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穿越言情小说 » 腹黑相公的庶女宠妻 »  102 圣女现身,身世之谜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02 圣女现身,身世之谜

小说:腹黑相公的庶女宠妻作者:甜味白开水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待男子吃下药丸之后,林瑾瑜又说道:“吃这些药还不足以解除你身上的毒素,但是,却可以使你在一天之后恢复体力,待你恢复体力之后便自己出去吧。”

    男子闻言,问道:“那你呢?”

    林瑾瑜眉毛扬了扬,回道:“我要寻找我的亲人。”

    “你的……亲人?”男子疑惑出声,顿了顿又问道:“你的亲人怎会在这里?”

    林瑾瑜脸色一沉,蹙眉道:“我的亲人是被邬王妃扔到这里来的。”

    “邬王妃?”男子在听见这个称呼时,眉头敛了敛,重复了一句。

    林瑾瑜瞥了一眼男子便没有再说话。

    男子见她没有再说的意思,便又问道:“邬王妃为何要将你的亲人扔到这里来?”

    林瑾瑜眉头一皱,转回身问道:“你的问题怎么那么多?”

    男子闻言,眉头也跟着拧紧,自从他称霸以来,还没有人敢这样跟他说话,只除开这次被那个有异心的家伙害了,否则,他的人生怎么可能这般惨淡?

    他之前便发过誓,倘若他能够从这里活着出去,他一定要将叛变那人碎尸万段!

    “我也是被邬王妃扔到这里来的。”男子瞥了一眼林瑾瑜,为了套她的话,他竟也瞎胡诌了一句。

    林瑾瑜闻言,身躯微微一震,看向男子,眸中有着同为天涯沦落人的感慨:“你……是为何被她扔到这里来的?”

    男子微微垂了首,说道:“我无意之中偷听她与其他男子燕好,被她发现了,所以才被她扔来了这里,你不知道,那个邬王妃乃是一个极其放荡的女子。”

    林瑾瑜听闻眼眸垂了垂,似是有些黯然,半晌之后方才说道:“我娘亲本是在邬王府之中做活计,无意之中撞见她与其他男子燕好,还偷听了她二人说话,她说会帮那个男子灭了一个叫什么峥的人,她就因着这事将我娘亲扔到了这诡异的森林之中来……”

    男子在听见林瑾瑜这段话时,眸色几不可闻地暗了暗,垂于身侧的手也紧了一寸,不过,那样的感觉也只是稍纵即逝,须臾他便又恢复了黯然的神色:“那你找到你的娘亲了么?”

    林瑾瑜摇头道:“还没有找到,所以,我不能离开这里,我要找到她之后才会离开。”

    男子方才黯淡的眸色以及紧握的拳头都没有逃过林瑾瑜的眼眸,当她见到男子的反应时,心底自是冷笑了一番。

    “你一个女子留在这森林之中不觉得可怕么?”这个森林之中终日狼哭鬼号,还有食人族不停地出没,她一个娇弱的女子竟是一点都不害怕么?

    她到底还是不是个女人?这么一个极品的女人究竟是从哪里蹿出来的?

    林瑾瑜看向男子的眼眸十分真诚地回道:“当然觉得可怕,但是,可怕我就不救我的娘亲了么?她养育了我那么多年,而今却被邬王妃那个杀千刀的王八蛋给扔到这么一个非人的地方来,如此,我还有选择么?哪怕是死,我也要找到我的娘亲!”

    因着心中是对林瑾玲有着千刀万剐之恨,是以,林瑾瑜说出的话语也是十分真切,男子听后竟是感同身受。

    “那你待如何解决这些食人族?”这个森林之中隐藏着许许多多的食人族,她的兵器虽然很厉害,但是,单凭她一己之力又如何能够全部除去呢?

