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穿越言情小说 » 腹黑相公的庶女宠妻 »  105 甘愿为她放弃一切(必看章 节)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05 甘愿为她放弃一切(必看章 节)

小说:腹黑相公的庶女宠妻作者:甜味白开水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自从南宫烨提出晚上开始要跟林瑾瑜同床共枕以后,林瑾瑜的整颗心都揪了起来。

    南宫烨放下话语后便出了门,而林瑾瑜则是躺在床上继续休息,可是,因着南宫烨的那句话,她一整个下午都没有睡着。

    上一次与南宫烨同床共枕时,她以为他不能人道,所以,睡得还蛮舒服的,可是这一次,在她已经知道他是一个正常男人之后,与他同床共枕,她怎么睡得着?

    虽说,她已经决定与南宫烨一起走完余生了,可是,她对他还是没有那种炽烈的爱情之感,她对他更多的是内疚与愧对。

    这样的话,又让她如何睡得着呢?

    因着心中烦乱,林瑾瑜在床上左翻翻右翻翻,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转眼就到了晚膳的时刻,林瑾瑜下床用膳,她与南宫烨对面而坐,玲珑立在她的身后,冷焱立在南宫烨的身后,林瑾瑜吃着吃着忽而就觉得房间之中气压太低了,吃了两口之后便没了食欲。

    “娘子,你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么?”

    林瑾瑜点了点头,说道:“有些没什么食欲。”

    “那你用完膳之后先去房中休息吧。”

    “好的。”

    林瑾瑜随后又吃了几口饭便转身回房了,回到房间之后便将自己甩在了床榻之上,她趴在床上,将脸埋在枕头之上,两只脚不停地拍打着棉被。

    唉……

    她该怎么办呢?

    林瑾瑜这晚一直都在纠结这个问题,到了该入睡的时候,玲珑给她打了水,她洗漱完了之后便躺在了床上。

    玲珑出去之后便将屋里的烛火给灭了,黑漆漆的夜晚之中,林瑾瑜双手摁着被子,一双眼眸睁得亮堂堂地盯着上方的雕花床架,竟是半点睡意也无。

    她一直在纠结南宫烨到底何时出现在房间之中,然而,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南宫烨的到来。

    不知不觉中,林瑾瑜便渐渐放松,沉沉地坠入了梦乡之中。

    不知睡到什么时候,她忽然间闻到了一股中草药的香味,人也在这时惊醒了,她虽然醒了却是没有睁开眼睛,她知道南宫烨躺在了她的旁边,她决定从现在开始装睡。

    南宫烨上了床之后便躺在了林瑾瑜的身侧,深邃的眼眸在黑夜之中亮如星辰,他侧着身子看着身旁的女子,眸光灼灼。

    林瑾瑜虽然闭着眼,但是,她却能够感受得到身旁有男子低沉的呼吸声,还有那萦绕于鼻端的药草香味,还有那几乎可以灼烫她肌肤的炙热目光。

    南宫烨……他要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她?

    她觉得好难受哦。

    南宫烨凝眸看着林瑾瑜,当他清楚地瞧见林瑾瑜阖上的眼眸在微微地转动时,薄唇微微扬起,露出一抹邪佞的笑容。

    他将自己的手臂穿过了林瑾瑜的腰身,将她搂在了身前。

    装睡的林瑾瑜在感觉到南宫烨的这个动作时,身子不由自主地僵直了一些,可是,她却仍旧没有睁开眼睛,现在睁开眼睛岂不是更尴尬?

    于是,她还是决定装睡到底。

    南宫烨感觉到了林瑾瑜身体的僵硬,他将她紧紧地搂在怀中,让她的耳朵贴在他的胸口处感受他的心跳。

    林瑾瑜的脸颊贴在南宫烨宽阔的胸膛之上,寂静的夜里,她完全能够听到那有力的心跳之声,一声快过一声。

    心跳这么快,他……这是很激动?

