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穿越言情小说 » 腹黑相公的庶女宠妻 »  122 夫妻之间的情趣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22 夫妻之间的情趣

小说:腹黑相公的庶女宠妻作者:甜味白开水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马车之中,二人似山崩地裂一般不知道缠绕了多少次方才渐渐停歇。

    林瑾瑜疲累至极,体内的毒素清除之后她便沉沉地睡了过去,东方流景为她整理好衣衫之后便将她抱在怀里,他凝睇着她熟睡的脸庞,脑中回想起方才的景象,薄唇微扬,露出一抹幸福的微笑。

    隔了一会儿,马车便停了下来,东方流景知道这是到灵山了,遂伸手点了林瑾瑜的睡穴,而后便找来一块红色的纱绢蒙住了她的脸颊。

    “宫主,灵山到了。”北堂默停好车后便在外恭敬地禀告道。

    东方流景答道:“好。”

    随后便抱着林瑾瑜下了马车。

    马车之外,除了左右使北堂默与北堂黔之外,赤部的部主凌靳已经率众侯在了外面。

    然而,当凌靳瞧见自家宫主居然抱着个女人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忍不住地瞪大了眼眸。

    这……什么时候开始,他家宫主居然也抱女人了?

    由于心中甚为诧异,凌靳转眸看向了北堂默,使了一个询问的眼神,北堂默神色冷冷,对于这事他自是不想解释的。

    “属下参见宫主。”凌靳见北堂默没有理会自己,遂率众单膝跪地朝东方流景请了安。

    东方流景没有将众人的惊讶放在眼里,点了点头之后便径自抱着林瑾瑜朝灵山地宫行去。

    隐月宫分为赤、橙、红、绿、青、蓝、紫七大部,北堂默掌管赤、橙、红、绿四部,北堂黔掌管青、蓝、紫三部,这七大部以地域划分,绝大部分势力都分布在南临的各个城镇,每一部都掌管着自己地域之内的产业与人员,隐月宫的宫人都是一些孤儿或身有残疾的人,他们在加入隐月宫之后便自强不息加强武功锻炼身体,经过岁月的沉淀,都成为了比较强大的人,是以,隐月宫的宫人对东方流景都是绝对效忠的。

    江湖之上的人皆以为隐月宫遍布四国,其实,隐月宫大部分的势力都集中在南临,仅有赤部在东琳境内。

    进入灵山地宫之后,东方流景抱着林瑾瑜坐到了上方首座之上,坐定之后便抬眸问道:“凌靳,你已集结了多少人了?”

    此次东琳之乱,为确保万无一失,他必须动用隐月宫的人,他不能让父王与母妃受到半点伤害染上大神!。

    凌靳回道:“属下已经集结了一万精英。”

    “一万?”东方流景思索了一下后便回道:“差不多够了。”

    凌靳又问道:“宫主,您让属下集结这么多精英是为何意?”

    东方流景俊眉舒展,缓缓说道:“前些日子,东琳宣王对本宫主有恩,此次逢得东琳皇帝病危,东琳必将大乱,是以,本宫主……唔……”

    幽深的地宫之中,东方流景与几人本是在说一件极其严肃的事情,然而,在他说话之时却是发出了一个极其怪异的声音。

    凌靳本是颔首认真地听着东方流景说话,可是,听着听着怎么就听见这么一个奇怪的声音了呢?

    他微微抬眸朝上看去,这一看不要紧,看了之后惊得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只见宫中怀中那个蒙着红色面纱的女子居然伸手扯住了宫主的衣襟,宫主本是坐得直直的,被她这么一扯,身子便朝下压了一些,最关键的是,宫主的衣襟本是十分齐整的,扯动之后,那衣襟便被扯得松松垮垮的了,脖颈下方的肌肤露出了一些。

    其实,对于男人来讲,露这么一点点肌肤自是没什么问题,关键的问题是,他家宫主露出来的那一点点肌肤之上居然四处可见红色的草莓。

    北堂默与北堂黔从未有过女人,自然不知道那红红的草莓印迹是个啥意思,可是凌靳就不一样了,好歹他也是有几个女人的,他一看就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一旦清除,眼角就忍不住地颤抖了一下,他家宫主还真是……狂野啊……

    东方流景被林瑾瑜冷不丁地扯了一下衣襟,他停住了话语垂眸宠溺地看向怀中的女子,她的睡姿果真是不敢恭维的呵,不管以什么样的姿势入睡,她都可以像八爪章鱼一样扒在他的身上。

    “瑜儿,乖……”东方流景压低的身子,在林瑾瑜耳前低声诱哄了一句,随后便轻轻地握住了林瑾瑜的手,将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身前,随后又继续看着凌靳,脸上的表情就象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凌靳在见到东方流景泰然自若的表情时,心底是一万个佩服,他家宫主果真与众不同啊……

    也不知宫主怀中的女子到底是谁,竟然能得宫主如此宠爱,真是让他难以想象啊。

    东方流景接着说道:“本宫主决定帮助宣王府,你随后便命这一万精英连夜启程去往逸都,把守在东南西北八个方向,等候本宫主的命令。”

    凌靳闻言颔首道:“诺。”

    应下之后,凌靳又问道:“宫主今日需要休息在灵山么?”

    东方流景眼眸微转,算算日子,已经离初一不远了,他不能再在途中耽搁,否则定然会被瑜儿发现初一之事,他回道:“本宫主即刻便出发去往逸都。”

    凌靳颔首道:“是。”

    东方流景微微一点头,随后又吩咐了一些其他事后便抱着林瑾瑜出了灵山地宫上马车而去。

    凌靳率众在灵山之外恭送东方流景的离去,待他的马车离开之后,凌靳身旁的一名护卫方才问道:“部主,宫主抱着的女子是谁啊?抱得那般紧?看样子,宫主应该很爱那个女子吧?”

    “她的脸上带着红色面纱,看不太清除样貌,不过,瞧那轮廓,当是十分美丽的一名女子。”

    那护卫闻言又说道:“宫主这是终于开窍了么?”

