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 »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_分节阅读_27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_分节阅读_272

小说:重生清朝幸福生活作者:在在在兮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身上带着灵泉水,便过来找胤了。

    可惜,想象和现实的差距太大,这让钮祜禄氏有些泄气,胤对她,永远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从来没有一句的闲话。

    不过泄气之后,钮祜禄氏浑身又扬起了斗志!修仙便是逆天改命,她要是遵从命运的安排的话,她就不修仙了。

    胤对她越是冷淡,她对胤便越感兴趣。

    她发誓,总有一天,她要让胤拜倒在她的裙子下!

    钮祜禄氏心里的想法瞬息万变,这些胤并不知道,他在意的是钮祜禄氏已经研究出了医治瘟疫的方子“你既然研究出了方子,为何不连夜熬药,给那些病人服下?”胤很疑惑,有给他送药的空,何不去命人熬药?

    钮祜禄氏终于被胤打败了,如此倾国倾城的佳人在面前,胤却句句不离瘟疫,不离病人。听说四爷挺小资的,如此美好时刻,四爷为何不和她谈星星谈月亮谈人生谈理想?禄钮祜禄氏要抓狂了。

    “四爷说的是,您看我,忙得昏了头了,竟然把如此重要的事给忘记了。不过,现在时候也不早了,不如四爷陪我一起去命人熬药吧?您是皇子阿哥,又是王爷,您说的话,可比我的管用多了。”面对着胤的不解风情,钮祜禄氏瞬间想出了应对之道。

    胤闻言想了想,然后道“那你先等一下。”胤说完,便转身进了帐篷,回到书桌前,把摊开的信纸收起来,然后又出了帐篷。

    “走吧,把札萨克亲王也喊上,这里毕竟是他的领地,他的话,更好用。对了,顺带问一下直郡王,直郡王对此次瘟疫,也是很上心的。”胤声音不温不火。

    钮祜禄氏听了,胸口升上一股闷气,不知道是被胤的不解风情气的,还是被胤的公事公办气的。

    她应了一声是,然后随着胤走了。

    于是接下来,胤和钮祜禄氏一起,先是去喊了大阿哥。

    在大阿哥心里,他已经把钮祜禄氏当做自己的继福晋了,此时知道自己的继福晋连夜命人熬药的事,他自然是要搀和一脚的。

    不过,对于钮祜禄氏没有先找他而是先去找了胤这事,大阿哥还是破有微词的,但是此时不是谈论此等小事的时候,所以大阿哥什么都没说,很痛快的答应了胤的邀请。

    而札萨克亲王,他年纪比较大了,今天跑了一天,他很累,都躺在床上了,却被人喊醒,札萨克亲王有些郁闷,但又发作不得,只得跟着胤三人,一起去命人熬药。

    札萨克亲王身为此处的地头蛇,吩咐人按照钮祜禄氏开的方子熬药,熬完药之后,又看着人把药给那些病人喝下去。

    这样一通折腾下来,是真正的夜已深。

    札萨克亲王哈欠连天,和胤和大阿哥打了声招呼,便睡去了。而胤,也是礼貌的和大阿哥钮祜禄氏告别,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钮祜禄氏留在原地,看着一点都不留恋丝毫没有回头意思的胤,她心里暗叹一口气,然后对着大阿哥开口道“王爷,今日真是辛苦您了,如今夜已深,奴婢便告辞了。”

    此时月光已经不如刚才明亮,但是钮祜禄氏却依旧美好,大阿哥盯着钮祜禄氏的娇媚容颜,差点儿看直了眼。

    “什么辛苦不辛苦的,真正辛苦的,应该是钮祜禄格格,要是没有你,这瘟疫可就真的麻烦了,爷只是跟着闲晃罢了。”大阿哥脑子短路,大手一挥,便说出了“闲晃”二字。

    钮祜禄氏听了,在心里暗暗说了声“没脑子”,但是面上却不显“王爷这话,奴婢愧不敢当,夜已深,奴婢告辞了。”

    钮祜禄氏第二次提出告辞,大阿哥只得应了声,钮祜禄氏于是朝大阿哥行礼,转身走了。

    钮祜禄氏走了,大阿哥却没走,他盯着钮祜禄氏的背影看了一会儿,眼里露出势在必得的神色,然后才转身走了。

    钮祜禄氏自顾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有放出神识去留意大阿哥的神色,所以并没有发现大阿哥对她的企图。

