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穿越言情小说 » 腹黑相公的庶女宠妻 »  117 激烈的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17 激烈的吻

小说:腹黑相公的庶女宠妻作者:甜味白开水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章节名:

    翌日一早,林瑾瑜醒来之后便与东方流景结伴去找月晨曦了。k";

    因着昨夜已经将事情都说清楚了,是以,当林瑾瑜瞧见东方流景时,发现这厮的脸上竟是春光满面。

    “瑜儿……”东方流景在见到林瑾瑜时,极其自然地伸手握住了她的小手。

    东方流景的手比雪地还冷,林瑾瑜被他握住之后,她抬眸看了看他,说道:“我们这样牵手去见晨曦叔叔,不太好的,他都不知道你的双重身份呢。”

    “呵呵……”东方流景闻言,笑得桃花灿烂:“我的娘子还真为我着想,你以为我们这样能骗过他么?只能骗过其他人而已。不过呢,娘子说的是对的,我们还是不牵手的好……”

    林瑾瑜瞥了他一眼之后便起步离开了,东方流景走在他的身侧一路朝月晨曦的房屋行去。

    一路之上,那些村民们在见到东方流景时,都抬手跟他打招呼。

    “景公子,好!”

    “景公子,您昨晚弹得琴弹得太好听了……”

    “那个女子是谁啊?真是有福气啊!”

    “唉,管她是谁,反正不是你就对了!”

    “呵呵……”

    东方流景的人缘好得不得了,一路走过去,无论男女老少都会跟他打招呼,却是将他身旁的林瑾瑜忽略不计。

    林瑾瑜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却是又将东方流景骂了一顿。

    这个男人,还真是不保险啊!

    两人行了一段路之后便到得了月晨曦的房屋门前,东方流景伸手敲了门,在得到允许之后两人便进门而去,

    月晨曦仍旧穿着一袭白色的衣衫,当他瞧见东方流景与林瑾瑜时,看向二人的眸中似乎又多了一番深意,他朝二人笑了笑,随后说道:“你们坐吧。”

    二人遂找了位置坐了下去。

    待二人坐下之后,月晨曦便转回身去到自己的衣柜处拿了一个锦盒出来,他从锦盒之中拿出了一个琉璃小球。

    林瑾瑜在见到那个琉璃小球时,眸色微微发亮,这个类似夜明珠的东西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月晨曦似乎看出了林瑾瑜的疑惑,遂对她说道:“这个东西是我们西玥巫术之中的玉玲珑,用这个东西可以看到你所中的巫术到底是什么,上次,你的父王来找我时,我只是按照你父王所描述的内容进行了推测,这一次你来到这里,那么就可以用这个东西好好的看一看了。”

    林瑾瑜闻言点了点头,原来世界之上还真有这般光怪陆离的事情,真是让人难以想象啊。

    月晨曦将那玉玲珑拿出来之后,林瑾瑜便瞧见月晨曦对着那珠子双手合十,不一会儿,那玉玲珑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托了起来,周身散发出了银色的光芒。

    那光芒有些刺眼,让林瑾瑜忍不住微微闭上了眼眸。

    月晨曦将玉玲珑映照在林瑾瑜的身上,透过那珠子,他从中看到了一团黑影,那黑影暗示的东西仅有他自己知道。

    东方流景坐在一旁看着月晨曦的动作,虽然他不知道他的动作究竟代表何种含义,但是他却看见了月晨曦的脸色似乎不太好。

    如此,这巫术是不是会很难解决?

    隔了一会儿,月晨曦便将玉玲珑给缓缓放下了,随后将它放进锦盒之后便对林瑾瑜说道:“你身体内这个巫术还是需要拿到那个给你下巫术的男子的血液方才能够解除的。”

    林瑾瑜闻言,说道:“给我下巫术的这个男人可是个南临人,晨曦叔叔,您这北疆部落的族民里,许是有人因着贪财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

    东方流景听了林瑾瑜的话便知这个丫头已经在对纳兰睿浈进行打击报复了,他微微笑了笑,没有说话。

    月晨曦闻言点头道:“小丫头说的是,我的确应该查一查我这些族人了。”

    林瑾瑜闻言,心底松了一口气,纳兰睿浈这个变态不知道多少年前就开始勾结西玥北疆的人,这个人的心比天还高,为了得到南临的皇位,他竟是什么样的手段都要做,居然连这么无耻的西玥巫术他也使用,真是变态到极点了!