    他还以为,他们的宫主这一辈子都不会碰女人呢,结果原来,宫主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啊帝宠——凤仪天下最新章节。

    凌靳点头道:“也该是开窍的时候了,男人嘛,怎么可能没有女人呢?”

    护卫闻言,附和般地点了点头,随后主仆二人便转身回到了地宫之中。

    东方流景上得马车之后便抱着林瑾瑜休憩起来,方才在马车之上,他也着实累坏了。

    这一觉睡了好长时间,待二人彻底醒来时,天色已经全部黑了。

    林瑾瑜从睡梦中醒来,舒舒服服地伸了一个懒腰之后方才缓缓睁开眼睛,她睁开眼睛之后,入目的便是一张俊美的容颜,眼前的男子正阖目睡觉,他的浓眉似刀剑飞霜,浓密的睫毛垂在眼下,一双薄唇微微扬起,墨色的发丝柔顺地垂在身前,她发现他与自己是躺在马车的软塌之上的,他睡在外侧,手臂搂着自己。

    林瑾瑜定定地看着他,记忆回转,瞬时便想起了她之前似乎媚药发作了,她现在身体已经没有任何的不适了,莫非,他真的在马车之上给她解的媚药?

    天啦,他们怎么可以在马车之中做那种事?外面还守着北堂默与北堂黔,好吧?

    如此,那二人又该如何看待自己?

    真是要疯了……

    因着觉得有些尴尬,林瑾瑜却是忍不住地又在心里将雪绒臭骂了一顿,真不知道那个圣女殿的人脑子是个什么构成,为什么连这样的毒药都能够想得出来?

    正腹诽之际,东方流景却是已经睁开了眼眸,他的眸色如子夜一般漆黑,林瑾瑜在见到他睁眼时,心跳仍旧漏了一拍。

    他们之间已经有了最最亲密的关系,可是,她却不知道为何,每一次在不经意间撞见他的眼眸时,她仍旧会怦然心动,这样的感觉让她的心似挠痒痒一般,酥痒难耐。

    与他相处的每一天似乎都像在谈恋爱一般,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好。

    “瑜儿……”东方流景睁开眼眸之后便唤了她一声。

    林瑾瑜眨了眨睫毛,开口道:“你醒了。”

    话音落下后,脸颊还是红了。

    东方流景在瞧见她脸颊之上那两抹可爱的红云时,又忍不住将她搂紧了一些,他的唇瓣贴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说道:“瑜儿,你对着我是打算红一辈子的脸么?”

    他觉得他真是疯了,怎么好似一直瞧不够似的,不仅如此,还总是喜欢对她动手动脚的。

    林瑾瑜摸着自己发烫的脸颊,怪嗔道:“我就要脸红,你怎么了嘛?”

    东方流景笑道:“呵呵,没什么,怎样的你都是我的最爱。”

    林瑾瑜闻言安静地靠在他的怀中,闭眼享受着他身上的味道,她独爱他身上那股淡淡的薄荷香气。

    二人静静抱了一会儿之后,东方流景便扶着她坐了起来,随后从马车之中找来了一件白色的衣衫。

    林瑾瑜见状便知道他是要换装束了,因为马车已经快要临近逸都了。

    只是,她想不通的是,这家伙莫非是要当着她的面换衣服?

    “瑜儿,为夫要换衣服,你不打算帮忙么?”

    正当林瑾瑜神思遐想时,东方流景将手中白色的衣衫在她面前扬了扬,说了这么一句话娇妃送上门:冷君哪里逃最新章节。

    “哦。”林瑾瑜木讷地答了一句,随后顺从地接过了他递来的衣服,接下衣服之后她方才发觉自己是不是疯了,她为什么要接下他的衣服?她这是已经成为夫奴了么?

    东方流景将白色衣衫扔给林瑾瑜后便径自去脱身上的红色衣衫,林瑾瑜手中拿着衣服,眼睁睁地看着面前的男人一件一件地脱下了衣衫,当她以为这个男人好歹要避一下嫌时,这厮居然脱得来连亵裤都不剩了。

    一副完美的男性躯体呈现在了她的面前,林瑾瑜瞬间石化,可是眼眸却止不住地四处乱转。

    当她的视线不经意间瞟向某处时,她的脸瞬时就红了,别开脸恼道:“你是流氓吗?为何把衣服脱得一干二净?”

    东方流景在瞧见她脸上的红晕时,伸手刮了刮她俏挺的鼻梁,说道:“又不是没有见过,你害羞什么?”

    林瑾瑜仍旧别开脸,将手中的衣衫递给了他,说道:“自己穿!”

    “瑜儿,你给我穿嘛……”本以为东方流景会答应,岂料这厮却是来了这么一句。

    “我不要……”

    “瑜儿……”东方流景才不理会林瑾瑜的拒绝,长臂一捞却是将她捞进了怀里,放在了他的腿上。

    林瑾瑜不好意思地将头埋在他的脖颈处,恼道:“你不要总是开这种玩笑嘛。”

    这个男人怎么总是没个正经呢?她真是错看他太多了。

    东方流景笑道:“瑜儿,我们是夫妻嘛,夫妻之间自然要有些情趣的,不是?”

    “情趣?”林瑾瑜的脸瞬时又红了一些,关于这个问题,她还真是没有想过啊。

    东方流景微挑轩眉,轻声道:“对啊,夫妻之间的情趣,多着呢,瑜儿,你若不会,为夫教你,好不好?”

    “谁不会了?”林瑾瑜撇了撇嘴,有些嘴硬。

    想她现代人,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走路么?

    她是害怕自己发起疯来太狂野把他给吓着了。

    东方流景听闻,呵呵直笑:“瑜儿,你真的会么?那怎么不见你对我使用?”