    而胤回去之后,又用热水洗了遍澡,他谨遵钮祜禄氏的吩咐,务必保持个人的卫生,这瘟疫,他可是一点都不想沾染上。

    用热水洗过澡,胤浑身懒洋洋的,这几日,他的神经紧绷着,心里存着事,又连日赶路,到此时,他真的觉得疲累了。

    但是想起给婉如的信还没写,他强打起精神,命人泡了杯浓茶,然后坐在了桌前,快速的给婉如写过信之后,胤这才放心的进入了梦想。

    接下来,胤一行人又在此地停留了三日,以观察钮祜禄氏的药是否真的有效。

    让众人放心的是,钮祜禄氏开的方子很有效,吃了三天的药,这些人都已经明显的好转了。

    这个消息让众人振奋。

    于是胤提议,接下来他们虽然还沿途挨个的去瘟疫之地查看,但是钮祜禄氏的方子却可以赶紧派人传到瘟疫之地。

    对于胤的提议,钮祜禄氏不赞同,她的方子之所以有效,是因为她的灵泉水,这些年,为了防止灵泉水不引人怀疑,她经常往灵泉水里添加不同的药物,以改变灵泉水的外形。

    如今感染瘟疫的人有那么多,地区也有五处,这么多人,她的灵泉水虽然可以变幻成其他的药物,但是她怕她的灵泉水不够用呐。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八章 焦头烂额]

    禄钮祜禄氏坚持每到一个地方,治疗一个地方的病人,她不说理由,只是催促着众人赶路。众人没有法子,钮祜禄氏是神医,这场瘟疫全靠她了,所以众人只得听从钮祜禄氏的话,尽快赶路。

    于是接下来有一个月的时间,胤钮祜禄氏一行人全在奔波中度过,等到一个月后,胤一行人终于把感染了瘟疫的五个地区全转了一遍。

    而且这时候钮祜禄氏也查出了这次瘟疫的原因。

    牧民们把吃过的牛羊骨头随意丢弃,污染了水源,再加上夏季本就是疾病横行的时候,于是沿着这水源的五个牧民区全感染上了瘟疫。

    钮祜禄氏查明原因之后,干脆直接倒了几桶灵泉水到河流中去,顺便叮嘱牧民,切莫再污染乱丢垃圾。

    瘟疫的事情解决了,钮祜禄氏空间里的灵泉水也下去了不少,这可是把钮祜禄氏心疼的几晚上都没有睡好。

    她为了医治好瘟疫,为了换取康熙的一个承诺,她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这灵泉水是天地间的灵气经过亿万年凝聚而成,对于凡人来说,可以医治百病,但是因为灵泉水神奇,所以凝聚的时间就特别长,钮祜禄氏以前为人治病时,用的很少,可以忽略不计,所以钮祜禄氏一点都不心疼。

    这次治疗感染瘟疫的人,她用了将近三分之一的灵泉水,这是真正的大出血,钮祜禄氏因此心疼的好几晚睡不着。

    因此钮祜禄氏决定了·以后这灵泉水,尽量省着用,谁知道以后还会发生什么事呐。

    不过,正因为如此,钮祜禄氏看向胤的眼神更加的火热了,她为了得到胤,她付出了太多太多,用金钱都没有办法计算。她如今就算是想回头,也舍不得了。

    既然舍不得·那么就尽力把胤给抓在手里。反正现在是在外面,不是在驻地,更不是在京城,没有那么多人干涉,她可以尽情的按照自己的想法来。

    于是这一个月来,钮祜禄氏以病人为借口,不管什么事,她都找胤,比如一起去探望病人,一起查看药材是否够用·一起向皇上写折子禀明情况等,甚至很多时候都是没事找事,只为接近胤,和胤培养感情。

    不止如此,在为病人忙碌的同时,钮祜禄氏还不忘关心胤的身体,这些日子每日要么赶路,要么接触病人,所以钮祜禄氏为了防止胤染病,便时不时的给胤端点空间里的灵果·顺便隔三差五的熬个补汤药膳。

