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 穿越言情小说 » 腹黑相公的庶女宠妻 »  095 她有喜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95 她有喜了?!

小说:腹黑相公的庶女宠妻作者:甜味白开水
返回目录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www.footfetishoffice.com     豫成王府的门口,花轿落地之后,便有喜娘在旁唱道:“迎新娘!”

    唱罢之后,喜娘便与林瑾珍的丫鬟,慎儿一起打开了花轿轿帘。

    当她们打开轿帘之后却被轿子中的景象给吓坏了,慎儿一脸地惊诧,而那喜娘却是吓得直接摔倒在了地上,抬手指着轿中之人惊道:“天……天啦!怎么会这样?”

    慎儿在见到轿子中的场景时,一个激灵便将帘子放了下去,然而,当那轿帘刚刚放下时,却又被里面的人给揭开了:“我好热,好痒啊!”

    坐在轿子中的林瑾珍,此时眼神有些迷离,眼神迷离倒还不算什么,最让人恐怖的是,她居然衣衫半解开的。

    她的身上本是穿着一袭红色喜袍,而今那喜袍却是被她脱了下去,此时的她上半身只穿了一袭红色的肚兜。

    林瑾珍双目呆滞,伸手不停地去抓皮肤,然后还大刺刺地从花轿中走了出来,一面走,一面狂抓皮肤。

    她的动作吓得旁边的人全部都朝后退了一大步,这时,却听人群中有人惊道:“你们快看啊,她的身上那是什么?看着好像……好像花柳病啊……”

    “瞧她手臂和脖颈处都有红色的小疹子,真的是花柳病啊!”

    “太吓人了!”

    “林府的这个嫡女太恬不知耻了!”

    这一声惊诧出来之后,整个荟萃楼外便炸开了锅,人群疯狂地朝后退去。

    林瑾瑜立在人群之中,见人们疯狂的往后退去,她扶住了南宫烨的轮椅退向了一个安全的地方。

    她凝眸朝林瑾珍望了过去,只见她目光呆滞,这倒是没有错,她下的药就是让她神思恍惚然后发热,当众脱衣服挠痒痒。

    可她身上的那些小红疹子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那样的疹子,真的好像……花柳病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南宫烨坐在林瑾瑜的旁边,当他瞧见这一巨大变故时,脸上并未有太多的变化,心里却叹了一句,原来两种药合在一起的效果竟是这般的惊人?

    想那红疹子一定是云思辰搞出来的毒药,但是,那个脱衣服外加眼神迷离莫非就是他家娘子下的药?

    他的娘子,还真是非同一般啊……

    纳兰睿淅在瞧见朝人群走过来的那个疯疯癫癫的女人,只觉自己的颜面已经快要被她毁掉了,遂厉声吼道:“晏青,即刻命人将她捉住!”

    她怎么会这样?到底是谁害的她?

    晏青得令而去找了些侍卫,因为那些侍卫听说林瑾珍身上的那疹子看着像花柳病,遂都是蒙着面全副武装地过来的。

    林瑾珍几乎半裸着身子在人群中摇摇晃晃地乱走,口中仍旧不停地喃喃自语道:“我好热,好痒啊……”

    一面抓一面挠,还打算去脱身上的肚兜,看得一众人等皆是瞠目结舌。

    纳兰睿淅鹰眸之中光束凌厉,薄唇抿成一线,怒意蓬勃。

    “你们快一点!慢一刻钟,本王要了你们的脑袋!”再次下令之后,那些侍卫也管不了花柳病这许多了,也管不得她还是王爷的女人这一档子事,他们迅速上前将林瑾珍捉住,随后将她敲晕后便将她抬走了。

    “好吓人啊,真是骇人听闻啊……”

    “是啊,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围观的人们在见到林瑾珍被弄走之后,仍旧不停不歇地继续说着话。

    纳兰睿淅冷眸扫视了一下全场,随后说道:“今日这事定是有心人为之,本王定会查实清楚,今日这宴会不能再开了,各位都先散了吧。”

    “王爷是应该彻查此事,毕竟,林大小姐怎么也是王爷的侧妃,名声要紧啊。”

    “是啊,若是此事宣扬出去,我南临皇室还不要招天下人的耻笑?”

    “真是伤风败俗啊……”

    “是啊,王爷要不还是休了此女吧?”

    纳兰睿淅的话语落下之后,人们众说纷纭,纳兰睿淅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铁青着脸掀袍转身离去。

    林瑾瑜盯着混乱如一锅粥的场面,眉头微蹙。

    这一场好戏本是自己导演的,只是,为何效果却不同了呢?

    想必定是那嫁衣的问题,莫非,在她之后还有人在那嫁衣之上动手脚?

    那个人是谁?

