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 »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_分节阅读_104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_分节阅读_104

小说:重生清朝幸福生活作者:在在在兮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气,这下子容易多了。不会作诗,但是前朝诗人的诗词,她们大多数还是知道一二的。

    接着又有宫女把白纸挨个发下去,众秀女开始思考了一会儿,便开始挥笔。而婉如,又被太后给派下场,婉如有胤禛给她作的诗,慢悠悠的走过去,坐下,装模作样的思考了一会儿,便开始在纸上写了起来。

    她写的是胤禛作的第一首诗,《春园读书》,第二首的意境太高远,而且她有知己有友人有爱人,那首诗不符合她的实际情况。

    众人写好了之后,佟佳蕙命人收了上来,她先是翻看了一遍,然后当着众人的面,开始一个一个的读,没有交白纸的,但是大多数人交的都是前朝诗人的传世之作。

    当然最著名的就是孟浩然的《春晓》了,有四个人写都是这首,此外还要朱熹的《春日》、刘禹锡的《春词》、李商隐的《春雨》等。

    看了一遍下来,只有婉如和李玉柔是原创的,其实本来乌雅凝也是想原创的,但是她实在是没有那个才华,思来想去,她还是写了一首李白的《春思》。

    婉如的诗是放在最上面的,佟佳蕙首先读的便是她的诗,众人听了之后,不管有没有听懂,全是一片赞誉之词,婉如脸微红,半垂眸的站在太后身边,太后又笑呵呵的替她把众人的赞扬给受了。

    到了李玉柔的时候,李玉柔仰头挺胸,准备接受众人的赞誉,佟佳蕙慢慢的把她的诗读了出来:

    《花下偶成》

    对酒吟诗花劝饮,花前得句自推敲,

    九重三殿谁为友,皓月清风作契交。

    众人听了之后,不管有没有听懂,也开始夸赞,当然夸赞的力度比之婉如是轻了不少。

    而婉如则是如遭雷击,她脸上的震惊神色一晃而过,继续维持着脸微红的状态,心里非惊涛骇浪能形容。

    第一百四十六章众人的反应

    婉如在震惊之余,首先出现在脑子里的,却是她刚才幸亏没有写这首诗,不然那就搞笑了,场面就失控了的想法。

    想过这一层之后,婉如才开始想李玉柔的来历,这下,婉如可以确定了,李氏要么是个穿的,要么是重生的,但不管是哪一个,李氏都是和她一样,同样开了金手指的。

    而且从李氏今天的表现来看,李氏各样都很出色,和清穿文中的胸大无脑的鲁莽形象一点儿都不相符,李氏现在,由鲁莽的鲁智深变成智慧型的宋江了。

    婉如心里暗暗着急,李氏这副架势,拿胤禛的诗来充数,这充分向大家昭示了她的意愿,她是属意于胤禛的。

    婉如心里惶惶然,她一向没什么自信,她常常认为自己一无所长,本土女就算了,婉如还有一种现代人的优越感,但是和她一样的,才艺还不输她的李氏,婉如心里除了惶恐还是惶恐。

    她暗暗观察众人的神色,那些秀女们大多数是羡慕的神色,当然有不屑的,李玉柔剽窃胤禛的这首诗,昭示了她曲高和寡的心态,她一个小小的四品官之女,出身卑微,装什么高贵冷艳的白莲花。

    还谁为友?身为秀女,应该心无旁骛,应该一切听从皇家的命令,一个秀女作这种诗,是不想活了吧。

    想明白这一层的秀女,再看李玉柔时,眼里多了嘲弄。想明白的妃嫔,再看李玉柔的时候,眼里也同样是不屑,是嘲弄。

    她们身为后宫里高高在上的妃嫔,享尽荣华富贵,还不足以做你一个小小秀女的友人?想明白的妃嫔在心里冷哼,这李玉柔,未免太狂妄和目中无人了。

    不过众位妃嫔也只是在心里冷哼罢了,李玉柔的段数太低,她们和李玉柔身份相差太大,还轮不到她们出手教训她,而且众位妃嫔也不屑于动手,众位妃嫔脸色未变,甚至连眼神都未变,该干什么还是接着做什么。