    要不是钮祜禄氏没有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她甚至想为胤缝补浆洗衣物,胤平常出门·不爱带丫鬟,随身的都是从小便跟着他的贴身太监,他的衣食住行都由这些太监照顾。

    于是钮祜禄氏瞅准这一点,想在胤身边扮演一下贤妻良母,洗手作羹汤,亲手为胤缝补、浆洗衣物等。

    洗手作羹汤这点钮祜禄氏做到了,但是缝补浆洗衣物这点,钮祜禄氏没有机会做到·她还是有点理智的。她在心里告诫自己·过了明年,她便能光明正大的和胤在一起了·再忍忍,再忍忍。

    钮祜禄氏如此明目张胆如此频繁的接近胤·下人们或许还没有感觉出来,但是大阿哥却是明显的不满了。

    大阿哥是把钮祜禄氏当做自己未来的继福晋看待的,如今这个继福晋接近其他的男人,大阿哥如何能坐得住?

    大阿哥和大福晋以前也算是恩爱,如今大福晋去了,大阿哥心里还残留着对大福晋的温情,但是经过这一个多月和钮祜禄氏的朝夕相处,大阿哥慢慢的对钮祜禄氏上心起来,慢慢的忘记了大福晋。

    钮祜禄氏是美人,倾国倾城的美人儿,这个美人不仅容貌好,也是个有真本事的,一身医术尽得仙人真传,能够起死回生,从鬼门关把人救回来。

    而且这个美人不止如此,她身份尊贵,性子又好,待人从来都是温声细语,和他说话时脸上一直带着浅浅的笑意。

    还有,这个美人还能洗手作羹汤,能真正的下厨房,面对着病人,面对着艰苦的日子和环境,她没有说过一声苦,没有叫过一声累。

    总之,在大阿哥的心目中,钮祜禄氏容貌好,身份高,医术好,价值高,性子好,品质良,一句话,让钮祜禄氏做他的继福晋,他很满意

    大阿哥对钮祜禄氏上了心,他慢慢的观察出了钮祜禄氏待胤的不同来,这可是让大阿哥气急,他生气的是钮祜禄氏的有眼无珠,竟然看上了不求上进懒散度日的胤,他更加生气的是,这胤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竟然迷住了钮祜禄氏!

    大阿哥从来都不是一个有脑子的人,他是一介■册,和其他阿哥比起来,他的脑子构造有些简单。当他对胤生气时,他便直接找上了胤。

    胤最近忙的焦头烂额,每日都是一上床便立马沉入了梦乡,这日,胤回到自己的帐篷之后,照常沐浴后给婉如写信,写完给婉如的信之后,又给弘晖写信,待写完信,胤便准备安置了。

    这时候,大阿哥找了来,大阿哥深夜找他,胤只得又穿上衣服,命人上茶,待落座之后,大阿哥先是说了几句这几日的情况,一副和胤闲聊的样子。

    胤累极,此时只想睡觉,但是面对着东扯一句西拉一句的大阿哥,胤只得打起精神强撑,大阿哥慢慢的把闲话说完之后,终于开始说起了正事“四弟,你觉得,钮祜禄氏如何?”

    大阿哥不得不如此委婉,他大脑构造虽然简单,但还不是有脑子的,钮祜禄氏是秀女,胤是地位不输于他的王爷,这两个人要真是看对眼了,大阿哥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听见大阿哥提钮祜禄氏,胤眼皮跳了跳,他此时已经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钮祜禄氏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医术,实属了得,此时瘟疫,她是最大的功臣,待回到驻地,皇阿玛对她的嘉奖,是绝对让人惊叹的。”

    胤不知大阿哥突然提起钮祜禄氏的目的,他只能捡场面上的话说。

    对于钮祜禄氏,胤是想当头疼的,面对着钮祜禄氏的嘘寒问暖,温柔小意,胤是避之不及的。

    他不知道钮祜禄氏是抽什么风突然缠上他了,他只知道钮祜禄氏身为待选的秀女,他绝对不能和钮祜禄氏多接触。

    但是每次钮祜禄氏来找他的借口都是那么的光明正大,让他拒绝不了:钮祜禄氏为了瘟疫之事来找他,他拒绝不了;钮祜禄氏为他送汤送药送水果,打着为他身子好的幌子,非得亲眼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