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 »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_分节阅读_15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_分节阅读_153

小说:重生清朝幸福生活作者:在在在兮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吧。

    “不行,我还没有看呢”胤禛很坚持,他今天还没有学到新知识呢。

    “明天看也不晚,明天你还可以问问有经验的大哥,咱回去洗洗睡吧,啊?”婉如睁着俩个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胤禛。

    胤禛没有说话,他有些心动。说实话,他对行军打仗,现在是一点儿头绪都没有,他的确需要一个有经验的人给他指点。

    婉如见胤禛犹豫,她把《孙子兵法》放回到桌子上,双手环上胤禛的脖子,然后故意在胤禛的重点部位乱蹭“爷,兵书虽然重要,但是生儿子也同样重要啊,你这一走就是好几个月,到时候我可是想你想的人比黄花瘦了。”

    胤禛被婉如蹭的浑身火热起来,但是听到婉如最后那句人比黄花瘦,胤禛扑哧笑了出来,他一手抱住婉如的腰,一手抱着婉如的腿窝处,然后以公主抱的姿势把婉如给抱了起来。

    胤禛顺势掂了掂婉如的身子,婉如惊呼出声,胤禛笑道“你不用人比黄花瘦,你现在这个样子,刚刚好,我很满意。”

    婉如听见胤禛如此,抛了个媚眼给胤禛“爷,你敢不敢这样抱着我回内室?”

    “这有何不可?”胤禛说着,抱着婉如就往书房门口走去。

    婉如见胤禛说着的,赶紧说道“爷,停下,让我下来。”

    “怎么?难道你还在意下人们的眼光?”胤禛说着停下了身子,他很疑惑,婉如可不是那种人呐。

    “当然不是”婉如翻了个白眼“你抱着我固然很有情调,但是外面下着雪,路滑,咱们要是摔了可就不好了,咱说,与其你抱着我回去,不如咱们牵手相携着回去,这样,很有相濡以沫的感觉”

    听见婉如这样说,胤禛想想也是,于是他便把婉如给放了下来,俩个人牵着手甜甜蜜蜜的回内室去了。

    到了内室,俩个人快速的沐浴洗漱,然后便滚床单去了。胤禛记着婉如那句生儿子一样重要,他今晚可是卖力的很,像是烙煎饼一样把婉如翻来覆去的折腾了个遍。

    对于胤禛的亲近,婉如从来都是热情似火的回应,她配合着胤禛的动作,使出全身的力气去诱惑胤禛,她为胤禛沉沦,胤禛也得为她沉沦。

    激情的滚过床单之后,大冬天的,俩个人身上都出了一身的汗,婉如不想再沐浴,她伸出手指在胤禛的胸前点点“爷,下去拿块干帕子,给我擦擦身子呗,浑身黏唧唧的,不舒服。”

    “不急,等我歇会儿,咱们再来一次”胤禛说着,手又在婉如的屁股上开始肆虐。

    “你不累啊?”

    “累,但是生儿子很重要,我想快点有个儿子”胤禛的手滑入了婉如神秘的幽境。

    婉如呻吟出声“你现在让我有了身孕,等你出征之后,我得挺着大肚子默默的等你回来,那样太辛苦了,等我怀孕的时候,我要你陪在我身边”胤禛的手指在她的体内肆虐,所以婉如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的。

    胤禛亲上了婉如的嘴,堵住了她还要说出口的话语,即使现在不急着要孩子,胤禛也不想早点睡,长夜漫漫,还是多做运动比较好。

    第二天,胤禛起床的时候,婉如还在迷糊中,见婉如迷茫的小脸,胤禛心生怜惜,他见时间还早,便开口道“如儿,你再睡会儿,待会儿我吩咐菊雪,到时辰了叫你。” 胤禛上朝的时间比婉如请安的时间要早一些,所以胤禛现在都是比婉如先醒先起床。

    婉如模糊中听见胤禛在她耳边说让她再睡会儿,所以她便放心的再次沉入到梦想之中。胤禛起床后,吩咐菊雪待会儿别忘了喊婉如,然后便去上朝了。

    上朝的时候,康熙注重说了这次关于亲政葛尔丹的事,胤禛聚精会神的听着,不放过任何一个信息。

    等到下朝的时候,胤禛见到了费扬古,他茅塞顿开,他赶紧追了上去,向费扬古讨教关于行军打仗的事。

    按照历史上所记载,康熙二十三年的时候,费扬古便向康熙提出致休,康熙也允了,但是在这里,婉如嫁给胤禛的时候,费扬古还是步军统领,而且过了这么些年,费扬古虽然在前几年不是步军统领了,但是他是一等侍卫,还是内大臣,现在,他每天也都是按时上早朝的。

