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 »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_分节阅读_13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_分节阅读_132

小说:重生清朝幸福生活作者:在在在兮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男人嘛,都是贪图新鲜的,那俩个新人虽然没有李玉柔长的好看,但是胜在新奇,而且俩个人都略通诗词,能和三阿哥说得上话,有共同的话题。

    所以对于这俩个新人,三阿哥还是满意的,为此他还特意多去了三福晋的屋子里几次,算是他对三福晋的奖赏。

    李玉柔虽然也是三阿哥的知心人,暖床人,但是李玉柔现在怀孕了,只能看不能碰,所以,和不能碰的李玉柔想比较,三阿哥自然更愿意去那俩个新来的屋子里。

    虽然那俩个新来的有些青涩,有些害羞,但是成熟和青涩,各有各的好处,各有各的韵味,三阿哥见多了李玉柔的成熟风情,现在面对着俩个新来的青涩果子,三阿哥很喜欢。

    三阿哥的日子过的很滋润,贤妻美妾,贤妻虽然长的不怎么样,但是能为他管家,还能在他的美妾怀孕不能伺候他的时候,主动为他新纳了知心人,而美妾,之前的美妾为他孕育子嗣,现在又来了新的知心人,三阿哥享尽齐人之福,觉得日子真是有奔头。

    对此三福晋很高兴,虽然三阿哥来她屋子里的时候少了,但是相应的,去李玉柔屋子里的时候也少了,根据她手下的人来报,李玉柔这几天的脸色都不太好,三福晋很得意。

    三福晋很盼望李玉柔的心情不好,心情不好,那对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好,三福晋甚至暗暗祈祷,希望李玉柔因为抑郁,而直接流掉肚子里的孩子。

    当然,三福晋的这种想法是不可能实现的,不过,三福晋的这一番努力也没有白费,李玉柔最近这些日子,的确是心情不好,有些抑郁。

    李玉柔躲过了三福晋对她下的绝育药,躲过了三福晋对她肚子孩子的毒害,但是现在因为三阿哥的行为,李玉柔心情不好了,连带着,对肚子里的孩子也稍稍有些不上心。

    李玉柔有些生气,因为那俩个新来的格格,仗着三阿哥的宠爱,没把她给放在眼里,李玉柔郁闷,她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要是搁上辈子,那俩个新来的格格,敢对她不敬,她早就让那俩个格格死一万次了。

    那俩个新来的侍妾格格,刚来就敢仗着三阿哥的宠爱不把她给放在眼里,那以后呢,李玉柔猜想,不等以后,说不定就是最近,那俩个格格都敢对她的肚子动手。

    想到此,李玉柔有些心烦,这样争斗的日子,何时才是头?李玉柔本来是很享受这种争斗的日子的,前提是在她占上风的时候,现在她怀孕,和新来的那俩个格格相比较,是有些失宠了,她不再是稳稳的占上风了。

    而且因为怀孕,李玉柔有些多愁善感,平日里没有的想法现在全涌了上来。

    她在忧虑她的未来。

    在她显怀的时候,三阿哥来她这里来的少了,除了去三福晋的屋子,剩下,便是去那俩个新人的屋子里,就算是来她这里,也从来不在她屋子里过夜,只坐一会儿,吃个饭便走,至于三阿哥原先的那几个侍妾,早就被三阿哥给遗弃了。

    李玉柔觉得有些挫败,有些失望,三阿哥的行为,可真是寒了她的心,那几个现在被三阿哥遗弃的侍妾,说不定就是以后的她了。

    上辈子她怀孕的时候,四阿哥还是对她对体贴宠爱,即使她不能侍寝,但是四阿哥不介意,什么都不做的抱着她睡觉,平日里有空便来和她说话。

    但是三阿哥呢?虽然没有忘了她,但是现在很明显的是,三阿哥迷上了新人。想起之前三阿哥在床上时对她说过的情话,许下的诺言,再看看三阿哥现在的行为,李玉柔觉得心里哇凉哇凉的。

    李玉柔坐在榻子上,一手托腮,一手放在肚子上抚摸肚子里的孩子,有些忧郁。

    李玉柔觉得,和三阿哥相比,还是四阿哥好,四阿哥虽然总是冷冷的,对她没说过什么情话,但是四阿哥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表明了他的心意,对她一宠便是十几年。