    “回头我使用起来,你别吓着就是!”被东方流景一激将,林瑾瑜便直接将心底的话给倒了出来,随后从他腿上滑了下来,然后找出白色的亵裤理了理给他穿了起来。

    “瑜儿,我强烈希望那一天的到来!”

    林瑾瑜没有再说话,只是专心帮他穿衣服,当她的视线不可避免地划过某处时,她的脸仍旧红的跟柿子一样。

    东方流景见状又嘿嘿地坏笑了两声,随后配合她的动作将裤子穿好,穿好衣服之后,林瑾瑜又找来了亵衣为他穿上,穿好亵衣之后再穿中衣,最后再为他穿好了外衣,然而,穿外衣的时候,她却仍旧被那繁杂的盘扣给弄得一愣一愣的。

    “瑜儿,我来扣吧。”东方流景见她有些不太会扣盘扣,遂握住了她的手轻声说道。

    林瑾瑜点了点头便坐到了他的旁边,她侧眸看着他修长的手指在衣服之上慢慢滑动,十分优雅地将盘扣给扣好了。

    衣服穿好之后,东方流景便将黄金面具给找了出来,林瑾瑜在见到那个已经许久不曾见到的面具时,眨了眨眼眸,问道:“流景,云思辰以前跟我说,你之所以戴着个面具是因为容颜被毁了,但是我瞧你的样貌,你的容颜应该没有被毁吧?如此,你又怎会戴着个面具呢?”

    东方流景拿着手中的黄金面具,修长的手指顺着那面具滑了一下,他回道:“容颜被毁,是对外的一种说法而已,我之所以戴着个面具,是因为,我七岁那年刚刚中了寒蛊之后,蛊毒发作时曾经吓死了一个小女孩,所以,我才会一直戴着这么个面具的大明王。”

    林瑾瑜点了点头,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听着他这一番话语,她又问道:“那你现在蛊毒还发作么?”

    东方流景极其自然地回道:“我刚中寒蛊的时候发作得挺厉害的,隔三差五就会发作一起,因着怕别人看见我发作时的模样,所以才戴了这么个面具,这么多年过去,有了父王与思辰的精心调养,我身上的寒蛊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发作了,因着我已经戴了这么久的面具了,所以便一直戴下去了。”

    他虽然这么说话,但是内心还是有些内疚的,毕竟,他又骗了他的娘子,不过,这样的谎言应该算是善意的谎言吧,他是真的不想让她伤心难过的啊,还有,自己蛊毒发作时的样子太过恐怖,他是真的不想让他的娘子看见啊,他担心她见到之后因为觉得他是怪物便再也不要他了。

    “哦。”林瑾瑜听后又点了点头,跟着又问道:“那不能人道一说又是怎么回事?”

    东方流景闻言,转眸看向林瑾瑜,见她又纠结这个问题,便揶揄道:“娘子,你真可爱……”

    林瑾瑜闻言嘟了嘟嘴,东方流景瞧见她的模样后,却是又将她捞进怀里抱坐在他腿上,随后伸手轻轻地捏了捏她粉嫩的脸颊,回道:“我一直坐在轮椅之上,脸上又戴了个面具,之前身旁却是连个丫鬟都没有,于是便有人开始传言说我不能人道,父王刚一听说时十分恼怒,便准备派人干涉这个谣言,但是却被我阻止了,因为我从未想过此生会有女子伴我一生,所以我对这个谣言一点都不在乎,甚至还有一些欣喜,我想着,这个世上定然不会有女子愿意嫁给一个不能人道的男子,如此,我也省去了许多麻烦,却怎知,南宫浸竟是将娘子赐给了我,你知道当我听见南宫浸说要将你赐给我时,我是多么地狂喜么?我在想,我们这段姻缘莫非是天注定的么?而你,便是上天赐给我的最好的礼物。”

    细细听着他说着话,林瑾瑜却是从未想过,他竟是没有想过此生要娶妻的么?

    “你的意思是,如果你没有遇见我,你这一生将一人度过么?”

    东方流景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为什么?”

    林瑾瑜极其自然地便在他回答之后来了一句为什么,他虽然残废,但是,他却有着惊世之容,有着绝顶的武功,有着耀眼的权势与财富,这样的男子为何不想要女人?仅仅只是因为他中了寒蛊么?

    原因绝对不会这般简单。

    东方流景听见林瑾瑜问为什么,便又开始编织起谎言来:“娘子,你知道的,我身中寒蛊,我一直致力于寻找母蛊之中,又哪里有时间再去想女人?”

    林瑾瑜闻言,秀眉挑了挑,真的是这样的么?

    怎么她觉得原因不会这般简单呢?

    “就因为这个?”

    “是的。”

    林瑾瑜凝眸看着东方流景,随后沉了沉脸色,警告道:“东方流景,你若骗了我的话,你该知道是什么后果的。”

    东方流景笑着颔首道:“娘子,为夫怎会骗你呢?”

    林瑾瑜撇嘴道:“你知道就好特种兵一一霸上女军王。”

    “呵呵……我知道的……”

    先骗着吧,等到再也瞒不住的那一天再说了。

    ……

    东琳逸都皇宫御书房内的一间密室之中,中药味浓郁而刺鼻。

    “咳咳咳……”南宫浸半躺在软塌之上,他歪着身子朝旁不停地咳嗽着。

    白染霜坐在他的身旁,一手捶着他的背,一手拿着手绢接在他的唇边。

    “咳咳咳……”南宫浸咳得十分猛烈,几乎都要提不上气来了。

    “皇上……”白染霜看着南宫浸,美眸之中浸出了泪水。

    南宫浸又咳了一声之后,伸出了颤抖的手,白染霜心领神会握住了他的手。

    “霜儿……这一生,你嫁给朕,可曾后悔?”