    费扬古对于胤禛这个女婿,一直很满意,婉如刚嫁给胤禛的时候,胤禛只是养在佟佳氏名下,说到底,胤禛还是出身低下。但是没几年,佟佳氏走的时候,给胤禛改了玉牒,胤禛现在成了嫡子,对于这个结果,费扬古很是高兴,将来胤禛不出意外的话,便是亲王,他的宝贝女儿成了亲王福晋,那可是有福气。

    而且胤禛和婉如成亲多年,胤禛可是除了婉如之外,一个女人都没有,这点儿,费扬古作为一个岳父,是很欣赏胤禛的,作为一个男人,费扬古是很佩服胤禛的。

    不管怎么说,总之一句话,费扬古对于胤禛这个女婿,那是除了满意便是满意。费扬古不止一次的在心里感谢康熙,为他的女儿指了一门好亲事。

    现在,胤禛追上来问有关行军打仗的事,费扬古这个带了一辈子兵的老将,对胤禛可谓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他恨不得把他毕生所学所知道的一股脑全告诉给胤禛。

    他现在年纪大了,快要退休了,这次康熙亲征,他也不能去,在战争上,多一点儿知识便多了一份保命的机会,他可不希望他的宝贝女儿年纪轻轻便守了寡。

    他和胤禛站在乾清宫门口说了一会儿,临别的时候,费扬古的一再的保证,回去他就把他毕生的带兵经验给写下来,过俩天他便交给胤禛,这喜得胤禛给费扬古鞠了好大一躬。

    晚上胤禛回去后,把这事儿告诉给了婉如,婉如一听,想起了她幼年时期费扬古对她的疼爱,当然还有觉罗氏,婉如的眼里掉泪“我自从和你成亲,便再没有见过阿玛了。”觉罗氏过年的时候还可以进宫见她一面,但是费扬古,婉如可是一次都没有再见过了。

    胤禛见婉如掉泪,他心疼的用手指给婉如抹去“瞎说,咱们回门的时候,你不是见了费扬古一面?”

    “那短短的一面,连话都没有说几句,怎么能算是见面?”婉如哀怨的瞅了胤禛一眼“也不知道阿玛现在是什么样子,我嫁给你都十年了,我十年都没有见过阿玛的面了,也不知道阿玛他头上有白发没有?”

    婉如说着,又开始抹泪。

    第二百一十二章 解开心结

    胤禛见状,有些头大,他之所以和婉如说这个,是想让婉如高兴的,没想到,竟然惹哭了婉如,胤禛挠挠头,安慰道“你放心好了,就今天我所看的,费扬古的身子结实着呢,头上虽然有了白发,但是年纪大的人,头上有白发那是不可避免的,只要身子骨硬朗,那就好说。”

    听了胤禛的安慰,婉如非但没有止住眼泪,反而哭的更凶了“身子骨就算是再硬朗,我也见不到阿玛,阿玛从小便疼我,我真的想再见他一面,问问他过的好不好,他辛苦把我养大,我还没有孝顺他一天,我便嫁人了。”

    婉如想起她出嫁前抱着觉罗氏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情景,这下子,她不仅想念费扬古了,她还想念觉罗氏,她和觉罗氏一年才能见一次面,她同样是想念的紧呐。

    想起费扬古和觉罗氏对她的疼爱,婉如悲从心来,做女儿时和做媳妇时果真是天差地别。

    婉如想起她未嫁的日子了,那段日子,才真正是吃喝不愁,万事不用操心。对比嫁给胤禛的日子,虽然过的也顺心,但是哭的次数也不少。

    想到此,婉如抹泪上了暖榻,然后抱着被子开始哭诉“想我七岁的时候,小小年纪,什么都不知道,都不懂,那时便嫁给了你。我在家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家闺秀,嫁给你之后,凡是有关你的一切,我全是亲自动手。”

