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穿越言情小说 » 凤囚凰 »  二百九十章 冲动是魔鬼(上)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二百九十章 冲动是魔鬼(上)

小说:凤囚凰作者:天衣有风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脸颊挨着脸颊,这样温存亲昵,楚玉微微喘息,双手按在他肩膀制住他,将脸别开少许,低声唤道:“容止。”

    容止见她目中水光闪烁,声音惴惴不安,心中了然,他平稳安然地应着:“我在。”

    楚玉松了口气,再唤一声:“容止……”

    “我在。”

    伴随着应声,一道而来的是失而复得的欣喜,这样珍重的心情从未有过,往后约莫也不会再有。

    有些满足地轻叹一声,楚玉双臂下滑,手掌捧着容止的脸容,认真看着,眼前很快又朦胧起来,她慢慢地合上双目,胆怯温柔地,轻吻容止的面颊,一连串细碎的轻触,好像蝴蝶的羽翼,但又似更温存数分。

    楚玉脸上已经如同火烧,霞飞双颊,红润的sè泽映在白玉肌肤上,宛如白玉珍珠伴着艳艳珊湖,平添几分少见的丽sè。

    容止随意半躺着,任她动作,目光凝注地瞧着,只见她双目紧闭,长睫微微颤动,分明是有些羞涩,却偏偏强自镇定,湿润的嘴唇sè泽鲜艳,呼吸都是滚烫的。

    容止抬手勾过楚玉的颈项,修长的手指宛如初开的花一般半拢半展,指尖划过她耳后细致的肌肤。

    楚玉双手抓紧容止的肩膀,只觉得全身的感官仿佛丝弦一般紧绷起来,全数聚集在耳后被触碰的地方,他指尖轻描淡写地撩拨勾画,偶尔有粗糙的伤痕擦过。

    可过了片刻,她又发觉,掌下的肩膀是**的,温热的肌肤边是粗糙的伤痕,这伤痕让她又莫名地慌张起来。

    张开眼,楚玉望着几乎又要被她推倒躺下。神情从容洒落的容止。

    现在容止已经不再是少年模样,他稍微长大了一些,看起来约莫有二十二三岁,骨架亦抽长舒展少许,但眉间地清丽高雅始终不曾改变,秀sè绝伦,一如初见那时。

    “……容止。”

    “我在。1——6——小说”

    楚玉鼓起勇气。更贴近一些,注视着他含笑的眼眸。

    他在。

    这样好容貌,好风致,绝世无双。

    他没有如泡沫般消散,不曾像chun雪般消融。不管经历了什么,他活了下来。

    脸上的热度持续不退,理智上知道应该抽身,可是心里却失魂一般地想要拥抱。

    “容止?”

    “嗯。”

    “容止。”

    “我在。”

    “容止,容止。”

    “我在。”

    “容止。容止,容止……”

    “我在,我在。我在……”

    温柔呢喃的细语声中,幽回交错着脉脉的情愫,楚玉垂目看着他**上身伤痕,几乎又禁不住有落泪的冲动。

    绿影叠嶂下,料峭chun风里,楚玉心里一半火热一半冰凉,又是羞怯得想后退,却又禁不住想上前亲吻拥抱。

    但是……会不会太过亲密……

    这正踯躅忐忑间。楚玉瞥见容止的眼神。

    温润地黑眸底漾着似笑非笑,带点儿揶揄的意味,微微地还有他所惯有的若有若无的了然嘲弄,仿佛在说她不敢。

    楚玉原本是真不敢的,但对上这目光。她瞬间便想起了从前地事。

    被这家伙欺骗了多少次?

    他总是这样什么都知道,好像什么都尽在掌握的神情……

    太可气了!

    脑一热。长久以来盘桓的理智顿时被炸得烟消云散,楚玉牙关一咬,手上用力把他完全按躺下,紧跟着抬腿跨过他腰侧,整个人坐在他身上——

    事过境迁之后,楚玉一直在后悔,当时她怎么就一下失去理智了呢?居然主动对他出手,这种事……这种事……她有什么可着急的啊?

    冲动是魔鬼。1——6——小说

    但眼下,楚玉脑里只有一股火焰四处乱烧,烧得连羞怯也暂时消退不少。

    居高临下看着笑吟吟的容止,楚玉脑有些发懵:要……要怎么做?

