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 »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_分节阅读_186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_分节阅读_186

小说:重生清朝幸福生活作者:在在在兮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露出标准的假笑“这位先生,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们找其他人问路吧。”

    婉如觉得这个男人太莫名其妙了,再继续待下去,婉如觉得很危险,碰到危险,婉如直觉的就要回避,要逃跑,婉如后悔自己刚才多嘴了,直接把路指了就完了嘛,多嘴!该打!

    婉如说完这句,不待男人回答,便扭头就走,可是她走了还没有几步路,肩膀便被人给拽住了,婉如回头,那男人竟然追了上来。

    “你干嘛?!”婉如有些微怒,看这人的穿戴,人模人样的,结果却做出这样的动作,婉如心里不高兴。

    见婉如的眉头皱了起来,那男人赶紧道歉“对不起,同学,我只是,我只是想问一下你的名字。”见婉如生气,那男人竟然有些紧张,刚才的气定神闲不见了“我叫王思禛,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这男人竟然先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婉如有些懵,她又不想知道他的名字,他这是要干嘛?想到此,婉如皱眉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额……”男人语塞了一下,然后他也直接道“我没有其他意思,我觉得你长的像是我的一个故人,所以我就想问下你的名字。”

    故人?!呵——这是八百年前的搭讪方式吧?

    不过,婉如笑了,再纠缠下去没意思,她决定速战速决“我叫赵婉如,我可以走了吧?”婉如说着,不待那男人回答,抱着书就离开了,这次,这个名为王思禛的男人没有再追上来。

    直到婉如的背影都看不见了,王思禛还在呆呆的看着前方,司机大哥先是擦擦脸上并不存在的汗水,然后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道“王总?咱们该走了吧?”

    刚才他王总的表现,让他大跌眼镜,他跟了王总好几年,还从来没有见过王总这个样子呢,想不到,王总搭讪女孩子的方式还挺老套的,司机大哥在心里悄悄的评价。

    不过,刚才那女孩……司机大哥心里暗自琢磨,也太普通点儿了,唯一的优点,就是清纯了,难道,王总喜欢清纯些的?

    正在司机大哥心里歪歪的不亦乐乎的时候,王思禛发话了“去查查那女孩的简历,关于她的一切,今天晚上睡觉之前,我要见到。”说完这句话,王思禛便转身,打开车门上了车。

    “是”司机大哥很干脆的应道。见王总上车了,司机大哥又赶紧拦住了一个男同学,问了大门口到底怎么走,这次这位男同学很干脆,一句废话都没有,直接指明了道路。

    于是这次,司机大哥终于顺利出了校门。

    再说婉如,婉如转身走了之后,脑子开始了联想,以这男的说话来看,主动询问她的名字,然后又告诉自己他的名字,难不成,那男的,对她一见钟情?

    这个念头一出现,婉如便把它给赶出脑海里了,她有几斤几两重她自己明白,她吸引个男同学还可以,让她吸引社会上的成功人士,她只能自嘲的呵呵了。

    这件事只是个小插曲,婉如只是惯常的歪歪一下,然后又抛到脑后了,下午没有课,于是婉如一整个下午和晚上都花在了《雍正事典》上面,花了这么长的时间,婉如终于在睡觉前把这本书给看完了。

    看完之后,婉如又是感慨颇多,雍正在位十三年,差不多每个月都有新的命令出来,在管理国家方面,每一个命令每一道圣旨都是经过大臣们讨论的,都是经过雍正的深思熟虑的。

    雍正四十多岁才登记,人生已经过了一多半,前面几十年的履历,让他的思想成熟,于是他一上台,便进行改革,尽力的为大清这艘船缝缝补补,填补漏洞,想起野史上所说的关于雍正的种种死法,婉如只相信一种,雍正是被累死的。

    带着对雍正的怜惜,佩服,崇拜等情绪,婉如又陷入了梦中——

    婉如觉得身子很累很痛,特别是下面,火辣辣的疼,而且肚子那里也是,瘪瘪的,很不舒服。婉如觉得耳边很吵,有一个人一直在她耳边絮絮叨叨的讲话,偶尔,她还听到小孩子的哇哇哭声。

    婉如的眉头皱了起来,她现在浑身上下都是不舒服的,心里有些烦躁,再加上小孩子的哭声,她心里更加的烦躁,婉如忍不住想要张嘴,想把那扰人的声源给清理掉。

    她浑身没有力气,即使张嘴这个简单的动作,她也得费好半天的劲儿,正在她的嘴微微张开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个男声“如儿,如儿!你醒了?你醒了?!”

