔了怔,她怎么没听过这个名字?皎皎总不会问她要个她都不知道的人吧?

    “……”陆希默然,“就是二傻。”

    “二傻?你是说阿景的侄子二傻?你要那个傻小子干什么?给你当跑腿也太小了些吧?”陆止疑惑的问。

    阿景是陆止两个男宠之一,阿景是陆家的部曲,武艺高强,陆止这些年敢肆无忌惮的四处云游,和阿景面面俱到的守护、照顾不无关系。阿景没成亲,他兄弟们倒是生了十来个儿子,二傻是他二弟的长子,今年才九岁,生的黑壮敦实,憨傻憨傻的。他一岁时没了娘,阿景的二弟续娶了后妻后,一直受后娘虐待。阿景一次难得回家,就见才二岁大的二傻坐在地上哭,屎尿拉了一裤子都没有人管,阿景就把这个侄子带在了身边。

    陆止平时清静惯了,突然来了个黑壮敦实的傻小子,到也稀罕,闲时无聊了,就爱让人把傻小子抱来逗逗,说起来“奔霄”这个名字还是陆琉嫌弃“二傻”难听,随口给他取得大名,意为夜行万里的良马。只是平时大家小名都叫惯了,难怪陆止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想让他做大郎的僮儿。”陆希说。

    “他?”陆止脸上露出显而易见的嫌恶,“他身边不是已经有七八的僮儿了吗?”

    “被耶耶都打发了。”提起大郎之前的胡闹,陆希忍不住皱眉,“连他那几个伴读都打发了。”

    “哦?他那怂样还能闯出让阿弟生气的祸事?”陆止稀奇的问。

    “……”

    “好嘛!”陆止面对侄女瞪视,无奈的摇头,拉着她继续坐下,又让人叫来阿景,“说说他闯了什么祸?”

    “阿姑,大郎还小。”陆希为陆大郎辩解了一句,“前日耶耶检查大郎练字,发现他练字的时候,有意偷懒……”她将前日晚上发生的事重复的了一遍,说完后陆希眼底闪过一丝阴郁,她本就不喜欢这个弟弟,他这么行事,让陆希添了几分厌恶。

    “我还是小看他了。”陆止啧啧称奇,果然是惯会取巧投机,像极了他亲娘!她转眼见陆希神色阴郁,知道她在想什么,安抚的轻拍着她的手,“既是如此,你要二傻做什么?那傻小子可不通诗,我之前教了他半天,他就能不当个睁眼瞎罢了。”说起这件事,陆止还有些郁闷,想外面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求她授课,她都不理,偏这傻小子看到她就溜!幸好还有个乖巧聪明的皎皎,不然陆止非揍死那臭小子不可!

    “只要不是睁眼瞎就够了。”陆希说,“奔霄xing子憨直耐xing,我想让他看着大郎做功课。”陆希说。

    “你——”陆止摇头笑道:“倒是会他着想。”二傻个xing憨直,又是陆止养大的,对陆止、陆希言听计从,陆希若是让他看着陆大郎读书,他定能不折不扣的执行,让陆大郎一点偷懒的余地都没有。

    “他总是我阿弟。”陆希淡淡的说道,对于陆大郎,陆希比陆止更膈应,但正如大母和自己说的,他是和自己一父同胞的兄弟,她不能不管自己亲弟弟。陆希不可能像陆言一样,对陆大郎进行体罚,她也做不了,不然常山公主非翻天不可,但给她找几个治得了他的伴读、僮儿还是可以的。陆希之所以对陆大郎不亲,一来是常山护得紧,二来也因为陆大郎的身世。

    陆琉和前妻感情极好,同表妹萧令仪成年七年,仅陆希一女,陆琉也没纳妾。后来萧令仪薨逝,陆琉再尚常山,两人结婚数年,也只得了陆言一女。就在陆希的祖母袁夫人担心陆家好不容承传的香火又要断了的时候,府中突然传出了一名姬妾有孕!可陆家上下还来不及为即将出生的小生命欣喜,这场惊喜就在常山的主持下,活生生的演变成了一出悲惨剧!常山在得知府中姬妾有孕后,居然下令让甲士把姬妾的肚子活活剖开,将腹中胎儿挖出,又让人塞了一包稻草缝进姬妾的肚子。

    常山这番举动,让袁夫人在惊气之下病倒了,陆琉也为此同常山大闹了一场。常山受了委屈,哭着入宫求母兄做主,却不想被自己的嫡亲兄长,也就当今圣上狠狠的训斥了一顿不说,还亲自让高皇后挑选了五名家世清白、姿容出众、个xing温柔的宫女赐给了陆琉,又警告常山再有此狠毒之举,就停了她的公主的封邑!圣上难得的大发雷霆,让崔太后都噤声了,更别说从小就敬畏长兄的常山。

    陆大郎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生的,但令人难堪的是,陆大郎的生母并非圣上的赐下的宫女,而是萧令仪的女官!也是陆希当时的礼仪女师!她在萧令仪忌日的前一日,穿着萧令仪生前最常穿的衣物,跑到了当时服用了五石散的陆琉面前,春风一度后,就有了陆大郎。这样的举动,无疑等于当着所有人的面狠狠打了陆希一个耳光,同时也侮辱了萧令仪!