    “而且我小小年纪便孤身一人嫁进了宫,那时候一个人都不认识,除了身边的几个丫鬟,谁都不认识,每一步,每一天,我都是过的小心翼翼,唯恐出了什么差错。在你面前,我伏低做小,努力的讨好你,呜呜……”

    婉如想起过往的日子,她哭的是稀里哗啦,一塌糊涂,里面既包含了她过往十年的心酸泪,也包含了对费扬古和觉罗氏不能尽孝的愧疚。

    胤禛见婉如哭的伤心,他也脱鞋上了暖榻,他也想起了佟佳氏当年对他的疼爱,婉如一个人小小年纪离开疼爱她的阿玛额娘嫁给了他,以婉如的性子,那时候她心里应该也是害怕的,也是恐惧的,甚至,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婉如不知道偷偷哭过多少次了。

    想到此,胤禛心里对婉如无限的怜惜,他伸出去抱婉如,但是这时恰好婉如说出了那句“努力的讨好你”,胤禛伸出的手僵了僵,停在了半空里。胤禛不顾哭的撕心裂肺的婉如,他压下心底的惊慌,一字一句的问道“如儿,你是在讨好我?”

    胤禛下意识的去掉了婉如所说这句时前面有一个时间段,他只听见了婉如所说的努力讨好他,胤禛的心像是针扎似的疼,难道婉如对他这么好,只是在讨好他?

    这个念头在胤禛脑子里只停留了一秒,便被胤禛给赶了出去,他不相信,他也不敢相信,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他,胤禛脑子里一片迷茫。

    婉如虽然哭的一把鼻子一把泪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但是胤禛那句问话她还是听到了,知道胤禛的疑心病犯了,婉如顾不上擦眼泪,她直起身子去看胤禛,胤禛脸上的不敢置信和迷茫婉如看的清清楚楚,她扑了过去,胤禛下意识的张开怀抱接住了她。

    婉如在胤禛的怀里抬头道“你没听清楚我的话吗?我说的是一开始,一开始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你是什么性子的人,我额娘说过,要我以你为天,我只能讨好你了。”

    “你原先在宫里住了那么长一段日子,你怎么不知道我的性子?”胤禛虽然很想说服自己不要问下去,但是他管不住他的嘴,他不自觉的便问了出来。

    “那时候你见了我,总是一句话也不说,脸上冷冰冰的,我以为你讨厌我,不喜欢我,后来我嫁了你,我只能努力的去讨好你,让你喜欢我。”

    “那后来呢?”胤禛继续问道。

    “后来,我发现你很好,和我额娘所说的普通男人一点儿都不像,你对我好,你顾及我的感受,慢慢的,我就不再是故意的讨好你了,我是发自内心的想要去亲近你,我慢慢的,喜欢上了你,我满心满腹都是你。”

    婉如脸在哭,心里也在哭,她想起了自己的阿玛额娘,所以哭一下发泄一下,结果还没有发泄够呢,胤禛这疑心病就犯了,她不能再哭了,她得给胤禛解释。

    “真的是这样?”胤禛脸上带着迷茫,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还要再多嘴的问一句。

    “当然是这样,要不是真心对你,我便和隔壁的三福晋那样了,我只管家,像你的衣食住行这些,我只要面上到了就可以了。”婉如很无奈,恨自己刚才一时说漏了嘴。

    “你不是说那是在讨好我吗?”

    婉如低头叹气,她顾不得哭了,她用袖子擦擦泪,坐直身子,她准备和胤禛再好好的谈一谈,而胤禛见婉如这副样子,他也盘腿坐在婉如前面,也是一脸正色。

    “爷”婉如先开了口“这么说吧,咱们一开始被皇阿玛指婚,那时候咱们俩个谁都不了解谁,不过咱们比盲婚哑嫁好了一些,咱们在成亲前,见过。我说的对吗?”

    胤禛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天知道他现在有多紧张,他已经把心交给婉如了,他输不起。

    “当我知道皇阿玛指婚的消息时,我心里是又给茫然的,那时我以为你不喜欢我,我对咱们成亲之后的日子,实在是没信心。如果可以选的话,那时候我宁愿选一个我没有见过的男子成亲,最起码,那男子没见过,就算是他不喜欢我,那也是成亲后的事,我不至于成亲前就心里忧虑。”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