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穿越言情小说 » 腹黑相公的庶女宠妻 »  097 不能人道的他,有反应?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97 不能人道的他,有反应?

小说:腹黑相公的庶女宠妻作者:甜味白开水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章节名:

    入了莫言轩时却见云思辰竟然立在了轩中的那颗榕树之下,自听雨的事后,她便鲜少见到他,而今他又换回了蓝色的衣衫,只不过,他的身影更是显得落寞与萧索,这一种感觉似乎从未在云思辰身上瞧见过。i^

    其实,他也挺悲哀的,他纵然喜欢游戏人间,却是对真爱懵懂不知,以至于痛失所爱,却又在迷乱之际伤了另一个女子的心。

    他恐怕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受到爱情之殇吧?

    林瑾瑜一回到轩中,素鸢便走了过来,唤了一声:“小姐。”

    云思辰见状也跟着走了过来,一到跟前儿便揶揄起来,脸上的愁云惨淡消散而去:“小鱼儿,恭喜贺喜啊……”

    恭喜贺喜?

    林瑾瑜眼角发颤地看向云思辰,这个人,他的脸部神情怎么可以变换得如此之快,方才还落寞的他怎么转瞬就变成现在这幅模样了?

    素鸢闻言看向云思辰,说道:“云少庄主,您恭喜小姐什么啊?”

    云思辰笑着瞄了一眼素鸢,随后又将视线落在林瑾瑜的身上,贼贼地笑道:“你家小姐有身孕了,爷不该恭喜么?”

    这个世间的事真是新奇啊,自从遇见了小鱼儿,真是什么事情都能遇见,今日可好,居然从宫中传来小鱼儿怀孕的事。

    人生果真就如折子戏一般,一场落幕一场又起。

    “什么?!”素鸢闻言忙地抓住林瑾瑜的手臂关切地问道:“小姐,云少庄主说的是不是真的啊,您怀孕了?”

    小姐怀孕了?那可真的是一件喜事啊。

    林瑾瑜微微转头凝着素鸢,刚要开口说话,素鸢却雀跃道:“小姐,素鸢恭喜小姐啊,姑爷应该很高兴吧?”

    “这个小丫头……”云思辰闻言,本是笑着的脸竟是瞬时僵直起来。

    这个丫头怎么回事啊?怎地这般不灵光呢?

    林瑾瑜听后则是一头黑线,她似乎忘了这事了啊,素鸢貌似不知道南宫烨不能人道啊……

    这到底是一个多么大的乌龙?

    她该怎么跟素鸢解释?

    一想到解释,林瑾瑜的头就痛了起来,转眸便睨着云思辰给了他一个狠狠地眼刀,云思辰在接受到林瑾瑜的目光之后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猜到了原来素鸢那丫头不知道烨的事啊。

    这丫头,怎么能够这么单纯?

    “小姐,您的脸色怎么不好?是脉象不好么?需不需要开点药安一下胎?”几人正僵直之时,素鸢又开始说了起来。

    云思辰闻言,额头便又黑了一些,刚想着是不是应该对这个小丫头普及一下男女知识时,却见南宫烨已经进了莫言轩。

    素鸢一见到南宫烨就转身去到他跟前儿颔首恭喜道:“奴婢给姑爷贺喜了。”

    说话之时一脸的喜庆,那样的高兴藏都藏不住啊。

    林瑾瑜在听见素鸢的话后身体再度石化。

    云思辰本想拉住素鸢,结果这丫头跑得贼快,他还未伸手,她居然已经将话说了出来了。

    “你这丫头!”云思辰瞟了一眼南宫烨之后便开口唤了一声。

    南宫烨看了一眼云思辰,淡然地对素鸢说道:“你家小姐没有怀孕,只是脉象呈现出怀孕的迹象而已。”

    “姑爷您说什么?”素鸢愣了愣随后转身去到林瑾瑜身旁,问道:“小姐,到底是怎么回事?出了什么事?”

    云思辰睇了一眼南宫烨,眼眸转了转,脸上的神色恢复成严肃状态,他去到林瑾瑜的身旁,说道:“我给你把一下脉。”

    他就猜到这事定是有什么隐情,究竟又是谁要暗害小鱼儿?

    而且这一次,手段明显比谢玉芳之流的要高出太多,到底是谁呢?又是用了一种什么样的手法呢?

    林瑾瑜将手伸了出去,云思辰搭了三根指头在她的脉搏之上,一旦搭上,修眉便蹙在了一起,须臾便撤开了手问道林瑾瑜:“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小鱼儿的脉象显然就是喜脉,并且,除此以外,她的脉象没有其他任何的不对。

    听烨的口气,小鱼儿当是没有做什么对不起烨的事情,那这喜脉一说又是从何说起?