    须臾,月晨曦又问道:“小丫头,那个给你下巫术的男子,你要多多注意他。”

    林瑾瑜问道:“为何?”

    月晨曦回道:“你们有所不知,他在你身下落的这个巫术是有条件的,那就是下咒之人必须是童子之身才行。”

    “童子?他怎么可能是?”林瑾瑜在听见这个词语时,一口就回绝了。

    开玩笑,纳兰睿浈好男风这事世人皆知,他又怎么可能还是个童子?莫非跟男人那啥不算破处么?

    月晨曦听后,眸色似乎又沉了一些:“听你这样的口气,那就是这个人似乎在外面给人表现出来的状态是十分纨绔的了?如此的话,他应该是装出来的。我之所以让你小心他,是因为我在怀疑,他可能在修炼一种邪功,这种邪功必须要童子之身的男子方能修炼的,倘若他日待他修炼成功时再与女子结合,那么此人的武功当是不可估量的。”

    林瑾瑜闻言,惊道:“还有这样的事?”

    难怪那个纳兰睿浈会变态地给她身上下这么个巫术,原来他是想着等他把邪功练成之后再与自己那啥么?

    他怎么可以无耻下流到这种地步?

    东方流景在听见月晨曦说的最后一句话时,俊脸之上蒙上了一层冰霜,那个该死的纳兰睿浈,居然觊觎他的女人,他这是找死么?

    月晨曦点了点头:“如若让他练成这样的邪功,后果不堪设想,估计世上无人能敌了。”

    “那我们有什么办法可以杜绝呢?”林瑾瑜看向月晨曦,这是她最想知道的一点。

    月晨曦铿锵有力地回道:“尽快破了他的童子之身。”

    “哦。”林瑾瑜点了点头,随后眼眸一转看向了东方流景。

    屋子之中,陷入了静默。

    隔了一会儿,东方流景见事情已经解决便对月晨曦说道:“晨曦叔叔,既然这事已经看好了,那我们就不再打扰了,我还要将她送回西玥皇宫呢,不然静姨又该数落我了。”

    月晨曦闻言,凝眸在东方流景与林瑾瑜的身上转了一下,随后笑道:“好的,回头我让族人给你们备一些路上用的膳食吧,顺便再带一些北疆的特产回去给我姐。”

    “好的。”

    几人又寒暄了几句之后便离开了月晨曦的房间。

    收拾好了东西之后,林瑾瑜与东方流景便上了马车,北堂默与北堂黔坐在马车前,驾着马车朝西玥都城青瓷而去。

    上了马车之后,不知怎么回事,林瑾瑜总觉得身旁的人有些不对劲,总觉得他似乎有些低气压。

    林瑾瑜只觉奇怪,这个人真是不知道怎么了,刚刚不还好好的么?

    昨天她才原谅了他的所作所为,给他改过自新的机会,今天他就蹬鼻子上脸了么?

    真以为是翻身农奴做主人了呀?回头她就将他打回西元前!

    北堂黔在外驾着马车,这小子不知怎么一回事,一个马鞭打在马屁股之上,那马儿就似疯了一般的扬起蹄子飞奔而去。

    林瑾瑜兀自生着气,没有料到北堂黔驾车会这般地生猛,一个不注意身子便朝旁倒了过去。

    东方流景本是正襟危坐于她的身旁,当他感觉到身旁的人朝自己倒过来时,顺势伸出长臂竟是将林瑾瑜搂了个满怀。

    一旦被他搂住,林瑾瑜便挣扎道:“你放开我!”

    “不放!”东方流景回答得很快,且异常的果断。

    开玩笑,她主动地投怀送抱他又岂有推开之理?

