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穿越言情小说 »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 »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_分节阅读_1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_分节阅读_12

小说:重生清朝幸福生活作者:在在在兮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娘所说的乌拉那拉氏了。上次他本以为额娘只是随便说说,但没想到额娘真的把这小丫头接进宫了。昨天他知道这个消息时已经很晚了,再加上师傅布置的功课多,所以一直到现在才有空来景仁宫。

    婉如看到胤禛看向他,连忙站起来行礼:“奴婢乌拉那拉氏给四阿哥请安。”

    胤禛看着面前神态恭敬的小丫头,心里疑惑,也不怎么出众啊,额娘怎么就单单瞧上了她?心里虽然疑惑,但面上不显,板着小脸说道:“起来吧。”平淡无波的语气再配上冷冰冰的表情,小王八之气尽现。

    婉如默默在心里吐槽,您小小年纪就这么冷冰冰,冷艳高贵给谁看哟。但面上仍然一脸恭敬之色:“谢四阿哥。”

    这时佟佳氏突然对婉如嗔道:“刚才本宫不是说了吗?以后在本宫这里,不可再自称奴婢,平白显得生分不少。”语气充满亲近之意,和胤禛刚才的冷淡形成明显的对比。

    不过婉如和胤禛听了则同时想:男女七岁不同席,非亲非故第一次见面就让他(我)知道我(她)的闺名,难不成皇贵妃(额娘)真的要我(她)做他(我)的福晋?

    如果佟佳氏听到了婉如和胤禛此时的心声,一定会很高兴的:第一次见面就这么心有灵犀,以后再好好相处,青梅竹马的俩人将来成亲后肯定能过的美满。

    婉如抬头悄悄看了胤禛一眼,又看向佟佳氏,一脸为难之色,而胤禛也是一脸为难,第一次才见面的人,需要用这么熟悉的称呼吗?

    佟佳氏才不管俩个人是怎么想的,直接拍板决定:“嗯,婉如以后就这样叫吧。”说着,一手拉着胤禛,一手牵着婉如,向饭桌走去。

    在佟佳氏和胤禛的饭桌上,没有食不言寝不语这一说,虽然加了一个算是陌上人的婉如,但是佟佳氏有意撮合他们俩个,于是用膳的过程中和往日一样,随意的和胤禛聊着天:功课多不多难不难,要劳逸结合注意休息,昨晚睡的怎么样,又让人给做了俩身新衣,待会儿试试合身不合身等等日常小事。还不时的给胤禛和婉如夹夹菜,劝着多吃点儿,一副爱护子女的标准慈母样。

    而胤禛做不到佟佳氏的自来熟,他不像平时那样有什么说什么,只用“嗯”,“哦”“知道了”等词来回应佟佳氏的热情。

    现在他心里是万般别扭,额娘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难不成真的让这个呆滞的小丫头做自己的福晋?

    刚才他看的可清楚了,这小丫头瞧见他第一眼时便是面无表情的呆滞样,而且从开始到现在就一言不发,坐在一边只顾着闷着头吃饭,他虽然不要求将来自己的福晋多么聪慧漂亮,但最起码不能呆滞啊,再配上那鼓鼓的包子脸,看上去傻乎乎的。

    当然,胤禛绝对不承认当看清了婉如那白嫩的包子脸之后,他有想摸的冲动,绝对没有。

    好吧,第一次见面,婉如便被胤禛定义为呆滞傻乎乎,婉如绝对想不到自己故意做出来的淡然样被胤禛定义为呆滞,只能说,教条主义是行不通的,照搬清穿文害死人哟。

    婉如在很久之后才知道,原来她认为的还是很美好的初见,早就被另一个人给定义为嫌弃了……

    用过膳之后,胤禛便回上书房了,下去是骑射课。康熙对皇子们的要求是很严的,皇子从六岁开始到上书房读书,读书的时间为“卯入未出”,也就是早上点一直持续到下午两点,学习的内容包括满、蒙、汉等语言文字以及《四书》、《五经》等儒家经典,此外康熙本人博学,对西洋学也有研究,因此也请人教授阿哥们琴棋书画算学等内容。