    “我也不清楚。”这事发生的突然,她现在脑中还有些发热,一时间想不出什么头绪来,只得等一下冷静之后再细细想来。

    云思辰转身看向南宫烨,建议道:“要不去问问大师兄?”

    大师兄行医已经三十几年了,走过的路都比他行过的桥多,况且,有一些医术上的东西在二十几年前就消失了,他是晚辈,在处理这些东西上面,会有许多狭隘之处的。

    南宫烨眼眸微眯,思索片刻后点头道:“也好。”

    “大师兄?”林瑾瑜听见云思辰要带她去找他的大师兄时,问道:“他在哪里啊?”

    云思辰的大师兄,又是何方神圣?如果去找他的话,是不是又要长途跋涉?

    “他在哪里?”云思辰听闻又看向南宫烨,问道:“大师兄在哪里?”

    林瑾瑜见状眉头拧成一团,云思辰脑袋秀逗掉了么?他大师兄在哪里为什么要问南宫烨。

    南宫烨想了想,回道:“应该在府里,我们现在就过去吧。”

    林瑾瑜的眼眸狠狠地眨了两下。

    在王府里?云思辰的大师兄在王府里?

    为什么她一直不知道王府里还住着云思辰的大师兄?她只知道云思辰的三师兄是南宫熤,那他大师兄又是谁?

    “娘子,我们去清风阁吧。”

    “清风阁?那不是父王的院落么?”

    云思辰实在忍不住地解惑道:“对啊,你父王是爷的大师兄,你不知道么?”

    什么?!

    南宫澈是云思辰的大师兄?而南宫熤是云思辰的三师兄?

    那么,南宫澈岂不是也是南宫熤的大师兄?

    这辈份……得有多混乱啊。

    这一家子怎么回事啊?

    林瑾瑜一头雾水外加一头黑线地跟着南宫烨与云思辰去了清风阁。

    南宫澈居住的这个院落就如它的名字一般,清爽而别致,阁内的东西并不奢华,成熟中带着内敛,穿行而过,却又能够闻见竹子清冽的芬芳,这个院落给人的感觉就似甘雨一般滋润,就如南宫澈这个人一般。

    到得清风阁时,南宫澈正在书房研读兵书,瞧见几人过来便放下了兵书,脸上扬起一抹微笑,只是,那笑容在扫过林瑾瑜的脸庞时却是微有收敛。

    林瑾瑜知道,南宫澈不太喜欢她,原因也很简单,一是因着她是林府的人,二来则是因为自己对他的儿子不够好。

    这个她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每个当父母的人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幸福。

    虽然南宫澈不太喜欢林瑾瑜,但是,他到底是一个沉稳而内敛的男子,是以,不会像白菁华那般做什么说什么都喜形于色。

    南宫澈已然知晓宫中的事,见众人前来便开门见山地问道:“你们一起前来,可是有事要问?”

    云思辰率先开口道:“大师兄,这个世上哪有事情能瞒得住您?您就帮师弟解解惑吧……”

    南宫澈朝他微然一笑,随后眼眸滑过南宫烨停留在了林瑾瑜的身上,他说道:“你将手伸出来父王为你把把脉。”

    林瑾瑜听话地伸出了手,南宫澈把脉之时,俊眉微微敛在了一起,隔了一会儿便撤开了手。

    南宫烨看向南宫澈,问道:“父王,怎样?”

    “从脉象上看来确实就是喜脉。”说道此处,南宫澈顿了顿,凝着南宫烨没有说话。

    南宫烨见父王盯着自己瞧,便说道:“娘子她没有怀孕。”

    此语一出,南宫澈便明白了,随后他掀袍坐在了椅子之上,问道云思辰:“辰儿,你可曾听说过西玥北疆的巫术?”

    云思辰闻言,眼眸微眯,问道:“巫术?你是说那种神鬼之类的东西么?这个世上真的有?”

    南宫澈点了点头,回道:“其实,在西玥北疆一直流传着巫术,他们最鼎盛的时候是三十多年前一位大祭司在位时,那是巫术盛行的时代,二十几年前,你无痕大伯当了西玥的皇帝之后说是巫术会霍乱人心,便将巫术给灭了,除了祭司以外,其他人都不允许使用巫术,不想,二十几年之后,巫术竟然又重现江湖了,看来,二十几年前的那一次剿灭兴许还存留着亡部。”

    娓娓道来的这一段历史之中,南宫澈刻意引去了一些恩怨情仇,如今,摆在他面前的问题是如何解除巫术的诅咒,而非将那些恩怨情仇说给这些孩子们听,这些事毕竟已经成为了久远的历史,他们也没有必要再知道这些了。

    林瑾瑜是现代人,现代人因为有了百度大叔,所以,知道的事情自然比较多,对于巫术她是却有耳闻,是以,也没有太过惊奇,不过,她却对南宫澈口中的无痕大伯比较感兴趣,那人可是西玥的皇帝水无痕?