    “娘子……”

    南宫烨在她耳旁轻轻地唤了一声,林瑾瑜闻言继续鸵鸟地闭眼装睡。

    其实,南宫烨也没打算将他唤醒,他只是想要跟她说一些话而已。

    “娘子,你知道么?当你消失而去的那一霎那,我觉得我的整个世界都崩溃了,你是我生命的全部,我完全无法想象,有一日,我的世界没有了你,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

    在没有拥有林瑾瑜时,他的世界不曾有过光亮,所以,他也从来没有企盼过,可是,当他在某一天感受到了阳光的温暖之后,再将这个温暖剥夺而去,那将是一件怎样残忍的事情?

    现在的他真的很恐惧再一次重回黑暗,那些如炼狱一般的黑暗岁月,他再也不想回去了最新章节我的阴阳招魂灯。

    林瑾瑜闭着眼睛,尽量平复自己的呼吸,可是,当她听见这一段话时,她的呼吸却是怎么也平静不了。

    他说她是他生命的全部,他对她的爱竟是这般的强烈么?

    可是她呢?

    她却没有与他同样炙烈的感觉,她的心早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早在她自己都还没有意识到时,就已经遗失了。

    不过,虽然如此,她却要守在他的身旁,直到地老天荒,这是她对他的承诺。

    南宫烨说完这段话后,头部缓缓压下,在林瑾瑜的额头之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吻,随后便靠在她的肩头闭上了眼眸。

    待南宫烨的呼吸声渐渐均匀时,林瑾瑜方才睁开了眼睛,她的身子不敢动,眼眸微转看向身旁的男子,他的脸上带着羊皮软面具,薄削的嘴唇露在外面。

    林瑾瑜眨了眨眼眸,他这是方便晚上跟她一起睡所以专门换成羊皮软面具的么?

    他还真是体贴啊,林瑾瑜暗自腹诽了一下方才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天色已经大光,林瑾瑜转眸一看,却是没有见到南宫烨的身影,他似乎素来早醒。

    翻身坐了起来,玲珑便在这时敲门进来了,洗漱完了之后林瑾瑜便问道:“你家二爷呢?”

    玲珑回道:“今日卯时云少庄主便急匆匆地来找二爷,他二人出府去了。”

    “哦。”林瑾瑜点了点头,本来,她想着要跟南宫烨说娘亲的事,既然他有事那么晚点再告诉他不迟。

    只是,云思辰到底有什么急事怎会这么早就将南宫烨给叫走了?

    ……

    丹阳山后山紫云洞之中,白色仙气缭绕,氤氲迷蒙。

    内殿之中红色绢布蔓延四围,犹如血色的海洋一般,东方流景一身赤焰红装坐在大殿之上,当他听见北堂默的回禀时,一双妖魔般的眼眸充斥着不可置信。

    东方流景盯着北堂默,字字冷凝:“你说什么?你说当年的事,林振青与风雅茹是合谋?风雅茹是幕后指使而林振青则是直接下手之人?”

    这样的结果是他万万没有料到的,林振青当年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侍郎,他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已经与风雅茹勾结在了一起么?

    所有的结果中,他根本没有猜想道,那个对他下黑手的人是林振青,林瑾瑜的父亲!

    这让他情何以堪?

    北堂默颔首回道:“是的,宫主,属下已经查实清楚了,确实是林振青下的手。”

    “嘭——”东方流景袖起手落,一巴掌拍在了座椅之上,那木制的手柄却是又向下凹去了不少。

    这些事怎么可以是林振青做的呢?怎么能够是他呢?

    东方流景垂眸睨着打点内的青石砖地面,妖眸半阖,记忆复转而来,想起那日初见林瑾瑜的景象,他本是闲散地坐在马车之中,忽然就听见一阵声响传来,当他一睁眼,女子稀奇古怪的容颜便闯入了他的视线。

    当时的他还在想,世上怎会有女子做出这样的表情。

    然而,后面发生的事简直让他瞠目结舌,那女子为了让纳兰睿淅退婚竟是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场好戏,而他这个从来不喜欢管别人闲事的人居然跟她一起唱起戏来。

    那日晚间,他本是要回紫云洞的,然而,他的脚步却是不由自主地跑去了林府后院儿,本来只想远远地看着她,却不曾想有人袭击于她,与那些人打斗之际,他便逼问了那些人,方才知道那些人乃是风雅茹派来的人,于是,他一个愤怒便将所有的人撕成了碎片。

    后来那一次,他为她解媚药时,他才清晰地感觉到了他的心,原来,就在他初次见到她的那一刻,他的心已经沦陷在了她清澈流转的乌眸之中。

    可是现在,谁能告诉他,上天为何要这般地残忍?

