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 »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_分节阅读_16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_分节阅读_161

小说:重生清朝幸福生活作者:在在在兮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这场康熙酝酿已久的决战,便是昭莫多战役。

    昭莫多,蒙语为大森林,位于俩山一河之间,是个设埋伏的绝佳场地。

    康熙这次亲征葛尔丹,把军队分为东中西三路进击。东路军由由黑龙江将军萨布素率领,西路军由抚远大将军费扬古率领,此费扬古不是婉如的阿玛乌喇那拉费扬古,而是董鄂妃的弟弟,董鄂费扬古。

    这个董鄂费扬古可比婉如的阿玛有名多了,他是顺治最爱的女人董鄂氏的亲弟弟,董鄂氏死了之后,他小小年纪便受封为伯爵,后来他依靠着自己的功绩跻身于政坛,康熙对这位费扬古,可是比婉如的阿玛重视多了。

    这次亲政葛尔丹,康熙便让费扬古做了西路军的主帅,中路军则是由康熙亲自率领。

    五月初,康熙亲自率领中路军向漠北逼近,葛尔丹见康熙率领精锐前来,又闻费扬古从西面而来,为了避免夹击的危险,葛尔丹连夜率部西逃走。

    由费扬古带领的西路军到达昭莫多的时候,疲惫不堪,费扬古和手下的将领商量了之后,便决定在昭莫多以逸待劳,设伏截击。反正葛尔丹西逃,必经过昭莫多。

    而胤禛,就是在费扬古所率领的西路军里面。

    面对着费扬古的这次对敌方案,胤禛主动请缨,要求带着人主动攻击葛尔丹。对于胤禛的要求,费扬古有些不以为意。

    在费扬古看来,胤禛还是毛头小子,勇气可嘉,但是经验不足,不能担当大任。

    胤禛知道费扬古的想法,他也不恼,他对行军打仗没有任何的经验,费扬古对他不以为意,是正常的。但是胤禛也不愿意这次随军出征,他只扮演一个打酱油的角色,思来想去,胤禛又去找了费扬古。

    根据费扬古的决策,是在葛尔丹到来的时候,先以小部分骑兵主动挑战,yin*葛尔丹入埋伏。

    埋伏的地点是一个山谷,葛尔丹进入山谷之后,费扬古根据地利,让早就守在那里的将军据险防守,痛击葛尔丹,同时费扬古再派出主力骑兵,一方面在后面包抄葛尔丹的退路,一方面守在最前面,截住葛尔丹前进的道路。

    这样就等于是瓮中捉鳖,只要这几方面的人马配合默契,那么这次葛尔丹是插翅难逃。

    费扬古的计划是这样的,在这次战役里,费扬古给胤禛安排的任务,是在后面带领人包抄葛尔丹,截断葛尔丹的退路。

    其实费扬古本来还是想让胤禛站在山头上围观的,但是胤禛不肯,主动请缨之下,费扬古不得已给了胤禛一个危险性最低的活:截断葛尔丹的退路。

    面对着这个挑战性不大的任务,胤禛热情很高,这毕竟是他第一次真正的上战场,仔仔细细的研究一番之后,胤禛给费扬古了初步的方案,胤禛的方案很简单,四个字:兵不厌诈。

    详细一点来说,怎么有用怎么来,各种小计谋尽出:什么在山头上往下砸石头,射带着火的箭烧人烧粮草,在地面上撒马爱吃的豆子饲料等。

    胤禛的注意虽然都不新颖,但是这样还是让费扬古对胤禛有了新的认识,从胤禛的计划中可以看得出来,胤禛是对战术有过认真研究的,胤禛不是过来围观打酱油的。

    看了胤禛的战术之后,费扬古便按照胤禛的提议来,反正这些小点子也不太费事,说不定真的能派上用处呢,多种方法齐下,总有一种用得上。

    等战斗打响之后,葛尔丹果然按照费扬古的原定计划那样,进入了山谷,进入了费扬古的包围圈。

    葛尔丹被原先清军的骑兵给**的动了真火,他把他的家属粮草辎重留下,他独自率领精英骑兵追赶那一小部分清军。

    葛尔丹进入包围圈之后,费扬古一声令下,于是大炮石头齐飞,朝着葛尔丹一方砸去,葛尔丹发现中了埋伏,便想着赶紧冲出包围,但是拼杀了一天之后,葛尔丹一方疲累不堪,冲不出去,葛尔丹便想着后退。