    “父王,按照您的意思,娘子她有可能是中了巫术的诅咒么?”

    南宫澈点了点头,道:“既然无法从其他方面找出原因,那么……唯有这一条了。i^”

    他也不愿意往这方面去推测,可是其他又想不出什么原因,如此,便只有这一条了,有了这样的线索总比没有好。

    “那么这个巫术又是如何到得她身的呢?”

    南宫澈回道:“一般会有几条途径,一是通过生辰八字,二是通过人体的血液,无论用何种途径,都要用下咒之人的血来作为引子方能起效。”

    生辰八字?人体血液?

    林瑾瑜在听了这两点之后眼眸转动,思索起来,她的生辰八字怕是只有十三年前那个神秘的女人知道,除非是那个女人给她下的咒,否则,这个世上恐怕没有其他人可以通过这个途径来下咒语,然而,这个女人已经销声匿迹十三年了,这一条应该可以否认。

    如此,便只剩下第二条。

    通过血液的话,这个途径可就比较多了,吃的食物应该也是有可能的。

    想到食物,林瑾瑜眼眸眨了眨,这些日子以来,她都在宣王府用的膳,除却两次,第一次就是与婉清在抚仙湖吃了南瓜凉糕,第二次就是在婉清的宫殿里吃的那顿饭,两次都与婉清有关。

    莫非,此事还是与婉清有关?

    来到异世之后,婉清一直对她比较好,是以,对于婉清,她是放下了心中的警惕的,而今,终是因着这放松警惕而出了事么?

    可是,她真的不愿意相信婉清会害她,她没有任何动机啊!

    “父王,娘子她被下了咒,会有什么后果?”对于南宫烨来讲,最让他担心的便是这一条了。

    南宫澈听后,眉头蹙了蹙,回道:“倘若不解除巫术,那么……她终身都不能受孕。”

    “什么?!”云思辰闻言发出了一声巨大的惊叹:“终身不孕?”

    说话之时,手掌紧握成拳,捏得咯咯作响。

    林瑾瑜听后,心里也凉了一截,为何会心凉并非因着她害怕,而是出于一种本能的心凉,她是一个女人,现在有人来告诉她,她有可能终身不孕,她会无动于衷么?

    只是,她不能怀孕,云思辰做什么这么大的反应?关他什么事?

    南宫烨闻言,凝眸望向林瑾瑜,愤怒的眸中泛起一抹痛惜之色。

    究竟是什么人竟敢这般对待他的娘子?想死不成?

    林瑾瑜瞥了一眼南宫烨,当她瞧见南宫烨眸中的那抹痛色时,心中微微一暖。

    只是,而今这是什么意思?南宫烨不能人道,她又无法怀孕,如此,他们二人还真算得上是绝配了!

    南宫澈眼眸扫了扫众人,说道:“对于巫术,本王了解的也不多,不过,你们莫要太过担心,凡事总会有解决的方法,本王正巧也要去一趟西玥,待本王去北疆查探一下之后再来解决此事。”说罢,又朝南宫烨说道:“烨儿,你莫要担心此事,父王会尽全力去解决的。”

    活了四十多年,什么风风雨雨没有见过,多大的苦难不也挺过来了么?

    而今看见这些孩子们,不禁就回想起了自己年轻时的岁月,其实,只要心中有那一份执念,什么苦都是可以熬过去的。

    他看得出来,烨儿很是在乎这个林瑾瑜,如此,他这个做父王的多操一些心又有何妨呢?

    “好的,父王。”

    林瑾瑜听了南宫澈这一席话,又见他安慰起南宫烨来,又想起方才云思辰那惊天一吼,莫非……南宫烨不能人道是假的?他能人道?

    倘若南宫烨不能人道,倘若她这一生又一直与南宫烨待在一起,那么,她不能怀孕又有什么关系?解不解决又怎样呢?

    这几个人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反应,无不在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南宫烨不能人道的传言是假的!

    既然能人道?怎会整个东琳的人都说他不能人道?

    这样的传言他都能够忍受?

    为什么?

    屋里站着的几人都是聪明的人,自然知道方才一些言语过后,一些事情也就顺其自然的解决了。

    云思辰立在屋子中央,自从方才开始他就一直在观察着林瑾瑜的面色。

    这个蠢丫头,莫非当真相信那个不能人道的传言么?

    这种事情,当然不能搬到台面上来讲,而今出了这档子事,虽说不是什么好事,后果也许还很严重,但是,烨不能人道一事,在这个丫头面前也算是不攻自破了。

    林瑾瑜在自我推测出这么个结论之后便一直思考着南宫烨为何不澄清不能人道这一事。

    他就这么不在乎别人的言语么?