    想到此,李玉柔觉得有些烦躁。

    本来因为怀孕,想着肚子里的孩子,李玉柔有那么一瞬间,想好好的跟着三阿哥过日子的,她和四阿哥现在看,是怎么都不可能了,自从上次出塞外之后,她只在过年的时候才又见了四阿哥一面,这么长时间未见面,再见面的时候,李玉柔有些冷静了,她开始认真的思考她的未来了。

    要是她这一胎生的是男孩的话,那她便在三阿哥的后院里站住脚了,她要是奋斗一下,那她已经也会成为侧福晋的,三福晋都不是她的对手,更别提其他的女人了,她可以横行三阿哥的后院了。

    这样的一生,貌似也不错。至于四福晋,钮祜禄氏和将来的年氏,有那么一瞬间,李玉柔已经决定放过她们了,这辈子,她们各安无事,各过各的日子。

    但是现在看三阿哥的表现,李玉柔实在是对未来没有信心,根据三阿哥现在的表现来看,三阿哥是一个喜爱美色的人,她不管保养的多好,她还是会渐渐老去,她始终是比不过每三年一轮的秀女的,瑟衰而爱驰,等她年老色衰了,那三阿哥或许会看在孩子的面上对她尊敬一些,但是她,肯定会彻底的失宠。

    现在她还没有衰呢,三阿哥表现的就对她有些失去兴趣似的,那要是十几年后呢?想到未来的日子,李玉柔有些害怕。

    三福晋即使老了,她还一样是三福晋,只要她没有错原则性的错误,那她一辈子就是三福晋。但是李玉柔不一样,她这俩年和三福晋结下的怨恨太深,以后就算是她想安安稳稳做她的侧福晋,那也得看看三福晋答不答应。

    就是是三福晋放过她了,但是一个人守在院子的孤独日子,她也是不愿意过的,那种日子她上辈子过了太久,她怕了。

    她想起上辈子三阿哥的结局,本来因为孩子,她愿意和三阿哥过下去,她会努力的改变三阿哥,让三阿哥的结局好一些,这样她和她的孩子也能好一些。

    但是现在三阿哥寒了她的心,她不愿意去改变三阿哥的结局了,既然三阿哥对她无情,那三阿哥就别怪她对他无义。

    想到此,李玉柔决定了,她还是和四阿哥在一起吧,四阿哥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都算得上是良人了。

    最起码四爷,不会在她怀孕的时候,便去找新人寻欢作乐,不会俩三天才过来看她一次。

    至于肚子里的孩子?李玉柔有些犯难,这个孩子可如何是好?留还是不留?

    要是不留的话,那她以后的日子可就糟了,她仗着肚子的孩子,可是没少给三福晋气受,要是她失去了这个孩子,三福晋还不知道怎么整她呢。而且她一时间还不能和四阿哥在一起,她身边要是没有个孩子傍身的话,那她以后的日子过的肯定不会容易。

    但是留的话,以后和四阿哥再在一起的话,便添了很多的阻力了。

    李玉柔一手托腮,一手抚摸肚子,犯愁了。

    第一百八十四章 李玉柔献策

    最后李玉柔思来想去,还是决定留下这个孩子,这个孩子承载了荣妃和三阿哥的期盼,为了将来的日子能好过些,她还是决定尽全力保留这个孩子。

    李玉柔在这边决定了,婉如并不知道她的心思,她有自己的日子要过。

    选秀结束,已经是康熙三十四年四月中旬了,五月初八的时候,是太子大婚,太子妃是瓜尔佳氏,都统石文炳之女。

    关于太子妃的人选,康熙可是从太子刚被册立为太子的时候便开始留意了,在比太子小的胤禛和三阿哥都成亲之后,康熙三十四年,康熙终于相中了瓜尔佳氏,把她指给了太子。

    对于太子,康熙可是很疼爱的,为了给太子挑一个合适的太子妃,康熙不惜把太子一直耽误到二十来岁才成亲。

    其实康熙早就相中了瓜尔佳氏,在几年前,康熙便隐约的向石文炳透露了这个意思,于是太子妃的嫁妆准备的很是充分。

    太子妃的嫁妆准备的很充足,但是礼部的人就头疼了。太子大婚可是大事,这是大清朝开国以来,首位太子大婚,之前并没有什么前例可循,关于大婚的流程以及仪仗规格什么的,可是让负责这次大婚的礼部官员伤透了脑筋。