    林瑾瑜见东方流景耍无赖便又扭动起身体来,东方流景见她挣扎,索性一个用力直接将她抱到了他的腿上。

    “你混蛋!”林瑾瑜只觉身子一轻,竟是就这般地跑到东方流景腿上去了,他的腿哪里能够承受她的重量?

    东方流景将她搂在怀里,紧紧地箍住不让她动弹分毫,手臂圈住她的身子,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秀颚,在她耳边轻声道:“娘子,你太不让人放心了。|i^”

    他的娘子罩着这样一张这般平凡的面具都能如此招人喜欢,待她露出真颜那还得了?他觉得自己的危机感实在是太强了,太多人来跟他抢娘子了,他该怎么办?是不是应该将她藏在自己的怀里永远不让别人见到她?

    那个阴鸷狠毒的纳兰睿浈居然都对娘子这般上心,真是让他有些坐立不安了。

    林瑾瑜听了东方流景的话,才知道这家伙的低气压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真是有意思,他以为她很想惹这些桃花么?她也很烦的,好不好?

    “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把你藏起来,永远让那些男人就见不到你呢?”东方流景压低了头,薄唇靠在林瑾瑜的耳根处,朝她呵着气。

    他呵出的气息虽然凉凉一片,但是林瑾瑜的半边身子都跟着麻了起来,脚尖都绷直了。

    这个男人就不能好好说话么?

    林瑾瑜目不斜视地对他说道:“东方流景,你忘了我对你说的话了么?你现在的行为是在耍流氓!你想试用期提前结束么?”

    东方流景闻言,剑眉斜挑,目中泛起旖旎的光束,他唇瓣开阖竟是咬上了林瑾瑜的耳垂,一面轻咬碾磨一面说道:“你不让我碰你,莫非你还想着让其他男人来碰你么?”

    林瑾瑜因着耳朵酥麻而耸了耸肩膀,她嗔道:“你说什么胡话呢?”

    他在说什么呢?什么叫她还想着其他男人来碰她!

    “你没这样想,那为什么总是推拒我?”

    “你不能好好说话么?”

    “我没有好好说话么?”

    林瑾瑜额头之上冒出了黑线,他将她抱在腿上还凑到她耳前说话,还用牙齿磨着她的耳朵,这叫好好说话么?叫么?

    “你把我放下来!”

    东方流景薄唇微吐,只道:“我不……”

    “你……你的腿不能承受重物。”

    东方流景闻言,欣喜地问道:“娘子这是在关心我么?”

    林瑾瑜没有回答他的话却是以一副医生的口吻对他说道:“为了你的骨骼健康,你最好还是少站立一些,最好也不要承受重物的压迫。”

    这些天来,她感受到了他体温的变化,只要他强行站立以及运用内力,他的身体都会变得异常的冰冷,虽然她在生他的气,但是,见到他忍痛站立,她还是很难受的。

    东方流景满不在乎道:“早已习惯了。”

    林瑾瑜一听他说话的口吻心中的怒意滋生而起:“什么叫习惯了?你每一次站立身体各处都会散发出锥心刺骨的疼痛,那种疼痛是真实存在的,这怎么能叫习惯呢?”

    “娘子,你不要生气嘛,我答应你以后少站一点,可以么?”

    林瑾瑜听了这句承诺,旋即命令道:“那你现在放我下去!”

    “你身上哪个地方有肉了?就你这重量有什么问题?”东方流景见林瑾瑜对自己凶巴巴地下命令,如妖似魅的眸中忽而起了一层水雾,他的手劲非但没有放松反倒越圈越紧了,他缓缓垂首看着林瑾瑜的身前,他的记忆中,这个丫头浑身上下就没有一丝赘肉,抱起来轻轻的,如此,又怎么能压坏他的腿呢?

    林瑾瑜在感受到东方流景的目光时,身上汗毛瞬时倒竖。

    这个臭流氓!他到底在看哪里?还有他这句话是个什么意思?一想起自己被他看光光了,便又恼道:“东方流景,你说什么呢?”