    由于思索得太过认真太过用力,以至于她竟是浑浑噩噩地跟在了南宫烨的身后回到了莫言轩都不自知。

    “娘子,你在想什么?想得这般出神?”

    南宫烨忽然而出的一句话惊起一滩鸥鹭,林瑾瑜脚下一个趔趄竟是朝前摔了过去。

    “娘子!”南宫烨惊了一下,瞬时移动轮椅奔了过去。

    林瑾瑜脚下一扭,朝前扑了过去,南宫烨来的及时,林瑾瑜这一扑便扑到了他的腿上。

    她的人呈半蹲姿势,脸颊蹭在了南宫烨的右腿上,而她的右手却好死不死地摁在了他的双腿之间。

    “不好意思!”林瑾瑜有些尴尬。

    由于还未反应过来自己摁在了哪里,林瑾瑜的小手便动了两下,打算撑在那里站立起身。

    她这一动不要紧,关键是坐着的某人身体忽而就僵硬起来,被林瑾瑜摁住的那处似乎也起了反应?

    林瑾瑜想要站立起身的姿势也因着某人的反应而僵直在了那里。

    那个……那个……是怎么回事?

    林瑾瑜心跳猛然加速,如雷捣鼓,她眼眸微转睨向了某处,身上的肌肉全部僵直。

    她的视线落在了自己的手背之上,汗,她怎么这么会找抓握的地方?嗯?

    最关键的是,那个号称不能人道的某人居然有反应?貌似反应还不小?

    囧啊……

    她该怎么办?

    房间之中安静得诡异,耳旁似乎仅有微风刮过的声音,其中还参杂了一丝南宫烨些微急促的呼吸之声。

    林瑾瑜瞬间大燥,而今只能装傻了,她不管不顾地撑着那处站立起身随后迅速对南宫烨说道:“我找素鸢有些事。”

    扔下话语之后便飞一般地出了房间。

    南宫烨瞧着那飞奔而出的身影,垂首微微摇了摇头,薄唇微弯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只不过,笑了过后,深沉的眸中却是出现了阴沉的色泽,那个在他娘子身上下巫术的人,如若被他逮住的话,他定然会让他不得好死!

    林瑾瑜奔出莫言轩直接跑去了王府里的后花园,她去到池塘边,靠在一颗杨柳树上,脚下不停地踢着小石子,脸颊滚烫得吓人。

    真是的,怎么就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呢?

    太糗了!

    一旦回想起方才的画面,林瑾瑜就直有撞墙的冲动,虽说她是个现代人,但是,这样的场景还是太过尴尬了吧?

    怎么哪里不碰竟是碰到了那么禁忌的地方。

    还有南宫烨这人,怎么那么流氓,她不过就是碰了一下而已,他怎么就有了反应?

    林瑾瑜眼眸微转,又想起了那日在浴房之中的情景,那一次她整个人都坐在了她的身上,她似乎也没有感觉到他的变化。

    莫非,是因为水的摩擦缘故而导致她没有察觉到么?

    林瑾瑜伸手摸着自己的胸口,她的心仍旧跳动得厉害。

    怎么她在得知南宫烨是个正常男人时,为什么会有那么一丝惶恐呢?

    做为一个正常的女人,在得知自己的丈夫可以人道时,她不是应该感到雀跃么?可是为何她会有些惶恐呢?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脑中胡乱地想了一会儿这个事后,林瑾瑜便又想起了怀孕之事,看来,她明日还要再进宫一趟了,有些事,她必须查清楚。

    她虽要强,却终究是个女人,倘若因着巫术而终身无法怀孕的话,她的心也会惆怅也会悲伤的。

    这日晚间,由于林瑾瑜觉得有些害臊,鸵鸟地有些不想见到南宫烨,便没有与他一起用膳,而且,今夜本该给南宫烨的腿部扎针,她也鸵鸟地没有去,反正没有她给他扎针有的是人给他扎,南宫澈和云思辰都是可以的。

    翌日清晨,林瑾瑜起床之后便准备进宫一趟。

    推开房门之后,无一例外地便见到了南宫烨,南宫烨见到她便问道:“娘子这是要进宫去见纳兰婉清么?”

    经过一夜的调整,林瑾瑜再次见到南宫烨时,已经没有那么尴尬了,而且,人家南宫烨一直风轻云淡得很,似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如此,只有她自己在这里上蹿下跳,是不是有点太搞笑了?