    “娘子,你在想什么?”南宫烨抬眸看着林瑾瑜,眼波流转,轻轻地问道。

    林瑾瑜回道:“我在想,林瑾珍还得罪了什么人。”

    话语说出来之后,林瑾瑜方才觉得自己说漏了嘴,什么叫还得罪了什么人?这不明显就把自己供出去了么?

    天,世界上居然有她这么蠢的人?

    一旦知晓自己说错了话,林瑾瑜瞬时一个转头看向了南宫烨,却瞧见南宫烨似是没有听懂她的话一般,只说道:“她得罪的人应该很多吧?谁知道这又是谁害了她呢?”

    林瑾瑜闻言,觉得南宫烨说得甚为有理,便点头道:“你说得也对,总之,这事与我们无关,走吧,我们回去吧。”

    既然今天已经看了好戏,那么也该回去了,其实,她是真的很想看一看谢玉芳那张脸啊,这一次,她估计是要被气病了。

    林瑾瑜的猜想还真是没有错,当这个惊天动地的消息传到林府时,谢玉芳一听之后便晕厥了过去,随后便大病了一场,差点死去,她一直在床上躺了半个月方才有所好转。

    ……

    因着林瑾珍身上那些疹子瞧着挺像花柳病,纳兰睿淅自然不可能将她扔进院落之后,那些侍卫将她抓住之后便将她扔进了柴房之中,扔进去之后纳兰睿淅便找了御医来为她诊脉。

    当御医诊脉完毕之后方才确诊说她没有得花柳病,而是中了双重毒药方才得了这么个结果。

    后来御医又查验了一下,发现是林瑾珍的嫁衣之上染了两种毒。

    当纳兰睿淅听见林瑾珍的嫁衣有毒时,鹰眸眯了眯,便唤来晏青去彻查此事。

    随后又命侍卫将林瑾珍抬去了她在王府之中的院落迎春阁里。

    是夜,星幕低垂,层云翻涌,整个天空如浪淘沙,有着风雨欲来之象。

    纳兰睿淅立在荟萃楼的庭院之中,浓郁的夜色在将他的身影照得晦暗而没有半分的色彩。

    他孑然立在林木之下,竟是显得那么的沧桑与孤绝。

    对月兴叹,纳兰睿淅睫毛微垂,他才二十三岁,为何在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他就觉得自己转瞬就成耄耋白发了呢?

    晏青入了荟萃楼,当他瞧见那个立在月下的男子时,不免微微叹了口气,自从主子上次从西玥回来之后,他就从主子的身上瞧见了一种此去经年的悲伤之感,而他整个人似乎比以前更冷更漠然了。

    对于主子是否忘记林姑娘一事,他不清楚,作为属下,他的唯一目的就是保护主子,只要是主子做的决定,他便会毫无怨言地去执行。

    可是,见到如此这般的主子,他多少还是有些心酸的。

    “主子,属下已经查清楚了。”晏青默默地去到纳兰睿淅的身后对他禀告道。

    纳兰睿淅没有转身,只说道:“说。”

    晏青回禀道:“前些日子,林姑娘……呃,是林瑾瑜嫁给南宫烨时,谢玉芳曾送给了林瑾瑜一套嫁衣,林瑾瑜收下嫁衣之后便将那个嫁衣给翻查了一个遍,随后便将那嫁衣收进了屋子里。”

    “就这些?”晏青一说完,纳兰睿淅便问了起来。

    “就这么多。”回答完,晏青偷偷瞄了一眼主子的侧颜,他的容颜映在昏暗的角落里,让他看不清楚他的眼眸之中究竟泛出一种怎样的情愫。

    其实,按照他所查出来的事来讲,今日这事多半就是林瑾瑜搞得鬼,而林瑾瑜之所以会这样做,原因很简单,那就是谢玉芳送出的嫁衣一定是有问题的,林瑾瑜这个女子,是她见过的最具传奇色彩的女子,她坚强冷漠强势,人不犯她,她不犯人,人若犯她,她必还之的女子!

    只是,这一身的花柳病红疹,是不是做得有点太过了?

    从今以后,林瑾珍怕是永远在京城名媛前抬不起脸了吧?

    纳兰睿淅沉默了一会儿,随后便吩咐道:“此事不要声张,就当从未发生过,你下去吧。”

    此时此刻,他是真的有些恨自己,前些日子,他派晏青去查了一下林府的一些事,那些林府宅院中的斗争,当真是骇人听闻,当然,每一个大宅院中都会有这样一些斗争,但是,他却不希望这样一些斗争出现在自己的王府之中。

    他这么多年,眼睛都长到哪里去了?他怎会以为林瑾珍是一个温柔贤淑的女子呢?

    他……当真是错得离谱!