    佟佳蕙也会如此想法,上辈子的李氏便是这副样子,佟佳蕙本来还以为这辈子的李氏没了骄纵狂傲的毛病,现在看来,李氏性子还是原样。

    李玉柔看不起众位妃嫔,众位秀女,认为没有一个人能和她为友,但是在座的众人,真正把李玉柔看在眼里的,也差不多是一个没有。

    当然,德妃除外,德妃是从宫女升上来的,她的文化水平不高,李玉柔的这首诗,她不懂,而且善于察言观色的德妃也没在表面上发现众位妃嫔的神色变化,所以德妃对于给她争脸的李玉柔,很是满意。

    于是,德妃和李玉柔,成了明白人眼里的笑话而不自知。

    满腹都是得意和骄傲的李玉柔,此时已经看不到众人的神色了,她现在心里,都是上辈子四爷的样子了,李玉柔之所以作这首诗,是因为她上辈子只记得四爷的这一首诗,这首诗,是四爷在她的院子里所写的。

    那是康熙五十年的时候,正是九龙夺嫡夺的激烈的时候,四爷对她早已失望,偶然一次到她的院子坐的时候,见她仍然文墨不通,四爷失望感叹之余便提笔写了这首诗,四爷留下了这首诗,失宠寂寞的李玉柔,便把四爷留在她院子里的这副墨宝当成了宝贝,在接下来几十年的孤独日子里,看了又看,所以李玉柔才对这首诗记忆深刻。

    这首诗便是李玉柔的杀手锏,她认为她现在写了这首诗,便是和四爷的心境相同,她和四爷心有灵犀,即使隔着重重的宫墙,隔着众多的人们,她仍然和四爷心灵相通,她和四爷有了共同语言,她便能引起四爷的注意。

    这是她能想出来的,正常的吸引四爷的唯一方法了。李玉柔相信,最迟今晚,四爷就可以听到她今日写的这首诗了,李玉柔满怀期待着明天的到来。

    四爷渴望有一知己,她便是四爷苦苦寻觅的知己。

    诗词之后,接下来便没有什么特别的项目了,于是众人又接着聊一会儿,在众人都表示此次赏春会很有意思很有意义之后,皆大欢喜之下,这次赏春会结束了。

    德妃领着李玉柔和乌雅凝回了永和宫,德妃对李玉柔是夸了又夸,然后便让她回去等好消息了,德妃的原话是:就算是四阿哥看不上你,其他的贵人也会看上你的,你就安心等好消息吧。

    李玉柔走了之后,乌雅凝一直绷着的脸终于垮了下来,她今日对李玉柔可是又妒又恨“姑姑,今日的事,好处全让李氏得了。”乌雅凝很不满很不满,明明李玉柔提这个建议的时候,借口是凝姐姐有才情,结果大出风头的却不是她自己!

    乌雅凝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同样的,她的姑姑德妃也受了李玉柔的欺骗。

    德妃看了一眼满脸不忿的乌雅凝,淡淡的开口道“凝儿,你自己没本事,怨不得别人,你之前一直想进宫,今日可知道你有几斤几两了吧”德妃凉凉的又在乌雅凝的心上撒盐。

    今日在一众秀女中,乌雅凝的表现和她的座位一样,都属中等,并不出色。

    乌雅凝闻言满脸的不忿变成了苍白,德妃这话,直戳她的心窝。

    德妃见乌雅凝承受不住的样子,继续打击她“你以往总觉得自己是个出众的,今日之后,你总算知道自己的能耐了吧,出身比你高的,你比不过,这无可厚非,但是出身最低的李玉柔都比你出众的多,这个,你怎么想?你还认为你是最好的吗?心,不应该太高,脚踏实地,认清自己,才能得到最好的。”德妃教育乌雅凝。

    而乌雅凝,随着德妃的话身子在摇晃,等到德妃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乌雅凝身子歪在了地上,满脸煞白,德妃的话狠狠的摧毁了她维持了十几年的高傲和自信,她有些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德妃见了,也没有安慰,直接开口道“你先下去吧,好好想想姑姑今日的话。”说完之后便转进了内室,不再理会地上的乌雅凝。不给乌雅凝一个记忆深刻的教训的话,乌雅凝日后还会和之前一样的,德妃是为了她好。