    当他深深地将一个女子刻在了心尖之上时,人们却来告诉他,她是他仇人的女儿。

    怎么可以这样?

    北堂默立在大殿的中央,冷峻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当他瞧见东方流景一掌拍下去时,便开口问道:“宫主,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

    东方流景闻言,俊眉微抬,接下来该怎么做?开始对付林振青,然后慢慢再将他杀死么?

    他能这样做么?能么?

    “默,不用再做了。”东方流景开口的话语虽然清浅,但是北堂默却是听得异常的清晰。

    北堂默闻言眼眸瞪大,旋即一个上前去到了东方流景的跟前儿质问道:“宫主,你方才说什么?你是说不用再做了么?什么意思?”

    东方流景抬眸看着北堂默,薄唇微动,字字清晰:“我方才说不用再做了,你没听清楚么?”

    北堂默闻言拧紧眉毛不可置信道:“宫主,你这是在说真的么?我们谋划了十五年,你现在是要放弃了么?”

    东方流景薄唇抿紧,静默半晌之后方才说道:“是的。”

    他要放弃报仇,倘若他杀了林振青,那么,林瑾瑜必将恨他,而这样的事是他不愿意见到的!

    “宫主,你为什么要放弃?是为了林瑾瑜么?为了这个女人你是要放弃报仇么?”

    宫主他怎么可以这样?他忘记那些年他们的痛苦了么?忘记那些日子,他们是如何在刀锋之下苟且偷生的了么?

    面对北堂默的逼问,东方流景没有回话,北堂默却是再度逼迫道:“宫主,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为了那个女人,夜氏一族一千三百多人的血白流了么?夜氏家族永远也无法正名了么?您对得起您死去的母亲么?”

    在他的寸寸逼迫之下,东方流景的心揪紧万分,是啊,那么多人的性命在一夜之间就灰飞烟灭了,还有他的娘亲,那个永远带着慈善和蔼笑容的美丽女子,倘若他就此放弃,他对得起她么?对得起么?

    可是,如若不放弃,那么,他将会永远地失去瑜儿,那个让他爱到命里去的女子。

    他不能失去她,绝对不能,她虽不爱他的父亲,但是,血浓于水,那个人终究是她的亲生父亲啊!

    因着一直要复仇,他的双手沾满了鲜血,满身的罪孽,所以,当他遇见了林瑾瑜之后,他从未想过要得到她,她是那么的纯净,犹如山间的清泉,为了仇恨而活的自己一身脏污,又怎配拥有她呢?

    那时的他只能远远地望着她,他知道她不喜欢纳兰睿淅,但是纳兰睿淅却一直缠着她,所以他才想了那许多办法将他二人分开。

    他以为他这或长或短的人生之中只需要远远地看着她也就够了,岂料,南宫浸却将她赐给了他,于是,他的心才起了贪念,他想要拥有她,想要得到她。

    而今,在他与她行过这么多路之后,她终于愿意与他一起走完余生了,那么,他又怎么可以再去做任何伤害她的事情呢?

    这样的幸福来之不易,他又怎么可能再去摧毁?

    他不能!绝对不能!

    所以,为了林瑾瑜,他甘愿放弃一切!

    等他报了恩,便带着她归隐山林不问世事。

    既然已经做了决定便绝对不会再改变了。

    “逝者已逝,就让他们在地下安息吧。”

    北堂默咬着牙,隐于袖中的双拳紧紧地握在了一起,他抬眸盯着东方流景,平日里冰冷的双眸中迸发出喷薄的怒意,还有一丝隐忍的痛楚。

    “宫主,属下知道,你既然已经做了决定便永远也不会改变,你若坚持放弃报仇,属下只能同意,但是,你的身体呢?你也不要了么?你这是要伴随着痛苦度过你的余生么?”

    他之所以会拖着这样冰寒的身躯,不都是林振青下的毒手么?

    怎么?他现在知道所有的一切是林振青做的之后,竟是为了那个女人连身体都不要了么?他连命都不要了么?

