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魔法校园小说 » 神秘王爷独宠妃 » 《》第3卷 第一百四十三章 因为他是我父亲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卷 第一百四十三章 因为他是我父亲

小说:神秘王爷独宠妃作者:仙枫红叶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贺兰寻醉酒刚醒,听了阿峰一大段的劝他回去的话之后,更觉得头疼的厉害,俊逸的眉头紧紧的皱到了一起。

    只是那阿峰看着倒是个机灵的人,却也没有留意,还是自顾自的说着。白若雪本来已经站起身来准备回去的,瞧着这一幕,倒是有些不忍,便上前笑道:“这位小兄弟啊,你家世子刚刚才醒,想是饿了。如今你说什么,只怕他也是听不进去的。不如,你且下去张罗一下,给你家世子准备些清淡的食物端上来,让他先吃些东西,等精神了,再听你说可好啊?”

    阿峰经她这么一提醒,终于想起来自家世子是醉酒才醒,脸色还很难看。他连忙谢过白若雪的提醒,出门准备去了。

    白若雪瞧着阿峰匆匆跑出去的背影特别逗,活像是遇到了猎人的小白兔。她不由的弯着眼睛笑了起来。转念又想自己出来的时间太久了,看天色宇文清大约该回府了,她若是再不会去,只怕是要穿帮了。

    于是打算跟贺兰寻打个招呼,便赶回去了。

    可是转眼却见贺兰寻正盯着她出神,好像是看她,又好像是在想事情。

    “怎么了?酒还没醒呢?”白若雪素来跟贺兰寻说话都没正经惯了。

    贺兰寻回神,错开了落在白若雪脸上是视线,“你,什么时候来的?”

    “寻大世子,我可是一早就来了,等了你一整天呢!”提到这事,白若雪还是很怨念的。难得她乔装打扮骗过了旁人溜出了王府来找他,结果倒好,自己的事情竟也没有机会与他说。

    可是贺兰寻的反应却有些奇怪,竟不似以前那样,会顺着她的话开玩笑下去。而是紧紧的皱着眉头,好像在为什么事情困惑着一样。

    白若雪以为他是因为醉酒的关系,如今脑袋还不太清醒,便也不在意,只顺便数落他两句,说:“现在知道难受了吧,你这叫自作自受!有谁像你一样,一大清早把自己喝的烂醉啊?幸好是我来了,若是我没来,你是不是打算醉死啊?”

    白若雪这话虽然不中听,不过倒真真是关心他才说的,

    贺兰寻听了没有感动也就罢了,反而紧紧的盯着白若雪,好像她脸上有什么吓人的东西一样。白若雪被他盯的莫名其妙,伸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喂,你是不是哪不舒服啊?要不要我去给你找个大夫啊?”

    她一面说着,一面在心里思量着,该不会是酒精中毒了吧。只是瞧着症状倒还有些像是喝酒把脑子给喝坏了。

    贺兰寻终于对她的话有所反应了,他摇了摇头,“我没事,只是有些头疼,休息一夜就没事了。谢谢你,我喝醉了,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没有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吧?”

    白若雪一怔,脑海中闪过了早上的那个吻。

    她只当贺兰寻是喝醉了,将她错认成旁人。所以只是个误会而已。贺兰寻喝醉了,定然是不记得的,而她也不会说出来。因为说出来之后,两个人以后见面难免尴尬。

    贺兰寻是她在这个世界第一个相处起来完全没有障碍的好朋友,她是不愿意为了这样一个误会而影响到他们之间的友情的。

    只是贺兰寻问了这样的问题,她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件事情。

    不过她也只是微微一愣,旋即便做出非常吃亏的样子道:“可不是吗?你啊,喝醉了还真的是会折腾人啊,不但会撒酒疯,还吐的我一身都是,脏死了!”

    贺兰寻因为心中有事,所以并没有发现白若雪是故意在寻他开心,反倒是有些抱歉,“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喝醉了会这样!”

    这样规规矩矩的贺兰寻,白若雪还真是没有见过。这倒让白若雪觉得自己那这种事情寻他开心有些不厚道,便说:“好了,我跟你开玩笑的呢。其实你喝醉了,除了重了点,倒没别的不良嗜好。还是很乖的!”

    白若雪说着忽然瞥见窗外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想着宇文清这个时候一般都回府了,她也不能再耽搁了。连忙要跟贺兰寻道别,可是贺兰寻却抢在她前面开口了,“对了,你今日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有,不过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还是早些休息吧,我过两日再来找你。如今时候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白若雪说着便转身要走。

    “雪儿!”贺兰寻叫住了她,“有事就现在说吧,我明日就离开京城了!”

    “啊?”这倒让白若雪措手不及了,“这么突然?”

    “本来是打算呆上一段时间的,不过阿峰既然已经找过来了,我若是不乖乖跟他回去,我娘定会亲自杀过来的。可是我如今真的不想回去了,所以打算明早就离开京城。只要他们不知道我在什么地方,自然就不能逼我回去了!”

    “可是,你跟你爹之间为什么要闹成这样呢?他再怎么不是,也是你父亲。辛苦把你养这么大,难道说你几句也不行吗?”白若雪转身坐到了床边,语重心长的劝说着。

    在白若雪的印象中,贺兰寻从来不是个看不开的人,也不是个不懂事的纨绔子弟。此次这样跟家里卯上了,想来是真的遇到什么事情了。

    贺兰寻嘴角上扬,弯出一抹淡淡的弧度,却不是平日里玩世不恭的笑,而是无奈。

    “他骂我打我,甚至杀我,我都不会怪他的,因为他是我父亲,没有他就没有我。但是有些事情,就算他是我父亲,也是绝对不能容忍的!”贺兰寻的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波澜。

    白若雪知道贺兰寻真的跟阿峰说的一样倔的很,若是自己没想明白的事情,旁人说什么也是没用的。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