    林瑾瑜调整了一下心态,点头道:“是的。”

    “嗯。”南宫烨点了点头,随后说道:“还是让玲珑跟着你吧,这一次可不要再吃宫里的任何东西了。”

    “好的。”

    随后,南宫烨又叮嘱了几句之后,林瑾瑜有了前车之鉴便只带了玲珑入宫。

    紫尧城的人传播话语的速度是相当惊人的,林瑾瑜昨日怀孕一事而今已经传遍了皇城的大街小巷,而那南宫烨不能人道一事也在紫尧城传开了。

    当然,对于这事,比之林瑾瑜,南宫烨更是声名鹊起,一时间,风头无人能及,只因他昨日在皇宫之中说的一袭话语,以至于几十年后,一直有人传唱于大街小巷之中,从此,南宫烨成为了妇女心中的英雄与楷模。

    林瑾瑜带着玲珑入了宫之后,当行走在侧的宫女们见到她时都微微垂了首,面面相觑指指点点。

    有一些胆子大点的宫女说话的声音稍微大了一些,林瑾瑜细耳一听,却听见这些宫女们竟是在感叹她嫁了一个十分好的夫君,居然连红杏出墙都可以忍受,还要帮别人养孩子,这个世上去哪里找这样的男人?

    林瑾瑜额头有些发黑,觉得南宫烨此举当真惊人。

    玲珑听后便开口呵斥道:“你们在那里说什么呢?”

    这件事,说到底就是二爷与二少***事,关这些人什么事?

    林瑾瑜伸手拦住了她,说道:“玲珑,我不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相信你家二爷也不在乎的,她们左右与我们不相干,我们走吧。”

    南宫烨此人行事从不按常理出牌,他也一点都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不然,他又怎会如此语出惊人呢?

    “是的,二少奶奶。”玲珑心里有气,不过,在听见二少奶奶如是说话时也不再理会那些宫女们。

    主仆二人一直朝丹霞殿行去,入了丹霞殿便有宫人去通禀,须臾,便见纳兰婉清飞奔而出,一到林瑾瑜的跟前儿,她就解释道:“瑾瑜,这事我是真的不知道,不是我,也不是我的母妃想要害你的。”

    昨儿个醒来之后已经是晚上了,一旦醒来她就听说林瑾瑜怀孕了,听了这个消息之后她本来还很高兴,结果又听人们说那个南宫烨跟宫里的太监差不多,如此,那瑾瑜的这个孩子又是怎么回事?

    还有昨日那顿饭菜,她们吃完了之后怎么就都晕了呢?

    林瑾瑜伸出手拍了拍纳兰婉清的手背安慰道:“婉清,你莫要急,我知道不是你。”

    纳兰婉清与丽嫔二人在宫里本就没什么地方,应该不可能再去到西玥勾结什么会巫术的人,不过,这事虽然不是她们做的,但是,却是通过她们害的自己,想要查找线索必须从纳兰婉清这里查起。

    “瑾瑜,谢谢你能够相信我。”面对林瑾瑜的信任,纳兰婉清觉得有些无地自容。

    “婉清,我们进殿说话吧。”

    “好的。”

    二人相携进殿,入座之后林瑾瑜便开门见山地问道:“婉清,那日我与你去看斗琴大赛时,你在做南瓜凉糕时可曾离开过?”

    纳兰婉清眼眸转了转,回道:“有,你知道的,那个凉糕要做成需要放到冰窖里才行的,我调制好了之后便将凉糕放去了冰窖,命惠儿守在冰窖外,自己则是休息去了。”

    林瑾瑜闻言,眼眸一眯,兴许就是这个时候出了事。

    立在纳兰婉清身旁的惠儿在听见这句话时,立即跪在了纳兰婉清的跟前儿磕头道:“公主,奴婢没有做什么,奴婢只是在冰窖前睡着了。”

    “你睡着了?你怎么能睡着了呢?”

    惠儿哭诉道:“奴婢当时只是觉得困,想要闭眼养神一下,结果却就这么熟睡了过去。”

    “你……”纳兰婉清闻言急得站了起来,伸手想要朝惠儿打过去,她平生没生这么大的气过,可是,就因为惠儿的疏忽竟是将瑾瑜陷入了如此境地,她真是无颜面对瑾瑜。

    林瑾瑜见纳兰婉清要打惠儿,遂握住了婉清的手臂,说道:“婉清,这事恐怕怪不得惠儿,如若那人真的想要谋害我,他不管用什么方法都会使他的阴谋诡计得逞的,现在,那人在暗我们在明,关键是要找出来那个人是谁才行。”

    纳兰婉清闻言,心情平复了一些,她复又坐了下去,对林瑾瑜说道:“瑾瑜,你想要问些什么尽管问便是,我一定知无不答。”

    林瑾瑜开始问道:“婉清,那日的南瓜凉糕我与你还有惠儿,我们三人都吃了,我猜想,我之所以会呈现怀孕的脉象,定然是因着凉糕之内放了东西,你二人将手伸出来一下,我把把脉。”

    纳兰婉清闻言有些微微发愣:“瑾瑜……你会医术?”