    东方流景眉眼弯弯,完全没有因着自己脱口而出的话语而感到半点的不适。

    她的身子,可不就是为了给他看的么?

    林瑾瑜见他笑得暧昧,心底那股子气又起来了,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坏,这么色?

    东方流景将头贴在她的耳侧说道:“瑜儿,你太瘦了,我要把你养得肥肥的。”

    这样,摸起来手感才好啊。

    当然,最后这一句话他自然不会说出来的,不然他的娘子又该炸毛了。

    “我哪里瘦啊?”对于东方流景的话,林瑾瑜直觉地就反驳起来,她觉得自己这副身材貌似挺好的,不胖也不瘦。

    然而,林瑾瑜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她话语落下之后,东方流景这厮居然再度将眼神放在了她的身前,戏谑道:“那里……太瘦了……”

    林瑾瑜闻言,大脑嗡嗡直响,好长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东方流景在说什么,东方流景见状微微颔首敛眸低笑。

    他的笑声终于刺激到了林瑾瑜,她彻底从呆滞中反应过来时,一旦反应过来伸出手便朝东方流景招呼过去:“你个臭流氓!”

    这个男人是在说她的胸很小么?是么?他丫的,她的胸再小也比他的大,好吧?

    东方流景眼疾手快,迅速就握住了林瑾瑜挥来的小手,随后轻轻将她一带旋即一个扣首便吻住了她的红唇。

    “唔……”林瑾瑜瞪着眼睛想要反抗,东方流景又哪里肯给她这样的机会呢?

    东方流景侧头吻着她的唇,她的唇里似乎抹了蜜一般,甜甜的,糯糯的,感觉非常好,让他每每都想将她舔舐干净。

    林瑾瑜的头部有些微微发热,她一个转头偏开而去:“东方……”

    那个方字还没有说完却又被东方流景霸道地含住了嘴唇。

    “不要……唔……”

    林瑾瑜不想让这个男人这么快就占尽自己的便宜,所以当他吻向自己时,却是不停地摆动着头。

    现在她,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却又狠不下心像以前一样咬他的舌头,是以,她所有的抗拒行为在东方流景看来完全就是欲迎还拒。

    东方流景吻得狂热,起初的时候,林瑾瑜的双手还在他的头顶上方挥舞,待他吻了一阵子之后,头脑发昏,两只手便渐渐没了力气,到最后便搭在了他宽阔的肩膀之上,环着他的脖颈深切地回吻起来。

    当东方流景感受到她的回应时,身体各处都狂烈地叫嚣起来。

    这个女人……终于是他的了么?终于是了么?

    林瑾瑜环住他的脖颈,丁香小舌在他唇腔之中轻舞飞扬,灵动而舞,她的身体已经开始发烫,而他身上的温度因着落座之后也在不断回升,那种由冷便热的感觉让她也开始狂野起来。

    她承认,这个男人对她来说,真的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她完全无法抗拒他的诱惑。

    两人在马车车厢之中吻得狂热而激烈,彼此的手都在对方的身上上下摸索,想要得到更多。

    然而,当东方流景的手刚刚快要探至她的身前时,马车车帘忽然被人掀开了。

    “宫主……”

    北堂默掀开车帘的那一刹那便被车厢内的激烈战况给吓到了,出口的话语瞬时就凝在了当场。

    这个……他们两个人在车厢里干什么?

    林瑾瑜在听见北堂默的身影时,脑中似遭雷击,瞬时便将东方流景一把推开了,推开之后还极其不自在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虽然她的衣衫一点也没有凌乱的迹象。

    东方流景被推开之后,显然地有些欲求不满,他忽而蹙眉看向北堂默,冷了声音问道:“何事?”

    北堂默本是看向林瑾瑜的眼眸瞬时收回,他垂眸没有去看东方流景,只冷冷地回道:“属下是想问一下宫主,中午在何处用膳?”