    林瑾瑜眼眸转了转,回道:“我自有方法,这些已经与你无关了,你今晚在这里休息一夜,待明天身体恢复之后便可离开这里了。”说罢,林瑾瑜从怀中掏出一个指南针扔到男子手中,说道:“这是指南针,你一直沿着北面出去就可以了。”

    男子闻言,敛了眸,没有再说话,只是乜斜着如豹一般的眼眸看着林瑾瑜,久久未曾转动。

    林瑾瑜在石头堆后面又休息了一阵子后便又拎着男子冲了出去,对准那些围剿而来的食人族横扫过去。

    一场血的洗礼之后,天色已渐渐暗沉,林瑾瑜踩在尸横遍野的土地之上,拎着男子藏身在了一颗大树的树干之上。

    由于这是一片非常古老的原始森林,是以,森林中的树木已经植根了上千年,这些树木参天而去,高耸入云,是以,树木粗大的树干足以容纳五六人躺于其上。

    将男子扔在一旁之后,林瑾瑜便坐在了地上,她取下了脸上的防沙镜,由于打斗了太长时间,她的防沙镜上已经浮现出了许多汗水,她掏出手绢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随后又将防沙镜擦拭了一下。

    “你那个东西是什么?”男子这时已经有些力气了,他靠坐在树干之上,瞥了一眼林瑾瑜放在她身边的机枪一眼,眸中带着浓浓的探究之色。

    林瑾瑜从背包中掏出水壶猛灌了几口之后,回道:“兵器。”

    “兵器?”男子的脸上全是土,五官花得不成样,他微微挑高了眉,重复了一下林瑾瑜的话语。

    林瑾瑜没有再与他讨论机枪的问题,只问道:“要不要喝水?”

    “你还有一瓶?”

    林瑾瑜闻言又从背包中拿出一瓶水来扔给了男子,男子伸手接住了水,却是因着林瑾瑜不太文雅的动作而抱怨了一句:“你还是不是个女人?”

    是不是个女人?

    这个问题好像很多人都问过她,是啊,有些时候,她自己都开始怀疑,她到底是不是个女人?是不是?

    林瑾瑜一直沉默着,随后又从背包中拿出压缩饼干啃了起来,啃了一口之后发现这个饼干怎地这么难吃啊?果真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么?

    这要是在以前,在军队生活的时候,搞丛林野战时,能有这吃的算不错了,那个时候她何曾皱过眉?

    怎么而今吃起来竟是这般难吃了呢?

    “你吃的什么?”男子见林瑾瑜的手上拿了一块小小的类似糕点一样的东西,不免又发出了疑问。

    “要吃么?”林瑾瑜瞥了一眼男子最新章节网游之沉默术士。

    男子吞了吞口水,他已经食不果腹三天了,当然想吃了。

    林瑾瑜唇角扯了扯,随后便扔给男子一块压缩饼干,男子张口一咬,眉头便皱了起来:“什么东西这么硬?”

    “压缩饼干,这个吃了可以管很久的。”她出门在外,背包里要带武器要带水,哪里还能带许多吃的,是以,压缩饼干是最好的选择,这个饼干已经是她能够想到的最好工艺了,能有这种硬度,实属不易。

    男子闻言皱了皱眉,虽然觉得这个所谓的压缩饼干很硬,但是也好过就这般饿着肚子,况且,他也不是没有吃过苦的人,遂拿着饼干一口一口地咬着吃了。

    他一面吃一面喝着水,吃到最后竟是还有些意犹未尽,当他将最后一口饼干吞进肚子里时,发现这东西真的很管用,他居然就饱了,那么小小的一块东西,他这么大个人,吃下去竟是就饱了?

    真是神奇啊!

    刚想感叹而出,一个转眸却是发现,前方不远处的女子竟是斜靠在树枝上睡着了。

    她居然就睡着了?

    男子眯着眼眸,似豹一般的眼睛穿透浓郁的夜色停留在了女子的脸颊之上,他瞧她睡得安详而怡然,心底那股一直筑建而起的心防终是渐渐地解了下去。

    由于已经困极,男子也靠在树枝之上沉沉地睡了过去,待他的呼吸已经均匀之时,林瑾瑜微微睁开眼眸看向了男子,唇角便浮现出一抹志在必得的弧度。

    翌日,林瑾瑜是被虫鸣鸟叫声给吵醒的,自从来到古代之后,她时常会被鸟叫声吵醒,因为在现代,钢筋混凝土的城市之中四处都是水泥森林,又哪里能够听得到鸟叫声呢?