    因为清朝是在马背上得的天下,所以皇子们还要练习骑射,务必做到弓马娴熟。

    所以康熙的儿子们都精通经史、策论、诗词歌赋与书画等,并善于骑射,个个都是文武双全的人才。

    胤禛原先还是比较喜欢骑射课的,毕竟小小年纪就被拘束在书房读那么长时间的书,是个人都会厌烦的,而骑射课可以在外面活动跑跳,所以即使是擅长诗书的三阿哥胤祉也很是喜欢骑射课。

    不过慢慢的,胤禛变的越来越讨厌骑射课了,因为他发现,他的力气似乎天生就没别的兄弟大,虽然他很努力,很勤奋的练习,但射箭总是没别的兄弟做的好。甚至现在,连小他一岁的五弟弓箭都比他熟练。

    所以最近胤禛对骑射课很是排斥,越排斥就越练不好,越不好越排斥,以至于形成了恶性循环。

    不过这些,他是不会和额娘讲的,一则怕额娘笑话他,额娘总是喜欢看他变脸。二则他是男子汉,不能因为一点挫折就去找额娘,这个事他相信自己能解决掉!

    ————————————————————————————————

    感谢阿圈做的封面!

    越看越喜欢!

    第十七章 佟佳氏生病

    第十七章 佟佳氏生病

    胤禛走了之后,婉如也被佟佳氏打发回去了。婉如与胤禛的初见就这样结束了,俩个人总共就说了一句话,婉如认为胤禛小小年纪就各种冷眼高贵,胤禛则认为婉如呆滞傻乎乎。

    若干年之后,俩个人交流这件事时,才知道真相原来如此。

    从此之后,婉如便这样住下来了。每天不用再读书,在学习女红,轻松了不少。早上很早便起来,给佟佳氏请安,然后跟着康熙的妃嫔们一起去给太后请安,太后若有空不去慈宁宫的话,婉如就留下来陪太后说话解闷,佟佳氏便回去处理宫务。

    有时太后高兴了,也会留婉如用膳,或是带着婉如去御花园溜达溜达,这样婉如迅速成了太后身边的小红人,宫中的宫女太监甚至连一些不受宠的贵人常在见到婉如都会称呼一句婉如格格,让婉如也体会了一把狐假虎威的感觉。

    不过,在宫中住了一个多月,婉如差不多和里所有的人都混了个脸熟,但是却没有见过孝庄一面,按理说婉如怎么也得去拜见孝庄的,但是太后和佟佳氏都没有提这个事,婉如虽有疑惑也只能放在心里。

    但是,婉如在景仁宫也住了这么长时间了,除去康熙在的时候,差不多每次午膳都是和胤禛佟佳氏一起用的,但是俩个人除了请安之外连一句闲话都没有说过,这让佟佳氏很是遗憾。

    婉如虽然很喜欢胤禛,但她喜欢的是史书上的胤禛,而不是面前这个不到八岁整天板着一张冷脸的小屁孩。

    日子就这样慢慢的过,天气渐渐变暖。这中间发生了一件大事,当然现在人们不觉得,就是清穿女的知己,四四一生最亲最宠爱的兄弟——未来的拼命十三郎胤祥出生了。

    洗三的时候,婉如跟着佟佳氏去看过,小小的人,被奶娘抱在怀里,眼还没有完全睁开,全身皮肤仍是红皱皱的,像是猴子似的,婉如是一点儿都看出眼前的猴子未来能成为潇洒倜傥的拼命十三郎。

    一日,佟佳氏午睡的时候嫌热贪凉而没有盖被子,于是醒了之后便着了凉。让太医看过之后,说是没有大碍,只需吃几包药就可以。

    可是,药吃了一个月,佟佳氏的病却越来越重,一个月后,已经到了下不了床的程度,佟佳氏整个人也迅速消瘦,康熙和胤禛都急的不行。

    康熙是让太医院的太医全力救治佟佳氏,治不好的话后让太医院全体陪葬。胤禛则是和康熙请了假,每天守在佟佳氏的病床前,陪佟佳氏聊天,给佟佳氏端药喂饭,不让丫鬟搭手,自己尽力侍奉,而且整个人也沉默了不少。