    这个男声很激动,而且还挂着哭音,声音很熟悉,婉如暗自忖度着这声音是谁的。

    不过她还没来及思考,这声音又传了过来“如儿,如儿,我是胤禛,我是胤禛,你睁开眼看看我啊,我是胤禛啊。”这次的声音里透着着急,透着担忧。

    胤禛?婉如钝钝的脑子思索了一下,胤、禛,胤禛不就是她的丈夫吗?!想到这里,后面的事情一连串的,婉如全想起来了,是了,她在生孩子,孩子生下来之后,她貌似就大出血了。

    然后她就昏过去了,所以现在,她是苏醒了?

    想到此,婉如已经微微张开的嘴奋力的吐出了一个字眼“胤禛”声音很飘渺无力,伴随着这声胤禛,婉如尽力的睁开眼睛。

    她不声不响的昏迷过去,胤禛一定很着急,一定很担心,她要赶紧睁开眼,她要看看胤禛的情况。

    终于,在婉如的努力之下,她终于睁开了眼睛,她睁开眼睛的瞬间,她听到了胤禛的哽咽声“是我,是我,如儿,是我”

    睁开眼睛,映入婉如眼帘的,便是胤禛那张憔悴的面孔,胤禛见她睁开了眼睛,胤禛激动了起来,他竟然扑在了婉如身上“如儿,你终于醒了,你吓死我了,你吓死我了!”

    婉如被胤禛猛的一压,她差点又背过气去,她闭了闭眼睛,睁开之后虚弱的开口道“爷,你压得我透不过气儿了。”

    婉如的声音很小很飘,但是胤禛听的很清楚,他赶紧翻身到旁边,小心翼翼的开口道“这次呢,这次呢?”

    婉如费力的笑了笑,然后开口道“现在好多了。”

    听到婉如说她好多了,胤禛的心稍稍放下,他开口道“如儿,你现在觉得怎么样,身上还痛吗?需要我叫张太医吗?你渴不渴,要不要我给你倒点水?”胤禛被婉如的醒来搅合的心欢喜,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他的高兴,于是他便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他抱着宝宝,一直躺在婉如的旁边,他不敢闭上眼睛,一会儿看看宝宝,一会儿看下婉如,半夜的时候,宝宝从饥饿中醒来,于是胤禛没办法,又唤来奶娘,但是宝宝依旧是不吃。

    胤禛无奈,只得抱着宝宝来回的走动,边走边安慰什么不哭啦,不哭啦,在婉如昏迷的时候,胤禛化身为奶爸,尽力的照顾着他的儿子。

    宝宝哭了一会儿,大概是哭累了,慢慢的止住了哭声,然后慢慢的睡着了,胤禛于是又把他放回婉如的身边,胤禛经过宝宝的哭闹之后,深感养儿不易,他又絮絮叨叨的和婉如发感慨,说他的心得。

    说道最后,看着依旧昏迷的婉如,胤禛又想哭,当年佟佳氏没了的时候,他还是小孩子,所以他可以尽情的哭闹,但是现在,他都是有孩子的人了,他不能再哭了。

    他是婉如的天,是他儿子的天,他要坚强,他要为他的亲人撑起一片天空。

    所以他不能哭。

    第二百五十六章 喝药喂奶

    于是胤禛就这样,边在心里给自己打气,边着急的等着婉如醒来,如今婉如真的醒了,胤禛,他的高兴用言语无法表述。

    婉如自然瞧见了胤禛因为激动而有些发抖的身子,她脸上浮现了一个笑容“爷,还是先让张太医过来给我瞧瞧吧。”婉如觉得浑身都痛,她现在希望张太医能给她弄一些止痛的药,当然,这是清朝,很可能没有止痛的药,