    晏青眼眸眨了眨,只这一句话,他便知道自己主子心中的想法,遂颔首道:“是。”

    须臾,晏青还是有些不放心地叮嘱道:“主子,无论做什么事,身子才是最重要的。”

    “嗯。”纳兰睿淅轻轻地点了点头,晏青方才转身离去。

    月色渐浓,纳兰睿淅一直矗立于夜风之中,久久未曾转身回房。

    ……

    翌日,林瑾珍在御医的调理之下终于清醒了过来,一旦清醒过来,她便抓着头发发起狂来:“到底是谁要害我?是谁?”

    她昨日中毒之时虽然神志不清,但是,此时此刻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全部都记得,一点一滴都印在了她的脑海里,似烙印一般,怎么都消除不去。

    慎儿侯在一旁,当她瞧见自家小姐血红的眼眸时,颤抖着身子摇头道:“奴婢不知,小姐,您莫要担心,王爷已经派人去查了,王爷一定会还小姐一个公道的!”

    林瑾珍一听慎儿提起王爷,她便又发了疯一般地朝慎儿砸东西:“王爷?你竟然还敢跟本小姐提王爷?”

    昨日的事情历历在目,她又怎会忘记纳兰睿淅那张冷漠的脸庞呢?当时的她脱的只剩肚兜在外面了,那样的丑态,身为她的夫君,他居然可以如此冷眼旁观,居然让王府里的侍卫来抓她。

    他这是在担心她的身上是真的花柳病么?

    他这是在嫌弃她么?

    慎儿被林瑾珍砸过来的东西给蹭破了皮,眼泪瞬时就滚落出来,却是不敢在林瑾珍面前哭泣,而是垂着首自个儿憋着。

    林瑾珍剜着眼眸看着慎儿,随后指着她的鼻子骂道:“滚!你给本小姐滚!滚得越远越好!”

    这个世上所有的人都见不得她好,所有的人都要害她,昨天是她的大婚之日,她却出了这么大的丑,如此,她还有什么颜面活在这个世上?

    林瑾珍一面骂一面朝着慎儿扔东西,慎儿被吓到了便转身开门而去,打算去找王爷。

    “滚!都滚!”林瑾珍见慎儿越门而出,气得发了疯似的乱扔乱砸东西。

    “啊——”

    隔了一会儿,林瑾珍发完脾气之后,便起身去到房中的衣柜处找了一尺白绫,她搭了个凳子,将白绫扔上了房梁之上,随后在白绫的末端打了个结,闭着眼眸将头放置在了白绫之上。

    “娘,你的养育之恩,女儿来世再报了……”说完了这话之后,林瑾珍脚尖一撇便将那凳子踢倒在旁。

    她的整个身子全然挂在了白绫之上。

    窒闷疼痛的感觉瞬时传来,然而,那样的感觉还未持续太长时间,林瑾珍便觉头部一轻,身子整个朝下坠落而去。

    “嘭——”林瑾珍瞬时掉落在了地上,她的脚部因着坠地而扭伤了,她抚着脚抬眸正准备开骂时,却见房门处竟然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她在见到那个身影时,神色一滞,随后便叫嚣道:“你为什么救我?你让我去死……让我去死!”

    过往的十几年,她一直活在高傲之中,她的人生从未如此落败过,而今,她的名声毁了,什么都没有了,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纳兰睿淅立在房门处,他俯视着林瑾珍,脸上没有半点同情之意,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要娶的女子竟然有着这样一颗蛇蝎般的心肠,还有他那个表姨妈,她怎么可以这般地狠毒?

    这些女人,她们都没有心么?为何做起事来竟是比男人都要阴狠?

    林瑾珍墨发凌乱,样子看着十分的邋遢,纳兰睿淅盯着她,薄唇微启,说道:“林瑾珍,念在这么多年的情分上,你以往所做的事,本王既往不咎,从今往后,你若在王府之中安安分分的过日子,本王自然不会亏待你,倘若你仍然喜欢做一些小动作,那么就休怪本王无情了!”

    不管怎样,林瑾珍也是他看着长大的,对她,虽然没有爱情,却是仍旧存有一份亲情在心中。

    “王爷……你……”林瑾瑜抬眸凝着纳兰睿淅,他方才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什么叫她以往做的事既往不咎?她做了什么?

    纳兰睿淅鹰眸中含着冷光,他说道:“你若想死,本王不会拦着,但是,你可别死在本王的府邸里!”

    撂下话语后,纳兰睿淅袍摆一掀转身出了房门。

    林瑾珍彻底地蔫儿在了地上,她双手撑着地,脚部的疼痛仍旧剧烈,可是,那里的疼痛又哪里及得上她心上的伤口?

    纳兰睿淅,他真的要如此绝情么?他真的要不顾这么多年的情意么?