    林瑾瑜微微点了点头,纳兰婉清便将手伸了出去,林瑾瑜的手指搭上了她的脉搏,当她探得之后眉头蹙在了一起,纳兰婉清的脉象竟然是正常的!

    随后,林瑾瑜又把了惠儿的脉象,也是正常的。

    如此,这事当真就是奇怪了。

    “瑾瑜,怎样?”

    林瑾瑜摇头道:“你们二人的脉象都是正常的。”

    “那这又是怎么一回事?那凉糕我三人都吃过的啊,落毒的那人定然不知道我们三个会怎样吃那块凉糕,一定会在里面都落了毒,可是,为何我们的脉象却是正常的呢?”

    林瑾瑜听了纳兰婉清的话,眼眸微眯,陷入了沉思之中,须臾,她脑中灵光一现,问道纳兰婉清:“婉清,在去看斗琴大会之前,你与惠儿有没有吃其他人送来的什么东西?”

    纳兰婉清眼眸眨了眨,想了半天终是回道:“有啊,去看斗琴大会的前一日,纳兰婉萍来我殿里坐了一会儿,我们一起吃了一些她带来的糕点,当时,她还赏了一些给惠儿。”

    “纳兰婉萍?”林瑾瑜在听见这个名字时,眉头皱了起来,这事怎地又跟她扯上关系了呢?莫非,她知道那夜是自己假扮成樊少毅的?不太可能吧?

    纳兰婉清抬了抬娟眉,说道:“那日我正觉得奇怪呢,平日里,她通常都不将我放在眼里,结果前些日子,她忽然对我熟络了起来,便时常来我殿中走动,也会拿些好吃的东西来与我主仆二人分享,莫非,是她害你不成?”

    林瑾瑜眉间愁云四起,脑中思绪有些杂乱无章,她完全想象不出自己究竟与纳兰婉萍有什么过节,她要如此处心积虑地暗害自己。

    现在想来,从斗琴大会一开始,一直到婉清的落水,再到丽嫔感谢自己再次入宫,再到蒙汗药,再到让御医来探脉,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一个连环计,环环相扣,最终目的就是想要她的脉象呈现怀孕的迹象,让所有的人都唾弃她是一个不洁的女子。

    这个布局的人,心思已经缜密到了无懈可击的地步。

    然而,却为何要单单漏下纳兰婉萍这么一个显而易见的线索呢?

    她现在一时半会儿还猜不出那人为何会害自己,但是,她却能够知道,这个人定是已经注意她很久了,而且,对她的一举一动还比较了解。

    这个人到底是谁呢?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林瑾瑜眼眸转了转,对纳兰婉清叮嘱道:“婉清,今日我向你探寻之事你莫要对其他人谈起,还有,对于纳兰婉萍,你就当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发生。”

    纳兰婉萍为人骄纵,她不想因着这事而让纳兰婉清陷入危难的境地,让纳兰婉清去与纳兰婉萍斗,无疑是以卵击石。

    “瑾瑜,都是我害你的,倘若不是我邀你去看斗琴大会,又怎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她真的是罪人,邀瑾瑜去看斗琴,却被子昀拒绝得彻底,如若不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瑾瑜又何须遭人如此诽谤?

    林瑾瑜看向纳兰婉清,她见婉清的眸中已经蓄满了泪水,叹了口气安慰道:“婉清,你莫要再自责了,事情已经发生了再去追悔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其实,于我来说,也就只是个名声问题而已,我的身体并未有任何的不适。”

    她如此说,是真的不想婉清再自责,至于自己有可能会终身不孕,一切随缘吧,天无绝人之路,万事总有解决的方法的,总不能为了这事就食不下咽寝不能安了吧?

    日子总归是要过下去的。

    “瑾瑜……”一想到瑾瑜会被万人唾骂,她就觉得自己是千古罪人。

    林瑾瑜朝她笑了笑,随后便说道:“婉清,我还有些事,便不打扰你了,你别多想了。”

    “嗯。”纳兰婉清轻轻地点了点头。

    随后,林瑾瑜便带着玲珑出了皇宫,回到莫言轩之后玲珑第一时间就去南宫烨跟前儿汇报了此事,当南宫烨在听见纳兰婉萍四个字时,俊眉敛在了一处。

    随后便唤来冷焱吩咐道:“你现在去查探二少奶奶自从回了南临之后所做的每一样事情,事无巨细,全部都要汇报给我听。”

    “是。”冷焱得了命令之后便退下了。

    南宫烨随后又对玲珑说道:“明日便是初一,我今晚就要去云府,初二方能回来,你与冷焱好好地保护二少奶奶,不能让她出府,知道么?”