    东方流景闻言,高大的身躯震了震,他斜眸睨着北堂默,回道:“那是我自己的身体,你不用管那么多。”

    然而,他话语刚一落下,北堂默就发疯似的拒绝道:“不行万仙归宗!这件事属下绝不答应!”

    十五年了,他看着宫主在他面前整整痛苦了十五年,他为了能够站起来,就那么一个动作,他整整练了五年,五年啊,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即便到了十五年以后,在他的刻苦练习之下,他每天也只能站立一个时辰,还有那每月初一的生死关头,他自己不心痛,他们这些旁观的人都会觉得痛彻心扉。

    而今,明明有希望让他的身体恢复,可是,他却为了林瑾瑜那个女人放弃一切,如此,他怎么会答应?嗯?让他放弃报仇,他可以做到,可是,让他眼睁睁地看着宫主再继续痛苦下去直至生命之终,他是绝对不同意的!

    面对北堂默的发飙,东方流景俊眉微蹙,他说道:“默,你不要将闲事管得太宽了。”

    他的身体是他自己的,要怎样痛怎样难受,皆与其他人无关。

    北堂默闻言,深深地凝望着东方流景,他眸中的痛楚渐渐加深:“宫主,你是说属下是在管闲事么?是么?在你的眼里,属下只是一个下人,可有可无的,是不是?”

    他北堂家世世代代都是夜家的家仆,出事那年,所有被牵连的人都被斩首了,唯有他与弟弟还有宫主被救出升天,这么些年,他们一直相依为命,宫主一直待他兄弟二人亲如手足。

    如今这是怎么了?

    那个忽然冒出来的林瑾瑜就那么重要么?重要到宫主连这份同甘共苦的兄弟情谊都不要了么?

    他从此只需要有一个林瑾瑜,就够了么?他的人生从此就完美了,是么?

    北堂默的话让东方流景的喉间有些哽咽,他说道:“在我的眼里,你从来不是下人。”

    “不是下人的话,那属下就是不答应这事!说什么都不答应!如果宫主害怕担心属下误了你的事,那么……你就把属下杀了吧!否则,林振青下蛊毒这事,属下永远都要查下去!”北堂默放下话语之后人影一闪竟是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默!”东方流景见状唤了一声,然而,话音落下之后,北堂默早已闪得人影全无。

    东方流景再度一手敲击在了手柄之上,这次一敲,那手柄便应声而裂,发出了巨大的木头断裂之声。

    许是那声音有些大,空旷的大殿之中却是又出现了一个人影,那是北堂黔,北堂默的孪生弟弟。

    东方流景在见到北堂黔出现在大殿时,眉尾一抬,唤道:“黔?”

    北堂黔几步上前来到东方流景的跟前儿,他垂眸看着东方流景,说道:“宫主,虽然属下没有哥那般激烈,但是,属下也不忍心看着宫主的身体一直被摧残,十五年来,我们三人一直相依为命,我们活下去的目的也就指望着报仇雪恨的那一刻,我们等这一天等了太久太久。倘若没有林瑾瑜的出现,我们会按照我们原定的计划完成所有的事情,可是,为何那个女人一出现,我们所有的轨迹都变了呢?”

    宫主能找到他的心中所爱,他自是高兴,可是,倘若这个要建立在宫主痛苦的基础之上的话,那么,他也是绝对不答应的。

    东方流景闻言,叹了一口气,说道:“黔,我对不起你和默。”

    那一年,他们踏着血河逆流而上,当时的他跪在了堆积如山的尸身之上,他指天发誓,今生定要报仇雪恨,倘若不是为了报仇,他早就死了!

    可是如今,他却是决定要放弃了,他对不起黔,对不起默,对不起夜氏家族死去的一千三百多人,更对不起他美丽善良的母亲。

    他……真的很该死!