    白染霜侧身靠在他的胸膛之上,摇头道:“臣妾从未后悔过,如果人生再来一次,臣妾还要做皇上的妻子。”

    南宫浸微微摇了摇头,好不容易才提了一口气对她说道:“这一生,我都没有猜透父皇的想法,但是,我却能够知道,父皇他爱的女子是南宫澈的母妃,那个如风一般的女子,父皇就是因为感觉抓不住她,所以才会一直爱恋着她,但是,朕一直没有相通,既然他如此爱恋南宫澈的母妃,却为何不将皇位传给南宫澈,却是将皇位传给了朕。咳咳……后来父皇殡天时将朕找去,跟朕说了一袭话语,朕才知道,原来父皇是为了东琳的大局考虑,虽然他爱着木轻婉,但是父皇说南宫澈喜欢闲云野鹤的生活,说他不适合当皇帝,所以才将皇位传给了朕,但是,父皇却担忧朕当上皇帝之后对南宫澈不利,所以,他将白菁华赐给了南宫澈,将你赐给了朕。咳咳……父皇明察秋毫,知道你白氏二姐妹情谊深厚,就算为了各自的夫君走到无法挽回的地步,但却终究不会害了对方的性命。”

    白染霜点了点头,她凝眸看着南宫浸,红唇微启,心领神会道:“皇上,您想要说什么,臣妾大抵是知道的。”

    “咳咳咳……”南宫浸因着一口气说了太长的话,便又咳了很久方才停歇下来,停下来之后,他喘着气对白染霜说道:“霜儿,朕就知道这个世上,只有你是懂朕的,只可恨,焰儿他这般地不争气……咳咳……”

    他多想将东琳的江山给他此生最爱女子的儿子,可是,为何那孩子却是这般地不争气?

    他怎地一点儿都不像自己与霜儿呢?

    白染霜摇头道:“皇上,您莫要这样说,您的存在首先是东琳的皇帝,其次才是霜儿的夫君,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东琳的万事基业,霜儿绝不会央求不合事宜的事情的。”

    南宫浸摇头道,发黑的脸庞之上落下了一滴泪水:“霜儿,你不知道朕的想法,咳咳……若有来世,朕却是不愿意当这个皇帝的,当皇帝,有着太多的责任,顾虑也太多了,咳咳……若有来世,朕定然选择当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然后千万百计再去遇见你,咱们快快乐乐地做一个平凡夫妻,那该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啊……咳咳……”

    “霜儿也是这样想的,奈何桥边,霜儿定然不会喝下那碗孟婆汤,霜儿定要记得皇上的容颜……”

    前些日子,她就想随着皇上去了,可是皇上却不同意,说她还要保护他们的孩子,焰儿虽然不成器,但是,到底是他心爱的儿子啊。

    当时的她哭得肝肠寸断,这个世间,没有了皇上,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南宫浸颤抖地伸手摸干了白染霜脸颊之上的泪水,他说道:“霜儿……咳咳……你莫要哭,你能好好的活着便是朕最大的欣慰,朕此生……无憾了……”

    “皇上……”白染霜扑到南宫浸的怀中,泪如雨下,泣不成声极品侍卫最新章节。

    南宫浸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安慰起来。

    隔了一会儿,待二人整理好情绪之后,南宫浸方才说道:“霜儿,朕密诏了煊儿入密室,他马上就要来了,你在旁候着吧。”

    “好的。”

    话音落下后不久,却听窦安在外传唤道:“皇上,静王到了。”

    南宫浸点头道:“让他进来吧。”

    “诺。”

    须臾,便听石门轰轰之声响在耳侧,厚重的石门开启了一道缝隙,南宫煊的身影出现在了石门处。

    他今日穿了一袭玄色的衣袍,丰神俊朗,出尘飘逸,他入了石门之后,身后的石门便慢慢阖上了。

    “煊儿,你来了……”南宫浸在见到南宫煊时唤了他一声。

    南宫煊第一次来到这个御书房后面的密室,他虽不知道御书房后面居然有密室,但是他却能够猜测得出来,他的书房都有密室,父皇的御书房又怎么可能没有呢?

    只是,父皇今日为何密诏他入宫,还将他宣进了御书房后的密室之中?

    并且,这个密室之中不仅有父皇,居然还有母后!

    当他瞧见白染霜时,起初眸中有一抹惊讶之色,旋即便被浅浅的淡漠所代替,是呵,父皇这般爱这个女子,又怎会不将她带在身边呢?

    南宫煊单膝跪地对着南宫浸与白染霜请安道:“儿臣给父皇请安,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母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南宫浸手部虚扶了一下,咳道:“煊儿,起来吧,到旁边坐着……”

    南宫煊点了点头,随后坐在了白染霜的对面。

    坐定之后,南宫浸便问道:“煊儿,这么多年以来,你……是不是一直对你母后有意见?咳咳……”

    南宫煊闻言抬眸看着南宫浸,眸中带着疑惑,自从自己的母妃去世之后,他便被接到母后身边抚养,自那日开始,其实他就对这个母后不冷不热的,因为他从心底就喜欢不起来,只因自己母妃的死多少与这个女人有关。

    只是,关于这件事,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父皇怎地在这个时候提了出来?

    南宫煊的沉默不言其实就是一种默认,白染霜见状,美眸之中滑过了一丝黯淡,旋即却又被她抹去了。

    南宫浸接着说道:“煊儿啊,你母妃的死与你母后没有半点关系的……”

    “什么?”南宫浸的话无疑似一颗巨石投入平静的湖面之中,掀起了惊涛骇浪,南宫煊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冷静,他转眸看向南宫浸,声音不禁提高了许多。

    他清楚的记得,那一年的大年夜,那个大雪飘飞的夜晚,当白染霜去过母妃的殿宇之后,母妃便一病不起,虽然母妃一直说自己的病与白染霜没有半点关系,但是他却是不信的,为何其他人去了母妃的殿宇,母妃没事,为何偏偏白染霜去过之后母妃便一病不起了呢?