    这所有的事情连同在东琳发生的命案那一事,估计都是有关联的,现在只有等冷焱查探清楚之后联系在一起,他才能做最后的断定,只是,时间有些太短了,再过几个时辰就初一了。

    “知道。”

    玲珑瞧见主子的脸色有些沉重,心下也觉得有些焦急,二少奶奶这一次恐怕是遇见什么大敌人了吧?

    南宫烨顿了顿,又说道:“倘若她摆脱了你们出了府,你让冷焱即刻来报告给我,知道么?”

    他的娘子手段层出不穷,玲珑与冷焱想来也不是她的对手,可是,他又舍不得将她敲晕关在屋子里整整两天。

    玲珑听了这话,脸上忧心冲冲:“二爷……”

    这两日对二爷来说完全就是生死两重天,她怎么能够因着这事去打扰二爷呢?万一二爷的性命有个好歹,她死一万次都不足惜。

    难道,林瑾瑜当真就是二爷今生的劫么?

    “你这是要忤逆我的意思了么?”南宫烨见玲珑有微辞,遂冷了脸色沉声呵斥起来。

    玲珑颔首道:“奴婢不敢。”

    “不敢的话就按我的意思去办!”

    “是。”

    ……

    林瑾瑜自从宫里回来之后便将自己关在屋子里思索起来,不多时,便到了晚膳时刻,用晚膳的时候,因着脑中其他的事情占了上风,她也没有再去思考与南宫烨那尴尬的一摔。

    南宫烨用完晚膳后便对林瑾瑜说道:“娘子,我今晚有事要出门,初二才能回来,你自己在王府里可要小心了,我让玲珑与冷焱都留在王府里陪你。”

    林瑾瑜听后凝眸看向南宫烨,方才想起今儿个可是九月三十,自从嫁给南宫烨之后,每个月的三十日,他都会出去,每一次都是初二才会回来,除却上一次。

    他每个月的这几日究竟有什么事要做?

    林瑾瑜看着南宫烨,那脱口而出的话语却是生生地卡在了喉间,现在的她还真是有点想知道他究竟要去哪里,又要做些什么。

    可是,那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语却愣是被她卡住了,仍旧没有说出来。

    南宫烨瞧见林瑾瑜欲言又止的模样,微微垂了眸,随后便转身离开了。

    林瑾瑜看着南宫烨渐渐远去的身影,心下忽而苍凉一片,她的心境到底是变化了么?

    待南宫烨走后,林瑾瑜便洗漱起来,洗漱完毕之后就准备就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躺了许久之后林瑾瑜终是翻身坐了起来。

    一旦翻身坐起,脑中却是又出现了一幅场景,那个场景是那夜她去樊少毅府邸救听风时的场景。

    耳中出现的声音乃是那个戴着黑色斗篷男子的声音。

    那个男子的声音,她听见过,次数不多,就一次!

    那是……纳兰睿浈的声音!

    纳兰睿浈……

    是的,一定是他,纳兰婉萍是他的亲妹妹,他要利用她,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林瑾瑜闭上了眼眸,将那夜的片段全部回转过来,那夜,她只说了“是我”两个字,也就是那两个字泄露了她的身份,而纳兰睿浈那晚绝对是听见她说的那两个字了,她说得那般地小声,而纳兰睿浈却听见了,可见,他的武功有多么的高深?

    可是,自己怎么就与纳兰睿浈结仇了呢?因为什么事?

    如此看来,樊少毅应该是他的人,可是,她设计陷害樊少毅可是在这事之后啊,莫非前面还因着什么事而得罪他了?

    到底是什么事啊?

    她真是要晕了,她什么时候又惹上纳兰睿浈了?

    而这个男子,她从第一眼见到他时就觉得他阴鸷得很,想来必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如今看来,她的预言真是不假,他居然设了一个连环计来害她,手段之狠心思之密前所未见。

    不行,她一定要趁着南宫烨这两日不在府中时去豫章王府探探虚实,看看她究竟是哪里惹到这个豫章王了!

    只是,她怎么感觉这个纳兰睿浈似是故意透露线索给他的呢?

    按照他心思的缜密程度,怎么也不该留下纳兰婉萍这么一个线索。

    他到底意欲何为?