    这下子和胤禛打了个照面。

    葛尔丹虽然带着精英骑兵追赶清军去了,但是他留下的看守粮草和家属的步兵实力也不弱,胤禛率领着清军,打的有些艰难。

    最后,胤禛见久攻不下,他便亲自上了战场,胤禛这么多年的拳脚射箭也不是白练的,特别是射箭,或许是受了婉如的影响,胤禛骑在马上居高临下是一射一个准。

    胤禛的这种神勇行为,鼓舞了下面的士兵,大家重振旗鼓,拼命的冲杀,最后,胤禛还真的把葛尔丹的妻儿给击毙了,顺带着把葛尔丹的粮草辎重也抢了过来。

    胤禛正在清点战利品的时候,葛尔丹率领着骑兵杀了过来,双方相见,都红了眼,胤禛所率领的部队厮杀了一天,已经疲累不堪,幸好葛尔丹的人也是如此,俩方人马连话都没有说,直接打了起来。

    胤禛仗着今日射箭准头不错,抽空子给了葛尔丹一箭,很遗憾的是,由于距离太远,胤禛只射中了的肩膀,没有射到要害部位。

    尽管这样,胤禛这方的清军还是又受到了鼓舞,面前的是已经受伤的葛尔丹,要是真的把葛尔丹给擒获了,那么他们这支队伍,那就是立了大功了。

    有了这个念头的清军当真是拼的不要命了,葛尔丹受伤,葛尔丹下面的人无心恋战,准备跑路,这时候费扬古率领着人马在后面追了上来,葛尔丹赶紧夺路北逃,费扬古率领人马追了几十里地,俘获歼灭了数千人,又收降三千人,葛尔丹身边只剩下几十个人,继续西逃。

    于是这次昭莫多大捷,费扬古算是全歼了葛尔丹的主力,虽然没有俘获葛尔丹令人遗憾,但是这么大的战绩,让葛尔丹元气大伤,短时间之内,葛尔丹是没办法纠集兵马重新骚扰大清了。

    事后费扬古给康熙禀告此战役的经过时,着重的向康熙禀告了胤禛的神勇战绩。胤禛先是率领着人抢了葛尔丹的粮草辎重,击毙了葛尔丹的妻儿,而且在与葛尔丹正面对决的时候,胤禛丝毫不胆怯,不仅拖住了葛尔丹让费扬古率领着大部队赶了过去,而且还射伤了葛尔丹。

    这俩样,足以让初出茅庐的胤禛引起大家的瞩目了。

    而且事后费扬古和康熙谈起这场战役时,又把胤禛当初的计谋给说了出来,费扬古对胤禛的评价便是八个字:有勇有谋,堪当大任。

    最初的时候,费扬古也听说过胤禛八岁射死猛虎的事,但是那个时候的他心里是不相信的,他心里认为,这是以讹传讹。或者是佟皇后为胤禛造势。

    但是经过这次战役之后,费扬古对胤禛的印象大大改观,果然是虎父无犬子,英雄出少年。

    费扬古对胤禛的夸赞让康熙很受用,他很疼爱的儿子如今也成才了,一战成名了。康熙想到了胤禛小时候,想到了佟佳氏他们一家三口,于是当天晚上,康熙难得的在战场上便感性起来,他当晚摆了一桌酒,和胤禛一起喝酒用膳。

    康熙在酒桌上,先是回忆了一番佟佳氏,感叹了一下当年,胤禛配合着康熙,双眼含着泪回忆他的额娘,之后康熙又重重的夸赞了胤禛一番,胤禛抹抹眼泪,说这全是皇阿玛教导有方。

    胤禛的乖巧让康熙很是高兴,他的这个老四,虽然心肠不够硬,但是关键时候,还是靠得住的,还是能镇得住场子,很有几分真本事的。

    康熙在一瞬间,甚至有了让胤禛以后往兵部发展的想法,但随后康熙想起了佟佳氏的交代,保胤禛一世平安富贵。

    康熙摇摇头,把脑子里的想法去甩出去,行军打仗的太危险,胤禛还是老实的在户部吧。

    事后,康熙论功行赏,他问胤禛可有什么愿望,胤禛说现在战事已经结束,他想早点儿回去。

    胤禛的回答让康熙满腹的自豪烟消云散,他恨铁不成钢的瞅着胤禛,他本来以为胤禛会借此要求一个高官做做,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胤禛竟然只是想早点儿回去。