    南宫浸见他惊诧便娓娓道来当年的一切:“那年,朕受了伤躲进了你母妃的殿宇之中,她为了救朕将朕身上的毒血吸去了,你母后当时去是为了处理朕的伤势,朕受重伤一事不能让朝中大臣知道,不然便会引起动乱,所以……咳咳……你的母妃……是被朕害死的……”

    南宫煊不可置信地盯着南宫浸,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一切,原来他恨了半天的人根本就不是他的杀母仇人,而那个真正害死他母妃的人居然是自己的父皇,母妃居然是为了救父皇而死的福慧双全!

    难怪父皇在母妃去世之后便追封她为皇贵妃了,位分仅仅低于白染霜,当时他还在嗤笑呢,嗤笑白染霜心肠的恶毒,一个死人,要那名分做什么?人都死了还要那空名干什么?

    从那一夜开始,他便讨厌白染霜了,觉得这个女人实在恶心得要命,觉得她十分地虚伪。

    尽管在后来的那些岁月里,当自己感染风寒而白染霜衣不解带地照顾他时,他仍旧觉得她是做给父皇看的,觉得这个女人虚伪到了极致。

    可是,每一次当他恨过骂过之后,却又在反思,白染霜何必这般装呢?反正自己已经是一个人没有母亲的孩子了,她想要将自己怎样不也是易如反掌的事么?反正自己从出生以来便没有得到过父皇的宠爱,父皇将他所有的爱都给了南宫焰!

    所以,对于白染霜,他的感觉很矛盾,想爱而不敢爱,想恨又恨不起来,这么多年过去了,便形成了这不冷不热的状态了。

    现在,父皇忽然来告诉自己,白染霜根本就没有害自己的母妃,这让他情何以堪?这样的话语为何不早点说?

    “煊儿,你的母后……她宅心仁厚,他不想让朕与你父子之间有着隔阂,所以便一直帮朕顶着这口黑锅,一顶就顶了这么些年啊……”

    南宫煊闭上了眼眸,在不经意见,他似乎觉得自己的眼眶有些热,他觉得那滚烫的热泪似乎已经有些禁止不住了。

    为什么?

    为什么事情的缘由竟然是这样的?

    这个他一直不冷不热对待的女人,居然什么都没有做,不仅如此,她明知道自己不喜欢她,却仍旧不辞辛劳地照顾了自己那么多年……

    他该怎么说她?

    “皇上,您快别这样说了……”白染霜见南宫煊似是有些情难自抑便开口劝阻起来。

    这事横竖也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只要煊儿好,她便没什么他求了。

    南宫浸叹了口气,又咳嗽道:“有些事……再不说……咳咳……就没有机会了……咳咳……”

    他知道自己的大限快到了,所以,他要在最后这段时间里把该做的事情都做了。

    南宫浸忽然一下咳得很猛烈,南宫煊一急旋即上前掏出手绢接在了他的唇边,忧心忡忡地唤道:“父皇,您说慢点儿。”

    “无妨……”南宫浸对南宫煊摆了摆手,继续对他说道:“煊儿,你坐好,父皇有事要跟你说……”

    南宫煊点了点头又回坐到了座位之上。

    “煊儿,这些年,在朝中,你虽没有什么建树,但是……朕却知道,你也是想要这皇位的……”

    “父皇……”南宫煊抬眸看向南宫浸,完全没有想到父皇居然会将这件事情放到明面上来讲。

    对于皇位,他承认,他自然是想要的,如若父皇将皇位传给一个有做为的人,那么此生,他定然会协助他治理好江山,但是,南宫焰他确实难当大任啊龙在边缘全文阅读。

    这些年,他一直暗中厉兵秣马,就算不想抢夺这皇位,他也要保全自己啊,皇室之中腥风血雨,亲情血缘在皇位的面前又是一件多么脆弱的东西?

    生于皇家章于皇家,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绝对不能太弱!

    南宫浸抬了抬手,又道:“煊儿,你莫要惊诧,这件事,朕是可以理解的……”

    “父皇,儿臣做任何事情之前都会以保护东琳的江山为前提的。”

    南宫浸点了点头,说道:“朕知道这事的,煊儿,这些年,你暗中做的那些事,朕也是知道的。”

    南宫煊闻言又是一惊,父皇居然连这事都知道么?莫非自己的人中还是有父皇的人么?

    看来,皇帝果真是不一样的。

    他虽然是自己的父皇,但是,自己却是真的没有看懂过他,从来没有过。

    “煊儿,你莫要猜了,你的人里有父皇的人,但是,他对你却是没有任何敌意的,甚至还会成为你的顶梁柱……”

    南宫煊凝眸看向自己的父皇,眸中露出了一抹不可思议,父皇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他是想要将这江山交到自己的手上么?

    这怎么可能呢?

    南宫浸看着南宫煊,似是已经猜到了他心中所想,他跟着道:“煊儿,聪慧如你,当是已经猜到朕的想法了……”

    “父皇……”南宫煊闻言,竟是从座位之上跪在了地上。

    父皇居然想要将东琳的江山交到自己的手上么?什么时候的事?他怎么一点都没有感觉到?父皇不是一直对自己很冷淡么?

    “煊儿,这些年来,朕观察你很久了,你为人处事虽雷厉风行,却也不是心狠手辣,你能屈能伸通观大局虽然冷漠却也是重情重义之人,朕将东琳的江山交到你的手上,朕……放心……”

    南宫煊似是受了强大的冲击,完全不敢想象今日的自己居然可以听见这样一番话语,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父皇眼中合格的皇位继承人,从未想过!

    因为,父皇面上的表现,都是向着南宫焰的,他做什么都是将南宫焰放在首位。

    南宫煊忽然转眸看向白染霜,她……她是南宫焰的亲生母亲,她也愿意让自己当皇上么?

    白染霜见南宫煊看向自己,她轻轻朝他扯出一抹微笑,那笑容慈善而美丽。

    这样一个为大局着想的人,他怎么就觉得她是一个虚伪的女人呢?

    这么多年以来,他的眼睛究竟长到哪里去了?