    乌雅凝在德妃走了之后,又在地上坐了一会儿,之后才摇摇晃晃的起身,走了,她要回去想一想今天的事儿。

    而婉如,满腹心事的回到了南三所,和之前一样,婉如把人都赶出去,然后歪在榻子上想今日的事儿。

    李氏,李玉柔,婉如轻轻念着李玉柔的名字,她的心里很混乱,之前在得知佟佳氏是清穿女的时候,她也是惶恐了一夜,但是佟佳氏和她没有根本的利益冲突,她和佟佳氏都是一心为了胤禛好,因为胤禛,她和佟佳氏可以和平共处。

    但是李玉柔不一样,她和李玉柔是敌我矛盾,绝对不可能和平共处,她和李玉柔,因为胤禛,只能是相杀。

    想到相杀这个词,婉如浑身哆嗦了一下,觉得身子有些冷,婉如从身后扯出来一床被子盖上,继续思考,想来想去,婉如还是之前的想法,只要牢牢的抓住胤禛,那么一切都好说,只要胤禛的心在她身上,那李玉柔不管怎么折腾,都是没有用的。

    想到此,婉如又跑倒门口去等胤禛了,她要等胤禛回来,她想要快点儿见到胤禛。

    胤禛回来之后,见到婉如站在门口等他,脸上带着忧愁之色,胤禛快步走了过去,婉如见到胤禛走进,也迎了上去“爷,你回来啦。”

    胤禛嗯了一声,往院子里走去,婉如跟在他身后,进了屋子,胤禛挥退下人,然后婉如给他洗手擦脸,换了外袍,又给他到了茶,等忙完这一切,胤禛和婉如这才坐在榻子上开始说话。

    “怎么了?看你一脸愁色”胤禛喝了口茶,然后开口道。

    婉如便把今日的事给胤禛讲了了一遍,最后在说道李玉柔的那首诗的时候,胤禛因为太过震惊嘴里的茶喷了出来,婉如坐在他对面,见状赶紧躲,于是胤禛嘴里的茶落在了榻子上。

    胤禛嘴里的茶喷出来之后,见到婉如一眨眼便躲了过去,本来就震惊,现在更震惊婉如的速度,于是,他被呛到了。

    胤禛咳嗽了起来,婉如赶紧挪过去递给胤禛帕子,然后一边拍着胤禛的背一边开口道“爷,你还好吧?”

    胤禛结果婉如的帕子,擦擦嘴,然后摆手说道“你再给爷倒杯水来。”虽然不咳嗽了,但是喉咙里还在痒。

    婉如便又给胤禛倒了一杯茶,胤禛接过喝了,然后又顺了几口气,这下子,才算是恢复正常了,胤禛开口道“你是说,李氏那首诗,和爷前两天所作的那首《花下偶成》一模一样?”胤禛的神色很复杂,他觉得难以置信,还有些莫名其妙。

    婉如点头“是,一模一样,连名字都一样,今天幸亏我没有写这首,不然那就笑话了。”婉如说着,后怕似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胤禛听了婉如的话,没有开口,他心里现在不知道是什么滋味,那首诗,他是原创,不存在什么抄袭,他也没有见过那个李氏,肯定也没有给那个李氏说过,所以也不存在李氏抄袭他的问题。

    那么只剩下一个说法了,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和他思想一致的人,他该庆幸还是哀怨?

    婉如见胤禛满脸的神色复杂,婉如开口道“爷,你和李氏,是不是心有灵犀?”

    胤禛闻言抬眼看婉如,婉如的小脸上有些妒忌之色,语气也酸酸的,胤禛笑了,他拉过婉如开口道“什么心有灵犀?又瞎说”说着拍了婉如的头一下“爷从来都没有见过那个李氏,爷怎么和她心有灵犀?”

    婉如自然知道不是心有灵犀,她平日里表现的那么在乎胤禛,现在莫名的出现了一个和胤禛有着相同想法的人,她当然要表现出吃醋的一面“没见过,她怎么和你作一模一样的诗”婉如挠了下被胤禛拍的地方,小声嘟囔道。

    第一百四十七章李玉柔的去向

    “这个爷也不知道,爷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胤禛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他心里也是惊疑不定,但是他面无表情习惯了,所以婉如看不出他内心的波涛起伏。

    “爷,你说李氏是不是故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