    什么叫要死就不要死在王府里?他竟是这般讨厌自己了么?走了一个林瑾瑜,又来了一个南宫诗雪,他这是又爱上了南宫诗雪么?

    好!好得很啊!

    他们一个个都觉得自己很好欺负么?

    他们其实都很想见到自己去死么?

    如此,她为了什么还要去死?

    她要活着,她要好好地活着,只有自己活着,其他人才能活得不好,只有好好地活着,才有时间和精力去斗争,去让这些人不幸福!

    ……

    自那日去豫成王府看了好戏之后,日子又往前推进了两天。

    用完早膳之后南宫烨便与冷焱出了莫言轩,这段时间以来,南宫烨一直很忙,他并未入朝为官,也不知他究竟在忙些什么。

    待南宫烨前脚刚走,素鸢便进来回话道:“小姐,奴婢已经得了消息,说是纳兰婉萍今日会去上清庵上香,今晚要住在庵里,守护将领正是樊少毅。”

    前些日子,小姐命她去查樊少毅守卫皇城的范围,她得来的消息是樊少毅主要负责东面部分,而那上清庵便是在他负责的范围之内。

    林瑾瑜闻言,唇角一扬,哼了哼:“真是连老天都在帮我。”

    明日,她便要那樊少毅人头落地!

    樊少毅此人为人张狂,又不知收敛,仗着自己会打仗便整天欺负弱小,最让人恶心的是他居然还男女通吃,一想起颜秋的死,她就恨不得将樊少毅给生吞活剥了。

    素鸢闻言,问道:“小姐,您想到了什么好的策略么?怎样才能救出颜秋?”

    林瑾瑜闻言眸色暗了暗,心里叹道,颜秋,你的仇快要报了。

    “自然有好的方法。”

    那晚去樊府救听风时,她就已经探测出了樊少毅的武功水平,他的武功虽高,但是,却不是自己的对手,所以,今夜的行动当是万无一失的。

    他这样的人,她自然会借他人之后将他杀了,因为,她连杀他都觉得脏。

    是夜,夜凉如水,月华如练,明月高悬于夜空之中,林瑾瑜穿了一袭男子的衣衫出了宣王府,她飞身而去东郊的上清庵。

    到了上清庵后她谨慎前行,不多时便躲避开侍卫的巡逻找到了纳兰婉萍所住的厢房。到得厢房之后,她见厢房之外并未有樊少毅的身影便知此人指不定又去**去了,唇角一扯,冷笑了一声,樊少毅,你终是要被自己的好色所害死。

    林瑾瑜匍匐在房顶之上,先是从怀里掏出了一些粉末,她将粉末朝空中洒了下去,不多时,那些守护在厢房外的士兵便晕厥过去了,待所有的人都晕厥过去之后林瑾瑜便翻身下了屋顶。

    落地之后,她便转眸望了望,随后便朝主房行去。

    到得主房门前,她偷偷地推开了房门,房门的吱呀声一响,睡在床榻之上的纳兰婉萍便清醒了过来。

    “什么人?”纳兰婉萍惊得坐起身来,卷起被子捂在胸前一脸地戒备。

    林瑾瑜缓缓朝纳兰婉萍行去,唇角一扬,露出一抹淫笑:“公主,是末将……”

    纳兰婉萍的眼眸睁在黑夜之中,似水晶般盈亮,当她借着月光瞧清楚那个朝她缓缓行来的身影时,她抬手指着来人,颤抖道:“樊少毅……你……你想做什么?”

    此时的林瑾瑜脸上带着樊少毅的面具,她穿了一个自制加厚的鞋,又在穿的衣服里面装上了厚厚的垫肩,是以,此刻魁梧的她看起来十分地像樊少毅。

    林瑾瑜听了纳兰婉萍的问话,再度淫笑道:“今夜月色正好,末将青睐公主已久,我们……”

    “放肆!樊少毅,你好大的狗胆!”林瑾瑜话还没有说完,纳兰婉萍便惊声尖叫起来,林瑾瑜见状迅速上前一步封住了纳兰婉萍的穴道,随后露出白森森的牙齿继续朝她放浪地笑着:“公主……”

    纳兰婉萍惊恐地瞪着一双美眸,眼睁睁地看着面前这个恶心之人的魔抓伸向了自己,而当他的魔爪一靠近自己时,忽然觉得脑部昏沉,身子一软,就这般晕厥了过去。

    待纳兰婉萍晕厥过去之后,林瑾瑜迅速将她放倒在床上,随后扯开了一些她的衣衫,又拿出白瓷小瓶在她白皙的脖颈之上种下了类似吻痕的草莓印,一切弄好之后便迅速出了房间,当她顺利逃出上清庵之后,她便用手指弹了一颗石子到守门的护卫身上。

    一颗石子惊起了千层浪花,上清庵整个炸了起来。

    “有刺客!抓刺客!”