    南宫煊心中激荡不平,千言万语却是又汇成了一句:“父皇……我……”

    南宫浸闭眼点了点头,随后从怀中掏出了半个虎符递给了南宫煊,他说道:“煊儿,朕有着一只强大的暗卫,他们的作战力十分之强,父皇现在将他交到你的手上,而另一半,朕将交到你母后的手中……咳咳……请你原谅朕的做法,因为……朕总要为自己心爱的女人做一些事情……”

    南宫煊接过虎符垂眸看向它,右手拇指与食指反复摩挲着那崎岖不平的表面,心中仍旧如浪翻涌。

    他自然知道父皇的想法,父皇担心自己当了皇帝之后会对母后不利,所以,他会留一只暗卫给母后。

    南宫浸接着又道:“煊儿,朕的日子已经不多了……朕将不会下遗诏封焰儿为皇帝,不然,就算你当上皇帝也是名不正言不顺,而今,朕不下遗诏,待朕殡天之时,焰儿便会自主登上皇位,而烁儿必然反之,烁儿此人锋芒毕露,他若与焰儿对峙,两人势必生死相杀,煊儿……父皇只求你一件事……你终身不得取焰儿的性命……你做得到么?”

    南宫煊闻言又震了震,当真是同人不同命,只因南宫焰是白染霜所出,所以,他得到的一切便与其他人不同,父皇为了保护南宫焰,真是什么都想到了奋斗的法拉全文阅读。

    关于这一点,他说不嫉妒那是骗人的,毕竟自己也是南宫浸的亲生儿子啊,同为儿子,为何得到的关爱却完全不同呢?

    他沉沉地点了点头,道:“儿臣办得到!”

    南宫浸闭眼点了点头,道:“煊儿,父皇相信你,另外,父皇将下一道诏书到你母后的手上,那一道诏书仅仅只是为了保护你的母后,你……不会怪朕吧?”

    南宫煊俊眉扬了扬,他眼眸微转便知南宫浸要交到白染霜手中的那道诏书定然与自己的皇位有关,如若自己他日对白染霜不好,白染霜便可以拿着那张诏书出来废黜他的皇位。

    面对这样的事情,他的心虽然有些痛,但是,父皇都已经坦诚对他说了,他却又能如何呢?

    横竖这只是父皇对白染霜的一片爱呵……

    只是,他有些想不明白的事,父皇这个如此精于谋划的人,居然也可以如此深爱一个女子,这对帝王来说该有多么地不易?

    “儿臣怎会怪父皇呢?”

    南宫浸闻言,松了一口气,欣慰地点点头道:“如此……朕便放心了……煊儿,你退下吧……”

    南宫煊微微一颔首,随后转眸又看了一眼白染霜之后方才颔首退了出去。

    待南宫煊退出去之后,南宫浸又猛烈咳嗽了一阵,接着便对白染霜说道:“霜儿,朕还有一件事,不放心……咳咳……”

    白染霜扬眉问道:“何事?”

    南宫浸眼眸微眯,缓缓道:“南宫澈二儿子的媳妇,林瑾瑜……朕……不放心她……”

    那个女子,冷静自持,遇事不慌不忙,不卑不亢,最让他担忧的是,他从她的眸中见到了一种光彩,那是一种盛世的华彩,是一种傲立于天地的感觉,这样一个女子,真是太让人不放心了,所以……为了确保东琳的江山,他要除去她!

    南宫浸在见了南宫煊之后便出了密室,随后又命窦安唤来了南宫澈。

    当南宫澈迈着步伐走进御书房时,看见的便是穿着明黄色龙袍坐在御书房茶桌旁的南宫浸。

    “微臣参见皇上。”南宫澈见了他颔首朝他请了安。

    南宫浸颤抖的手摆弄着茶桌上的茶具,因为颤抖,茶叶都抖出来不少。

    南宫澈见状忙地上前帮了忙,说道:“皇上,让微臣来泡吧……”

    南宫浸抬眸看向南宫澈,唤了一声:“四哥……”

    南宫澈拿着茶匙的手僵了一下,转眸看向南宫浸,眸色有些深:“皇上……”

    “四哥,你叫我五弟吧,你已经很多年没有叫过我五弟了。”

    自从那一年,他登上了这个九五之尊的位置上后,南宫澈就再也没有叫过他五弟了,他们兄弟之间的情谊也渐渐变淡了小仙有主全文阅读。

    南宫澈微微眨了眨眼睛,说道:“皇上,您是君微臣是臣,君臣有别,微臣自然不能太过逾矩的。”

    南宫浸扯出一抹似是嘲讽的笑,说道:“九五之尊又能怎样?终究逃不过一死。”

    他曾经以为自己的身躯坚不可摧,可是,真到患病的那一天,却真的觉得无力回天,为何老天不能再多给他一些时间?为何要这么吝啬?

    南宫澈心中一动,放下了手中的茶匙,凝着南宫浸,唤了一声:“五弟。”

    南宫浸本停止颤抖的手在听见这两个字时,却是又抖了起来。

    南宫澈掀袍坐在了南宫浸的对面,伸出手将已经烧好的茶水倒在了泡茶壶里,随后将泡茶壶倒在一个瓷杯之中,将茶倒出来之后便为南宫浸斟了茶。

    “那一年,你离开东琳皇宫去到西玥做质子时,你才八岁吧?”

    那个时候东琳与西玥之间战火不断,民不聊生,后来两国达成了协议,两国各派一名皇子去到对方的国家当质子,以免再起战火。

    南宫澈便是被父皇送去西玥当质子的皇子。

    因着谈起了往事,南宫澈神思飘远,仿似又回到了八岁那年。

    他叹了一口气,说道:“是啊,而今我已经四十一了,一晃就过了三十多年了。”

    南宫浸眼眶深陷,眼圈黑黑的,他颤抖地端起面前的茶杯,轻轻地酌了一口,他看向南宫澈,问道:“四哥,你心中的那个女子……是西玥的皇后吧?”

    南宫澈闻言身子微微一僵,眼眸眨了眨,随后说道:“那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她只是我心中最初的美好而已……”

    他果然知道这件事的么?