    三阿哥是文人,所以康熙让他在礼部办差,礼部没有什么重要的官职,所以礼部的人家族背景什么的都不算雄厚,于是三阿哥这个皇子阿哥在里面待了一俩年,便已经是礼部的当家人,这次太子大婚,三阿哥也算是主事人之一。

    礼部的人这几天为太子大婚的规格伤透了脑筋,三阿哥亦是如此,一群人有的主张按照前朝太子的规格来的,有的主张自己创新的,礼部的人分成了俩派,这些天一直在为这个事而争吵。

    为什么不奏明康熙?康熙把事情交代给他们礼部了,礼部拿不定注意再去找康熙,他们这是找骂。他们谁也不愿意在康熙面前找骂,所以就一直推脱。

    这天,三阿哥从礼部回来,觉得心里有些闷,今天在礼部,大家又吵了一天,谁也拿不出具体的章程,谁也不愿意到康熙面前找骂,显示自己的无能。

    三阿哥回院子之后,先是在书房待了一会,脑子里乱糟糟的,想不出什么具体的办法,三阿哥心烦之下,想到了李玉柔,忆起李玉柔的善解人意,于是他便去了李玉柔的院子。

    对于三阿哥的到来,李玉柔有些惊讶,自从她显怀之后,三阿哥都是隔个俩三天才来她的院子里一趟,昨天三阿哥已经来过了,怎么今天又来了?

    李玉柔心里疑惑,但是面上不显,看天色不早,李玉柔便吩咐人准备晚膳,等上了桌,李玉柔见三阿哥的眉头皱着,知道他这是有了烦心事了。

    于是李玉柔也不多说,只是适当的说一下那个菜不错,爷您应该尝尝之类的。李玉柔在三阿哥寒心之后,再面对三阿哥时,便不如以前用心了,要是以前,李玉柔肯定会问一下,爷您为什么烦心,但是现在,李玉柔不准备当解语花知心人了。

    三阿哥爱咋地咋地,她只要面上和从前一样便好了。

    有着这样想法的李玉柔,此时只盼望着三阿哥吃完赶紧走。但是三阿哥并没有如她的意,用过晚膳之后,三阿哥又留下来继续喝茶。李玉柔的定性很好,既然三阿哥不说,那她是不会主动问的,她陪着三阿哥喝茶。

    最后还是三阿哥年少,没有李玉柔那样的定力,憋了这么长时间,最终还是三阿哥先开了口“柔儿,爷最近有些烦心?”以前的时候,三阿哥只是偶尔和李玉柔说过差事上的事情,大多数时候,他和李玉柔谈论的都是诗词歌赋,书法字画。

    “喔?爷有什么烦心事?能否说给柔儿听?”李玉柔放下茶杯,装做很关心三阿哥很好奇三阿哥的烦心事的样子。

    三阿哥闻言长叹一声,然后才开口道“太子马上要大婚了,皇阿玛把此事交给礼部去办,但是因为这是大清国第一位太子大婚,所以没有前例可循,因此,礼部的官员这些天,都在为了这件事而烦心。”

    太子大婚?李玉柔怔愣了一下,原来太子要大婚了。来不及多想,李玉柔开口道“爷,既然没有先例可循,为什么不请示皇上呢?”

    其实关于太子大婚的流程,李玉柔现在仍然记得清楚,因为上辈子的时候,胤禛曾经给她详细的讲过。

    那样盛大的场面,那样豪华的装饰,那铺满一条街的十里红妆,李玉柔即使没有亲眼见过,但是她梦里无数次的梦到过,身为一个女人,她可是羡慕的很,所以即使时隔多年,李玉柔仍然记得清楚。

    “皇阿玛把此事交给礼部,礼部没有拿出任何的章程,反而再跑过去问他,皇阿玛一定会大怒的,离太子大婚可是没多长时间了。”

    “那既然如此,皇上为什么不早点让你们准备呢?”李玉柔很不解,上辈子的时候,胤禛和现在一样,都是在户部,所以对于三阿哥目前的烦恼,李玉柔是不知道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