    “快!快去禀告樊将军!”

    此时的樊少毅正在寻欢作乐,当他听见这些个吵杂的声音时,因着担忧被部下看到说他玩忽职守,遂从自己院落的后门翻了出去,他隐藏在暗处,在听到说是有刺客时,他便直接去了纳兰婉萍的院落。

    因为整个上清庵,就数纳兰婉萍身份最高贵,她是一定不能出事的,不然,自己恐怕有十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因着身份的差别,他们这些将士们自是不能进入公主的厢房,可是如今形势迫切,樊少毅便直接闯了进去,闯进去以后方才发现院中所有的人居然晕厥在了地上。

    “不好!”樊少毅暗叫一声,随后便忘了礼仪规矩直接奔进了纳兰婉萍的房间之中。

    “公主!”奔进房间之后,樊少毅便唤了一声,在没有听到应答时他便将房间中的蜡烛点亮了。

    蜡烛点亮之后,整个房间随之亮堂起来,当樊少毅一眼扫到床榻之上的纳兰婉萍时,惊得再度出声唤道:“公主!”

    纳兰婉萍在樊少毅的呼唤下瞬时睁开了眼眸,她翻身坐起,当她瞧见樊少毅时便尖声大叫起来:“啊……”

    尖叫之时,当她瞧见自己的衣衫凌乱,且脖颈之上还有一些红痕时,更是叫得惊天地泣鬼神。

    樊少毅对于纳兰婉萍的反应实在觉得奇怪,他问道:“公主,您怎么了?”

    纳兰婉萍的一声尖叫使得许多士兵蜂拥而进。

    然而,当这些士兵进屋之后却是见到了樊少毅,他们瞬时收了武器颔首道:“樊将军。”

    樊少毅一头雾水,搞不清楚状况。

    纳兰婉萍见进来了许多士兵,一手紧紧揪住衣襟,一手指着樊少毅的鼻子疯狂地骂道:“樊少毅,你好大的狗胆,居然敢轻薄本公主?”

    樊少毅闻言,摇头道:“末将没有,公主你看错人了吧?”

    他虽然好色,但是,给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会去轻薄公主啊,虽然,他一直对纳兰婉萍垂涎三尺。

    纳兰婉萍根本就不听樊少毅的解释,直接对着其他士兵厉喝道:“你们赶紧将他抓起来,他意图轻薄本公主,人证物证俱在,你们若敢违抗本公主的命令,本公主即刻上奏给父皇,让他们诛你们九族!”

    一通威胁之后,那些本来是樊少毅手下的人却是转而对着樊少毅拔剑相向。

    纳兰婉萍素来很得皇上的宠爱,因着皇上对她宠爱有加,是以,纳兰婉萍一直嚣张跋扈不将任何放在眼里,以前纳兰婉玉公主还在宫里时,她俩就常常拌嘴吵架,而今纳兰婉玉嫁了出去,整个后宫的奴才与奴婢便都成了她的下饭菜。

    这样的人,谁敢得罪?

    樊少毅立在屋子中央,面对这样的境况,他自然不能再出手与这些侍卫对打,倘若他一对打,那么,他今夜这轻薄的罪名便坐实了。

    只是,究竟是谁要陷害他?是谁?

    “公主,末将并未轻薄您,一定是有人装扮成末将的模样想要陷害末将。”樊少毅因为没有反抗,须臾便被侍卫们抓了起来。

    纳兰婉萍眼刀似霜,盯着樊少毅,轻蔑道:“你少在这里为自己开罪,我瞧得清楚,那人分明就是你!”

    樊少毅见纳兰婉萍完全不听解释,心里也跟着乱了起来,今儿个,他真是疏忽了,早就知道纳兰婉萍是个不容易伺候的人,他就不该贪恋美色玩忽职守,他该一直守在纳兰婉萍的厢房之外才对。

    现在,只能祈求主子能够救他了,除了主子以外再也没有人能够救他了。

    樊少毅本来以为纳兰婉萍会在明日再将此事告到纳兰昊月那里,如此,他便有了缓冲的余地,岂料,纳兰婉萍竟是连夜赶回了宫里,竟是将他那个皇上老爹从睡梦中给吵醒过来。

    纳兰婉萍唱做俱佳,在向纳兰昊月禀告时添油加醋,又哭又闹,纳兰昊月本就被扰了清梦浑身不舒坦,尔后又听到居然有人敢轻薄皇家公主,于是,雷霆震怒,当场就命人将樊少毅给斩了。

    樊少毅虽说是个将军,但是,他却也只是一个兵部侍郎而已,

    林瑾瑜得到樊少毅被斩了的消息是在翌日清晨。

    素鸢一早便得了消息,她在得到消息时就想要告诉小姐,只是小姐却没有起床,于是,她便只能生生地憋到林瑾瑜起床。

    当林瑾瑜起床之后,素鸢便一脸兴奋地告诉她:“小姐,樊少毅昨儿个晚上居然被皇上斩了,小姐,您昨晚究竟做了什么?皇上怎会将樊少毅杀死呢?”