    是以,她能够被鸟叫声吵醒,实乃一种幸福。

    当她缓缓睁开眼睛时,却觉自己的眼前一半黑暗一半有阳光照来。

    晨光穿透浓密的树叶落在了她的肩头之上,而她之所以会觉得有一半黑暗,是因为自己的身前立着一名高大的男子。

    她抬眉凝着那个立在自己眼前的男子,他的衣衫仍旧褴褛不堪,但是,他那张脸颊却是已经被他洗净,林瑾瑜凝眉望了过去,发现面前的男子脸颊轮廓深刻,飞扬的眉直入鬓角,他眸色深邃,带着一种野性的狂狷,似雕塑一般高挺的鼻梁之下一双薄唇如刀削一般。

    林瑾瑜在真真切切看清楚他的容颜之后,便即刻想到了一种动物,那就是豹,豹这种动物带着一种性感的狂野,而面前这个男子正是如此。

    来到古代之后,她已经见了太多的美男了,有冰有火有雨有云,还有那个集各种状态于一体的似魔一般的妖孽,而今这是又见到了另种美男了么?一种带着野性般狂野而奔放的美男?

    可惜的是,她已经完全对美男免疫了。

    男子见林瑾瑜已经醒来,薄唇一扬,问道:“你醒了?”

    他的嗓音甘醇如酒,让人听着有些微醺的感觉。

    林瑾瑜瞥了一眼他,问道:“你体力恢复了?”

    男子见林瑾瑜在见到他的样貌时并未太大的惊艳时,眸色暗了暗,似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恢复了。”

    林瑾瑜微微垂眸,点了点头,说道:“恢复了就好了。”说罢竟是背起自己的背包没有再理会男子而是径自跃下了树枝。

    男子在见到林瑾瑜如此怪异的动作时,剑眉蹙起,却是觉得心有不甘,竟也跃下了树干追上了林瑾瑜。

    “你要去做什么?”男子在她身后问道。

    林瑾瑜紧了紧背包,回道:“狩猎。”

    “狩猎?”对于林瑾瑜的回答,男子觉得一万个莫名其妙,她不是要救她的娘亲么?怎地忽然又变成狩猎了?

    林瑾瑜自然不会理会他,而是径自朝森林的外围行去,经过昨天的考察,她知道了一些缘由,这些食人族的人之所以要吃人,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有些动物其实也是可以吃的,所以,他们在没有人吃的情况之下,就会吃妇女与刚出生的婴儿,因为在他们看来,妇女与婴儿是没有劳动力的,养着没有用,所以,要把她们都吃了。

    他们虽然不知道这些动物可以吃,但是,只要动物都死了被剥了皮,那么,所呈现在眼前的肉可不都是一样的么?既然是一样的,那么,食人族的人肯定会吃的。

    而她,只需要去狩猎,弄一些动物肉去给那些食人族的人,就可以让他们自取灭亡。如此,也好过她沾染满手血腥去将这些人杀死,虽然他们吃人有些丧尽天良,毕竟,他们都是一些鲜活的生命,而她,也不想满手血腥,如此,她跟东方流景又有什么区别呢?

    男子见林瑾瑜不理会他,便一路跟在了她的后面,他这个人也是有怪癖的,他讨厌那些他不喜欢的人粘着他,但是,对于他感兴趣的东西,他就非要得到,这个女子,他不想让他跟着,那么,他就偏偏要跟着她,反正他都已经消失好些天了,也不在乎再多消失几天,反正有些人,他迟早是要回去收拾的,也不急在这一两天,反而是眼前这个女子,他是真想看看她到底要做些什么。

    林瑾瑜转头一瞥发现男子还跟在她的身后,遂对他说道:“你的内力已经恢复了,我给你的药可以支撑到最近的城镇,到了那里你再找个郎中给你开点药,你的身体便没事了,你不用跟着我。”

    男子闻言,唇角一撇,轻笑道:“你昨日救了我,我便帮你寻找娘亲吧。”

    林瑾瑜转回头淡淡地说道:“不用了。”

    “你需不需要那是你的事,我要不要帮你那是我的事。”男子说话的口气带着一种狂狷的口吻,让林瑾瑜前进的步伐微微一滞,这个男子还真如传说中一般,是个狂妄霸道又野性十足的人,她只是想借他之手除去可恶之人,可没想过要让他如此纠缠上她,如若他非要如此,那么,她便只能也将他斩草除根以绝后患了。