    她曾生活在资讯爆炸地年代,活了二十多年,要说完全不了解这方面知识那绝对是装纯,先别说学校的生理课,就是电影电视小说里,也能看到不少的相关内容,可是理论上地了解不意味着实际上可行,纵然一肚理论知识,在真正要付诸实践的时候,楚玉还是一下……懵了。

    是先亲还是先摸?上嘴还是上手?

    往哪里上?

    楚玉的目光忙乱慌张地巡回了一阵,目光便定在他胸口上方,虽然容止身上有伤,但肌肤完好的部分,肤sè还是如珠玉般光润,他左侧肩下锁骨线条柔和,楚玉咬了咬嘴唇,抖着手摸上去。

    容止忍耐压抑即将冲出口来的笑意,楚玉从来不知道,她这个模样最是有趣,看多少次都不会厌倦,自然,这一点,他是绝不会说出来的,

    指尖接触到的肌肤柔润温暖,但旁侧的粗糙地伤痕又带起满心的怜惜,楚玉抿了抿燥热的嘴唇,低头轻轻地吻了下容止的嘴唇,接着向下啄了下下巴。

    她呼吸之下,是温软带着微凉的肌肤,楚玉沿着容止地脖一路亲吻,嘴唇来到他肩头时,她感到容止手悄然地探入她的衣领,带些凉意地,曼斯条理地擦过她的颈,掀开她的外裳,却只掀开一半,便让楚玉的双臂挡着,没法全拉下来。

    “你……不准动。”楚玉红着脸,凑近容止的嘴唇亲吻,见他神情依旧淡定如常,目光清澈如水,不由得心中不忿,但在此方面,她实在谈不上老练,此时反而更为苦恼。

    紧紧地按住容止。楚玉弓身伏在他身上胡乱亲吻着,一直到了某处,她听见头顶上方,传来了一声低低的**,而下方一直放松的身躯,也在那一刻出现片刻的僵硬。

    楚玉抬头看去,却见容止淡定的目中终于出现了一丝不稳定的颤动。再低头看,却见是容止胸口下方,一处伤疤脱落,新生的肌肤带着浅浅地粉sè,带着濡湿的唇印。明显比旁侧更细嫩些。

    但再看向容止,却再也瞧不见那丝丝动摇。

    楚玉有些惊疑,不确定容止方才那一声是因为疼痛还是别的什么,她伸出手指,指甲剪轻轻刮过唇印尚未干透的地方。果然如她所愿地,容止抿著嘴唇,颊上微红。脸容侧向一旁。

    一只手沿着他伤痕的边缘向下轻柔摸索,楚玉终于听见容止喉咙深处传来压抑的**,低低地如同呜咽一般,他的手指紧扣住青石台边缘,柔和地眼眸之中隐约有湿润之意,呼吸微微急促。

    他平素总是那般从容不迫显得异常强大的模样,此刻难得一见任由摆布的脆弱,反而带着致命的魅惑魔力。教楚玉几乎要移不开目光来。

    手一路朝下,没过一会儿便摸上了有布料的地方,并好似摸着了什么,手指轻轻颤抖,楚玉脸上热度更上一层楼。知道自己摸到了什么。

    她几乎想立即拔腿就逃。但想起方才容止地眼神,脑海里又响起有些赌气的声音:不能停下来。停下来就是认输了!

    深吸一口气,楚玉转头,隔着布料轻轻握住……

    这回,容止的反应更剧烈了些,他的身体如同拉紧的弓弦一般紧绷着,喘息变得急促,目中仿似有星光闪动,颦眉地神情微微苦恼。

    楚玉本来已是极为赧然,却又不由自主地为他神情所惑,低头亲吻下去。

    嘴唇再度分开时,皆是喘息未定,楚玉直起身,忽然感到胸前一凉,惊讶地低头,她看到自己胸前的衣衫已经尽数敞开,白皙的胸口起伏在层叠衣衫之间若隐若现,腰间束带也不知何时落在了地上。

    垂下视线,正对上容止眼中狡黠地笑意,楚玉咬住嘴唇,不甘示弱地伸手去解他的腰带,她心中羞怯得厉害,手甚至不听使唤地抖起来,手指软弱无力,好几次都解不开。

    慌慌张张地扯下容止腰上束带,他的衣衫更彻底散开来,如此两人都是衣衫半解,就在这青葱竹林里,目光胶着相对。握拳,我很早就决心写女方主动的……还是一边害羞一边主动……太自我挑战了……流泪……感觉很难为情……写得我脸上好像火烧似的……(其实我看过的算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的时候没感觉,写的时候就不好意思得要命><

    h完后再有点点幸福生活就要完结了……好舍不得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