    北堂黔看着东方流景,眸光中有掠影浮动,隐有波光粼粼,只听他幽幽地说道:“宫主,你没有对不起我们,你只是对不起你自己而已。”

    那是他的身体,不是么?没有人代替他疼,没有人代替他痛,只有他自己能够感受而已。

    所以,他只对不起他自己,仅此而已。

    东方流景的眼眸微微颤动,而北堂黔,在放下话语之后便转身离开了大殿。

    血红的大殿之中又仅剩东方流景一人了。

    而他,则是陷入了深深地沉思之中。

    ……

    云府之中,林瑾瑜用完午膳之后,便出了房门在院子里活动起来,在床上躺了两天了,她的腰都快断了,都快觉得身体不是自己的了。

    林瑾瑜立在一棵桂树下坐起了简单的瑜伽操,当玲珑见到自家二少奶奶那奇奇怪怪的动作时便问道:“二少奶奶,您在做什么?”

    “我在做瑜伽操,来,玲珑,我教你几个动作。”说完便对着玲珑比划起来。

    玲珑跟在林瑾瑜的旁边学习着瑜伽操的动作,那模样看着竟是十分地滑稽。

    “你们在做什么?动作好滑稽!”

    当主仆二人在院子里欢快地做着瑜伽操时,却听云思辰的声音忽然之间乍然响起。

    玲珑闻言,停下了动作,朝云思辰颔首道:“云少庄主,二少奶奶在教我做瑜伽操。”

    “什么东西?瑜伽操?”云思辰扯了扯嘴角,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为何那样的动作看着这般地怪异。

    林瑾瑜瞥了一眼云思辰哼道:“要你管!”

    云思辰挑了挑眉,说道:“小鱼儿,要不我们来打牌吧?”

    “打牌?”林瑾瑜直觉地就问道:“马吊么?”

    “非也非也……”云思辰伸出一根手指头摇晃了一下,随后从怀中摸出了一叠东西在林瑾瑜的眼前晃了晃,说道:“我们来打扑克牌。”

    林瑾瑜闻言,盯着云思辰手中熟悉的扑克牌,惊道:“扑克牌啊,云思辰,你做了一副扑克牌?”

    云思辰认识的那个人一定是穿越过来的,一定是的!

    不然他怎么又会下五子棋,还会打扑克牌?扑克这种东西可是西方传过来的呀。

    云思辰闻言,扬起的手微微松了松,眸中带着疑惑:“小鱼儿,你怎么知道这个是扑克牌?”

    这个东西乃是静姨发明的,就他所知,除了近识的几人知道这个扑克牌之外并无其他人知晓,小鱼儿又是怎么知道的?

    林瑾瑜闻言,眼眸微微一转,模棱两可地回道:“曾经有一位故人告诉我这样一种东西。”

    自己是穿越过来这事,还是不要让云思辰知道的好。

    云思辰斜眸睨着林瑾瑜,唇瓣抿了抿,没有再追究她为何会知道扑克牌,只回道:“这是静姨教我做的。”

    “静姨?她是谁?”

    难道又是上次那个教他胡椒粉催泪弹的那个人么?是那个人么?

    云思辰说道:“静姨就是西玥的皇后,吴芷静。”

    林瑾瑜眼眸一瞪,惊道:“是她?是她么?”

    上一次在西玥见到水墨逸,当他与自己谈起罗密欧与朱丽叶的事时,她就知道那个西玥的皇后一定是穿越过来的,而今听云思辰这么一说,她就更加肯定,吴芷静就是穿越一族。

    这个世上竟然还有人是穿越过来的,她……真的好激动啊!

    云思辰见林瑾瑜万分地激动,眸中有些不解:“小鱼儿,你做什么那么激动?你见过静姨?”

    小鱼儿不是只见过逸的么?她不可能见过静姨的啊,那她为什么这般地激动?发生什么事了?

    林瑾瑜摇头道:“我没有见过她,但是,我很想见她,可以么?”

    现在的她,想要见到这个吴芷静的心情已经越来越强烈了。

    云思辰眉头蹙了蹙,虽觉林瑾瑜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转头又想,像静姨这样的奇女子怕是很多人都想见的吧,他点了点头,回道:“要见她,很容易啊,回头让烨带你去西玥皇宫见她便是了。”

    西玥皇宫……

    林瑾瑜在听见这几个字时,眼眸眨了眨,貌似,明年一月十五日,那个白衣中年女子约她在西玥皇宫见面啊。

    要不她就等到那个时候一起去西玥?

    “烨也认识她么?”那个地方不是皇宫么?可以随意进出的?