    东方流景挑了挑眉,说道:“这事你定便是。”

    “是。”

    北堂默回答之后便准备放下帘子。

    东方流景又唤住了他,吩咐道:“以后有事先禀告一声。”

    北堂默闻言身子几不可闻地僵直了一下,随后瞟了一眼林瑾瑜之后便只点了点头便放下了帘子。

    林瑾瑜自然感觉到了北堂默投来的那一眼,只那一眼林瑾瑜便想到了一种可能,莫非这个北堂黔喜欢东方流景不成?

    不然,他怎会朝自己投来那嫉恨的一眼呢?

    他的眸中不仅仅是有不快,更多的却是嫉妒。

    这个男人,他……喜欢男人?

    东方流景这个妖孽,竟是连男人都喜欢他么?也就是说在未来的岁月里,她不仅要防着女人,而且还要防着男人么?

    妖孽真的是男女老少通杀的么?

    有了这个想法,林瑾瑜迅速从东方流景的身上蹦了下去,勒令禁止道:“东方流景,从现在开始直到回到西玥皇宫,你都不准再碰我!”

    东方流景闻言,邪邪一笑,问道:“那回去之后就能碰你了,是吧?”

    “你……”林瑾瑜有些气结,忽然之间,他才发现,原来这个男人这般赖皮的啊,她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呢?

    东方流景笑了笑,随后不再与她开玩笑,只道:“瑜儿,从今以后,你唤我流景,可好?”

    她每次都东方流景东方流景的喊他,听得他好别扭啊,一点也不亲切。

    “流景?”

    东方流景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流景是我的字。”

    这个字是他的母亲给他取的,很小的时候,母亲总是喜欢抱着她看着东方,母亲总是跟他说,她很喜欢东方,说那里是日出的地方,只有看见了日出才会有希望。

    他一直不知道母亲为何一直看着东方,直到现在他都还是不清楚。

    莫非,在那个他不知道的东方,会有一个让母亲一直牵挂的人么?

    七岁那年出事以后,他便给自己取了东方流景这个名字,全是为着纪念他那早已逝去的母亲。

    林瑾瑜点了点头,唤了他一声:“流景……”

    东方流景听了之后,笑得心满意足。

    林瑾瑜见他笑得开心,心里有些矛盾,这个男人,有些时候很难满足他的要求,有些时候似乎一句话都会让他很开心,真是让人难以摸透啊。

    “流景,你的身上怎么有一种淡淡的薄荷香味?”这个问题一直纠结于心,莫非这个男人也像纳兰睿淅那样熏香么?只不过,他熏的香比较特别,是薄荷的味道。

    东方流景闻言,笑着回道:“我可以跟你说那是我身上自带的味道么?”

    林瑾瑜在瞧见东方流景那一副臭美的表情时,眼角忍不住地狂烈抽搐,这个男人,还真是一点都不矜持啊……

    他那味道是所谓的男人香么?

    林瑾瑜觉得在东方流景的面前,她自认道行太浅了,这个人似乎你跟他说什么,他都会不会正经八百地回答你,于是乎,林瑾瑜便又找了另外一个话题问了起来:“对了,流景,我们什么时候去南临找那个混蛋取血啊?”

    东方流景听了这话,并未回答她,竟是来了一句:“瑜儿,我知道你很想孕育一个我们的孩子,但是,也不用这么着急的。”

    “你……你个神经病!我哪有这样想过?谁想帮你生孩子了!”果然这个世界之上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

    东方流景,这个人是真的无耻到了极致啊!他怎么可以这样?怎么每一句话都想着占她的便宜呢?

    这样的男人,哪里值得她心疼心酸了?

    从今以后,她都不要跟他说话了!

    “呵呵……”东方流景瞧着林瑾瑜窘迫的样子便又低笑出声,须臾,他便敛了笑,说道:“瑜儿,此番回青瓷,不久之后便是一月十五了,待你母亲的事情解决以后,我想,我们可能要先回一趟东琳,待南宫浸的事情了结之后,我们就专心造人。”

    “你说什么呢?”林瑾瑜听了他的话,羞愧得简直想要打个地洞钻下去了。

    什么叫专心造人?他这个色胚!

    “瑜儿,我们是夫妻嘛,不用这么害羞的……”

    “你不要再说了!”