    林瑾瑜瞄了他一眼,说道:“腿在你的身上,你想怎样,与我无关,只是,你不要给我添乱便是。”

    “添乱?”男子闻言,好看的剑眉拧在了一起,他是在幻听么?这个女子居然说他让他不要添乱,呵,他自称霸以来还没有人敢这般与他说话,这个女子倒是嚣张狂妄得很啊。

    不过,这种**劲儿,他欣赏啊。

    林瑾瑜不想再跟他多说什么话,只专注地朝前行去,二人一前一后地在森林中徒步前行,到得野兽出没之地,林瑾瑜便从背包之中掏出小型弓箭隐藏在树林之间,准备伺机而动。

    男子在见到林瑾瑜又从那个黑不溜秋的包袱里面摸出一把弓箭时,还是忍不住地吃了一惊,他是真的很想知道,在她的那个包袱里究竟装了多少件不一样的东西?怎地可以装这么多?

    弓箭,嗯,这个东西对他来说还是比较熟悉的,还是熟悉的兵器看着顺眼啊。

    林瑾瑜手持弓箭,待林中有动物奔出时,她便拉弓上箭射了出去,她之所以会选择弓箭时因为弓箭没有声音,子弹虽然好使,但是,用来对付动物她还是觉得可惜了一点,她剩下的那些子弹和手榴弹是留着给林瑾玲用的。

    “咻——”羽箭带着破空之势飞奔而出,直直地射在了一头梅花鹿的身上。

    那头梅花鹿挣扎了一下便倒地身亡,林瑾瑜这时转眸睨了一眼那个立在自己身旁一直看好戏的男子,随后对他说道:“你不是说你要帮忙么?”

    “嗯?”男子双手环胸,见林瑾瑜忽然跟他说话,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只是,她不是说不需要他帮忙么?怎地忽然变了主意?

    “现在开始,你射箭,我屠宰。”林瑾瑜将弓箭递给了男子,心里想着,反正这个人都要站在这里看热闹,没得让他白清闲了,如果两人分工合作,她应该可以迅速弄到许多肉的,如此,也可以迅速解决那些食人族,争取救娘亲的时间。

    男子见林瑾瑜递给他弓箭,竟是顺理成章地接了过来,一旦他接住弓箭方才惊醒到自己为何要接弓箭?

    仿似她递过来的那一瞬,他的脑中便有回应了,让他接住那把弓箭。

    那样的动作竟是极其地自然而流畅。

    “哼!”低哼了一声之后,男子便依靠在树干便狩猎起来,而林瑾瑜则是迅速挪动到梅花鹿的身边,掏出手套戴上之后便拔出了束缚在腰间的柳叶弯刀对准梅花鹿解剖起来,她的解剖手法异常的熟练与迅速,看得一旁持弓的男子竟是忘记了发箭。

    现在又是个什么状态?

    这个女子,她是卖肉的屠夫么?为何连这个都会?

    天!他究竟遇见了一个什么样的女子?

    林瑾瑜只管解剖着梅花鹿,哪里还能管其他人异样的眼神?

    她三下五除二便将梅花鹿给解剖了最新章节卧唐。

    如此,在男子与林瑾瑜的和谐分工之下,一个上午,他二人便弄出了许许多多的肉来。

    待一切弄好之后,林瑾瑜便对男子说道:“我现在要提着肉去找食人族,你去不去?”

    “去?怎么不去呢?”他这个人最喜欢尝试新鲜事物和挑战了,又怎会不去呢?

    “去的话就拿上肉,跟上了。”林瑾瑜摔下话语随后便提着生肉朝森林腹地行去。

    半个时辰之后,二人终是到得了森林腹地,越过那些重重机关,当二人提着肉出现了食人族面前时,那些食人族便朝二人发起了攻击。

    林瑾瑜见状,丢下手上的肉,对食人族摆手道:“呜呜……”

    男子见状猛地转头看向林瑾瑜,心里惊道,她在说什么?

