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 »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_分节阅读_18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_分节阅读_180

小说:重生清朝幸福生活作者:在在在兮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r/>

    三阿哥说完这话眼圈一转,他盯上了同样跪在地上的产婆,他又开口道“或者是,是这婆子为了保命而无端陷害李氏?”三阿哥觉得后者的可能性很大。

    不怪三阿哥这样想,李玉柔毕竟是他的女人,如今出了这样的事,他脸上也很是无光,所以三阿哥特别希望此事是个误会。

    而且李玉柔平日里给三阿哥的印象,的确是柔柔弱弱的,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说话细声细气,对下人从不苛待,而且三阿哥平日里和李玉柔说些史事,李玉柔也表现的忧国忧民,和三福晋这种大字不识几个的人有着很大的区别,这样善良的李玉柔,怎么可能去害别人呢?

    况且,李玉柔是他三阿哥胤祉的人,一年到头都待在他的后院,一年中见婉如的次数屈指可数,更别提有她和婉如有什么恩怨了,怎么看,她都没有动机去加害婉如啊。

    李玉柔和婉如,俩个人八竿子打不着嘛,李玉柔害了婉如,她一个三阿哥的侧福晋,她能得到什么好处?

    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李玉柔就是一个良善之人,是没有动机去加害婉如的,这是三阿哥的心声。

    三阿哥这话一出口,不仅是胤禛和太后佟佳蕙等人,就算是最后过来的胤祥太子夫妇都觉得三阿哥这话大大的不妥,三阿哥保护自己人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刚才的情况已经表明了啊,凶手就是李玉柔。

    他们虽然没有瞧见太后审理那产婆的情景,但是后来胤禛追打李玉柔的时候,他们可是全都瞧见了,要是李玉柔是冤枉的,她至于跑吗?在胤禛打她的时候,她至于不吭声吗?

    既然三阿哥也已经听说了,三阿哥干嘛要质疑太后呢,乖乖把一切交给太后,听太后的审讯不就完了吗?

    此时众人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李玉柔,果然是得三阿哥的宠,她把三阿哥迷惑的不轻,三阿哥为了她,竟然都质疑太后的论断了。

    这三阿哥,真是读书读傻了。

    众人心里都这样想,太后心里当然也这样想,她满腔愤怒的准备好好审问李玉柔,可是三阿哥一来,头一句就是说她可能审错了。

    太后平生也没有审理过什么案子,她一生没有掌过后宫的实权,好不容易第一次审案子,结果三阿哥过来第一句话就推翻了她的结果。

    太后心里有些生气,本来就气愤的心情因为三阿哥的话更加的生气,再见到三阿哥先是瞅了眼李玉柔然后才回答她的话,太后的生气直接表现在了脸上了。

    如今人证在,而且李玉柔刚刚心虚逃跑的表现都证明了婉如血崩这件事就是李玉柔所为,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三阿哥还在执迷不悟,太后很不高兴。

    太后身居高位,连康熙在面上也得供着她,不会反驳她的话,自从孝庄死后,她就不需要低调,也不需要隐瞒自己的真实情绪了,是以此时她的不高兴都表现在了脸上。

    太后冷冷开口道“老三,你这是认为,哀家刚才错了吗?”

    听见太后这样说,三阿哥跑偏的神经终于回到了正路上,他赶紧躬身回答道“胤祉不敢。”

    “既然不敢,你就先站一边去,你且看看,哀家到底是错了没有!”太后随手指了一地儿,三阿哥于是立马乖乖的过去了。

    太后见状,脸上的不满少了些,她转过头,看到地上跪着的产婆和李玉柔,她清清喉咙,然后开口道“乌喇那拉氏”太后喊的是那产婆,那产婆听到太后叫她,她赶紧跪直了身子听训。

    “乌喇那拉氏,你说指使你向四福晋下毒之人,便是三阿哥的李侧福晋李氏,那你看看,在你边儿上跪着的,可是指使你之人?”