    如果不是那时候袁夫人已经病重,唯一的心愿就是想在合眼前,见到孙子出生,陆琉是无论如何都不许陆大郎出生的。可即便这样,袁夫人生前再怎么劝解,陆希对唯一的弟弟都亲近不起来。对她来说陆大郎的出生,就是她和母亲的耻辱,为此她甚至足有一年没有和陆琉说话。最后还是袁夫人的病逝,让父女两人结开了心结。陆止同样也看不惯陆大郎生母无耻的举动,在大家的漠视下,陆大郎的生母生下陆大郎就难产死了。

    “也好。”陆止微微颔首,“他也渐渐大了,跟着我也没什么出路,还不如给大郎去当伴读。”

    陆希知道陆止对奔霄的感情不同,也有意安阿景的心,笑着说:“阿姑,你放心,我一定会给奔霄安排个好前程的,他现在还小,等再过个三四年,我就让他去阿兄那儿,让阿兄给他谋个出路。”陆希本身也很喜欢这个傻乎乎的小黑胖,当然不会让他在陆大郎身边当一辈子僮儿。三岁看老,她这阿弟,这辈子也就那样,活着让耶耶有个香火就好。

    刚入内的阿景听陆希这么一说,双目一亮,他是知道陆希口中的阿兄是高严,高家在军中的地位无人可及,若是陆希真肯让二傻跟着高严,高严看在陆家的面子上,怎么都会给他一个好前程的。二傻说是自己侄子,实则和自己儿子无异。

    “我一会就让二傻跟你走。”陆止说。

    “阿姑,耶耶都给他取名叫奔霄了。”陆希嗔道,就算jian名好养,二傻这小名也太难听了。

    “我倒是觉得二傻这小名挺好的,你耶耶就会矫情。”陆止不以为然。

    陆希哭笑不得,从袖中取出一封家书,“阿姑,敏行阿兄要回建康了。”

    “哦?阿纳要回来了?”陆止欣喜的问,“这臭小子一走走了五年,好不逍遥!”

    陆希说:“阿姑,等敏行阿兄回来后,你也回祖宅住吧。”家里稍微能制常山的,阿姑算一个,耶耶算半个吧?如果敏行阿兄回来,常山再闹,她说不上话,也有阿姑压制。两人口中的陆敏行,名纳,字敏行,是陆琉堂兄陆璟的次子。

    “好吧。”陆止有些不情愿的答应了,她就是看不惯常山,才一直长居道观,原本在袁夫人未去世前,她是一直住在主宅的,“对了,常山今天怎么想到来万松寺了?”

    “她想让候莹嫁给元尚师。”陆希说。

    “元尚师?元家的长子?她倒是会给女儿盘算。”陆止冷哼,不由转目看到也已经长大成人的陆希的时候,若有所思的微笑,说起来皎皎也大了呢!

    陆希被陆止的目光看的浑身发毛,“阿姑,你做什么这么看着我?”

    “皎皎也大了啊!”陆希笑叹道,“难怪我都老了。”

    陆希撇嘴,“等我老了,阿姑都不会老。”她姑姑是千年老妖。

    “胡说!”陆止轻敲她的额头。

    “观主。”姑侄两人正说笑间,管事悄然入内,屈身行礼,“外面几位娘子路过庄上,想在暂时歇息下。”说是暂歇,其实就是女眷想找个如厕的地方。

    “打发她们离开。”陆止眉眼也不抬的说,她xing子本xing孤傲,这个别庄等闲人都进不了,更别说在她别庄排污了。

    陆希起身道:“阿姑,时间也不早了,我要先走了。”

    “你今天不住下吗?”陆止问,“天色都晚了。”

    “阿姑,还有几天就是崔太后大寿了,我这几天还是住主宅的好。”陆希说。

    “也好,我让阿景送你。”陆止对阿景吩咐了一声,阿景屈身退出。

    “还有奔霄。”陆希提醒陆止道。

    “知道了。”陆止好笑道,“我都答应你了,难道还会反悔不成?”

    “我知道阿姑对我好。”陆希撒娇着说。

    阿景见天渐黑,路上还有积雪,干脆亲自驾车送陆希回家,奔霄骑着马在后面跟着。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