    云思辰回道:“当然认识了,静姨对烨可好了,只要是烨带着你去,西玥皇宫任何地方你都可以畅通无阻的痞子王妃。”

    “好!好!”林瑾瑜木木地点了点头。

    南宫烨这么厉害么,竟然在西玥皇宫都可以畅通无阻?

    云思辰没有再理会林瑾瑜的激动与惊诧,只问道:“你到底玩是不玩啊?”

    “当然要玩啦!”林瑾瑜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随后又问道:“烨怎么没有跟你一起回来?”

    他不是跟云思辰一起出去了么?云思辰回来了,那么他呢?

    云思辰听后俊眉敛了敛,脸色似乎有些发沉,他凝眸看着林瑾瑜,沉默半晌方才反问道:“他还没有回来么?”

    那个死小子,跑去哪里了?受了严重打击,还没做出决定么?

    林瑾瑜摇头道:“他还没有回来呢,他不是跟你一起出去的么?”

    “我晨间与他一起出去之后,没过多久就分开了。”

    “哦。”林瑾瑜闻言点了点头。

    云思辰回头便招呼着齐修与玲珑道:“来来来,我们来打牌。”

    林瑾瑜也跟着云思辰的脚步朝院中黄果树下的石凳行去,四人落座之后,玲珑便说道:“云少庄主,奴婢不会打这个。”

    云思辰回道:“这个很简单的,爷教你就是。”

    林瑾瑜盯着云思辰手中的扑克牌,这厮想来是经常玩这个的,此时的他拿着扑克牌在手中玩着花样,林瑾瑜问道他:“你想打什么?四个人可以打升级的。”

    云思辰抬眸看着林瑾瑜,眸中疑云再起,须臾便又散去,只道:“对,我们打的就是升级。”

    这个小鱼儿居然连升级都会打么?她怎么什么都知道呢?

    林瑾瑜见云思辰答应了打升级,遂又提议道:“打之前总得先定个规矩吧?比如输了的人就钻石桌?怎样?”

    云思辰闻言,桃花眼微眯,凝着林瑾瑜,他自学会了扑克牌之后基本是打遍天下无敌手,这个小鱼儿莫非还能赢他不成?

    有了想法之后,云思辰扬眉道:“钻桌子就钻桌子,爷还怕你不成?”

    他就不相信,这个小鱼儿这么厉害,还能打赢他?

    齐修在听见云思辰的话后,眼角颤了颤,他怎么就觉得今天要钻桌子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少庄主呢?

    云思辰似乎感觉到了齐修的眼光,遂抬眸看向他,说道:“你小子别在那里一副看好戏的表情,你以为打升级爷输了就爷自己钻么?你也得钻的!”

    齐修闻言,惊道:“什么?这关属下什么事?”

    林瑾瑜见状看着齐修嘿嘿直笑:“齐修老弟,这升级打得可是协同配合,你现在坐在云思辰的对面,那么,你们二人就是一家啊,他输了也就表示你也输了。”

    “什么?这个世上怎么还有这样的道理?打牌不都是各管各么?”齐修有些难以理解这个升级的规矩。

    林瑾瑜闻言,抬手摸了一下鼻子,慢悠悠地说道:“所以说啊,我们这里的人为啥都各自为阵呢?那是因为我们打习惯了马吊啊。”

    在管理学的案例之中,讲到中国为何不能强大,那就是因为这是个历史遗留原因,人家西方人打桥牌讲的是协同配合,日本人下围棋讲的是通观全局,而中国人喜欢打麻将,讲的就是各自为阵了啊。

    所以呢,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一群中国人就是一群虫啊。

    中国想要强大,还得知识共享啊。

    林瑾瑜想到这里,眼眸眨了眨,貌似她想得有些远了,而且,她现在已经不在中国了。

    齐修在听了林瑾瑜的话后,一脸苦瓜相,对着云思辰说道:“爷,我们可以不赌么?”

    钻桌子呢,多影响他的光辉形象啊?

    云思辰闻言眉头蹙紧,拒绝道:“怎么不赌?你这样说是觉得爷输定了么?你个死小子,想死不成?”

    他一面说一面站立起来作势要打齐修。

    齐修见状忙地抱着头部点头道:“好好好,属下赌,赌还不成么?”