    “咳咳……心中最初的美好……”南宫浸闻言,笑得有些苍凉:“朕为了那美好,却是做了许多不该做的事啊……”

    为了他的焰儿,他做了太多不该做的事,可是怎么办呢?他终究是霜儿的儿子啊。

    南宫澈闻言,眼眸微垂,说道:“只要最重要的事没有做错,就不算太错。”

    南宫浸听后,眉毛舒展,他看向南宫澈,笑道:“四哥果然还是了解我的。”

    “对于这事,其实我也是在猜测而已,因为,我觉得你不会用东琳的江山来做赌注。”

    “咳咳……但是我还是觉得有愧于霜儿……”

    “染霜她是一个好女人,她也支持你的决定。”

    听了这话,南宫浸的眸中似乎云集了一些晶莹,他看向南宫澈,问道:“四哥,如果有来世,你还会选择出身在皇家么?”

    “不会!”

    南宫澈回答得很快,也很斩钉截铁,如果上天给他一次选择,他绝对不会选择生在皇家,如若他不是皇子,他就不用去西玥当质子,这么多年来,又有谁能够真正体会得到那些年,他的日子究竟是怎么过来的。

    “咳咳咳……我也不会!”

    如若不是身在皇家,他的身上就没有这么多责任,没有这么多重担,他可以与霜儿和和乐乐的生活在一起,就算焰儿不成器,他也不会太过悲伤,因为他们本就是平凡的人。

    可是……这个世界没有可是,他自出生那天起就决定了他的人生不能由他自己来控制,他一直以为坐上了这个九五至尊的位置,他就可以掌控一切,可是,很多时候,却被各种各样的事情所约束,即便贵为皇帝,也不能为所欲为追美高手最新章节。

    南宫澈眼眸凝向远处,似是深思。

    御书房中静谧一片,唯余茶香袅袅,沙漏声声,良久之后,南宫浸说道:“四哥……五弟有一事相求。”

    南宫澈回望着他,说道:“五弟,这些年来,我们兄弟看似站在对立面上,但是,我知道,你的心里还是敬重我的。”

    南宫浸一直是一个手段强硬的人,虽然在自己与他的关系之间,父皇做了很多事情,为了不让他们兄弟反目,他逼迫自己娶了白菁华,只因父皇知道南宫浸深深爱慕着白染霜。可是,如若南宫浸非要除去自己,他也可以用很多理由来对付自己,而他始终没有这样做,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在他的心中,自己还是有一定分量的。

    “四哥……你说得太对了,从小,我就以你为榜样,我觉得你成熟内敛,不喜形于色,后来你又去了西玥,回来之后我更是对你崇敬有佳……只是,这些一直埋藏在我的心里而已……”

    “唉……”南宫澈长长地纾出了一口气:“五弟是想让我保护焰儿么?”

    南宫浸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已经暗中通知了焰儿的师父,待我死后,你可以帮着他师父掩护他们出城么?”

    南宫澈闻言,承诺道:“好。”

    将焰儿带去深山里悠闲一世,这其实是一种最好的生活,只是不知南宫焰明不明白他父皇的一片心意啊。

    “四哥,还有烁儿……咳咳……你可以帮我保住他的性命么?”

    南宫澈闻言俊眉微微抬起,南宫浸要保护南宫焰这是他能够猜到的,他本来以为南宫浸要牺牲南宫烁,却不想,他也想要保护南宫烁,毕竟,在皇权斗争的路上,不可能没有牺牲,而南宫烁便是那个弃子。

    南宫浸瞧见了南宫澈眸中的惊诧,他颔首道:“烁儿他虽然锋芒毕露,但是,他到底是我的骨肉,我……还是不希望他有事的……”

    南宫澈的手中有着强大的兵力,而且,他还有一只神秘的精英队伍,这些年来,他一直暗中在查,结果却一直无果,可见这只队伍是多么地效忠于宣王府。

    如若南宫澈答应自己保护烁儿与焰儿,那么,他的这两个孩子的性命便无忧了,如此,他也算死而无憾了。

    “烁儿为人比较钻牛角尖,若想保住他的性命,唯有让他失忆。”

    南宫烁此人心比天高且骄傲自负,如若他知道自己的父皇是想让南宫煊当皇帝,他肯定接受不了的,而且,他还会一直想着如何颠覆东琳的江山,依照智谋来讲,如若南宫烁一直对东琳的皇位虎视眈眈,那么,东琳将没有安宁可言了。

    所以,南宫烁要么死,要么永久失忆。

    南宫浸点头道:“这是唯一的方法。”

    几千年来,宫斗都是有所牺牲的,自己一死,东琳皇室将面临一场腥风血雨,这是无法避免的,他只能在所有的结果中挑选一个最好的。

    南宫澈闻言,垂眸保持了沉默。

    兄弟二人又饮了一会儿茶说了一会儿话后,南宫澈便离开了。

    ……

    一月二十八日,重新带上平凡面具的林瑾瑜与带上黄金面具的东方流景回到了宣王府之中二婚——诱拐前妻全文阅读。

    东方流景又成为了南宫烨。

    当他二人刚刚跨入府中时却见白菁华快步到得了南宫烨的面前:“烨儿,你这段时间去哪里了?”

    南宫烨坐在轮椅之上,当他见到一脸焦急地白菁华时,心中还是有些内疚的,以前就常听人说,儿子都是白眼儿狼,娶了媳妇忘了娘,他这可不就是最好的写照么?

    为了追自己的娘子,他跑了差不多三千里路,却是将自己的母妃忘在了脑后。

    他真是不孝啊……

    “母妃,对不起,孩儿处理一些事情去了,来不及告诉您。”

    白菁华眸中泪光涟涟,她抬眸看了一眼立在南宫烨身旁的玲珑与冷焱,苛责道:“你们二人也是,你们二爷出门,你们都不跟本王妃说的么?”