    “好好好,我不说了!亲总可以吧?”

    “……”

    随后的时间,两人在马车之中吵了一路,坐在外面的北堂默一路之上都黑着脸,他身旁的北堂黔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又行了两个多时辰的路之后便到了一个客栈,马车停好之后林瑾瑜率先下了马车,当她下了马车之后,无可厚非地便接受到了来自北堂默冰刀一般的眼神。

    她微眯着眼眸看向了北堂默,这个家伙要不要表现得这般明显?

    “夫人,这边请。”北堂黔在见到林瑾瑜下了马车时便微微朝她颔首轻声说了一句。

    林瑾瑜闻言,唇瓣微弯,心里觉得还是北堂黔看着可爱啊。

    待林瑾瑜被北堂黔领路而去之后,东方流景方才下得马车,他下了马车之后眼眸微眯看着北堂默,说道:“默,从今以后,她便是你的主子。”

    北堂默闻言身子震了震,他凝眸看向东方流景,唇瓣抿着没有回话,隔了一会儿竟是转头而去。

    东方流景看着他快步离去的身影,薄唇抿紧,心中甚为不悦。

    一行人用完膳后便又继续前行,晚间到了一个城镇便住了下来,林瑾瑜与东方流景隔壁而住,用完晚膳后便各自回房了。

    林瑾瑜在房间之中待了一会儿之后又觉得有些无聊便打开了房门,这次入住的客栈全是用竹子修建而成的,整个客栈围城了客家围屋那种形状,房间一出来便是一条长长的走廊,房间中间是一大片的林木花园,林瑾瑜出得房间之后便立在走廊的栏杆边上,她将手搭在栏杆之上,凝眸望着花园。

    她眼眸转了转,视线便凝在了花园一隅,今夜的月色璀璨若日光,借着月色,林瑾瑜见到了那个坐在花园之中石凳之上的红衣男子。

    只见他拿着吉他,右手轻轻地拨动着琴弦,似在试音。

    不知是因着感觉还是什么,他忽而抬眸,视线凝在了林瑾瑜的身上,当他瞧见她时,便朝她微微一笑,问道:“瑜儿,你想要听什么歌?我唱给你听……”

    林瑾瑜眼眸眨了眨,回道:“随便唱就是了。”

    其实,他的声音真的很好听很有磁性,如若放在现代,绝对又是一名实力偶像派唱将。

    东方流景听见林瑾瑜说随便唱一首,于是乎便弹起了那首“孤枕难眠”。

    当那吉他的醇澈婉转的声音响在寂静的夜色中时,林瑾瑜虽然被那纯美的音质给吸引住了,但是,她仍旧忍不住地一头黑线。

    这个人果然是个流氓么?

    那么多首歌,他不唱,怎么偏偏就唱这首孤枕难眠呢?

    他什么意思啊?

    心底恼怒间,月色下的男子已经唱了起来:“告诉我,你等待的是我,告诉我,你不要再错过,你闪烁的眼眸,放佛有些话,始终无法说出口,你快对我说,别害怕没有把握;告诉我,你曾失去太多,告诉我,你也害怕寂寞,我知道你无法去摆脱过去失败,挫折的伤痛,你快堆我,别总是不知所措;想着你的黑夜,我想着你的童颜,反反复复孤枕难眠,告诉我你一样不成眠,告诉我你也盼我出现;想着你的黑夜,我想着你的容颜,反反复复孤枕难眠,告诉我你想我千百遍,告诉我一切都会实现……”

    他反复唱着最终的那几句话,一双眼眸比月色清亮,直直地凝视在了林瑾瑜的身上。

    “流氓!”当林瑾瑜听完最后一个音节时,再也忍不住地低低说了一声之后便转头进门而去。

    这个人,怎么脑子里竟想这些东西?

    ……

    翌日,有了昨日的前车之鉴,林瑾瑜一上马车之后便与东方流景保持了安全距离。

    昨夜睡觉时,她想着自己是不是真的疯了,居然在东方流景吻向她时就全部乱了方寸,居然还跟他在马车之中激烈狂吻,还被北堂默看了个真切,一想到这里,她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炸起来了。

    她的脑子是真的不好使了么?