    林瑾瑜当然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只是在比划而已,有些时候,沟通是不需要用语言的,肢体语言一样可以。

    那些食人族的人在见到林瑾瑜朝他们摆手时,他们便停了下来,林瑾瑜随后又指着地上的肉对他们比划起来:“呜呜……”

    她比划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将地上的肉送给他们吃。

    那些食人族也没有蠢到惨绝人寰的地步,在林瑾瑜一通比划之下,他们明白了意思,遂朝林瑾瑜点了点头。

    这个世上,哪有送给你肉吃,你不吃的道理?

    林瑾瑜笑眯眯地朝他们笑了笑,随后对身旁男子使了个眼色,说道:“将肉分给他们,记住,个头小的分多一点,个头大的分少一点。”

    男子闻言眸光之中亮出了色彩,瞬间便明白了她想要做什么,随后点了点头,遂俯身去拿那些肉,他按照林瑾瑜的吩咐将那些肉都分了出去。

    当他二人分完之后,林瑾瑜便又对那些人比划起来:“呜呜……”

    她指了指身后,告诉他们她还有肉,让他们等等,她现在就去拿。食人族又点了点头,林瑾瑜便对男子说道:“走。”

    男子随后跟随林瑾瑜而去,待他二人走出腹地之后,林瑾瑜便说道:“你一会儿将我们所有的肉都给弄过去,我去引来其他的食人族。”

    “好。”

    二人随后分工合作,待他们做好一切之后便迅速离开了。

    他们离开后不久,那些食人族便开始打了起来,原因很简单,因为分配不公,而且,个头大的还拿的少,如此不打起来才怪了。

    在这个世上,只要不公便会引来战争,食人族也不例外。

    如此这般,那些食人族便开始因着分配不均而自相残杀起来。

    现在的林瑾瑜只需坐等他们把自己杀个干净之后再寻找娘亲便是,当然,她知道,也许她忙乎了半天娘亲根本不在这森林之中。

    不过,现在已经无所谓了,反正她已经解决完了所有的食人族,而且,还有身旁这个男子,不是么?

    “你好厉害啊,不用摧毁之力便将他们所有的人都灭掉了。”他还真没有想过,这个女子竟是有着如此智慧,打破不公引发内部战争,真有她的啊。

    林瑾瑜闻言唇角扯了扯,心里却道,你丫的没学过管理学么?真是的!

    “相信再过不久,他们就能将整个食人族全部灭掉,你走吧,我已经不需要你的帮助了。”

    男子见她又驱赶自己便笑了笑,这一次,他没有拒绝,因为,他已经看到了这个女子所做的一切,而今,他确实应该回去收拾内务了。

    “好,再见。”男子朝林瑾瑜扬起了一抹笑,随后便转身飞掠而去。

    林瑾瑜盯着他远走而去的身影,撇了一下唇,说道:“永远不要再见!”

    这个男子,自她第一眼瞧见他时,她便知道了他的身份,虽然那个时候的他匍匐在地,一脸脏污,但是,他那狂野而刚性的脸庞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了的。

    他便是南疆一直通缉的南海海寇之王玄峥!

    来到南疆之后,在那几天的打探之中,她在通缉榜上见到过他的画像,听说,南临朝廷这些年来一直在抓他,可是,他却狡猾如狐,且海上作战十分神勇,南临士兵根本拿他没有办法。

    这样神勇无敌狡猾无二连朝廷都无法剿灭的人却是被食人族抓住拿来当下饭菜了,如此,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一定是被他的手下出卖了,给扔到了这个森林之中来。

    所以,她昨日才会在他面前将此事栽赃陷害给林瑾玲,说是林瑾玲与他的手下串通将他出卖。

    这些天来,她易容成小厮隐匿于邬王府之中,在隐匿的这几日,她发现了,原来林瑾玲竟是这般的下作无耻,竟然玩了无数男人,那么,想到这样一个方法来诬陷林瑾玲不是正中玄峥的下怀么?