    那产婆看了李玉柔一眼,她老实的点头道“就是面前的这位李侧福晋,当日奴婢正为四处筹钱而发愁时,正是面前的这位李侧福晋突然出现在了奴婢面前,告诉奴婢她可以为奴婢儿子还高利贷,但是她要求奴婢为她做一件事,奴婢救子心切,便答应了她。”

    那产婆巴拉巴拉把当时的情景给说了一遍。

    结果产婆说完这话,太后还没有开口呢,三阿哥倒是先开了口“你这婆子切莫血口喷人,爷的侧福晋一直待在爷的后院里,她怎么会知道你急需钱用,而且她哪有空子突然出现在你面前?!”

    听了三阿哥的话,那婆子立马回道“李侧福晋如何得知奴婢急需钱这点,奴婢也不知道,反正奴婢知道的是,李侧福晋出现在奴婢面前的那天,是二月初十。”那产婆把李玉柔和她见面的确切日期给说了出来。

    听见产婆这话,三阿哥的脸色难看了,因为二月初十这天,李玉柔确实不在宫里,她出宫见她爹娘去了。

    过了年,李玉柔便一直向他请求想出宫回去看看,她进宫也好几年了,再没有见过她的爹和娘,如今过了年,见到的都是其他人合家欢的情景,所以今年她最大的愿望便是回去见她爹娘一面。

    李玉柔哭哭啼啼的在他面前说什么她爹娘辛苦把她养大,她不能在爹娘面前尽孝,是她的不应该,是她不孝,如今这几天在梦里经常梦到她的爹娘,所以她想着是她爹娘想她了,所以她就求三阿哥发发慈悲,让她出宫回府和爹娘相见小聚。

    三阿哥被李玉柔的叙述感动到了,他也被李玉柔的孝心感动到了,自从李玉柔生了他的长子之后,他便待李玉柔很是宠爱,如今李玉柔想要见爹娘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去就去吧。

    于是有着这样想法的三阿哥,便放李玉柔出宫俩天,李玉柔出宫的那天是二月初九,回宫的那天是二月初十,不过二月初十那天,李玉柔是快到宫禁了才回宫。

    李玉柔解释说是她爹娘太想她了,所以她就多留了一会儿,反正这事也不大,所以三阿哥听听也就过去了。

    如今听那产婆提起,三阿哥的脸色很是不好,那俩天李玉柔的确是不在宫里,李玉柔有作案时间了。

    第二百四十八章 李玉柔的决定

    三阿哥脸色臭臭的不吭声了,见三阿哥如此,在场的人自然都信了那产婆的说辞,于是太后便接口“李氏,乌喇那拉氏所说的,可是属实?”

    李玉柔听见太后问她,从痴呆中回神,她先是环顾了一下四周,除了三阿哥外,剩下的人都对她怒目而视,李玉柔心里涌上了感动,即使三阿哥比不上胤禛,即使三阿哥喜新厌旧,但是三阿哥对她,还是有些真心的。

    在这个场合,三阿哥还记着维护她,她混的不错,她笑了,她满是血污和尘土的脸上出现了笑容。

    她笑自己的傻,三阿哥对她真心以待,哪怕这些真心不多,她为什么不好好的抓住眼前的三阿哥?她看不到眼前的三阿哥,只顾着去追求那虚无缥缈的宫妃位置,她真傻,真的。

    李玉柔现在很后悔,很后悔很后悔,同时她也觉得自己的行为很搞笑,她以前在胤禛面前搔首弄姿,忙活着勾引胤禛,可是胤禛呢,对她是真真的厌恶吧?要是胤禛对她哪怕是一点点意思的话,刚才也不会那样的打她了。

    想起她以前自作多情的想法,想起她以前的自作烦恼,想起之前她勾引胤禛的片段,再对比一下胤禛刚才对她的态度,李玉柔笑了。

    她被自己给逗笑的。

    她不敢相信,她以前竟然那么傻,那么的拎不清,看不透。

    她之所以落到这个地步,全是她咎由自取。

    她刚才一直在想,她今生还刚开始,她是怎么样就落到这个地步的,此时李玉柔面临着生死决判,她的脑子从来未有过的清醒,她在心里暗骂自己傻,她是天底下最傻的人。

    她之前一直在为胤禛而摇摆,就算是生下弘晴之后,她还在为胤禛而摇摆,她还在做着上辈子*妃的美梦,她不愿意面对着现实。

    她一方面讨好着三阿哥,和三福晋争宠,一方面她心里还挂扯着胤禛,她放不下胤禛,同样的,她也放不下对乌喇那拉氏钮祜禄氏和年氏三人的仇恨。

    总之一句话,她还是放不下前生的事。

    她现在已经很幸福了,作为一个妾室,她现在把人三福晋一个当家主母给压的死死的,她应该无所求了,但是她就是还是不满足,她还妄想着去报上辈子的仇。

    她在生下弘晴之后,曾经有那么一段日子,她很犹豫,也有些迷茫,她不知道她是应该守着弘晴过日子,还是应该继续去勾引胤禛,她经过一段日子的犹豫之后,她终于决定,还是去勾引胤禛。