    怎么只要一遇见这个男人,她所有的思维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错乱?

    所以,今天的她,又做了一个人生中重大的决定,为了让她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为了保持她光辉的军人形象,最重要的一点是,为了保护她的人生安全,她决定——远离妖孽!

    东方流景不知是不是感受到了她的认知,这厮居然没有再对她动手动脚,而是本分地保守着礼仪。

    这让林瑾瑜不得不考虑到,他是不是又有其他的阴谋。

    回程的日子因着没有赶着向前行路,是以,走了大概七日方才回到西玥皇宫。

    每天夜里,东方流景都会给林瑾瑜弹唱一首,无可厚非的,弹的都是周华健的歌。

    听着他唱歌,林瑾瑜脑中又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构思,这厮唱歌这么好听,她是不是可以将他炒作成古代的明星,让他出场表演,然后她就可以坐在幕后数着银子了。

    所以,为了她的黄金美梦,她是不是应该多教他一些歌呢?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七日过后,到得皇宫城门时,吴芷静已经候在了那里,当她瞧见东方流景脸上的神色时便知这两个孩子之间的心结恐是已经去除了,如此,她这个做长辈的也就安心了。

    回到西玥皇宫之后,吴芷静便带着林瑾瑜回到了她之前所住的殿宇之中,林瑾瑜虽然与吴芷静说着话,但是,她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她知道静姨对她很好,但是,此次回来,静姨给她的感觉好像是故意粘着她一般。

    算算日子,好似明天就是初一了。

    当林瑾瑜想到日子时转眸对吴芷静说道:“静姨,我想先去找一下东方流景。”

    吴芷静闻言笑着对她说道:“瑜儿啊,你现在去找他可能找不到了,刚刚辰儿找他有事,他们去办事了。”

    “办事?”东方流景跟着云思辰出去办事么?办什么事?云思辰是个医生,跟着他能办什么事?

    “是的,瑜儿,你莫要担心,没事的,他们后日就能回来,你安生在宫里住着,静姨陪着你。”

    林瑾瑜闻言眼眸转了转,想来,东方流景初一这件事静姨也知道,看样子,静姨也是不打算告诉她的。

    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要瞒着她?

    东方流景究竟去干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去了?

    因为所有的人都选择瞒着林瑾瑜,是以,她怎么从中寻找线索都找不到,如此,她也只能忍了,她就不相信,她这个能够上天入地的军医连这点秘密都不能发现么?

    从现在开始,她便要谋划怎么发现这个秘密的事了。

    首先,她肯定不能硬来,因为她打不过他,所以,只能智取,这个智取嘛,一定要表现出她对这件事情不上心才是,如若她一直表现得很上心的话,那么她敢肯定,她有可能永远都找不到答案,所以,从现在开始,她要对此事漠不关心,只有当这些人的警惕性慢慢消散时,她才能出其不意地发现这个秘密。

    当然,她的不关心也不能表现得太明显,不然周围这些人精不就能发现她的意图了么?她要慢慢冲淡这件事,才行。

    日子转瞬就过,一晃就到了初二,这一天午休过后林瑾瑜便在殿外的花园儿里做了会儿广播体操,吴芷静远远地就看见了,她笑着道:“这都是第多少套广播体操了?”

    林瑾瑜笑着回道:“第十五套了,最近这些年,国家提倡全民健身,每一年都在更换新的广播体操。”

    吴芷静又道:“果然更新得快啊,不过,做一做广播体操肯定对身体有好处的。”

    林瑾瑜又与吴芷静说了一会儿关于广播体操的话后她便先行离开了。

    隔了一会儿,林瑾瑜又打起了太极拳,她打的是四十二式竞赛套路,当她打到云手这个动作时,却听见了一阵鼓掌之声。

    缓缓收了动作林瑾瑜转眸望去,却见花园深处立着一名身穿白色衣衫的男子,那个男子有着一头飘逸的长发,耳旁的发丝从旁挑起两缕系在身后,他一双凤眸潋滟生辉,不是子昀又是谁呢?