    胤禛为什么想回去,康熙心里可是清楚的很,面对着眼前这个有才却不争气没有雄心大志的儿子,康熙最后还是妥协了。

    于是康熙便派了胤禛先行回来,向太后和太子禀告他班师回朝的日期,顺带着报告好消息。

    得了康熙的命令,胤禛很高兴,战事终于结束了,士兵可以回家了,他也可以回家了。

    他有好几个月没有见到婉如了,见了战场上的残酷,胤禛无比的想念婉如给他的温馨,那才是人过的日子,那才是他想要的日子。

    胤禛带上几位兄弟的家信,什么行礼都没有带,快马加鞭的先行回来了。一路上,胤禛归心似箭,他几乎没有好好休息过,一直在赶路。

    回来之后,先去慈仁宫给太后报平安,顺带着说一下情况,然后又去太子的毓秀宫说一下情况,然后便回了南三所。

    然后一直到现在。

    第二百二十三章 偷得浮生半日闲(上)

    听完胤禛的描述,婉如开始胤禛身上乱摸,她边摸边嘟囔道“爷,你真的没事吧?”战场那么危险,婉如真的担心胤禛呐。

    没想到胤禛不仅上战场了,而且还杀人了。想起上辈子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战争片子,婉如的心揪了起来,她最不喜欢的题材便是战争片,过去的苦难,战争的残酷,这让婉如的小心灵透不过气来。

    胤禛止住婉如在他身上乱摸的手,握住婉如柔软的小手,胤禛放在嘴边亲了亲,婉如的小手摸着也没有以前好摸了“没事儿,我好好的,刚才你不也看到了,我身上可是一个伤口都没有。”

    婉如的关心让胤禛很受用,听闻他上了战场,亲自操刀杀人,婉如没有害怕他,也没有为他的英勇欢呼,而是关心他受伤了没有,记挂着他的安危。

    胤禛脸上挂着暖暖的笑容,他把婉如紧紧抱住,开口道“因为这次的军功,不大不小的军功,将来封爵的时候,我应该会被封为郡王,到时候,你就是郡王福晋了。”

    胤禛说出了他心里的想法,现在阿哥们都大了,南三所都住不下了,而且后宫里只准有康熙一个成年男子,他们这些个成年的阿哥,也该搬出宫去了。

    胤禛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就在这一俩年之内吧,宫里的地方太狭小,是时候该出宫建府了。

    说道婉如将来会成为郡王福晋,胤禛有些兴奋,他通过他的努力,给了婉如荣耀,他骄傲。

    婉如听了胤禛的话,抬起眼睛看胤禛,胤禛的脸上充满了自信,婉如想起以前看过的清穿文,那里面描写的是胤禛在康熙三十七年封爵的时候,被封为贝勒,三阿哥被封为郡王,胤禛却被封为贝勒。

    这让胤禛很是郁闷消沉了一段日子,清穿文里描写的是胤禛因为喜怒无常,所以惹了康熙的厌弃,于是消沉的胤禛,便是清穿女争着表现安慰的对象。

    不过现在,康熙对胤禛一向疼爱,而且这次胤禛也立了军功,在胤禛的众兄弟里,除了大阿哥,这可是独一份,婉如心里猜测,等到三十七年封爵的时候,胤禛应该会被封为郡王。

    不管胤禛是贝勒还是郡王,婉如都无所谓的,她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但是这个对胤禛就比较重要了,胤禛很在乎,看着胤禛一脸希冀的摸样,婉如在心里暗暗祈祷,希望胤禛的愿望不要落空。

    而且见胤禛说道她会成为郡王福晋时的欣喜骄傲样子,婉如笑了“爷,只要跟着你,我什么都好。而且这个头衔是你为我争取的,我很欢喜。”

    这个年代,女人的荣耀是通过男人来争取的,胤禛能时时想着她,她很满足。

    之后,俩个人又絮絮叨叨的说了一些别的事,胤禛最终因为体力不支而说着说着睡着了,婉如抬起头看着呼吸平缓,睡的香甜的胤禛,她伸出手去抚摸胤禛的面容。

    胤禛看起来真的憔悴很多,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