    冷焱与玲珑颔首没有说话,因为,他们也不知道主子跑去哪里了啊。

    南宫烨对白菁华说道:“母妃,孩儿此次出门没有带他们二人,您莫要再说他们了。”

    白菁华点了点头,随后蹲在了南宫烨的身前,她看着南宫烨,说道:“烨儿啊,你出去的这段时间,瘦了好多,你想要吃什么告诉母妃,母妃给你做。”

    “母妃,让厨房的人做就是了,没得让您累着了。”

    白菁华摇头道:“没事的,你先回莫言轩休息一会儿,母妃这就去厨房为你做饭。”

    放下话语后,白菁华便带着她的婢女玉荷与清秋离去了,从始至终都没有看林瑾瑜,更不可能跟她说话了,似乎当她不存在一般。

    林瑾瑜眼眸微眯,没有说什么,只是推着南宫烨的轮椅朝莫言轩行去。

    到得莫言轩后,玲珑已经打来了水,林瑾瑜找来布巾浸湿之后又拎了起来,随后极其自然地半蹲着身子帮南宫烨擦拭起来,那样自然的动作看得玲珑是一愣一愣的。

    在她没有在二爷与二少奶奶身边的这段日子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啊。

    看二少奶奶如今这番模样,她是喜欢上二爷了么?

    她到底错过了什么精彩的事情?

    南宫烨凝眸看着为自己擦拭脸庞的林瑾瑜,眼神灼灼,林瑾瑜为他擦拭着脸,瞧他眼神似电一般,遂忍不住压低了声音在他耳前低语道:“流景,你在扮南宫烨时,面具下方的脸都是不用洗的么?如此,那该多脏啊……”

    说话之时,林瑾瑜又忍不住想了想花脸的东方流景,笑得眉眼弯弯。

    南宫烨闻言,以极快的速度伸手捏了捏林瑾瑜的鼻子,说道:“调皮……”

    “呵呵……”林瑾瑜咯咯地笑了起来。

    玲珑立在身旁,看着欢喜逗乐的二人时,唇角也跟着弯了起来,仿似觉得这腊月的天边都亮起了七色彩虹一般,周围瞬时万花齐放如临春天。

    待林瑾瑜为南宫烨洗漱完毕之后便对他说道:“烨,你在轩中休息一会儿,我去一趟大厨房。”

    南宫烨闻言,看向林瑾瑜的眸中有着感激之意,方才母妃视她为不存在,自己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好过的,毕竟一个是他最敬爱的母妃,一个是自己最爱的女人,他当然希望她们之间能够和睦相处,而今听娘子这番言语,她是要主动去跟母妃冰释前嫌么?

    林瑾瑜朝他笑了笑,说道:“之前,因着心里没有你,所以我也不在乎她心中的看法,而今我既然已经定了心意,自然就应该帮你做一些事情,毕竟她是长辈,我这个做晚辈的总不能让长辈拉下脸来说话吧?”

    上一次南宫浸生辰时,当白菁华与南宫澈站在一起为南宫烨抗旨拒婚的那一刻起,白菁华对自己心中的那股恨意估计已经渐渐消弭了巫妖记最新章节。

    今日她见到自己虽然没有理会自己,但是,她却没有再用怨恨的眼光看向自己,如此看来,她的心境却也发生了变化。

    她从来不是个矫情的人,既然已经认定了南宫烨,那么她便会为他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倘若在她做了之后白菁华仍旧不喜欢她,那么她也无能为力了。

    南宫烨握住林瑾瑜的手,感激道:“娘子,谢谢你……”

    林瑾瑜微微一笑,说道:“我们是夫妻嘛,有什么好谢的?”

    南宫烨已经为她做了太多太多,而她也就不过拉下了自己的骄傲去主动跟白菁华说话而已,如此,又算什么呢?

    林瑾瑜回握住他的手,说道:“烨,我过去了。”

    “嗯。”南宫烨点点头后林瑾瑜便起身离去了。

    林瑾瑜一路朝大厨房行去,走过去时遇见了许多宣王府的下人,她们在见到她是都颔首朝她行礼,唤了一声二少奶奶。

    听着那四个字,林瑾瑜真是觉得心情极好,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她居然会觉得二少奶奶这四个字很好听。

    没来由的,她便想起了那一日华安寺的那个和尚跟她说的话,他说此生她会有一段好姻缘,那时的她刚刚被纳兰睿淅退了婚,心中也没有什么其他想法,如若那个时候她没有拒绝那个和尚而是进殿抽了一根签,她抽的会不会是一根上上签?

    不过,虽然她拒绝了那个和尚,可是当她转入后花园时,却见到了南宫烨。

    有些时候,有些情却是早已注定的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林瑾瑜迈步进入了大厨房中,她凝眸望去,看见白菁华身上系着围裙,在灶前忙碌着。

    想起南宫烨对她说的话,这样的白菁华真的让她讨厌不起来,也许,白菁华都没有给南宫熠做过饭。

    “二少奶奶,您怎么在这里?”正神思间,却听玉荷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玉荷手中端着东西正准备出大厨房,结果却在一转头的当口愣在了当场。

    本是在灶前忙碌的白菁华在听见玉荷的惊诧声时也转眸看了过来,当她瞧见林瑾瑜居然立在厨房门口时,眸中带着明显的不解。

    林瑾瑜朝玉荷微微一颔首,说道:“玉荷姑姑,我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地方。”

    玉荷闻言有些怔忡,愣了一下刚想说不用时,却听白菁华说道:“这里有本王妃就可以了,你回去吧。”

    林瑾瑜唇瓣动了动,没有理会白菁华的拒绝而是直接越近了厨房,她极其自然地找来水洗了手,随后去到灶边帮起忙来。

    ------题外话------

    近来肉肉多多哈,亲们再来点儿月票嘛,明天开水就再次狗腿地奉上肉肉哦,好吧,我这个月已经无耻到了极致了,顶着钢盔遁走,嘿嘿…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