    玄峥这个人素来多疑,对于自己的话语他有可能不信,但是,这样狠戾的男子绝对是一个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漏过一个之人。

    如此,他此番回去定然会整顿内务,然后再杀向邬王府将林瑾玲直接给灭了。

    而且,依照玄峥狠毒的行事作风,那林瑾玲不仅会死,而且死法还会异常的凄惨,她就坐等玄峥如何收拾林瑾玲了。

    哼!林瑾玲这样的人,还真是不配自己亲自动手。

    林瑾瑜一直待在森林之中,等了约莫两个时辰之后便又去到森林腹地,当她再度去到那里时,却见林子间早已血流成河,那些食人族果真已经都被自己的族人杀了个片甲不留。

    穿越流淌而下尸河,林瑾瑜迅速沿着森林腹地将所有的地方翻查了一个遍,果不其然,这片森林里根本就没有娘亲的踪迹。

    林瑾玲她不过就是想要折磨自己而已。

    搜索完森林之后,林瑾瑜便起身出了森林。

    这一趟出得森林之后,夜色已经全然黯淡下来了。

    林瑾瑜一路朝前赶去,在途经一个城镇时已经是丑时三刻了,她的体力有些耗竭,遂在一个房顶之上休憩了两个时辰之后便又赶路而去。

    她掠得很急,终是在第二日的清晨赶回了郡城。

    立在猎猎风中,林瑾瑜只觉自己似乎已经几经生死了。

    她换好了正常衣衫之后便又出现在了邬王府的府门前,守门的侍卫似乎已经认得她了,当她立在王府门口之后,那个侍卫便转身进了府,隔了一会儿出来对她说道:“我们王妃有请。”

    林瑾瑜眼眸眯了眯,随后便跟着那侍卫进了邬王府。

    那侍卫带路而去,竟是将林瑾瑜带到了前厅,前厅之中,林瑾玲高坐在首座之上,她穿着艳丽的华服锦袍,眼角画着黑色的眼线,眼角处微微往上扬起,当林瑾瑜见到这样的她时,第一反应便是见到了埃及艳后。

    林瑾玲白皙的手端着一碗茶盏,她一手拈着茶杯盖,细细地朝前推开茶叶沫,那姿势说不出的优雅与魅惑,她见林瑾瑜到得前厅,眼眸斜斜一挑,微微吃惊道:“哟,你居然回来了……”

    早就知道这个林瑾瑜非同一般,但是,她是不是也有点太过厉害了?在去了那样的地方之后,她竟是一点伤都没有么?

    林瑾瑜蹙眉看着她,问道:“我娘究竟在哪里?”

    “林瑾瑜,你以为你是谁呢?你问本王妃,本王妃就会告诉你的么?”

    面对林瑾玲的不屑,林瑾瑜冷声说道:“林瑾玲,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了些什么事,你要知道,你做的这些可都是杀头的大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林瑾玲闻言,端着茶杯的手微微一僵,她挑眉看向林瑾瑜,问道:“你知道什么了?”

    莫非她知道邬海伦的事了?怎么可能呢?那邬海伦不是早在十日前就被野兽吃了么?

    林瑾瑜眼眸微微眯了一番,冷哼道:“你一介女流竟是可以掌握南藩的军队,可见,邬王爷真是对你宠爱有加啊。”

    这句话语,话中有话,讳莫如深,不过,林瑾玲却是能够听出话里的弦外之音,莫非,她真的知道如今的邬海伦是她找人假扮的?

    她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林瑾玲眸色犀利,冷冷地看着林瑾瑜,半晌之后竟是放下了手中的茶盏仰首大笑起来:“哈哈……林瑾瑜,你以为你只身前来南疆还能有命回去么?你以为你知道那些秘密的事情就有用了么?你要知道,一个死人,是不会开口说话的苍天霸业!”

    说罢,手一摆,竟是从前厅四面八方蹿出许多手持长枪的士兵来,他们蜂拥而来,长枪直指林瑾瑜。

    林瑾瑜早在之前说话时便有了准备,待林瑾玲刚一摆手时,她便从背包之中端出了机枪,对着朝她奔涌而来的前面几名士兵,“砰砰砰砰砰”连发了五颗子弹,她枪法精准,枪枪致命,那些士兵中弹之后便捂住胸口气绝身亡。

    那机枪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音,吓得其他的士兵皆是顿住了脚步。

    林瑾瑜发出几枪之后,对着还在冒烟的枪管帅气地吹了口气,随后将枪扛在肩上,挑眉挑衅道:“怎样?没见识过这种东西吧?我告诉你,林瑾玲,别以为你有那么些士兵我就怕你了,就算你用一万兵士来擒我,你也未必能够擒到,所以,你最好还是告诉我娘亲在哪里,否则,我定让你不得好死!”