    林瑾瑜闻言,摇了摇头,叹道:“樊少毅死不足惜,只是,那个纳兰婉萍真是个心狠手辣之人。”

    她在设计这场局时便已查清楚了纳兰婉萍的脾气,这个公主比之纳兰婉玉过之而无不及,手段狠辣令人闻风丧胆,如此,她才想到使用这一招,只要纳兰婉萍出马了,那么樊少毅必死无疑!

    “小姐,既然樊少毅已死,那么我们就可以去樊府将颜秋接回来了!”素鸢在说这话时,眸色盈亮,泛起波澜。

    林瑾瑜缓缓抬眸凝向素鸢,又觉如鲠在喉,看着素鸢那张纯真的笑脸,她是真的不想将颜秋已然逝去的消息告诉她,只是,这事又岂能瞒一辈子?

    “素鸢,颜秋他……已经去了……”

    “什么?!”素鸢完全不能接受小姐说出来的这句话,她直愣愣地看着林瑾瑜摇头道:“不!小姐!您是在骗我吧?颜秋他怎么可能死了呢?”

    林瑾瑜转眸看向窗外,窗外落叶飞絮飘满天空,天凉好个秋,而今已是落叶缤纷的季节了,颜秋他叶随风而逝了,她叹道:“我没有骗你,他确实已经去了,我将他葬在山青水绿的地方,有空你可以去多看看他。”

    “小姐……呜呜……”素鸢将脸埋在了掌心之中,竟是止不住地痛哭起来。

    林瑾瑜吸了口气,说道:“素鸢,莫要太过哀恸,颜秋他现在会很幸福,相信我,他会一直幸福的……”

    “呜呜……”素鸢忍不住地落下了眼泪,心痛无比。

    ……

    隔壁房间之中,冷焱颔首对南宫烨颔首道:“主子,纳兰昊月昨儿个夜里斩了樊少毅。”

    “樊少毅?”南宫烨眉尾稍抬,眼眸转了一下,问道:“为何?”

    冷焱回道:“二少奶奶做的。”

    “呵呵……”南宫烨闻言轻声浅笑了一下,随后问道:“她昨儿个夜里去了上清庵?”

    自成亲以来,他便没有再命人暗中跟着林瑾瑜,一来是因着她那倔强的脾气,二来则是尊重她,他知道她好强,什么事都不想让别人帮助,只是上次出了暗杀的事件之后,他的心便有些不安稳,他绝对不容许有任何人伤害于她,所以,自那日之后他又命冷焱暗中派人保护着她,除非出现安全问题,否则绝对不能出现在她的面前。

    颜秋的事他自是知道的,依照她的性格要为颜秋报仇那几乎是一定的,而今看来,她报仇的方式果真是快准狠!

    “是的,二少奶奶她扮成了樊少毅的模样去假意轻薄纳兰婉萍。”冷焱回想起昨日听到这个消息时,他是真的震惊啊,他从未想过他家二少奶奶会想出这么一个方法来,当真让他刮目相看。

    “扮成樊少毅的模样?”

    冷焱闻言,嘴角抽了抽,回道:“她在鞋子里垫了增高垫,又在衣服里塞了垫肩,所以看起来跟樊少毅并无二致。”

    原本以为,这个世上有一个他家主子,已经很不得了了,而今却是又来一个,而且,这二人还是夫妻,倘若日后他二人联手起来整人,那将是精彩纷呈的吧?

    还好自己从小便跟在了主子身边,如若是他的敌人,那该有多凄惨?

    “哈哈……”南宫烨听后又低笑出声,而且,这一次比方才的声音还要洪亮一些。

    他家娘子怎地这般可爱?

    冷焱偷瞄了一眼自家主子,唉,跟随主子这么多年,主子也就只有上次在拈花笑开张时才笑了笑,而今发笑却又是因着二少奶奶。

    看来,二少奶奶还真是主子的笑星啊。

    “主子,那樊少毅虽说是个侍郎,但是他却不是个一般人啊。”

    南宫烨闻言,垂了眸,冷声吩咐道:“封锁毁灭一切线索,一定不能让人查到她的身上。”

    虽然他知道她的娘子做起事来不会留任何痕迹,但是,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还是谨慎一些为妙。

    “是。”冷焱应下后便颔首退下了。

    ……

    又过了几日,转眼已经到了九月底了,风乍起,夜乍寒,天也渐渐凉了。

    这几日里,南宫烨虽然很忙,但是却不会太晚回府,回府之后便会来她的房间坐上一会儿,通过前一段时间的磨合与熟悉,二人之间的话语也多了不少,聊天的话题也是应有尽有,也会在空闲时在黄果树下一起下五子棋,日子过得融洽而和谐,只是少了一些该有的激情。

    九月二十八日这一天,林瑾瑜本是坐在院儿里看这个时代的小说,玲珑却来报说丽嫔娘娘请她进宫一叙。

    “丽嫔娘娘?”林瑾瑜听见玲珑的话后转眸看向玲珑:“她请我进宫做什么?”