    婉如虽然知道历史,但她看佟佳氏了无生机的样子,也不敢确定,谁知道会不会有其他的穿越者闪动蝴蝶翅膀把佟佳氏给扇的快没了。

    此时,不管佟佳氏有没有事,婉如都无比怨念穿越大神,为什么不给她神奇的随身空间或者神奇的能治百病的灵水。佟佳氏对她不错,她不想看着佟佳氏就这样死去。

    这天,胤禛喂佟佳氏喝过药之后,便拿起书坐到榻子上看了起来,这些日子以来胤禛都是这样过的,边侍奉佟佳氏边读书,不管怎样,他的功课不能落下。

    但佟佳氏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睡去。她看着比平日里更加冷冰冰沉默的儿子,心里很是难受,自己这次虽然能挺过去,可是总有一次自己挺不过去的。到那时,还是只剩下胤禛一个人啊。

    想到此,佟佳氏擦去眼里的泪,对胤禛说道:“胤禛,过来。”

    胤禛听到佟佳氏的声音,看到佟佳氏没有像往日那样睡去,赶紧走过去关心的问道:“额娘,您那里不舒服吗?怎么没有睡着?要不要传太医?”

    佟佳氏想坐起身,胤禛赶紧上前扶着,在佟佳氏身后塞了个枕头,让她靠着,又掖了掖被子然后自己在床边上坐了下来。

    佟佳氏看着眼前懂事的儿子,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开口道:“额娘没事。”

    “真的没事吗?”胤禛明显不相信,的确,佟佳氏现在的状况,任谁看了也不会说没事,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整个人瘦的连衣服都撑不起来。

    “傻儿子,额娘什么时候骗过你,说没事就是没事。”

    “可是,您的身子……”

    “额娘的身子,额娘自己清楚。相信额娘,额娘还没有看见你大婚时的样子呢,怎么舍得就丢下你?”

    一席话说的胤禛想哭,声音都哽咽了:“额娘,儿子也舍不得您,您不要丢下儿子。”

    这些天,有不少人在背地里说额娘快要不行了,等额娘去了之后,他肯定是回德妃身边,于是,他忍不住偷偷跑去见了德妃,那是在御花园,德妃在领着几个分位低的贵人常在在逛御花园,德妃明明已经瞧见了他,却像是没有看到一样转身和身边的人该说说该笑笑,当时他的心就凉了。

    在他的心里,他承认的额娘只有佟佳氏一个,虽然从小就知道自己不是额娘的亲生儿子,但是额娘对自己真的是比亲生的还亲。有什么都想着自己,做的任何事都是为了自己。

    五岁那年,额娘怀孕,怕自己多想,更是对自己比平日里还好上许多,有时为了照顾自己连她自己的身子都不顾。后来,额娘生下了一个***,自己是真心喜欢那个***的,可惜那个***和自己没有缘分,早早的便去了。

    本以为这样的日子会继续下去,可是没想到,才没几年,额娘就病的下不了床了,没有额娘的孩子在里会怎么样,看看八弟就知道了,虽然有亲身额娘良贵人,却和没有差不多。

    但最起码良贵人会真心全心全意的为八弟考虑,而自己呢,如果没有了额娘,不但在这中没有了依靠,在这世上也没有了真心为自己打算的人,到时恐怕连八弟都不如。

    对佟佳氏的不舍,对将来孤寂的害怕,对未来生活的担忧,种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重重的压在胤禛稚嫩的心里,让胤禛一个不足八岁的孩子难以承受,不管外表装的再成熟,但实质上,他只是一个不满八岁的孩子。

    所以此时听了佟佳氏的话,胤禛忍不住要哭了出来,他不要额娘走,他不要孤零零的一个人。

    听到胤禛带着哭音的声音,佟佳氏心里也难受的不行,把胤禛拉进怀里,紧紧抱着他的小身子,眼圈红红的开口:“乖儿子,额娘也舍不得你。”说完这句话,似乎看到自己走了之后胤禛过的艰难日子,自己从小疼到大的孩子,掏心掏肺一点一点养大的胖呼呼的乖孩子,将来要忍受那么多的误解不公正,要独自一人去扛着所有,想到此,佟佳氏的泪再也忍不住,像是断了线珠子似的掉下来。

    一时间,母子两人抱着哭的好不难过。

    哭了一会,佟佳氏回过神来,首先不哭了,擦了擦泪,又给怀里哭的脸像是小花猫似的胤禛擦擦泪,吸了口气,开口说道:“儿子,你放心,额娘暂时不会有事的。即使有事,额娘也会给你安排好了再有事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