    听见婉如的话,于是胤禛便急急的冲了出去,菊雪竹雪兰雪还有张太医几个人,全都在外间候着,吴嬷嬷和觉罗氏年纪大了,即使她们熬不了夜,但是此时也都在外间候着。

    见胤禛突然冲了出来,几个人都赶紧围了上去,胤禛匆匆的说了句福晋醒了,便拉着张太医进了产房。

    一听婉如醒了,几个人脸上都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她们一个个喜笑颜开,赶紧也跟着进了产房。

    进去之后,张太医正在给婉如把脉,于是她们也不打扰,静静的站在一边,而婉如见她们进来,见她们脸上关心的神色,她朝几人露出了一个笑,算是安抚一下大家。

    张太医给婉如仔细的号了脉,他脸上一向平静,婉如也看不出他心里是怎么想的,婉如现在最在意的是,有没有止痛的药,所以见张太医不开口,婉如忍不住开口“张太医,可有止痛的药?”

    婉如也顾不上丢人,直接问了出来,生孩子的痛,真真是把她的身子给撕裂了俩半。

    见婉如这样说,张太医恭敬的回答道“福晋,奴才给你开的方子里,自然有止痛的药材,您就放心吧。”

    听见张太医这样说,婉如只得做罢。

    张太医这才又对旁边的胤禛说道“福晋此时能够醒来,便说明福晋不会有生命危险了,但是福晋的身子还是很虚弱,需要好好的调养,奴才待会儿再给福晋开个方子,福晋以后就照着方子用药,假以时日,福晋的身子慢慢会好的。”

    “那这次,会不会落下什么病根?”胤禛很关心的问道。

    “这个奴才还不敢确定,得过段日子,看福晋身子恢复的状况,奴才才能判定。”张太医说完这个,转而又安慰胤禛道“不过四阿哥放心,福晋的身子一向康健,奴才相信,福晋会很快好起来的。”

    听见张太医这样说,胤禛即使着急也没有办法,他看看婉如,婉如朝他笑了下,胤禛下意识的也回了一个笑容,然后他对着张太医开口道“张太医,那你出去开方子吧。”

    张太医行礼,然后又嘱咐道“福晋刚醒来,还很虚弱,万不可吵到她,待会儿各位看过福晋之后,还是尽快的出去,让福晋好好休息。”

    众人应是,于是菊雪便引着张太医去开方子,张太医出去之后,觉罗氏吴嬷嬷围了上来,觉罗氏眼泪已经流的满面了,她抓着婉如的手,抽噎的开口“如儿,你受苦了。”吴嬷嬷也跟着点头。

    可不是,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婉如从小长大,都没有受过一点儿累没有受过一点儿苦,顺风顺水的活到现在,婉如这下子吃的苦头,可是比她之前俩辈子加起来还要多。

    大难之后见到自己的亲人,见到自己的额娘,婉如双眼也涌上了泪水,她泪眼婆娑的点头“额娘,好疼。”

    “傻孩子,生孩子哪有不疼的,熬过去就好了。”觉罗氏安慰她。

    婉如听了,只得说点别的,这时候她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儿子,醒来这么久,还没有见过自己的儿子呢,想到此,婉如赶紧走看右看,然后急切的开口道“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呢?”她拼了半条命生下的孩子哪儿去了?

    孩子一直是胤禛抱着的,胤禛知道在哪里,见婉如着急,胤禛赶紧上前道“孩子在你旁边,爷刚才放在床里面了。”

    胤禛说着,跪在床边,把里面的宝宝给抱了出来。他刚才见婉如醒了,于是一时激动之下,便把宝宝放在床里面了,胤禛和婉如这对新上任的父母,对宝宝的存在还不适应,于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