    “说是为了感谢二少奶奶上次搭救婉清公主之恩。”

    “哦。”林瑾瑜点了点头,本想拒绝的,复又想,进宫倒也没什么,也可以顺道见一下婉清,遂命玲珑帮她换了身衣服,梳好发髻之后便出了门。

    一出门便瞧见南宫烨坐在门外,他看了一眼林瑾瑜,说道:“娘子,路上小心。”

    林瑾瑜点了点头,回道:“我进宫去坐坐就回。”

    这事是玲珑来禀告的,南宫烨自然知道。

    南宫烨又道:“带着玲珑一起去吧,凡事也好有个照应。”

    “嗯,你不说我也是要带上她的。”玲珑这丫头看着也挺机灵,进宫带着她自然是好的,多一个人多一份照应嘛。

    南宫烨薄唇扬了扬,没有再说话,林瑾瑜便带着素鸢和玲珑入了宫。

    入了宫之后主仆三人便直接去了丹霞殿,入了丹霞殿的宫门,林瑾瑜便见到丽嫔与纳兰婉清立在了宫门口迎接她的到来。

    丽嫔见到林瑾瑜,脸上堆满了笑,她热情地上前来说道:“瑾瑜,本宫想要答谢你对清儿的救命之恩,却又不能出宫,便只能劳烦你走一趟了。”

    林瑾瑜见丽嫔如此客气,摆手道:“娘娘哪里的话,我与婉清乃是朋友,您就是我的伯母,来看一看您,是我们这些做晚辈的该做的事。”

    丽嫔身份低微,能够在这皇宫之中生存下去已属不易,这样温婉贤良的女子,林瑾瑜是打心眼儿里喜欢的。

    “呵呵,你这丫头,真会说话。”

    立在一旁的纳兰婉清见到林瑾瑜却是拉住了她的手,笑着说道:“我本与母妃说不用专程谢你了,可是母妃非要请你入宫一叙,母妃说她今日给我们下厨呢。”

    林瑾瑜转眸看向丽嫔,说道:“这不太好吧?”

    丽嫔虽说位份低了点,但是怎么着也是皇帝的女人啊,这么偌大一个皇宫,哪里需要她亲自下厨了?

    “无妨的,食材本宫也已经准备好了,你与清儿在这里聊一聊,本宫去厨房。”丽嫔说完便转身离去。

    待丽嫔离去之后,纳兰婉清便与林瑾瑜对坐而谈。

    二人相谈甚欢,不多时便闻见了饭菜的香味。

    一转眼的时间,丽嫔便命人将饭菜备上了桌。

    几人落座,婢女们都伺候在侧。

    林瑾瑜坐下之后转头对丽嫔说道:“娘娘,要不也让她们几个坐下来吃吧,您看怎样?”

    她之所以说出这句话来,是因着她觉得丽嫔这个女子人不错,只是不知在这件事上面,她会是个什么反应。

    丽嫔闻言点头道:“可以啊。”顿了顿便朝几个丫头招呼道:“你们都坐下来吃吧?”

    几个丫鬟闻言都摇头道:“奴婢们怎能与主子们坐在一起用膳呢?”

    纳兰婉清闻言笑着道:“没事的,你们都坐下来吃吧。”

    林瑾瑜对玲珑说道:“玲珑,你就带个头一起吃吧,我们又不是没有坐在一起吃过饭。”

    在宣王府的时候,只要身旁没有南宫烨,她都会拉着玲珑坐下来一起吃,第一次时,玲珑死活都不肯,最后还是被素鸢给架着坐下来的,犹记得当时玲珑那张小脸,都快憋成酱紫色了。

    素鸢这丫头跟着自己时间不长,不过,自己的这些规矩她也是懂的。

    玲珑闻言看了看众人,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毕竟,这可是在皇宫里,哪能这么不分尊卑呢?