    林瑾玲瞪大眼睛看着林瑾瑜,她全然没有料到林瑾瑜会弄出这么个骇人的武器来,她肩上扛的那个东西是什么?为何眨眼之间便要了人的命?

    隐于袖袍之中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林瑾玲死死地瞪着林瑾瑜,为什么?为什么自己每次与她交锋都会输得这般地惨?即便自己变强大了却还是不如她么?

    “哼!林瑾瑜,你不要以为你厉害我就害怕你了,你要知道,你的娘亲还在本王妃的手中,自从本王妃嫁给邬海伦之后,本王妃全当自己死了,你有本事就将你知道的一切抖出去,本王妃死了,你也永远找不到你的娘亲!”

    林瑾瑜咬紧了牙,有那么一刻她真的很想端起手中的机枪崩掉她的脑袋,但是,如她所说,只有她才知道娘亲在哪里,如果她死了,她便永远也找不到娘亲了。

    前厅之中,正当二人正在对峙时,却听外面有侍卫报告道:“王妃,不好了,邬王府被海寇包围了。”

    “啪——”林瑾玲闻言,脸色一变,拍案而起。

    方才在听闻林瑾瑜回来时,她便将王府内的侍卫都调到前厅来了,却不想让那海寇趁虚而入。

    “真是胆大,你们即刻出去迎敌。”

    那些本是将林瑾瑜团团围住的侍卫在得令之后瞬时散开而去,而林瑾瑜也趁乱浑水摸鱼地出了前厅寻找娘亲而去。

    前厅之中乱做一团,待林瑾玲再度聚焦时房间之中哪里还有林瑾瑜的身影?

    林瑾玲唇角一撇,冷哼了一声便起身先去处理海寇之事了。

    林瑾瑜趁着王府混乱之际插科打诨地四处寻找娘亲,此时的王府之外已经全部被海寇围起来了,四处都是打打杀杀的景象,她在人群混战中先是在前院儿寻找,找完之后又跑去了后院儿。

    当她跃至后院儿一个看起来有些荒废的小院落时,却见两名蒙面的白衣女子挟持着一个身穿布衣的女子闪身入了一个房间。

    “娘!”林瑾瑜惊了一声,旋即追了过去。

    那两名蒙面白衣女子在听见林瑾瑜的惊呼时迅速朝前掠去,林瑾瑜加快了步伐拦在了她们的面前,她立定之后朝那布衣女子一瞥,那个被夹在中间已经昏迷过去的人不是她的娘亲又是谁呢?

    “放下她!”林瑾瑜一把抽出腰间的柳叶剑,朝那两名白衣女子挥了过去。

    那两名女子见状瞬时丢开了兰汐芝与林瑾瑜过起招来,林瑾瑜的武功在她二人之上,没过几招便将那二人给杀死了。

    处理完二人之后林瑾瑜将柳叶剑往腰间一收,便跑过去扶起了兰汐芝,她半跪在地上轻轻摇晃了兰汐芝一下:“娘……您醒醒,你有没有怎样?”

    兰汐芝昏迷了过去,她的头昏昏沉沉的,听见有人叫她,便慢慢睁开了眼睛,当她瞧见林瑾瑜时,眸中瞬时溢满了泪水:“瑜儿,我的瑜儿啊……”

    “娘,您没有怎样吧?啊?”

    兰汐芝摇头道:“娘没有怎样,就是觉得有些累。”

    林瑾瑜点了点头,说道:“娘,现在邬王府被海寇包围了,我们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待风平浪静之后我们再离开这里。”

    “好的。”兰汐芝点了点头,随后准备借助林瑾瑜的力道站立起身,然而,当她刚刚站起身时,她的眼眸却是越过林瑾瑜看向了一旁,她瞪大眼睛吱唔道:“你……你终于出现了……”

    “谁?”林瑾瑜在见到兰汐芝如此反应时,转眸望了过去,但见她的身后立着一名身穿白色衣衫的女子,她身姿袅娜,长眉连娟,水眸清清,容颜绝色,她长发披散在肩,仅在发顶之上梳一个小髻,戴着一根白玉簪,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竟是一身姑娘家的打扮。

    雪绒在见到兰汐芝时,朝她微微一笑,说道:“林夫人,十几年不见了,别来无恙啊……”

    林瑾瑜盯着白衣女子,闻言,瞳孔一缩,莫非,这个女人便是十三年前将自己扔给兰汐芝的那个女人么?