    林瑾瑜思来想去也想不通透纳兰睿浈到底要做什么,不过,不管他要做什么,她绝对不会任由他这般摆布的。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林瑾瑜便又倒头睡了下去,然而,因着想起了纳兰睿浈那双阴鸷的眼,她一整个晚上都没有睡实。

    翌日醒来时,素鸢与玲珑已经侯在一旁了,林瑾瑜转眸看了一眼玲珑,前几次南宫烨出门带上了玲珑与冷焱,而这一次却将这两人留下了,很显然是想这两人看着自己。

    如此,想要夜探豫章王府,必定先要摆脱这两人才是,这两日南宫烨不在府中,她出府也就没有了负罪感,关键的问题是,她这个人一旦知晓了事情,就想要将它尽管解决,她不想任由那些恼人的事在心底滋长蔓延,并且,她也着实不想南宫烨为她担忧。

    此时的她,真是觉得南宫烨娶了她是不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当真是处处给他惹事。

    这一日,自用了早膳过后,林瑾瑜便在房间之中摆弄她的武器,前段时间上纳兰睿浈那里已经使用过了玉米机械枪了,是以,纳兰睿浈定然有防备了,如此,她便只能使用她自制的火枪了。

    她从衣柜之中摸出了那把自制火枪,枪身乃是由青铜打造而成,林瑾瑜轻轻地擦拭着枪身,半天之后叹道:“就让你提前出山吧。”

    她做的这把火枪子弹里面装的是强力麻醉剂,因为她并不是要打死人,而是要询问问题,是以,她在子弹里装了麻醉剂,不过,即便是装了麻醉剂,子弹的冲击力度也是相当惊人的。

    那个纳兰睿浈定然有着高深莫测的武功,如若不用麻醉火枪,估计可能很难打得过他。

    收拾好火枪之后,林瑾瑜便神色如常地出了房门,她在莫言轩中与素鸢和玲珑有说有笑,看不出半点不对劲来。

    到了用完晚膳的时候,她进浴房沐浴,破天荒地找了素鸢进去,玲珑从未贴身伺候过林瑾瑜,自然不知道林瑾瑜沐浴是从来不需要人伺候的,当素鸢被叫进去之后林瑾瑜便给了她一张面具,命令道:“你将它戴上。”

    素鸢拿着手上那个软绵绵的东西,那样的触感让她觉得碜得慌,她问道:“小姐,这是什么?”

    “面具。”

    “啊?”素鸢闻言,手有些发抖。

    林瑾瑜说道:“你手上拿的这张面具是我的容颜,你现在将她戴上,从这浴房出去之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了,明白么?”

    “小姐,您要去做什么?”

    “素鸢,我有要事要出去一趟,你乖,把这个面具戴在脸上,只需要在睡觉之前假扮我就可以了,你出去之后就坐在房间里,到了该睡觉的时候躺到我的床上去睡觉就可以了。”

    素鸢这丫头虽然没有跟她太长时间,但是,她的机灵劲儿一点也不比听雨差,这样吩咐她,自己是放心的。

    “小姐,您自己出门一定要小心啊。”

    跟着小姐已有一段时间了,这期间,小姐也经常出门,每次出门自己都会叮嘱这句话,只是这一次,她觉得有些奇怪,小姐为何要扮成自己的模样出去,莫非,她这是要躲过冷焱和玲珑的视线么?

    她为什么要躲开他们?

    林瑾瑜点了点头,随后便将自己手中的那张面具戴在了脸上,当素鸢见到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出现在面前时,完全不敢置信地摇头道:“天啦,这简直太神奇了,小姐,您好厉害啊……”

    “你若喜欢,回头我教你,怎样?”她是一个医生,学做面具不也是手到擒来的事么?

    素鸢点头道:“好的。”

    林瑾瑜随后又交待了素鸢几句话后,二人便出了浴房。

    入夜之后,扮成素鸢模样的林瑾瑜身穿黑色紧身衣,带着防沙镜和冷兵器,还有她的麻醉火枪飞身去了豫章王府。

    豫章王府离纳兰睿淅的豫成王府不是特别远,以前还在林府的时候,她就知道豫章王府的具体位置,而今找去实属很容易的事。

    到得豫章王府屋檐之上时,林瑾瑜躲在一颗树上观望了一下,观察了一番后得知,豫章王府的守卫还是十分森严的。

    躲开王府的侍卫之后,林瑾瑜便寻到了纳兰睿浈的院落,古代人讲究天圆地方,规矩森严,一般来说,男子的院落都在前院,且面积是最大的,是以,想要找纳兰睿浈的院落十分容易,看一看规格与面积占地大小便知道了。

    到得纳兰睿浈的院落之后,林瑾瑜朝下瞥了一下,发现院落之中立着许多侍卫。

    她手一垂,手中便多了数根银针,这些银针之上都抹了麻沸散,她眼眸微眯,似机枪的瞄准器一般对准院中的护卫弹了过去,她手法精准,那些银针迅速没入了侍卫的颈椎处,眨眼的功夫,那些侍卫便眼一翻晕厥了过去。

    待侍卫都晕厥之后林瑾瑜便翻身落入了院落之中。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