    云思辰见自己威逼利诱成功,遂又坐了回去。

    林瑾瑜见面前二人都答应了,对着坐在对面的玲珑诡异一笑,玲珑见状皮肤有些发麻,说道:“二少奶奶,奴婢不会打。”

    “没事的,你只管抓牌就是了。”

    看这个样子,齐修应该不会打升级的,而云思辰在说打升级时,眸中明显有惊诧之色,想必他也不经常打升级。

    如此,自己还会没有胜算么?

    她数学很好,打升级会差么?

    云思辰今儿个就等着钻桌子吧!

    于是乎,黄果树下的四人因着打升级而喧闹起来,刚开始时,大家还打得很斯文,打了十几个回合之后,斗争进入了白热化阶段,平日里看着斯斯文文的齐修居然打得来上串下跳,一路狂吼,看得身旁的玲珑是一愣一愣的,原来,每个人都是有两面的啊。

    面对众人各不相同的反应,林瑾瑜看在眼里笑在心里,当然,齐修这小子可爱的动作还是让她忍不住频频发笑。

    玲珑打牌时动作很小,比较秀气,这丫头虽然不会打,但是,她的牌却是好的惊人。

    几十个回合打下来之后,云思辰与齐修便以惨败告终。

    当林瑾瑜与玲珑打完a之后,她手中玩耍着扑克牌,乜斜着眼眸对着云思辰发出了一个阳光灿烂的微笑:“好了,你们输了,该钻桌子了。”

    齐修一张苦瓜脸看着云思辰,嗫嚅道:“少庄主……”

    少庄主怎么可以这样?都说不要赌了,他却非要赌,现在好了,输得那么惨烈,还要钻桌子,这个石桌这么矮,让他们这七尺男儿怎么钻?

    云思辰横了齐修一眼,怒道:“怎么了?爷说过的话自然就要兑现,爷是肯定要钻桌子的,你也要钻。”

    “少庄主……”齐修听着都快要哭了,他虽说是个下人,但是,他好歹也是个英雄不是?

    英雄怎么能钻桌子呢?

    当齐修还在惆怅时,云思辰已经拎着他的衣襟将他摁到了石桌之下钻起桌子来,主仆二人矮着身子缩在石桌底下的模样十分地滑稽。

    林瑾瑜看着他二人的模样终是忍受不住地仰头大笑起来:“哈哈哈……”

    坐在她对面的玲珑在见到此番情景时也是忍不住地低声笑了起来。

    云少庄主自从认识她家二少奶奶之后,好似就没吃过什么好果子啊。

    果真是一物降一物么?

    此时,在云府的另一个隐秘的院落之上,一名男子立在了屋檐之上,秋日金色的阳光洒在他赤红的衣袂之上,如烈阳骄日,红似火焰的衣袍随风肆意扬起,直垂而下的墨发逆风吹拂,他凝着一双魔魅般的眼眸穿透云层紧紧地落在了那个女子的身上,久久都未曾收回视线。

    当他瞧见素衣女子脸上灿烂的笑容时,他也忍不住弯起了薄唇,仿似能够感受得到她的欢喜。

    只要能看见她笑,让他痛苦又算什么呢?

    ------题外话------

    写到这一章,如果还有亲不知道东方流景就是南宫烨的话,那我就准备自刎以谢天下了,亲们千万不要拉住我!

    十五年前发生在男主身上的事,我会慢慢揭开的,既然说他的母亲已经死了,那么白菁华就肯定不是他的亲生母亲了,文中所说的报恩就是报答南宫澈与白菁华的再造之恩。

    关于男主体温的问题,前文已经说了,他想要强行站立起来就必须运用内力将气息贯穿到腿部,一旦站立或者运功,他的身体就会受到寒蛊的侵蚀,冰凉一片,而他练的武功是赤焰神功,不运用内力坐着时,体内寒热两股力量交汇,体温就是不冷不热。

    至于身体的味道,薄荷味是他本来的味道,那是男人味。

    最后祝大家节日快乐!嘿嘿!

    ①3-看-网高速首发腹黑相公的庶女宠妻最新章节,本章节是105甘愿为她放弃一切(必看章节)地址为

    13800100.com/文字首发无弹窗./23801/4064201/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