    这个臭小子!终于敢来见她了?

    林瑾瑜见到子昀迅速并步去到他的跟前儿恼道:“好你个子昀,干了坏事却不敢担当竟然消失不见,你行啊你!”

    子昀闻言,俊俏的脸上疑似红云纷飞,他愧疚道:“瑾瑜,我知道这事我做的不对,但是我哥非说这样做是为了你好,所以我便跟着他去了。”

    “什么?你哥说这是为了我好?”

    什么意思?什么叫为了她好?她怎么听不懂?

    子昀点头道:“我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流景哥哥就是烨哥哥,我哥说这样做可以促进你们夫妻二人感情的发展,所以我就答应了。”

    林瑾瑜听了眉角狂跳,原来水墨逸绞尽脑汁做这事是因为这个原因啊,真是的,东方流景身边的人可还都是为他着想。

    子昀见林瑾瑜不说话,便又问道:“怎么样?听说你二人刚从北疆回来。”

    “哪有怎么样啊……”

    “呵呵……”子昀张开嘴,露出了一口白牙:“瑾瑜,这有什么好害臊的,你们本来就是夫妻嘛。”

    当他刚刚知道流景跟烨是一个人时,他真的很惊讶,他不知道,这么截然不同的二人居然是一个人,真是太神奇了。从小,他就听哥经常说起流景哥哥,他虽然没有见过他,却将他当做了自己奋斗的目标,希望自己的武功有朝一日能够如他一般。

    林瑾瑜听子昀如是说,脸有些发躁,她恼道:“我哪有害臊啊,我说的是真的,本来就没跟他怎样嘛,也没想着跟他怎样……”

    “是么?呵呵……”子昀见林瑾瑜此地无银三百两,却又低声笑了出来。

    他二人立在花园之中,身影异常的突兀,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的人还以为这两人在打情骂俏呢。

    当然,那个刚刚走入殿宇院落的东方流景便以为花园中的二人是在说着什么脸红心跳地话呢。

    瞬时之间,心底便泛出了一股酸意,东方流景对着二人的方向直接唤了一句:“瑜儿……”

    林瑾瑜闻言,转眸看向了东方流景,冬日的暖阳之下,他虽然穿着一袭红色的衣衫,但是却能发现,他的唇色还是有些发白的,尽管他已经刻意调整过了。

    “流景,你回来了。”林瑾瑜朝他打了声招呼。

    东方流景几步去到二人的身边,看了子昀一眼,问道:“你二人方才在谈些什么,这般地欢畅?”

    子昀闻言刚准备回答却被林瑾瑜截去了话头:“我们没聊什么,只是谈了谈一些见闻而已。”

    东方流景见林瑾瑜不愿意提起二人方才谈话的内容,心底又一阵醋意泛滥。

    她的娘子与这个子昀之间好似有一种超越于情感的东西连在一起,让他觉得有些恐慌。

    他是真的应该把他的娘子藏起来才对!

    子昀眼眸转了转,随后看向东方流景,解释道:“我二人方才在说你们的事,我听我哥说你们去了一趟北疆。”

    东方流景也看着子昀,这个小子,居然是逸的弟弟,隐藏得这么深,居然连思辰和自己都不知道,一个才十五岁的小子就有这般深沉的心机了,还真是不可小觑啊。

    他微眯着眼眸凝睇着子昀,他看着他的容颜,浓浓的剑眉之下有着一双狭长的凤眸,那深邃的眼眸幽若寒潭,俊挺的鼻梁之下有着一双薄削的嘴唇。

    看着看着,东方流景忽然一下睁大了眼睛,眸中迸发出一抹强烈的不可置信。

    今天十三号了,一万五千字的加更从明天开始了,亲们一定要给力啊,多多给开水投月票,开水才能更加努力地码字呀!

    流景万岁!小鱼儿万岁!开水万岁!亲们万岁!

    流景果断地啃上了,乌拉拉……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