    林瑾瑜见玲珑有些犹豫,遂站立起身带着玲珑入了座,如此,素鸢和其他两名婢女也跟着落了座。

    丽嫔有着一手好厨艺,用完膳之后,林瑾瑜却是忍不住地夸奖了一番,丽嫔闻言笑得温柔。

    喝完糖水之后,惠儿与丽嫔的婢女便起身收拾起桌子来,然而,当她二人一起身时却觉身子忽然软了下去。

    “怎么了?”林瑾瑜最先发现,开口问了一句。

    惠儿答道:“奴婢觉得身体乏力,头部有些眩晕。”

    话音刚落,丽嫔与纳兰婉清也有同感,几人旋即扶住了额头,林瑾瑜与玲珑对视一番,玲珑叫道:“不好,方才的饭菜里落了毒。”

    她真是失职,方才她应该跟着丽嫔去一趟厨房的,知人知面不知心,她万万没有想到在丽嫔这里,也会遭人毒手?

    现在该怎么办?她可是奉命来保护二少奶奶的,若是二少奶奶有个好歹,她真是无颜去见二爷了。

    “谁落的毒?”林瑾瑜问了一声之后迅速搭上了自己的脉搏,一探之下果真是中了毒,或许不应该称为毒,而应该称为蒙汗药。

    这个蒙汗药药力很猛,此时也已经渗入血液,却是无药可解了。

    二人还在说话之时,丽嫔几人早已晕厥了过去,玲珑想要趁着自己还未晕厥时将林瑾瑜带走,可是,刚一提起内力,她也跟着晕厥了过去,林瑾瑜此时也觉昏昏沉沉得很,她去到玲珑的身边,想要将她扶起时,最终却是抵不住蒙汗药的药力晕厥了过去。

    ……

    林瑾瑜再次醒来时,只觉脑袋昏昏沉沉的,她感觉到自己的身旁似乎有人,那些人的声音像苍蝇一样,嗡嗡嗡地叫个不停,那些讨厌的声音停下之后,她觉得自己的手似乎被人拿了出去,然后便觉得有手指搭在了她的脉搏之上。

    这人是在给她把脉么?

    为何要给她把脉?

    “恭喜林夫人,贺喜林夫人!”

    朦朦胧胧之间,林瑾瑜听见有个人的声音响在耳侧,只是,那个林夫人三个字又是何解?她不是宣王府的二少奶奶么?什么时候变成林夫人了?

    这个人在恭喜谁?

    “恭喜?”

    正思索时,林瑾瑜又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这个声音怎么那么熟,怎么那么像那个讨厌的女人的声音?

    “林夫人啊,您的女儿这是怀孕了啊!老臣不应该恭喜么?”

    “什么?!你说她怀孕了?”

    谢玉芳这一声惊吼震得殿宇的房梁似乎都要被她震跨了,而林瑾瑜终是在这一声惊吼之后彻底地清醒了过来。

    她睁开眼眸,抬眸却见粉红色的帐幔,第一直觉便告诉她,这个床不是她平日里躺的那张床。

    那么,这是在哪里?

    记忆回转而来,林瑾瑜想起今日自己入了宫,又在丹霞殿用了膳,然后她就晕厥过去了。

    对了,她中了蒙汗药!

    林瑾瑜用手撑起身子慢慢坐了起来,坐起来之后一转头便瞧见了那个她万分不想见到的身影。

    谢玉芳怎么在这里?

    她的病好了?

    谢玉芳见林瑾瑜忽然坐起,惊了一下,随后用手指着林瑾瑜再次问道御医:“王大人,您要不要再仔细地为她把把脉?你方才确实把出了喜脉么?”

    开什么玩笑?南宫烨那个残废是根本就不能人道的,而今这个御医却说林瑾瑜怀孕了?

    这怎么可能?

    王御医闻言点头肯定道:“林夫人,老臣行医已经有三十余载,怎么可能把错脉?宣王二少夫人这脉象,分明就是喜脉啊!错不了!”

    这个林夫人究竟是怎么了?莫非她的女儿怀孕了,她还不高兴了么?

    坐在床榻之上的林瑾瑜在听了御医的话后,眼眸睁大,只觉五雷轰顶而过,她不可思议地盯着王御医一字一句地顿道:“你方才说什么?你说我怀孕了?”

    有没有搞错,她从来都没有跟男人圈圈叉叉过,这个御医居然说她怀孕了,开什么国际玩笑?

    王御医盯着林瑾瑜那副似要吃了人的模样,心下一万个莫名其妙,今日这两个人究竟是怎么了?

    怀孕不好么?真的就那么不好么?

    “宣王二少夫人,您……是真的怀孕了!”

    王御医再度肯定的话语似激起了千层浪花一般,林瑾瑜瞬时觉得头脑被轰炸机炮轰了一个遍,登时混沌,本是明亮的天空也瞬时暗沉了下来。

    她怎么就怀孕了呢?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题外话------

    我汗,肿么回事?肿么就怀孕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dafa888娱乐场网页版| 浙ICP备12009190号-1| |