    她该有四十岁了吧?怎么看起来如此的年轻?她怎么保养得这般的好?

    兰汐芝看着雪绒,眼眸眨了眨,问道:“你来干什么?”

    她来干什么?来带走她的瑜儿么?

    “我来看看你们母女。”雪绒朝她笑了笑,那笑容清澈见底人畜无害,让林瑾瑜一时间失了防备,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雪绒朝林瑾瑜的身上洒出了细碎的粉末,随后越过她直接拎起了兰汐芝,带着兰汐芝从破落房间之中的窗户飞掠而去。

    “娘!”林瑾瑜挥开面前的粉末,想要追过去,然而,身体却忽然发不出任何力气来,双腿也瞬时没了力气,她轰然跪在了地上,右手扬起不断挥舞,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雪绒将兰汐芝带走而去。

    “若想见你的娘亲,明年一月十五,我们西玥皇宫见。”雪绒在带着兰汐芝跃出房间之后,用内力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林瑾瑜闻言,眼眸眨了眨,有些没有听懂她的话语,她什么意思?她是说想要再见到娘亲,要明年一月十五么?而且,还是在西玥皇宫,为什么要去西玥皇宫,莫非这跟她的身世有关?她的身世与西玥皇室有关?

    “娘——”林瑾瑜跪在地上,终是因着身上的药力瘫倒在了地上。

    她的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那个该死的老妖婆在她的身上下了什么毒?

    林瑾瑜艰难地伸了伸腿,却是发现根本使不出什么力气来。

    “真是该死!”

    林瑾瑜兀自在房间中挪动了一会儿之后,却见破落小屋的房门被人打了开来,她瞧见许许多多身穿布衣的男子涌进了小屋。

    “这里还有一个,带出去!”

    男子们朝林瑾瑜奔了过来,他们一过来便带来了咸涩的海风味道,林瑾瑜秀眉微蹙,这些男人都是海寇,邬王府已经被他们全部拿下了么?

    林瑾瑜身上半点力气都没有,只能任由这些人将她给押解出去。

    这些人押解她的时候嫌弃她背上那个背包,是以,将她的背囊直接扔在了地上。林瑾瑜见状,眼角跳了跳,她那一口袋的新式武器啊,就这么给她扔了,她真是肉痛。

    她被海寇押去了王府内的一个院落之中,随后便像垃圾一样被人扔在了空地之上。

    “唔……”那些人扔下去的力道还比较大,林瑾瑜的身体撞击了一下地面,有些闷痛。

    她伸了伸手,揉了揉被撞痛的肩膀,眼眸一瞥,却是发现了一方衣摆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随之而来的,是海风清新的味道。

    林瑾瑜凝着那方衣摆,却并没有要抬头的意思,她瞧见衣摆的颜色是玄色的,袍摆之上有浮云暗纹仿似海上的天空,清新中透着一丝湛蓝。

    这人谁啊,立在她的面前做什么?耍帅摆酷么?

    林瑾瑜暗自腹诽,却仍旧将视线平行放在了那人衣摆处,只是,下一秒钟,她陡然觉得自己的身子忽而腾空,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她竟是被人抱进了怀中。

    “谁?”

    林瑾瑜警觉出声,眼眸微抬,便与一双野性而狂野的眼眸对视上了。

    ------题外话------

    林瑾瑜的死法比较变态,亲们可以往变态的方向想啊,呵呵…

    有木有亲们想念相公啊?想念的话就大声地说出来哈,俺一定会满足你们地要求地…呵呵…

    ①3-看-网高速首发腹黑相公的庶女宠妻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

    13800100.com/文字首发无弹窗./23801/3889948/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