    但是这个决心下了没有多久,她又犹豫了,她面对着可爱的弘晴,面对着三阿哥对她的浓情蜜意,她有些迷失,她不知道,到底是那虚无缥缈的宫妃重要,是上辈子的仇恨重要,还是她这辈子的日子重要,于是她就这样继续矛盾的生活着。

    直到她听到了婉如怀孕的消息。

    听到婉如怀孕的消息之后,李玉柔坐不住了,她的心里长满了名为嫉恨和不甘的杂草,这杂草搅的她日夜难安。

    她不甘心,一点儿都不甘心,她自然知道婉如这胎是男孩子,她生的是胤禛的嫡长子,这辈子,婉如本来就得胤禛的宠爱,胤禛为了她,竟然没有纳小,婉如本来就比上辈子幸福,幸福的让所有女人眼红。

    当然,眼红的女人中,也包括了李玉柔,这要是婉如再生下了胤禛的嫡长子,那么胤禛会对婉如更加的宠爱的,婉如的幸福,会刺瞎了李玉柔的眼的。

    想到婉如的笑脸,李玉柔只是犹豫了那么一下,她便决定了,即使她不能再重新回到胤禛的怀抱,即使她只能是三阿哥的女人,她也认了,总之她就是不想看到婉如那刺眼的笑容,那笑容,无数次的亮瞎她的眼睛。

    她不甘心,她真的不甘心。

    她比婉如,差的只是身份罢了,要是她爹也是一品二品大员,那么嫁给胤禛做胤禛嫡福晋的,说不定就是她了,将来成为皇后的,自然也是她。

    就婉如那呆呆的只会傻笑取悦大众的人,她有什么资格做皇后?!

    所以有着这样想法的李玉柔,越想越不甘心,凭什么她得和三福晋为了三阿哥那点儿宠爱而争斗来争斗去的,而婉如就可以和胤禛甜甜蜜蜜?她不甘心,她真的不甘心。

    而且不说今世,上辈子乌喇那拉氏暗害她孩子的事,也不能就这么了了,她得为她那命苦的孩子报仇,凭什么她俩辈子都是苦哈哈,而乌喇那拉氏俩辈子都是最后的赢家?

    总之,她不甘心,她要为她上辈子的孩子报仇,她也要报今世婉如阻挡她进胤禛后院的仇,她要彻底的结果了婉如,反正她就是不能坐看婉如幸福,她要对婉如下手。

    上辈子的时候,乌喇那拉氏之所以只生了弘晖一个孩子,那便是因为李玉柔对乌喇那拉氏下了甘兰草,不过那次李玉柔胆子小,用的分量少,只是造成了乌喇那拉氏小型的血崩,没有要了乌喇那拉氏的命,只是伤了乌喇那拉氏的身子。

    这辈子,李玉柔决定故技重施,不过这次,李玉柔对婉如是恨极了,她始终认为,她不能进胤禛的后院,是婉如在中间捣鬼的,所以这次,李玉柔用的甘兰草的分量很重,因为,她准备要了婉如的命。

    婉如这辈子的好运幸福刺瞎了大多数女人的眼,这其中更包括李玉柔,其他女人都是暗地里羡慕婉如一下,但是李玉柔,她准备亲手结果了婉如。

    因为有上一世的经验,所以这次,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她顺利的出宫,然后顺利的找到那为婉如接生的产婆,顺利的把甘兰草交给了那产婆。

    一切都很顺利,接下来,就静候佳音吧。

    李玉柔的算盘打的很好,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这辈子,胤禛会对婉如如此紧张,她没想到的是,婉如的血崩昏迷不醒能让胤禛发狂,以至于张太医不得不供出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